甘草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甘草
Gān Cǎo
甘草
別名 甜草根、紅甘草、粉甘草、粉草、美草、蜜甘、蜜草、蕗草、國老、靈通、甜草、甜根子、棒草
功效作用 清熱解毒潤肺止咳,調和諸藥;炙甘草補脾益氣。主治咽喉腫痛咳嗽脾胃虛弱,胃、十二指腸潰瘍,肝炎癔病,癰癤腫毒,藥物及食物中毒
英文名 RADIX GLYCYRRHIZAE
始載於 本草
毒性 無毒
歸經 胃經肺經脾經
藥性
藥味
甘草

甘草(英文名:Licorice,學名:Radix Glycyrrhiza),甘草是臨床最常應用的藥品之一。甘草性平味甘歸十二經,是一種補益中草藥生甘草清熱解毒潤肺止咳,調和諸藥性;炙甘草補脾益氣。除藥用之外,食品上也大量用甘草做糕點添加劑,它的甜度是蔗糖的百倍。甘草喜陽光充沛,日照長氣溫低的乾燥氣候。甘草多生長在乾旱、半乾旱的荒漠草原、沙漠邊緣和黃土丘陵地帶。

甘草的別名很多,如:國老,國老草,蜜草,蜜甘,美草,棒草,甜甘草,甜草甜草根,甜根子,紅甘草,粉甘草,粉草,蕗草,靈通,主人,大嗷,偷蜜珊瑚肉等。

甘草含有很多化學成分,但以甘草甜素(Glycyrrhizin),甘草次酸(glycyrrhertinic acid)為主。

南朝醫學家陶弘景將甘草尊為「國老」,並言:「此草最為眾藥之王,經方少有不用者。」「國老」,即帝師之稱。把甘草推崇為藥之「帝師」,其原因正如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所釋:「諸藥中甘草為君,治七十二種乳石毒,解一千二百草木毒,調和眾藥有功,故有『國老』之號。」

目錄

基本性質

甘草

國家標準:《GB/T19618-2004 甘草》

【出處】:《神農本草經

【基原】:本品為雙子葉植物豆科 Leguminosae甘草 Glycyrrhiza uralensis Fisch. ,脹果甘草 G. inflata Bat., 或光果甘草 G. glabra L. 的根及根莖。春、秋二季採挖,除去鬚根,晒乾。除去雜質,洗淨,潤透,切厚片,乾燥。

【藥材性狀】:甘草:根呈圓柱形,長25~lOOcm,直徑0.6~3.5cm。外皮鬆緊不一。表面紅棕色或灰棕色,具顯著的縱皺紋、溝紋、皮孔及稀疏的細根痕。質堅實,斷面略顯纖維性,黃白色,粉性,形成層環明顯,射線放射狀,有的有裂隙。根莖呈圓柱形,表面有芽痕,斷面中部有髓。氣微,味甜而特殊。

【功能主治】:補脾益氣,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諸藥。用於脾胃虛弱,倦怠乏力心悸氣短咳嗽痰多腹、四肢攣急疼痛,癰腫瘡毒,緩解藥物毒性、烈性。

【用法用量】:內服:煎湯,3~9g(大劑量30~60g)。外用:適量,煎水洗漬;或研末敷。

【使用注意】:不宜與京大戟芫花甘遂海藻同用。不可與鯉魚同食,同食會中毒

【貯藏】置通風乾燥處,防蛀。

藥用性能

甘草性平,味甘,歸十二經。有解毒祛痰、止痛、解痙以至抗癌等藥理作用。在中醫上,甘草補脾益氣,滋咳潤肺,緩急解毒,調和百藥。臨床應用分「生用」與「蜜炙」之別。生用主治咽喉腫痛,痛疽瘡瘍胃腸道潰瘍以及解藥毒食物中毒等;蜜炙主治脾胃功能減退,大便溏薄,乏力發熱以及咳嗽、心悸等。

1.用於心氣虛心悸怔忡,脈結代,以及脾胃氣虛,倦怠乏力等。前者,常與桂枝配伍,如桂枝甘草湯炙甘草湯。後者,常與党參白朮等同用,如四君子湯理中丸等。

2.用於癰疽瘡瘍、咽喉腫痛等。可單用,內服或外敷,或配伍應用。癰疽瘡瘍,常與金銀花連翹等同用,共奏清熱解毒之功,如仙方活命飲。咽喉腫痛,常與桔梗同用,如桔梗湯。若農藥、食物中毒,常配綠豆或與防風水煎服。

3.用於氣喘咳嗽。可單用,亦可配伍其他藥物應用。如治濕痰咳嗽的二陳湯;治寒痰咳喘苓甘五味姜辛湯;治燥痰咳嗽的桑杏湯;治熱毒而致肺癰咳唾腥臭膿痰的桔梗湯;治咳唾涎沫的甘草乾薑湯等。另風熱咳嗽風寒咳嗽熱痰咳嗽亦常配伍應用。

4.用於胃痛腹痛腓腸肌攣急疼痛等,常與芍藥同用,能顯著增強治攣急疼痛的療效,如芍藥甘草湯

5.用於調和某些藥物的烈性。如調味承氣湯用本品緩和大黃、芒硝瀉下作用及其對胃腸道的刺激。另外,在許多處方中也常用本品調和諸藥。

此外,現代用於胃及十二指腸潰瘍,常與烏賊骨瓦楞子等同用。本品尚兼有利尿作用,故常以乾草梢作治療熱淋尿痛的的輔助藥。

西醫藥理髮現,甘草劑有抗炎和抗變態反映的功能,因此在西醫臨床上主要作為緩和劑。緩解咳嗽,祛痰,治療咽痛喉炎;甘草或甘草次酸有去氧皮質酮類作用,對慢性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症有良好功效;甘草製劑能促進胃部粘液形成和分泌,延長上皮細胞壽命,有抗炎活性,常用於慢性潰瘍十二指腸潰瘍的治療;甘草的黃酮具有消炎、解痙和抗作用;甘草也是人丹的主要原料之一。

在祖國醫學寶庫中,甘草是一味普通而又重要的藥物。說它普通,是因為它藥源豐富、藥價低廉,說它重要,是因為它在眾多的中藥方劑里,起著諸多方面的微妙作用。從遠古開始,甘草就被醫家所重視,我國現存的古代第一部中藥學專著《神農本草經》把甘草列為「上品」。公元五世紀的名醫陶弘景所輯的《名醫別錄》,稱她為美草、蜜草,還有「國老」樣的尊稱。陶弘景說:「國老即帝師之稱,雖非君而為君所宗,是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諸毒也」。又說:甘草「最為眾藥之主,經方少有不用者」。七世紀甄權也說它「調和眾藥有功,故有國老之號」。

《中藥學》視頻教程 補氣藥:白朮、山藥、白扁豆、甘草

甘草部分從37分15秒開始

甘草的分類

紅皮甘草切片
野生灰皮甘草切片
野生甘草切片

按產地分類

目前甘草商品一般分為東甘草和西甘草兩種。

此外還有以下傳統商品名稱:

甘草的加工分類

均以皮細而緊、質豎體重、紅棕色、粉性大、甜味濃、乾燥無雜質者為佳。

甘草的處方名區別

甘草,生草,生甘草,炙草,炙甘草,草梢,甘草梢,生草梢等。

處方中寫甘草,生草指生甘草。為原藥材除去雜質,洗淨,潤透切片,生用入藥者。偏於清熱解毒。

炙草又名炙甘草、蜜甘草、蜜炙甘草。為生甘草片蜂蜜拌勻,再炒至不粘手取出攤晾,然後入藥者。偏於潤肺和中。

草梢、甘草梢、生草梢均為甘草根的末梢或細根,洗淨,切小段入藥者。偏於清熱利尿。  

甘草的栽培要點

甘草

甘草臨床用量特大,出口量大。在今天西部大開發的時機,甘草作用更好,退耕還林,建山川秀美工程,水土保持作用更強。陝北農民和西部人們反映,把甘草種子隨便撤到地上即可出苗,抗旱性特強,甘草生長在西北、華北和東北等地。

甘草,系豆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深秋,莢果裂開,籽粒隨風散步大地上,天然繁殖。莖挺拔直立;根如圓柱,直徑三四厘米,大的五六厘米,長一米,最長者達三四米。直立屬,葉互生,奇數現狀複葉,小葉7~17枚,橢圓形卵狀,總狀花序腋生,淡紫紅色,蝶形花。長圓形夾果,有時呈鐮刀狀或環狀彎曲,密被棕色刺毛狀腺毛。扁圓形種子。花期6~7月,果期7~9月。

甘草多生長在乾旱、半乾旱的荒漠草原、沙漠邊緣和黃土丘陵地帶,在引黃灌區的田野和河灘地里也易於繁殖。它適應性強,抗逆性強,不愧是植物界抗乾旱的能手,鬥風沙的先鋒。喜陽光充沛,日照長,氣溫低的乾燥氣候。宜選土層深厚,排水良好的砂質壤土栽培。用種子或根莖繁殖,但以根莖繁殖生長快。喜乾燥氣候,耐寒,野生在乾旱的鈣質上,排水良好的、地下水位低的砂質壤土栽培。忌地下水位高和澇窪地酸性土壤。土壤中性或微鹼性為好。

甘草種植栽培視頻教程

甘草的採收加工

甘草

種子繁殖3~4年,根狀莖繁殖2~3年即可採收。在秋季9月下旬至10月初,地上莖葉枯萎時採挖。甘草根深,必須深挖,不可刨斷或傷根皮,挖出後去掉殘莖。泥土,忌用水洗,趁鮮分出主根和側根,去掉蘆頭、毛須、支杈,曬至半干,捆成小把,再曬至全乾;也可在春季甘草莖葉出土前採挖,但秋季採挖質量較好。  

春、秋二季採挖,除去鬚根,晒乾。採挖後的甘草在加工時嚴守傳統工藝,做到皮淨身干,單條順直,兩頭見刀,口徑整新,根莖分攏,按類歸等。

甘草依據取材部位和質量優劣,莖分「兩草」,根分「五節」。

莖分兩草是一曰白粉草,即鮮草剝去外皮者;一曰大草,即適於藥用之莖。

根分五節是:大節、中節、小節、毛條、疙瘩頭。

藥理研究

與功效主治相關的藥理作用

甘草具有補脾益氣,清熱解毒,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諸藥的功效。用於脾胃虛弱,倦怠乏力,心悸氣短,咳嗽痰多,脘腹、四肢攣急疼痛,癰腫瘡毒,緩解藥物毒性、烈性。《別錄》記載:「溫中下氣,傷臟咳嗽,溫經脈,利血氣,解百藥毒。」《日華子本草》記載:「安魂定魄。補五勞七傷,一切虛損驚悸、煩悶、健忘。通九竅,利百脈,益精養氣,壯筋骨,解冷熱。」

  1. 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甘草浸膏、甘草甜素、甘草次酸對多種動物均具有去氧皮質酮樣作用,能促進鈉、水瀦留,排鉀增加,顯示鹽皮質激素樣作用;甘草浸膏、甘草甜素能使大鼠胸腺萎縮腎上腺重量增加、血中嗜酸性白細胞淋巴細胞減少、尿中游離型17-羥皮質酮增加,顯示糖皮質激素樣作用。
  2. 調節機體免疫功能:甘草具有增強和抑制機體免疫功能的不同成分。甘草葡聚糖能增強機體免疫功能,對小鼠脾臟淋巴細胞有激活增殖作用,表現出致分裂原特性,與ConA合用有協同作用。
  3. 抗菌、抗病毒、抗炎、抗變態反應:甘草黃酮類化合物金黃色葡萄球菌枯草桿菌酵母菌真菌鏈球菌等有抑制作用。甘草甜素對人體免疫性缺陷病毒愛滋病病毒HIV)、肝炎病毒水皰口腔病毒、腺病毒Ⅲ型、單純皰疹病毒Ⅰ型、牛痘病毒等均有明顯的抑制作用。甘草具有皮質激素樣抗炎作用,對小鼠化學性耳廓腫脹、腹腔毛細血管通透性增高、大鼠棉球肉芽腫甲醛性大鼠足腫脹、角叉菜膠性大鼠關節炎等都有抑制作用。
  4. 鎮咳、祛痰:甘草浸膏片口內含化後能覆蓋在發炎的咽部黏膜上,緩和炎症對它的刺激,達到鎮咳作用。甘草還能通過促進咽喉支氣管黏膜的分泌,使痰易於咳出,呈現祛痰鎮咳作用。甘草次酸、甘草黃酮、甘草流浸膏灌胃給藥,對氨水和二氧化硫引起的小鼠咳嗽均有鎮咳作用,並均有祛痰作用。甘草次酸膽鹼皮下注射,對豚鼠吸入氨水和電刺激貓喉上神經引起的咳嗽,均有明顯的鎮咳作用。
  5. 消化系統的影響:抗潰瘍 甘草粉、甘草浸膏、甘草次酸、甘草素、甘草苷、異甘草苷和地FM100對動物多種實驗性潰瘍模型均有抑制作用,能促進潰瘍癒合。生胃酮(即甘草次酸的琥珀酸半酯二鈉鹽)能加速胃潰瘍面癒合、改善胃黏膜抵抗力。FM100灌服給藥,能完全抑制結紮幽門引起的大鼠胃潰瘍形成,對乙醯膽鹼組胺引起的胃酸分泌有抑制作用。
  6. 解毒:甘草對誤食毒物(毒蕈),藥物中毒敵敵畏喜樹鹼順鉑咖啡因巴比妥)均有一定的解毒作用,能緩解中毒症状,降低中毒動物的死亡率。甘草解毒作用的有效成分主要為甘草甜素。

其他藥理作用

  1. 心律失常
  2. 血脂、抗動脈粥樣硬化
  3. 抑制血小板聚集
  4. 腫瘤

綜上所述,與甘草補脾益氣功效相關的藥理作用為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和調節機體免疫功能;與其清熱解毒功效相關的藥理作用為抗菌、抗病毒、抗炎、抗變態反應等作用;與其緩急止痛功效相關的作用為抗潰瘍、解痙和保肝作用;而祛痰止咳、調和諸藥的功效與其鎮咳、祛痰、解毒作用有關。甘草還具有抗心律失常、降血脂、抗動脈粥樣硬化、抑制血小板聚集、抗腫瘤等作用。甘草的主要有效成分是甘草甜素、甘草素及異黃酮類等。

甘草對胃酸過多的胃腸道潰瘍病,能抑制其胃酸分泌,從而產生一定的治療作用。甘草浸膏口服後能覆蓋發炎的咽部粘膜,緩和炎症對它的刺激,起到鎮咳作用。 甘草的解毒功能,主要是甘草酸分解的葡萄糖醛酸毒素發生反應的結果。實驗證明,甘草及各種製劑能消除或降低氯化銨組織胺水合氯醛、苯砷、升汞的毒性;對河豚毒蛇毒白喉毒素破傷風毒素也有一定的解毒作用。其解毒作用的有效成甘草甜素。甘草經水解後可釋出葡萄糖醛酸與含有羥基或羧基的毒物結合解毒。此外,甘草甜素對毒物有吸附作用,其解毒作用與吸附率成正比關係。與藥用炭一樣,在胃內吸附毒物,減少毒物吸收而解毒。甘草醇提取物及甘草次酸在體外對金葡菌結核桿菌大腸桿菌阿米巴原蟲滴蟲均有抑制作用。甘草次酸在試管內能增強小檗鹼抑制金葡菌的作用。甘草製劑對多種皮膚炎症及皮膚過敏性疾患均有一定療效,如接觸性皮炎過敏性皮炎濕疹皮炎皮疹等。用於眼科治療皰疹性結膜炎鞏膜炎急性虹膜睫狀體炎等亦取得較好療效。對治療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有一定效果。此外,甘草還具有降低高血壓膽固醇以及鎮痛,解痙等功效。

近期報導,對甘草中的甘草甜素進行研究,其可以抑制愛滋病毒斑的形成和感染細胞的變化,從而抑制愛滋病的繁殖,其抑制率達98%,原蘇聯土庫曼尼亞愛滋病防治中心等單位,從甘草中分離並配製成有效抑制HIV繁衍的藥物尼格利津,專家認為其結構與美國研製的疊氮脫氧胸苷相似,但它並無副作用,且臨床證明是極有效的一種治療愛滋病藥物。連雲港天晴製藥廠生產的克艾可系中藥甘草等提取物製成的口服片劑,用於60例愛滋病患者的治療,取得了改善症状,體症及提高患者免疫功能的作用,同時該製劑的作用得到藥理實驗的證明。甘草的毒副作用較小,但若較長時間大量服用,可引起水腫血壓升高及血鉀減少等症状並有脘腹脹滿納呆等消 化障礙,如能適當掌握用藥劑量,上述情況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綜上所述,甘草的作用相當廣泛,從古至今,在臨床應用中表現出各種不同的防治作用,隨著現代科學的發展,運用生物學化學藥理學等學科技術,深入研究甘草的藥用價值和作用機理,這樣有利於甘草的開發和臨床上的廣泛應用。使甘草這一「國老」在傳統藥學寶庫中發出更加燦爛的光輝。  

各家論述

1.李杲:甘草,陽不足者補之以甘,甘溫能除大熱,故生用則氣平,補脾胃不足,而大瀉心火;炙之則氣溫,補三焦元氣,而散表寒,除邪熱,去咽痛,緩正氣,養陰血。凡心火乘脾,腹中急痛,腹皮急縮者,宜倍用之。其性能緩急,而又協和諸藥,使之不爭,故熱藥得之緩其熱,寒藥得之緩其寒,寒熱相雜者,用之得其平。

2.《湯液本草》:附子理中用甘草,恐其僭上也;調胃承氣用甘草,恐其速下也;二藥用之非和也,皆緩也。小柴胡柴胡黃芩之寒,人蔘半夏之溫,其中用甘草者,則有調和之意。中不滿而用甘為之補,中滿者用甘為之泄,此升降浮沉也。鳳髓丹之甘,緩腎急而生元氣,亦甘補之意也。《經》雲,以甘補之,以甘瀉之,以甘緩之。所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諸毒也。於此可見調和之意。夫五味之用,苦直行而泄,辛橫行而散,酸束而收斂,咸止而軟堅,甘上行而發。如何《本草》言下氣?蓋甘之味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內可外,有和有緩,有補有泄,居中之道盡矣。

3.《本草衍義補遺》:甘草味甘,大緩諸火。下焦藥少用,恐大緩不能直達。

4.《本草匯言》:甘草,和中益氣,補虛解毒之藥也。健脾胃,固中氣之虛羸,協陰陽,和不調之營衛。故治勞損內傷,脾氣虛弱,元陽不足,肺氣衰虛,其甘溫平補,效與參、芪並也。又如咽喉腫痛,佐枳實、鼠粘,可以清肺開咽;痰涎咳嗽,共蘇子、二陳,可以消痰順氣。佐黃芪防風,能運毒走表,為痘疹氣血兩虛者,首尾必資之劑。得黃芩、白芍藥,止下痢腹痛;得金銀花、紫花地丁,消一切疔毒;得川黃連,解胎毒於有生之初;得連翹,散懸癰於垂成之際。凡用純熱純寒之藥,必用甘草以緩其勢,寒熱相雜之藥,必用甘草以和其性。高元鼎雲,實滿忌甘草固矣,若中虛五陽不布,以致氣逆不下,滯而為滿,服甘草七劑即通。

5.《本草通玄》:甘草,甘平之品,獨入脾胃,李時珍曰能通入十二經者,非也。稼穡作甘,土之正味,故甘草為中宮補劑。《別錄》雲,下氣治滿,甄權雲,除腹脹滿,蓋脾得補則善於健運也。若脾土太過者,誤服則轉加脹滿,故曰脾病人毋多食甘,甘能滿中,此為土實者言也。世俗不辨虛實,每見脹滿,便禁甘草,何不思之甚耶?

6.《本草正》:甘草,味至甘,得中和之性,有調補之功,故毒藥得之解其毒,剛藥得之和其性,表藥得之助其外,下藥得之緩其速。助參、芪成氣虛之功,人所知也,助熟地陰虛之危,誰其曉焉。祛邪熱,堅筋骨,健脾胃,長肌肉。隨氣藥入氣,隨血藥入血,無往不可,故稱國老。惟中滿者勿加,恐其作脹;速下者勿入,恐其緩功,不可不知也。

7.《藥品化義》:甘草,生用涼而瀉火,主散表邪,消癰腫,利咽痛,解百藥毒,除胃積熱,去尿管痛,此甘涼除熱之力也。炙用溫而補中,主脾虛滑瀉胃虛口渴,寒熱咳嗽,氣短睏倦,勞役虛損,此甘溫助脾之功也。但味厚而太甜,補藥中不宜多用,恐戀膈不思食也。

8.《本草備要》:甘草,胡洽痰癖,十棗東加甘草;東垣治結核,與海藻同用;丹溪治癆瘵蓮心飲與芫花同行;仲景有甘草湯甘草芍藥湯、甘草茯苓湯、炙甘草湯,以及桂枝、麻黃葛根、青龍、理中四逆、調胃、建中、柴胡、白虎等湯,無不重用甘草,贊助成功。即如後人益氣、補中、瀉火、解毒諸劑,皆倚甘草為君,必須重用,方能建效,此古法也。奈何時師每用甘草不過二三分而止,不知始自何人,相習成風,牢不可破,附記於此,以正其失。

9.《本經疏證》:《傷寒論》、《金匱要略》兩書中,凡為方二百,用甘草者,至百。非甘草之主病多,乃諸方必合甘草,始能曲當病情也。凡藥之散者,外而不內(如麻黃、桂枝、青龍、柴胡、葛根等湯);攻者,下而不上(如調胃承氣、桃仁承氣、大黃甘草等湯);溫者,燥而不濡(四逆、吳茱萸等湯);清者,冽而不和(白虎、竹葉石膏等湯);雜者,眾而不群(諸瀉心湯烏梅圓等);毒者,暴而無制(烏梅湯、大黃gu蟲丸等),若無甘草調劑其間,遂其往而不返,以為行險僥倖之計,不異於破釜沉舟,可勝而不可不勝,詎誠決勝之道耶?金創之為病,既傷,則患其血出不止,既合,則患其腫壅為膿。今曰金創腫,則金創之腫而未膿,且非不合者也。《千金方》治金創多系血出不止,箭鏃不出,故所用多雄黃石灰、草灰等物,不重甘草。惟《金匱要略》王不留行散王不留行蒴藋細葉、桑東南根,皆用十分,甘草獨用十八分,余皆更少,則其取意,正與《本經》脗合矣。甘草所以宜於金創者,蓋暴病則心火急疾赴之,當其未合,則迫血妄行。及其既合,則壅結無所泄,於是自腫而膿,自膿而潰,不異於癰疽,其火勢鬱結,反有甚於癰疽者。故方中雖已有桑皮之續絕合創,王不留行之貫通血絡者,率他藥以行經脈、貫營衛,又必君之以甘草之甘緩解毒,瀉火和中。淺視之,則曰急者制之以緩,其實泄火之功,為不少矣。

10.《本草正義》:甘草大甘,其功止在補土,《本經》所敘皆是也。又甘能緩急,故麻黃之開泄,必得甘草以監之,附子之燥烈,必得甘草以制之,走竄者得之而少斂其鋒,攻下者得之而不傷於峻,皆緩之作用也。然若病勢已亟,利在猛進直追,如承氣急下之劑,則又不可加入甘草,以縛賁育之手足,而驅之戰陣,庶乎所向克捷,無投不利也。又曰,中滿者忌甘,嘔家忌甘,酒家亦忌甘,此諸證之不宜甘草,夫人而知之矣;然外感未清,以及濕熱痰飲諸證,皆不能進甘膩,誤得甘草,便成滿悶,甚且入咽即嘔,惟其濁膩太甚故耳。又按甘草治瘡瘍,王海藏始有此說,李氏《綱目》亦曰甘草頭主癰腫,張路玉等諸家,皆言甘草節治癰疽腫毒。蓋即從解毒一義而申言之。然癰瘍之發,多由於濕熱內熾,即陰寒之證,亦必寒濕凝滯為患,甘草甘膩皆在所忌。若泥古而投之,多致中滿不食,則又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11.《本草新編》:甘草,味甘,氣平,性溫,可升可降,陽中陽也。無毒。入太陰、少陰、厥陰之經。  

甘草使用注意事項

甘草

毒副作用

甘草的藥理作用有腎上腺皮質激素(荷爾蒙)樣作用,很多對甘草有認識人的知道過量的甘草會使到尿量及鈉(sodium,鹽含有成分)的排出減少,身體會積存過量的鈉(鹽分)引起高血壓;水分儲存量增加,會導致水腫。同時過多血鉀流失引起的低血鉀症,導致心律失常,肌肉無力。更有報告指出它還可以影響腦部,病人會出現嗜睡的症状。冰島大學研究發現大量服甘草者血壓增加。美國賓州醫院有病例服用大量甘草影響視覺

研究結果,知道把甘草皮層剝去後,所含的非糖苷黃酮類化合物(nonglycosidic flavonoid)大部分消失,至於經過焙制後,皂甙和糖苷黃酮類化合物中的糖就會被逐步水解,結果藥性有了差異,這跟傳統藥物需要經過炮製或加工處理,如以火制、水制或水火合制等等不同方法,消除及減低藥物毒性,或增強藥物療效,或改變藥性,是對治療作用有一定的影響。

至於醫學文獻報導引起不良作用所用的甘草,和傳統醫學用的炙甘草或蜜炙甘草(用蜜糖在火鍋上拌炒過的甘草)成分是否相同,作用又是否不同,則有待進一步去查尋了。  

配伍禁忌

抗菌藥:甘草及其製劑中含糖皮質激素類物質,大劑量的甘草與四環素族紅霉素氯黴素等抗菌藥聯用,可降低這些藥物的吸收率,如長期配伍聯用還可引起二重感染。甘草還忌與異胭肼、兩性黴素B長期配伍,以避免藥物毒副作用增大。黃連素與甘草同用抑菌作用呈降低趨勢。另外臨床中還有將抗菌消炎頭孢氨苄片與具有止咳祛痰作用的甘草合劑同用,結果導致頭孢氨苄片抗菌作用降低的報導。

水楊酸類及非甾體抗炎、解熱鎮痛藥:甘草所含的甘草酸經酶的作用可水解成甘草次酸和葡萄醛酸。甘草次酸的結構與腎上腺糖皮質激素相似,若與水楊酸衍生物合用,能使消化道的潰瘍率增加。曾有報稱,將復方甘草片阿司匹林合用,使患者原有十二指腸潰瘍面積增大,導致上腹部疼痛加劇,上消化道出血。這是由於阿司匹林對消化道黏膜有刺激作用,對原有潰瘍者尤應慎用。甘草有糖皮質激素樣作用,與阿司匹林合用,可加重對消化道的刺激,故在用藥上不宜聯合應用。

降糖藥口服降糖藥甲苯磺丁脲降糖靈優降糖胰島素等若與甘草配伍同服可降低降糖藥的效果。因糖皮質激素能使胺基酸蛋白質骨骼肌中轉移到肝臟,在相關酶的作用下使葡萄糖糖原的產生增加,故有升高血糖的作用。甘草有糖皮質激素樣作用,所以與降糖藥在藥理上是拮抗的。有報導稱降糖靈與甘草甜素片同服使患者血糖升高,病情加重。這是由於甘草甜素可影響降糖靈的降糖效果。此外,甘草的糖皮質激素樣作用,還可增加肝糖原,升高血糖。

強心甙類藥物:甘草具有去氧皮質酮樣作用,可瀦鈉排鉀,使體內鉀離子減少,導致心臟強心甙敏感性增加,從而發生中毒。臨床上有炙甘草與洋地黃毒甙片同服,患者出現室早、二聯律、一聯律的報導。這是由於甘草能導致低血鉀,與洋地黃毒甙片同服極易誘發洋地黃中毒反應發生。應避免二者聯用或聯用時適當補充鉀鹽。

利尿藥:甘草的糖皮質激素樣作用,能保鈉排鉀。若與排鉀性利尿藥如氫氯噻嗪利尿酸速尿氯噻酮乙醯唑胺等合用,能使血清鉀離子濃度降低,易加重發生低血鉀的危險,增加不良反應,如水腫、壓升高、全身無力,甚至可發生嚴重低鉀性癱瘓。臨床上出現過復方甘草片與雙氫克尿噻片同服,導致患者浮腫加劇並出現尿瀦留。原因是甘草次酸有排鉀作用,能引起低血鉀,雙氫克尿噻片也能加速鉀離子的排泄,故二者合用可引起低鉀性水腫、尿瀦留。應避免二者配伍使用或合用時加強補鉀。 

甘草的工業應用

甘草還廣泛應用於食品工業,精製糖果、蜜餞和口香糖。甘草浸膏是製造巧克力的乳化劑,還能增加啤酒的酒味及香味,提高黑啤酒的稠度和色澤,製作某些軟性飲料和甜酒;香煙矯味。在化工、印染工業中,甘草也廣有用途。

據測定,甘草中甘草酸的含量多在百分左右,還有甘露醇、葡萄糖等多種成分。由於甘草酸的甜度高於蔗糖五十倍,甘草真是名副其實的「甜草」。 

甘草酸

參看:甘草酸
glycyrrhizic acid

一種萜。分子式C42H62O16。又稱甘草甜素。為甘草次酸的二葡萄糖醛苷(見苷),是甘草的甜味成分,存在於甘草屬植物中,在乙酸中結成片狀或稜柱狀晶體。在220℃分解。溶於水。甘草次酸分子式C30H46O4。有兩種同質異晶體。熔點分別為300~304℃和287~293℃,比旋光〔α〕D+163°。溶於乙醇

藥理性質:具有抗炎、抗病毒,和保肝解毒及增強免疫功能等作用。由於甘草酸有糖皮質激素樣藥理作用而無嚴重不良反應,臨床被廣泛用於治療各種急慢性肝炎支氣管炎愛滋病,還具有抗癌防癌、干擾素誘生劑及細胞免疫調節劑等功能。

甘草酸具有降血脂與抗動脈粥樣硬化作用,阻止動脈粥樣硬化的形成。  

使用甘草的藥品

使用甘草的方劑

甘草製品企業

參看

關於「甘草」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