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頭痛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經絡肢體病證 >> 頭痛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頭痛病是指由於外感與內傷,致使脈絡拘急或失養,清竅不利所引起的以頭部疼痛為主要臨床特徵的疾病頭痛既是一種常見病證,也是一個常見症状,可以發生於多種急慢性疾病過程中,有時亦是某些相關疾病加重或惡化的先兆。

本病近年來發病率呈上升趨勢,尤其偏頭痛,一般人群發病率達5%,流行病學調查表明,我國患病率為985.2/10萬,30歲以下發病者逐年增長,男女患病率之比約為1:4。相當數量的病人尤其久治不愈者,往往求治於中醫。

我國對頭痛病認識很早,在殷商甲骨文就有「疾首」的記載,《內經》稱本病為「腦風」、「首風」,《素問.風論》認為其病因乃外在風邪寒氣犯於頭腦而致。《素問.五臟生成》還提出「是以頭痛巔疾,下虛上實」的病機。漢.《傷寒論》在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厥陰病篇章中較詳細地論述了外感頭痛病的辨證論治。隋,《諸病源候論》已認識到「風痰相結,上沖於頭」可致頭痛。宋.《三因極一病證方論》對內傷頭痛已有較充分的認識,認為「有氣血食厥而疼者,有五臟氣郁厥而疼者」。金元以後,對頭痛病的認識日臻完善。《東垣十書》指出外感與內傷均可引起頭痛,據病因和症状不同而有傷寒頭痛濕熱頭痛、偏頭痛、真頭痛氣虛頭痛、.血虛頭痛氣血俱虛頭痛厥逆頭痛等,還補充了太陰頭痛少陰頭痛,從而為頭痛分經用藥創造了條件。《丹溪心法》認為頭痛多因痰與火。《普濟方》認為:「氣血俱虛,風邪傷於陽經,人於腦中,則令人頭痛。」明.《古今醫統大全.頭痛大法分內外之因》對頭痛病進行總結說:「頭痛自內而致者,氣血痰飲、五臟氣鬱之病,東垣論氣虛血虛痰厥頭痛之類是也;自外而致者,風寒暑濕之病,仲景傷寒、東垣六經之類是也。」另外,文獻有頭風之名,實際仍屬頭痛。正如《證治準繩.頭痛》所說:「醫書多分頭痛、頭風為二門,然一病也,但有新久去留之分耳。淺而近者名頭痛,其痛卒然而至,易於解散速安也;深而遠者為頭風,其痛作止不常,愈後遇觸複發也。皆當驗其邪所從來而治之。」

西醫學中的偏頭痛,還有國際上新分類的周期性偏頭痛、緊張性頭痛叢集性頭痛及慢性陣發性偏頭痛等,凡符合頭痛證候特徵者均可參考本節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1.感受外邪多因起居不慎,坐臥當風,感受風寒濕熱等外邪上犯於頭,清陽之氣受阻,氣血不暢,阻遏絡道而發為頭痛。外邪中以風邪為主,因風為陽邪,「傷於風者,上先受之」,「巔高之上,唯風可到」。但「風為百病之長」、六淫之首,常挾寒、濕、熱邪上襲。

若風挾寒,寒為陰邪傷陽,清陽受阻,寒凝血滯絡脈絀急而痛;若挾熱邪,風熱上炎,侵擾清空,氣血逆亂而痛;若挾濕邪,濕性粘滯,濕蒙清陽,頭為「清陽之府」,清陽不布,氣血不暢而疼痛。外邪所致頭痛,其病機如《醫碥.頭痛》所說:「六淫外邪,惟風寒濕三者最能郁遏陽氣,火暑燥三者皆屬熱,受其熱則汗泄,非有風寒濕襲之,不為害也。然熱甚亦氣壅脈滿,而為痛矣。」

2.情志郁怒長期精神緊張憂鬱肝氣鬱結,肝失疏泄,絡脈失於條達拘急而頭痛;或平素性情暴逆,惱怒太過,氣鬱化火,日久肝陰被耗,肝陽失斂而上亢,氣壅脈滿,清陽受擾而頭痛。

3.飲食不節素嗜肥甘厚味,暴飲暴食,或勞傷脾胃,以致脾陽不振,脾不能運化轉輸水津,聚而痰濕內生,以致清陽不升濁陰下降,清竅為痰濕所蒙;或痰阻腦脈,痰瘀痹阻,氣血不暢,均可致腦失清陽、精血之充,脈絡失養而痛。如丹溪所言「頭痛多主於痰」。飲食傷脾,氣血化生不足,氣血不足以充營腦海,亦為頭痛之病因病機。

4.內傷不足先天稟賦不足,或勞欲傷腎,陰精耗損,或年老氣血衰敗,或久病不愈,產後、失血之後,營血虧損,氣血不能上營於腦,髓海不充則可致頭痛。此外,外傷跌扑,或久病人絡則絡行不暢,血瘀氣滯,脈絡失養而易致頭痛。頭為神明之府,「諸陽之會」,「腦為髓海」,五臟精華之血,六腑清陽之氣皆能上注於頭,即頭與五臟六腑之陰精、陽氣密切相關,凡能影響臟腑之精血、陽氣的因素皆可成為頭痛的病因,歸納起來不外外感與內傷兩類。病位雖在頭,但與肝脾腎密切相關。風、火、痰、瘀、虛為致病之主要因素。邪阻脈絡,清竅不利;精血不足,腦失所養,為頭痛之基本病機。

臨床表現

患者自覺頭部包括前額、額顳、頂枕等部位疼痛,為本病的證候特徵。按部位中醫有在太陽、陽明、少陽,或在太陰厥陰、少陰,或痛及全頭的不同,但以偏頭痛者居多。按頭痛的性質有掣痛跳痛灼痛、脹痛、重痛、頭痛如裂或空痛、隱痛、昏痛等。按頭痛發病方式,有突然發作,有緩慢而病。疼痛時間有持續疼痛,痛無休止,有痛勢綿綿,時作時止。根據病因,還有相應的伴發症状

【診斷】

1.以頭痛為主症,表現為前額、額顳、巔頂、頂枕部甚至全頭部疼痛,頭痛性質或為跳痛、刺痛、脹痛、昏痛、隱痛、空痛。可以突然發作,可以反覆發作。疼痛持續時間可以數分鐘、數小時、數天或數周不等。

2.有外感、內傷引起頭痛的因素,或有反覆發作的病史。

3.檢查血常規、測血壓、必要時做腦脊液、腦血流圖、腦電圖檢查,有條件時做經顱都卜勒顱腦CTMRI檢查,有助於排除器質性疾病,明確診斷。

【鑒別診斷】

1.類中風 類小風病多見於45歲以上,眩暈反覆發作,頭痛突然加重時,常兼半身肢體活動不靈,或舌謇語澀。

2.真頭痛 真頭痛多呈突然劇烈頭痛,常表現為持續痛而陣發加重,甚至伴噴射樣嘔吐肢厥抽搐等: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外感內傷可根據起病方式、病程長短、疼痛性質等特點進行辨證。外感頭痛,一般發病較急,病勢較劇,多表現掣痛、跳痛、脹痛、重痛、痛無休止,每因外邪所致。內傷頭痛,一般起病緩慢,痛勢較緩,多表現隱痛、空痛、昏痛、痛勢悠悠,遇勞則劇,時作時止。

2.辨疼痛性質辨疼痛性質有助於分析病因。掣痛、跳痛多為陽亢、火熱所致;重痛多為痰濕;冷感而刺痛,為寒厥;刺痛固定,常為瘀血;痛而脹者,多為陽亢;隱痛綿綿或空痛者,多精血虧虛;痛而昏暈者,多氣血不足。

3.辨疼痛部位辨疼痛部位有助於分析病因及臟腑經絡。一般氣血、肝腎陰虛者,多以全頭作痛;陽亢者痛在枕部,多連頸肌;寒厥者痛在巔頂;肝火者痛在兩顳。就經絡而言,前部為陽明經,後部為太陽經,兩側為少陽經,巔頂為厥陰經。

4,辯誘發因素因勞倦而發,多為內傷,氣血陰精不足;因氣候變化而發,常為寒濕所致;因情志波動而加重,與肝火有關;因飲酒或暴食而加重,多為陽亢;外傷之後而痛,應屬瘀血。

治療原則

頭痛的治療「須分內外虛實」(《醫碥.頭痛》),外感所致屬實,治療當以祛邪活絡為主,視其邪氣性質之不同,分別採用祛風、散寒、化濕清熱等法,外感以風為主,故強調風藥的使用。內傷所致多虛,治療以補虛為要,視其所虛,分別採用益氣升清、滋陰養血益腎填精,若因風陽上亢則治以熄風潛陽,因痰瘀阻絡又當化痰活血為法。虛實夾雜,扶正祛邪並舉。

分證論治

『外感頭痛』

.風寒證

症状:頭痛起病較急,其痛如破,痛連項背,惡風畏寒,口不渴,苔薄白,脈多浮緊。

治法:疏風散寒。

方藥:川芎茶調散

方中川芎羌活白芷細辛發散風寒,通絡止痛,其中川芎可行血中之氣,祛血中之風,上行頭目,為外感頭痛要藥;薄荷荊芥防風上行升散,助芎、羌、芷、辛疏風止痛;茶水調服,取其苦寒之性,協調諸風藥溫燥之性,共成疏風散寒,通絡止痛之功。

鼻塞清涕,加蒼耳辛夷散寒通竅。項背強痛,加葛根疏風解肌。嘔惡苔膩,加藿香半夏和胃降逆巔頂痛藁本祛風止痛,若巔頂痛甚,乾嘔,吐涎,甚則四肢厥冷,苔白,脈弦,為寒犯厥陰,治當溫散厥陰寒邪,方用吳茱萸湯加半夏、藁本、川芎之類,以吳茱萸暖肝溫胃,人蔘、姜、棗助陽補土,使陰寒不得上千,全方協同以收溫散降逆之功。

.風熱證

症状:起病急,頭呈脹痛,甚則頭痛如裂,發熱或惡風,口渴欲飲,面紅目赤便秘溲黃,舌紅苔黃脈浮數。

治法:疏風清熱

方藥:芎芷石膏湯

方中以川芎、白芷、菊花石膏為主藥,以疏風清熱。川芎、白芷、羌活、藁本善止頭痛,但偏於辛溫,故伍以菊花、石膏校正其溫性,變辛溫為辛涼,疏風清熱而止頭痛。

應用時若風熱較甚者,可去羌活、藁本,改用黃芩山梔、薄荷辛涼清解。發熱甚,加銀花連翹清熱解毒。若熱盛津傷,症見舌紅少津,可加知母石斛花粉清熱生津。若大便秘結,口鼻生瘡,腑氣不通者,可合用黃連上清丸,苦寒降火通腑泄熱

.風濕

症状:頭痛如裹,肢體困重胸悶納呆小便不利大便,苔白膩,脈濡。

治法:祛風勝濕

方藥:羌活勝濕湯。.

該方治濕氣在表,真頭痛頭重證。因濕邪在表,故以羌活、獨活、防風、川芎、藁本、蔓荊子等祛風以勝濕,濕去表解,清陽之氣得布,則頭痛身困可解;甘草助諸藥辛甘發散,並調和諸藥。若濕濁中阻,症見胸悶納呆、便溏,可加蒼朮厚朴陳皮燥濕寬中。若噁心嘔吐者,可加生薑、半夏、藿香等芳香化濁降逆止嘔。若見身熱汗出不暢,胸悶口渴者,為暑濕所致,宜清暑化濕,用黃連香薷飲加藿香、佩蘭等。

『內傷頭痛』

.肝陽證

症状:頭脹痛而眩,心煩易怒,面赤口苦,或兼耳鳴脅痛,夜眠不寧,舌紅苔薄黃,脈弦有力。

治法:乎肝潛陽。

方藥:天麻鉤藤飲

本方重在乎肝潛陽熄風,對肝陽上亢,甚至肝風內動所致的頭痛證均可獲效。方用天麻鉤藤石決明平肝潛陽;黃芩、山梔清肝火;牛膝杜仲桑寄生肝腎夜交藤茯神養心安神b臨床應用時可再加龍骨牡蠣以增強重鎮潛陽之力。若見肝腎陰虛,症見朝輕暮重,或遇勞加重,脈弦細,舌紅苔薄少津者,酌加生地何首烏女貞子枸杞子旱蓮草滋養肝腎。若頭痛甚,口苦、脅痛,肝火偏旺者,加鬱金龍膽草夏枯草清肝瀉火,火熱較甚,亦可用龍膽瀉肝湯清降肝火。

.腎虛證

症状:頭痛而空,每兼眩暈耳鳴腰膝酸軟遺精帶下,少寐健忘舌紅少苔,脈沉細無力

治法:滋陰補腎

方藥:大補元煎

本方重在滋補腎陰,以熟地山茱萸、山藥、枸杞子滋補肝腎之陰;人蔘、當歸氣血雙補;杜仲益腎強腰。腰膝酸軟,可加續斷懷牛膝以壯腰膝。遺精、帶下,加蓮須芡實金櫻子收斂固澀。待病情好轉,可常服杞菊地黃丸六味地黃丸補腎陰、潛肝陽以鞏固療效。

若頭痛畏寒,面白,四肢不溫,舌淡,脈沉細而緩,證屬腎陽不足,可用右歸丸溫補腎陽,填精補髓。若兼見外感寒邪者,可投麻黃附子細辛湯寒溫里,表裡兼治。

.氣血虛證

症状:頭痛而暈,遇勞加重,面色少華,心悸不寧,自汗氣短,畏風,神疲乏力舌淡苔薄白,脈沉細而弱。

治法:氣血雙補。

方藥:八珍湯

方中以四君健脾補中而益氣,又以四物補腎而養血。當加菊花、蔓荊子入肝經,清頭明目以治標,標本俱治,可提高療效。

.痰濁證

症状:頭痛昏蒙,胸滿悶,嘔惡痰涎,苔白膩,或舌胖大有齒痕,脈滑或弦滑。

治法:健脾化痰,降逆止痛。

方藥:半夏白朮天麻湯

本方具有健脾化痰,降逆止嘔,平肝熄風之功。以半夏、生白朮茯苓、陳皮、生薑健脾化痰、降逆止嘔,令痰濁去則清陽升而頭痛減;天麻平肝熄風,為治頭痛、眩暈之要藥。

並可加厚朴、蔓荊子、白蒺藜運脾燥濕,祛風止痛。若痰郁化熱顯著者,可加竹茹枳實、黃芩清熱燥濕

.瘀血證

症状:頭痛經久不愈,其痛如刺,入夜尤甚,固定不移,或頭部有外傷史,舌紫或有瘀斑瘀點,苔薄白,脈沉細或細澀。

治法:活血通竅止痛。

方藥:通竅活血湯

方藥麝香、生薑、蔥白溫通竅絡;桃仁、紅花、川芎、赤芍活血化瘀大棗一味甘緩扶正,防化瘀傷正。可酌加鬱金、菖蒲、細辛、白芷以理氣宣竅,溫經通絡。頭痛甚者,可加全蠍蜈蚣地鱉蟲等蟲類藥以收逐風邪,活絡止痛。久病氣血不足,可加黃芪、當歸以助活絡化瘀之力。

治療上述各證,均可根據經絡循行在相應的方藥中加入引經藥,能顯著地提高療效。一般太陽頭痛選加羌活、防風;陽明頭痛選加白芷、葛根;少陽頭痛選用川芎、柴胡;太陰頭痛選用蒼朮;少陰頭痛選用細辛;厥陰頭痛選用吳茱萸、藁本等。

此外,臨床可見頭痛如雷鳴,頭面起核或憎寒壯熱,名曰「雷頭風」,多為濕熱毒邪上沖,擾亂清竅所致,可用清震東加薄荷、黃芩、黃連、板藍根僵蠶等以清宣升散、除濕解毒治之。

還有偏頭風,又稱偏頭痛,其病暴發,痛勢甚劇,或左或右,或連及眼、齒,痛止如常人,不定期地反覆發作,此多肝經風火所致,治宜乎肝熄風為主,可用天麻鉤藤飲或羚角鉤藤湯治之。

【轉歸預後】

轉歸有證候間的轉歸和疾病間的轉歸。證候間的轉歸,如外感頭痛未及時根治,日久耗傷正氣可轉為內傷頭痛;內傷頭痛之人再次感邪,也可並發外感頭痛。風寒證或風濕證,邪氣鬱遏化熱,也可成為風熱證;腎虛證水不涵木,可轉化肝陽證;肝陽證化火傷陰可轉化為腎虛證;痰濁證因痰阻血脈,可轉化為痰瘀阻痹證。疾病間的轉歸,如肝陽頭痛日久,可轉歸或並發為眩暈、目盲中風等病。

頭痛的預後有較大差異,外感頭痛,治療較易,預後良好。內傷頭痛,虛實夾雜,治療較難,只要辨證準確,精心治療,也可以使病情得到緩解,甚至治癒。若並發中風、心痛、嘔吐等則預後較差。

【預防與調攝】

頭痛的預防在於針對病因,如避免感受外邪,勿情志過激,慎勞倦、過食肥甘等以免引發頭痛。頭痛的急性發作期,應適當休息,不宜食用炸烤辛辣的厚味食品,以防生熱助火,有礙治療,同時限制煙酒。若患者精神緊張,情緒波動,可疏導勸慰以穩定情緒,適當保證環境安靜,有助緩解頭痛。

【結語】

頭痛的病因雖多,總不外外感與內傷兩類。外感以風邪為主,挾寒、挾熱、挾濕,其證屬實。內傷頭痛有虛有實,腎虛、氣虛、血虛頭痛屬虛,肝陽、痰濁、瘀血頭痛屬實,或虛實兼挾。故頭痛應辨內外虛實,治療亦相應採用補虛瀉實。外感頭痛以祛邪活絡為主,分辨兼挾之邪而分別祛風、散寒、化濕、清熱治之。內傷頭痛補虛為要,視其虛實性質,分別治以補腎、益氣、養血、化痰、祛瘀為治。在辨證基礎上,根據病變的臟腑經絡,選加引經藥效果較好,除服藥外還可配合針灸外治法等,常可提高療效。

【文獻摘要】

《素問.五臟生成》:「頭痛巔疾,下虛上實,過在足少陰、巨陽,甚則人腎。」

《素問.風論》:「風氣循風府而上,則為腦風」;「新沐中風,則為首風」。

《素問.方盛衰論》:「氣上不下,頭痛巔疾。」

《傷寒論.厥陰病》:「乾嘔,吐涎沫,頭痛者,吳茱萸湯主之。」

濟生方.頭痛論治》:「夫頭者上配於天,諸陽脈之所聚。凡頭痛者,氣血俱虛,風寒暑濕之邪,傷於陽經,伏留不去者,名曰厥頭痛。蓋厥者逆也,逆壅而沖於頭也。痛引腦巔,甚而手足冷者,名曰真頭痛,非藥之能愈。又有風熱痰厥,氣虛腎厥,新沐之後,露臥當風,皆令人頭痛,治法當推其所由而調之,無不切中者矣。」

《枬溪心法.頭痛》:「頭痛多主於痰,痛甚者火多,有可吐者,可下者」;「頭痛須用川芎,如不愈各加引經藥。太陽川芎,陽明白芷,少陽柴胡,太陰蒼朮,少陰細辛,厥陰吳茱萸。如肥人頭痛,是濕痰,宜半夏、蒼朮。如瘦人,是熱,宜酒制黃芩、防風」。

景岳全書.頭痛》;「凡診頭痛者,當先審久暫,次辨表裡。蓋暫痛者,必因邪氣,久病者,必兼元氣。以暫病言之,則有表邪者,此風寒外襲於經也,治宜疏散,最忌清降;有里邪者,此三陽之火熾於內也,治宜清降,最忌升散,此治邪之法也。其有久病者,則或發或愈,或以表虛者,微感則發。……所以暫病者,當重邪氣,久病者,當重元氣,此固其大綱也。然亦有暫病而虛者,久病而實者,又當因脈因證而詳辨之,不可執也。」

冷廬醫話.頭痛》:「頭痛屬太陽者,自腦後上至巔頂,其痛連項;屬陽明者,上連目珠,痛在額前;屬少陽者,上至兩角,痛在頭角。以太陽經行身之後,陽明經行身之前,少陽經行身之側。厥陰.之脈,會於巔頂,故頭痛在巔頂;太陰少陰二經,雖不上頭,然痰與氣逆壅於膈,頭上氣不得暢而亦痛。」

臨證指南醫案.頭痛》:「如陽虛濁邪阻塞,氣血瘀痹而為頭痛者,用蟲蟻搜逐血絡,宣通陽氣為主。如火風變動,與暑風邪氣上郁而為頭痛者,用鮮荷葉苦丁茶、蔓荊子、山梔等辛散輕清為主;如陰虛陽越而為頭痛者,有仲景復脈湯、甘麥大棗法,加膠芍牡蠣鎮攝益虛,和陰熄風為主。如厥陰風木上觸,兼內風而為頭痛者,有首烏、柏仁、櫓豆、甘菊、生芍、杞子輩熄肝風腎液為主。」

【現代研究】

1.祛風散邪:外感頭痛多因感受風寒濕熱之邪,上壅清竅所致,高巔之上唯風可到,風為六淫之首;故許多臨床研究者,採用祛風散邪之法組方治療頭痛,所選藥物以荊芥、防風、藁本、蔓荊子、白芷等使用頻率為高。賢氏以蠲痛湯(川羌活、白僵蠶荊芥穗、防風、白芷、薄荷、地龍、川芎、絲瓜絡、細辛)隨證加減,治療偏頭痛40例。結果:痊癒22例,好轉16例,無效2例Ij匕京中醫1994;(5):26)信袁氏以養腦調神二號膠囊(川芎、三七、白芷、菊花、桑葉、藁本、蔓荊子、防風、羌活、遠志、枸杞子、合歡皮橘絡、細辛、磁石)治療神經血管性頭痛及三叉神經痛118例。結果:顯效48例,好轉61例,無效9例[貴陽中醫學院學報1994;16(3):42]。許多作者在祛風劑中加入全蠍、蜈蚣、僵蠶等增強其祛風之效。王氏以頭風湯(全蠍、白芷、防風、細辛、菊花、葛根、白芍、川芎、甘草)隨證加減,治療血管神經性頭痛持續狀態100例。結果:痊癒34例,顯效55例,好轉9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8%[河北中醫1996;18(4):14]。

2.散寒止痛:寒邪郁遏清陽者,常以細辛、白芷、吳茱萸、附子等溫經散寒之晶組方治療。王氏以頭痛康(制附片、白芷、川芎、吳茱萸、全蠍、蜈蚣、白芍、雲茯苓)隨證加減,治療血管性頭痛48例。結果:痊癒36例,好轉10例,無效2例[河南中醫1994;14(3):164]。張氏用小白附子湯(小白附子、桂枝杭芍、天麻、羌活、藁本、川芎、白芷)隨證加減,治療偏頭痛34例,結果:治癒12例,有效19例,無效3例,總有效率91%[雲南中醫中藥雜誌1996;17(3):32]。

3.平肝熄風:肝為風木之臟,肝陽上亢,肝火上炎肝風上擾清空,是頭痛的重要病機,因此以平肝熄風為法治療頭痛的臨床研究甚多,效果也較理想。胡氏以芷鉤湯(白芷、桑寄生、當歸、鉤藤、川牛膝、石決明、川芎、菊花、細辛、甘草)隨證加減,治療血管性頭痛42例,結果:痊癒13例,顯效17例,有效9例,無效3例,總有效率92.8%[山東中醫學院學報1994;18(3):163]。庄氏以全蜈天藤湯(全蠍、蜈蚣、天麻、川芎、元胡、鉤藤、白芍、當歸)隨證加減,治療頑固性血管神經性頭痛48例,結果:治癒19例,有效26例,無效3例,總有效率93.7%[陝西中醫1996;17(6):256L隆氏採用熄風化瘀法,藥用生石決明生牡蠣生赭石、鉤藤、天麻、桃仁、紅花、當歸、全蠍、地龍、水蛭、川芎,隨證加減,治療頭風病108例,結果:臨床治癒45例(41.67%),顯效39例(36.1%),有效19例(17.59%),無效5例(4,63%),總有效率95.37%[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1996;19(3):35]。

4.活血化瘀:對久病及頑固性頭痛,臨床報導多用活血化瘀法治療,所選藥物以川芎、當歸、赤芍、丹參、紅花、桃仁的頻率為高,尤以川芎應用最廣泛。馮氏以通竅活血湯治療瘀血性頭痛24例,結果:痊癒14例,有效8例,無效2例[中醫藥信息1996;(2):371。

周氏以血府逐瘀湯治療血管性頭痛50例,並與西藥尼莫地平谷維素安定)治療40例進行對照,均8周為1療程,結果:兩組分別痊癒34、20例,顯效各11例,無效分別為5、14例,總有效率90%、68.8%(P<0.05)[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5;15(7):438]。賀氏以化瘀止痙湯(川芎、桃仁、赤芍、羌活、紅花、牛膝)隨證加減,另用蜈蚣、全蠍、麥芽共研為末,用煎劑兌服,治療頑固性頭痛35例,結果:治癒32例,無效3例,總有效率91.4%[四川中醫1995;13(8):31L郭氏以顱傷愈震湯(當歸尾、天麻、白芷、廑蟲、地龍、制半夏、細辛、廣木香、茯苓、桃仁)治療36例腦外傷後遺症,結果:治癒23例,顯效7例,有效4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4.44%[新中醫1995;27(11):23]。

5.化痰通絡:張氏以化痰通絡湯(陳皮、半夏、雲苓、白朮、丹參、天麻、黃芩、川芎)隨證加減,治療血管性頭痛29例,結果:痊癒19例,好轉9例,無效1例,總有效率96.5%[山西中醫1CG]5;11(2):52]。景氏以祛風止痛湯(全蠍、白附子、蟬蛻、僵蠶、天麻、羌活、白芷、半夏、赤芍、白芍、川芎、丹參)隨證加減,治療偏頭痛34例,並與西藥(苯噻啶維生素Bl、B6、C及谷維素)治療34例進行對照,結果:兩組基本治癒30、13例,好轉3、6例,無效1、15例,總有效率97,06%、55.88%(P<0.005)[陝西中醫1995;16(9):398]。陳氏以自制頭痛寧(菊花、龍膽草、丹參、芍藥、鬱金、蜈蚣、全蠍、金錢蛇、山梔子、細辛、膽南星、竹茹等)4-6片/次,每日-5次,治療偏頭痛96例,結果:基本恢復51例,顯效18例,有效15例,無效12例,總有效率87.5%[實用中醫內科雜誌1996;10(1):12]信周氏以活血平肝祛痰法(用天麻、僵蠶、丹參、赤芍、白芍、生南星、紅花、川芎、桃仁、菖蒲)治療血管性頭痛兒9例,總有效率91.6%。其中71例血漿5-羥色胺血栓素前列環素雌二醇(女性)濃度高、低值組經治療後均趨於正常(P<0.01)[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1996;19(4):53]。

6.扶正祛邪:李氏對低顱壓頭痛,採用辨正補益治療,氣血兩虛型用加味四物湯加減:當歸、白芍、生地、川芎、黃芪、党參、白朮、蔓荊子、菊花、甘草;腎精虧虛型用大補元煎加減:太子參淮山藥、熟地、當歸、枸杞子、杜仲、山茱萸、川芎、菊花、甘草;兩型兼見用補中益氣湯左歸丸加減治療,取得較好的治療效果[新中醫1993;25(6):9]。有不少作者認為慢性頭痛久病必傷正,多虛實夾雜,治療應扶正補虛,攻補兼施標本同治。施氏以益氣活血、熄風止痛的清府息痛湯(黃芪、川芎、當歸、白芍、鉤藤、細辛、全蠍)隨證加減,治療偏頭痛40例,結果:顯效23例,有效14例,無效3例,總有效率92.5%[中國中醫藥信息雜誌1997;4(7):31L陳氏以痛必克湯(黃芪、雞血藤、當歸、生地、川芎、鉤藤、生龍骨、生牡蠣、桃仁、紅花、羌活、獨活、防風、附子、細辛、麻黃澤瀉、茯苓、白芷)治療難治性偏頭痛100例,結果:基本恢復36例,顯效58例,有效5例,無效l例[山東中醫雜誌1996;15(4):156]。徐氏以加味四物湯(當歸、川芎、白芍、生地、蔓荊子、菊花、刺蒺藜、僵蠶、黃芩、全蠍)治療內傷頭痛63例,結果:痊癒39例,顯效13例,有效7例,無效4例[湖北中醫雜誌1992;14(5):15]。

7.外治法:黃氏以丁香四神散(用丁香、鬱金、川芎、山楂、菖蒲,粗加工粉碎,裝入布袋製成藥枕)枕用,治療頭痛26例,並與鎮腦寧4粒/次,每日3次口服治療26例對照,均10日為1療程,觀察2個療程,結果:兩組分別顯效率62%、54%,有效率30%、38%,總有效率均為92%。腦血流圖療效:顯效率69%、54%,有效率31%、35%,總有效率100%、89%,兩組療效比較有顯著性差異P<0.05[中國鄉村醫生1994;(6):28]。賴氏以溫經散寒中藥(艾葉、生薑、蔥白、小麥)搗碎混合成糊狀,每晚9時加熱至50~C左右,置布帶上,使藥覆蓋額顳部,次晨取下,頭痛發作時連續用藥3夜,治療偏頭痛20例。對照1組19例,小麥搗碎加水製成糊狀,余同上法;對照2組21例,用西比靈5-lOmg,每晚口服。均用3個月,頭痛重用鎮痛藥,結果:3組分別基本控制3、0、0例,顯效10、2、7例,好轉6、5、9例,無效1、12、5例,本組療效優於兩對照組(P均<0.01)[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5;15(9).:562]。

參看

32 經絡肢體病證 | 痹病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頭痛」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