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風內動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肝風內動,病證名。指肝風不因外感風邪而動者。以眩暈抽搐、震顫為主症。《素問.至真要大論》:「諸風掉眩,皆屬於肝。」肝風內動可分虛實虛證陰虛動風,血虛生風實證肝陽化風熱極生風。參肝風條。

目錄

概述

肝風內動,病證名。指肝風不因外感風邪而動者。泛指因風陽、火熱、陰血虧虛所致,以肢體抽搐眩暈、震顫等為主要表現的症候。《素問.至真要大論》:「諸風掉眩,皆屬於肝。」《臨證指南醫案.肝風》華岫雲按:「倘精液有虧,肝陰不足,血燥生熱,熱則風陽上升,竅絡阻塞,頭目不清,眩暈跌仆,甚則瘈瘲痙厥矣。」肝風內動可分虛實虛證陰虛動風,血虛生風實證肝陽化風熱極生風。  

分型

肝風內動臨床可分為四型——肝陽化風、熱極生風、陰虛動風、血虛生風。  

1.肝陽化風

肝陽上亢,亢逆無制,肝風內動。上實下虛症,主症,眩暈欲仆,步履不穩,頭搖肢顫,語言蹇澀,甚至突然昏仆,口眼歪斜半身不遂。兼症肝陽上亢,頭脹頭痛急躁易怒,肢麻項強舌紅,或苔膩,脈弦細有力。  

2.熱極生風

邪熱熾盛,熱灼肝經,引動肝風。實熱症。主症,高熱,頸項強直,兩目上視,手足抽搐,角弓反張,牙關緊閉。兼症神昏譫語。舌紅絳,苔黃燥,脈弦數。  

3.陰虛動風

陰血虧虛,筋脈失養,虛風內動。主虛症。主症,手足蠕動眩暈耳鳴。兼症肝陰虛證,頭暈眼花,口燥咽干,形體消瘦五心煩熱潮熱顴紅。舌紅少津,脈弦細數。  

4.血虛生風

陰血虧虛,筋脈失養,虛風內動。主虛症。主症,肢體震顫,關節拘急肌肉潤動。兼症肝血虛證肢體麻木皮膚瘙癢舌淡,脈細或弱。  

鑒別

肝氣鬱結肝火上炎、肝陰虛、肝陽上亢、肝風內動五證在病機上有著內在聯繫,如肝失疏泄導致肝氣鬱結,肝氣久郁可化火而致肝火上炎,肝火灼傷肝陰可致肝陰虛或肝腎陰虛,一方面可使肝火更旺,另一方面陰虛水不涵木,陰不制陽而導致肝陽上亢,陽亢無制又可導致肝風內動。故五證實際上是肝的陰陽失調在不同時期的不同表現。臨床當分析各個時期的病機特點及臨床表現特徵,從而作出正確辨證

肝氣鬱結證:以肝失疏泄氣機鬱結為特點,常有與本證密切相關的精神刺激等外因,臨床表現以氣鬱氣滯、情志改變為特徵。

肝火上炎證:以肝氣鬱結郁而化火為特點,臨床表現以肝經氣火上逆、熱象明顯為特徵。

肝陰虛證:以肝的陰液虧虛,濡養功能減弱為特點,常與肝火上炎、腎陰虛等有關。臨床表現以肝的虛熱證為特徵。

肝陽上亢證:以肝陰不足肝陽上亢為特點,與肝陰虛、腎陰虛有關。臨床表現以既有肝腎陰虛的表現又有肝陽上亢為特徵。

肝風內動證:以肝的陰陽氣血失調、風動為特點,與肝腎陰虛血虧、肝陽上亢或熱邪亢盛有關。臨床表現以風動為特徵,有虛實之別。  

中醫治療

本證多因年老腎虧,房室勞倦,七情所傷,飲食失調,或溫邪直入下焦,耗傷陰液等導致陰血.虧虛,肝脈失養,肝陽暴張,化燥生風。其證屬本虛(陰虛)標實(陽盛),病位在肝及肝脈所及之處,且與心、腎兩臟密切相關。 治療法則:清氣解毒涼血救陰。  

(一)內服方藥

1.基本方藥

(1)清瘟敗毒飲:本方適宜於溫病過程中,溫邪化毒化火,燔灼氣、營、血分諸症。

(2)普濟消毒飲黃芩(酒炒)15克、黃連(酒炒)6克、陳皮6克、玄參l0克、連翹10克、板藍根12克、馬勃5克、牛蒡子10克、薄荷5克、僵蠶6克、桔梗3克、升麻3克、柴胡3克、生甘草5克。本方適宜於感受風熱時毒所致的大頭瘟證。

以上藥物研為細末,湯調,時時服之;咸拌蜜為丸,噙化;或不研細末,以水適量,煎取汁200毫升,分~3次服用,每日劑。

(3)清咽梔豉湯:生梔子10克、豆豉10克、金銀花10克、薄荷5克、牛蒡子10克、蟬衣3克、白僵蠶6克、犀角2克(磨沖)、連翹lo克、桔梗5克、馬勃5克、蘆根50克、燈芯6克、竹葉6克、生甘草5克。本方適宜於爛喉痧初起之證。

(4)涼營清氣湯:犀角2克(磨沖)、鮮石斛25克、梔子6克、丹皮10克、鮮生地25克、薄荷5克、黃連3克、赤芍6克、玄參10克、生石膏25克、連翹10克、鮮竹葉12克、茅根50克、蘆根50克、生甘草5克、金汁50克(沖服)。本方適宜於爛喉痧病中部毒化火,燔灼氣血之證。

以上2方,水適量,煎取汁200毫升,分2次服用,每日~2劑。

(5)代賑普濟散:金銀花8克、連翹8克、玄參10克、牛蒡子8克、荊芥8克、蟬衣8克、黃芩6克、大青葉10克、白僵蠶6克、薄荷5克、人中黃5克、馬勃6克、射干6克、柴胡5克、大黃5克。本方通治風溫溫毒喉痹、項腫、面腫、斑疹病痧、麻痘、楊梅毒瘡。

以上方藥,加開水適量,煎3~5沸,去渣,取汁200~300毫升,熱服,每日~2劑。若喉痹滴水難下咽者,咽一口,仰面浸患處,少頃有稀涎吐出,再咽再吐,至4~5次,喉自能開;取汁從鼻孔灌入亦可。

加減變化:若大頭瘟初起表郁較重者,可在方(2)中加入荊芥6克、防風l0克;若兼大便秘結者,可在方(1)、(2)、(3)、(4)中酌情加入生大黃l0克、或芒硝5克(沖服);若痰多者,可在方(1)~(5)中酌情加入竹瀝50克沖服;若爛喉痧病中兼見熱毒內陷心包者,可用方(4)送服安宮牛黃丸、或紫雪丹; 若見大頭瘟病中熱毒極重者,方(2)中可去升麻,柴胡,加大青葉15克。

.

2.辨證分型

①肝陽化風 

【病機】多因肝陰虧虛,陰不潛陽,肝陽上升所致。

病理】風陽上逆,則頭痛不止;風動筋攣,則肢顫;足厥陰肝脈絡舌本,風陽竄擾絡脈,則語言蹇澀;肝陰虧損,筋脈失養,則手足麻木;風動於上,陰虧於下,上盛下虛,故步履不正,行走飄浮,搖擺不穩。若病情進一步發展,風陽暴升,氣血逆亂,肝風挾痰上蒙清竅,心神昏慣,則突然昏倒,不省人事,風痰竄擾脈絡,患側氣血運行不利,弛緩不用,則致半身不遂,口眼□斜,痰阻舌根,則舌體僵硬,不能語言。多見於眩暈、頭痛、中風及西醫的血壓高、腦血栓形成、腦溢血等疾病

【治療】以鎮肝熄風為法。

方劑】常用天麻鉤藤飲鎮肝熄風湯之類。

.

②熱極生風 

【病機】多因溫熱病,熱邪郁狂,熱盛燔灼肝經所致。

【病理】熱邪亢盛,充斥肌膚,故高熱灼手;熱傳心包,心神憒亂,則神智昏糊,躁擾不安而如同發狂;熱灼肝經,津液受爍,筋脈拘急,故手足抽搐,頸項強直,角弓反張,兩目上視,牙關緊閉。熱邪內犯營血,則舌色紅絳;脈弦數,為肝經火熱之症。多見於溫熱病極期及西醫的腦炎腦膜炎中毒性痢疾敗血症等疾患。

【治療】以涼肝熄風為法。

【方劑】常用羚羊鉤藤湯之類。

.

③陰虛動風 

【病機】多因溫熱之邪久稽,耗傷陰液,或內傷久病,陰液虧損所致。

【病理】肝陰不足,虛風內旋,故頭暈耳鳴;肝陰虧虛,筋脈失養,故見手足蠕動。肝開竅於目,肝陰不足,目失所養,故兩目乾澀;陰虛則內熱,虛熱內蒸,則五心煩熱;虛熱內擾營陰,則潮熱盜□。舌紅少津,脈細數或脈細無力,為陰虛內熱之象。多見於溫熱病後期、眩暈、虛勞及西醫的高血壓等病。

【治療】以滋陰熄風為法。

【方劑】常用大定風珠之類。

.

④血虛生風 

【病機】多因素體血虛,或久病血虛所致。

【病理】肝主筋,血虛則筋脈失養,故肢體麻木,手足震顫;肝血不足,不能上榮頭面,則眩暈耳鳴,面白無華;血虛則魂無所安,故夜寐多夢;婦女肝血不足,不能充盈沖任之脈,故月經量少,甚則閉經。多見於眩暈、失眠月經不調及西醫的神經官能症、高血壓等病。

【治療】以養血熄風為法。

【方劑】常用四物湯之類。

.  

(二)外敷藥物

本證中若有表現為局部紅腫熱痛的,可配合外敷法、以利於緩解局部的疼痛。

1.三黃二香散:黃連30克、黃柏30克、生大黃30克、乳香l2克、沒藥12克。

研極細末,初用細茶葉汁調敷,干則易之,繼用香油調敷。本方法適宜於大頭瘟、痄腮病

2.水仙膏:水仙花根不拘量,剝去老赤皮與根須,放入石臼中搗如膏狀,取適量敷腫處,中留一孔出熱氣,干則易之,以肌膚上生黍米大小之黃皰瘡為度。本方法適宜於大頭瘟、痄腮病。

3.如意金黃散:生南星、陳皮、蒼朮各二斤、黃柏五斤、薑黃五斤、白芷五斤、甘草二斤、厚朴二斤、大黃五斤、天花粉十斤,研磨成粉末,用細絹籮篩,貯磁罐中,用時以醋調之敷腫處,干則再以醋潤之。本方法適宜於大頭瘟病。  

(三)藥物吹喉

1.玉鑰匙:焰硝75克、硼砂25克、冰片5克、僵蠶5克,研極細末,調勻,以竹

管吹1.5克入喉中。本方法適宜於爛喉痧初起,咽喉紅腫而未糜爛者。

2.錫類散象牙屑1克(焙)、珍珠1克(制)、青黛2克(飛)、冰片1克;西牛黃1克、焙指甲l克、壁錢20個。共研細末,密裝瓷瓶中,每用少許吹患處。本方適宜

於爛喉痧病熱毒壅盛,咽喉糜爛者。  

(四)含漱探吐法

大頭瘟之咽痛喉痹者,急用生桐油皂莢末少許,白鵝翎(或棉纖)蘸以掃喉,探

吐痰涎以開痹,繼以加味冰硼散以退腫,終用土牛膝根搗汁2瓢,開水1碗,調入制月石6克、紫雪丹l克,烊化之,頻頻含漱以祛腐。

關於「肝風內動」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