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肺癆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肺病證 >> 肺癆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肺癆是一種由於正氣虛弱,感染癆蟲,侵蝕肺臟所致的,以咳嗽咯血潮熱盜汗及身體逐漸消瘦等症為主要臨床表現、具有傳染性的慢性消耗性疾病

肺癆相當於西醫學中的肺結核,是肺病中的常見病。據1985年全國性結核病流行病學抽樣調查,本病患病率為550/10萬,平均死亡率在30/10萬左右。中醫治療肺癆著眼於從整體上辨證論治,針對患者不同體質和疾病的不同階段,採取與之相適應的治療方法,目前臨床多結合抗癆西藥治療,可以收到標本兼顧,恢復健康的結果。

中醫學對肺癆的認識歷史悠久,且逐漸深化。《內經》《難經》《金匱要略》等醫籍中無肺癆病,大多歸於「虛損」、「虛勞」一類病證中,並描述了與肺癆主症相似的臨床表現,如《靈樞.玉版》篇說:「咳,脫形;身熱,脈小以疾」。晉代《肘後備急方》進一步認識到本病具有傳染性,指出「死後復傳之旁人,乃至滅門」,並創立「屍注」、「鬼注」之名。唐代《備急千金要方》把「屍注」列入肺臟病篇章,明確了本病病位在肺,指出本病的病因是「勞熱生蟲在肺」。《外台秘要》對本病的臨床表現觀察尤為詳細,指出本病有骨蒸煩躁、食無味、消瘦、盜汗、咳嗽、兩頰如胭脂色等症状,還指出本病可見「腹中有塊,或腦後近下兩邊有小結」等兼症。由於本病的傳染性和諸多症状,故有很多名稱,如屍疰、勞、蟲疰、傳屍肺痿勞嗽、骨蒸、伏連、急癆等,直到宋代《三因極一病證方論》始以「癆瘵」定名,並指出與「予事而憂則『肺勞」』為「各一門類,不可不知」,從發病學上把癆瘵與一般的虛勞進行了界定。病因方面,在唐代關於肺蟲說的基礎上,創立了「癆蟲」、「蟲」之說;在治療方面,《仁齋直指方》已提出「治瘵疾,殺瘵蟲」的重要觀點。元代葛可久十藥神書》為我國現存的第一部治療肺癆的專著。《丹溪心法.癆瘵》倡「癆瘵主乎陰虛」之說,突出病理重點,確立了滋陰降火的治療大法。明代《醫學入門.癆瘵》指出「潮、汗、咳嗽、見血、或遺精便濁、或泄瀉,輕者六症間作,重者六症兼作」,概要地提示了本病的6個主症。《醫學正傳.勞極》確立了殺蟲與補虛的兩大治療原則,迄今仍然對肺癆病的治療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本節所論述的肺癆,與西醫學中的肺結核病相類同。若以廣義的癆瘵而言,還包括某些肺外結核在內。當這些疾病出現肺癆的臨床表現時,可參考本節進行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肺癆的致病因素主要有兩個方面,一為感染癆蟲,一為正氣虛弱。《古今醫統.癆瘵門》即曾指出「凡此諸蟲,……著於怯弱之人,……日久遂成癆瘵之證。」癆蟲和正氣虛弱兩種病因,可以相互為因。癆蟲傳染是發病不可缺少的外因,正虛是發病的基礎,是癆蟲入侵和引起發病的主要內因。

1.感染癆蟲早在晉代,葛洪在《肘後備急方》中已認識到本病屬於慢性傳染性消耗性疾病,提到此病「積年累月,漸就頓滯,乃至於死」,而且其傳染性很強,甚至可以「滅門」。古人根據本病具有傳染的情況,創立了「癆蟲」、「瘵蟲」之說,如《三因極一病證方論,癆瘵諸證》指出:「諸證雖曰不同,其根多有蟲。」明確指出瘵蟲傳染是形成本病不可缺少的因素,因直接接觸本病患者,如問病弔喪,看護,骨肉親屬與患者朝夕相處,「癆蟲」侵人人體而成病,這種認識直到1882年發現結核桿菌才被證實。

2.正氣虛弱肺癆可發生於各種年齡、體質、經濟狀況的人。一般說來,往往在正氣虛弱時罹患肺癆,凡先天稟賦不強,小兒餵養不當;或病後失養,如麻疹、哮喘等病後或外感咳嗽經久不愈,以及產後失於調養等,皆易致癆蟲入侵。故《外台秘要.灸骨蒸法圖》說:「嬰孺之流,傳注更苦」。後天攝身不慎,青年早婚,嗜欲無節,耗傷精血;或情志不遂,憂思過度,或勞倦傷脾,而導致正氣虛弱,癆蟲入侵而發病。正如《古今醫統,癆瘵門》說:「凡人平素保養元氣,愛惜精血,瘵不可得而傳,惟夫縱慾多淫,苦不自覺,精血內耗,邪氣外乘」,並提出氣虛血痿,癆瘵「皆能乘虛而染觸」。年老體弱,生活貧困,營養不良,也是罹病的重要原因,如《理虛元鑒,虛症有六因》即曾指出「因境遇者,……貧賤而窘迫難堪」,易致癆蟲侵襲。

癆蟲感染和正氣虛弱兩種病因,可以互為因果。癆蟲是發病的原因,正虛是發病的基礎。正氣旺盛,即使感染癆蟲後,也未必發病,正氣不足,則感染後易於發病。同時,病情的輕重與內在正氣的強弱也有重要關係。另一方面,癆蟲感染是發病的必備條件,癆蟲既是耗傷人體氣血的直接原因,同時又是決定發病後病變發展規律、區別於它病的特殊因素。

本病的發病部位,主要在肺。由於肺開竅於鼻,職司呼吸,癆蟲自鼻吸入,直趨於肺而蝕肺,故臨床多見肺失宜肅之症,如乾咳、咽燥、咯血,甚至喉瘡聲嘶等。由於臟腑間具有相互資生,互相制約的密切關係,因此肺病日久可以進一步影響到其他臟腑,故有「其邪輾轉,乘於五臟」之說。其中與脾腎兩髒的關係最為密切。

脾為肺之母,肺癆日久,子盜母氣,則脾氣亦虛,可伴見疲乏、食少、便溏等症,其甚者可致肺、脾、腎三臟同病。

腎為肺之子,肺虛腎失資生之源,或腎虛相火灼金,上耗母氣,則可見肺腎兩虛,伴見骨蒸、潮熱、男子失精、女子月經不調等腎虛症状;若肺虛不能制肝,腎虛不能養肝,肝火偏旺,則見性情急躁,善怒脅痛肺腎陰虛心火上炎還可伴有虛煩不寐,盜汗等症;如肺虛制節失司,血脈運行不暢,病及於心,可見喘、悸、腫、紫紺等症。

本病病理性質的重點,以陰虛火旺為主。因肺喜潤惡燥,癆蟲蝕肺,肺體受損,首耗肺陰,陰虛則火旺,而見陰虛肺燥之候。故朱丹溪概括癆瘵的病理為「主乎陰虛」。由於陰陽互根,陰虛則火旺,可發展為氣陰兩虛,甚則陰損及陽。病理的轉變,與病情的輕重及病程有關。一般說來,初起病變在肺,肺體受損,肺陰虧耗,肺失滋潤,表現為肺陰虧損之候。

繼則肺腎同病,兼及心肝,而致陰虛火旺,或因肺脾同病,陰傷及氣而致氣陰兩虛,後期肺脾腎三臟交虧,陰損及陽,可趨於陰陽兩虛的嚴重局面。

【臨床表現】

癆蟲侵蝕肺臟所引起的臨床表現,以咳嗽、咯血、潮熱、盜汗等為主要症状,這些症状可出現於肺癆的各種類型,各症可以間作,或相繼發生,或同時兼見。但早期或病變輕微者常無明顯症状,有症状者均為病變活動時或病變較重者。

咳嗽,系肺陰不足所致,因此常表現為乾咳,少痰,伴咽燥口乾,顴紅,唇赤,舌紅少津脈細數;但也有因脾虛生痰,痰濕阻肺所致,故也可以出現咳嗽痰多,痰呈泡沫狀,伴身重疲乏,胃納不振,舌苔白膩等症;更有少數表現為痰熱咳嗽,症見痰黃且稠,或痰中帶血。咯血,多由於熱傷肺絡,症見血色鮮紅,咯血量多;也可挾有瘀血,症見少量咯血,時發時止,血色暗或帶紫色血塊發熱,為陰虛生內熱,多表現為午後發熱,一般表現為低熱(38.5℃以下),或僅自覺五心煩熱,好象熱從骨髓中蘊蒸而出,故又稱骨蒸,面顴紅赤,但也有高熱者。發熱時間多從午後開始,夜熱早涼,發作有時,故稱潮熱。盜汗,為內熱蒸騰,逼津外出,表現為人睡後,汗出遍身,醒後則汗止。唯汗後衣被皆濕,疲乏無力感益加明顯。患者亦可表現為氣陰兩虛,形寒乏力,易汗肢冷,飲食減少,體重減輕肌肉瘦削,晚期則形消骨立,男性多見遺精,女性多見月經不調或閉經

【診斷】

1.初期僅感疲乏無力,乾咳,食欲不振,形體逐漸消瘦。病重者可出現咯血,潮熱,顴紅,形體明顯消瘦等症。

2.有與肺癆患者密切接觸史

3.病灶部位呼吸音減弱或聞及支氣管呼吸音及濕鑼音

4,痰塗片或培養結核菌多呈陽性。

5.X線攝片可見肺部結核病灶。

6.血沉增快,結核菌素皮試呈強陽性有助於診斷。

【鑒別診斷】

1.虛勞兩病都具有消瘦、疲乏、食欲不振等虛證特徵,且有一定聯繫,肺癆可發展為虛損,故《金匱要略》將之列為虛勞範疇,但兩者是有區別的。肺癆主要病變在肺,具有傳染性,以陰虛火旺為病理特點,以咳嗽、咯血、潮熱、盜汗、消瘦為主要臨床症状;而虛勞則由多種原因所導致,病程較長,病勢纏綿,病變為五臟虛損而以脾腎為主,一般不傳染,以氣、血、陰、陽虧虛為病理特點,是多種慢性虛損病證的總稱。

2.肺痿肺癆與肺痿兩者病位均在肺,但肺痿是多種肺部慢性疾患後期的轉歸,如肺癰、肺癆、咳嗽日久等,若導致肺葉痿弱不用,俱可成肺痿。肺癆晚期,如出現乾咳、咯吐涎沫等症者,即已轉屬肺痿,故《外台秘要》稱肺癆為肺痿疾。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病性肺癆病理性質以本虛為主,亦可見標實。本虛為陰虛,病變進程中可發展為氣陰兩虛,陰陽兩虛;標實為火熱痰濁和瘀血。故應辨別虛實的屬性,是否相互兼夾及其主次關係。

2,辨病位肺癆的主臟在肺,在病變過程中「其邪輾轉,乘於五臟」。故應辨別病位是尚限於肺臟,或已經「輾轉」於其他臟,尤其是重點關注肺與脾、腎的關係。

3.辨主症肺癆以咳嗽、咯血、潮熱、盜汗為四大主症,故應辨別主症間的主次輕重,以便在治本的基礎上為對症處理提供依據。

治療原則

補虛培元、抗癆殺蟲為治療肺癆的基本原則。補虛培元,旨在增強正氣,以提高抗病能力,促進疾病的康復。就病理性質而言,補虛以滋陰為主,若合併氣虛、陽虛者,則當同時兼顧益氣溫陽;就臟腑而言,補虛重在補肺,並注意臟腑整體關係,同時補益脾腎。抗癆殺蟲,旨在針對本病的特異病因進行治療。正如《醫學正傳.勞極》所說:「治之之法,一則殺其蟲,以絕其根本;一則補虛,以復其真元。」另外,還應適時結合清火祛痰止血等法進行治療。

分證論治

.肺陰虧虛

症状:乾咳,咳聲短促,或咯少量粘痰,或痰中帶血絲或血點,血色鮮紅,胸部隱隱悶痛,午後手足心熱皮膚干灼,口乾咽燥,或有輕微盜汗,舌邊尖紅苔薄,脈細或細數。

治法:滋陰潤肺,殺蟲止咳

方藥:月華丸

本方是治肺癆的基本方,具有補虛抗癆,滋陰鎮咳化痰止血之功。方中北沙參麥冬天冬生地熟地滋陰潤肺;百部、獺肝川貝潤肺止嗽,兼能殺蟲;桑葉白菊花清肺止咳;阿膠三七止血和營;茯苓、山藥健脾補氣,以資生化之源。

若咳嗽頻繁而痰少質粘者,加百合杏仁、炙枇杷葉潤肺化痰止咳。痰中帶血絲較多者,加白及、仙鶴草白茅根、蛤粉炒阿膠等和絡止血。若潮熱骨蒸甚者,酌加銀柴胡地骨皮功勞葉青蒿等以清虛熱

.陰虛火旺

症状:嗆咳氣急,痰少質粘,或吐稠黃痰,量多,時時咯血,血色鮮紅,午後潮熱,骨蒸,五心煩熱,顴紅,盜汗量多,口渴心煩失眠,性情急躁易怒,或胸脅掣痛,男子可見遺精,女子月經不調,形體日漸消瘦,舌紅而干,苔薄黃或剝,脈細數。

治法:滋陰降火。

方藥:百合固金湯

方中用百合、麥冬、玄參、生地、熟地滋陰潤肺生津當歸芍藥柔潤養血;桔梗貝母甘草清熱止咳。另可加鱉甲知母滋陰清熱;百部、白及補肺止血,抗癆殺蟲;龜板、阿膠、五味子冬蟲夏草滋養肺腎之陰,培其本元骨蒸勞熱日久不退,可合用清骨散秦艽鱉甲散

若火旺較甚,熱勢明顯升高,酌加胡黃連黃芩黃柏等苦寒瀉火堅陰。痰熱蘊肺,咳嗽痰黃稠濁,酌加桑白皮、知母、金蕎麥根、魚腥草等清化痰熱。咯血較著者去當歸之辛竄,加黑山梔、紫珠草、大黃炭地榆炭涼血止血;血出紫黯成塊,伴胸脅掣痛者,可酌加三七茜草炭花蕊石蒲黃鬱金化瘀和絡正血。盜汗甚者可選加烏梅煅牡蠣麻黃根浮小麥等斂營止汗。聲音嘶啞或失音可加訶子木蝴蝶鳳凰衣胡桃肉等潤肺腎而通聲音。

.氣陰耗傷

症状:咳嗽無力,氣短聲低,咯痰清稀色白,偶或痰中夾血,或咯血,血色淡紅,午後潮熱,伴有畏風,怕冷自汗與盜汗並見,面色觥白,顴紅,納少神疲,便溏,舌質嫩紅,或舌淡有齒印,苔薄,脈細弱而數。

治法:益氣養陰

方藥:保真湯。

方中党參黃芪白朮、茯苓、甘草補肺益脾培土生金;天冬、麥冬、生地、熟地、當歸、白芍育陰養營,填補精血;地骨皮、黃柏、知母、柴胡蓮心以滋陰清熱;厚朴陳皮理氣運脾。並可加白及、百部以補肺殺蟲。咳嗽痰稀,可加紫菀款冬花蘇子溫潤止嗽。夾有濕痰症状者,可加半夏、陳皮以燥濕化痰。咯血量多者可酌加花蕊石、蒲黃、仙鶴草、三七配合補氣藥以止血攝血。如納少腹脹大便薄等脾虛症状明顯者,酌加扁豆薏苡仁蓮子肉、山藥等甘淡健脾。慎用地黃、阿膠、麥冬等滋膩之品,以免妨礙脾之健運,必要時可佐陳皮、麥芽等以助脾運。

.陰陽兩虛

症状:咳逆喘息少氣,咯痰色白,或夾血絲,血色暗淡,潮熱,自汗,盜汗,聲嘶或失音,面浮肢腫,心慌,唇紫,肢冷,形寒,或見五更泄瀉,口舌生糜,大肉盡脫,男子滑精陽痿,女子經少、經閉,舌質淡或光嫩少津,脈微細而數,或虛大無力。

治法:滋陰補陽

方藥:補天大造丸。

全方肺脾腎兼顧,.陰陽雙補。方中党參、黃芪、白朮、山藥、茯苓以補肺脾之氣;白芍、地黃、當歸、枸杞、龜板培補陰精以滋養陰血鹿角膠紫河車真陽而填精髓;棗仁、遠志斂陰止汗,寧心止悸。

若腎虛氣逆喘息者,配胡桃仁、冬蟲夏草、蛤蚧、五味子等攝納腎氣定喘。陽虛血瘀水停者,可用真武湯五苓散澤蘭、紅花、北五加皮溫陽化瘀行水。五更泄瀉者配用煨肉豆蔻補骨脂以補火暖土,此時忌投地黃、阿膠、當歸等滋膩潤腸之晶。

此外,各證可結合單方、驗方治療。如:

白及散(南京中醫學院附院方):白及、百部、牡蠣炮山甲等分研粉,如病情嚴重,百部加倍,每服3-5g,一日-3次。

芩部丹(上海中醫學院附屬龍華醫院方):黃芩18g,百部、丹參各9g,湯劑,每日l劑。

律草合劑(《實用中醫內科學》):律草1500g,百部、白及各500g,夏枯草250g,白糖2000g,反覆加水蒸餾濃縮至5刪nd,每天500nd,分3次服。

【轉歸預後】

本病的轉歸決定於正氣強弱及治療情況,若正氣比較旺盛,或得以及時正確的治療,病情向痊癒方向轉歸。若邪盛正虛,病情可進行性加重,由肺虛漸損及脾腎心肝,由陰及氣及陽,最後形成慢性遷延,向五臟虛損,陰陽俱虛轉歸,甚至趨向惡化。本病的預後也決定於

體質強弱,病情輕重及治療的早遲等。一般而言,早期發現,早期治療,預後一般良好;若

治療不及時,遷延日久,身體羸弱者,預後較差。如《明醫雜著.勞瘵》說:「此病治之於早

則易,若到肌肉消鑠,沉困著床,脈沉伏細數,則難為矣。」

【預防與調攝】

肺癆是一種傳染性疾病,歷代醫家一貫強調對本病應防重於治,如元代上清紫庭追癆仙方主張病者死後火化,防其傳染旁人。故肺癆患者應隔離治療或少到公共場所去,其衣被等應煮沸消毒後清洗,痰液等排泄物應消毒處理。探視患者應戴口罩,氣虛、飢餓、勞倦等身體狀況欠隹時忌探視病人或弔喪,必要時身佩安息香,或用雄黃擦鼻。青少年的有效預防方法是進行滅活卡介苗預防接種。平素保養元氣,愛惜精血,注意營養,加強體育鍛煉,可以提高抗禦癆蟲侵襲的能力。

既病之後,不但要耐心治療,更應重視攝身,戒酒色,節起居,禁惱怒,息妄想,慎寒溫,適當進行體育鍛煉。加強食養,可吃甲魚、團魚、雌難、老鴨、牛羊乳、蜂蜜,或常食豬羊肺以臟補臟,以及白木耳、百合、山藥、梨、藕、枇杷之類,以補肺潤肺生津。忌食辛辣刺激動火燥液之物,如辣椒、蔥、姜等。

【結語】

肺癆是具有傳染性的慢性消耗性疾患。其病因為感染癆蟲,但發病與否與正氣強弱有很大關係。病位主要在肺,但可損及其他臟腑。病理特點主在陰虛,進而陰虛火旺,或氣陰兩虛,病久陰損及陽,可見陰陽兩虛。其治療原則為補虛培元和抗癆殺蟲。補虛之大法以滋陰為主,氣虛者伍以補氣,若陰陽兩虛者,則當滋陰補陽。補虛重點在肺,同時予以補脾和補腎,尤須重視補脾,因脾為肺之母,補脾可暢氣血生化之源而養肺金。但應注意補脾不宜壅滯,不宜辛燥,以免壅滯氣機,傷陰動血。一般以甘淡補脾法為宜。本病雖以虛為主,但往往可見虛中夾實,如陰虛常夾痰熱、肺脾氣虛常夾痰濁,咯血者常夾血瘀。故在補虛的同時,要結合應用清化痰熱,或清化痰濁,及化瘀止血等法。陰虛火旺者宜清火,因其為虛火,故用藥當以甘寒養陰為主,酌配苦寒降火之品,謹防苦寒太過,注意中病即止,以免傷脾敗胃。抗癆殺蟲,是肺癆病的重要治法,在辨證論詒的基礎上應十分重視配合西藥抗癆殺菌藥物的使用。根據臨床驗證和藥理實驗研究,很多中藥也有不同程度的抗癆殺蟲作用,如白及、百部、黃連、黃芩、大蒜、冬蟲夏草、功勞葉、律草等,均可在辨證的基礎上結合辨病,適當選用。

【文獻摘要】

《外台秘要.傳屍方》:「大都此病相剋而生,先內傳毒氣,周遍五臟,漸就羸瘦,以至於死,死訖復易家親一人,故曰傳屍,亦名轉注,以其初得,半臥半起,號曰殘碟,氣急咳者,名曰肺痿,骨髓中熱,稱為骨蒸,內傳五臟,名之伏連,不解療者,乃至滅門。」

《嚴氏濟生方,癆瘵論治》:「夫癆瘵一證,為人之大患,凡受此病者,傳變不一,積年疰易,甚至滅門,可勝嘆哉!大抵合而言之,曰傳屍,別而言之,曰骨蒸、殘迭、復連、屍疰、勞疰、蠱疰、毒疰、熱疰、冷疰、食疰、鬼疰是也。」

《丹溪心法.癆瘵》:「治之之法,滋陰降火是澄其源也,消痰、和血、取積、追蟲是潔其流也。醫者何不以補虛為主,兩兼去邪矣乎?」

《醫學人門.癆瘵》:「潮、汗、咳嗽、見血、或遺精、便濁、或泄瀉,輕者六症間作,重者六症兼作。」

《明醫雜著.癆瘵》:「色慾過度,損傷精血,必生陰虛火動之病,睡中盜汗,午後發熱,哈哈咳嗽,倦怠無力,飲食少進,甚則痰涎帶血,咯吐出血,或咳血吐血衄血,身熱脈沉數,肌肉消瘦,此名癆瘵。最重難治,輕者必用藥數十服,重者期以歲年,然必須病人愛命,堅心定志,絕房室,息妄想,戒惱怒,節飲食,以自培其根,否則雖服良藥,亦無用也,此病治之於早則易,若到肌肉消鑠,沉困著床,脈沉伏細數,則難為矣。」

【現代研究】

肺癆與西醫學的肺結核病相類似。近年來,國內應用中醫藥或中西醫結合治療肺結核的報導日漸增多,無論在抗癆、改善中毒症状及實驗研究等方面,都有不少新進展。

養陰益氣配伍蟲類藥物組成的經驗方可以收到較好的抗癆效果。李氏以抗癆散(黃芪、百部、白及、龜板、丹參、冬蟲夏草、蜈蚣、牡蠣、玄參、百合、川貝母、五味子、紫河車)為主辨證治療肺結核1367例,結果痊癒1224例(89.54%),好轉101例(7.39%),無效42例(3.70%)。另選初治患者156例,隨機分為抗癆散組55例,21-IRE/6~化療組49例,中西藥合用組52例,痊癒率分別為89.90%、89.8%、94.23%;選復治患者196例,同上隨機分為3組,痊癒率分別為88.06%、74.19%、92。54%[中國醫藥學報1995;10(3):33)。馬氏以結核散Ⅱ號方(珍珠、三七、全蠍烏梢蛇穿山甲、白及)和結核散I號方(蛤蚧、黃芪、鱉甲、知母、黃芩、百部、夏枯草、魚腥草)治療空洞型肺結核107例,連服3個月,治療期間停用抗癆藥。結果:潮熱盜汗63例,消除61例,咳血14例均痊癒;咳嗽97例,停咳82例;空洞125個中,閉合81個,縮小33個,無效11個;排菌者61例中陰轉51例。對44例痊癒者(症状消失,X光片示空洞關閉,浸潤灶吸收)隨訪10-25年均未複發[黑龍江中醫藥1991;(5):19)。李氏以抗癆散(蜈蚣、冬蟲夏草、紫河車、菌靈芝、牡蠣、丹參等)為主,並用三味湯(桃仁三棱、夏枯草)隨證加減,體表結核外敷消核膏(甘遂大戟澤漆蜂房獨角蓮紅娘子),治療各種結核病2139例。結果:痊癒1926例,有效148例,無效65例,總有效率為96.96%[中醫雜誌1994;35(10):606)。活血化瘀藥物,可改善血脈運行,促使結核硬結鈣化或空洞閉合[當代名醫證治匯粹1990:70),故也有不少作者將之配伍於抗癆方中,收到較好效果。馮氏應用復方丹參液聯合化療短程治療排菌浸潤型肺結核,無論初治或復治組,療程第1月、第3月及結束時,治療組痰菌轉陰率明顯高於對照組,大大減少了傳染源,縮短了療程,降低了複發率,較一般短程化療療效為優。實驗證明,丹參可擴張毛細管,增快微循環血流,這有利於炎性滲出物的吸收,有利於結核病灶的軟化吸收,有利於藥物達到病灶部位,提高藥物有效濃度,利於痰菌轉陰[實用中西醫結合雜誌1991;4(9):532]。魏氏用抗癆益肺沖劑(鱉甲、川貝、生地、當歸、紅花、百部、地骨皮、白朮、黃芪、牡蠣等)治療肺結核60例,與對照組50例,同用化療抗癆藥。結果:兩組分別治癒32、18例,有效23、17例,無效5、15例,總有效率為91.75%、90%(P<0.01)。治療組痰塗片陰轉率、空洞閉合率均優於對照組(P<0.01)[河北中醫1995;17(6):9]信中西醫結合治療肺結核是目前研究的主要形式,湯氏將x線胸片和痰檢確診資料完整的76例復治肺結核,隨機分為觀察組(金水寶聯合化療,化療方案:2HSRZ/4HR)38例和對照組(單純化療)38例。結果:(1)總療效:觀察組治癒34例(89.5%),好轉3例(7.9%),無效1例(2。6%),總有效率97.4%;對照組治癒24例(64.2%),好轉4例(10.5%),無效10例(26.3%),總有效率73.7%。觀察組療效優於對照組(P<0.01)。(2)病灶吸收情況、痰結核菌轉陰情況、中毒症状改善情況、兩組比較均有顯著性差異(p<0.05)[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7;19(5):309]。岳氏用千金沙片(北沙參、葶藶子、桑白皮、桔梗、車前子、陳皮、茯苓、麥冬、丁香)並同用異煙肼利福平、嗪醯胺、鏈黴素,治療粟粒型肺結核35例。結果:痊癒8例,好轉21例,有效4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4%[陝西中醫1995;16(10):434兒曹氏採用中西醫結合治療老年不典型肺結核52例,肺陰虛型用百合固金湯、六味地黃湯、沙參麥冬湯等;肺脾氣虛型用四君子湯參苓白朮湯、歸脾湯等,氣陰兩虛型用補肺湯、八珍湯、黃芪鱉甲湯等;陽虛型用參附湯術附湯等;虛實夾雜證在此基礎上辨證施治。3個月為1療程。並設對照組77例,均用抗結核化療方案,輔以保肝治療。結果:兩組分別治癒好轉32、34例,有效9、12例,無效6、23例,死亡5、8例,總有效率78.9%、60%(P<0.05)[雲南中醫學院學報1994;17(3):27]。

方氏採用中西醫結合治療復治菌陽肺結核52例,肺陰虧耗用月華丸加減;肺腎陰虛用百合固金東加減;脾腎陽虛用拯陽理癆東加減。並設對照組126例,均用3SHRE/91-IR為基本方案,並參考用藥史和藥敏結果,酌情更換1-2種抗癆藥,常規劑量,強化治療3個月。結果:痰菌陰轉分別為32(61.5%)、43(24.1%)例(P<0.05%);病灶總吸收率為52%、23.9%(P<0.05%);空洞者有效(直徑縮小1/3,並無新空洞)17/40(42.5%)、24/126(19%)例[貴陽中醫學院學報1996;18(1):28)。馬氏以西藥抗癆結合民間驗方(黃芪、山藥、白及、雞內金、桃仁、百合、白果、桔梗、三七、黃精砂仁)治療肺結核47例,結果:臨床治癒38例,顯效7例,有效2例[實用中西醫結合雜誌1996;9(12):76)。

中醫中藥能有效地改善結核及化療藥物的中毒症状。劉氏以秦艽鱉甲湯治療肺結核中毒症状32例,結果:痊癒29例,有效2例,無效1例[實用中西醫結合雜誌1991;4(9):534)。李氏對肺結核抗癆治療中血清ALT異常41例,用護肝湯(垂盆草鳳尾草廣鬱金枳殼、白朮、黃芩、柴胡、黃芪)隨證加減治療。對照組20例,用垂盆草糖漿肝泰樂維生素C輔酶AATP治療。兩組均用雷米封、利福平、乙胺丁醇聯合抗癆,均6周為1療程。結果:兩組件50顯效(ALT恢復正常,繼續抗癆治療>1個療程)24、4例,有效8、2例,無效9、14例,總有效率78%、30%(P<0,01)[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5;15(10):630)信童氏對抗結核藥物致肝臟損害30例,用復肝湯(茯苓、茵陳、柴胡、梔子、五味子、枳實、白朮、板藍根白花蛇舌草),對照組30例,兩組均抗癆治療;並用益肝靈肌苷、肝泰樂口服治療。1個月後,結果:兩組分別顯效(SGPI降至正常或明顯下降,自覺症状消失)20、5例,有效8、12例,無效2、7例,惡化0、6例,總有效率93.34%、56.67%{P<0.01)[山東中醫雜誌1996;15(1):26)。高氏對經用止血敏6-氨基己酸止血芳酸抗結核治療,大咯血者用腦垂體後葉素等治療5日仍咯血不止的肺結核咯血108例,加用養陰止血湯(生地、熟地、玄參、麥冬、炒白芍牛膝、川貝、甘草、當歸、炒梔子丹皮、仙鶴草、白茅根、藕節、炙百合)隨證加減,並針刺雙側巨骨孔最尺澤魚際合谷穴。結果:顯效(加用中藥和針刺3日內咯血止,隨訪半年無複發)51例,有效46例,無效11例[山東中醫雜誌1994;13(11):505)。樹氏採用正規抗癆治療的同時,運用仲景瀉心泡服,治療肺結核咯血60例,在1周內觀察,37例咯血停止,16例咯血基本控制,偶見痰中帶血,5例出血減少,2例無明顯改善[浙江中醫雜誌1998;(2):66]。

中藥結合抗癆治療,具有改善患者免疫水平,增強機體抗病能力,促進病變吸收和治癒的作用。李氏用扶正固本丸(黃芪、党參、白朮、黃精、制首烏桑寄生、甘草等)治療14例,與對照11例均予短程化療方案抗結核治療。結果表明,扶正固本丸組患者各項免疫指標恢復明顯優於化療對照組[中西醫結合雜誌1989;9(11):663]。難治性肺結核患者細胞免疫功能低下,阮氏採用黃芪伍用抗結核藥治療難治性肺結核42例,對照組僅用抗結核藥治療45例。結果:治療組細胞免疫功能改善及肺結核治癒率、總有效率明顯高於對照組(P<0.01),表明黃芪對治療難治性肺結核有價值[實用中西醫結合雜誌1998;11(10):915]。

參看

32 肺癰 | 心腦病證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肺癆」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