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洪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葛洪,東晉醫學家、煉丹術家、道教理論家(283-343年)。字稚川,號抱朴子。丹陽句容(今屬江蘇)人。世家出身,然十三歲喪父,家道中落,常帶經而農,攜史而樵,學問成熟很早。後從從祖葛玄弟子鄭隱習煉丹術,悉得其傳。太安二年(303年)從軍參與鎮壓石冰起義,因而賜爵關內侯。後應嵇含之託去廣州,得師事南海太守上黨鮑玄,傳其術,兼習醫業,並娶鮑玄之女鮑姑為妻。後聞交趾出丹砂,求為勾漏令,並攜子侄至廣州,留止於羅浮山煉丹,後終於該山。著有《抱朴子》,其內篇述「神仙方藥,鬼怪變化,養生延年,禳邪卻禍」之事,外篇言「人間得失,世事臧否」,反映其以神仙養生為內,儒術應世為外的儒道合一思想。書中有「金丹」、「黃白」、「仙藥」諸篇,是現存較早之煉丹術著作,反映了當時對化合、分解、置換等基本化學反應的初步認識,在化學史上有一定地位。其醫學著作有《玉函方》(一作《金匱藥方》)一百卷,分類述病,不致錯雜。又著有《肘後救卒方》三卷,專述常遇急症之處理,是我國古代較早的急救醫方書。且所用治療藥物均屬價廉易得之品,並主張多用針灸療法,並用歌訣形式敘述部分藥物方劑的主治,頗利於一般人士學習醫術。此書中首次描述了沙蝨(恙蟲)病、天花病,記載了竹片夾縛術裹治骨折、食道異物取出及用狂犬腦髓外敷狂犬咬傷處以防治狂犬病發作等,均為中國古代醫學的重要成就。此書後經梁陶弘景補闕,名《補闕肘後百》,金.楊用道又予附廣,稱《附廣肘後方》,即今傳世之本,書雖屢易,大旨仍在,未失本意。

葛洪

  

目錄

簡介

葛洪(284~364)為東晉道教學者、著名煉丹家、醫藥學家。字稚川,自號抱朴子,晉丹陽郡句容(今江蘇句容縣)人。三國方士葛玄之侄孫,世稱小仙翁。他曾受封為關內侯,後隱居羅浮山煉丹。著有《神仙傳》、《抱朴子》、《肘後備急方》、《西京雜記》等。其中丹書《抱朴子.內篇》具體地描寫了煉製金銀丹藥等多方面有關化學的知識,也介紹了許多物質性質和物質變化。例如「丹砂燒之成水銀,積變又還成丹砂」,即指加熱紅色硫化汞(丹砂),分解出汞,而汞加硫黃又能生成黑色硫化汞,再變為紅色硫化汞。描述了化學反應的可逆性。又如「以曾青塗鐵,鐵赤色如銅」,就描述了鐵置換出銅的反應,等等。  

生活簡歷

出身江南士族。其祖在三國吳時,歷任御史中丞、吏部尚書等要職,封壽縣侯。其父悌,繼續仕吳。吳亡以後, 初以故官仕晉,最後遷邵陵太守,卒於官。葛洪為悌之第三子,頗受其父之嬌寵。年十 三,其父去世,從此家道中落,乃「飢寒困瘁,躬執耕穡,承星履草,密勿疇襲。…… 伐薪賣之,以給紙筆,就營田園處,以柴火寫書。……常乏紙,每所寫,反覆有字,人 尠能讀也。 ……」

十六歲開始讀《孝經》《論語》《詩》《易》等儒家經典,尤喜「神仙導養之法」。自稱:少好方術,負步請問,不憚險遠。每以異聞,則以為喜。雖見毀笑, 不以為戚。後從鄭隱學煉丹秘術,頗受器重。謂「弟子五十餘人,唯余見受金丹之經及 《三皇內文》《枕中五行記》,其餘人乃有不得一觀此書之首題者」。

西晉太安元年 (302),其師鄭隱知季世之亂,江南將鼎沸,乃負笈持仙藥之朴,攜入室弟子,東投霍山,唯葛洪仍留丹陽。太安二年,張昌、石冰於揚州起義,大都督秘任洪為將兵都尉, 由於鎮壓起義軍有功,遷伏波將軍。事平之後,洪即「投戈釋甲,徑詣洛陽,欲廣尋異 書』了不論戰功。」但因「正遇上國大亂(指「八王之亂」——引者注),北道不通, 而陳敏又反於江東,歸塗隔塞」。在此去留兩難之際

古代書畫中的葛洪形象

,恰逢其故友稀含為廣州刺史, 表請他為參軍,並擔任先遣。葛洪以為可藉此避亂於南土,遂欣然前往。不料嵇含又為 其仇人郭勵所殺,於是滯留廣州多年。深感「榮位勢利,臂如寄客,既非常物,又其去 不可得留也。隆隆者絕,赫赫者滅,有若春華,須臾凋落。得之不喜,失之安悲?悔吝 百端,憂懼兢戰,不可勝言,不足為矣」。乃絕棄世務,銳意於松喬之道,服食養性, 修習玄靜。遂師事鮑靚,繼修道術,深得鮑靚器重 .

建興四年(316),還歸桑梓。東晉開國,念其舊功,賜爵關內侯,食句容二百邑。咸和(326~334)初,司徒王導召補州 主簿,轉司徒掾,遷咨議參軍。干寶又薦為散騎常侍,領大著作,洪皆固辭不就。及聞 交趾產丹砂,求為句漏令,遂率子侄同行。南行至廣州,為刺史鄧岳所留,乃止於羅浮山煉丹。在山積年,優遊閒養,著作不輟。卒於東晉興寧元年(363),享年81歲。或雲卒於晉康帝建元元年(343),享年61歲。  

道教成就

葛洪繼承並改造了早期道教的神仙理論,在《抱朴子內篇》中,他不僅全面總結了 晉以前的神仙理論,並系統地總結了晉以前的神仙方術,包括守一、行氣、導引和房中術等; 同時又將神仙方術與儒家的綱常名教相結合,強調「欲求仙者,要當以忠孝和順仁 信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務方術,皆不得長生也」。並把這種綱常名教與道教的戒 律融為一體,要求信徒嚴格遵守。他說:「覽諸道戒,無不雲欲求長生者,必欲積善立 功,慈心於物,恕己及人,仁逮昆蟲,樂人之吉,愍人之苦,賙人之急,救人之窮,手 不傷生,口不勸禍,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自貴,不自譽,不嫉妬 勝己,不佞諂陰賊,如此乃為有德,受福於天,所作必成,求仙可冀也。」主張神仙 養生為內,儒術應世為外。

他在《抱朴子外篇》中,專論人間得失,世事臧否。主張治 亂世應用重刑,提倡嚴刑峻法。匡時佐世,對儒、墨、名、法諸家兼收並蓄,尊君為天。 不滿於魏、晉清談,主張文章、德行並重,立言當有助於教化。 葛洪在堅信煉製和服食金丹可得長生成仙的思想指導下,長期從事煉丹實驗,在其 煉丹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認識了物質的某些特徵及其化學反映.

他在《抱朴子內篇》中的《金丹》和《黃白》篇中,系統地總結了晉以前的煉丹成就,具體地介紹了一些煉丹方法,記載了大量的古代丹經和丹法,勾畫了中國古代煉丹的歷史梗概,也為我們提供了原始實驗化學的珍貴資料,對隋唐煉丹術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成為煉丹史 上一位承前啟後的著名煉丹家。  

醫藥學成就

葛洪精曉醫學和藥物學,主張道士兼修醫術。「古之初為道者,莫不兼修醫術,以救近禍焉」,認為修道者如不兼習醫術,一旦「病痛及己」,便「無以攻療」,不僅不 能長生成仙,甚至連自己的性命也難保住。

Bkldn.jpg

他的醫學著作《肘後備急方》,書名的意思是可以常常備在肘後(帶在身邊)的應急書,是應當隨身常備的實用書籍。書中收集了大量救急用的方子,這都是他在行醫、遊歷的過程中收集和篩選出來的,他特地挑選了一些比較容易弄到的藥物,即使必須花錢買也很便宜,改變了以前的救急藥方不易懂、藥物難找、價錢昂貴的弊病。他尤其強調灸法的使用,用淺顯易懂的語言,清晰明確的注名了各種灸的使用方法,只要弄清灸的分寸,不懂得針灸的人也能使用。

葛洪很注意研究急病。他所指的急病,大部分是我們現在所說的急性傳染病,古時候人們管它叫「天刑」,認為是天降的災禍,是鬼神作怪。葛洪在書中說:急病不是鬼神引起的,而是中了外界的癘氣。我們都知道,急性傳染病是微生物 (包括原蟲細菌、立克次氏小體和病毒等)引起的。這些微生物起碼要放大幾百倍才能見到,1600多年前還沒有發明顯微鏡,當然不知道有細菌這些東西。葛洪能夠排除迷信,指出急病是外界的物質因素引起的,這種見解已經很了不起了。

葛洪在《肘後備急方》裡面,記述了一種叫「屍注」的病,說這種病會互相傳染,並且千變萬化。染上這種病的人鬧不清自己到底哪兒不舒服,只覺得怕冷發燒,渾身疲乏,精神恍惚,身體一天天消瘦,時間長了還會喪命。葛洪描述的這種病,就是現在我們所說的結核病結核菌能使人身上的許多器官致病。肺結核骨關節結核腦膜結核、腸和腹膜結核等等,都是結核菌引起的。葛洪是我國最早觀察和記載結核病的科學家。

葛洪的《肘後備急方》中還記載了一種叫犬咬人引起的病症。 犬就是瘋狗。人被瘋狗咬了,非常痛苦,病人受不得一點刺激,只要聽見一點聲音,就會抽搐痙攣,甚至聽到倒水的響聲也會抽風,所以有人把瘋狗病又叫做「恐水病」。在古時候,對這種病沒有什麼辦法治療。葛洪想到古代有以毒攻毒的辦法。例如我國最古的醫學著作《黃帝內經》里就說,治病要用「毒」藥,沒有「毒」性治不了病。葛洪想,瘋狗咬人,一定是狗嘴裡有毒物,從傷口侵入人體,使人中了毒。能不能用瘋狗身上的毒物來治這種病呢?他把瘋狗捕來殺死,取出腦子,敷在 犬病人的傷口上。果然有的人沒有再發病,有人雖然發了病,也比較輕些。(發病輕應該是古人知識不足造成的誤解,狂犬病一旦發作死亡率100%,不管輕重都無差異)

葛洪用的方法是有科學道理的,含有免疫的思想萌芽。大家知道,種牛痘可以預防天花,注射腦炎疫苗可以預防腦炎,注射破傷風細菌的毒素可以治療破傷風。這些方法都是近代免疫學的研究成果。「免疫」就是免於得傳染病。細菌和病毒等侵入我們的身體,我們的身體本來有排斥和消滅它們的能力,所以不一定就發病,只有在身體的抵抗力差的時候,細菌和病毒等才能使人發病。免疫的方法就是設法提高人體的抗病能力,使人免於發病。注射預防針,就是一種免疫的方法 (現代免疫學的內容越來越豐富,注射預防針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葛洪對狂犬病能採取預防措施,可以稱得上是免疫學的先驅。歐洲的免疫學是從法國的巴斯德開始的。他用人工的方法使兔子得瘋狗病,把病兔的腦髓取出來製成針劑,用來預防和治療瘋狗病,原理與葛洪的基本上相似。巴斯德的工作方法當然比較科學,但是比葛洪晚了1000多年。

在世界醫學歷史上,葛洪還第一次記載了兩種傳染病,一種是天花,一種叫恙蟲病。葛洪在 《肘後備急方》里寫道:有一年發生了一種奇怪的流行病,病人渾身起一個個的皰瘡,起初是些小紅點,不久就變成白色的膿皰,很容易碰破。如果不好好治療,皰瘡一邊長一邊潰爛,人還要發高燒,十個有九個治不好,就算僥倖治好了,皮膚上也會留下一個個的小瘢。小瘢初起發黑,一年以後才變得和皮膚一樣顏色。葛洪描寫的這種奇怪的流行病,正是後來所說的天花。西方的醫學家認為最早記載天花的是阿拉伯的醫生雷撒斯,其實葛洪生活的時代,比雷撕斯要早500多年。

葛洪把恙蟲病叫做「沙蝨毒」。現在已經弄清楚,沙蝨毒的病原體是一種比細菌還小的微生物,叫「立克次氏體」。有一種小蟲叫沙蝨,螫人吸血的時候就把這種病原體注入人的身體內,使人得病發熱。沙蝨生長在南方,據調查,我國只有廣東、福建一帶有恙蟲病流行,其他地方極為罕見。葛洪是通過艱苦的實踐,才得到關於這種病的知識的。原來他酷愛煉丹,在廣東的羅浮山裡住了很久。這一帶的深山草地里就有沙蝨。沙蝨比小米粒還小,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葛洪不但發現了沙蝨,還知道它是傳染疾病的媒介。他的記載比美國醫生帕姆在1878年的記載,要早1500多年。

據載, 葛洪還撰有《肘後救卒方》和《玉函方》。「余所撰百卷,名曰《玉函方》,皆分別病 名,以類相續,不相雜錯,其《救卒》三卷,皆單行徑易,約而易驗,籬陌之間,顧眄 皆藥,眾急之病,無不畢備,家有此方,可不用醫。」葛洪在《抱朴子內篇.仙藥》 中對許多藥用植物的形態特徵、生長習性、主要產地、入藥部分及治病作用等,均作了詳細的記載和說明,對我國後世醫藥學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舉凡名醫,必有一段艱難的求學歷程,以其超人的毅力去探索和學習。葛洪的一生可謂精彩,而且頗具傳奇色彩,他的聰慧睿智幫助他開拓了醫學上的新領域,在臨床急症醫學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葛洪一生著作宏富,自謂有《內篇》二十卷,《外篇》五十卷,《碑頌詩賦》百卷, 《軍書檄移章表箋記》三十卷,《神仙傳》十卷,《隱逸傳》十卷;又抄五經七史百家 之言、兵事方技短雜奇要三百卷。另有《金匱藥方》百卷,《肘後備急方》四卷。 惟多亡佚,《正統道藏》和《萬曆續道藏》共收其著作十三種。  

早期的化學家

葛洪為什麼喜歡煉丹呢?在封建社會裡,貴族官僚為了永遠享受驕奢淫逸的生活,妄想長生不老。有些人就想煉製出「仙丹」來,滿足他們的奢欲,於是形成了一種煉丹術。煉丹的人把一些礦物放在密封的鼎里,用火來燒煉。礦物在高溫高壓下就會發生化學變化,產生出新的物質來。長生不老的仙丹是剝削階級的幻想,當然是煉不出來的。但是在煉丹的過程中,人們發現了一些物質變化的規律,這就成了現代化學的先聲。煉丹術在我國發展得比較早,葛洪也是一個煉丹家。

當時,葛洪煉製出來的藥物有密陀僧氧化鉛)、三仙丹氧化汞)等,這些都是外用藥物的原料。

葛洪在煉製水銀的過程中,發現了化學反應的可逆性,他指出,對丹砂(硫化汞)加熱,可以煉出水銀,而水銀和硫磺化合,又能變成丹砂。他還指出,用四氧化三鉛可以煉得鉛,鉛也能煉成四氧化三鉛。在葛洪的著作中,還記載了雌黃 (三硫化二砷)和雄黃(五硫化二砷)加熱後升華,直接成為結晶的現象。

此外,葛洪還提出了不少治療疾病的簡單藥物和方劑,其中有些已被證實是特效藥。如松節油治療關節炎銅青(碳酸銅)治療皮膚病,雄黃、艾葉可以消毒,密陀僧可以防腐等等。這些記載,對治療關節炎有一定效果。雄黃中所含的砷,有較強的殺菌作用。艾葉中含有揮發性的芳香油,毒蟲很怕它,所以我國民間在五月節前後燒燃艾葉驅蟲。銅青能抑制細菌的生長繁殖,所以能治皮膚病。密陀僧有消毒殺菌作用,所以用來做防腐劑。科學與宗教之間時常並非嚴格對立(聶文濤語)。作為一個道士,葛洪早在1500多年前就發現了這些藥物的效用,在醫學上做出了很大貢獻。  

葛洪苦學

葛洪(我國古代化學家,東晉人),丹陽人,貧無童僕,籬落(籬笆)不修,常披(分開)榛(雜亂的草木)出門,排(推開)草入室。屢(多次)遭火,典籍(古代重要著作)盡,乃(便)負(背著)笈(書箱)徒步,不顧千里,借書抄寫,賣薪(柴草)買紙,然(同「燃」)火披覽(翻閱)。

《葛洪苦學》 選自:《初潭集》

原文:

葛洪,丹陽人,貧無童僕,籬落不修,常披榛出門,排草入室。屢遭火,典籍盡,乃負笈徒步,不遠千里,借書抄寫,賣薪買紙,然火披覽。

譯文:

葛洪,丹陽人,家中貧窮請不起僕人,家裡的籬笆壞得不像樣也不修理,常常需要撥開雜亂的草木出門,又推開雜草進屋。家中數次失火,收藏的典籍都被焚毀了,他就背起書簍步行,到別人家抄書,他賣木柴買紙,借火光讀書。

葛洪傳世作品不多,下面是比較著名的一篇:

《嵇中散孤館遇神》

晉 葛洪

「紀年曰:東海外有山曰天台,有登天之梯,有登仙之台,羽人所居。天台者,神鰲背負之山也,浮游海內,不紀經年。惟女媧斬鰲足而立四極,見仙山無著,乃移於琅琊之濱。後河上公丈人者登山悟道,授徒升仙,仙道始播焉。

有嵇康者,師黃老,尚玄學,精於笛,妙於琴,善音律,好仙神。是年嘗游天台,觀東海日出,賞仙山勝景,訪太公故地,瞻仙祖遺蹤,見安期先生石屋尚在,河上公坐痕猶存。至女巫之墓,墓與屋相連,人與鬼同居,乃嘆曰:「陰陽兩界,實一牆之隔耳」。遂夜宿仙台,見月光瀉瀉,清風徐徐,碧波蕩蕩,仙島渺渺,天台巍巍,星漢迢迢。贊曰:大美不言,真人間仙境也!忽聞谷中琴聲幽幽,玄樂綿綿。尋聲覓去,至一茅舍。屏息靜聽,恐亂仙音也。曲終,一清麗女子開門曰:「先生光臨寒舍,不勝榮幸。請入內稍坐」。康喜遇知音,欣然入室。備茶對坐,方知是谷中女巫。雖人鬼殊途,竟一見如故,徹夜長談。或論天地自然生死輪迴之法,或證詩詞音律琴棋書畫之妙。談至興濃,康曰「敢問神女所彈何曲?」神巫曰:「情之所至,信手而彈耳,無名之曲」。康請教再三,始授之,今《孤館遇神》是也。神巫曰:「見先生愛琴,吾另有《廣陵散》相贈。此乃天籟之音,曲中丈夫也,不可輕傳」。康問「何人所為?」對曰:「廣陵子是也。昔與聶政山中習琴,形同骨肉也」。康恍然大悟,恭請神女賜之,習至天明方散。

康畢生獨愛此二曲,必擇雅靜高崗之地,風清月朗之時,深衣鶴氅,盥手焚香,方才彈之。雖有達官貴人求教,概不相傳。及康將刑東市,三千太學生「請以為師」,終不得許。康刑前索琴而扶。玄起處風停雲滯,人鬼俱寂,唯工尺跳躍於琴盤,思緒滑動於指尖,情感流淌於五玄,天籟回蕩於蒼天,仙樂裊裊如行雲流水,琴聲錚錚有鐵戈之聲,驚天地,泣鬼神,聽者無不動容。曲畢慨然長嘆:「袁孝尼嘗請學此散,吾靳固不與,《廣陵散》於今絕矣!」,竟慷慨赴死。海內之士,莫不痛之。」

煉丹

  

葛洪煉丹之處

葛公鎮

 「葛公」是後人對東晉著名的道教理論家、醫學家、文學家葛洪的尊稱。葛洪(284-364), 字稚川,自號抱朴子,丹陽句容人(今江蘇省句容縣),自幼喜好神仙導養之法、跟葛玄的弟子鄭隱學煉丹術。司馬睿任丞相時,葛為屬官,後任咨議、將軍等職。後又因鎮壓石冰領導 的農民起義,賜爵關內侯。南海太守鮑方很看重他,把女兒嫁給他,又把自己的學問也傳授 給他。後來他辭官不做,遍游名山,想通過煉丹得到長壽。據《至德縣誌》記載:「晉朝丹陽人葛洪,嘗煉丹於留山」。因此留山上過去有葛仙廟、觀音閣、清和庵、煉丹池、鹿跡石 。有詩曰:「策杖尋幽嘗,聲聞水未鍾,山深黃鳥亂,徑轉白雲封。過澗流泉嶺,穿林峭壁 空。老僧忻共語,欖外日高春」。「抱朴人何處,靈山跡儼然。鹿知飛白日,石解煉丹田, 掛杖層嚴仄,臨池一徑偏。間看雲去住,無外數峰懸」。「丹陽令尹古神仙,騎鹿朝天事惘 然。我欲登雲祈室決,遍地膏澤滿周田」。葛洪在留山煉了一段時間丹,又要到別處尋山煉丹,眾人都極力挽留他,可他還是執意走了,此山因此名留山。  

史籍記載

晉書 卷七十二

葛洪,字稚川,丹陽句容人也。祖系,吳大鴻臚。父悌,吳平後入晉,為邵陵太守。洪少好學,家貧,躬自伐薪以貿紙筆,夜輒寫書誦習,遂以儒學知名。性寡慾,無所愛玩,不知棋局幾道,摴蒱齒名。為人木訥,不好榮利,閉門卻掃,未嘗交遊。於餘杭山見何幼道、郭文舉,目擊而已,各無所言。時或尋書問義,不遠數千里崎嶇冒涉,期於必得,遂究覽典籍,尤好神仙導養之法。從祖玄,吳時學道得仙,號曰葛仙公,以其練丹秘術授弟子鄭隱。洪就隱學,悉得其法焉。後師事南海太守上黨鮑玄。玄亦內學,逆占將來,見洪深重之,以女妻洪。洪傳玄業,兼綜練醫術,凡所著撰,皆精核是非,而才章富贍。

安中,石冰作亂,吳興太守顧秘為義軍都督,與周等起兵討之,秘檄洪為將兵都尉,攻冰別率,破之,遷伏波將軍。冰平,洪不論功賞,徑至洛陽,欲搜求異書以廣其學。

洪見天下已亂,欲避地南土,乃參廣州刺史嵇含軍事。及含遇害,遂停南土多年,征鎮檄命一無所就。後還鄉里,禮辟皆不赴。元帝為丞相,闢為掾。以平賊功,賜爵關內侯。咸和初,司徒導召補州主簿,轉司徒掾,遷諮議參軍。干寶深相親友,薦洪才堪國史,選為散騎常侍,領大著作,洪固辭不就。以年老,欲練丹以祈遐壽,聞交阯出丹,求為句漏令。帝以洪資高,不許。洪曰:「非欲為榮,以有丹耳。」帝從之。洪遂將子侄俱行。至廣州,刺史鄧岳留不聽去,洪乃止羅浮山煉丹。岳表補東官太守,又辭不就。岳乃以洪兄子望為記室參軍。在山積年,優遊閒養,著述不輟。其自序曰:

洪體乏進趣之才,偶好無為之業。假令奮翅則能陵厲玄霄,騁足則能追風躡景,猶欲戢勁翮于于鷦鷃之群,藏逸跡於跛驢之伍,豈況大塊稟我以尋常之短羽,造化假我以至駑之蹇足?自卜者審,不能者止,又豈敢力蒼蠅而慕衝天之舉,策跛鱉而追飛兔之軌;飾嫫母之篤陋,求媒陽之美談;推沙礫之賤質,索千金於和肆哉!夫僬僥之步而企及夸父之蹤,近才所以躓礙也;要離之羸而強赴扛鼎之勢,秦人所以斷筋也。是以望絕於榮華之途,而志安乎窮圮之域;藿有八珍之甘,蓬蓽有藻梲之樂也。故權貴之家,雖咫尺弗從也;知道之士,雖艱遠必造也。考覽奇書,既不少矣,率多隱語,難可卒解,自非至精不能尋究,自非篤勤不能悉見也。

道士弘博洽聞者寡,而意斷妄說者眾。至於時有好事者,欲有所修為,倉卒不知所從,而意之所疑又無足諮。今為此書,粗舉長生之理。其至妙者不得宣之於翰墨,蓋粗言較略以示一隅,冀悱憤之徒省之可以思過半矣。豈謂暗塞必能窮微暢遠乎,聊論其所先覺者耳。世儒徒知服膺周孔,莫信神仙之書,不但大而笑之,又將謗毀真正。故予所著子言黃白之事,名曰《內篇》,其餘駁難通釋,名曰《外篇》,大凡內外一百篇。雖不足藏諸名山,且欲緘之金匱,以示識者。

自號抱朴子,因以名書。其餘所著碑誄詩賦百卷,移檄章表三十卷,神仙、良吏、隱逸、集異等傳各十卷,又抄《五經》、《史》、《漢》、百家之言、方技雜事三百卷,《金匱藥方》一百卷,《肘後要急方》四卷。

洪博聞深洽,江左絕倫。著述篇章富於班馬,又精辯玄賾,析理入微。後忽與岳疏云:「當遠行尋師,剋期便發。」岳得疏,狼狽往別。而洪坐至日中,兀然若睡而卒,岳至,遂不及見。時年八十一。視其顏色如生,體亦柔軟,舉屍入棺,甚輕,如空衣,世以為屍解得仙雲。  

關於「葛洪」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