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謐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皇甫謐,魏晉間著名醫家。215-282年,原名靜,字士安,號玄晏先生。安定朝那(今甘肅平涼縣西北)人。幼隨叔父遷居新安,年二十不好學,遊盪無度。後經叔母教導,始勤奮不怠,因家貧窮而自稼穡,帶經而農。遂博綜典籍百家之言,沉靜寡慾,始有高尚之志,以著述為務,後得風痹疾,猶手不輟卷。曾專心攻讀醫書,彙集《素問》、《針經》、《明堂孔穴針灸治要》等加以編輯,撰成《針灸甲乙經》,闡述經絡理論,統一針灸穴位、名稱、取穴法,為我國現存最早之針灸學專著。另著有《帝王世紀》、《高士傳》、《玄晏春秋》等。皇甫謐,幼名靜,字士安,自號玄晏先生。安定朝那人。生於東漢建安二十年(公元二一五年),卒於西晉太康三年(公元二八二年),活了六十八歲。提起皇甫謐,人們可能立刻想到他編撰的《針灸甲乙經》。其實,除此之外,他還編撰了《歷代帝王世紀》、《高士傳》、《逸士傳》 、《列女傳》、《元晏先生集》等書。他一生以著述為業。在醫學史和文學史上都負有盛名。

目錄

生平簡述

皇甫謐(公元215—282年),字士安,幼名靜,自號玄晏先生,安定朝那(今甘肅靈台縣)人。是中國歷史上的著名學者,在文學、史學、醫學諸方面都很有建樹。古人曾贊云:「考晉時著書之富,無若皇甫謐者。」(李巨來《書古文尚書冤詞後》)

皇甫謐

皇甫謐出身於東漢名門世族,六世祖皇甫棱為度遼將軍,五世祖皇甫旗為扶鳳都尉,四世祖皇甫節為雁門太守。節之弟皇甫規是個文武全才,時為安羌名將,官至度遼將軍、尚書,封壽成亭侯,為涼州四明之一。曾祖皇甫嵩因鎮壓黃巾起義有功,官拜征西將軍,太尉。後來,皇甫氏族漸趨沒落,但朝中大仍不乏做官之人,皇甫謐的祖父皇甫叔獻,當過霸陵令,父親皇甫叔侯,僅舉孝廉。

皇甫謐生後遂喪生母,家道更加衰落,過繼給叔父,十五歲時隨叔父遷居新安(今浥池),在戰亂中度過了他的童年和少年。自幼貪玩不習上進,跟村童編荊為盾,執杖為矛,分陣相刺,嬉遊習兵。年二十(公元234年)。仍遊盪無度,猶不好學,人以為痴。一次,謐將所得瓜果進獻叔母任氏,任氏說:「《孝經》雲『三牲之養,猶為不孝』。汝今年餘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何以慰我?」因嘆曰:「昔孟母三徙成仁,曾父烹從教。豈我居不卜鄰,教有所闕,何爾魯純之甚也!修身篤學,自汝得之,與我何有。」(《晉書.皇甫謐傳》)因對之流涕,謐甚感痛,遂拜鄉人席坦受書。從此改弦易轍,矢志發奮讀書;二十六歲時(公元241年),以漢前紀年殘缺,遂博案經傳,旁采百家,著《帝王世紀》《年曆》等;四十歲(公元254年),叔父有子既冠,喪所生後母,遂還故鄉;四十二歲(即公元256年)前後得風痹症,悉心攻讀醫學,開始撰集《針灸甲乙經》;四十六歲(公元260年)時已為名聲鶴起的著名學者,魏相司馬昭下詔徵聘做官,不仕,作《釋勸論》,仍耽玩典籍,忘其寢食,時人謂之書淫;五十一歲時(公元267年)晉武帝續詔不仕,相傳曾到陝西隴縣龍門洞、平涼崆峒山避詔;五十三歲時(公元269年),武帝頻下詔敦逼,上疏自稱草莽臣,乃不仕;五十四歲時(公元270年),又舉賢良方正,不起,自表就帝借書,武帝送書—車;六十—歲時(公元277年),帝又詔封為太子中庶、議郎、著作郎等,皆不應,著驚世駭俗的《篤終論》;六十八歲時(公元282年),《皇帝針灸甲乙經》刊發經世,皇甫謐在張鰲坡去世,其子童靈、方回,尊父篤終遺訓,擇不毛之地,將其儉禮薄葬於塬邊。世人稱之為「皇甫冢子」。

皇甫謐像

皇甫謐生於東漢,長於曹魏,沒於西晉,在血風腥雨、病餓交加中度過了一生。統治階級內部爭權奪利,殺伐攘奪,天下離亂,民不聊生。在母腹中的皇甫謐,就嗅到了人間的血腥味,這一年(公元214年),曹操殺害了躲在夾壁中的伏皇后及兩個年未及笄的兒子;當他剛會呀呀學語的時候(公元217年),曹操又殺害了天下名士楊修,給他上了血腥的第一課。剛過了三年,曹丕廢漢帝自立(公元220年),東漢亡。接著劉備在成都、孫權自武昌稱帝,天下三分。公元249年,魏權臣司馬懿製造了「高平陵事件」,把曹爽兄弟和名士何晏、丁謐、李勝、畢軌、恆范等誅滅三族;此後,掌權的司馬氏又相繼誅殺了夏侯玄、李豐、張緝、高貴鄉公曹髦、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嵇康;公元265年,司馬炎逼迫常道鄉公魏帝曹奐禪位,魏亡。晉王朝統—後,沒有維持多久,又爆發了「八王之亂」,西晉王朝在混亂中覆滅,接踵而來的是「五胡十六國」的長期大分裂。中國歷史上幾個著名戰爭,如官渡之戰、赤壁之戰就發生在這個時期。

皇甫謐的家鄉安定郡也幾易其主,成為封建勢力爭奪的焦點。連年征戰,人口大量死亡和流徙,由漢初的14萬銳減到2萬。許多地方田園荒蕪,滿目瘡痍,幾乎成為無人曠野,曹操《蒿里》詩詠:「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正好反映了這種殘敗的景象。

殘酷的社會生活環境,鑄就了皇甫謐堅強的意志和高尚的人格。當他發奮讀書,名聲漸起時,周圍的人就勸他修名廣交,他認為:「非聖人孰能兼存出處。居田裡之中,亦可以樂堯舜之道,何必崇接世利,事官鞅掌,然後為名乎」,作《玄守論》,提出了「貧者士之常,賤者道之實,處常得實,沒齒不憂,孰與富貴擾神耗精者乎!」的觀點,表達了他不與世俗流趣,安貧樂道,淡泊名利的思想。《晉書.皇甫謐傳》還記載了這樣一則故事:皇甫謐姑母的兒子梁柳當了城陽太守,將赴任,人們勸皇甫謐為其餞行。他回答說:梁柳未當官時到我家裡來,我迎送他時門都不出,吃飯時只不過上一點鹹菜,窮人都不認為酒肉是好朋友。今天他當上了郡守,我若為他餞行,那就是看重城陽太守而輕視梁柳,不符合古人之道,我心中不安!  

歷史上的主要貢獻

皇甫謐與流俗異趣,不趨炎附勢,累官不仕,專一著述為務,僅是一名民學者,而著書之豐,確是魏晉首富。

皇甫謐

《帝王世紀》、《年曆》、《高士傳》、《逸士傳》、《列女傳》、《郡國志》、《國都城記》等文史著作廣采百,博據考稽,建樹史學,對三皇五帝到曹魏數千年間的帝王世系及重要事件,作了較為詳盡的整理,在史前史研究領域進行了大膽的探索和嘗試,把史前史的開端推到了「三皇」時代,並對「三皇五帝」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認為「三皇」有兩種說法:一是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另—種說法是伏羲神農、黃帝。「五帝」是少昊、高陽、高辛、唐堯、虞舜,把中國歷史起源的時間提前到上古時代;對前人以及《史記》中語焉不詳的歷史事實尤其是「三皇五帝」的世系紀年及重大活動進行了補充和考證;對歷史上地方名稱的前後變更及一個民族或王朝遷徙地名的變化作了較詳盡的考證;第一次對歷代土地、人口情況進行了較為詳盡的統計和分析,整理保存了許多寶貴的資料;將歷史人物放到一定的社會歷史條件下進行考察,肯定了歷史人物在歷史前進中的作用。因此,清代歷史學家錢熙祚曾評價「皇甫謐博採經傳雜書以補史遷缺,所引《世本》諸子,今皆亡逸,斷璧殘圭,彌堪寶重」。(清錢熙祚.《帝王世紀序》)

《皇甫謐集》、《玄晏春秋》、《鬼谷之注》,玄守、釋勸、篤終三論,高士、列女等傳,《三都賦序》,並詩誄賦頌,藏珍納萃,字字珠璣,在文學領域獨樹—幟。提出了文章的思想性及社會教育作用,要比「美」和「麗」更重要,反對言過其實,浮誇競興,博言空類。且許多文章中還保存了珍貴的歷史資料,歷史價值遠遠大於文學價值。文章風格犀利,對仗工整,音語鏗鏘,結構嚴謹,故事性強,人物形象生動,思想性和藝術性俱佳,對後世文學的發展起到很大的積極作用。

十二卷的《皇帝針灸甲乙經》在總結、吸收《黃帝內經》、《素問》、《針經》、《明堂紀穴針灸治要》等許多古典醫學著作精華的基礎上,對針灸穴位進行了科學的歸類整理,在醫學領域矗起豐碑。該書共收錄穴名349個,比《黃帝內經》多出了189個。明確了穴位的歸經和部位,統一了穴位名稱,區分了正名與別名。介紹了內科外科婦科兒科、五宮科等上百種病症針灸治療經驗,並對五臟五官關係、臟腑與體表器官關係、津液運行、病有標本虛實補瀉、天人相應、臟腑陰陽配合、望色察病,精神狀態、音樂對內臟器官的影響等問題都作了探討和理論上的闡述,奠定了針灸學科理論基礎,對針灸學以至整個醫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現在的針灸醫學不但在國內得到飛速發展,並且已經風靡世界,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正式批准,把針灸列為治療專項,到處受到人們的歡迎。

皇甫謐

正因為如此,皇甫謐是我國古代歷史上唯一與孔子齊名於世界文化史的歷史名人。

人們不禁會問,皇甫謐面對血腥風雨、貧病交加的社會生活環境,為什麼會不被高官所動,不為富貴而移,迎風而立,以超常的毅力,耽玩典籍,著書立說,成為千古學者?也許我們從他的宇宙觀即哲學思想中能找到答案。他和中國古代的許多學者一樣,沒有系統地探討過自然界的本源、本質,也沒有留下專門的論述和專著,但從他傳世的大量著作中,仍然可以窺視他的哲學觀點。

他繼承了先秦以來一元論的哲學觀點,認為氣是構成萬物生命的根源。他在《針灸甲乙經》中指出:「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氣也,德流氣薄而生也。」這段話的意思是:天之德,地之氣,陰陽交合,生成萬物,也就是說,天所賦予的是生生之機,氣所賦予的是物質基礎,兩相結合,萬物才有生化之機。自然界萬物萬象正是由於所受氣不同而致。從四時氣候來說,有春、夏、秋、冬四氣,從自然來說有風、雨、雷、電等氣,氣是天地萬物最原始的物質基礎。人作為自然界的一部分,也是廩氣而成。他在《針灸甲乙經.精神五臟論》中說「兩精相搏謂之神」,兩性之精氣結合,產生新的生命,而新生命隨著形體的完備,也相應的具備了精神。「人有五臟化五氣,所生喜、怒、悲、憂、恐」。可見人的精神狀態完全是隨著物質器官的形成而出現。人死後,形體消亡,精神就不存在了,「精歇形散」(《晉書.皇甫謐傳.篤終論》)正是這個道理。

皇甫謐還特別闡述了夢幻的出現,並不是因為精神能脫離形體而獨立活動,只是或因為某些因素的刺激,或是有些情緒變化沒有消除,或出於生理器官有病等才「使人臥不得安而喜夢。」(《針灸甲乙經》卷六),至於夢有所不同,則是由於刺激的原因不同,或者有病的器官不同,如肝臟有病者,就常夢到忿怒,睡前吃得過飽,就會夢到給別人食物等。準確的表達了物質第一、精神第二,存在決定意識等唯物主義觀點。

皇甫謐

皇甫謐不僅認識到自然界是物質的,而且看到了一切事物都在陰陽兩氣的矛盾中發展變化,促進了萬事萬物的盛衰榮枯和社會歷史的演化和進步。他在《甲乙經五臟變腧》中說:「故陰陽者,萬物之始終,順之則生,逆之則死」,因此,世界上的事物都是矛盾的統一體,「一明一昧,得道之概;一弛一張,合禮之方;一浮一沉,兼得其真」(《皇甫謐.釋勸論》)。還認為事物矛盾雙方不停地轉變,促成事物的發展和進步。在《釋勸論》中,他進一步闡述陰陽轉化的觀點「是以寒暑相推,四宿代中,陰陽不治,運化無窮,自然分定,兩克厥中」。陰陽不斷轉化,同時又互相制約。表達了樸素的辯證法思想。

因此,皇甫謐累詔不仕的原因,主要是他樹立了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用辯證法的觀點認識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看到了社會動蕩和政治旋渦的險惡,正如《晉書.阮籍傳》中所說:「屬魏晉之際,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因此,不願意躋身權貴,踏入仕途,與統治階級同流合污。他認為王朝的更迭和代替,表明社會的進步,而這些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是不可逆轉的,腐朽和黑暗只是社會進步中逆轉的浪花,終究會被沖刷的一乾二淨。人的活動必須順時而動,尊重歷史發展的必然規律。  

針灸鼻祖

皇甫謐小時候,過繼給叔父,遷居新安(含河南澠池縣)。叔父、叔母,尤其是叔母,很疼愛他。而皇甫謐自幼貪玩,無心向學,人們笑他是傻子。到了十七歲,人高馬大,竟「未通書史」,整天東遊西盪,象脫韁的馬,叔母對皇甫謐如此調皮搗蛋非常氣憤,恨鐵不成鋼,常常為他的前途而憂慮。一天,她把貪玩的皇甫謐趕出家門,想要教訓他。誰知他到了外邊弄來了香瓜、甜果之類,洋洋自得地呈獻給叔母,以為如此「孝順」一番,便可平息叔母的盛怒。誰知叔母更加氣憤,接過瓜果,狠狠地摔在地上,流著淚說:「你快二十歲了,還是『志不存教,心不入道』,你要真心孝順父母,就得『修身篤學』」。他很受感動,噙著淚花發誓要悔過自新,改弦更張,矢志苦學。從此以後,他刻苦攻讀,虛心求教,一天也不懈怠。下定決心要編著一部針灸學專書。

針灸甲乙經

對於針灸方面的經驗,早在二千多年前,我國醫家已進行了系統總結。如一九七三年在湖南長沙和馬三堆漢墓中,發現了多種周代編寫的醫書,其中有《足臂十一脈灸經》和《陰陽十一脈灸經》。戰國時代的《黃帝內經》也有許多論述針灸的內容。東漢初期針灸名醫涪翁還有《針經》的專述。但是晉代以前涉及到針灸內容的醫書,「其父深奧」,「文多重複,錯互非一」。加上當時用竹木簡刻書,書被視為秘寶,普通的人是不易得到的。由於參考書奇缺,這給皇甫謐編撰工作帶來很大困難。然而值得慶幸的是,皇甫謐沒有在困難面前低頭。他用百折不撓的精神,設法借來了需要的醫書,經窮搜博採,獲得了大量的資料。他把古代著名的三部醫學著作,即《素問》,《針經》(即《靈樞》),《明堂孔穴針灸治要》,纂集起來,加以綜合比較,「刪其浮辭,除其重複,論其精要」,,並結合自己的臨證經驗,終於寫出了一部為後世針灸學樹立了規範的巨著—《黃帝三部針灸甲乙經》,也稱《針灸甲乙經》,簡稱《甲乙經》。  

《針灸甲乙經》及影響

《針灸甲乙經》,共十卷,一百篇。內容包括臟腑、經絡腧穴病機、診斷、治療等。書中校正了當時的腧穴總數的穴位六百五十四個(包括單穴四十八個),記述了各部穴位的適應證和禁忌,說明了各種操作方法。這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理論聯繫實際,有重大價值的針灸學專著,被人們稱做「中醫針灸學之祖」,一向被列為學醫必讀的古典醫書之一。唐代醫家王燾評它「是醫人之秘寶,後之學者,宜遵用之」。此書問世後,唐代醫署就開始設立針灸科,並把它作為醫生必修的教材。晉以後的許多針灸學專著,大都是在參考此書的基礎上加以發揮而寫出來的,也都沒有超出它的範圍。直至現在,我國的針灸療法,雖然在穴名上略有變動,而在原則上均本於它。一千六百多年來,它為針灸醫生提供了臨床治療的具體指導和理論根據。

皇甫謐

此書也傳到國外,受到各國,特別是日本和朝鮮的重視。公元七O一年,在日本法令《大寶律令》中明確規定用《針灸甲乙經》列為必讀的參考書之一。足見,皇甫謐的《針灸甲乙經》影響之深遠。  

甘、寧兩省區的皇甫謐出生地之爭

甫謐祖籍的爭議,其實最早起於上世紀80年代初期,其依據均是《晉書.皇甫謐傳》中的記載:「皇甫謐,字士安,幼名靜,安定朝那人。」爭議到後來,固原說、彭陽說、華亭說、鎮原說、庄浪說、平涼說、河南說、山東說的爭論大多銷聲匿跡,但有關專家學者仍認為皇甫謐祖籍還存在甘肅靈台說、平涼西北說、寧夏固原東南說三種說法。甚至有人認為靈台縣「皇甫謐墓」內到底葬的何人,也不得而知。那麼,皇甫謐的祖籍究竟在那裡?為什麼寧夏要「搶奪」甘肅皇甫謐歷史人文資源?

甘肅觀點來源:靈台縣政府網站

一歷史的懸案

《晉書.皇甫謐》傳曾對皇甫謐籍地有明確的記載:「皇甫謐,字士安、幼名靜,安定朝那人。」

據考,晉書是唐朝史館官修的第一部紀傳體史書,由房玄齡,諸逐良、許敬宗三人監修,李淳風等二十多人主修。以原有十八家晉史為基礎,以藏榮緒《晉史》為基本,參考諸家晉史、雜記,加以剪載,到貞觀20年即公元646年全書造成,時經兩年。《晉書》雖佔有豐富的史料,但由於編寫本書的史官沒有認真的選擇,慎重的考核與充分的採用,並將《語林》、《世說新語》、《搜神記》、《幽明錄》的一些荒誕之談,收入其中,以致造成其取捨失當,內容不夠充分。而由於安史之亂,諸家晉史完全失傳,唯有唐編《晉書》獨存,諸多史料無以辯異、證同、糾繆和補遺,留下了許多歷史疑問。如記皇甫謐是安定朝那縣人,沒有記下朝那縣當時的確切位置,又基本照搬了《漢書.郡國志》朝那縣的地貌特徵,為後世留下了東西朝那之爭,本身留下了歷史疑團。

同時,歷史上的朝那縣,作為安定郡的一個屬縣,從西漢元鼎三年初置一直延續至漢晉以後。但其間縣址由於戰爭,行政區劃,人口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一直游移不定,先後從初置時的今固原彭陽遷移至陝西、甘肅等地,在西北地區好多地方留下了關於朝那縣的歷史蹤跡,又留下了很多疑問。為史學研究,特別是地方史研究留下了不少困難,其本身因素造成了今天你爭我搶的混亂局面。

另外,皇甫謐作為歷史名人,儘管當時就名聲鶴起,但終究是個布衣學者,許多正史關於他的史料較少,使我門今天無法窺視其一生的重大歷史文化活動,所以很難弄清其個人的人生經歷。據史載,他先後遷居過河南新安(今浥池),又到過東都洛陽,為著名學者左思的《三都賦》作過序。又為了躲避皇帝征詔,在今陝西隴縣龍門洞,平涼崆峒山等地避過詔。今龍門洞至今還有一塊「皇甫謐避詔處」的石碑,記載了他逃避做官的歷史蹤跡。同時,他作為針灸鼻祖一代名醫,曾遊歷了他家鄉周圍的廣大地區為人看病,幫助窮苦人家解除痛苦,有時還可能在一個地方住上幾年。因此,在今靈台周邊地區的華亭、涇川、平涼、隴縣、扶鳳、千陽、鎮原等地留下了許多遺迹。華亭縣有皇甫山,涇川縣有皇甫頭等古地名,印記了其遊歷各地的歷史經歷。

因此,歷史上這些複雜的因素,造成了我們今天的籍地之爭,形成了歷史懸案。但我們相信,隨著其學術研究的繁榮和深入,這一歷史懸案終會大見分曉。

二皇甫家族及皇甫謐活動的歷史時期

皇甫謐家族興盛時期大體在東漢中葉,其祖上有兩個著名人物,一個是皇甫規,一個叫皇甫嵩。皇甫規初為縣小吏,因抗羌有功,從公元141年開始,才在歷史上嶄露頭腳,官一直做至度遼將軍、尚書,封壽成亭候。皇甫嵩因鎮壓黃巾起義有功,官拜征西將軍、太尉。由於這兩個人物的相繼出現,皇甫家族便一下子成為東漢中期的四大家族之一,並列為名門望族之中。在前升至皇甫嵩、皇甫規的祖上,皇甫棱曾為度遼將軍,皇甫旗為扶鳳都尉,這兩人的活動時間大約在公元100年前後。這樣推算,從西漢朝那縣於公元前114年初置到皇甫謐祖上的興盛,相距200年以上。而皇甫謐生於漢末建安19年(公元215年),六歲時,曹丕代漢而立,東漢亡,其一生的主要活動在魏晉,所以史學上稱他為「晉代的著名學者」。與西漢朝那縣初置相距至少在300年以上。

所以要搞清皇甫謐的籍地,必須將皇甫謐本人及其祖上的歷史活動時間搞清楚,再不要用300年前的歷史證明300年以後的事情。

三朝那縣的東遷

歷史上的朝那縣,史書上有明確記載當首推《漢書.地理志》,朝那縣「武帝元鼎三位置」,即公元前114年,屬安定郡二十一縣之一。並且記載其地望特徵為:「有端詢祠十五所,胡巫祝,又有湫淵祠。應勛曰:『《史記》故戒那邑也。』」今固原彭陽縣曾出土過一尊朝那鼎,其銘文「第二十九,五年,朝那。容二斗二升,重十二斤兩……」銘文中的「第二十九」張連舉老先生釋為漢武帝即位至鑄鼎的時間。據紀年推算,漢武帝自公元前140年即位至元鼎5年恰好為二十九年。但筆者認為更像鑄鼎的序號,即這一鼎為朝那縣當時鑄的第二十九個鼎或其它器物。五年,指這尊鼎鑄造的時間即元鼎五年,即公元前112年。史書載,這一年10月漢武帝曾西巡隴西,立太一祠五帝壇於甘泉。其後銘文為計量單位即此鼎的容積及自身的重量。朝那縣剛建立後百廢待興,於第二年就鑄了這尊鼎,作為標準度量器物,符合事物的發展規律。根據出文資料看,朝那縣初置時當在固原彭陽縣,這一點是無疑的。但是這是西漢中葉的事情,距皇甫家族興衰期相差200年左右。並不能確切的證明古朝那縣在時隔200年以後,以至皇甫謐生活的時代仍在原來的位置。

皇甫謐文化

據《史記》、《資治通鑒》等史書記載,西漢王朝被新莽政權取而代之,光武帝劉秀起兵中興,建立東漢,羌漢戰爭與東漢政權與生俱來,一直沒有停止過。到東漢中期,愈來愈烈,漢安帝劉枯即位以後於公元107年,不得不下令罷西域都護府。接著於公元110年令金城郡徙襄武,公元111年,又詔隴西也徙襄武,安定徙美陽(今歧山),北地徙池陽(今陝西涇陽),上郡治衙於今白水或榆林。而關於屬縣遷徙,地方志也有詳細記載。《平涼縣誌》記,西漢時,平涼西面的烏氏,南面的朝那隨安定郡遷於美陽。這裡說朝那在平涼的南部似乎值得進一步商榷。但朝那縣東移確是不爭的事實。這次遷徙,可稱歷史上的大遷徙,除過官衙遷徙以外,連百姓也一同遷移,「百姓戀土,不樂去舊,遂乃刈其稼,發徹室屋,夷營壁,破積聚」。就是說,這次遷徙時割完了地里的莊稼,推倒了百姓的房屋,將院牆也夷為平地。當時又遭乾旱與蝗災,莊稼無收,飢浮遍地,再加上逼民內遷時,驅趕劫掠,流離分散,棄捐老弱,使百姓死亡大半,形成了曹操《蒿里詩》雲的「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的荒涼殘敗景象。

過了18年,即公元129年(漢順帝永建4年),由於邊境羌事稍安,尚書虞詡上書,順帝下詔安定、上郡、北地還舊土。

皇帝詔書雖然下了,但分析當時的歷史環境,由於連年的羌漢戰爭,原三郡所在的西北地區幾乎全部是戰場,破壞的程度可想而知。再加東遷時官府的破壞,千里無人煙,勞動力奇缺,經濟困難,官府造一個衙,老百姓建一所宅院,挖幾孔窯洞,都是相當困難的事情,至少得三四年時間。而剛過了四年,即公元134年,羌漢戰爭狼煙再起,鍾羌良封復攻隴西等地;公元136年武都白馬羌攻屯田;公元138年,燒當羌再攻金城。公元140年5月,且凍、傅難種羌反漢,與諸羌,胡會合又攻三輔(長安、扶鳳、馮詡),9月、烏恆、羌、胡數萬人,破京兆(今西安)虎牙營,遂攻並、涼、幽、冀四州;公元141年,羌漢戰爭,掀起高峰:1月,且凍羌擊殺漢將軍馬賢及其二子於射姑山;閏月,鞏唐羌攻隴西、三輔,燒漢陵園;夏,鞏唐羌攻北地;9月,諸羌攻武威;10月,涼都震恐,復徙安定居扶鳳,北地居馮詡。所有這些都說明同一個結論:順帝下詔三郡還舊土到二次下詔東遷,這12年時間內,已東遷的郡縣遷回原址是不可能。所以,筆者認為,朝那縣回遷時就落在今靈台的朝那鎮,時間應在公元129年以後的兩三年時間。

我們再看《漢書.地理志》,安定郡有21個屬縣,朝那縣名列其上,並有其地望特徵的記載。而《後漢書.郡國志》將西漢時安定郡的21縣減去13個,僅記有8個屬縣,朝那縣不但名列其上,而且又新增了一個彭陽縣。這說明在朝那縣初置的位置上又建了一個縣彭陽縣,而朝那縣已經位移別地。佐證了朝那縣於公元129年移置今靈台縣朝那鎮的判斷。

另,許慎《說文解字》在釋「涇」字時記「涇水出安定涇陽縣西笄頭山,東南入渭」。《說文解字》是我國的第一部辭書,約成書於公元100年。段玉裁在清嘉慶19年間注這部書時說:「今甘肅平涼府廓平涼縣府西南有故涇陽城。漢縣也。頭山,亦作笄頭山,始皇紀作雞頭山,在今平涼府西南四十里,今涇水出山之涇谷……。」這樣斷定,在公元100年時今平涼就是昔日的涇陽縣。又力的否定了朝那故城在平涼西北的說法。

皇甫謐

四皇甫謐籍地與遺迹

與皇甫謐籍地之爭的彭陽縣,平涼市西既然已經排除,那麼,靈台縣之說從史料上看可以有立腳之地。靈台縣境內留下的大量的與皇甫謐有關的歷史遺迹為這一說提出了有力證據。朝那鎮有其出生地皇甫灣及朝那古城,中台鎮又有其著書立說的讀書台。特別是讀書台,除靈台明清、民國及當代縣誌明確記載外,歷代文人騷客也留下了大量的詩句,以詠皇甫謐的對歷史對人類的卓越貢獻。

皇甫謐

除過而外,靈台更有鐵證如山的證據——皇甫謐墓。關於墓,除明以後的各代靈台縣誌均有記載外,最遠的記載可上朔到成書於公元1085年的《元豐九域志》,其志在涇州屬縣靈台縣下記載:「有皇甫土安墓」。可知由來已久,並非近代附會。1961年甘肅省人民政府在經過嚴格的考察考證後將其列為省級文物保護保護單位,並探明有活土層,有墓道,知為古墓無疑。至於有人提出其墓為封土台或為紀念性質的墓,純屬沒有根據,不顧事實的無稽之談。

至此,皇甫謐籍地之爭並不能算是塵埃落定,筆者只是就此問題為大家提供了些可供參考的資料。筆者深知,對面山是永遠走不完的,願和大家一起共同商榷,取得正確的結論。

寧夏觀點:寧夏網☆華興時報

皇甫謐故里今何在?□吳忠禮

2008年10月13日,我在《新消息報》上以《彭陽皇甫謐與成語「洛陽紙貴」》為題,發表了一篇介紹寧夏籍歷史名人皇甫謐的短文。孰料受到有關方面領導和社會各界的極大興趣和關注。細心的《華興時報》記者樊前鋒還從網上發現到了驚人的相關信息。據載皇甫謐早已被甘肅省靈台縣指認為該縣籍鄉人,並在靈台縣修建了中國皇甫謐紀念館、皇甫謐陵園、公園和紀念亭,建造了皇甫謐雕像,還成立了皇甫謐文化交流協會,正在醞釀籌建國內外皇甫謐基金會和皇甫謐(針灸)國際大學,總投資預計約5.7億元人民幣,估計四五年後就可以有所回報。我不對上述信息進行評論,但是由此可以充分說明,甘肅省和靈台縣的領導和文化界同志們對於弘揚本地區的歷史文化是十分重視的,對人文資源潛在價值的認識是到位的,所以在改革開放中,他們才能千方百計利用當地的歷史人文資源,大打「旅遊牌」,大搞「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的活動,提高知名度,招商引資,乘勢而上,加快發展。這種思路和戰略眼光是值得敬佩和學習的。

對於皇甫謐這樣重量級的歷史文化名人,我們寧夏理應把文章做在前,做得更大。我於上世紀80年代前期就研究過皇甫謐此人,大約在1993年還給當時自治區黨委有關部門的領導和自治區計委的領導介紹過情況,還當面向區計委主要負責人建議,應當由自治區立項在彭陽縣古城鄉的古城遺址基礎上,建造皇甫謐紀念館,事後又給這位領導整理一份皇甫謐的簡要材料,供他參酌,可能是人事變動等原因,最終沒有下文。

現在,寧夏的彭陽縣和甘肅的靈台縣都把皇甫謐視為鄉賢人物,這應該是件好事,說明大家念祖思賢,不忘歷史。當然,歷史人物有可能足跡多地,或後人遷徙、分居於多處,但是,他的故里只能有一處。就如同華人文始祖伏羲(太昊)生於古成紀———甘肅天水———故里,建國並病故於陳———河南淮陽,兩地人民都稱他是名人,又都建祠廟紀念,是一個道理。所以江澤民同志曾為天水市伏羲廟題詞「羲皇故里」,而朱鎔基同志也曾給淮陽太昊陵題詞,稱此地是「羲皇故都」,兩地都有歷史淵源,並不矛盾。甚至在伏羲率領部落族眾東遷的進程中,駐足地也都紛紛興建紀念物,但它並不能改變羲皇故里在天水的事實。

那麼,皇甫謐的故里在哪裡呢?據正史記載,皇甫謐家族是西北名門,先祖皇甫謐曾任漢度廖將軍,皇甫謐兒子名叫皇甫旗,曾任扶風都尉。他有兩個兒子,長子皇甫節曾任雁門太守,次子皇甫規歷任大司農、尚書、弘農太守、護羌校尉,封壽成亭侯,《後漢書》有《皇甫規傳》,稱他是「安定朝那人也。」皇甫謐是皇甫節之子皇甫嵩的嫡曾孫,生於東漢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生活在三國和兩晉年間。由於家道中落,自幼清貧,大器晚成,一生多病,隱居不仕,卒於西晉太康三年(公元282年)。《晉書》有《皇甫謐傳》,也稱他是「安定朝那人」。無疑,皇甫家族故里在漢晉時代的安定郡朝那縣是可以肯定的。安定郡和朝那縣在何處呢?據《漢書.地理志》記載:安定郡是漢武帝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從原北地郡析出設置的新郡,上隸涼州刺史部,下轄21縣,朝那為其屬縣之一。漢志又載,縣境內「有湫淵祠」。再根據《水經注》和《元和郡縣圖志》的記載綜合分析,安定郡的治所當在高平城(今寧夏固原市原州區)。今寧夏同心縣以南的寧夏固原市大部,還包括今甘肅省靖遠縣、會寧縣和平涼市所屬各縣,均是該郡的管轄範圍。可是,轄地中的朝那縣地屬今又何所指呢?經查《史記.孝文本紀》有這樣一段記錄:「十四年冬,匈奴謀入邊為寇,攻朝那塞,殺北地都尉邙。」可知朝那塞應是秦長城一處關隘,因位於朝那城,故名為朝那塞。反之也證明朝那城應地踞長城朝那塞之內側近處。或者朝那城就是在朝那塞。而秦長城的位置與走向也十分清楚,從甘肅入寧夏固原市境內,從市北郊走向彭陽縣古城鄉,再向東延伸進入今陝北,直抵黃河西岸。正好現在彭陽縣境內靠近秦長城的一個鄉叫古城鄉。古城者,說明它年代久遠,故名。而且位於該鄉境內靠近長城內側(南側)又有一座古城遺址,仍較為完整保存下來。1979年,曾在古城公社古城大隊出土西漢初年銅鼎一尊,鼎上清晰鑄有「朝那」等銘文,已被考古界定名為「朝那鼎」。後來考古工作者又在古城遺址發掘發現文化層深達4米,下層為漢代磚瓦的堆積層。這是古城即漢朝那縣城址的考古印證和實物佐證。所以1984年7月,北京大學考古系教授王樹林到古城實地考察後,他結合史料記載與考古實證,確認今彭陽縣古城鄉境內的古城遺址,就是漢代安定郡朝那縣城的故址,這一結論早被我國史學界所公認。所以,無論是《辭海》、《中國歷史地名辭典》、《中國歷史名人辭典》等大型權威工具書,都一致肯定漢朝那縣治在今寧夏固原縣東南。我國歷史地理權威學者、復旦大學教授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秦.西漢.東漢分冊)也將朝那城址標在今固原市原州區和彭陽縣之間的地方。

古史和地方志對於朝那古城位置的記載,在大致的方位上也是基本一致的。唐《元和郡縣圖志》記:「百泉縣,西至州九十里,本漢朝那縣地,故城在今縣理西四十五里。」這裡所說百泉縣即今彭陽縣;州即原州,今固原市原州區;故城即今彭陽古城鄉之古城遺址。百泉(彭陽)至原州(固原)九十里,之間半程的四十五里處即朝那「故城」,與今里程也基本上是相合的。《水經注》也記:「朝那故城在今平涼縣西北與固原州西南接壤地也。」(清)《通鑒》胡三省註:「漢朝那城在原州花石川」。而古城川亦稱花石川。新中國編修的史書和新方誌,如《寧夏通史》、《西海固史》和《固原地區志》、《固原縣誌》、《彭陽縣誌》等,均一致認為今彭陽縣古城鄉境內的古城遺址,就是漢朝那縣治所在,它的管轄範圍應包括今彭陽縣全境和周邊鄰縣的一部分地區。

考證朝那地屬還有一個重要證據,即「湫淵」。因為《漢書.地理志》中說到朝那縣境內「又有湫淵祠」。湫淵,大湖也。早在秦漢時代就被列為國家級祭拜名山大川、大湖的名單之中,所以在湖岸建有專供祭祀的祠廟,因湖名曰「湫淵祠」。《史記.封禪書》中早有記載:「湫淵,祠朝那。」後來各種史志均稱之為「朝那湫」。從以上史料不難看出,朝那縣境內有湫淵和湫淵祠。祠廟是人工建築,年久易湮,但山川湖泊等自然面貌是難以滅跡的。作為大湖,其變化無非是水面積和水深、水量的大小而已。

現在朝那縣治所已經考證清楚,今彭陽縣古城鄉境內古城遺址即是。而在它的周圍有一個名叫湫淵的大湖嗎?(明)《嘉靖固原州志.古迹》記:「東海,在州東南四十里」「東岸有廟」,「即古朝那湫。」在同一志書中又收錄學政李誠撰寫的《重修朝那湫龍神廟記》記文一篇。文章開篇就寫道:「開城州東北距三十五里,有湫曰朝那,有山環焉。」「春秋時秦人詛楚之文,投是湫也。漢唐載在祀典」。不僅固原本地方志如是記載。再考之北魏《水經注》也記有「東水發源縣西南二十六里湫淵,淵在四山中」。唐之《據地誌》亦載:「朝那湫祠在原州高平縣東南二十里。」還有清《平涼府志》指朝那湫即固原:「東南四十里」曰「東海子」。古人對朝那湫的記載雖有一定的出入,但大致方位和里程還是一致的,即朝那湫,在今固原以東約三四十里和今彭陽以西約五六十裡間的地方。對此,固原市地方志辦公室老主任王惲和彭陽縣地方志辦公室高萬偉兩同志都有專文論證,確認「彭陽縣古城鄉西」,的「東海子」就是朝那湫也就是現在彭陽縣的「東海子水庫」。高萬偉同志曾兩次實地考察,一次空中鳥瞰觀察,發現水庫正如《水經注》所描述的「淵在四山中」,「如今還湫波漣漪」,而且在修水庫時,還挖出距今數千年的古木,並在古岸邊發現大量漢代大板瓦和漢以後的藍琉璃瓦片,這不正是古湫淵祠的遺址嗎?

從朝那縣古城遺址與秋淵遺址的互證,再從考古發掘實物的印證,結合對正史、古文獻和地方志書等有關資料的綜合分析以及當代學術界集體攻關所形成的各種權威性大型辭書、工具書中一致的公認,古朝那縣治就是今彭陽縣境內的古城遺址是無可置疑的了。而《後漢書》、《晉書》等正史都明確記載皇甫謐和他以上的七代宗祖都是「安定郡朝那人」,皇甫家故里在古朝那縣還有必要爭論嗎?

可是,這麼重要的一位歷史名人的歷史和故里為什麼會被後人搞得如此紛亂呢?按我的分析,根源可能出現在顧祖禹老夫子的身上。顧老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大家,他於清初完成的《讀史方輿記要》區著,是我國歷史地理研究的集大成名著。但是他生於江蘇,身在內地,沒有深入到邊地考察,對於記錄邊遠地方出現一些差錯是可以理解的,只是「白玉微瑕」了。歷史上各種史書都記錄朝那在安定郡、原州、固原的東南,他卻筆誤為在「平涼府東南」,這樣就把坐標南移了,隨之「東南」方位也就整體向東南移位,而另有所指了,於是朝那就從彭陽縣向南,從固原市向更東南錯位了。另一個原因就是皇甫族姓是個大家族,後人離開故里,分居於各地是非常正常的事,遷移,分居後,為了紀念祖先,表達思鄉的情結,在新居地,建祠、修祖墳、甚至把新居地的地名改成家鄉故里的老名子,這是歷史上常有的現象,在地名學上稱之為「同源地名的播遷」。如寧夏的富平縣遷到了陝西,而陝西的銀川(銀州)又移到了寧夏。就連三皇五帝、華夏初祖的炎帝陵不也是在幾省內多處出現嗎?更何況布衣皇甫謐呢?

關於「皇甫謐」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