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樞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靈樞
靈樞

靈樞目錄

靈樞》,亦稱《九卷》、《針經》、《九靈》、《九墟》等。是現存最早的中醫理論著作,約成書於戰國時期。共九卷,八十一篇,與《素問》九卷合稱《黃帝內經》,在針灸學上有絕對權威。漢魏以後,由於長期抄傳出現多種不同名稱的傳本。

靈樞

明代馬蒔編寫《靈樞注證發微》,馬蒔是歷史上全注《靈樞》的第一人。

《黃帝內經》撰成之初,在戰國時代可能為《黃帝脈書》、《扁鵲脈書》等20餘種單行本,西漢後期,劉向、劉歆父子校書,始由李柱國等校定為《黃帝內經》十八卷。到東漢初班固撰《漢書》時,這些醫籍的傳本仍被完整保存,而載於《漢書.藝文志》。東漢末張仲景撰《傷寒雜病論》、魏末皇甫謐撰《針灸甲乙經》時,《漢書.藝文志》的十八卷本《黃帝內經》傳本即已不復存在,不僅被分割為《素問》、《九卷》或《針經》兩書,而且「亦有所記亡失」。  

目錄

各種版本

唐.王冰所引用古本《針經》傳本佚文與古本《靈樞》傳本佚文基本相同,說明為一共同的祖本。但與南宋史崧發現的《靈樞》傳本(即現存《靈樞》傳本)則不盡相同。史載北宋有高麗獻《針經》鏤版刊行,今無書可證。至南宋初期。《靈樞》和《針經》各種傳本均失傳。紹興二十五年(1155),史崧半其家藏《靈樞》九卷八十一篇重新校正,擴展為二十四卷,附加音釋,鏤版刊行。至此,《靈樞》傳本基本定型,取代各種傳本,而一再印行,流傳至今。  

文化淵源

昔黃帝作《內經》十八卷。吸《靈樞》九卷,《素問》九卷,乃其數焉。世所奉行唯《素問》則耳。越人得其一二而述《難經》,《皇甫襤次而制甲乙經》,諸家之說,悉自此始。其間或有得失,未可為後世法。則調如《南陽活人書》,稱咳逆者少也,謹按《靈樞》殘曰:新谷氣入於胃,與故寒氣相爭,故曰。

黃帝

舉而並之,則理可斷矣。又如《帷經》第六十五篇,是越人標指《靈樞》本輸之大略,世或以為流注,謹按《靈樞》舊經:所言節者,神氣之所遊行出人也,非皮肉筋骨也;又曰:神氣者,正氣也;神氣之所遊行出入者,流注也;並榮輸經合者,本輸也。舉而並之,則知相去不啻天壤之異。但恨《靈樞》不傳久矣,世莫能究。夫為醫者,在讀醫書耳,讀而不能為醫者有矣,未有不讀而能為醫者也。不讀醫書,又非世業,殺人尤毒於挺刃。是故古人有言曰:為人子而不讀醫書,猶為不孝也。仆本庸昧,自髦迄壯,潛心斯道,頗涉其理。輒不自揣,參對請書,再行校正家藏舊本《靈樞》擁九卷,共八十一篇,增修音釋,附於卷末,勒為二十四卷。庶使好生之人,開卷易明,了無差別。除已具狀經所屬申明外,准使府指揮依條申轉運司,選它詳定,具書送秘書省國子監。分撥專訪請名醫,更名參詳,免誤將來,利益無窮,功實有自。  

幾經更迭

《靈樞》《素問》是我國兩部理論醫著,始見於《黃帝內經》。 公元六世紀,全元起對《素問》進行了全面注釋。但由於第七卷早佚,全氏也只注了八卷。唐寶興元年(公元762年)啟玄子王冰對《素問》重新加以編次,加上大量注語,並根據其先師張公所藏的秘本等補入七篇,作為亡佚的第七卷內容。由於王冰所加的注文甚多,於是《素問》由原來的九卷,擴充到二十四卷。從此《素問》一書流布日廣。北宋政府設立校正醫書局,林億等對王冰所注的《黃帝內經素問》進行了認真細緻的校勘注釋,遂稱為《重廣補註黃帝內經素問》,又稱「新校正」本《素問》。成為後世研究,注釋《素問》的主要版本。 《靈樞》

《靈樞》

等多種書名的傳本,但後來均已失傳。南宋紹興乙亥(1135年)史崧氏將家藏《靈樞》九卷重新校訂,也擴為二十四卷,予以刊行。從此《靈樞》成了《九卷》的唯一勘本。其後儘管出現過十二卷本等各種刊本,但皆以此為據。此後《靈樞》《素問》流傳了許多版本。明.吳昆《素問注》,清.張志聰《黃帝內經素問集注》、《黃帝內經素問直解》,高世栻《黃帝內經素問直解》,黃元御《素問懸解》、《靈樞懸解》,張琦《素問釋義》,陳修園《靈樞素問集注》,鄂爾泰等奉敕撰《素問直解》九卷,高世栻撰《素問集注》九卷,張志聰撰《素問懸解》十三卷。黃元御撰《素問釋義》十卷。張琦撰《素問校義》一卷,陸懋修撰《靈樞經集注》九卷,張志聰撰《靈樞懸解》九 卷,黃元御撰《素問靈樞類纂》九卷,汪昂撰《靈樞素問》淺注十二卷 還有節要注釋《內經》的,如元.滑壽《續素問鈔》,黃俅《黃帝內經素問節文注釋》,明.李中梓《內經知要》,清.汪昂《素問靈樞類纂約注》,陳念祖《靈樞素問節要淺注》  

靈樞經敘

昔黃帝作《內經》十八卷。吸《靈樞》九卷,《素問》九卷,乃其數焉。世所奉行唯《素問》則耳。越人得其一二而述《難經》,《皇甫襤次而制甲乙經》,諸家之說,悉自此始。其間或有得失

《靈樞》

,未可為後世法。則調如《南陽活人書》,稱咳逆者少也,謹按《靈樞》殘曰:新谷氣入於胃,與故寒氣相爭,故曰。舉而並之,則理可斷矣。又如《帷經》第六十五篇,是越人標指《靈樞》本輸之大略,世或以為流注,謹按《靈樞》舊經:所言節者,神氣之所遊行出人也,非皮肉筋骨也;又曰:神氣者,正氣也;神氣之所遊行出入者,流注也;並榮輸經合者,本輸也。舉而並之,則知相去不啻天壤之異。但恨《靈樞》不傳久矣,世莫能究。夫為醫者,在讀醫書耳,讀而不能為醫者有矣,未有不讀而能為醫者也。不讀醫書,又非世業,殺人尤毒於挺刃。是故古人有言曰:為人子而不讀醫書,猶為不孝也。仆本庸昧,自髦迄壯,潛心斯道,頗涉其理。輒不自揣,參對請書,再行校正家藏舊本《靈樞》擁九卷,共八十一篇,增修音釋,附於卷末,勒為二十四卷。庶使好生之人,開卷易明,了無差別。除已具狀經所屬申明外,准使府指揮依條申轉運司,選它詳定,具書送秘書省國子監。分撥專訪請名醫,更名參詳,免誤將來,利益無窮,功實有自。  

針灸治病

《靈樞》是中醫經絡學、針灸學及其臨床的理論淵源。《靈樞.刺節真邪》論道:「用針者,必先查其經絡之虛實。一經上實下虛而不通者,此必有橫絡盛加於大經,令之不通,視而瀉之,此所謂解結也。」 「解結」之法有疏通經絡,扶正祛邪,調和陰陽的功效。論致病邪氣,不外乎分為內因、外因不內外因。外因方面以六淫為主,內因以七情為主,不內外因主要指房室傷、金刃傷、燙火傷、蟲獸傷以及中毒等。致病因素侵襲機體,導致邪正盛衰,陰陽失調,經絡失衡,氣血失常,或津液代謝失常,會出現機體各種「結」的病證與特徵,表現為或瘀滯,或阻逆,或寒凝,或留濁,或各種痹證等,尤其位於經絡循行脈線上表現更為明顯,即相應的經絡出現經絡信息反應,如在體表局部經絡解剖定位的腧穴淫癢、酸楚、麻木、過敏壓痛、隱疹、皮丘、皮下結節、異常色澤等變異現象,有的雖然「結」症輕微或看不到,實質上是存在「潛在經絡病機」的結果,故可以認為無病不成「結」。因此,「解結」是針灸臨床的一種指導思想與診治方法,「能知解結」者,則可以把握與提高臨床療效的方向,即「契紹於門戶」。臨床上通過望、聞、問、切四診合參的經絡穴位診法,明確腧穴處的皮下組織有無隆起、凹陷、鬆弛和皮膚溫度的變異等「結」的反應現象,及有關穴位鄰近或遠端有無明顯的結節、條索狀物等陽性反應徵,以此進行經絡辨病辨證,運用「解結」法整體論治。「解結」法在《內經》中雖然沒有確切指出,但從文獻考證上看,《內經》中有關的論述頗多。如《靈樞.經水》曰:「審、切、循、捫、按,視其寒溫盛衰而調之。」《素問.三部九候論》亦道:「視其經絡浮沉,以上下逆從循之。」《素問.繆刺論》言:「疾按之應手如痛,刺之。」《素問.骨空論》亦載:「缺盆骨上切之堅痛如筋者,灸之。」《內經》中論述的審、切、循、捫、按、刺、灸等均可認為是「解結」思想的運用大法。故所謂「解結」,即解除疾病證候之結,通調經絡陰陽,其思想正合《靈樞.經脈》所說:「經脈者,所以決死生,處百病,調虛實,不可不通。」  

傑出貢獻

《黃帝內經靈樞》一書是中醫學主要理論的基礎之一。全書運用陰陽五行以及天人相應的整體觀闡述了臟象、經絡、病機、診法、治則等中醫學的基本理論,尤其是對經脈、腧穴、針刺及營衛氣血等,均有獨特的發揮和系統精詳的論述。 為了便於讀者對《黃帝內經靈樞》原著的閱讀和掌握,本書對原文進行了校勘、注釋、語譯,並對每篇增加題解、本篇要點等內容,對於原文中重要理論和主要論點則增補按語,提示其對臨床實踐的指導意義和應用價值。本書使文簡義深的《黃帝內經靈樞》原文通俗易懂、淺顯明了,易為讀者掌握和運用,是閱讀和研究《黃帝內經靈樞》的重要參考書。

32
關於「靈樞」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