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和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王叔和,晉代醫學家。名熙,以字行,高平(今屬山東)人。性格沉靜,博好經方,且綱悉修身養性之術,尤擅長於脈學之理。著有《脈經》,總結漢以前有關脈學之成就,系現存我國最早脈學專書,書中總結脈象24種,又論述三部九候寸口脈等,對古代的文明古國脈學影響甚大。另對漢代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一書進行整理,該書因戰亂而散佚零亂,幾至失傳。王氏重新加以編次,或謂仲景《傷寒雜病論》析為《傷寒論》與《金匱要略》始於王氏。使之不可湮沒,後世雖有人對他的整理加以非議,但多數人認為其功不可沒,張仲景之學借王氏之編修整理才得以保存下來。另著有《論病》六卷,未見傳世。王氏嘗任晉太醫令王叔和(201—280年),名熙,高平(今山東微山縣)人。魏晉之際的著名醫學家、醫書編纂家。

目錄

人物簡介

王叔和生於達官貴族家庭,宗族中數代是權勢顯赫的貴族,亦有名震當時的文人學士。由於家庭優越的生

王叔和

活及學 習環境,使得叔和自幼受到良好的文化熏陶。他從小興趣廣泛,少年時期,已博覽群書,通曉經史百家。後因戰事頻繁,時局動蕩,為避戰亂,隨家移居荊州,投奔荊州刺史劉表。當王叔和僑居荊州時,正值張仲景醫學生涯的鼎盛時期,加上王叔和與仲景弟子衛汛要好,深受其熏染,逐漸對醫學發生興趣,並立志鑽研醫道。後因戰事頻繁,時局動蕩,為避戰亂,隨家移居荊州。當王叔和僑居荊州時,正值張仲景醫學生涯的鼎盛時期,加上王叔和與仲景弟子衛汛要好,深受其熏染,逐漸對醫學發生興趣,並立志鑽研醫道。他尋求古訓,博通經方,深究病源,潛心研讀歷代名醫著作,遵古而不泥古,虛心向有經驗的名醫求教,博採眾長,醫術日精,名噪一時。由於其醫術高明,公元208年,當曹操南下征戰荊州劉表,王叔和被推選為曹操的隨軍醫生。其後任王府侍醫、皇室御醫等職。後又被提升為太醫令。  

人物生平

王叔和幼年時代是在缺衣少食的貧寒中度過的。嚴酷的生活現實,使他從小就養成了勤奮好學,謙虛沉靜的性格。他特別喜愛醫學,讀了不少古代醫學典籍,並漸漸學會了診脈治病的醫術。他在

王叔和傷寒論

開始行醫的時候,因為家境貧窮,衣衫破舊,人們瞧不起他。他只好背著藥箱四處流浪,常常食宿無著。由於他對脈學很有些研究,慢慢也治好了許多疑難病人,請他看病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了,他的名聲也就越來越大,逐漸傳遍了整個洛陽城。王叔和32歲那年他被選為魏國少府的太醫令。魏國少府中藏有大量歷代著名醫典和醫書,存有許多歷代的經驗良方。王叔和利用當太醫令這個有利條件,閱讀了大量的藥學著作,為他攀登醫學高峰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後來,王叔和經過幾十年的精心研究,在吸收扁鵲華佗、張仲景等古代著名醫學家的脈診理論學說的基礎上,結合自己長期的臨床實踐經驗,終於寫成了我國第一部完整而系統的脈學專著——《脈經》,計10萬字,10卷,98篇。《脈經》總結髮展了西晉以前的脈學經驗,將脈的生理病理變化類列為脈象24種,使脈學正式成為中醫診斷疾病的一門科學。  

人物貢獻

(清.余嘉錫《四庫提要辯證》推測王叔和也為張仲景之親授弟子)他尋求古訓,博通

王叔和

經方,深究病源,潛心研讀歷代名醫著作,遵古而不泥古,虛心向有經驗的名醫求教,博採眾長,醫術日精,名噪一時。由於其醫術高明,公元208年,當曹操南下征戰荊州劉表,王叔和被推選為曹操的隨軍醫生。其後任王府侍醫、皇室御醫等職。後又被提升為太醫令。他不但精通中醫經典方書,而且於脈學頗有研究。唐.甘伯宗《名醫傳》稱:王叔和性度沉靜,尤好著述,究研方脈,靜意診切,調識修養之道。宋.張杲亦稱其:博好經方,尤精診處,……深曉療病之源。他一生最突出的貢獻是編著了我國現存最早的脈學專著——《脈經》。脈學在我國起源很早,扁鵲就常用切脈方法診斷疾病了。切脈是祖國醫學診斷學之「望、聞、問、切」四診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是當時仍不為一般醫家所重視,如張仲景《傷寒論》自序中指出,有一些醫生缺乏脈學知識的掌握,或者對於脈學不大講求,這樣臨床診斷不明,對於病患者說來是很危險的。因此,為了解決醫生在治療過程中正確應用脈診診斷的問題,迫切需要一部脈學專著。王叔和搜集了扁鵲、倉公、張仲景、華佗等古代醫家有關脈學論述,並加上自己的臨床體會和見解,終於寫出了這部著名脈學專書。

經過連年的戰爭,許多書簡(當時還沒有發明紙,書都是寫在竹簡上的)都散落佚失或殘缺不

王叔和

全了,即使是幾十年前才完成的《傷寒雜病論》也是同樣的命運。作為太醫令的王叔和(太醫令相當於今天的最高級醫院的院長)深知這部醫學醫著的偉大價值,心中十分不忍,便下定決心使這部曠世的奇書恢復其真正的面貌。於是他搜集仲景舊論,到各地尋找該書的原本,終於成功地得到了全本的《傷寒雜病論》,並加以整理和修復,將其保留了下來,就是我們今天見到的《傷寒論》。但書中只有傷寒部分的內容,沒有找到雜病的那一部分。直到唐朝,人們發現了一本已經被蟲蛀了的小冊子,裡面的一部分內容正與《傷寒論》相同;另外還有一些內容,是論述雜病的文句,當時尚未見諸於世,但其文風和詞藻卻與《傷寒論》極為相似。從形式上來看,這本小冊子是一種摘抄本,並非完整的內容。雖然有些遺憾不能得到原本,但終究是一大收穫,於是將傷寒部分的內容刪去,將雜病部分整理出版,取名《金匱要略》。雖然只是不完整的內容,但這部分關於雜病的論述,為後世醫家處理許多棘手的醫學問題提供了極大的幫助,而王叔和對《傷寒論》的整理使得《傷寒論》能夠流傳至今,功莫大焉。

除以上有關脈學和整理《傷寒雜病論》之外,王叔和在養生方面還有一些精闢的論述。王氏在養生學上屬於醫家養生流派,主張從起居飲食方面進行謂攝,以求得長壽,卻病延年。他提出飲食不可過於雜亂,要適量,是我國早期對飲食制度養生的最早的較系統的論述。  

人物評價

當然後世對此評價褒貶不一,貶之者責其竄亂仲景原義。如喻嘉言攻擊曰:「仲景之道,人

王叔和 脈經

但知得叔和而明,孰知其因叔和而墜!」褒之者則認為王叔和編次《傷寒論》有功千古,尤其當該書處於存亡危急之際,王叔和使之保存並得以傳世,其貢獻之大不可泯滅。正像金代成無己稱:「仲景《傷寒論》得顯用於世,而不墮於地者,叔和之力也。」宋.林億曾曰:「仲景之書及今八百餘年,不墜於地者,皆其力也。」清.徐大椿亦稱:「苟無叔和,焉有此書?」的確,王叔和在整理中醫古文獻時所作的貢獻是巨大的,為後世留下了寶貴的文獻資料,是值得我們稱讚的。若沒有王叔和的整理,我們今天也許就很難知道張仲景在醫學上的成就。他這種承上啟下,繼往開來的功績,是值得我們銘記的。

王叔和嚴謹的治學態度,還體現在他對前人文獻的引用上。如《脈經》中就引用了大量古文獻,他在引用文獻時,或以標題形式列出,或以文後加註的形式註明文獻出處,便於讀者根據所引文獻的出處,找出原始文獻,他這種嚴肅而忠實的態度也是他的偉大之處,值得後世效法。在其故鄉山東省鄒城市今建有叔和中醫院,家鄉的後人以這種方式懷念這位傑出的醫學家。  

人物故事

一千七百多年以前,高平有個小村子叫王寺村,村裡有家世代相傳的醫藥鋪子,主人姓王。王記藥鋪傳到王叔和的時候,規模沒比從前大多少,家產沒比以前多多少,但那治病救人人名氣卻比從前大的多了。北并州南許昌,誰個不曉得太行山的王先生。上至王孫公子,下到庶民百姓,千里迢迢來高平王寺村就醫的絡繹不絕。王叔和秉承祖德,不尚虛名,不貪金銀,山下修一盤藥碾,村邊擺一副藥臼,家中開一間藥鋪,日常里或為人治病,或上山採藥,或潛心研究他的《脈經》,倒也悠然自在。

可惜好景不長,到了魏末晉初,北方戰爭頻發,瘟疫流行,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窮苦百姓得了病,還要掙扎著去做工掙錢,及到病入膏肓打熬不過了,這才不得不求醫。試想這等病人那有好治的!王叔和是個直性子人,既不會說那好聽的繞彎話,又不會把麻纏事推出手,依舊是盡心儘力為人治病,卻不料看一個死一個,瞧兩死一雙,一時倒叫人心浮動,人們因懷疑他的醫術而不敢上門了,過去門前車水馬龍的情景不見了。

再說高平城裡有座雜貨鋪,鋪子里有兩個年輕夥計,一個叫大二,一個叫小三。這一天,夥計兩正在鋪子里站櫃,忽然看見王叔和從鋪門前走過,免不了議論一番,大二說:"這王先生可是越來越不行了,先前是個濟世活人的菩薩,如今變成了要命的閻王。"小三道:"這話不對,那些病人原是他自個病的沒救了,如何怨得王先生的醫術!",大二道:"你也好笑,沒病誰個求醫,求醫原為活命,難道為了找死?"小三道:"照你這麼說,便是好人經王先生搭手也要亡命了,我今天偏要請王先生診脈,看看我死了死不了!"夥計謳了滿肚子氣,就吃飯去了,那小三子是個一根筋兒,和大二拌了嘴,心裡很不痛快,下死地吃著小米撈飯,剛放下碗,就看見王叔和又從鋪前走過,小三心裡一急,喊一聲"王先生!"一個猛子從裡屋跳到當街上,接著,身不由已地躺倒在地上,大喊肚痛!王叔和見地下躺著的楞小子,熱汗滿面,就地打滾,忙蹲下抓住他的手腕切了脈,嘆口氣道:"此人無救了"。那大二一聽此話忍不住笑道:"真真是大白天碰上勾命鬼!我師第半點病症也無,原不過謳氣,打賭考考你,你就真當他要死了,這樣的庸才還吹什麼'太行山上……'"話沒說完,只聽小三呼了一聲就不動了。上前伸手一探,已沒了氣,心下大驚,連叫"怪!怪!王先生真真把個活楞楞的小夥子給看死了!"那小三本因吃飯過飽,又猛力一蹦,使胃腸崩裂,但那些街頭看熱鬧的不去細究其因,亦不聽王叔和的解釋,只附和大二的說法,立刻一傳十,十傳百,加枝添葉,把王叔和描繪成了災星魔頭瘟祖宗,別說誰來找王叔和治病,就連他原先的街房鄰居,也唯恐避他不及。這樣一來,王叔和在家鄉一時難以立足,感慨一番,挑起個藥擔兒雲遊鄉去了。

且說太行山下有個濟州城,城裡有家"濟生堂"藥店,這店裡前些日子新聘了位坐堂醫生。那坐堂的雖說新來乍到,治病配藥頗具神通,特別精於內科諸症。一天,濟州城裡有一家出殯,看那將將就就的殯儀,就猜得出是個貧寒之家。那口薄板棺材從濟生堂抬過時,瀝下幾點鮮血。正在櫃檯前坐堂的先生,瞥見血跡,陡然一驚,再定睛細看就大叫:"那出殯的,如何將活人往外抬?"出殯隊里哀哭的,哀歌的,吹打的,各司其職,無人理會。坐堂先生一急,上前拉住拉靈幡的半大孩子不放行,一連聲地嚷道:"棺里是活人,棺里人沒死!"出殯的隊伍亂了套,幾個後生以為他有意胡弄,扯住他就要打。吹鼓手是個老者,見多識廣,看坐堂先生不象作惡的,止住年輕人,喚過一位中年漢子叫他裁奪。中年漢子姓午

王叔和 墓

名逢生,棺里殮的正是他的妻子賈氏,年僅二十八歲,因產中血崩脫陽暴亡。當地風俗,年輕女人死於流血等症,統稱"血光之災",為不連累家人街房,須及早入殮安葬。當日賈氏剛剛昏死,族中長者便硬張羅出殯。這午逢生中年喪妻,無限悲傷,聽坐堂先生一說竟也異想天開,甘願開棺驗屍。此言一出,幾個愣小子一擁上前,"嘎吱"一聲把棺蓋撬開。坐堂先生抓起死者的人中、吳元等穴,頃刻之間,那賈氏時而換氣,繼而呻吟,再而略睜雙目,半欠身子意欲起動。這一件醫案,傾刻轟動了濟州城。一打聽坐堂先生的姓名,才知道是太行山上的王叔和,於是稍知其情者,又繪聲繪色地講起王先生上年在家鄉行醫,醫運不濟將活不愣騰的店鋪夥計"診"死的事。一時間,一傳十,十傳百,把王叔和傳成了當今扁鵲、再世華佗。種種奇異傳聞,傳到了都城許昌,王公大臣們便三聘五請,硬把王叔和弄到京都里當了太醫令。  

作品

《王叔和脈訣》脈學著作。一卷。舊題晉.王叔和撰。但一般認為是六朝.高陽生託名王叔和的作品。本書特點

在於以較通俗的歌訣形式闡述脈理,緊密聯繫臨床實際。書中不少內容是根據王叔和《脈經》重新編撰的。詳細論述二十四脈,並立七表(浮、芤、滑、實、弦、緊、洪)、八里(微、沉、緩、澀、遲、伏、濡、弱)、九道(長、短、虛、促、結、代、牢、動、細)之名目。由於易於講習,流傳甚廣,影響較大。並由此而派生出不少的脈學著作。如本書後經明.熊宗立加註,改名《勿聽子俗解脈訣》,張世賢在本書基礎上撰成《圖注脈訣》(又名《圖注脈訣辨真》);還有不少醫家對此《脈訣》做過訂正,其中較有代表性的為元.戴起宗的《脈訣刊誤》(又名(脈訣刊誤集解》);清.李延昰的《脈訣匯辨》,等。但書中的觀點,對脈義的理解以及文字的鄙淺等方面,後世頗有微詞。明.呂復在《群經古方論》中批評高氏「謬立七表八里道之目」。又《文獻通考》認為,本書不見於隋、唐《經籍志》,恐為宋熙寧以前人所託。現存明、清刻本、抄本  

關於「王叔和」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