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喘病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肺病證 >> 喘病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喘病是指由於外感或內傷,導致肺失宣降,肺氣上逆或氣無所主,腎失攝納,以致呼吸困難,甚則張口抬肩鼻翼煽動,不能平臥等為主要臨床特徵的一種病證。嚴重者可由喘致脫出現喘脫之危重證候。喘病古代文獻也稱「鼻息」、「肩息」、「上氣」、「逆氣」、「喘促」等。

喘病是一種常見病證,也可見於多種急、慢性疾病過程中,中醫對喘病有系統的理論,積累了豐富的治療經驗,在辨證論治的前題下,有顯著的治療效果。

內經》對喘病有較多論述。如《靈樞.五閱五使》說:「故肺病者,喘息鼻張。」《靈樞.本臟》曰:「肺高則上氣肩息咳。」提示喘病以肺為主病之臟,並以呼吸急促鼻煽、.抬肩為特徵。《靈樞.五邪》指出:「邪在肺,則病皮膚痛寒熱,上氣喘,汗出,喘動肩背。」《素問.舉痛論》又說:「勞則喘息汗出。」指出喘病病因既有外感,也有內傷,病機亦有虛實之別。此外,《素問.痹論》云:「心痹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上氣而喘。」《素問.經脈別論》雲;「有所墜恐,喘出於肝。」提示喘雖以肺為主,亦涉及它臟。漢.《傷寒論》、《金匱要略》已經認識到許多疾病,如傷寒肺痿肺癰、水氣、黃疸虛勞都可導致喘病,並開始了具體的方藥治療。金元以後,諸多醫家充實了內傷諸因致喘的證治。如《丹溪心法.喘》說:「六淫七情之所感傷,飽食動作,臟氣不和,呼吸之息,不得宣暢而為喘急。亦有脾腎俱虛體弱之人,皆能發喘。」認識到六淫、七情、飲食所傷,體質虛弱皆為喘病的病因。明代張景岳把喘病歸納為虛實兩證。《景岳全書,喘促》說:「實喘者有邪,邪氣實也;虛喘者無邪,元氣虛也。」指出了喘病的辨證綱領。清.《臨證指南醫案,喘》說:「在肺為實,在腎為虛。」《類證治裁.喘症》則明確指出「喘由外感者治肺,由內傷者治腎」的治療原則。這些觀點對指導臨床實踐具有重要意義。

喘病是以症状命名的疾病,既是獨立性疾病,也是多種急、慢性疾病過程中的症状,若伴發於其它疾病時,應結合其它疾病的證治規律而治療,本節主要討論以喘促為臨床特徵的病證。

喘病主要見於西醫的喘息性支氣管炎、肺部感染肺炎肺氣腫心源性哮喘肺結核矽肺以及癔病性喘息等疾病,當這些疾病出現喘病的臨床表現時,可參照本節進行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喘病的病因很複雜,外邪侵襲、飲食不當、情志失調、勞欲久病等均可成為喘病的病因,引起肺失宣降,肺氣上逆或氣無所主,腎失攝納便成為喘病。

1.外邪侵襲外感風寒風熱之邪,未能及時表散,邪蘊於肺,壅阻肺氣,肺氣不得宣降,因而上逆作喘。

2.飲食不當恣食生冷、肥甘,或嗜酒傷中脾失健運痰濁內生;或急慢性疾患影響於肺,致肺氣受阻,氣津失布,津凝痰生,痰濁內蘊,上阻肺氣,肅降失常,發為喘促。

3.情志失調捎懷不遂,憂思氣結,肝失調達,氣失疏泄,肺氣痹阻,或郁怒傷肝肝氣上逆於肺,肺氣不得肅降,升多降少,氣逆而喘。

4.勞欲久病肺系久病,咳傷肺氣,或久病脾氣虛弱,肺失充養,肺之氣陰不足,以致氣失所主而喘促。若久病遷延,由肺及腎,或勞欲傷腎,精氣內奪,肺之氣陰虧耗,不能下蔭於腎,腎之真元傷損,根本不固,則氣失攝納,上出於肺,出多人少,逆氣上奔為喘。

腎陽衰弱,腎不主水,水邪上犯,干肺凌心,肺氣上逆,心陽不振,亦可致喘,此屬虛中夾實之候。

喘病的病位,主臟在肺和腎,與肝、脾、心有關。因肺為氣之主,司呼吸,外合皮毛,內為五臟之華蓋,若外邪襲肺,或它臟病氣上犯,皆可使肺氣壅塞,肺失宣降,呼吸不利而致喘促,或使肺氣虛衰,氣失所主而喘促。腎為氣之根,與肺同司氣之出納,故腎元不固,攝納失常則氣不歸元,陰陽不相接續,亦可氣逆於肺面為喘。若脾虛痰濁飲邪上擾,或肝氣逆乘亦能致喘,則為肝脾之病影響於肺。心氣喘滿,則發生於喘脫之時。

喘病的病理性質有虛實兩類。實喘在肺,為外邪、痰濁、肝鬱氣逆,肺壅邪氣而宣降不利;虛喘當責之肺、腎兩臟,因精氣不足,氣陰虧耗而致肺不主氣腎不納氣。故喘病的基本病機是氣機的升降出納失常,「在肺為實,在腎為虛」。病情錯雜者,每可下虛上實,虛實夾雜並見。但在病情發展的不同階段,虛實之間有所側重,或互相轉化。若肺病及脾,子盜母氣,則脾氣亦虛,脾虛失運,聚濕生痰,上漬於肺,肺氣壅塞,氣津失布,血行不利,可形成痰濁血瘀,此時病機以邪實為主,或邪實正虛互見。若遷延不愈,累及於腎,其病機則呈現腎失攝納,痰瘀伏肺之腎虛肺實之候。若陽氣虛衰,水無所主,水邪泛溢,又可上凌心肺,病機則為因虛致實,虛實互見。

因心脈上通於肺,肺氣治理調節心血的運行,宗氣貫心肺,腎脈上絡於心,心腎相互既濟,又心陽根於命門之火心臟陽氣的盛衰,與先天腎氣及後天呼吸之氣皆有密切關係。故本病的嚴重階段,肺腎虛極,孤陽欲脫,必致心氣、心陽亦憊,心不主血脈,血行不暢而瘀滯,面色、唇舌、指甲青紫,甚則出現喘汗致脫,亡陽亡陰,則病情危篤。

【臨床表現】

肺氣上逆失於宣降,或腎失攝納所引起的喘病表現,如呼吸困難,甚至張口抬肩,鼻翼煽動,不能平臥等,為喘病的各種證候所共有,是喘病的證候特徵。

呼吸困難為喘病的特徵性證候,臨床表現輕重不一。輕者僅見呼吸急迫,呼氣吸氣深長,一般尚能平臥。重者可見鼻翼煽動,張口抬肩,搖身擷肚,端坐呼吸,面唇發紺。急發者多表現呼吸深長費力,以呼出為快,胸滿悶塞,甚則胸盈仰息,聲高氣涌,氣喘與勞動及體位無關。緩發者多表現呼吸微弱而淺表無力,以深吸為快,聲低息短,動則加重,氣喘與勞動及體位明顯相關。若病情危篤,喘促持續不已,可見肢冷汗出,體溫血壓驟降,心悸心慌,面青唇紫等喘脫危象。

【診斷】

1.以喘促氣逆,呼吸困難,甚至張口抬肩,鼻翼煽動,不能平臥,口唇發紺為特徵。

2.多有慢性咳嗽哮病肺癆、心悸等病史,每遇外感及勞累而誘發。

3.兩肺可聞及乾濕性噦音或哮鳴音。

4.實驗室檢查支持引起呼吸困難,喘促的西醫有關疾病的診斷,如肺部感染有血白細胞總數及中性粒細胞升高,或x線胸片有肺紋增多或有片狀陰影等依據。

【鑒別診斷】

喘病主要與氣短、哮病相鑒別。

1.氣短喘病與氣短同為呼吸異常,但喘病以呼吸困難,張口抬肩,甚至不能平臥為特徵;氣短亦即少氣,呼吸微弱而淺促,或短氣不足以息,似喘而無聲,亦不抬肩擷肚,不象喘病呼吸困難之甚。如《證治匯補.喘病》說:「若夫少氣不足以息,呼吸不相接續,出多人少,名曰氣短,氣短者,氣微力弱,非若喘症之氣粗迫也。」但氣短進一步加重,可呈虛喘表現。

2.哮病哮指聲響言,為喉中有哮鳴音,是一種反覆發作的疾病;喘指氣息言,為呼吸氣促困難,是多種急慢性疾病的一個症状。一般說來,哮必兼喘,喘未必兼哮。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病位凡外邪、痰濁、肝鬱氣逆所致喘病,病位在肺,為邪壅肺氣;久病勞欲所致喘病,病位在肺腎,若自汗畏風,易感冒則屬肺虛,若伴腰膝酸軟夜尿多則病位在腎。

2.辨虛實可以從呼吸、聲音、脈象、病勢等辨虛實。呼吸深長有餘,呼出為快,氣粗聲高,伴有痰鳴咳嗽,脈象有力者為實喘;呼吸短促難續,深吸為快,氣怯聲低,少有痰鳴咳嗽,脈象微弱者為虛喘。

治療原則

喘病的治療原則是按虛實論治。實喘治肺,治以祛邪利氣。應區別寒、熱、痰、氣的不同,分別採用溫宣、清肅、祛痰降氣等法。虛喘治在肺腎,以腎為主,治以培補攝納。針對臟腑病機,採用補肺、納腎、溫陽益氣養陰、固脫等法。虛實夾雜,下虛上實者,當分清主次,權衡標本,適當處理。

喘病多由其他疾病發展而來,積極治療原發病,是阻斷病勢發展,提高臨床療效的關鍵。

分證論治

『實喘』

.風寒閉肺

症状:喘息,呼吸氣促,胸部脹悶,咳嗽,痰多稀薄色白,兼有頭痛鼻塞無汗惡寒,或伴發熱,口不渴,舌苔薄白而滑,脈浮緊。

治法:散寒宣肺

方藥:麻黃湯

方中麻黃桂枝宣肺散寒解表;杏仁甘草氣化痰。喘重者,加蘇子前胡降逆平喘。若寒痰阻肺,見痰白清稀量多泡沫,加細辛生薑半夏陳皮溫肺化痰,利氣平喘。

若得汗而喘不平,可用桂枝加厚朴杏仁湯和營衛利肺氣。若素有寒飲內伏,復感客寒而引發者,可用小青龍湯發表溫里。

寒邪束表,肺有鬱熱,或表寒未解,內已化熱熱郁於肺,而見喘逆上氣,息粗鼻煽,咯痰粘稠,並伴形寒身熱,煩悶口渴,有汗或無汗,舌質紅,苔薄白或黃,脈浮數或滑者,用麻杏石甘湯解表清里,宣肺平喘,還可加黃芩桑白皮瓜蔞葶藶子射干等以助其清熱化痰

.痰熱遏

症状:喘咳氣涌,胸部脹痛,痰多粘稠色黃,或夾血色,伴胸中煩熱,面紅身熱,汗出口渴喜冷飲,咽干,尿赤,或大便秘結,苔黃或膩,脈滑數。

治法:清泄痰熱。

方藥:桑白皮湯。

方中桑白皮、黃芩、黃連梔子清瀉肺熱;杏仁、貝母、半夏、蘇子降氣化痰。

若痰多粘稠,加瓜蔞、海蛤粉清化痰熱;喘不得臥,痰涌便秘,加葶藶子、大黃滌痰通腑;痰有腥味,配魚腥草金蕎麥根、蒲公英冬瓜子清熱解毒,.化痰泄濁;身熱甚者,加生石膏知母銀花等以清熱

.痰濁阻肺

症状:喘而胸滿悶窒,甚則胸盈仰息,咳嗽痰多粘膩色白,咯吐不利,兼有嘔惡納呆,口粘不渴,苔厚膩色白,脈滑。

治法:化痰降逆。.

方藥:二陳湯合三子養親湯。

方中用半夏、陳皮、茯苓、甘草燥濕化痰;蘇子、白芥子萊菔子化痰下氣平喘。可加蒼朮厚朴燥濕理脾行氣,以助化痰降逆。痰濁壅盛,氣喘難平者,加皂莢、葶藶子滌痰除壅以平喘。

若痰濁挾瘀,見喘促氣逆,喉間痰鳴,面唇青紫,舌質紫暗,苔膩濁者,可用滌痰湯,加桃仁、紅花、赤芍水蛭等滌痰祛瘀

.飲凌心肺

症状:喘咳氣逆,倚息難以平臥,咯痰稀白,心悸,面目肢體浮腫小便量少,怯寒肢冷,面唇青紫,舌胖黯,苔白滑,脈沉細。

治法:溫陽利水,瀉肺平喘。.

方藥:真武湯葶藶大棗瀉肺湯

方中用真武湯溫陽利水,葶藶大棗瀉肺湯瀉肺除壅,喘促甚者,可加桑白皮、五加皮行水去壅平喘。心悸者加棗仁養心安神。怯寒肢冷者,加桂枝溫陽散寒。面唇青紫甚者,加澤蘭益母草活血祛瘀

.肝氣乘肺

症状:每遇情志刺激而誘發,發病突然,呼吸短促,息粗氣憋,胸悶胸痛,咽中如窒,咳嗽痰鳴不著,喘後如常人,或失眠、心悸,平素常多憂思抑鬱,苔薄,脈弦

治法:開郁降氣。

方藥:五磨飲子

方中以沉香為主藥,溫而不燥,行而不泄,既可降逆氣,又可納腎氣,使氣不復上逆;檳榔破氣降逆,烏藥理氕順降,共助沉香以降逆平喘;木香枳實疏肝理氣,加強開郁之力。本證在於七情傷肝,肝氣橫逆上犯肺臟,而上氣喘息,發病之標在肺與脾胃,發病之本則在肝,屬氣鬱寒證。因而應用本方時,還可在原方基礎上加柴胡鬱金青皮等疏肝理氣之品以增強解郁之力。若氣滯腹脹大便秘者又可加用大黃以降氣通腑,即六磨湯之意。伴有心悸、失眠者,加百合酸棗仁合歡花等寧心安神。精神恍惚,喜悲傷欲哭,宜配合甘麥大棗湯寧心緩急。本證宜勸慰病人心情開朗,配合治療。

『虛喘』

.肺氣虛

症状:喘促短氣,氣怯聲低,喉有鼾聲,咳聲低弱,痰吐稀薄,自汗畏風,極易感冒,舌質淡紅,脈軟弱。

治法:補肺益氣。

方藥:補肺湯合玉屏風散

方中人蔘黃芪白朮補益肺氣;防風助黃芪益氣護衛;五味子斂肺平喘;熟地益精以化氣紫菀、桑白皮化痰以利肺氣。若寒痰內盛,加鐘乳石、蘇子、款冬花溫肺化痰定喘

食少便溏,腹中氣墜,肺脾同病,可與補中益氣湯配合治療。

若伴咳嗆痰少質粘,煩熱口乾,面色潮紅,舌紅苔剝,脈細數,為氣陰兩虛,可用生脈散沙參玉竹、百合等益氣養陰。痰粘難出,加貝母、瓜蔞潤肺化痰

.腎氣虛

症状:喘促日久,氣息短促,呼多吸少,動則喘甚,氣不得續,小便常因咳甚而失禁,或尿後餘瀝,形瘦神疲,面青肢冷,或有跗腫舌淡苔薄,脈微細或沉弱。

治法:補腎納氣

方藥:金匱腎氣丸合參蛤散。

前方溫補腎陽,後方納氣歸腎。還可酌加仙茅仙靈脾紫石英、沉香等溫腎納氣平喘。

若見喘咳,口咽乾燥,顴紅唇赤,舌紅少津,脈細或細數,此為腎陰虛,可用七味都氣丸合生脈散以滋陰納氣。

如兼標實,痰濁壅肺,喘咳痰多,氣急滿悶,苔膩,此為「上實下虛」之候,治宜化痰降逆,溫腎納氣,可用蘇子降氣湯加紫石英、沉香等。

腎虛喘促,多兼血瘀,如面、唇、爪甲、舌質黯黑,舌下青筋顯露等,可酌加桃仁、紅花、川芎活血化瘀

.喘脫

症状:喘逆甚劇,張口抬肩,鼻翼煽動,端坐不能平臥,稍動則喘劇欲絕,或有痰鳴,咳吐泡沫痰,心慌動悸,煩躁不安,面青唇紫,汗出如珠,肢冷,脈浮大無根,或見歇止,或模糊不清。

治法:扶陽固脫,鎮攝腎氣。

方藥:參附湯黑錫丹

參附湯益氣回陽,黑錫丹鎮攝浮陽,納氣定喘。應用時尚可加龍骨牡蠣山萸肉以固脫。同時還可加服蛤蚧粉以納氣定喘。

若呼吸微弱,間斷難續,或嘆氣樣呼吸,汗出如洗,煩躁內熱,口乾顴紅,舌紅無苔,或光絳而紫赤,脈細微而數,或散或芤,為氣陰兩竭之危證,治應益氣救陰固脫,可用生脈散加生地、山萸肉、龍骨、牡蠣以益氣救陰固脫。若出現陰竭陽脫者,加附子肉桂急救回,陽。

【轉歸預後】

喘病的轉歸,視其喘病的性質、治療等不同而有差異。一般情況是實喘日久,可由實轉虛,或虛喘再次感邪而虛實兼夾,上實下虛;痰濁致喘者,因治療因素而有寒熱的轉化。喘病日久,因肺氣不能調節心脈,肺氣不能布散津液,常因喘而致痰瘀阻痹,痰瘀阻痹又加重喘病。喘病日久可轉成肺脹

喘病屬危重病,但其預後也不盡相同。一般說來,實喘因邪氣壅阻,只要祛邪利氣,一般易治癒;但若邪氣極甚,高熱,喘促不得臥,脈急數者,病情重,預後差。虛喘因根本不固,氣衰失其攝納,補之不能速效,故治療難;若虛喘再感新邪,且邪氣較甚,則預後差;若發展至喘脫,下虛上實,陰陽離決,孤陽浮越之時,。病情極險,應積極搶救,或可救危亡於萬一。

【預防與調攝】

慎風寒,戒煙酒,飲食宜清淡,忌食辛辣刺激及甜粘肥膩之品。平素宜調暢情志,因情志致喘者,尤須怡情悅志,避免不良刺激。加強體育鍛煉,提高機體的抗病能力等有助於預防喘病的發生。

喘病發生時,應臥床休息,或取半臥位休息,充分給氧。密切觀察病情的變化,保持室內空氣新鮮,避免理化因素刺激,做好防寒保暖,飲食應清淡而富營養,消除緊張情緒。

【結語】

喘病是呼吸困難,甚至張口抬肩,鼻翼煽動,不能平臥的一種病證,嚴重者可致喘脫。為外感六淫,內傷飲食、情志以及久病體虛所致。其病主要在肺、腎,亦與肝、脾等臟有關。病理性質有虛實之分。實喘為邪氣壅肺,氣失宣降,治予祛邪利氣。祛邪指祛風寒、清肺熱、化痰濁(痰飲)等,利氣指宣肺平喘,亦包括降氣解郁等法。虛喘為精氣不足,肺不主氣,腎不納氣所致,治予培補攝納,但應分陰陽,培肺氣,益肺陰補腎陽滋腎陰等,並佐攝納固脫等法。治虛喘很難速效,應持之以恆地調治方可治癒。正如《醫宗必讀.喘》所說:「治實者攻之即效,無所難也。治虛者補之未必即效,須悠久成功,其間轉折進退,良非易也。」若見「下虛上實」者,又當疏泄其上,補益其下,權衡輕重主次治療。若見喘脫者,急當扶正固脫,鎮攝潛納,及時救治。

【文獻摘要】

《素問.至真要大論》:「諸氣朋郁,皆屬於肺。」

《靈樞.本神》:「肺氣虛則鼻塞不利,少氣。實則喘喝,胸盈仰息。」

《靈樞.經脈》:「腎足少陰之脈,是動則病……喝喝而喘。」

《素問.逆調論》:.「不得臥,臥則喘者,是水氣之客也。」

濟生方,喘》:「將理失宜,六淫所傷,七情所感,或因墜墮驚恐,涉水跌仆,飽食過傷,動作用力,遂使臟氣不和,榮衛失其常度,不能隨陰陽出入以成息,促迫於肺,不得宣通而為喘也。」

《丹溪心法.喘》:「肺以清陽上升之氣,居五臟之上,通榮衛,合陰陽,升降往來,無過不及,六淫七情之所感傷,飽食動作,臟氣不和,呼吸之息,不得宣暢而為喘急。亦有脾腎俱虛,體弱之人,皆能發喘。又或調攝失宜,為風寒暑濕邪氣相干,則肺氣脹滿,發而為喘。又因痰氣皆能令人發喘。治療之法,當究其源。如感邪氣則驅散之,氣鬱即調順之,脾腎虛者溫理之,又當於各類而求。」

醫學入門,辨喘》:「呼吸急促者謂之喘,喉中有響聲者謂之哮,虛者氣乏身涼,冷痰如冰,實者氣壯胸滿,身熱便鞍。」

《景岳全書.喘促》:「實喘者,氣長而有餘;虛喘者,氣短而不續。實喘者胸脹氣粗,聲高息涌,膨膨然若不能容,惟呼出為快也;虛喘者,慌張氣怯,聲低息短,惶惶然若氣欲斷,提之若不能升,吞之若不相及,勞動則甚,則惟急促似喘,但得引長一息為快也。」

仁齋直指附遺方論.喘嗽》:「有肺虛夾寒而喘者乙有肺實夾熱而喘者,有水氣乘肺而喘者,……如是等類,皆當審證而主治之。」

諸證提綱.喘證》:「凡喘至於汗出如油,則為肺喘,而汗出發潤,則為肺絕,……氣壅上逆而喘,兼之直視譫語,脈促或伏,手足厥逆乃陰陽相背,為死證。」

【現代研究】

1.辨證論治辨證論治是治療喘病的傳統研究方法。葉氏辨證論治老年慢性喘息型支氣管炎108例。辨證分別採用清熱化痰、宣肺平喘法(麻黃、甘草、生石膏、魚腥草、桑白皮、蘇子、瓜蔞、黃芩、萊菔子、杏仁、陳皮、枳實);溫化寒痰、宣肺乎喘法(麻黃、炙甘草、桂枝、乾薑、杏仁、冬花、陳皮、法夏、茯苓、蘇子、厚朴):益肺補腎、納氣定喘法(党參麥冬、山藥、蛤粉、枸杞、茯苓、五味子、棗皮補骨脂菟絲子、炙甘草);補腎納氣、健脾化痰法(党參、焦術、法夏、補骨脂、枸杞、車前子、茯苓、陳皮、淫羊藿、蛤粉、菟絲子、地龍);滋陰納氣法(沙參、麥冬、太子參丹皮、山藥、枸杞、五味子、熟地、蛤粉、地龍、茯苓、澤瀉)等法治療,結果:臨床控制43例,顯效38例,好轉25例,無效2例[福建中醫藥1989;20(5):19]。

2.專方論治以專方為主,隨症加減,是喘病研究的重要形式,也取得了較好效果。

徐氏等以益氣免疫沖劑紅參須、茯苓、白朮、刺五加山茱萸等)治療氣虛證慢性阻塞性肺病72例,治療後喘息明顯改善,與治療前喘息症状積分比較,差異極顯著,P<0.05。治療後淋巴細胞CD3、CD4、CD8均值明顯提高,CD4/CD9比值過高和過低得到雙向糾正,其均值顯著下降,體液免疫紊亂亦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6:16(2):81)。李氏以側柏葉陽和湯(側柏葉、鹿角膠、炒白芥子、熟地、生石膏、靈磁石、肉桂、麻黃、杏仁、山藥、生甘草)治療寒喘48例,結果:症状消失44例,明顯減輕4例[內蒙古中醫藥1991;10(3):4)。張氏對寒喘病人隨機分組,用寒喘舒(麻黃、乾薑、紫菀、細辛、半夏、旋覆花代赭石等)治療200例,用小青龍湯對照200例。結果顯示,寒喘舒片對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的療效較小青龍湯為優,對主要臨床症状和體征的作用均比小青龍湯更為明顯。實驗表明,寒喘舒片能對豚鼠由氯化乙醯膽鹼-磷酸組胺引起的哮喘,具有平喘作用,並具有明顯的擴張支氣管平滑肌的作用,經動物實驗,寒喘舒片還能提高免疫機能,以IGA,IGM提高更為明顯,還具有止咳抗炎作用[中國醫藥學報1996;11(4):234)信沈氏治療喘息型慢性支氣管炎急性發作期105例,藥用一支黃花、制大黃炙麻黃、生甘草、生石膏、鴨跖草、生赫石、枳實、制南星。發熱39~C以上加羚羊角粉、柴胡;胸透炎症陰影、血白細胞計數15X10的9次L以上及並發支氣管肺炎者加魚腥草、白花蛇舌草;喘重加蟲類藥。結果:臨床控制82例,顯效兒例,好轉、無效各6例,總有效率94.3%[中醫雜誌1991;32(11):11)。

3.活血化瘀活血化痰開竅是當前治療慢性呼吸衰竭急性發作的重要治法。周氏對X例慢性呼吸衰竭急性發作病人以中醫為主治療。方法:(1)保持氣道通暢,及時吸痰,定期拍背,採取體位排痰。濕潤氣道,以魚腥草針4mi、丹參針2ml.加生理鹽水至40ml,霧化吸人,每日2次。必要時氣管插管或氣管切開。(2)持續低流量吸氧,氧濃度<35%。(3)藥物由丹參、川芎、赤芍、紅花、菖蒲、鬱金、膽星、魚腥草、金蕎麥、虎杖制半夏、生甘草等組成,每日劑,重症每日劑,7日為一療程。結果:用藥後24-48小時內顯效的患者為17例(53.1%),療程結束後顯效19例-(59.4%),有效9例(28.1%),無效4例(12.5%),總有效率為87.5%。經治療前後對比觀察,患者動脈氧分壓(Pa02)、動脈二氧化碳分壓(PaCO2)、肺泡動脈氧分壓差(A-ADO2)、呼吸指數(R1)等指標的變化均顯著改善(P值均<0.01)[中國中醫急症1995;4(3):105)。魏氏用丹參注射液結合西藥治療老年喘息型慢性支氣管炎33例,並與常規西藥治療的20例對照,觀察臨床症状緩解期,治:—療前後血氧分壓(Pa02)、血二氧化碳分壓(PaCO2)及肺功能(FEVl、PEFR)變化情況。

結果表明,治療組33例,顯效26例(78,8%);對照組20例,顯效11例(55.0%),兩組顯效率比較有顯著性差異(P<0.05)(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6;16(7):402)。

參看

32 哮病 | 肺脹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喘病」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