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咳嗽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肺病證 >> 咳嗽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咳嗽是指外感或內傷等因素,導致肺失宣肅,肺氣上逆,衝擊氣道,發出咳聲或伴咯痰為臨床特徵的一種病證。歷代將有聲無痰稱為咳,有痰無聲稱為嗽,有痰有聲謂之咳嗽。臨床上多為痰聲並見,很難截然分開,故以咳嗽並稱。

咳嗽是內科中最為常見的病證之一,發病率甚高,據統計慢性咳嗽的發病率為3%-5%,在老年人中的發病率可達10%—15%,尤以寒冷地區發病率更高。中醫中藥治療咳嗽有較大優勢,積累了豐富的治療經驗。

內經》對咳嗽的成因、症状證候分類、證候轉歸及治療等問題已作了較系統的論述,闡述了氣候變化、六氣影響及肺可以致咳嗽,如《素問.宣明五氣》說:「五氣所病……肺為咳。」《素問.咳論》更是一篇論述咳嗽的專篇,指出「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強調了肺臟受邪以及臟腑功能失調均能導致咳嗽的發生。對咳嗽的症状按臟腑進行分類,分為肺咳心咳胃咳膀胱咳等,並指出了證候轉歸和治療原則。漢,張仲景所著《傷寒論》《金匱要略》不僅擬出了不少治療咳嗽行之有效的方劑,還體現了對咳嗽進行辨證論治的思想。

隋《諸病源候論.咳嗽候》在《內經》臟腑咳的基礎上,又論述了風咳寒咳等不同咳嗽的臨床證候。唐宋時期,如《千金要方》《外台秘要》《和劑局方》等收集了許多治療咳嗽的方劑。明代,《景岳全書》將咳嗽分為外感、內傷兩類,《明醫雜著》指出咳嗽「治法須分久虛實」,至此咳嗽的理論漸趨完善,切合臨床實際。

咳嗽既是獨立性的病證,又是肺系多種病證的一個症状。本節是討論以咳嗽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類病證。西醫學的上呼吸道感染支氣管炎支氣管擴張肺炎等以咳嗽為主症者可參考本病證進行辨證論治,其他疾病兼見咳嗽者,可與本病證聯繫互參。

【病因病機

咳嗽分外感咳嗽與內傷咳嗽外感咳嗽病因為外感六淫之邪;內傷咳嗽病因為飲食、情志等內傷因素致臟腑功能失調,內生病邪。外感咳嗽與內傷咳嗽,均是病邪引起肺氣不清失於宣肅,迫氣上逆而作咳。

1.外感病因由於氣候突變或調攝失宜,外感六淫從口鼻或皮毛侵入,使肺氣被束,肺失肅降,《河間六書.咳嗽論》謂:「寒、暑、濕、燥、風、火六氣,皆令人咳嗽」即是此意。由於四時庄氣不同,因而人體所感受的致病外邪亦有區別。風為六淫之首,其他外邪多隨風邪侵襲人體,所以外感咳嗽常以風為先導,或挾寒,或挾熱,或挾燥,其中尤以風邪挾寒者居多。《景岳全書.咳嗽》說:「外感之嗽,必因風寒。」

2.內傷病因內傷病因包括飲食、情志及肺臟自病。飲食不當,嗜煙好酒,內生火熱,熏灼肺胃,灼津生痰;或生冷不節,肥甘厚味,損傷脾胃,致痰濁內生,上千於肺,阻塞氣道,致肺氣上逆而作咳。情志刺激,肝失調達,氣鬱化火,氣火循經上逆犯肺,致肺失肅降而作咳。肺臟自病者,常由肺系疾病日久,遷延不愈,耗氣傷陰,肺不能主氣,肅降無權而肺氣上逆作咳;或肺氣虛不能布津而成痰,肺陰虛虛火灼津為痰,痰濁阻滯,肺氣不降而上逆作咳。

咳嗽的病位,主臟在肺,無論外感六淫或內傷所生的病邪,皆侵及於肺而致咳嗽,故《景岳全書.咳嗽》說:「咳證雖多,無非肺病。;這是因為肺主氣,其位最高,為五臟之華蓋,肺又開竅於鼻,外合皮毛,故肺最易受外感、內傷之邪,而肺又為嬌臟,不耐邪侵,邪侵則肺氣不清,失於肅降,迫氣上逆而作咳。正如《醫學三字經.咳嗽》所說:「肺為五臟之華蓋,呼之則虛,吸之則滿,只受得本臟之正氣,受不得外來之客氣,客氣干之則嗆而咳矣;亦只受得臟腑之清氣,受不得臟腑之病氣,病氣干之,亦嗆而咳矣。」《素問.咳論》說:「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說明咳嗽的病變髒腑不限於肺,凡臟腑功能失調影響及肺,皆可為咳嗽病證相關的病變髒腑。但是其他臟腑所致咳嗽皆須通過肺臟,肺為咳嗽的主臟。肺主氣,咳嗽的基本病機是內外邪氣干肺,肺氣不清,肺失宣肅,肺氣上逆迫於氣道而為咳。《醫學心悟.咳嗽》指出:「肺體屬金,譬若鍾然,鍾非叩不鳴,風寒暑濕燥火六淫之邪,自外擊之則鳴,勞欲情志,飲食炙賻之火自內攻之則亦鳴。」提示咳嗽是肺臟為了祛邪外達所產生的一種病理反應。

外感咳嗽病變性質屬實,為外邪犯肺,肺氣壅遏不暢所致,其病理因素為風、寒、暑、濕、燥、火,以風寒為多,病變過程中可發生風寒化熱風熱化燥,或肺熱蒸液成痰等病理轉化。

內傷咳嗽病變性質為邪實與正虛並見,他臟及肺者,多因邪實導致正虛,肺臟自病者,多因虛致實。其病理因素主要為「痰」與「火」,但痰有寒熱之別,火有虛實之分,痰可郁而化火,火能煉液灼津為痰。他臟及肺,如肝火犯肺每見氣火耗傷肺津,煉津為痰。痰濕犯肺者,多因脾失健運,水谷不能化為精微上輸以養肺,反而聚為痰濁,上貯於肺,肺氣壅塞,上逆為咳。若久病,肺脾兩虛,氣不化津,則痰濁更易滋生,此即「脾為生痰之源,肺為貯痰之器」的道理。久病咳嗽,甚者延及於腎,由咳致喘。如痰濕蘊肺,遇外感引觸,轉從熱化,則可表現為痰熱咳嗽;若轉從寒化,則表現為寒痰咳嗽。肺臟自病,如肺陰不足每致陰虛火旺,灼津為痰,肺失濡潤,氣逆作咳,或肺氣虧虛,肅降無權,氣不化津,津聚成痰,氣逆於上,引起咳嗽。

外感咳嗽與內傷咳嗽可相互影響為病,病久則邪實轉為正虛。外感咳嗽如遷延失治,邪傷肺氣,更易反覆感邪,而致咳嗽屢作,轉為內傷咳嗽;肺臟有病,衛外不固,易受外邪引發或加重,特別在氣候變化時尤為明顯。久則從實轉虛,肺臟虛弱,陰傷氣耗。由此可知,咳嗽雖有外感、內傷之分,但有時兩者又可互為因果。

【臨床表現】

肺氣不清,失於宣肅,上逆作聲而引起咳嗽為本病證的主要症状。由於感邪的性質、影響的臟腑、痰的寒熱、火的虛實等方面的差別,咳嗽有不同的臨床表現。咳嗽的病程,有急性咳嗽和慢性咳嗽。咳嗽的時間,有白日咳嗽甚於夜間者,有早晨、睡前咳嗽較甚者,有午後、黃昏、夜間咳嗽較甚者。咳嗽的節律,有時作咳嗽者,有時時咳嗽者,有咳逆陣作、連聲不斷者。咳嗽的性質,有乾性咳嗽濕性咳嗽。咳嗽的聲音,有咳聲洪亮有力者,有咳聲低怯者,有咳聲重濁者,有咳聲嘶啞者。咳痰的色、質、量、味等也有不同的臨床表現。痰色有白色、黃色、灰色甚至鐵鏽色、粉紅色等。痰的質地有稀薄、粘稠等。有痰量少甚至乾咳者,有痰量多者。痰有無明顯氣味者,也有痰帶腥臭者。

【診斷】

1.以咳逆有聲,或咳吐痰液為主要臨床症状。.

2.急性咳嗽,周圍血白細胞總數和中性粒細胞增高。

3.聽診可聞及兩肺野呼吸音增粗,或伴散在乾濕性噦音。

4.肺部X線攝片檢查正常或肺紋理增粗。

【鑒別診斷】

1.哮病喘病哮病和喘病雖然也會兼見咳嗽,但各以哮、喘為其主要臨床表現。哮病主要表現為喉中哮鳴有聲,呼吸氣促困難,甚則喘息不能平臥,發作與緩解均迅速。喘病主要表現為呼吸困難,甚至張口抬肩鼻翼煽動,不能平臥。

2.肺脹肺脹常伴有咳嗽症状,但肺脹有久患咳、哮、喘等病證的病史,除咳嗽症状外,還有胸部膨滿,喘逆上氣,煩躁心慌,甚至顏面紫暗,肢體浮腫等症,病情纏綿,經久難愈。

3.肺癆咳嗽是肺癆的主要症状之一,但尚有咯血潮熱盜汗、身體消瘦等主要症状,具有傳染性,X線胸部檢查有助鑒別診斷。

4.肺癌肺癌常以咳嗽或咯血為主要症状,但多發於40歲以上吸煙男性,咳嗽多為刺激性嗆咳,病情發展迅速,呈惡液質,一般咳嗽病證不具有這些特點,肺部X線檢查及痰細胞學檢查有助於確診。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外感內傷外感咳嗽,多為新病,起病急,病程短,常伴肺衛表證。內傷咳嗽,多為久病,常反覆發作,病程長,可伴見它臟見證。

2.辨證候虛實外感咳嗽以風寒、風熱、風燥為主,均屬實,而內傷咳嗽中的痰濕、痰熱、肝火多為邪實正虛,陰津虧耗咳嗽則屬虛,或虛中夾實。另外,咳聲響亮者多實,咳聲低怯者多虛;脈有力者屬實,脈無力者屬虛。

治療原則

咳嗽的治療應分清邪正虛實。外感咳嗽,為邪氣壅肺,多為實證,故以祛邪利肺為治療原則,根據邪氣風寒、風熱、風燥的不同,應分別採用疏風、散寒、清熱潤燥治療。內傷咳嗽,多屬邪實正虛,故以祛邪扶正標本兼顧為治療原則,根據病邪為「痰」與「火」,祛邪分別採用砝痰、清火為治,正虛則養陰益氣為宜,又應分清虛實主次處理。

咳嗽的治療,.除直接治肺外,還應從整體出發注意治脾、治肝、治腎等。外感咳嗽一般均忌斂澀留邪,當因勢利導,俟肺氣宣暢則咳嗽自止;內傷咳嗽應防宣散傷正,注意調理臟腑,顧護正氣。咳嗽是人體祛邪外達的一種病理表現,治療決不能單純見咳止咳,必須按照不同的病因分別處理。

分證論治

『外感咳嗽』

.風寒襲肺

症状:咳聲重濁,氣急,喉癢,咯痰稀薄色白,常伴鼻塞,流清涕頭痛,肢體酸楚,惡寒發熱無汗等表證,舌苔薄白脈浮或浮緊。

治法:疏風散寒,宣肺止咳。.

方藥:三拗湯止嗽散

方中用麻黃荊芥疏風散寒,合杏仁宣肺降氣紫菀白前、百部陳皮理肺祛痰桔梗甘草利咽止咳。咳嗽較甚者加矮地茶金沸草祛痰止咳;pt;癢甚者,加牛蒡子蟬蛻祛風止癢;鼻塞聲重加辛夷花蒼耳子宣通鼻竅;若挾痰濕,咳而痰粘,胸悶,苔膩者,加半夏茯苓厚朴燥濕化痰;若表證較甚,加防風蘇葉疏風解表;表寒未解,里有鬱熱,熱為寒遏,咳嗽音嘎,氣急似喘,痰粘稠口渴心煩,或有身熱者加生石膏桑白皮黃芩解表清里。

.風熱犯肺

症状:咳嗽咳痰不爽,痰黃或稠粘,喉燥咽痛,常伴惡風身熱,頭痛肢楚,鼻流黃涕,口渴等表熱證舌苔薄黃,脈浮數或浮滑。

治法:疏風清熱,宣肺止咳。

方藥:桑菊飲

方中桑葉菊花薄荷疏風清熱;桔梗、杏仁、甘草宣降肺氣,止咳化痰連翹蘆根清熱生津。咳嗽甚者,加前胡、瓜殼、枇杷葉浙貝母清宣肺氣,化痰止咳;表熱甚者,加銀花、荊芥、防風疏風清熱;咽喉疼痛,聲音嘎啞,加射干、牛蒡子、山豆根板藍根清熱利咽;痰黃稠,肺熱甚者,加黃芩、知母石膏清肺泄熱;若風熱傷絡,見鼻衄痰中帶血絲者,加白茅根生地涼血止血熱傷肺津,咽燥口乾,加沙參麥冬清熱生津;夏令暑濕加六一散、鮮荷葉清解暑熱

.風燥傷肺

症状:喉癢乾咳,無痰或痰少而粘連成絲,咳痰不爽,或痰中帶有血絲,咽喉干痛,唇鼻干燥,口乾,常伴鼻塞,頭痛,微寒,身熱等表證,舌質紅干而少津,苔薄白或薄黃,脈浮。

治法:疏風清肺,潤燥止咳。

方藥:桑杏湯

方中桑葉、豆豉疏風解表,清宣肺熱;杏仁、象貝母化痰止咳;南沙參梨皮山梔清熱潤燥生津。表證較重者,加薄荷、荊芥疏風解表;津傷較甚者,加麥冬、玉竹滋養肺陰;肺熱重者,酌加生石膏、知母清肺泄熱;痰中帶血絲者,加生地、白茅根清熱涼血止血

另有涼燥傷肺咳嗽,乃風寒與燥邪相兼犯肺所致,表現乾咳而少痰或無痰,咽干鼻燥,兼有惡寒發熱,頭痛無汗,舌苔薄白而於等症。用藥當以溫而不燥,潤而不涼為原則,方取杏蘇散加減;藥用蘇葉、杏仁、前胡辛以宣散;紫菀、款冬花、百部、甘草溫潤止咳。若惡寒甚、無汗,可配荊芥、防風以解表發汗

『內傷咳嗽』

.痰濕蘊肺

症状:咳嗽反覆發作,尤以晨起咳甚,咳聲重濁,痰多,痰粘膩或稠厚成塊,色白或帶灰色,胸悶氣憋,痰出則咳緩、憋悶減輕。常伴體倦,痞,腹脹大便舌苔白膩,脈濡滑。

治法:燥濕化痰,理氣止咳。

方藥:二陳湯合三子養親湯。

二陳湯以半夏、茯苓燥濕化痰;陳皮、甘草理氣和中三子養親湯白芥子溫肺利氣、快膈消痰;蘇子降氣行痰,使氣降則痰不逆;萊菔子消食導滯,使氣行則痰行。兩方合用,則燥濕化痰,理氣止咳。臨床應用時,尚可加桔梗、杏仁、枳殼以宣降肺氣;胸悶脘痞者,可加蒼朮、厚朴健脾燥濕化痰;若寒痰較重,痰粘白如泡沫,怯寒背冷,加乾薑細辛以溫肺化痰;脾虛證候明顯者,加党參白朮健脾益氣;兼有表寒者,加紫蘇、荊芥、防風解表散寒。症情平穩後可服六君子湯加減以資調理。

.痰熱郁肺

症状:咳嗽氣息急促,或喉中有痰聲,痰多稠粘或為黃痰,咳吐不爽,或痰有熱腥味,或咳吐血痰,胸脅脹滿,或咳引胸痛面赤,或有身熱,口乾欲飲,舌苔薄黃膩,舌質紅,脈滑數。

治法:清熱肅肺,化痰止咳。

方藥:清金化痰湯。

方中用黃芩、知母、山梔、桑白皮清泄肺熱;茯苓、貝母瓜蔞、桔梗、陳皮、甘草化痰止咳;麥冬養陰潤肺以寧咳。若痰熱鬱蒸,痰黃如膿或有熱腥味,加魚腥草金蕎麥根、象貝母、冬瓜仁等清化痰熱;胸滿咳逆,痰涌,便秘者,加葶藶子風化硝瀉肺通腑化痰;痰熱傷津,咳痰不爽,加北沙參、麥冬、天花粉養陰生津。

.肝火犯肺

症状:上氣咳逆陣作,咳時面赤,常感痰滯咽喉,咯之難出,量少質粘,或痰如絮狀,咳引胸脅脹痛,咽干口苦。症状可隨情緒波動而增減。舌紅舌邊尖紅,舌苔薄黃少津,脈弦數。

治法:清肝瀉火,化痰止咳。

方藥:黛蛤散合黃芩瀉白散

方中青黛、海蛤殼清肝化痰;黃芩、桑白皮、地骨皮清瀉肺熱;粳米、甘草和中養胃,使瀉肺而不傷津。二方相合,使氣火下降,肺氣得以清肅,咳逆自平。火旺者加山梔、丹皮清肝瀉火;胸悶氣逆者加葶藶子、瓜蔞、枳殼利氣降逆;咳引脅痛者,加鬱金絲瓜絡理氣和絡;痰粘難咯,加海浮石、貝母、冬瓜仁清熱豁痰;火熱傷津,咽燥口乾,咳嗽日久不減,酌加北沙參、百合、麥冬、天花粉、訶子養陰生津斂肺。

.肺陰虧耗;

症状:乾咳,咳聲短促,痰少粘白,或痰中帶血絲,或聲音逐漸嘶啞,口乾咽燥,常伴有午後潮熱,,手足心熱,夜寐盜汗,口乾,舌質紅少苔,或舌上少津,脈細數

治法:滋陰潤肺,化痰止咳。

方藥:沙參麥冬湯

方中用沙參、麥冬、玉竹、天花粉滋陰潤肺以止咳;桑葉輕清宣透,以散燥熱;甘草、扁豆補土生金。若久熱久咳,可用桑白皮易桑葉,加地骨皮以瀉肺清熱;咳劇者加川貝母、杏仁、百部潤肺止咳;若肺氣不斂,咳而氣促,加五味子、訶子以斂肺氣;咳吐黃痰,加海蛤粉、知母、瓜蔞、竹茹、黃芩清熱化痰;若痰中帶血,加山梔、丹皮、白茅根、白及、藕節清熱涼血止血;低熱,潮熱骨蒸,酌加功勞葉銀柴胡青蒿白薇等以清虛熱;盜汗,加糯稻根須浮小麥等以斂汗

【轉歸預後】

咳嗽一般預後好,尤其是外感咳嗽,因其病輕淺,及時治療多能短時間內治愈。但外感夾燥夾濕者,治療稍難。因夾濕者,濕邪困脾,久則脾虛而積濕生痰,轉成為內傷之痰濕咳嗽;夾燥者,燥邪傷津,久則肺陰虧耗,轉成為內傷之陰虛肺燥咳嗽。內傷咳嗽多呈慢性反覆發作過程,其病深,治療難取速效,但只要精心調治亦多能治癒。咳嗽病證若治療失當,無論外感咳嗽還是內傷咳嗽,其轉歸總是由實轉虛,虛實兼夾,由肺臟而及脾、腎,正所謂肺不傷不咳,脾不傷不久咳,腎不傷不喘,病久則咳喘並作。部分患者病情逐漸加重,甚至累及於心,最終導致肺、心、脾、腎諸臟皆虛,痰濁、水飲氣滯瘀血互結而病情纏綿難愈,甚至演變成為肺脹。

【預防與調攝】

咳嗽的預防,重點在於提高機體衛外功能,增強皮毛腠理適應氣候變化的能力,遇有感冒及時治療。若常自汗出者,必要時可予玉屏風散服用。咳嗽時要注意觀察痰的變化,咳痰不爽時,可輕拍其背以促其痰液咳出,飲食上慎食肥甘厚膩之品,以免礙脾助濕生痰,若屬燥、熱、陰虛咳嗽者,忌食辛辣動火食品,各類咳嗽都應戒煙,避免接觸煙塵刺激。

【結語】

咳嗽分外感咳嗽與內傷咳嗽。外感咳嗽系外感六淫致肺氣壅遏不宣;內傷咳嗽或由肺臟自病,肺氣虛、肺陰虛致肺不能主氣,肅降無權,或因肝、脾、腎等臟腑功能失調,形成痰火犯肺。無論外感咳嗽或內傷咳嗽,共同病機是肺失宣肅,肺氣上逆。但外感咳嗽屬實,內傷咳嗽則虛實兼見。所以,外感咳嗽以祛邪利肺為治療原則,即祛風寒、散風熱、除風燥以宣降肺氣。內傷咳嗽祛邪扶正為治療原則,分清邪實與正虛的主次,酌用祛痰、清火、清肝、健脾、補肺、益腎等治法,以使肺能主氣,宣降有權。要注意外感咳嗽慎用斂肺止咳之法,以免留邪為患;內傷咳嗽慎用宣散之法以防發散傷正。正確的調護,如預防感冒、戒煙等對鞏固療效、預防複發等有重要意義。

【文獻摘要】

活法機要,咳嗽》:「咳謂無痰而有聲,肺氣傷而不清也。嗽謂無聲而有痰,脾濕動而為痰也。咳嗽是有痰而有聲,蓋因傷於肺氣而咳,動於脾濕因咳而為嗽也。」

《醫學三字繹.咳嗽》:「《內經》云:『五臟六腑皆令人咳,非獨肺也。,然肺為氣之主,諸氣上逆於肺則嗆而咳,是咳嗽不止於肺,而亦不離乎肺也。」

醫學入門.咳嗽》:「新咳有痰者外感,隨時解散;無痰者便是火熱,只宜清之。久咳有痰者燥脾化痰,無痰者清金降火。蓋外感久則鬱熱,內傷久則火炎,俱宜開郁潤燥。苟不治本而浪用兜鈴、粟殼澀劑,反致纏綿。」

《景岳全書.咳嗽》:「外感之邪多有餘,若實中有虛,則宜兼補以散之。內傷之病多不足,若虛中挾實,亦當兼清以潤之。」

《明醫雜著.論咳嗽證治》:「治法須分久虛實。新病風寒則散之,火熱則清之,濕熱則瀉之。久病便屬虛、屬郁,氣虛補氣血虛補血,兼郁則開郁,滋之、潤之、斂之則治虛之法也。」

醫門法律.咳嗽》:「凡邪盛咳頻,斷不可用劫澀藥,咳久勢衰,其勢不銳,方可澀之。」

《醫約.咳嗽》:「咳嗽毋論內外寒熱,凡形氣病氣俱實者,宜散宜清,宜降痰,宜順氣。若形氣病氣俱虛者,宜補宜調,或補中稍佐發散清火。」

【現代研究】

外感咳嗽的臨床研究.

趙氏認為大凡咳嗽聲重而不揚的多是肺氣不宣,咳嗽低微而不揚的多是肺氣不足,暴咳音嗄的多是肺實,久咳音嘶的多是肺虛。治療外感咳嗽力求因勢利導,調肺氣,祛外邪,使肺之宣發、肅降功能恢復正常[遼寧中醫雜誌1998;25(3):101)。晁氏認為外感咳嗽,為外邪在肺,多以肺實、肺氣失宣為主為先,肺失肅降為輔為後。因此,外感咳嗽初期的治療,主張宣降結合,以宣為主,重視宣散。「宣」者宣發、宣解、宣透;「降」者降逆、降氣,即宣發在表在肺之邪,降其上逆之氣。宣發常用麻黃、桔梗、白前等;降氣常用蘇子、紫菀、前胡、冬花、杏仁、枇杷葉等Ij匕京中醫藥大學學報1997;20(2):60)。

王氏以化瘀通肺熄風解痙為主,化痰止咳為輔,用毛冬青丹參桃仁地龍虎杖鉤藤白僵蠶、百部、葶藶子、桔梗為基本方,治療痙咳(由肺炎支原體引起的呼吸道和肺部的急性炎症抗生素及一般止咳藥療效不滿意)38例,全部治癒,咳嗽及體征消失[遼寧中醫雜誌1998;25(3):121L

劉氏以金魚止嗽湯(金銀花生石膏、魚腥草、桑葉、生黃芩、炙麻黃、桔梗、薄荷、杏仁、川貝生甘草),隨症加減,治療支氣管炎96例,結果:痊癒82例佔85,4%,好轉11例佔11.45%,無效3例佔3.14%,總有效率96.86%[四川中醫1996;14(5):26L朱氏以清肺飲(板藍根、貫眾、魚腥草、矮地茶等)治療急慢性支氣管炎痰熱咳嗽321例,結果:臨床控制105例,顯效100例,好轉83例,無效33例,總有效率89.76%。咳嗽有效率為87.5%,咯痰有效率為87.8%,氣喘有效率為78.0%[遼寧中醫雜誌1998;25(4):167J。

任氏以補肺阿膠湯阿膠、甘草、馬兜鈴、牛蒡子、杏仁)加減,治療燥咳34例。結果:痊癒27例,好轉5例,無效2例[陝西中醫函授1991;(6):25)。

.內傷咳嗽的臨床研究

內傷咳嗽屬「積年久咳」,以慢性支氣管炎及某些慢性肺部疾患所致的咳嗽為多見。

王氏治療老年慢性支氣管炎的經驗是分期論治。發作期:治宜宣透肺邪,蠲飲化痰,藥用僵蠶蟬衣、荊芥、百部、紫菀、半夏、陳皮、白前、生甘草等,隨症加減;緩解期:治宜扶正固本、清透余邪,藥用南沙參、北沙參、炙甘草當歸、丹參、白朮、白芍、僵蠶、百部、白前等,隨症加減治療156例,結果:臨床控制37例,顯效53例,好轉46例,無效20例,總有效率87.2%。其中69例3年遠期療效結果:治癒12例,顯效28例,好轉22.例,無效7例,總有效率89.9%[上海中醫藥雜誌1991;(9):18)。

李氏以久嗽一服飲(紫菀、款冬花、杏仁、半夏、紫蘇葉、阿膠、烏梅谷芽、百部、甘草、生薑)為基本方,治療喉源性咳嗽138例,並與西藥先鋒黴素Ⅵ膠囊、抗病毒口服.液、咳特靈片治療對照72例。結果:中藥治療組治癒89例(64.5%),好轉38例,無效11例,總有效率92%;西藥對照組治癒14例(19.4%),好轉23例,無效35例,總有效率為51.4%,治療組治癒率和總有效率均高於對照組,有非常顯著性差異(P<0.01)[中醫雜誌1998;39(2):82)信沈氏自擬祛風清降湯(防風、蟬衣、蒼耳子、夏枯草、丹皮、生山梔、沉香生赭石元參、生地、麥冬)治療喉源性咳嗽112例,結果:臨床治癒32例(28.6%),顯效58例(51.8%),好轉16例(14.3%),無效6例(8.3%)[實用中醫藥雜誌1997;(1):13)。王氏以加味止嗽散(桔梗、炙麻黃、白前或前胡、荊芥、陳皮、杏仁、炙紫菀、蒸百部、木蝴蝶、炙甘草)隨症加減,治療頑固性乾咳240例,結果:痊癒229例(95.4%),無效11例[河南中醫1995;15(6):357)。

張氏自擬溫陽抗寒合劑治療頑固性咳嗽17例,本組患者均有多種抗原過敏,以塵蟎及夏秋花粉為主,本品以附子、黃芩、桃仁、炙麻黃、細辛、虎耳草蜈蚣全蠍,製成合劑,治療期間不用抗生素、抗過敏製劑、鎮咳化痰藥。治療1個月,結果:治癒8例,臨控、好轉各4例,無效l例。SIGE、IGA、IgC;IGM均顯著下降,肺活量、第一秒鐘用力肺活量均顯著提高(P<0.001或0,01)[上海中醫藥雜誌1995;(9):20)。張氏以柴胡二陳湯(柴胡、黃芩、法半夏、陳皮、茯苓、枳殼、桔梗、紫菀、款冬花、党參、甘草)隨症加減,治療慢性支氣管炎70例,結果:臨床痊癒65例,好轉5例[湖北中醫雜誌1995;17(6):121。

隋氏以古方柴前梅連散(柴胡、前胡、烏梅、薤白、杏仁、南沙參、甘草、胡黃連,風寒加麻黃、嫩白薇)加減,治療傷風不醒之風勞咳嗽120例,病程最短者11天,最長者2個月,平均31.6天。結果120例全部治癒[湖北中醫雜誌1997;19(3):29)。曾氏以消咳方,藥用防風、荊芥、僵蠶、桔梗、杏仁、白前、紫菀、百部、款冬花、茯苓、橘紅、甘草,隨證加減,治療頑固性(病程20天-半年)咳嗽86例。結果:治療1個療程咳嗽完全消失者20例,好轉45例;治療2個療程咳嗽完全消失者68例,好轉45例;治療3個療程後,除7例尚有少許咳嗽外,其餘全部治癒[浙江中醫雜誌1998;(3):126)信邱氏以自擬速效久嗽散(旋覆花、姜炙旱半夏、荊芥、薄荷、牛蒡子、麻黃、桔梗、前胡、生白芍、生甘草、乾薑)治療外感後久咳600例,臨床治癒582例佔97%,顯效18例佔3%,總有效率100%[遼寧中醫雜誌1998;25(4):166L陳氏以疏肝化瘀法(柴胡、白芍、枳殼、丹參、地龍、枇杷葉、杏仁、桔梗、百部、炙紫菀、炙甘草)治療外感後久咳76例,痊癒50例,好轉21例,無效5例,總有效率93.4%[江蘇中醫1998;(3):41]。

參看

32 肺病證 | 哮病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咳嗽」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