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眩暈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心腦病證 >> 眩暈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眩暈是由於情志、飲食內傷、體虛久病、失血勞倦外傷、手術等病因,引起風、火、痰、瘀上擾清空或精虧血少,清竅失養為基本病機,以頭暈眼花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類病證。眩即眼花,暈是頭暈,兩者常同時並見,故統稱為「眩暈」,其輕者閉目可止,重者如坐車船,旋轉不定,不能站立,或伴有噁心嘔吐、汗出、面色蒼白症状

眩暈為臨床常見病證,多見於中老年人,亦可發於青年人。本病可反覆發作,妨礙正常工作及生活,嚴重者可發展為中風厥證脫證而危及生命。臨床上用中醫中藥防治眩暈,對控制眩暈的發生、發展具有較好療效。

眩暈病證,歷代醫籍記載頗多。《內經》對其涉及臟腑、病性歸屬方面均有記述,如《素問.至真要大論》認為:「諸風掉眩,皆屬於肝」,指出眩暈與肝關係密切。《靈樞衛氣》認為「上虛則眩」,《靈樞.口問》說:「上氣不足,腦為之不滿,耳為之苦鳴,頭為之苦傾,目為之眩」,《靈樞.海論》認為「腦為髓海」,而「髓海不足,則腦轉耳鳴」,認為眩暈一病以虛為主。漢代張仲景認為痰飲是眩暈發病的原因之一,為後世「無痰不作眩」的論述提供了理論基礎,並且用澤瀉湯及小半夏茯苓湯治療眩暈。宋代以後,進一步豐富了對眩暈的認識。嚴用和《重訂嚴氏濟生方.眩暈門》中指出:「所謂眩暈者,眼花屋轉,起則眩倒是也,由此觀之,六淫外感七情內傷,皆能導致」,第一次提出外感六淫和七情內傷致眩說,補前人之未備,但外感風、寒、暑、濕致眩暈,實為外感病的一個症状,而非主要證候。元代朱丹溪倡導痰火致眩學說,《丹溪心法.頭眩》說:「頭眩,痰挾氣虛併火,治痰為主,挾補氣藥及降火藥。無痰不作眩,痰因火動,又有濕痰者,有火痰者。」明代張景岳在《內經》「上虛則眩」的理論基礎上,對下虛致眩作了詳盡論述,他在《景岳全書.眩暈》中說:「頭眩雖屬上虛,然不能無涉於下。蓋上虛者,陽中之陽虛也;下虛者,陰中之陽虛也。陽中之陽虛者,宜治其氣,如四君子湯、……歸脾湯補中益氣湯,……。陰中之陽虛者,宜補其精,如……左歸飲右歸飲四物湯之類是也。然伐下者必枯其上,滋苗者必灌其根。所以凡治上虛者,猶當以兼補氣血為最,如大補元煎十全大補湯補陰補陽等劑,俱當酌宜用之。」張氏從陰陽互根及人體是一有機整體的觀點,認識與治療眩暈,實是難能可貴,並認為眩暈的病因病機「虛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過十中耳」。詳細論述了勞倦過度、飢飽失宜、嘔吐傷上、泄瀉傷下、大汗亡陽、晌目驚心、焦思不釋、被毆被辱氣奪等皆傷陽中之陽,吐血衄血便血、縱慾、崩淋等皆傷陰中之陽而致眩暈。秦景明在《症因脈治,眩暈總論》中認為陽氣虛是本病發病的主要病理環節。徐春甫《古今醫統.眩暈宜審三虛》認為:「肥人眩運,氣虛有痰;瘦人眩運,血虛有火;傷寒吐下後,必是陽虛。」龔廷賢壽世保元.眩暈》集前賢之大成,對眩暈的病因、脈象都有詳細論述,並分證論治眩暈,如半夏白朮湯證(痰涎致眩)、補中益氣湯證(勞役致眩)、清離滋飲湯證(虛火致眩)、十全大補湯證(氣血兩虛致眩)等,至今仍值得臨床借鑒。至清代對本病的認識更加全面,直到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

本節主要討論由內傷引起的眩暈,外感眩暈不在本節討論範圍。西醫學中的高血壓低血壓低血糖貧血美尼爾氏症候群、腦動脈硬化、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神經衰弱等病,臨床表現以眩暈為主要症状者,可參照本節辨證論。

【病因病機】

1.情志內傷素體陽盛,加之惱怒過度,肝陽上亢,陽升風動,發為眩暈;或因長期憂鬱惱怒,氣鬱化火,使肝陰暗耗,肝陽上亢,陽升風動,上擾清空,發為眩暈。

2,飲食不節,損傷脾胃,脾胃虛弱,氣血生化無源,清竅失養而作眩暈;或嗜酒肥甘,飢飽勞倦,傷於脾胃,健運失司,以致水谷不化精微,聚濕生痰,痰濕中阻,濁陰不降,引起眩暈。

3.外傷、手術頭部外傷或手術後,氣滯血瘀,痹阻清竅,發為眩暈。

4.體虛、久病、失血、勞倦過度腎為先天之本,藏精生髓,若先天不足,腎精不充,或者年老腎虧,或久病傷腎,或房勞過度,導致腎精虧虛,不能生髓,而腦為髓之海,髓海不足,上下俱虛,而發生眩暈。或腎陰素虧,肝失所養,以致肝陰不足,陰不制陽,肝陽上亢,發為眩暈。大病久病或失血之後,虛而不復,或勞倦過度,氣血衰少,氣血兩虛,氣虛則清陽不展,血虛則腦失所養,皆能發生眩暈。

本病病位在清竅,由氣血虧虛、腎精不足致腦髓空虛,清竅失養,或肝陽上亢、痰火上逆、瘀血阻竅而擾動清竅發生眩暈,與肝、脾、腎三臟關係密切。眩暈的病性以虛者居多,故張景岳謂「虛者居其八九」,如肝腎陰虛肝風內動,氣血虧虛、清竅失養,腎精虧虛、腦髓失充。眩暈實證多由痰濁阻遏升降失常,痰火氣逆,上犯清竅,瘀血停著,痹阻清竅而成。眩暈的發病過程中,各種病因病機,可以相互影響,相互轉化,形成虛實夾雜;或陰損及陽陰陽兩虛肝風、痰火上擾清竅,進一步發展可上蒙清竅,阻滯經絡,而形成中風;或突發氣機逆亂,清竅暫閉或失養,而引起暈厥

[真臨床表現]

本病的臨床表現特徵是頭暈與目眩,輕者僅眼花,頭重腳輕,或搖晃浮沉感,閉目即止;重則如坐車船,視物旋轉,甚則欲仆。或兼目澀耳鳴,少寐健忘腰膝酸軟;或噁心嘔吐,面色蒼白,汗出肢冷等。發作間歇期長短不一,可為數月發作一次,亦有一月數次。常可有情志不舒的誘因,但也可突然起病,並可逐漸加重。眩暈若兼頭脹而痛,心煩易怒,肢麻震顫者。應警惕發生中風。正如清代李用粹《證治匯外.卷一.中風》所說:「平人手指麻木,不時眩暈,乃中風先兆,須預防之。」

【診斷】

1.頭暈目眩,視物旋轉,輕者閉目即止,重者如坐車船,甚則仆倒。

2.可伴有噁心嘔吐,眼球震顫耳鳴耳聾,汗出,面色蒼白等。

3.多慢性起病,反覆發作,逐漸加重。也可見急性起病者。

4.查血紅蛋白紅細胞計數、測血壓、作心電圖頸椎X線攝片、頭部CT、MRI等項檢查,有助於明確診斷。

5.應注意排除顱內腫瘤、血液病等。

【鑒別診斷】

1,中風病中風病以卒然昏仆,不省人事,伴有口舌歪斜,半身不遂失語;或不經昏仆,僅以歪斜不遂為特徵。中風昏仆與眩暈之仆倒相似,且眩暈可為中風病先兆,但眩暈患者無半身不遂、口舌歪斜及舌強語謇等表現。

2.厥證厥證以突然昏仆,不省人事,或伴有四肢厥冷為特點,發作後一般在短時間內逐漸蘇醒,醒後無偏癱、失語、口舌歪斜等後遺症。嚴重者也可一厥不醒而死亡。眩暈發作嚴重者也可有眩暈欲倒的表現,但一般無昏迷不省人事的表現。

3.癇病癇病以突然仆倒,昏不知人,口吐涎沫,兩目上視,四肢抽搐,或口中如作豬羊叫聲,移時蘇醒,醒後一如常人為特點。癇病昏仆與眩暈甚者之仆倒相似,且其發前多有眩暈、乏力胸悶等先兆,發作日久常有神疲乏力、眩暈時作等症状表現,故應與眩暈鑒別,其鑒別要點為癇病昏仆必有昏迷不省人事,且伴口吐涎沫,兩目上視,抽搐,豬羊叫聲等症状。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臟腑眩暈病位雖在清竅,但與肝、脾、腎三臟功能失常關係密切。肝陰不足,肝鬱化火,均可導致肝陽上亢,其眩暈兼見頭脹痛,面潮紅等症状。脾虛氣血生化乏源,眩暈兼有納呆,乏力,面色觥白等;脾失健運,痰濕中阻,眩暈兼見納呆,嘔惡,頭重,耳鳴等;腎精不足之眩暈,多兼腰酸腿軟,耳鳴如蟬等。,

2.辨虛實眩暈以虛證居多,挾痰挾火亦兼有之;一般新病多實,久病多虛,體壯者多實,體弱者多虛,嘔惡、面赤、頭脹痛者多實,體倦乏力、耳鳴如蟬者多虛;發作期多實,緩解期多虛。病久常虛中夾實,虛實夾雜。

3.辨體質面白而肥多為氣虛多痰,面黑而瘦多為血虛有火。

4.辨標本眩暈以肝腎陰虛、氣血不足為本,風、火、痰、瘀為標。其中陰虛多見咽干口燥五心煩熱潮熱盜汗舌紅少苔脈弦細數;氣血不足則見神疲倦怠,面色不華,爪甲不榮,納差食少,舌淡嫩,脈細弱。標實又有風性主動,火性上炎,痰性粘滯,瘀性留著之不同,要注意辨別。

治療原則

眩暈的治療原則主要是補虛而瀉實,調整陰陽。虛證以腎精虧虛、氣血衰少居多,精虛者填精生髓,滋補肝腎;氣血虛者宜益氣養血,調補脾腎。實證則以潛陽瀉火化痰逐瘀為主要治法。

分證論治

.肝陽上亢

症状:眩暈耳鳴頭痛且脹,遇勞、惱怒加重,肢麻震顫,失眠多夢急躁易怒舌紅苔黃,脈弦。

治法:平肝潛陽,滋養肝腎

方藥;天麻鉤藤飲

方中天麻鉤藤石決明乎肝熄風黃芩梔子清肝瀉火益母草活血利水牛膝引血下行,配合杜仲桑寄生補益肝腎茯神夜交藤養血安神定志。全方共奏平肝潛陽,滋補肝腎之功。若見陰虛較盛,舌紅少苔,脈弦細數較為明顯者,可選生地麥冬玄參何首烏生白芍等滋補肝腎之陰。若肝陽化火肝火亢盛,表現為眩暈、頭痛較甚,耳鳴、耳聾暴作,目赤口苦,舌紅苔黃燥,脈弦數,可選用龍膽草丹皮菊花夏枯草等清肝瀉火。便秘者可選加大黃、芒硝或當歸龍薈丸通腑泄熱。眩暈劇烈,嘔惡,手足麻木肌肉困動者,有肝陽化風之勢,尤其對中年以上者要注意是否有引發中風病的可能,應及時治療,可加珍珠母生龍骨生牡蠣鎮肝熄風,必要時可加羚羊角以增強清熱熄風之力。

.肝火上炎

症状:頭暈且痛,其勢較劇,目赤口苦,胸脅脹痛,煩躁易怒,寐少多夢小便黃,大

便乾結,舌紅苔黃,脈弦數。

治法:清肝瀉火,清利濕熱

方藥:龍膽瀉肝湯

方用龍膽草、梔子、黃芩清肝瀉火;柴胡甘草疏肝清熱調中;木通、澤瀉、車前子清利濕熱;生地、當歸滋陰養血。全方清肝瀉火利濕,清中有養,瀉中有補。若肝火擾動心神,失眠、煩躁者,加磁石龍齒、珍珠母、琥珀清肝熱且安神。肝火化風,肝風內動,肢體麻木、顫震,欲發中風病者,加全蠍蜈蚣地龍僵蠶平肝熄風,清熱止痙。

.痰濁上蒙

症状:眩暈,頭重如蒙,視物旋轉,胸悶作惡,嘔吐痰涎,食少多寐,苔白膩,脈弦滑

治法:燥濕祛痰健脾和胃。

方藥:半夏白朮天麻湯

方中二陳湯理氣調中,燥濕祛痰;配白朮補脾除濕,天麻養肝熄風;甘草、生薑大棗健脾和胃,調和諸藥。頭暈頭脹,多寐,苔膩者,加藿香佩蘭石菖蒲醒脾化濕開竅;嘔吐頻繁,加代赭石竹茹和胃降逆止嘔;悶、納呆、腹脹者,加厚朴、白蔻仁砂仁等理氣化濕健脾;耳鳴、重聽者,加蔥白鬱金、石菖蒲等通陽開竅。

痰濁郁而化熱,痰火上犯清竅,表現為眩暈,頭目脹痛,心煩口苦,渴不欲飲,苔黃膩,脈弦滑,用黃連溫膽湯清化痰熱。若素體陽虛,痰從寒化,痰飲內停,上犯清竅者,用苓桂術甘湯合澤瀉湯溫化痰飲。

.瘀血阻竅

症状:眩暈頭痛,兼見健忘,失眠,心悸,精神不振,耳鳴耳聾,面唇紫暗,舌瘀點瘀斑,脈弦澀或細澀。

治法:活血化瘀,通竅活絡

方藥:通竅活血湯

方中用赤芍川芎桃仁、紅花活血化瘀通絡;麝香芳香走竄,開竅散結止痛,老蔥散結通陽,二者共呈開竅通陽之功;黃酒辛竄,以助血行;大棗甘溫益氣,緩和藥性,配合活血化瘀、通陽散結開竅之品,以防耗傷氣血。全方共呈活血化瘀、通竅活絡之功。若見神疲乏力,少氣自汗氣虛證者,重用黃芪,以補氣固表,益氣行血;若兼有畏寒肢冷,感寒加重者,加附子桂枝溫經活血;若天氣變化加重,或當風而發,可重用川芎,加防風白芷荊芥穗、天麻等理氣祛風之晶。

.氣血虧虛

症状:頭暈目眩,動則加劇,遇勞則發,面色觥白,爪甲不榮,神疲乏力,心悸少寐,納差食少,便溏舌淡苔薄白,脈細弱。

治法:補養氣血,健運脾胃。

方藥:歸脾湯。

方中黃芪、人蔘、白朮、當歸健脾益氣生血;龍眼肉、茯神、遠志酸棗仁養心安神木香理氣醒脾,使其補而不滯;甘草調和諸藥。全方有補養氣血,健運脾胃,養心安神之功效。若氣虛衛陽不固,自汗時出,易於感冒,重用黃芪,加防風、浮小麥益氣固表斂汗;脾虛濕盛,泄瀉或便溏者,加薏苡仁、澤瀉、炒扁豆,當歸炒用健脾利水;氣損及陽,兼見畏寒肢冷,腹中冷痛等陽虛症状,加桂枝、乾薑溫中散寒;血虛較甚,面色觥白無華,加熟地阿膠紫河車粉.(沖服)等養血補血,並重用參芪以補氣生血。

中氣不足清陽不升,表現時時眩暈,氣短乏力,納差神疲,便溏下墜,脈象無力者,用補中益氣湯補中益氣,升清降濁。

.肝腎陰虛

症状:眩暈久發不已,視力減退,兩目干色恩澀,少寐健忘,心煩口乾,耳鳴,神疲乏力,腰酸膝軟,遺精舌紅苔薄,脈弦細。

治法:滋養肝腎,養陰填精。

方藥:左歸丸

方中熟地、山萸肉、山藥滋陰補腎枸杞子菟絲子補益肝腎,鹿角霜腎氣,三者生精補髓,牛膝強腎益精,引藥人腎;龜板膠滋陰降火補腎壯骨。全方共呈滋補肝腎,養陰填精之功效。若陰虛生內熱,表現咽干口燥,五心煩熱,潮熱盜汗,舌紅,脈弦細數者,可加炙鱉甲知母青蒿滋陰清熱心腎不交,失眠、多夢、健忘者,加阿膠、雞子黃、酸棗仁、柏子仁交通心腎,養心安神;若水不涵木,肝陽上亢者,可加清肝、平肝、鎮肝之晶,如龍膽草、柴胡、天麻等。

【轉歸預後】

本病以肝腎陰虛、氣血虧虛的虛證多見,由於陰虛無以制陽,或氣虛則生痰釀濕等,可因虛致實,而轉為本虛標實之證;另一方面,肝陽、肝火、痰濁、瘀血等實證日久,也可傷陰耗氣,而轉為虛實夾雜之證。中年以上眩暈由肝陽上擾、肝火上炎、瘀血阻竅眩暈者,由於腎氣漸衰,若肝腎之陰漸虧,而陽亢之勢日甚,陰虧陽亢,陽化風動,血隨氣逆,夾痰夾火,上蒙清竅,橫竄經絡,可形成中風病,輕則致殘,重則致命。

眩暈病情輕者,治療護理得當,預後多屬良好;病重經久不愈,發作頻繁,持續時間較長,嚴重影響工作和生活者,則難以根治。.

【預防與調攝】

保持心情開朗愉悅,飲食有節,注意養生保護陰精,有助於預防本病。

患者的病室應保持安靜、舒適,避免噪聲,光線柔和。保證充足的睡眠,注意勞逸結合。保持心情愉快,增強戰勝疾病的信心。飲食以清淡易消化為宜,多吃蔬菜、水果,忌煙酒、油膩、辛辣之品,少食海腥發物,虛證眩暈者可配合食療,加強營養。眩暈發作時應臥床休息,閉目養神,少作或不作旋轉、彎腰等動作,以免誘發或加重病情。重症病人要密切注意血壓、呼吸、神志、脈搏等情況,以便及時處理。

【結語】

本病病因多由情志、飲食所傷,以及失血、外傷、勞倦過度所致。其病位在清竅,由腦髓空虛、清竅失養及痰火、瘀血上犯清竅所致,與肝、脾、腎三臟功能失調有關,其發病以虛證居多。臨床上實證多見於眩暈發作期,以肝陽上亢、肝火上炎、痰濁上蒙、瘀血阻竅四型多見,分別以天麻鉤藤湯平肝潛陽,滋養肝腎;以龍膽瀉肝湯清肝瀉火,清利濕熱;以半夏白朮天麻湯燥濕祛痰,健脾和胃;以通竅活血湯活血化瘀,通竅活絡。虛證多見於緩解期,以氣血虧虛、肝腎陰虛兩型多見,分別以歸脾湯補養氣血,健運脾胃;以左歸丸滋養肝腎,養陰填精。由於眩暈在病理表現為虛證與實證的相互轉化,或虛實夾雜,故一般急者多偏實,可選用熄風潛陽、清火化痰、活血化瘀等法以治其標為主;緩者多偏虛,當用補養氣血、益腎、養肝、健脾等法以治其本為主。

【文獻摘要】

《靈樞,海論》:「腦為髓之海,其輸上在於其蓋,下在風府。……髓海有餘,則輕勁多力,自過其度;髓海不足,則腦轉耳鳴,脛酸眩冒,目無所見,懈怠安臥。」

素問玄機原病式.諸風掉眩皆屬肝木》:「風氣甚而頭目眩運者,由風木旺,必是金衰不能制木,而木復生火,風火皆屬陽,多為兼化,陽主乎動,兩動相搏,則為之旋轉。」

《丹溪心法.頭眩》:「頭眩,痰挾氣虛併火,治痰為主,挾補氣藥及降火藥。無痰則不作眩,痰因火動。」

《景岳全書.眩運》;「丹溪則曰無痰不能作眩,當以治痰為主,而兼用它藥。余則曰無虛不能作眩,當以治虛為主,而酌兼其標。孰是孰非,余不能必,姑引經義,以表其大意如此。」

證治匯補.眩暈》:「以肝上連目系而應於風,故眩為肝風,然亦有因火,因痰,因虛,因暑,因濕者。」

臨證指南醫案.眩暈》:「經雲諸風掉眩,皆屬於肝,頭為六陽之首,耳目口鼻皆系清空之竅,所患眩暈者,非外來之邪,乃肝膽之風陽上冒耳,甚至有昏厥跌仆之虞。其症有夾痰,夾火,中虛,下虛,治膽、治胃、治肝之分。」

【現代研究】

.辨證治療

1.辨證論治徐氏辨證治療60-76歲老年眩暈患者165例,肝陽上亢方用天麻鉤藤飲加減,痰濁中阻方用半夏白朮天麻東加減,腎精不足方用左歸丸或右歸丸加減,瘀血阻絡方用通竅活血東加減,療程為4-6周,總有效率92.7%。並認為老年性眩暈病機為本虛標實,虛實夾雜,治療上在調肝、健脾、益氣、養血、理氣、化痰的同時,補腎填精、活血化瘀應貫徹始終[新中醫1998;(6):61]信

2.治痰、治血、治肝腎(1)治痰:宋氏對痰濁眩暈治以健脾化痰為主。常用澤瀉湯、半夏白朮天麻湯、溫膽湯等,藥選澤瀉、白朮、茯苓、陳皮、半夏等,澤瀉用量宜多,挾風、挾火隨證加減[陝西中醫1989;(1):184]。(2)治血:張氏用疏調血氣法治療眩暈瘀證,氣虛血瘀者用補陽還五湯葛根丹參益氣活血;氣滯血瘀者用血府逐瘀湯加味疏肝理氣化瘀;氣逆血阻者用百合湯合桃紅四物湯加丹參、茯神、遠志、京菖蒲、龍齒、珍珠母、磁石等調氣活血,鎮心安神;外傷血瘀者用通竅活血湯合三七、丹參、水蛭等活血通絡[中醫雜誌1,992;(9):15]。耿氏等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加用獨參湯丹參注射液治療35例眩暈,結果總有效率達94.3%,明顯優於單純辨證論治的對照組(P<0.05)[安徽中醫學院學報1990;(3):271。(3)治肝腎:張氏認為,眩暈陰虛液虧,風陽易升,其變動在肝,其根源在腎,以平肝治其標,滋腎柔肝治其本,用天麻鉤藤飲配黑豆黑芝麻。臨床一俟肝陽平熄,常服六味地黃丸杞菊地黃丸,均為治本之法。腎陽不足,無力化精,髓海空虛而致眩暈,治當溫補腎陽,填精生髓,常用山藥、熟地、棗皮、茯苓、枸杞、紫河車、鹿角膠淫羊藿、附子[陝西中醫1989;(4):184]。

.辨病治療

1.高血壓痛陸氏取辨病與辨證相結合的方法治療,如陽亢型用龍膽瀉肝湯泄熱平肝,陰虛陽亢型用鎮肝熄風湯潛陽育陰,肝腎陰虛型用杞菊地黃湯滋養肝,腎,陰陽兩虛型用地黃飲子滋陰助陽,陽虛型用腎氣丸溫補腎陽,酌情加用潛降熄風、活血化瘀、豁痰利氣之品。

並可選用漢防己、臭梧桐旱芹菜、野菊花羅布麻、鉤藤、青木香、地龍、丹皮、黃芩、天麻、葛根、萊服子、杜仲等有不同程度降壓作用的藥物[中醫雜誌1980;(5):11)。魏氏以鎮肝熄風湯原方加減治療以頭眩頭痛,目脹,耳鳴等為主症的高血壓患者100例,舌苔黃膩痰多黃稠加南星竹瀝瓜蔞、黃芩;陽明實熱便秘者,加大黃;頭脹痛、面潮紅甚者,加菊花、鉤藤;氣虛心慌心悸者,加太子參、黃芪、夜交藤、酸棗仁;心絞痛者,加元胡、丹參;血脂偏高者,加仙靈脾、澤瀉;陰虛風動者,重用玄參、生地;腦血栓形成者,加紅花、桃仁、蜈蚣、全蠍;高血壓危象者,加夏枯草、生石決明等,必要時配合西藥。1月為1療程。結果總有效率為97%[浙江中醫雜誌1997;(5):197)。

2.內耳眩暈病張氏主張本病急性發作期以熄風、化痰、泄火為先,.用加味溫膽湯(竹茹、半夏、陳皮、茯苓、甘草、枳實、葛根、丹參、鉤藤、磁石),緩解期用參芪二陳湯鞏固療效[安徽中醫學院學報1994;(1):21)信張氏以苓桂通竅湯(茯苓、桂枝、白朮、澤瀉、法半夏、陳皮、生龍牡、代赭石、鬱金、石菖蒲)治療本病38例,體虛加廣明參,嘔吐頻繁加竹茹、生薑,肝陽上亢加石決明,結果治療效果良好[實用中醫藥雜誌1998;(2):11)。胡氏運用加減半夏白朮天麻湯(半夏、白朮、天麻、澤瀉、茯苓;旋覆花、石菖蒲、砂仁、代赭石、丹參)治療美尼爾症候群70例,血虛者加當歸身、炙黃芪,氣虛加人蔘,失眠加青龍齒、夜交藤,取得良效[實用中醫藥雜誌1998;(7):22]。

參看

32 胸痹心痛 | 中風病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眩暈」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