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癲病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心腦病證 >> 癲病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癲病是由於情志所傷,或先天遺傳,導致痰氣鬱結,蒙蔽心竅,或陰陽失調精神失常臨床表現以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喃喃自語,出言無序,靜而多喜少動為特徵的一種常見多發的精神病

青壯年多見,近年來少年發病者有增加趨勢。

早在《內經》即對本病的臨床表現、病因病機及治療均有較系統的描述。如《靈樞.癲狂》有「得之憂飢」、「大怒」、「有所大喜」等記載,明確了情志因素致病。對其症状的描述說:「癇疾始生,先不樂,頭重痛,視舉目赤,甚作極,已而煩心」。為了觀察病情變化,首創「治癲疾者常與之居」的護理方法,至今也有實際意義。《素問.脈解》又說:「陽盡在上,而陰氣從下,下虛上實,故狂顛疾也」,指出了火邪擾心和陰陽失調而發生癲病、狂病。《難經.二十難》提出了「重陰者癲」、「重陽者狂」,使癲病與狂病相鑒別,但直至金元時期,癲、狂、癇同時並稱,混而不清。到了明代,王肯堂始將其詳細分辨,《證治準繩.癲狂癇總論》說:「癲者或狂或愚,或歌或笑,或悲或泣,如醉如痴,言語有頭無尾,穢潔不知,積年累月不愈」;「狂者病之發時猖狂剛暴,如傷寒陽明大實發狂,罵詈不避親疏,甚則登高而歌,棄衣而走」;「癇病發則昏不知人,眩仆倒地,不省高下,甚而瘛瘋抽掣,目上視,或口眼喁斜,或口作六畜之聲」。為後世辨證治療提示了正確方向。《醫林改錯.癲狂夢醒湯》指出「癲狂……乃氣血凝滯腦氣」,從而開創了以活血化瘀法治療癲病及狂病的先河。

西醫學精神分裂症情感障礙中的抑鬱症,其臨床表現與本病類似者,可參考本節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1.情志所傷心藏神,主神志,肝藏魂,主疏泄。若惱怒鬱憤,則心氣不平,肝失疏泄,氣機失調,擾動心神而成;或肝鬱不解,木氣太過,克伐脾土,水瀆失職,痰濕內生,或肝鬱化火,則痰火逆亂,心神被擾而成;若暴怒不止,則氣機痹阻。血行滯澀,日久為瘀,或瘀痰互結,瘀阻升降之機,終由陰陽失司而成。

2.痰氣鬱結思慮太過,所願不遂,心脾受傷,思則氣結,心氣受抑,脾氣不發,則痰氣鬱結,上擾清竅,以致蒙蔽心神,神志逆亂而成。.或思慮太過,心血內耗,脾失化源心脾兩虛,血不榮心,或藥物所傷,中州受損,中陽虛衰,神明失養而成。

3.先天遺傳即胎兒在母腹中有所大驚,胎氣被擾,升降失司,陰陽失平,致使先天不足,腦神虛損,生後一有所觸,則氣機逆亂,神機錯亂引發本病。

總之;本病多由七情內傷,致使氣滯痰結血瘀或先天遺傳致虛與腦神異常所致,以臟氣不平,陰陽失調,神機逆亂為病機關鍵。其病位在心腦,與肝脾腎關系密切。因心為五臟六腑之大主,主神明,統領魂魄意志,憂動於心則肺應,思動於心則脾應,怒動於心則肝應,恐動於心則腎應;腦為元神之府,神機之源。

【臨床表現】

癲病以精神失常為其各證候的共有特徵。以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痴呆,語無倫次,靜而少動,喃喃自喜,不知穢潔,不知羞恥為特徵。發病一般較慢,部分患者可有晨重晚輕的節律變化。常伴有失眠納差便秘等症状。

【診斷】、

1.患者平素性格內向,大多數近期有情志內傷史;

2.以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出言無序,或喃喃自語,靜而少動,多喜為其主要臨床表現;

3.家族中有罹患本病或類似疾病的病史;

4.病情的輕重與反覆常與情志有關。

5.多發於青壯年女性。近年臨床資料表明,少年病例有增多之勢。

6.必須排除因器質性疾病以及藥物原因導致的精神失常。

【鑒別診斷】

1.郁病,郁病的心神惑亂型表現為精神恍惚,心神不寧,悲憂善哭為特徵,與癲病表現相似,但郁病心神惑亂型常因精神刺激而誘發,表現多種多樣,但同一患者每次發作多為同樣幾種症状的重複,不發作時一如常人。

2.痴呆癲病與痴呆症状表現亦有相似之處,但痴呆以智能低下為突出表現,以神情獃滯、愚笨遲鈍為主要證候特徵,其部分症状可自制,其基本病機是髓減腦消,神機失用,或痰濁瘀血,阻痹腦脈。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辯明新久虛實本病早期或初病多以精神興奮、煩躁為主要表現,多為實證;病久則多見精神抑鬱、悲愁為主要表現,多屬虛證

2.確定病性精神抑鬱,哭笑無常,多喜太息胸脅脹悶,此屬氣滯;神情獃滯,沉默痴呆,胸悶痞滿,此屬痰阻;情感淡漠,昏昏憤憤,氣短無力,此屬氣虛;沉默少動,善悲欲哭,肢體睏乏,此屬脾虛;神思恍惚,多疑善忘心悸易驚,此屬血虛

治療原則

本病以理氣解郁,暢達神機為其治療原則。此外,移情易性不但是防病治病的需要,也是防止反覆與發生意外不可忽視的措施。

分證論治

.肝鬱氣滯

症状:精神抑鬱,情緒不寧,沉默不語,善怒易哭,時時太息,胸脅脹悶,舌質淡,舌苔薄白脈弦。,

治法:疏肝解郁行氣導滯。

方藥:柴胡疏肝散加味。

方中以柴胡枳殼香附疏肝理氣解郁;川芎肝經血郁白芍甘草柔肝緩急。加石菖蒲遠志鬱金宜開心竅。本證多見於癲癇初期,重點在於疏肝理氣解郁。若肝失疏泄,氣滯而致血瘀,出現脅下脹痛明顯,舌有瘀點瘀斑,可加川棟子薑黃丹參行氣活血止痛;若兼有肝木太旺,克伐脾土,出現納差食少,腹脹等症状時,當加用党參白朮、山藥、茯苓等以健脾益氣;若肝氣犯胃,出現噯氣頻作,胸滿悶者,加旋覆花代赭石蘇梗平肝和胃降逆

.痰氣鬱結

症状: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出言無序,或喃喃自語,喜怒無常,穢潔不分,不思飲食。舌紅苔膩而白,脈弦滑

治法:理氣解郁,化痰醒神。

方藥:加味導痰湯

方用二陳湯理氣調中,燥濕祛痰;加枳殼、南星生薑即導痰湯祛風滌痰黃芩黃連竹瀝清心熱,瀉心火;瓜蔞桔梗順氣化痰人蔘大棗和中健脾:以防攻伐太過;烏梅收斂生津,以防疏泄太過。可加入鬱金、石菖蒲、蒼朮以加強理氣解郁醒神。

若痰濁壅盛,胸膈瞀悶,口多痰涎,脈滑大有力,形體壯實者,可暫用三聖散取吐,劫奪痰涎。因藥性猛悍,自當慎用。若吐後形神俱乏,宜以飲食調養。

若神思迷惘,表情呆鈍,言語錯亂,目瞪不瞬,舌苔白膩,為痰迷心竅,治宜理氣豁痰,宜竅散結。先以蘇合香丸,芳香開竅,繼以四七東加膽南星、鬱金、石菖蒲之類,以行氣化痰。

若不寐易驚,煩躁不安,:舌紅苔黃,脈滑數者,此痰郁化熱,痰熱交蒸,干擾心神所致,宜清化痰熱,可用溫膽湯加黃連合白金丸,取黃連清心火,白金丸手少陰藥,白礬酸咸能軟頑痰,鬱金苦辛,能去惡血痰血去則心竅開而病已。

若神昏意亂,動手毀物,為火盛欲狂之徵,當從狂論治。

.心脾兩虛

症状:神思恍惚,魂夢顛倒,心悸易驚,善悲欲哭,肢體睏乏,飲食銳減,舌淡苔膩,脈沉細無力。

治法:健脾養心,調暢氣機。

方藥:養心湯送服越鞠丸

養心湯健脾養心安神,即以人蔘、黃芪、甘草補脾;川芎、當歸養心血;茯苓、遠志、柏子仁酸棗仁五味子寧心神;更有肉桂引諸藥人心經,以奏養心安神之功。越鞠丸以香附、川芎、蒼朮、梔子神曲,解諸鬱結,調節氣機,使氣暢血通,郁解神復,取其「氣血流通即是補」之義。

.氣陰兩虛

症状:久治不愈,神志恍惚,多言善驚心煩易怒,躁擾不寐,面紅形瘦,口乾舌燥舌紅少芒或無苔,脈沉細而數。

治法:益氣養陰。。

方藥:四君子湯送服大補陰丸

四君子補中健脾益氣;久病及腎,耗傷腎陰陰虛火旺,故用大補陰丸以鹽黃柏鹽知母、酒蒸熟地、龜板、豬脊髓和蜜為丸,鹽湯送下,滋陰降火,所謂壯水之主以制陽光。加豬脊髓,取其能通腎命,陽生陰長,腎命相通,共奏滋陰降火,使之陰陽得其平,神機自復而向愈。

除上述治療外,單味藥如桑寄生洋金花馬錢子黃芫花大戟水牛角地龍治療精神病進行臨床觀察,亦取得一定療效,也有用針灸療法均有一定效果。但對單味劇毒藥如洋金花、馬錢子等應慎用為宜。

此外,移情易性等精神療法也不失為治療癲病的有效方法。如防止環境的惡性刺激,這對保持患者智力、活躍情緒、增加社會接觸和消除被隔離感有益。

【轉歸預後】

本病多由早期的肝鬱氣滯、痰氣鬱結的實證,失治誤治,或精神調攝不當,而轉為心脾兩虛或氣陰兩虛的虛證。

本病早期診斷正確,藥物治療及精神調攝得當,可望痊癒,但若屢遇七情內傷,則易反覆。若失治、治之不當,不但轉成慢性,且可加重轉為狂病,預後亦差。

【預防與調攝】

本病屬神志失常的疾病,故尤其是對有家族史又性格內向之人,要加強思想修養,正確對待各種事物,保持心情開朗,是預防本病的重要措施。

本病除藥物治療外,調攝護理也很重要。如情志、起居、食飲、勞逸等的調攝;護理工作也要加強,防止意外。病人不宜從事高空作業及駕駛、操縱機械等危險性大的工作。乎素亦要防止惡言、譏諷擾亂情志,要給予關心照顧。

【結語】

癲病是一種精神失常疾病。病位在心腦,主要是心腦主神機的功能失常,與肝脾腎有關,而情志所傷,痰氣鬱結與先天遺傳,為主要致病之因,致使臟氣不平,陰陽失調,神機逆亂是其病機所在。臨床上以精神抑鬱,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喃喃自語,語無倫次,靜而多喜少動為其特徵。治以理氣解郁,暢達神機為其大法。同時,移情易性不但是防病治病的需要,也是防止反覆或意外發生的措施,這是治療上又一個基本原則。主要分為肝鬱氣滯、痰氣鬱結、心脾兩虛和氣陰兩虛四個證型,分別以疏肝解郁,行氣導滯;理氣解郁,化痰醒神;健脾養心,調暢氣機及益氣養陰為主要治法。除藥物治療外,必須注重生活調攝、精神安慰及必要的安全護理。

【文獻摘要】

《素問.脈要精微論》:「衣被不斂,言語善惡,不避親疏者,此神明之亂也。」

丹溪心法.癲狂》:「癲屬陰,狂屬陽,癲多喜而狂多怒,脈虛者可治,實則死。大率多因痰結於心胸間,治當鎮心神,開痰結。」。

醫學正傳.癲狂癇證》:「大抵狂為痰火實盛,癲為心血不足,多為求高遠不得志者有之。」

醫家四要.病機約論.癲狂者審陰陽之邪並》:「癲疾始發,志意不樂,甚則精神痴呆,言語無倫,而睡於平時,乃邪並於陰也。……蓋癲之為病,多因謀為不遂而得。」

【現代研究】

.證類研究

張氏對30例精神分裂症進行中醫分型研究,結果表明以頑痰型9例、陽虛型7例、陰虛型7例、熱痰型7例為主。進一步研究表明,四型的強啡肽,-8(D1-s)和尿中3-甲氧基-4-羥基乙醇硫酸腺苷(真n亞C-S04)低於健康人,四型相比的結果是熱痰型和陰虛型的腦脊液的環磷酸腺苷(cAMP)高於陽虛型和頑痰型,且陰虛的D:-8高於陽虛型和頑痰型,所以推測陽虛和頑痰這兩型中醫病理變化,可能與cAMP、Dl-8和MHPC-SO4的降低有關,而陰虛和熱痰型可能與cAMP、D1-8的增高和MHPC-SO4的降低有關[中西醫結合雜誌1987;(9):526)。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行業標準中本病主要分為四型:痰氣鬱結型、氣虛痰結型、心脾兩虛型、陰虛火旺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行業標準,國家中醫藥管理局,1994年發布.P21)。周氏對精神病233例辨證結果,痰濕內阻型107例(46%),痰火內擾型59例(25%),陽虛虧損型47例(20%),氣滯血瘀型7例,陰虛火旺型6例,未歸類者7例[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1994;(2):127)。

.臨床治療

張氏等以歡神湯(合歡皮茯神、鬱金、菖蒲醋柴胡、當歸、青皮陳皮、白朮、天竺黃、南星)治療癲症33例,結果治癒12例,好轉15例,無效6例。總有效率為81.8%。體會:心肝脾三臟虛損為病之本,痰郁竅閉為其標。歡神湯諸藥合用有歡神寧心,化痰開竅,解郁健脾之功,治療本病隨證變通每能收效[陝西中醫1985;(12):537)。王氏認為癲病多因憂思過度,鬱悶不舒,憂愁思慮傷心,故心血不足,又兼思則氣結,氣結則凝固,堵塞氣機,蒙蔽神明,故精神失常,俗所謂痰迷心竅。癲與狂,病理症状雖不同,其痰火郁蔽則一,故治療大法以祛痰為主。癲病於祛痰中兼養心安神,自定加味溫膽湯(清半夏、廣皮、茯神、遠志、竹茹枳實九節菖蒲、礬鬱金、天竺黃、磁石生龍齒生牡蠣、膽南星、硃砂)治之(j匕京中醫1984;(1):5)。高氏在理論上提出:①痰瘀凝滯腦氣;②肺氣鬱結;③郁久化熱;④下以去實,泄以去閉。癲證緣於痰、氣、瘀、熱互結者,其大腸氣閉,燥屎內結或瘀血經閉,其輕者,或可理氣清解,活血化瘀;其重者,痰經熱煉而膠結益甚,熱為痰固而難以消解。故須下之泄之,迅猛盪逐痰熱、瘀血、燥屎、結氣,從速降下滯塞於腦絡之陳菀濁邪以開閉塞。使升降復常,氣血調暢,神智自復清明[雲南中醫雜誌1987;(3):12)。陳氏以醒神合劑(菟絲子、肉桂、淫羊藿仙茅制首烏雞血藤楮實子等組成)聯合抗精神病藥物治療精神分裂症陰性症状60例與單純使用抗精神病藥物對照組60例,連服6個月統計療效。結果,治療組療效優於對照組,兩組費氏精神分裂症陰性症状量表總分評定以及情感平淡、意志缺乏、注意障礙等分量表評定之差異,P<0.05或P<0.01[成都中醫藥大學學報19g7;(3):19]。

參看

32 癇病 | 狂病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癲病」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