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黃疸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肝膽病證 >> 黃疸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黃疸是由於感受濕熱疫毒等外邪,導致濕濁阻滯,脾胃肝膽功能失調,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引起的以目黃、身黃、尿黃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肝膽病證。

黃疸為臨床常見病證之一,男女老少皆可罹患,但以青壯年居多。歷代醫家對本病均很重視,古代醫籍多有記述,現代研究也有長足進步,中醫藥治療本病有較好療效,對其中某些證候具有明顯的優勢。

內經》已有黃疽之名,並對黃疽的病因、病機症状等都有了初步的認識,如《素問.平人氣象論篇》云:「溺黃赤,安臥者,黃疸;……目黃者曰黃疸。」《素問,六元正紀大論篇》云:「溽暑濕熱相薄,爭於左之上,民病黃癉而為朋腫。」《靈樞.經脈》云:「是主脾所生病者,.,…—黃疽,不能臥。」《金匱要略》將黃疸立為專篇論述,並將其分為黃疸、谷疽、酒疸女勞疸和黑疽等五疸。《傷寒論》還提出了陽明發黃和太陰發黃,說明當時已認識到黃疸可由外感、飲食和正虛引起,病機有濕熱,瘀熱在里寒濕在里,相關的臟腑有脾胄腎等,並較詳細的記載了黃疸的臨床表現,創製了茵陳蒿湯茵陳五苓散等多首方劑,體現了瀉下、解表、清化、溫化、逐瘀、利尿等多種退黃之法,這些治法和方劑仍為今天所喜用,表明漢代對黃疽的辨證論治已有了較高的水平。《諸病源候論.黃病諸候》提出了一種卒然發黃,命在頃刻的「急黃」。《台秘要.溫病及黃疽》引《必效》曰:「每夜小便中浸白帛片,取色退為驗。」最早用實驗檢測的比色法來判斷治療後黃疽病情的進退。宋代韓祗和的《傷寒微旨論》除論述了黃疽的「陽證」外,還特設《陰黃證篇》,並首創用溫熱藥治療陰黃。

元代羅天益所著《衛生寶鑒.發黃》總結了前人的經驗,進一步明確濕從熱化陽黃,濕從寒化為陰黃,將陽黃和陰黃的辨證論治系統化,執簡馭繁,對臨床實踐指導意義較大,至今仍被採用。《景岳全書.黃疸》中載有疽黃證,認為其發病與「膽液泄」有關,提示了黃疸與膽液的關係。《雜病源流犀燭.諸疽源流》認識到了黃疸的傳染性及其嚴重性:「又有天行疫癘,以致發黃者,俗謂之瘟黃,殺人最急。」

本病與西醫所述黃疸意義相同,大體相當於西醫學中肝細胞性黃疸阻塞性黃疸溶血性黃疸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膽石症膽囊炎鉤端螺旋體、某些消化系統腫瘤,以及出現黃疸的敗血症等,若以黃疸為主要表現者,均可參照本節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黃疽的病因主要有外感時邪,飲食所傷,脾胃虛弱及肝膽結石積塊瘀阻等,其發病往往是內外因相因為患。

1.外感時邪外感濕濁、濕熱、疫毒等時邪自口而人,蘊結於中焦,脾胃運化失常,濕熱熏蒸於脾胃,累及肝膽,以致肝失疏泄,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外溢肌膚,上注眼目,下流膀胱,使身目小便俱黃,而成黃疸。若疫毒較重者,則可傷及營血,內陷心包,發為急黃。

2.飲食所傷飢飽失常或嗜酒過度,皆能損傷脾胃,以致運化功能失職,濕濁內生,隨脾胃陰陽盛衰或從熱化或從寒化,熏蒸或阻滯於脾胃肝膽,致肝失疏泄,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浸淫肌膚而發黃。如《金匱要略.黃疸病脈證並治》曰:「谷氣不消,胃中苦濁,濁氣下流,小便不通,……身體盡黃,名曰谷疸。」

3.脾胃虛弱素體脾胃虛弱,或勞倦過度,脾傷失運,氣血虧虛,久之肝失所養,疏泄失職,而致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浸淫肌膚,發為黃疸。若素體脾陽不足,病後脾陽受傷,濕由內生而從寒化,寒濕阻滯中焦,膽液受阻,致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浸淫肌膚,也可發為黃疽。

此外,肝膽結石、積塊瘀阻膽道,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也可引起黃疽。

黃疸的發病,從病邪來說,主要是濕濁之邪,故《金匱要略.黃疸病脈證並治》有「黃家所得,從濕得之」的論斷;從臟腑病位來看,不外脾胃肝膽,而且多是由脾胃累及肝膽。黃疸的發病是由於內外之濕阻滯於脾胃肝膽,導致脾胃運化功能失常,肝失疏泄,或結石、積塊瘀阻膽道,.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而成。病理屬性與脾胃陽氣盛衰有關,中陽偏盛,濕從熱化,則致濕熱為患,發為陽黃;中陽不足,濕從寒化,則致寒濕為患,發為陰黃。至於急黃則為濕熱夾時邪疫毒所致,也與脾胃陽氣盛衰相關。不過,正如《丹溪心法.疸》所言:「疸不用分其五,同是濕熱。」臨床以濕從熱化的陽黃居多。陽黃和陰黃之間在一定條件下也可相互轉化,陽黃日久,熱泄濕留,或過用寒涼之劑,損傷脾陽,則濕從寒化而轉為陰黃;陰黃重感濕熱之邪,又可發為陽黃。

【臨床表現】

本病的證候特徵是目黃、身黃、小便黃,其中以目黃為主要特徵。患病初起,目黃、身黃不一定出現,而以惡寒發熱食欲不振噁心嘔吐腹脹腸鳴肢體困重等類似感冒的症状為主,三五日後,才逐漸出現目黃,隨之出現尿黃與身黃。亦有先出現脅肋劇痛,然後發黃者。病程或長或短。發黃程度或淺或深,其色或鮮明或晦暗,急黃者,其色甚則如金。急黃患者還可出現壯熱神昏衄血吐血等症。常有飲食不節,與肝炎病人接觸,或服用損害肝臟的藥物等病史。

【診斷】

1.以目黃、身黃、小便黃為主症,其中目黃為必具的症状。

2.常伴脘腹脹滿納呆嘔惡,脅痛,肢體困重等症。

3.常有飲食不節,與肝炎病人接觸,或服用損害肝臟的藥物等病史,以及過度疲勞等誘因。

4.血清總膽紅素直接膽紅素、尿膽紅素、尿膽原血清丙氨酸轉氨酶天冬氨酸轉氨酶,以及B超、CT膽囊造影等檢查,有助於診斷與鑒別診斷。

【鑒別診斷】

1.萎黃黃疽與萎黃均有身黃,故需鑒別。黃疸的病因為感受時邪,飲食所傷,脾胃虛弱,砂石、積塊瘀阻等;萎黃的病因為大失血,久病脾虛等。黃疸的病機是濕濁阻滯,脾胃肝膽功能失調,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萎黃的病機是脾虛不能化生氣血,或失血過多,致氣血虧虛,肌膚失養。黃疽以目黃、身黃、小便黃為特徵;萎黃以身面發黃且干萎無澤為特徵,雙目和小便不黃,伴有明顯的氣血虧虛證候,如眩暈耳鳴心悸少寐等。二者的鑒別以目黃的有無為要點。

2.黃胖黃胖多與蟲證有關,諸蟲尤其是鉤蟲居於腸內,久之耗傷氣血,脾虛生濕,致肌膚失養,水濕漸停,而引起面部腫胖色黃,身黃帶白,但眼目不黃。《雜病源流犀燭.諸疽源流黃胖》對此論述頗詳:「黃胖宿病也,與黃疽暴病不同。蓋黃疸眼目皆黃,無腫狀;黃胖多腫,色黃中帶白,眼目如故,或洋洋少神。雖病根都發於脾,然黃疸則由脾經濕熱鬱蒸而成;黃胖則濕熱未甚,多蟲與食積所致,必吐黃水毛髮皆直,或好食生米茶葉土炭之類。」二者的鑒別也以目黃的有無為要點。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陽黃與陰黃陽黃由濕熱所致,起病急,病程短,黃色鮮明如橘色,伴有濕熱證候;陰黃由寒濕所致,起病緩,病程長,黃色晦暗如煙熏,伴有寒濕諸候。

2.辨陽黃中濕熱的偏重陽黃屬濕熱為患,由於感受濕與熱邪程度的不同,機體反應的差異,故臨床有濕熱孰輕孰重之分。區別濕邪與熱邪的孰輕孰重,目的是同中求異,使治療分清層次,各有重點。辨證要點是:熱重於濕的病機為濕熱而熱偏盛,病位在脾胃肝膽而偏重於胃;濕重於熱的病機是濕熱而濕偏盛,病位在脾胃肝膽而偏重於脾。相對來說,熱重於濕者以黃色鮮明,身熱口渴口苦便秘舌苔黃膩脈弦數為特點;濕重於熱者則以黃色不如熱重者鮮明,口不渴,頭身困重,納呆便溏舌苔厚膩微黃,脈濡緩為特徵。

3.辨急黃急黃為濕熱夾時邪疫毒,熱人營血,內陷心包所致。在證候上,急黃與一般陽黃不同,急黃起病急驟,黃疸迅速加深,其色如金,並現壯熱神昏;吐血衄血等危重證候,預後較差。

治療原則

根據本病濕濁阻滯,脾胃肝膽功能失調,膽液不循常道,隨血外溢的病機,其治療大法為祛濕利小便,健脾疏肝利膽。故《金匱要略》有「諸病黃家,但利其小便」之訓。並應依濕從熱化、寒化的不同,分別施以清熱利濕和溫中化濕之法;急黃則在清熱利濕基礎上,合用解毒涼血開竅之法;黃疸久病應注意扶助正氣,如滋補脾腎,健脾益氣等。

分證論治

『陽黃』

.濕熱兼表

症状:黃疽初起,目白睛微黃或不明顯,小便黃,腹滿悶,不思飲食,伴有惡寒發熱,頭身重痛,乏力,舌苔黃膩,脈浮弦或弦數。

治法:清熱化濕,佐以解表。

方藥:麻黃連翹赤小豆湯合甘露消毒丹

本方意在解除表邪芳香化濕,清熱解毒。二方中麻黃、薄荷辛散外邪,使邪從外解;連翹、黃芩清熱解毒;藿香白蔻仁石菖蒲芳香化濕;赤小豆、梓白皮滑石木通滲利小便;杏仁宣肺化濕;茵陳清熱化濕,利膽退黃;生薑大棗甘草調和脾胃川貝射干可去而不用。

表證輕者,麻黃、薄荷用量宜輕,取其微汗之意;目白睛黃甚者,茵陳用量宜大;熱重者酌加金銀花梔子板藍根清熱解毒。並可加鬱金丹參疏肝調血。

.熱重於濕

症状:初起目白睛發黃,迅速至全身發黃,色澤鮮明,右脅疼痛而拒按,壯熱口渴,口乾口苦,噁心嘔吐,脘腹脹滿,大便秘結,小便赤黃、短少,舌紅,苔黃膩或黃糙,脈弦滑或滑數。

治法:清熱利濕,通腑化瘀

方藥:茵陳蒿湯。.

方中茵陳味苦微寒,人肝、.脾、膀胱經,為清熱利濕、疏肝利膽退黃的要藥;梔子清泄三焦濕熱,利膽退黃;大黃通腑化瘀,泄熱解毒,利膽退黃;茵陳配梔子,使濕熱從小便而去;茵陳配大黃,使瘀熱從大便而解,三藥合用,共奏清熱利濕,通腑化瘀,利膽退黃和解毒之功。本方可酌加升麻、連翹、大青葉虎杖田基黃、板藍根等清熱解毒;鬱金、金錢草、丹參以疏肝利膽化瘀;車前子豬苓澤瀉等以滲利濕邪,使濕熱分消,從二便而去。

濕重於熱

症状:身目發黃如橘,無發熱身熱不揚,右脅疼痛,脘悶腹脹,頭重身困,嗜臥乏力,納呆便溏,厭食油膩,噁心嘔吐,口粘不渴,小便不利,舌苔厚膩微黃,脈濡緩或弦滑。

治法:健脾利濕,清熱利膽

方藥:茵陳四苓湯。

方用茵陳清熱利濕,利膽退黃,用豬苓、茯苓、澤瀉淡滲利濕,炒白朮健脾燥濕。若右脅疼痛較甚,可加鬱金、川楝子佛手疏肝理氣止痛。若脘悶腹脹,納呆厭油,可加陳皮、藿香、佩蘭厚朴枳殼等以芳香化濕理氣

茵陳四苓湯適用於濕邪偏重較明顯者,若濕熱相當者,尚可選用甘露消毒丹。該方用茵陳、滑石、木通清熱利濕,利膽退黃,引濕熱之邪從小便而出;黃芩、連翹清熱燥濕解毒;石菖蒲、白蔻仁、藿香、薄荷芳香化濕,行氣悅脾。原方中貝母、射乾的主要作用是清咽散結,可去之。本方諸藥配合,不僅利濕清熱,芳香化濕,利膽退黃,而且調和氣機,清熱透邪,使壅遏之濕熱毒邪消退。若濕困脾胃,便溏尿少,口中甜者,可加厚朴、蒼朮;納呆或無食慾者,再加炒麥芽雞內金醒脾消食。

.膽腑鬱熱

症状:身目發黃鮮明,右脅劇痛且放射至肩背,壯熱或寒熱往來,伴有口苦咽干,噁心嘔吐,便秘,尿黃,舌紅苔黃而干,脈弦滑數。

治法:清熱化濕,疏肝利膽。

方藥:大柴胡湯

方中柴胡、黃芩、半夏、生薑和解少陽和胃降逆;大黃、枳實通腑瀉熱,利膽退黃;白芍和脾斂陰柔肝利膽;大棗養胃。脅痛重者,可加鬱金、枳殼、木香;黃疽重者,可加金錢草、厚朴、茵陳、梔子;壯熱者,可加金銀花、蒲公英、虎杖;呃逆噁心者,加炒萊菔子

.疫毒發黃

症状:起病急驟,黃疽迅速加深,身目呈深黃色,脅痛,脘腹脹滿,疼痛拒按,壯熱煩渴,嘔吐頻作,尿少便結,煩躁不安,或神昏譫語,或衄血尿血,皮下紫斑,或有腹水,繼之嗜睡昏迷舌質紅絳,苔黃褐乾燥,脈弦大或洪大。本證又稱急黃。

治法:清熱解毒,涼血開竅。

方藥:千金犀角散。

本方主藥犀角(以水牛角代之)是清熱解毒涼血之要藥,配以黃連、梔子、升麻則清熱解毒之力吏大;茵陳清熱利濕,利膽退黃。可加生地黃玄參石斛、.丹皮清熱解毒,養陰涼血;若熱毒熾盛,乘其未陷入昏迷之際,急以通滌胃腸熱毒為要務,不可猶豫,宜加大劑量清熱解毒藥如金銀花、連翹、土茯苓、蒲公英、大青葉、黃柏、生大黃,或用五味消毒飲,重加大黃。如已出現躁擾不寧,或伴出血傾向,需加清營涼血解毒藥,如神犀丹之類,以防內陷心包,出現昏迷。如熱入營血,心神昏亂,肝風內動,法宜清熱涼血,開竅熄風,急用溫病「三寶」:躁擾不寧,肝風內動者用紫雪丹;熱邪內陷心包,譫語或昏憤不語者用至寶丹;熱毒熾盛,濕熱蒙蔽心神,神志時清時昧者,急用安宮牛黃丸

本證可用清開靈注射液60-80m1,兌人5%葡萄糖溶液中靜脈滴注,每日1次,連續2-3周。

『陰黃』

.寒濕阻遏

症状:身目俱黃,黃色晦暗不澤或如煙熏,右脅疼痛,痞滿食少,神疲畏寒。腹脹便溏,口淡不渴,舌淡苔白膩,脈濡緩或沉遲。

治法:溫中化濕,健脾利膽。

方藥:茵陳術附湯

方中茵陳除濕利膽退黃,附子乾薑溫中散寒,佐以白朮、甘草健脾和胃。脅痛或脅下積塊者,可加柴胡、丹參、澤蘭、鬱金、赤芍以疏肝利膽,活血化瘀;便溏者加茯苓、澤瀉、車前子。黃疸日久,身倦乏力者加党參黃芪

.脾虛濕郁

症状:多見於黃疸久郁者。症見身目俱黃,黃色較淡而不鮮明,脅肋隱痛,食欲不振,肢體倦怠乏力,心悸氣短,食少腹脹,大便薄,舌淡苔薄白,脈濡細。

治法:健脾益氣,祛濕利膽。

方藥:六君子湯加茵陳、柴胡。.

方中人蔘、茯苓、白朮、甘草健脾益氣,陳皮、半夏健脾燥濕,茵陳、柴胡利濕疏肝利膽,諸藥合用,共奏健脾益氣、疏肝利膽、祛濕退黃之功。血虛者可加當歸地黃養血,濕重苔膩者可少加豬苓、澤瀉。

.脾虛血虧

主症:面目及肌膚髮黃,黃色較淡,面色不華,瞼白唇淡,心悸氣短,倦怠乏力.,頭暈

目眩,舌淡苔白,脈細弱。

治法:補養氣血,健脾退黃。

方藥:小建中湯

方中桂枝配生薑、大棗辛甘生陽,白芍配甘草酸甘化陰,飴糖緩中健脾。並酌加茯苓、澤瀉以利濕退黃,黃芪、党參以補氣,白朮以健脾,當歸、阿膠以養血。

【轉歸預後】

本病的轉歸與黃疸的性質、體質強弱、治療護理等因素有關。陽黃、陰黃、急黃雖性質不同,輕重有別,但在一定條件下可互相轉化。陽黃若患者體質差,病邪重,黃疸日益加深,迅速出現熱毒熾盛症状可轉為急黃;陽黃也可因損傷脾陽,濕從寒化,轉為陰黃;陰黃重感濕熱之邪,又可發為陽黃;急黃若熱毒熾盛,內陷心包,或大量出血,可出現肝腎陽氣衰竭之候;陰黃久治不愈,可轉為積聚、鼓脹

一般來說,陽黃預後良好,唯急黃邪人心營,耗血動血,預後多不良。至於陰黃,若陽氣漸復,黃疸漸退,則預後較好;若陰黃久治不愈,化熱傷陰動血,黃疸加深,轉變為鼓脹重症則預後不良;急黃病死率高,若出現肝腎陽氣衰竭之候,預後極差。

【預防與調攝】

本病病程相對較長,除了藥物治療以外,精神狀態、生活起居、休息營養等,對本病有著重要的輔助治療意義。具體內容包括:

1.精神調攝:由於本病易於遷延、反覆甚至惡化,因此,患病後一般思想顧慮較重,多慮善怒,致使病情加重。所以,醫患結合,講清道理,使患者從自身疾病的束縛中解脫出來,而不要為某些症状的顯沒而惶惶不安,憂慮不寧。

2.飲食有節:患病後食慾減退,噁心嘔吐,腹脹等症明顯,所以調節飲食為主要的輔助療法。既往強調高糖、高蛋白、高熱量、低脂肪飲食,以保證營養供應,但應注意要適度,不可過偏。陽黃患者適合軟食或半流飲食,以起到補脾緩肝的作用;禁食酒、辛熱及油膩之品。陰黃患者也應進食富於營養而易消化的飲食,禁食生冷、油膩、辛辣之晶,不吃油炸、堅硬的食物,避免損傷血絡。黃疸恢復期,更忌暴飲暴食,以防重傷脾胃,使病情加重。

3.起居有常:病後機體功能紊亂,往往容易疲勞,故在急性期或慢性活動期應適當臥床休息,有利整體功能的恢復;急性期後,根據患者體力情況,適當參加體育鍛煉,如練太極拳氣功之類,十分必要。

對於急黃患者,由於發病急驟,傳變迅速,病死率高,所以調攝護理更為重要。患者應絕對臥床休息,吃流質飲食,如噁心嘔吐頻發,可暫時禁食,予以補液。禁辛熱、油膩、堅硬的食物,以防助熱、生濕、傷絡。密切觀察病情變化,黃疸加深或皮膚出現紫斑為病情惡化之兆;若煩躁不安,神志恍惚脈象變為微弱欲絕或散亂無根,為欲脫之徵象,應及時搶救。

【結語】

黃疸是以目黃、身黃、尿黃為主要特徵的一種肝膽病證,其病因主要有外感時邪,濕熱疫毒,飲食所傷,脾胃虛弱及肝膽結石、積塊瘀阻等,其發病往往是內外因相因為患。其中主要責之於濕邪,病位在脾胃肝膽,而且多是由脾胃累及肝膽。黃疸的基本病機是濕濁阻滯,脾胃肝膽功能失常,或結石、積塊瘀阻膽道,致膽液不循常道,隨血泛溢而成。病理屬性與脾胃陽氣盛衰有關。中陽偏盛,濕從熱化,則致濕熱為患,發為陽黃;中陽不足,濕從寒化,則致寒濕為患,發為陰黃。至於急黃則為濕熱夾時邪疫毒所致。陽黃和陰黃之間在一定條件下可以相互轉化。辨證要點主要是辨陽黃與陰黃、陽黃濕熱的偏重及急黃。治療大法為祛濕利小便,健脾疏肝利膽。並應依濕從熱化、寒化的不同,分別施以清熱利濕和溫中化濕之法;急黃則應在清熱利濕基礎上,合用解毒涼血開竅之法;黃疸久病應注意扶助正氣,如滋補脾腎、健脾益氣等。各證均可適當配伍化瘀之晶。同時要注意清熱應護陽,不可過用苦寒;溫阻應護陰,不可過用辛燥;黃疸消退之後,有時並不意味著病已痊癒,仍需善後治療,做到除邪務盡。

【文獻摘要】

《素問.平人氣象論篇》:「溺黃赤,安臥者,黃疸;……目黃者曰黃疸。」

《靈樞.論疾診尺》:「身痛面色微黃,齒垢黃,爪甲上黃,黃疸也,安臥,小便黃赤,脈小而澀者,不嗜食。」

《傷寒論.辨陽明病脈證並治》:「陽明病,發熱,汗出者,此為熱越,不能發黃也。但頭汗出,身無汗,齊頸而還,小便不利,渴引水漿者,此為瘀熱在里,身必發黃,茵陳蒿湯主之。」「傷寒發汗已,身目為黃,所以然者,以寒濕在里不解故也。以為不可下也,於寒濕中求之。」「傷寒七八日,身黃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腹微滿者,茵陳蒿湯主之。」

《金匱要略.黃疽病脈證並治》:「黃家所得,從濕得之。」

《諸病源候論.黃病諸候》:「脾胃有熱,谷氣鬱蒸,因為熱毒所加,故卒然發黃,心滿氣喘,命在頃刻,故云急黃也。有得病即身體面目發黃者,有初不知是黃,死後乃身面黃者,其候得病但發熱心戰者,是急黃也。」

《景岳全書,黃疸》:「陽黃證多以脾濕不流,鬱熱所致,必須清火邪,利小水,火清則溺自清,溺清則黃自退。」

【現代研究】

.黃疸型肝炎的臨床研究

急性黃疽型肝炎多屬陽黃之證,而急性傳染性黃疸型肝炎多屬於肝膽濕熱證。冷氏採用清熱利濕法為主治療急性黃疸型肝炎124例,並設對照組128例,對比觀察其療效。二組均採用臥床休息,靜脈輸液,口服肝泰樂肌注維丙胺等綜合治療措施。治療組加用清熱利濕湯藥。處方為:茵陳、梔子、大黃、板藍根、枳殼、丹皮、金銀花、甘草。治療結果:膽紅素恢復正常時間,治療組分別為:5天38例,10天79例,15天5例,15天以上2例;對照組恢復正常時間分別為:5天8例,10天44例,15天36例,15天以上《0例。兩組比較有顯著性差異(P<0.01)。轉氨酶恢復正常時間,治療組分別為:20天16例,30天106例,40天以上2例;對照組恢復正常時間分別為:20天4例,30天83例,40天以上41例。兩組比較亦有顯著性差異(P<0.01)。除上述兩項指標外,臨床症状的改善及消失,尤其是消化道症状,如食欲不振,噁心,厭油膩,腹脹,噯氣等的緩解時間,治療組明顯優於對照,組,一般提早1—2周[中醫雜誌1996;37(6):373)。

陳氏等以赤芍散(赤芍、虎杖、大黃、秦艽五味子生麥芽、滑石、生甘草)為主治療淤膽型肝炎30例,1個月為1療程。通過治療前後臨床症状和肝功能的比較,表明治療組比對照組的臨床症状消失快,有效率高,同時降酶、退黃明顯優於對照組[中西醫結合肝病雜誌1995;5(3):37)。

通過許多單位的臨床研究,其治法在以往清熱利濕的基礎上合併活血化瘀、通腑攻下等法,提高了療效。解放軍302醫院治療195例重度黃疸型肝炎,分為濕熱型和血瘀血熱型,分組應用活血、涼血以赤芍為主的系列處方,其退黃總有效率為86.64%[中西醫結合雜誌1990;(10):X)。

上海市傳染病院中藥治療急重黃疸型A肝,分為熱盛型及瘀熱型,分別給予退黃1號(茵陳、焦山楂、雞內金、生甘草)及2號方,間歇應用大承氣湯治療,有效率達94.82%[中西醫結合雜誌1990;(10):22)。秦氏以活血退黃湯(紫丹參白花蛇舌草、赤芍、焦楂、鬱金、敗醬草、虎杖、柴胡、茵陳、碧玉散、大黃)為主,隨症加減治療急性黃疸型肝炎,效果滿意[中西醫結合雜誌1990;(10):22]。

趙氏對大黃用量與急性黃疸型肝炎的療效關係進行了臨床觀察,方法是將治療對象分成5組,共用1個基礎方:茵陳、梔子、金銀花、連翹、黃柏、赤芍、枳殼、鬱金、金錢草、敗醬草、炙甘草、大棗。第一組加大黃10g,第二組加大黃20g,第三組加大黃30g,第四組加大黃60g,第五組(兒童少年組)酌情加減藥量,余隨證加減。結果發現隨大黃用量增加,臨床各項指標恢復正常的時間也隨之縮短,並認為大黃每日g是常規用量,每日g為大劑量[中醫雜誌1991;(4):32)。

賀氏等對93例用過各種中西藥物退黃無效的急慢性重度黃疸型肝炎飲停心下證,改用苓桂術甘湯加減治療,獲得較好療效。辨證依據是:凡有倦怠無力胃脘脹滿,渴喜飲或不喜飲,大便稀溏舌苔白膩或黃膩,脈弦滑,胃脘有振水聲者,為飲停心下證。主方用桂枝、茯苓、丹參、葛根、赤芍。兼脾腎陽虛者加炮附子、肉桂粉(沖服);兼陽明腑實者加生大黃、玄明粉(沖服)。用藥前總膽紅素均值339.25p.mol/L。改用本法後39例乎均67天總膽紅素恢復正常,47例有殘留黃疸,退黃總有效率92.4%,無效及自動㈩院7例。並提出用苓桂術甘湯治療,對有飲停心下證這一特殊證型的重度黃疸型肝炎,系有效治法[中醫雜誌1994;36(3):167]。

清開靈注射液具有清熱化痰祛瘀通絡,醒腦開竅作用,劉氏等發現其對重症肝炎有良好療效,而將其應用於治療急性黃疸型肝炎101例。清開靈組用清開靈注射液20mi,對照組用肌苷0.4g,均加入到10%葡萄糖液中分別靜滴,並都加等量維生素,每閂1次。治療結果,SGPT復常時間,清開靈組為21.5l土8.16天,西藥組為30.21土14.04天;血膽紅素復常時間,清開靈組為22.49土8.95天,西藥組為31.48土14.94天。兩組比較,均具有顯著性差異(P<0.01)[中醫雜誌1993;34(12):736]。

外科術後黃疸的臨床研究

高氏等以清利濕熱法為主治療外科術後黃疸16例.根據本組病例都具有身黃如橘,尿黃,舌紅,苔黃膩,脈滑等症状,符合中醫「陽黃」的特點,採用清利濕熱,疏肝利膽之法為主治療。藥用:茵陳、酒大黃,白芍、當歸、澤蘭、生薏苡仁銀花炭、連翹。濕熱並重者,加冬瓜仁;熱重於濕者,加生石膏竹葉;濕重於熱者,加滑石、澤瀉:正氣不足者,加党參、麥冬;黃疽消退後去苦寒之品重用生黃芪。每日—2劑,連服15—2()劑;;服約後6-10天黃疸開始消退,全部病例黃疽全部消退,血膽紅素低於34panol/L,平均為14大[中醫雜誌1997;38(8):491]。

.單味藥和中成藥的實驗研究

現代研究芮陳具有利膽保肝的作用,能促進膽汁分泌和排膽,增加膽汁中固體物.膽紅素的含量,煎劑可降低麻醉犬奧狄氏括約肌緊張度。對於四氯化碳所致肝損害大鼠皮下注射茵陳煎劑,可使其肝細胞腫、氣球樣變、脂肪變及壞死等均有不同程度的減輕,肝細胞糖原核糖核酸含量有所恢復或接近正常。茵陳還有解熱、利尿、活血、抗菌抗病毒等作用,為治療黃疽最常用的藥物[董崑山等編,現代臨床中藥學.第1版.中國中醫藥出版社,1998:379]。

復方丹參注射液由丹參、降香等藥物提取而成,經研究其具有抗氧化,提高血中超氧化物歧化酶的活性,清除細胞內自由基的作用;可以阻止鈣離子流人細胞內,保護細胞細胞膜結構,抑制谷丙轉氨酶釋放。在缺氧條件下,復方丹參液還具有保護粒線體,促進肝細胞再生、改善微循環障礙的作用等[中西醫結合肝病雜誌1995;5(1):41]。

參看

32 肝膽病證 | 脅痛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黃疸」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