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醉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Bkiox.jpg

   麻醉(anesthesia)一詞源於希臘語 「an」 及 「aesthesis,」 表示 「知覺/感覺喪失」。感覺喪失可以是局部性的,即體現在身體的某個部位,也可以是全身性的,即體現為病人全身知覺喪失,無意識。

從醫學角度來講,麻醉的含義是通過藥物或其他方法使病人整體或局部暫時失去感覺,以達到無痛的目的,為手術治療或者其它醫療檢查治療提供條件。

麻醉學(anesthesiology)是運用有關麻醉的基礎理論、臨床知識和技術以消除病人手術疼痛,保證病人安全,為手術創造良好條件的一門科學。現在,麻醉學已經成為臨床醫學中一個專門的獨立學科,主要包括臨床麻醉學、急救復甦醫學、重症監測治療學、疼痛診療學和其他相關醫學及其機制的研究,是一門研究麻醉、鎮痛、急救復甦及重症醫學的綜合性學科。其中臨床麻醉是現代麻醉學的主要部分。

麻醉學也是一門新興的學科,許多新理論、新技術、新藥物、新型儀器設備都在麻醉臨床與研究中得到應用,也有許多新問題、新知識、新理論有待廣泛深入探索。

麻醉是施行手術時或進行診斷性檢查操作時為消除疼痛、保障病人安全、創造良好的手術條件而採取的各種方法。亦用於控制疼痛、進行手術或診斷性檢查操作時,病人會感到疼痛,需要用麻醉藥或其他方式使之暫時失去知覺。手術或檢查操作還可引起精神緊張和反射性不良反應,如胃腸道手術可引起噁心嘔吐、長時間的不舒適的體位(如俯臥位),可增加病人的不適和痛苦, 因此應使病人在舒適、安靜的環境中,在對不良刺激無反應,暫時失去記憶的情況下接受手術。

麻醉一詞,顧名思義,「麻」為麻木麻痹,「醉」為酒醉昏迷。簡言之,麻醉便是用藥物使病人整體或局部暫時失去知覺,以達到無痛的目的進行手術治療。隨著外科手術和麻醉學的進展,麻醉已遠非單純解決手術止痛的目的。

若對麻醉類型進行區分,可大致分為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兩類。全身麻醉,便是常言道的「睡著狀態」,病人意識消失,全身肌肉鬆弛,也不會體驗到疼痛。局部麻醉,顧名思義,只是身體某些部位的麻醉。最常見的局部麻醉比如拔牙時,醫生會先在你牙根附近注射一些局部麻醉藥物,以免你感到疼痛。一般,局部麻醉還包括硬膜外麻醉蛛網膜下腔麻醉(俗稱「腰麻」),也就是大家所熟稱的「半身麻醉」。麻醉醫生會在你後背中間進行一番操作,然後你便感覺到下半身被麻倒:你雖知道手術刀在切割,但不會感受到疼痛。

現今,全身麻醉的比例日漸提高,在大型醫院能佔到60%以上。全身麻醉其過程可分為:麻醉誘導麻醉維持和麻醉蘇醒。打個形象的比喻,可以將整個過程視為一架客機的飛行。飛機飛行最危險的階段是起飛和降落,麻醉的誘導和蘇醒同樣如此。

所謂麻醉誘導,便是讓人由清醒轉為睡著狀態,這又是如何實現的呢?其實,好幾種藥物的綜合作用,像「組合拳」一般,把你「打入」麻醉狀態;其中包括鎮靜催眠藥阿片類鎮痛藥、肌肉鬆弛劑等。由於沒有意識、全身肌肉鬆弛,你已喪失呼吸的力量,麻醉醫生還要將氣管導管插入氣管內。此後,一台麻醉機將持續以機械力量,為你提供氧氣及麻醉氣體,保證你不會缺氧,又能保證你處於麻醉狀態。

麻醉蘇醒,便是「由夢轉醒」的過程。恰如人睡足了就會醒來,麻醉藥物在體內被代謝殆盡時,麻醉狀態便不能繼續保持,人便進入麻醉蘇醒階段。當你睜開雙眼,聽到醫生呼喚,全身肌肉力量恢復時,氣管導管會被拔除,進入麻醉後監護室(postanesthesiacare unit,PACU)觀察至少半小時後,確認清醒後便能安返病房啦。

據《三國志.華佗列傳》載,華佗曾發明「麻沸散」,以此麻醉病人進行腹腔手術。公元652年和1596年,孫思邈和李時珍分別在《備急千金藥方》和《本草綱目》中介紹過曼陀羅花的麻醉作用。1743年趙學敏在其著作《串雅內編》中介紹過一種開刀藥方,便由草烏川烏天南星等組成。  

目錄

麻醉範圍

主要包括4方面:

1、臨床麻醉。涉及麻醉前後圍手術期的一切處理。做好麻醉前準備工作,如了解病情,結合手術選擇最適當的麻醉和藥物。為了減少病人術前的精神緊張,保證麻醉和手術順利進行,可適當給予鎮靜藥、鎮痛藥、抗膽鹼藥等麻醉前用藥。麻醉前要禁食,以防麻醉、手術時發生嘔吐、誤吸等合併症。病人接到手術室後,按照操作要求施行麻醉。麻醉、手術過程中要嚴密觀察病人的變化,進行必要的處理。麻醉後將病人安全運返病室或麻醉恢復室,繼續進行監測治療,直到病人恢復正常生理功能。麻醉時和麻醉後作好麻醉記錄。對於特殊問題,應組織討論以總結經驗教訓。

2、重症監護。危重症病人或麻醉手術過程中發生嚴重併發症的病人,如發生循環、呼吸、神經、肝、腎、代謝等方面的功能嚴重紊亂者,可以集中在集中精密貴重儀器設備的重症監護單位,由受過專業訓練的醫護人員進行周密和精良的監測治療,麻醉專業在其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參與休克救治和呼吸療法等。

3、急救復甦。手術麻醉過程中會突然發生心搏呼吸停止,在急診室和病室等場合由於各種原因也可能發生的循環、呼吸功能衰竭 (如疾病、創傷溺水觸電、交通事故等),需要立即進行心 、肺復甦,這時都需要麻醉工作者參與搶救。

4、疼痛治療。對於各種急慢性疼痛 (如創傷後疼痛、腰腿痛神經痛腫瘤疼痛、中樞性疼痛)進行治療。  

麻醉方法

主要包括全身麻醉、局部麻醉和複合麻醉。又根據麻醉藥進入人體的途徑分為吸入麻醉靜脈麻醉基礎麻醉。基礎麻醉是將某些全身麻醉藥 (常用的有硫噴妥鈉氯胺酮)肌肉注射 ,使病人進入睡眠狀態 ,然後施行麻醉手術。局部麻醉為利用局部麻醉藥如普魯卡因利多卡因等,使身體的某一部位暫時失去感覺。常用的方法包括椎管內麻醉(阻滯)、神經阻滯、區域阻滯局部浸潤麻醉表面麻醉等。椎管內麻醉是將局部麻醉藥通過脊椎穿刺注入到椎管內,其中注入蛛網膜下腔的稱為蛛網膜下腔阻滯或腰麻,注入硬脊膜外腔的稱為硬脊膜外腔阻滯。神經阻滯是將局部麻醉藥注射到身體某神經干 (叢)處 ,使其支配的區域產生痛覺傳導阻滯,常用的神經阻滯有頸神經叢阻滯、臂神經叢阻滯。區域阻滯則是將局部麻醉藥注射於手術部位的周圍,使手術區域的神經末梢阻滯而達到麻醉的目的。局部浸潤麻醉是直接將局部麻醉藥注射至手術部位,並均勻地分布到整個手術區的各層組織內,以阻滯疼痛的傳導,是臨床小手術常用的麻醉方法。表面麻醉為將滲透性強的局部麻醉藥噴霧或塗敷於粘膜、結膜等表面以產生麻醉作用。複合麻醉是麻醉中同時或先後應用兩種或更多的麻醉藥、輔助藥 (如鎮痛藥、安定藥等)或麻醉方法,使之相互配合截長補短 ,以增強麻醉效果,保障病人安全,以及滿足某些手術的特殊要求。應根據病情和手術需要、麻醉方法的適應症禁忌症來選擇麻醉方法。  

全身麻醉的幾個嚴重併發症

下面介紹全身麻醉的幾個嚴重併發症:

一、迷走神經反射

1、包括:

1)眼心反射:壓迫可致心率下降,心跳驟停;噁心,嘔吐等。

2)頸動脈竇反射:刺激時可反射引起血壓變化,心率下降,反射性暈厥心律失常

3)迷走-迷走反射:最為多見,迷走神經分布區域若受刺激壓迫,通過心抑制神經纖維抑制心臟,可致心律失常、甚至停搏。

部位:耳鼻咽喉、心、肺、氣管、食道、肝、胃、膽、胰、脾、小腸大腸直腸膀胱生殖系統。以下列手術多見:耳鼻咽喉-膽道-心-頸-食道。其餘多為偶發。這些部位的手術壓迫或刺激,可引起迷走-迷走反射,導致心 血管的意外變化.。

2、診斷:

任何年齡均可發生,小兒多表現為反射性喉痙攣扁桃體齶裂修補術、喉直達鏡檢時發生的可能性大,成人以膽囊手術發生率高。

除手術機械刺激外,下列因素增加其發生率:

突然意外死亡徵象

惡性高熱是一種急性,致命性遺傳代謝性疾病。由全麻(吸入)和琥珀膽鹼在易感個體所激發的,表現為骨骼肌代謝亢進為特徵的全麻危象。早年死亡率70%-90%15歲佔52.1% , 男性佔56.8%。

所有的揮發性麻藥均可引起,且與司考林合用時發生率高。

3.治療:

(1).綜合治療:停藥,純氧吸入,過度通氣,支持。

(2).注丹曲林:2.5mg/㎏,i靜脈,可重複用,直至症状控制。

(3).糾正呼酸:血氣指導,或直接給碳酸氫鈉 1-2mmol/㎏ i靜脈。

(4).降低體溫: 測中心體溫,冷鹽水灌洗胃、膀胱、直腸或其它降溫措施。

(5).抗心律失常:但不能用鈣通道阻滯劑

(6).抗高鉀血症:過度通氣、NaHCO3、靜注葡萄糖胰島素,致命高鉀血症時可用氯化鈣葡萄糖酸鈣

(7).利尿:甘露醇速尿等。

(8).心跳驟停:注意用抗高鉀治療。 預防:準備丹曲林。

三、肺動脈栓塞

1.原因:栓子包括血栓(最為多見,且以小腿深靜脈股靜脈血栓形成最多見,如留置導管)、氣栓、脂肪栓、羊水栓、栓等。致死性肺動脈栓塞發生率:一般擇期手術0.1-0.8%,擇期髖手術0.3%-1.7%,急診髖手術4%-7%。

2.病理生理: 肺動脈栓塞與損害肺組織、肺循環、右心與左心功能等。

主要變化如下:

(1)呼吸:

生理死腔增加 、 通氣/血流比例失調

肺泡萎陷與不張、 右 左分流

栓塞性肺不張肺內壓增高

氣體交換障礙 、 低氧血症

(2)肺梗死:部分病人會發生(因為有支氣管循環)。

(3)血流動力學:肺血流量下降 肺動脈阻力升高 肺動脈壓增高右心負荷增高 右心衰竭

3.診斷:

症状:最常見的有胸痛呼吸困難(無此二項不能診斷),同時有煩躁、咳嗽、恐懼、咳血、暈厥。

體征:呼吸急促、心跳加快、頸靜脈怒張、發紺發熱胸膜捻發音、肺動脈第二音亢進、肺動脈瓣區收縮期雜音、肝腫大、低血壓、休克。

其它:心電圖表現,約40%病人出現電軸左偏或右偏、肺性P波、室早、房顫。X線、超聲、掃描均可協助診斷。

4.治療及處理:

(1).一般支持:吸氧,輸液,升壓,正性肌力藥,抗心律失常等。

(2).肝素治療:靜脈血栓形成者須迅速建立肝素化,持續靜脈輸入或q4h注射一次,直到凝血酶原時間延長為正常的1.5-2倍,時間5-10天。有嚴重出血者停用。

(3).長期抗凝:可口服華弗林(warfarin),方法基本同上。

(4).溶栓治療:鏈激酶尿激酶,組織f蛋白酶原激活物。

(5).其它方法:腔靜脈阻斷法,栓子切除術等。

四、術中血流動力學的劇烈改變:

五. 術中低氧血症: 主要表現為 SPO2下降

病理生理:

低張性缺氧:過敏可致支氣管痙攣,通氣換氣功能障礙

血液性缺氧:中毒高鐵血紅蛋白症,如procaine;

循環性缺氧:失血性休克蛋白質丟失致膠體滲透壓下降、肺間質水腫

多見於:

肺疾患(氣胸肺水腫、肺不張、原有慢支肺氣腫等);

心臟疾患(原有心梗,心功不全,心缺血, 心律失常等);

嚴重低血壓(手術、麻醉等);

供氧不足(包括機械障礙等) 。

六、術中支氣管痙攣:

表現:呼吸急促,呼吸困難,三凹症,發紺,心率增快,心律失常,SO2下降,呼吸阻力增高,肺哮鳴音等。

處理:查找原因,消除刺激原,應用擴張支氣管藥(氨茶鹼,選擇性β2受體激動劑),可配合應用激素

七、麻醉中心律失常:

各種心律失常均可發生,如心動過速、過緩,房早、室早、交界性早,房顫,房室傳導阻滯等。其中老年人、原有心臟病者多發。

八、氣管導管堵塞: 多發生於嬰幼兒

原因:導管前端尖、氣管黏膜幼嫩、滲血、分泌物混合後易在前端形成結痂

表現:CO2蓄積致心率增快、面色潮紅,誤以為"好",進一步發展則致血壓下降、脈細速、心臟驟停

處理:應緊急換管。

九、 中低體溫:與下列因素有關:

① 外周環境嚴重低溫

② 短期內輸入大量冷液體(包括腔鏡灌洗液,胸腹腔沖洗液);

③ 某些麻醉藥的中樞降溫作用;

呼吸道丟失水分與熱量(開放式或半禁閉式吸入麻醉)。

表現: 心率、血壓、SPO2下降,神志不清,無自主呼吸,體溫不等。

處理:快速復溫,嚴密監測,控制呼吸,CVP,直至恢復。

十、急性肺水腫

原因:

1)心臟負荷過重:輸入過多液體、應用縮血管藥等,尤以小兒及心功不全多見;

2)心功能不全

3)低蛋白血症:原有或輸入晶體液過多使血液稀釋

4)呼吸道梗阻:嚴重缺氧和CO2蓄積,誤吸,過敏等。

表現:R急促,TV下降,雙肺呼吸音粗,水皰音,SPO2下降等;

處理:控制輸液,給予西地蘭、速尿、氨茶鹼、地塞米松等。

十一、急性腦水腫:術後死亡率高

可能原因:

1)腦血管麻痹急性擴張,腦血流增加;

2)手術對腦組織擠壓或操作粗暴;

3)體位;

4)缺氧、CO2蓄積;

5)輸液輸血逾量;

6)麻醉藥本身;

7)麻醉過淺。

表現:顱內壓突然升高,腦組織膨出骨窗,血壓及心率先升後降

處理:充分供氧,適當過度通氣,甘露醇利尿,激素等.

預防:針對原因,麻醉藥應避免吸入藥而用靜脈麻醉藥芬太尼、SP、依託米酯,肌松藥選用非去極化肌松藥為宜。

十二. 其它: 很多。如術中知曉,主要為麻醉過淺,研究較多。

在此,還應了解所有麻醉意外的發生率和常見原因。  

麻醉相關死亡率

1999年國醫學機構(Institute of Medicine,IOM)下屬衛生保健質量委員會的報告指出,近年來麻醉安全得到了顯著改善,已證實的麻醉死亡率由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萬分之二下降到二十世紀末的二十萬至三十萬分,而且這一數據也不能反映為一定與麻醉相關,理由如下:①圍手術期死亡的原因經常是很難確定的,很多情況下難以肯定是否一定與麻醉或術中管理有關;②真正手術室中死亡的情況非常少見,而病情很差或很不穩定的病人一般都會轉到ICU進行進一步的監護、治療,如果這類病人在CIU死亡,人們就不太會把死因歸咎於麻醉醫生所負責的麻醉和術中管理了;③病情極差患者或接受複雜的大型手術者,手術後發生併發症或死亡,可能多由其患者本身的生理或病理狀況所致,而較少歸咎於術中麻醉醫生的管理能力。所以說,很難準確判斷麻醉對手術病人發病率和死亡率的影響,但是這不影響近年來麻醉安全性得到明顯提高的事實論斷。

手術死亡率的影響因素

心臟的不良事件如心肌梗塞心肌缺血、充血性心衰和心律失常,均可導致麻醉時或麻醉後的早期患者死亡,圍術期呼吸系統併發症和輕度體溫下降可增加發病率。一些直接由麻醉引起的意外情況如低氧血症、氣管導管誤入食管或無法進行氣管插管和機械通氣等的發生率都很低,而這些意外情況的發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於設備的技術性故障或監測不足所致(見表1)。

Fasting等分析了1996年至2000年的5年期間83844例麻醉,發現死亡率低於二十萬,這樣低的死亡率,就很難分析麻醉嚴重併發症和預後的影響因素,也就難以提出相應的預防策略。死亡及嚴重併發症等麻醉併發症的發生一般是多因素、進展性的,單一因素逐步加重亦會引起不良事件的發生,這些因素一般是一些嚴重但又不至於致命的問題。為解決前述的分析難題,大家開始轉而分析麻醉期間相對多見的嚴重但非致命性問題(由高年資麻醉醫生確認),這些問題可能會進展為不良事件,或者可直接引起嚴重不良事件,也可能根本不會對病人的預後產生任何影響,這就是「差一點就出問題(near misses)」的問題,這些問題是防治性策略的著眼點。在航空、核能源和其他一些高危工業領域,這種「差一點就出問題」分析方法已被證實可有助於分析原因,從而提出相應的策略和降低事故的發生率,因此,其在醫學領域尤其是麻醉這類低死亡率領域的應用前景亦很被看好。    

麻醉醫師工作的範疇

確保病人在無痛與安全的條件下順利地接受手術治療,是麻醉臨床的基本任務,但這還只是現代麻醉學科的部分工作內容。麻醉工作還包括麻醉前後的準備和處理,危重病人的監測治療,急救復甦、疼痛治療等方面的工作。工作範圍從手術室擴展到病室、門診、急診室等場所,從臨床醫療到教學、科學研究。隨著工作範圍的日益擴大,工作任務日益繁重。

1、臨床麻醉工作

為了做好臨床麻醉工作,必須掌握麻醉基礎理論和熟練地應用各種麻醉技術操作,還要熟悉各種病情手術的特點。在施行每一例麻醉時,必須進行以下具體工作。

a、麻醉前準備工作

主要是了解病情,作出正確估計,結合病情確定麻醉方案,選擇最適當的麻醉方法和藥物。充分估計麻醉手術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問題,為了防患於未然,作好充分的準備工作和預防措施,並對可能發生的問題制定處理的方案。

b、麻醉期間工作

按麻醉操作規程作好麻醉,以取得最好的麻醉效果,使病人在無痛、安靜、無記憶、無不良反應的情況下完成手術。同時為手術創造良好的條件,盡量滿足某些手術的特殊要求(如肌肉鬆弛、低溫、低血壓等)。做好手術麻醉過程的監測工作,包括循環、呼吸、水電解質、體溫等功能的連續監測,並寫好麻醉記錄。根據麻醉過程的變化,做出有效的處理,如維持血流動力學的平穩,進行呼吸管理等。

c、麻醉後工作

麻醉後將病人送回病房(或麻醉恢復室),做好交接班。根據不同的病情和手術,做好麻醉後的各種處理,包括對病人的連續監測,防止併發症的發生,及時處理意外,協助臨床科對併發症進行治療,使病人早日痊癒。做好麻醉後隨訪和總結的記錄。

2、麻醉恢復室和加強監測治療室工作

隨著危重疑難病人施行複雜麻醉和手術的增加,手術的結束並不意味著麻醉作用的消失和主要生理功能的完全復原,再加上手術麻醉期間已發生的循環、呼吸、代謝等功能的紊亂未能徹底糾正,麻醉後仍有發生各種併發症的危險。由於麻醉事業的發展,監測技術的進步,麻醉手術後的病人仍需要由經過專業訓練的醫護人員精心治療護理,促使病人早日康復。對於全身麻醉病人,應使神志完全恢復清醒,各種神經阻滯麻醉病人局部感覺運動功能應完全恢復正常,病人循環、呼吸、肝、腎等重要生理功能恢復正常並處於穩定狀態。對於已發生麻醉併發症的病人應積極進行治療。因此,麻醉恢復室和加強監測治療室對麻醉病人的恢復,危重病人的監護,麻醉併發症的防治等方面日益發揮著重要作用,是現代麻醉科室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的建立和完善與否,是衡量現代化醫院先進的重要標誌之一。

3、急救復甦

麻醉工作者充分利用所掌握的專業知識和技術,包括應用生理學、病理生理學和臨床藥理學的理論知識,氣管內插管、人工通氣方法、維護循環功能、恢復心臟活動的各種措施,保護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的低溫療法,以及對心、肺、肝、腎等重要生理功能的監測技術與藥物治療等方面的經驗,在急救復甦中發揮重要的作用。因而,急救與復甦已成為現代麻醉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麻醉專業的重要任務之一。

4、疼痛治療

對於各種疾病和創傷所致急慢性疼痛,運用麻醉專業所掌握的鎮痛藥物和神經阻滯等技術,設置疼痛治療門診或病室,可以取得良好的效果,同時還可以診斷和治療某些以末梢血管障礙為主征的血管疾病和神經麻痹痙攣性疾病等,在術後鎮痛、無痛分娩晚期癌痛的治療方面,亦取得良好的效果,已在麻醉臨床工作中逐步開展應用。

麻醉醫師在現代醫學的角色

大多數人認為麻醉醫生是通過藥物治療解除疼痛、並使病人失去知覺的醫生。但是很少有人認識到今天的麻醉醫生在手術室內的任務除保證病人的舒適之外,更重要的是在手術期間和麻醉恢復期對由多種因素(麻醉、手術等、原發疾病)引起的重要生命功能的變化進行監測、診斷,並由此進行治療,保證圍術期病人的安全。

麻醉醫生需有廣泛的知識才能勝任著一工作,需具備病理生理、藥理、內科、外科、婦兒、麻醉等基礎和臨床醫學多學科的知識。作為麻醉醫生要解除病人的疼痛,要管理病人的重要生命體征,包括呼吸、心率、血壓、心臟、神經系統、肝腎功能等。

麻醉醫生對圍術期(手術中和術前、術後的一段時間)病人出現的醫療問題進行治療。麻醉醫生術前對病情進行判斷,依據病人的身體情況,考慮個體差異,並依此制定治療方案,在術中利用先進儀器監測病人的生命功能。麻醉醫生必須依靠各種複雜、精密的儀器對病情作出準確的診斷,維持病人的生命,有些已經是很脆弱的生命。

手術結束時,病人將被送到恢復室或重症監護(ICU)病房,到從麻醉中恢復後,送回病房。麻醉醫生的工作範圍除手術室,還有重症監護、疼痛治療等。

麻醉醫生的工作是什麼?

麻醉醫生又被稱作手術室里的內科醫生,不但熟練各種麻醉操作技術,確保病人手術無痛、手術順利進行,而且利用先進的儀器隨時監測病人的生命功能,如發現由於手術、麻醉或病人的原有疾病產生威脅病人生命的問題,就採取各種治療措施,維持病人生命功能的穩定,保證病人的安全。

一般而言臨床麻醉醫生負責:1、與患者的主管醫生共同決定患者是否能承受手術麻醉;2、決定採用那種麻醉及監測措施;3、對患者施行麻醉;4、在手術全過程儘力保證患者的安全;5、在手術結束後使患者安全平穩地恢復;6、術後疼痛治療;7、慢性疼痛的治療。

手術中麻醉醫師究竟在幹什麼?

麻醉醫師的工作如同飛機駕駛員的工作。飛機起飛和著陸就相當於麻醉誘導和恢復,飛行時用的自動駕駛儀則相當於麻醉藥、肌肉鬆弛藥和機械呼吸。手術過程中,麻醉醫師必須持續觀察病人、通過眼、耳、手所得到的信息不斷地進入中樞神經系統,對監測資料進行分析、思考形成某些細緻而複雜的判斷結果後,進行藥物(包括麻醉藥、肌松劑、液體及止血藥等)作一些調整,以儘可能維持手術患者生理功能平穩,並在緊急情況下施行急救復甦處理。

手:一個手指放在脈搏跳動處相當於幾個監測儀。它可以提供脈率以及有無心律失常。有助於維持麻醉醫師和病人之間的接觸。對病人皮膚的感覺是重要的:干而溫暖的皮膚表示臨床情況良好;冷而潮濕的皮膚則表示手術中休克。通過壓迫或按摩皮膚,注意毛細血管再充盈時間,可以了解組織灌注是否適當。

眼睛:可作下述幾方面的觀察。

(1)皮膚:紫紺或粉紅色表示呼吸不當或其他原因;蒼白和出汗則提示出血或休克。

(2)頭頸部:眼球運動表示淺麻醉;瞳孔擴大(用阿托品後雖有所擴大)提示深麻醉、神經節阻滯藥的作用、急性缺氧和/或呼吸循環衰竭

(3)胸部:胸部運動表示空氣進入肺內,雙側膨脹是否對稱?如果病人是自主呼吸的話,呼吸節律的變化伴有呼吸深度的改變。氣管牽拉表示肌松藥的作用還未完全消失;下胸部肋間肌回縮,則提示呼吸道阻塞。

(4)腹部:在剖腹術中,觀察手術操作,判斷肌肉鬆弛是否適當?病人精神是否緊張?有無大量出血?吸引瓶內的血量有多少?腹腔污染的程度如何?(這與術後休克有關)

(5)器械:轉子流速計是否顯示有適當氣流?量筒的容量是否適當?揮發器的裝置是否正確?揮發器內有無麻醉藥?呼吸活瓣是否需要調整?呼吸囊充氣是否適當?如用鈉石灰的話,鈉石灰是什麼顏色?鈉石灰是否失效了?檢查呼吸機的裝置:充氣壓、充氣速率、有無負壓。呼吸機能否擴張胸部?銜接是否適當?氣流速率是否適當?檢查靜脈輸液的量和速度;如果輸血,則應核對血瓶號碼和病人的號碼,確保所輸血液對病人是正確的。

(6)生理學方面的監測:測量脈搏、血壓,每5分鐘記錄一次; 如果用心臟監測儀的話,也可以取監測儀上的讀數或脈搏監測儀上閃光顯示的數值。整個手術期間,必須記錄手術失血的情況。

(7)手術是否按照計劃進行或是有所改變?外科醫師遇到什麼意外的困難?失血是否大量?如果用止血帶的話,壓力是否適當?

耳:在手術過程中,麻醉醫師們幾乎無意識的在用他們的耳朵聽呼出活瓣呼出氣體的聲音,甚至於細小的變化都能很快的聽出來;呼吸機的噪音和節律發生變化,也可以立即覺察。飛機的駕駛員即使在談話時,也能同樣熟練而迅速地注意到發動機的音調及其節律的變化。麻醉中經常使用聽診器,心前區置放聽診器監測兒童的呼吸和心率是必要的,也可用聽診器測量血壓並記錄之。自發呼吸的性質可以提供信息,喉痙攣提示淺麻醉;呼氣後停止呼吸表示淺麻醉,而吸氣後停止呼吸則表示深麻醉,且伴有腹肌鬆弛。心臟脈搏監測儀能夠發出音響信號,但是這種監測儀可受溫度或其他電子儀器的干擾,如果被某人絆掉了電線或導線,則可突然中斷信號。

耳朵也必須能夠耐受噪音和不相干的談話。這些噪音可使注意力不能集中,並引起激動。麻醉醫師有權要求安靜,甚至要工作人員停止活動。某些外科醫師喜歡吹口哨,當麻醉室內進行麻醉誘導時,決不許吹口哨。

麻醉室內保持安靜應當成為規則,嚴格禁止談話。病人在麻醉誘導的某一階段,甚至於連耳語亦能聽到。在手術過程中,公允許外科醫師和麻醉醫師說話。當外科醫師在進行精細的手術操作時,麻醉醫師應當注意不要說話,以免打擾他。然而,在冗長的手術過程中,間斷的說幾句話,甚至說說笑話,可使人的精神稍微鬆弛一下和暫時解除持久的注意力集中。  

麻醉死亡率[1]

早期階段 (1960年以前)

探討不同階段的麻醉死亡率,有助於更好地了解當今的麻醉安危。早於1944年Gillespie已注意分清麻醉與其他原因的死亡,其麻醉死亡率為1:1,000。Ehrenhaft等(1951)報導10年中7,100例次麻醉,發生心搏驟停有25例,發生率為3.5:10,000。Beecher和Todd(1954)在599、548麻醉中,麻醉死亡率為1:2,427。

1960年-1980年期間

1960年Schapira等報導主要因麻醉的死亡率高達1:232。Philip等分析1,024例術後死亡,其中主要因麻醉死亡估計為1:7,692次手術。

Dripps等(1961)報導麻醉死亡率為1:852,其中全麻為1:1,536,蛛網膜下腔阻滯為1:1,560,而16,000例ASAI級中無1例發生死亡。

Harrison於1968年報導麻醉死亡率為1:3,068,接著又統計分析報導於1978年,麻醉死亡率下降為1:4,537。

Hovi-Viander(1980)統計芬蘭100所醫院資料,麻醉死亡率為1:5,059。

Turnbull等分析溫哥屋總醫院48h內195,232例麻醉病人,麻醉死亡率為1:5,138。

縱觀1954年以來的有關文獻,直到1980年,麻醉死亡率有大降的趨勢。

現階段(1980後年)

Keenan和Boyan(1985)統計美國維吉尼亞大學附屬醫院15年來163,240例次麻醉中,術中因麻醉致心搏驟停者有27例(發生率1.7:10,000)死亡14例,麻醉死亡率為0.9:10,000。

Buck等(1987)報導英國3個地區12個月的資料,在50萬例次手術中,總的死亡率為0.7%,主要因麻醉而死亡為1:186,056。

根據法國衛生部的資料,自1978年至1982年,統計460所私立醫院的198,103次麻醉中,麻醉死亡率為1:13,207。

總之,從1980年以來,有關麻醉的死亡率報導不一,但大部分的統計資料表明現階段的麻醉死亡率為1:10,000,並有下降的趨向。

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仁濟醫院分析上海市11所醫院自1984至1988年5年中,手術麻醉期間心搏驟停者有38例,發生率為1:3,000-4,000,復甦成功率55%,死亡15例(39%),經統計死亡數為1-1.5:10,000,比一般文獻報導略高。


麻醉是否有後遺症

麻醉藥物主要是通過麻醉你的神經從而達到止痛的效果,至於副作用是否存在一直是一個有爭論的問題

如果是採用的局麻藥物,因為沒有進去血管沒有進去腦循環,對身體各方面的影響都較小,如果是全身麻醉藥,因為進入了血液循環,對大腦神經也產生了作用,可能對記憶方面的能力有些影響,一般在做完手術後會因為麻醉藥物的原因引起頭暈頭痛,但是過幾天等麻醉藥物代謝掉後這些症状會自行消失的

關於「麻醉」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