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痢疾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外感病證 >> 痢疾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痢疾是因外感時行疫毒,內傷飲食而致邪蘊腸腑,氣血壅滯,傳導失司,以腹痛腹瀉里急後重.,排赤白膿血便為主要臨床表現的具有傳染性的外感疾病

痢疾,古代亦稱「腸游」、「滯下」等,含有腸腑「閉滯不利」的意思。本病為最常見的腸道傳染病之一,一年四季均可發病,但以夏秋季節為最多,可散在發生,也可形成流行,無論男女老幼,對本病「多相染易」,在兒童和老年患者中,常因急驟發病,高熱驚厥,厥脫昏迷而導致死亡,故須積極防治。中醫藥對各類型痢疾有良好的療效,尤其是久痢,在辨證的基礎上,採用內服中藥灌腸療法,常能收到顯著的效果。

內經》稱本病為「腸游」,對本病的病因、症状、預後等方面都有所論述,如《素問.太陰陽明論》說:「食飲不節,起居不時者,陰受之,……陰受之則入五臟,……臟則膜滿閉塞,下為飧泄,久為腸辯。」指出本病病因與飲食不節有關。《素問,至真要大論》說:「火淫所勝,……民病泄注赤白,……腹痛溺赤,甚為血便。」指出本病的病因與氣候有關,症状為腹痛,便下赤白。漢《金匱要略.嘔吐下利病脈證並治》將本病與泄瀉合稱「下利」,制定了寒熱不同的白頭翁湯桃花湯治療本病,開創了痢疾的辨證論治,兩方一直為後世醫家所喜用。隋《諸病源候論》有「赤白痢」、「血痢」、「膿血痢」、「熱痢」等20餘種痢候記載,對本病的臨床表現和病因、病機已有較深刻的認識。唐《備急千金要方》稱本病為「滯下」,宋《嚴氏濟生方》正式啟用「痢疾」之病名:「今之所謂痢疾者,古所謂滯下是也」,一直沿用至今。金元時期,《丹溪心法》明確指出本病具有流行性、傳染性:「時疫作痢,一方一家內,上下傳染相似」,並論述痢疾的病因以「濕熱為本」。清代,出現了痢疾專著,如《痢疾論》《痢證論》等,對痢疾理論和臨床進行了系統總結,學術上也有所創新。

中醫學的痢疾與西醫學的痢疾病名相同,部分臨床表現一致。包含了西醫學中的細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以及似痢非痢的疾病,如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局限性腸炎結腸直腸惡性腫瘤等,均可參照本節辨證處理。

【病因病機】

1.時邪疫毒時邪,主要指感受暑濕熱之邪,痢疾多發於夏秋之交,氣候正值熱郁濕蒸之際,濕熱之邪內侵人體,蘊於腸腑,乃是本病發生的重要因素。《景岳全書.痢疾》說:「痢疾之病,多病於夏秋之交,古法相傳,皆謂炎暑大行,相火司令,酷熱之毒蓄積為痢。」疫毒,非風、非寒、非暑、非濕,「乃天地間別有一種異氣」(《溫疫論.序》),「此氣之來,無論老少強弱,觸之者即病」(《溫疫論.原病》),即疫毒為一種具有強烈傳染性的致病邪氣,故稱之癘氣。疫毒的傳播,與歲運、地區、季節有關。時邪疫毒,混雜傷人,造成痢疾流行。

2.飲食不節一是指平素飲食過於肥甘厚味或夏月恣食生冷瓜果,損傷脾胃;二是指食用餿腐不潔的食物,疫邪病毒從口而人,積滯腐敗於腸間,發為痢疾。痢疾為病,發於夏秋之交,這個季節暑、濕、熱三氣交蒸,互結而侵襲人體,加之飲食不節和不潔,邪從口人,滯於脾胃,積於腸腑。故痢疾的病理因素有濕、熱(或寒)、毒、食等,濕熱疫毒之邪為多,寒濕之邪較少。病位在腸腑,與脾胃有關,這是因邪從口而人,經胃脾而滯於腸之故。故《醫碥.痢》說:「不論何臟腑之濕熱,皆得人腸胃,以胃為中土,主容受而傳之腸也。」隨著疾病的演化,疫毒太盛也可累及心、肝,病情遷延,也可窮及於腎,《景岳全書.痢疾》說:「凡里急後重者,病在廣腸最下之處,而其病本則不在廣腸而在脾腎。」痢疾的病機,主要是時邪疫毒積滯於腸間,壅滯氣血,妨礙傳導,腸道脂膜血絡受傷,腐敗化為膿血而成痢。腸司傳導之職,傳送糟粕,又主津液的進一步吸收,濕、熱、疫毒等病邪積滯於大腸,以致腸腑氣機阻滯,津液再吸收障礙,腸道不能正常傳導糟粕,因而產生腹痛、大便失常之症。邪滯於腸間,濕蒸熱郁,氣血凝滯腐敗,腸間脂膜血絡受損,化為膿血下痢,所謂「蓋傷其臟腑之脂膏,動其腸胃之脈絡,故或寒或熱,皆有膿血」。腸腑傳導失司,由於氣機阻滯而不利,腸中有滯而不通,不通則痛,腹痛而欲大便則里急,大便次數增加,便又不爽則後重,這些都是由於大腸通降不利,傳導功能失調之故。

由於感邪有濕熱、寒濕之異,體質有陰陽盛衰之不同,治療有正確與否,故臨床表現各有差異。病邪以濕熱為主,或為陽盛之體受邪,邪從熱化則為濕熱痢。病邪因疫毒太盛,則為疫毒痢。病邪以寒濕為主,或陽虛之體受邪,邪從寒化則為寒濕痢熱傷陰,寒傷陽下痢膿血必耗傷正氣。寒濕痢日久傷陽,或過用寒涼藥物,或陽虛之體再感寒濕之邪,則病虛寒痢。濕熱痢日久傷陰,或素體陰虛再感濕熱之邪,則病陰虛痢。或體質素虛,或治療不徹底,或收澀過早,致正虛邪戀,虛實互見,寒熱錯雜,使病情遷延難愈,為時發時止的休息痢。若影響胃失和降而不能進食,則為噤口痢

【臨床表現】

痢疾以腹痛腹瀉、里急後重,便下赤白膿血為主要表現,但臨床症状輕重差異較大。輕者,腹痛不著,里急後重不明顯,大便每日次數在10次以下,或被誤診為泄瀉;重者,腹痛、里急後重均甚,下痢次數頻繁,甚至在未出現瀉痢之前即有高熱;、神疲、面青、肢冷以至昏迷驚厥。多數發病較急,急性起病者,以發熱伴嘔吐開始,繼而陣發性腹痛、腹瀉,里急後重,下痢赤白粘凍或膿血。也有緩慢發病者,緩慢發病則發熱不甚或無發熱,只有腹痛、里急後重,下痢赤白粘凍或膿血的主症,下痢的次數與量均少於急性發病者。急性發病者,病程較短,一般在2周左右;緩慢發病者,病程較長,多數遷延難愈,甚至病程可達數月、數年之久。痢疾可散在發生,也可在同一地區形成流行。

【診斷】

1.夏秋流行季節發病,發病前有不潔飲食史,或有接觸疫痢患者史。

2.具有大便次數增多而量少,下痢赤白粘凍或膿血,腹痛,里急後重等主症,或伴有不同程度的惡寒、發熱等症。疫毒痢病情嚴重而病勢兇險,以兒童為多見,急驟起病,在腹痛、腹瀉尚未出現之時,即有高熱神疲,四肢厥冷,面色青灰,呼吸淺表,神昏驚厥,而痢下、嘔吐並不一定嚴重。

3.實驗室檢查:大便中可見大量紅細胞膿細胞,並有巨噬細胞或新鮮大便中發現有阿米巴滋養體、阿米巴包囊;大便或病變部位分泌物培養可有痢疾桿菌生長,或阿米巴培養陽性;鋇劑灌腸X線檢查及直腸結腸鏡檢查,提示慢性痢疾、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或結腸癌直腸癌等改變。兒童在夏秋季節出現高熱驚厥等症,而未排大便時,應清潔灌腸,取便送常規檢查和細菌培養

【鑒別診斷】

本病應與泄瀉鑒別,兩者多發於夏秋季節,病位在胃腸,皆由外感時邪、內傷飲食而發病,症状都有大便增多,然而兩病在病位、病機和臨床表現等方面都有區別。病位病機方面,痢疾病位在腸,病機重點是腸中有滯,即濕熱,寒濕、疫毒、飲食壅滯腸中,妨礙傳導,凝滯氣血,脂膜血絡受損;而泄瀉病位在脾,病機重點是脾失運化,濕濁內生,清濁不分,混雜而下。臨床表現方面,痢疾大便次數多而糞便少,痢下赤自膿血,泄瀉瀉下為稀薄糞便,顏色黃或白,無赤白膿血;痢疾下痢不爽,里急後重,泄瀉瀉下爽利甚至滑脫不禁;痢疾必有腹痛,伴里急後重,腹痛呈持續性,時輕時重,便後痛減而不停止,而泄瀉之腹痛或有或無,多伴有腸鳴腹脹,呈陣發性,瀉後痛減。因兩病都為外感時邪、飲食所傷,故在一定條件下又可以互相轉化,或先瀉而後轉痢,或先痢而後轉瀉。一般認為先瀉後痢病情加重,病機由淺人深;先痢而後瀉為病情減輕,病機由深出淺,所謂「先滯後利者易治,先利後滯者難治」。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實痢、虛痢「痢疾最當察虛實,辨寒熱」(《景岳全書.痢疾》)。一般說來,起病急驟,病程短者屬實;起病緩慢,病程長者多虛。形體強壯,脈滑實有力者屬實;形體薄弱,脈虛弱無力者屬虛。腹痛脹滿,痛而拒按,痛時窘迫欲便,便后里急後重暫時減輕者為實;腹痛綿綿,痛而喜按,便后里急後重不減,墜脹甚者為虛。

2.識寒痢、熱痢痢下膿血鮮紅,或赤多白少者屬熱;痢下白色粘凍涕狀,或赤少白多者屬寒。痢下粘稠臭穢者屬熱;痢下清稀而不甚臭穢者屬寒。身熱面赤口渴喜飲者屬熱;面白肢冷形寒,口和不渴者屬寒。舌紅苔黃膩脈滑數者屬熱;舌淡苔白,脈沉細者屬寒。

治療原則

1.祛邪導滯痢疾的基本病機是邪氣壅滯腸中,只有祛除邪氣之壅滯,才能恢復腸腑傳導之職,避免氣血之凝滯,脂膜血絡之損傷,故為治本之法。因此,清除腸中之濕熱、疫毒、冷積、飲食等滯邪頗為重要。常用祛濕清熱、溫中、解毒、消食、導滯、通下等法,以達祛邪導滯之目的。,

2.調氣和血調氣和血即是順暢腸腑凝滯之氣血,祛除腐敗之脂膿,恢復腸道傳送功能,促進損傷之脂膜血絡儘早修復,以改善腹痛、里急後重、下痢膿血等臨床症状。正如劉河間所說:「調氣則後重自除,行血則便膿自愈」。常採用理氣行滯涼血止血活血化瘀、去腐生肌等治法。

3,顧護胃氣「人以胃氣為本,而治痢尤要」。這是由於治療實證初期、濕熱痢、疫毒痢的方藥之中,苦寒之晶較多,長時間大劑量使用,有損傷胃氣之弊。因此,治痢應注意顧護胃氣,並貫穿於治痢的始終。

虛證痢疾應扶正祛邪。因虛證久痢,虛實錯雜,若單純補益,則滯積不去,貿然予以通導,又恐傷正氣,故應虛實兼顧,扶正祛邪。中焦氣虛陽氣不振者,應溫養陽氣;陰液虧虛者,應養陰清腸;久痢滑脫者.,可佐固脫治療。

此外,古今學者提出有關治療痢疾之禁忌,如忌過早補澀,以免關門留寇,病勢纏綿不已;忌峻下攻伐,忌分利小便,以免重傷陰津,戕害正氣等,都值得臨床時參考借鑒。

總之,痢疾的治療,熱痢清之,寒痢溫之,初痢則通之,久痢虛則補之。寒熱交錯者,清溫並用;虛實夾雜者,通澀兼施。赤多者重用血藥,白多者重用氣藥。始終把握祛邪與扶正的辨證關係、顧護胃氣貫穿於治療的全過程。

分證論治

.濕熱痢

症状:腹痛陣陣,痛而拒按,便後腹痛暫緩,痢下赤白膿血,粘稠如膠凍,腥臭,肛門

灼熱,小便短赤舌苔黃膩,脈滑數。

治法:清腸化濕,解毒,調氣行血。

方藥:芍藥湯

方中黃芩黃連清熱燥濕,解毒止痢;大黃、檳榔盪熱去滯,通因通用木香、檳榔調氣行滯;當歸芍藥甘草行血和營,緩急止痛;肉桂辛溫,反佐芩、連。大黃之苦寒,共成辛開苦降之勢,以散邪氣之結滯。痢疾初起,去肉桂,加銀花穿心蓮等加強清熱解毒之力。有表證者,加荊芥防風解表散邪,或用荊防敗毒散逆流挽舟。兼食滯者,加萊菔子山楂神曲消食導滯。痢下赤多白少,肛門灼熱,口渴喜冷飲,證屬熱重於濕者,加白頭翁黃柏秦皮清里熱。痢下白多赤少,舌苔白膩,證屬濕重於熱者,去黃芩、當歸,加茯苓蒼朮厚朴陳皮運脾燥濕。痢下鮮紅者,加地榆丹皮仙鶴草側柏葉等涼血止血。

濕熱痢,也可用成藥香連丸治療。

.疫毒痢

症状:發病急驟,腹痛劇烈,里急後重頻繁,痢下鮮紫膿血,嘔吐頻繁,寒戰壯熱頭痛煩躁,精神極其痿靡,甚至四肢厥冷,神志昏蒙,或神昏不清,驚厥抽搐瞳仁大小不等,舌質紅絳,苔黃膩或燥,脈滑數或微細欲絕。臨床亦可下痢不重而全身症状重者,突然出現高熱,神昏譫語,嘔吐,喘逆,四肢厥冷,舌紅苔干,脈弦數或微細欲絕。

治法:清熱涼血,解毒清腸。

方藥:白頭翁湯合芍藥湯。.

本方以白頭翁清熱解毒涼血,配黃連、黃芩、黃柏、秦皮清熱解毒化濕;當歸、芍藥行血;木香、檳榔、大黃行氣導滯。臨床可加金銀花、丹皮、地榆、穿心蓮、貫眾等以加強清熱解毒的功效。高熱神昏,熱毒營血者,合犀角地黃湯,另服神犀丹紫雪丹清營開竅。痙厥抽搐者,加羚羊角鉤藤石決明生地熄風鎮痙。壯熱神昏,煩躁驚厥而下痢不甚者,合大承氣湯清熱解毒,蕩滌內閉。症見面色蒼白,四肢厥冷而冷汗出,唇指紫暗,尿少,脈細欲絕,加用生脈(或參麥)注射液、參附青注射液靜脈滴注或推注,以益氣固脫。

疫毒痢(或濕熱痢)可用白頭翁東加大黃等,煎水保留灌腸配合治療,以增強滌瀉邪毒之功效。若厥脫、神昏、驚厥同時出現者,則最為險候,必須採用綜合性搶救措施,中西醫結合治療,以挽其危急。

.寒濕痢

症状:腹痛拘急,痢下赤白粘凍,白多赤少,或純為白凍,里急後重,腹滿,頭身困重,舌苔白膩,脈濡緩。

治法:溫中燥濕,調氣和血。

方藥:不換金正氣散。.

本方以藿香芳香化濕;蒼朮、厚朴、法夏運脾燥濕;陳皮、木香、枳實行氣導滯;桂枝炮姜溫中散寒;芍藥、當歸和血。兼有表證者,加荊芥、蘇葉葛根解表祛邪。挾食滯者,加山楂、神曲消食導滯。若濕邪偏重,白痢如膠凍,腰膝酸軟,腹脹滿,里急後重甚者,改用胃苓湯加減,以溫中化濕健脾

寒濕痢亦可用大蒜燒熟食用治療。

.虛寒痢

症状:久痢纏綿不已,痢下赤白清稀或白色粘凍,無腥臭,甚則滑脫不禁,腹部隱痛,喜按喜溫,肛門墜脹,或虛坐努責,便後更甚,食少神疲,形寒畏冷,四肢不溫,腰膝酸軟,舌淡苔薄白,脈沉細而弱。

治法:溫補脾腎,收澀固脫。

方藥:桃花湯合真人養臟湯

兩方以人蔘党參白朮粳米益氣健脾乾薑、肉桂溫陽散寒;當歸、芍藥和血緩急止痛;木香行氣導滯;赤石脂訶子罌粟殼肉豆蔻收澀固脫,兩方合用,兼具溫補、收澀、固脫之功,頗合病情。腎陽虛衰者,加附子破故紙溫補腎陽。肛門下墜者,去木香,加黃芪升麻益氣舉陷。下痢不爽者,減用收澀之品。滑脫不禁者,加芡實、蓮米、龍骨牡蠣收斂固脫。

虛寒痢,也可配合成藥理中丸歸脾丸治療。

.休息痢

症状:下痢時發時止,日久難愈,常因飲食不當、感受外邪或勞累而誘發。發作時,大便次數增多,便中帶有赤白粘凍,腹痛,里急後重,症状一般不及初痢、暴痢程度重。休止時,常有腹脹食少,倦怠怯冷,舌質淡苔膩,脈濡軟或虛數。

治法:溫中清腸,佐以調氣化滯。

方藥:連理湯

本方以人蔘、白朮、乾薑、甘草溫中健脾;黃連清除腸中余邪;加木香、檳榔、枳實調氣行滯;加當歸和血。發作期,偏濕熱者,加白頭翁、黃柏清濕熱;偏寒濕者,加蒼朮、草果溫中化濕。

休息痢多因寒熱錯雜,虛實互見,病情頑固者,也可用成藥烏梅丸治療。若大便呈果醬色而量多者,用鴉膽子仁治療效果較好,成人每服15粒,每日3次,膠囊分裝或用龍眼肉包裹,飯後服用,連服7-10日,可單獨服用或配合上述方藥使用。

休息痢中,若脾胃陽氣不足,積滯未盡,遇寒即發,症見下痢白凍,倦怠少食,舌淡苔一白,脈沉者,治宜溫中導下,方用溫脾湯加減。

若久痢傷陰,或素體陰虛,陰液虧虛,余邪未淨,陰虛作痢,痢下赤白,或下鮮血粘稠,虛坐努責,量少難出,午後低熱,口乾心煩,舌紅絳或光紅,治宜養陰清腸,方用駐車丸加減。,

臨床上,還可見噤口痢,即下痢而不能進食,或下痢嘔惡不能食者。朱丹溪說:「噤口痢者,大虛大熱。」基本病機是大實或大虛,致胃失和降,氣機升降失常。屬於實證者,多由濕熱或疫毒,上犯於胃,胃失和降所致,症見下痢,胸悶,嘔惡不食,口氣穢臭,舌苔黃膩,脈滑數,治宜泄熱和胃,苦辛通降,方用開噤散加減。藥取黃連、石菖蒲、茯苓、冬瓜仁苦辛通降,泄熱化濕;陳皮、陳倉米石蓮子荷葉蒂健脾養胃。全方合用,升清降濁,開噤進食。屬於虛證者,以脾胃素虛,或久痢傷胃,胃虛氣弱,失於和降所致,病見下痢頻頻,嘔惡不食,或食人即吐,神疲乏力,舌淡苔白,脈弱無力,治宜健脾和胃。方用六君子湯健脾和胃,再加石菖蒲、薑汁醒脾降逆。若下痢無度,飲食不進,肢冷脈微,當急用獨參湯參附湯以益氣固脫。

【轉歸預後】

痢疾的轉歸預後取決於患者體質的強弱、感邪的輕重與治療是否及時正確。急性痢疾,治療及時得當,體質強壯者,一般在兩周左右痊癒,發熱、腹痛、里急後重、便膿血等症状在3-了天消失。若病邪重,或素體正氣虧虛,或失治誤治,致使痢疾長期不愈,轉為慢性。

感受疫癘毒邪甚重,失治誤治,未能控制病勢而出現痢下如豬肝、魚腦、赤豆汁,或下純血,如屋漏水,高熱神昏,或手足厥逆內閉外脫,氣急息粗或氣息微弱,或噤口不食等危急症者,須積極搶救,否則預後很差。

【預防與調攝】

痢疾是一種急性傳染病,在夏秋季節採取積極有效的預防措施,對於控制痢疾的傳播和流行,是十分重要的。有效的方法是做好水、糞的管理,飲食的管理,消滅蒼蠅等。另外,藥物預防也很有必要。在流行季節,可適當食用生蒜辦,每次-3辦,每日-3次,或將大蒜辦放人菜食之中食用。亦可用馬齒莧綠豆適量,煎湯飲用,或馬齒莧、陳茶葉共研細末,大蒜辦搗泥拌和,人糊為丸,如龍眼大小,每次丸,每日2次,連服l周。

痢疾的調護,應做好床旁隔離,視病情適當休息,飲食宜忌很重要,一般宜食清淡易消化之食品,忌食葷腥油膩難消化之物。《千金要方》說:凡痢病患,「所食諸食,皆須大熟爛為佳,亦不得傷飽,此將息之大經也,若將息失所,聖人不救也。」

【結語】

痢疾是臨床上常見多發的外感傳染病,以夏秋為主要發病季節。主要病因是外感時邪疫毒,內傷飲食不潔;病位在腸,與脾胃有密切關係;病機為邪從口人,濕熱疫毒蘊結於腸腑,氣血壅滯,脂膜血絡受損,化為膿血,.大腸傳導失司,發為痢疾。臨床以腹痛腹瀉,里急後重,便赤白膿血為主要表現。辨證應分清寒熱虛實,一般說來暴痢多實,久痢多虛。實證有濕熱痢、寒濕痢和疫毒痢,以濕熱痢為多見,疫毒痢病情兇險,宜及早圖治;虛證有虛寒痢、陰虛痢和休息痢。若下痢不能進食或嘔惡不能食者,為大虛大實的噤口痢。痢疾的治療以祛邪導滯、調氣和血為原則,又須隨時顧護胃氣,根據寒熱虛實的不同,或清熱化濕解毒,或溫化寒濕,或輔以益氣養陰,或寒熱並用、攻補兼施,或通澀並舉,對疫毒痢除加強清熱解毒外,還應視病情配合清心開竅,熄風鎮痙,救逆固脫等法治療,對噤口痢則應分虛實開噤治療。痢疾為外感病證,一般預後良好,因其具傳染性,故重在預防,控制傳播。

【文獻摘要】

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瀉痢論》:「後重則宜下,腹痛則宜和,身重除濕,脈弦則去風。血膿稠粘,以重藥竭之。」

證治要訣.痢》:「痢疾古名滯下,以氣滯成積,積之成痢。治法當以順氣為先,須當開胃,故無飽死痢病也。」

《丹溪心法.痢》:「下痢不治之證,下如魚腦者半死半生,下如塵腐色者死,下純血者死,下如屋漏水者死,下如竹筒注者不治。」

《濟生方.痢疾》:「余每遇此證,必先蕩滌腸胃,次正其根本,然後辨其風冷暑濕而為治法。故傷熱而赤者清之,傷冷而白者溫之,傷風而純下清血者祛逐之,傷食而下如豆羹者分利之。又如冷熱交並者,則溫涼以調之。傷損而成久毒痢者,則化毒以保衛之。」

壽世保元.痢疾》:「凡痢初患,元氣未虛,必須下之,下後未愈,隨症調之。痢稍久者,不可下,胃氣敗也。痢多屬熱,亦有虛與寒者,虛者宜補,寒者宜溫。年老及虛弱人,不宜下,大便了而不了者,血虛也,數至圊而不便者,氣虛也。」

類證治裁.痢疾》:「痢多發於秋,即《內經》之腸游也,症由胃腑濕蒸熱壅,致氣血凝結,挾糟粕積滯,進人大小腸,頃刻脂液,化膿血下注,或痢白,痢紅,痢瘀紫,痢五色,腹痛嘔吐,口乾,溺澀,里急後重,氣陷肛墜,因其閉滯不利,故亦名滯下也。」

【現代研究】

.細菌性痢疾的臨床研究

細菌性痢疾臨床報導以濕熱痢為主,多以清熱解毒,化濕利腸為治,常能取得較滿意療效。蘇氏以清熱化濕湯(黃芩、黃連、當歸、生地榆劉寄奴白芍、山楂、玉片、木香、甘草)治療急性菌痢100例,結果均痊癒[甘肅中醫學院學報1994;11(3):37]。蔡氏用抗痢煎(馬齒莧、紅藤薏苡仁、白頭翁、秦皮、枳殼、白芍、五靈脂車前子、黃連、煨木香)隨證加減,治療急性菌痢145例。結果:治癒103例佔71。04%,好轉40例佔27.58%,無效2例佔1.38%,總有效率98.62%[實用中醫藥雜誌1996;12(1):7]。張氏用新加香連和胃湯(酒炒黃連、酒炒黃芩、炒白芍、當歸、厚朴、青皮、陳皮、檳榔、甘草、焦山楂)隨證加減,治療孕婦痢疾46例。結果:痊癒33例,有效11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5.6%[陝西中醫1995;16(6):246]。韓氏用白地訶片(白頭翁、地榆、訶子、丁香)治療急性菌痢100例,對照組21例,用氯黴素痢特靈。結果:兩組分別痊癒86(86%)、16(76%)例,好轉14(14%)、5(24%)例;體溫復常平均為2.27、3.59日,;大便膿血粘液消失平均為5.04、7.92日;大便鏡檢正常平均為6.43、7.44日。實驗研究表明,本品對福氏痢疾桿菌有較強的抑制作用[時珍國藥研究1995;(1):9]。

通因通用治痢仍受到許多研究者的重視。張氏自擬承平湯(蒼朮、生大黃、青皮、陳皮、枳殼、厚朴、生甘草)隨證加減,治療暴痢21例,結果均痊癒[實用中醫藥雜誌1996;12(2):7兒羅氏用藿香、薄荷煎湯調服《鏡花緣》痢瀉散(生大黃、熟大黃、蒼朮、杏仁、炒羌活川烏、炒甘草),治療急性菌痢泄瀉35例,脫水嚴重者予補液。結果:均治癒[貴陽中醫學院學報1995;17(2):49)。孫氏用痢下通用方(當歸、白芍、炒萊菔子、炒枳殼、檳榔、木香、川厚朴、車前子、甘草)治療痢疾200例。結果:治癒192例,顯效2例,失察6例[山東中醫雜誌1996;15(6):252)。應氏以痢瀉散(生大黃、熟大黃、杏仁、羌活、制蒼朮、制川烏、甘草)加減治療急性菌痢43例,結果:痊癒39例(90.7%),好轉3例(6.98%),無效l例[浙江中醫雜誌1998;(7):300)。

採用單方、驗方治療急性菌痢,具有針對性強、療效好的特點。趙氏用單味草藥葉下紅治療各型菌痢909例,治癒率為93.2%,與痢特靈加』IMP等對照組比較,治癒率和腸鏡檢查結果無明顯差異(P>0.05)[中西醫結合雜誌1985;5(9):530)。據報導應用單味中草藥楊樹花、苦痧藥、訶子、貫筋草、蒼耳草、篇蓄等,治療急性菌痢的療效也較滿意。大量實驗資料證明,以上各種中草藥對痢疾桿菌有明顯的抑制或滅菌作用。

.阿米巴腸病的研究

崔氏以燮理湯(生山藥、生白芍、金銀花、炒牛蒡子、生甘草、黃連、肉桂)隨證加減,送服鴨膽子治療阿米巴痢疾37例。結果:治癒29例,好轉6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4.9%(湖北中醫學院學報1994;14(4):25)。蔡氏用白頭翁湯(白頭翁、銀花、紫花地丁、秦皮、黃柏、黃連、大黃)保留灌腸為主治療阿米巴腸病136例。大便常規以膿球為主重用三黃,加地錦草、丹皮;以紅細胞為主大黃易熟大黃,加地榆炭。日一劑水煎200ml保留灌腸。急性期日2次,3日後改日1次,5日為1療程。西藥對症處理。結果:痊癒128例,有效6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98%[上海中醫藥雜誌1995;(12):18]。蔡氏以截瘧法,以截瘧七寶飲加減(青蒿、草果、檳榔、厚朴、常山、當歸、赤芍、白芍、姜半夏、甘草、紅藤、白槿花)治療阿米巴病6例,均獲得滿意效果[浙江中醫雜誌1994;(8):369]。

參看

32 濕阻 | 瘧疾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痢疾」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