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泄瀉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脾胃腸病證 >> 泄瀉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泄瀉是以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甚至瀉出如水樣為臨床特徵的一種脾胃腸病證。泄與瀉在病情上有一定區別,糞出少而勢緩,若漏泄之狀者為泄;糞大出而勢直無阻,若傾瀉之狀者為瀉,然近代多泄、瀉並稱,統稱為泄瀉。

泄瀉是一種常見的脾胃腸病證,一年四季均可發生,但以夏秋兩季較為多見。中醫藥治療本病有較好的療效。

內經》稱本病證為「鶩溏」、「飧泄」、「濡泄」、「洞泄」、「注下」、「後泄」等等,且對本病的病機有較全面的論述,如《素問.生氣通天論篇》曰:「因於露風,乃生寒熱,是以春傷於風,邪氣留連,乃為洞泄。」《素問.陰陽應象大論篇》曰:「清氣在下,則生飧泄。」「濕勝則濡瀉。」《素問.舉痛論篇》曰:「寒氣客於小腸,小腸不得成聚,故後泄腹痛矣。」《素問.至真要大論篇》曰:「諸嘔吐酸暴注下迫,皆屬於熱。」說明風、寒、熱、濕均可引起泄瀉。《素問.太陰陽明論篇》指出:「飲食不節,起居不時者,陰受之,……陰受之則人五臟,……下為飧泄。」《素問.舉痛論篇》指出:「怒則氣逆,甚則嘔血及飧泄。」說明飲食、起居、情志失宜,亦可發生泄瀉。另外《素問.脈要精微論篇》曰:「胃脈實則脹,虛則泄。」《素問.臟氣法時論篇》曰:「脾病者,……虛則腹滿腸鳴,飧泄食不化。」《素問.宣明五氣篇》謂:「五氣所病,……大腸小腸為泄。」說明泄瀉的病變臟腑與脾胃大小腸有關。《內經》關於泄瀉的理論體系,為後世奠定了基礎。張仲景將泄瀉和痢疾統稱為下利。《金匱要略.嘔吐穢下利病脈證治》中將本病分為虛寒實熱積滯和濕阻氣滯三型,並且提出了具體的證治。如「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脈四逆湯主之。」「氣利,訶梨勒散主之。」指出了虛寒下利的症状,以及治療當遵溫陽和固澀二法。又說:「下利三部脈皆平,按之心下堅者,急下之,宜大承氣湯。」「下利譫語,有燥屎也,小承氣湯主之。」提出對實熱積滯所致的下利,採取攻下通便法,即所謂「通因通用」法。篇中還對濕邪內盛,阻滯氣機,不得宣暢,水氣並下而致「下利氣者」,提出「當利其小便」,以分利腸中濕邪,即所謂「急開支河」之法。張仲景為後世泄瀉的辨證論治奠定了基礎。《三因極一病證方論.泄瀉敘論》從三因學說角度全面地分析了泄瀉的病因病機,認為不僅外邪可導致泄瀉,情志失調亦可引起泄瀉。

景岳全書.泄瀉》說:「凡泄瀉之病,多由水谷不分,故以利水為上策。」並分別列出了利水方劑。《醫宗必讀.泄瀉》在總結前人治泄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了著名的治泄九法,即淡滲、升提、清涼、疏利、甘緩、酸收、燥脾、溫腎、固澀,其論述系統而全面,是泄瀉治療學上的一大發展,其實用價值亦為臨床所證實。.

本病可見於西醫學中的多種疾病,如急慢性腸炎腸結核腸易激症候群吸收不良症候群等,當這些疾病出現泄瀉的表現時,均可參考本節辨證論治。應注意的是本病與西醫腹瀉的含義不完全相同。

【病因病機】

致瀉的病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感受外邪,飲食所傷,情志失調,脾胃虛弱命門火衰等等。這些病因導致脾虛濕盛,脾失健運,大小腸傳化失常,升降失調,清濁不分,而成泄瀉。

1.感受外邪引起泄瀉的外邪以暑、濕、寒、熱較為常見,其中又以感受濕邪致泄者最多。脾喜燥而惡濕,外來濕邪,最易困阻脾土,以致升降失調,清濁不分,水谷雜下而發生泄瀉,故有「濕多成五泄」之說。寒邪暑熱之邪,雖然除了侵襲皮毛肺衛之外,亦能直接損傷脾胃腸,使其功能障礙,但若引起泄瀉,必夾濕邪才能為患,即所謂「無濕不成泄」,故《雜病源流犀燭.泄瀉源流》說:「濕盛則飧泄,乃獨由於濕耳。不知風寒熱虛,雖皆能為病,苟脾強無濕,四者均不得而干之,何自成泄?是泄雖有風寒熱虛之不同,要未有不源於濕者也。」

2.飲食所傷或飲食過量,停滯腸胃;或恣食肥甘,濕熱內生;或過食生冷,寒邪傷中;或誤食腐餿不潔,食傷脾胃腸,化生食滯、寒濕、濕熱之邪,致運化失職,升降失調,清濁不分,而發生泄瀉。正如《景岳全書,泄瀉》所說:「若飲食失節,起居不時,以致脾胃受傷,則水反為濕,谷反為滯,精華之氣不能輸化,乃致合污下降而瀉痢作矣。」

3.情志失調煩惱郁怒,肝氣不舒,橫逆克脾,脾失健運,升降失調;或憂鬱思慮,脾氣不運,土虛木乘,升降失職;或素體脾虛,逢怒進食,更傷脾土,引起脾失健運,升降失調,清濁不分,而成泄瀉。故《景岳全書.泄瀉》曰:「凡遇怒氣便作泄瀉者,必先以怒時夾食,致傷脾胃,故但有所犯,即隨觸而發,此肝脾二臟之病也。蓋以肝木克土,脾氣受傷而然。」

4.脾胃虛弱長期飲食不節,飢飽失調,或勞倦內傷,或久病體虛,或素體脾胃腸虛弱,使胃腸功能減退,不能受納水谷,也不能運化精微,反聚水成濕,積穀為滯,致脾胃升降失司,清濁不分,混雜而下,遂成泄瀉。如《景岳全書.泄瀉》曰:「泄瀉之本,無不由於脾胃。」

5.命門火衰,命門之火,助脾胃之運化以腐熟水谷。若年老體弱,腎氣不足;或久病之後,腎陽受損;或房室無度,命門火衰,致脾失溫煦,運化失職,水谷不化,升降失調,清濁不分,而成泄瀉。且腎為胃之關,主司二便,若腎氣不足,關門不利,則可發生大便滑泄、洞泄。如《景岳全書.泄瀉》曰:「腎為胃關,開竅二陰,所以二便之開閉,皆腎臟之所主,今腎中陽氣不足,則命門火衰,而陰寒獨盛,故於子丑五更之後,當陽氣未復,陰氣盛極之時,即令人洞泄不止也。」

泄瀉的病因有外感、內傷之分,外感之中濕邪最為重要,脾惡濕,.外來濕邪,最易困阻脾土,致脾失健運,升降失調,水谷不化,清濁不分,混雜而下,形成泄瀉,其他諸多外邪只有與濕邪相兼,方能致瀉。內傷當中脾虛最為關鍵,泄瀉的病位在脾胃腸,大小腸的分清別濁傳導變化功能可以用脾胃的運化和升清降濁功能來概括,脾胃為泄瀉之本,脾主運化水濕,脾胃當中又以脾為主,脾病脾虛,健運失職,清氣不升,清濁不分,自可成瀉,其他諸如寒、熱、濕、食等內、外之邪,以及肝腎等臟腑所致的泄瀉,都只有在傷脾的基礎上,導致脾失健運時才能引起泄瀉。同時,在發病和病變過程中外邪與內傷,外濕內濕之間常相互影響,外濕最易傷脾,脾虛又易生濕,互為因果。本病的基本病機是脾虛濕盛致使脾失健運,大小腸傳化失常,升降失調,清濁不分。脾虛濕盛是導致本病發生的關鍵因素。

臨床表現

泄瀉以大便清稀為臨床特徵,或大便次數增多,糞質清稀;或便次不多,但糞質清稀,甚至如水狀;或大便清薄,完谷不化,便中無膿血。泄瀉之量或多或少,泄瀉之勢或緩或急。常兼有腹不適,腹脹腹痛腸鳴,食少納呆,小便不利等症状。起病或緩或急,常有反覆發作史。常由外感寒熱濕邪,內傷飲食情志,勞倦,臟腑功能失調等誘發或加重。

【診斷】

1.具有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甚至瀉出如水樣的臨床特徵。其中以糞質清稀為必備條件。

2.常兼有脘腹不適,腹脹腹痛腸鳴,食少納呆,小便不利等症状。

3.起病或緩或急,常有反覆發作史。常因外感寒熱濕邪,內傷飲食情志,勞倦,臟腑,功能失調等誘發或加重。

4.大便常規、大便細菌培養結腸X線內窺鏡等檢查有助於診斷和鑒別診斷。

5.需除外其他病證中出現的泄瀉症状。

【鑒別診斷】

1.痢疾兩者均系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的病證。痢疾以腹痛,里急後重,便下赤白膿血為主症,而泄瀉以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甚至瀉出如水樣為主症,其大便中無膿血,也無里急後重,腹痛也或有或無。

2.霍亂霍亂是一種卒然起病,劇烈上吐下瀉,吐瀉並作的病證。泄瀉與霍亂相比,同有大便清稀如水的症状,故需鑒別。霍亂的發病特點是來勢急驟,變化迅速,病情兇險,起病時常先突然腹痛,繼則吐瀉交作,所吐之物均為未消化之食物,氣味酸腐熱臭,所瀉之物多為黃色糞水,或如米泔,常伴惡寒發熱,部分病人在吐瀉之後,津液耗傷,迅速消瘦,或發生轉筋腹中絞痛,若吐瀉劇烈,則見面色蒼白,目眶凹陷,汗出肢冷等津竭陽衰之危候。而泄瀉只以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甚至瀉出如水樣為主症,一般起病不急驟,瀉水量不大,無米泔水樣便,津傷較輕,無危證。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寒熱虛實糞質清稀如水,或稀薄清冷,完谷不化,腹中冷痛,腸鳴,畏寒喜溫,常因飲食生冷而誘發者,多屬寒證;糞便黃褐,臭味較重,瀉下急迫,肛門灼熱,常因進食辛辣燥熱食物而誘發者,多屬熱證;病程較長,腹痛不甚且喜按,小便利,口不渴,稍進油膩或飲食稍多即瀉者,多屬虛證;起病急,病程短,脘腹脹滿腹痛拒按,瀉後痛減,瀉下物臭穢者,多屬實證。.

2.辨瀉下物大便清稀,或如水樣,瀉物腥穢者,多屬寒濕之證;大便稀溏,其色黃褐,瀉物臭穢者,多系濕熱之證;大便垢,完谷不化,臭如敗卵,多為傷食之證。

3.辨輕重緩急泄瀉而飲食如常為輕證;泄瀉而不能食,消瘦,或暴瀉無度,或久泄滑脫不禁為重證;急性起病,病程短為急性泄瀉;病程長,病勢緩為慢性泄瀉。

4.辨脾、肝、腎稍有飲食不慎或勞倦過度泄瀉即作或複發,食後脘悶不舒,面色萎黃,倦怠乏力,多屬病在脾;泄瀉反覆不愈,每因情志因素使泄瀉發作或加重,腹痛腸鳴即瀉,瀉後痛減,矢氣頻作,胸脅脹悶者,多屬病在肝;五更泄瀉,完谷不化,小腹冷痛,腰酸肢冷者,多屬病在腎。

治療原則

根據泄瀉脾虛濕盛,脾失健運的病機特點,治療應以運脾祛濕為原則。急性泄瀉以濕盛為主,重用祛濕,輔以健脾,再依寒濕、濕熱的不同,分別採用溫化寒濕與清化濕熱之法。兼夾表邪暑邪、食滯者,又應分別佐以疏表、清暑、消導之劑。慢性泄瀉以脾虛為主,當予運脾補虛,輔以祛濕,並根據不同證候,分別施以益氣健脾升提,溫腎健脾,抑肝扶脾之法,久瀉不止者,尚宜固澀。同時還應注意急性泄瀉不可驟用補澀,以免閉留邪氣;慢性泄瀉不可分利太過,以防耗其津氣清熱不可過用苦寒.,以免損傷脾陽;補虛不可純用甘溫,以免助濕。若病情處於寒熱虛實兼夾或互相轉化時,當隨證而施治。

分證論治

『急性泄瀉』

.寒濕泄瀉

症状:泄瀉清稀,甚則如水樣,腹痛腸鳴,脘悶食少,苔白膩,脈濡緩。若兼外感風寒,則惡寒發熱頭痛,肢體酸痛,苔薄白脈浮

治法:芳香化濕,解表散寒

方藥:藿香正氣散

方中藿香解表散寒,芳香化濕,白朮茯苓陳皮半夏健脾除濕厚朴大腹皮理氣除滿,紫蘇白芷解表散寒,桔梗宣肺以化濕。若表邪偏重,寒熱身痛,可加荊芥防風,或用荊防敗毒散;若濕邪偏重,或寒濕在里,腹脹腸鳴,小便不利,苔白厚膩,可用胃苓湯健脾燥濕化氣利濕;若寒重於濕,腹脹冷痛者,可用理中丸加味。

.濕熱泄瀉

症状:泄瀉腹痛,瀉下急迫,或瀉而不爽,糞色黃褐,氣味臭穢,肛門灼熱,或身熱口渴,小便短黃,苔黃膩,脈滑數或濡數。

治法:清腸利濕。

方藥:葛根黃芩黃連湯

該方是治療濕熱泄瀉的常用方劑。方中葛根解肌清熱,煨用能升清止瀉黃芩黃連苦寒清熱燥濕,甘草甘緩和中。若熱偏重,可加金銀花馬齒莧以增清熱解毒之力;若濕偏重,症見胸脘滿悶,口不渴,苔微黃厚膩者,可加薏苡仁、厚朴、茯苓、澤瀉、車前仁以增清熱利濕之力;夾食者可加神曲山楂麥芽;如有發熱頭痛,脈浮等風熱表證,可加金銀花、連翹薄荷;如在夏暑期間,症見發熱頭重,煩渴自汗小便短赤脈濡數等,為暑濕侵襲,表裡同病,可用新加香薷飲六一散以解暑清熱,利濕止瀉。

.傷食泄瀉

症状:瀉下稀便,臭如敗卵,伴有不消化食物,脘腹脹滿,腹痛腸鳴,瀉後痛減,噯腐酸臭,不思飲食,苔垢濁或厚膩,脈滑。

治法:消食導滯

方藥:保和丸

方中神曲、山楂、萊菔子消食和胃,半夏、陳皮和胃降逆,茯苓健脾祛濕,連翹清熱散結。若食滯較重,脘腹脹滿,瀉而不暢者,可因勢利導,據通因通用的原則,可加大黃、枳實檳榔,或用枳實導滯丸,推盪積滯,使邪有出路,達到祛邪安正的目的。

『慢性泄瀉』

.脾虛泄瀉

症状:因稍進油膩食物或飲食稍多,大便次數即明顯增多而發生泄瀉,伴有不消化食物,大便時瀉時溏,遷延反覆,飲食減少,食後脘悶不舒,面色萎黃,神疲倦怠,舌淡苔白,脈細弱。

治法:健脾益氣,和胃滲濕

方藥:參苓白朮散

方中人蔘、白朮、茯苓、甘草健脾益氣,砂仁、陳皮、桔梗、扁豆、山藥、蓮子肉、薏苡仁理氣健脾化濕。若脾陽虛衰,陰寒內盛,症見腹中冷痛,喜溫喜按,手足不溫,大便腥穢者,可用附子理中湯以溫中散寒;若久瀉不愈中氣下陷,症見短氣肛墜,時時欲便,解時快利,甚則脫肛者,可用補中益氣湯,減當歸,並重用黃芪党參益氣升清,健脾止瀉。

.腎虛泄

症状:黎明之前臍腹作痛,腸鳴即瀉,瀉下完谷,瀉後即安,小腹冷痛,形寒肢冷,腰膝酸軟,舌淡苔白,脈細弱。

治法:溫補脾腎,固澀止瀉。

方藥:四神丸

方中補骨脂溫陽補腎吳茱萸溫中散寒,肉豆蔻五味子收澀止瀉。可加附子炮姜,或合金匱腎氣丸溫補脾腎。若年老體弱,久瀉不止,中氣下陷,加黃芪、党參、白朮益氣昇陽健脾,亦可合桃花湯固澀止瀉。

.肝鬱泄瀉

症状:每逢抑鬱惱怒,或情緒緊張之時,即發生腹痛泄瀉,腹中雷鳴,攻竄作痛,腹痛即瀉,瀉後痛減,矢氣頻作,胸脅脹悶,噯氣食少,舌淡脈弦

治法:抑肝扶脾,調中止瀉。

方藥:痛瀉要方

方中白芍養血柔肝,白朮健脾補虛,陳皮理氣醒脾,防風升清止瀉。若肝鬱氣滯,胸脅脘腹脹痛,可加柴胡枳殼香附;若脾虛明顯,神疲食少者,加黃芪、党參、扁豆;若久瀉不止,可加酸收之晶,如烏梅五倍子石榴皮等。

【轉歸預後】

急性泄瀉經過恰當治療,絕大多數病人能夠治癒;只有少數病人失治誤治,或反覆發作者,導致病程遷延,日久不愈,由實轉虛,變為慢性泄瀉;亦有極少數病人因暴瀉無度,耗氣傷津,會造成亡陰亡陽之變。慢性泄瀉一般經正確治療,亦能獲愈;部分病例反覆發作,可由脾虛而致中氣下陷;脾虛可以及腎,或脾腎相互影響,以致脾腎同病,則病情趨向加重;若久瀉者,突見泄瀉無度,水漿不入,呼吸微弱,形體消瘦,身寒肢冷,脈微細欲絕,是脾氣下陷,腎失固攝,陰陽離絕之危候,預後多不良。

【預防與調攝】

平時要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不飲生水,忌食腐餿變質飲食,少食生冷瓜果;居處冷暖適宜;並可結合食療健脾益胃。一些急性泄瀉病人可暫禁食,以利於病情的恢復;對重度泄瀉者,應注意防止津液虧損,及時補充體液。一般情況下可給予流質或半流質飲食。

【結語】

泄瀉是以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甚至瀉出如水樣為臨床特徵的一種脾胃腸病證。臨床上應注意與痢疾、霍亂相鑒別。病因有感受外邪,飲食所傷,情志失調,脾胃虛弱,命門火衰等等。這些病因導致脾虛濕盛,脾失健運,大小腸傳化失常,升降失調,清濁不分,而成泄瀉。病位在脾胃腸。辨證要點以辨寒熱虛實、瀉下物和緩急為主。治療應以運脾祛濕為原則。急性泄瀉重用祛濕,輔以健脾,再依寒濕、濕熱的不同,分別採用溫化寒濕與清化濕熱之法。慢性泄瀉以脾虛為主,當予運脾補虛,輔以祛濕,並根據不同證候,分別施以益氣健脾升提,溫腎健脾,抑肝扶脾之法,久瀉不止者,尚宜固澀。同時還應注意急性泄瀉不可驟用補澀,以免閉留邪氣;慢性泄瀉不可分利太過,以防耗其津氣;清熱不可過用苦寒,以免損傷脾陽;補虛不可純用甘溫,以免助濕。

【文獻摘要】

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下》:「傷寒服湯藥,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服瀉心湯已,復以他藥下之,利不止,醫以理中與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餘糧湯主之,復不止者,當利其小便。」

古今醫鑒.泄瀉》:「夫泄瀉者,注下之症也。蓋大腸為傳導之官,脾胃為水谷之海,或為飲食生冷之所傷,或為暑濕風寒之所感,脾胃停滯,以致闌門清濁不分,發注於下,而為泄瀉也。」

《景岳全書.泄瀉》:「泄瀉之病,多見小水不利,水谷分則瀉自止,故曰:治瀉不利小水,非其治也。」

醫學入門.泄瀉》:「凡瀉皆兼濕,初宜分理中焦,滲利下焦,久則升提,必滑脫不禁,然後用藥澀之。其間有風勝兼以解表,寒勝兼以溫中,滑脫澀住,虛弱補益,食積消導,濕則淡滲,陷則升舉,隨證變用,又不拘於次序,與痢大同。且補虛不可純用甘溫,太甘則生濕,清熱亦不可太苦,苦則傷脾。每兼淡劑利竅為妙。」

【現代研究】

.泄瀉的臨床研究

北京市脾胃學組報告北京地區603例泄瀉患者的調查結果:①男性泄瀉患者多於女性,中老年患者最多,佔1/3。②泄瀉患者的臨床症状除大便次數增多,糞質稀薄或瀉下如水外,最常見的症状依次是:腹部疼痛,食欲不振,夭便臭穢,噯腐酸臭,體倦乏力口舌乾燥口苦口粘,舌質紅或暗紅,舌苔黃膩或白膩,脈象弦滑或滑數。③泄瀉的發病原因,與飲食不節關係最大,佔87.23%。④中醫辨證分型,夏秋季以濕熱證最多見,佔49.42%。

其他較多見的證型依次為食滯證脾虛證脾腎陽虛證。⑤西醫診斷以急性腸炎最多,佔62.19%,其他病症依次是:慢性腸炎消化不良急性胃腸炎腸功能紊亂等[北京中醫1991;(3):12)。

成氏等用自擬中藥復方製劑腸寧膠囊治療脾腎陽虛型泄瀉104例,並與對照組104例進行了對比研究。腸寧膠囊由党參、白朮、砂仁、枳殼、白芍、吳茱萸、黃連、甘草、炮姜、山茱萸、肉豆蔻等中藥組成,每粒O.42g。對照組將復方黃連素片lOOmg,研碎加澱粉,裝入與腸寧膠囊一樣的腸溶膠囊中,外觀包裝及服用膠囊粒數與腸寧膠囊一樣,均口服,每日3次,每次粒,50天為一療程。結果治療組治癒32例,好轉64例,無效8例,1年內複發18例,總有效率92.3%;對照組治癒44例,好轉41例,無效19例,1年內複發27例,總有效率81.7%。實驗結果表明:腸寧膠囊能對抗寒藥大黃的致瀉作用,減少泄瀉的稀糞點數;能降低小腸推進率,減慢小腸對炭乳的排空速度,並具有顯著的鎮痛作用,還能增強小鼠的體質,具有顯著的耐寒能力[中國中西醫結合脾胃雜誌1996;4(1):34)。

黃氏從肝論治腸道激惹症候群,採用隨機交叉對照試驗,用調肝方(柴胡、白芍、枳殼、木香、防風、救必應、白朮等)製成丸劑,治療腹瀉型腸道激惹症候群30例,並與外形、大小、色澤等一致的安慰劑對照。結果:30例患者在服調肝方期間,大便次數和性狀明顯改善,有效者28例,有效率為93.3%,而服安慰劑期間,只有9例有效,有效率為30%,兩者對照P<0.01[中醫雜誌1990;(3):31]。

霍氏用苦參四君湯(苦參20g,党參、炒白朮各12g,茯苓log,甘草5g)加減,治療黴菌性腸炎32例,並設口服制黴菌素片16例為對照組,15天為1療程。治療結果:治療組治癒15例,顯效9例,好轉7例,無效1例,總有效率為96.9%,對照組總有效率為68.8%,取得了較好的療效[中醫雜誌1994;(10):569]。

劉氏等採用敷臍療法治療126例腹瀉,療效肯定。方法是先將黃芪、防已、吳茱萸、赤石脂禹餘糧各等份製成軟膏,將王不留行子研末備用。治療前先將王不留行子末和麝香末各少許摻人約0.5g軟膏中攪勻,然後將攪勻後的軟膏填塞人臍穴中,以膠布貼緊封閉臍穴,以防藥物流出。每3天換藥1次,9天為1療程。治療期間停用其它藥物和療法。治療結果:治癒122例,其中1天止瀉者120例,顯效3例,有效1例。腸鳴音頻度計數(聽診)由治療前16.5次土4.6次/min,1療程後下降至6.5次土3.6次/min[中醫藥學報1997;(1):27]。

.泄瀉的實驗研究

劉氏將脾虛證分為泄瀉組和非泄瀉組,發現泄瀉組全身機能低下症状的出現率顯著高於非泄瀉組,泄瀉組的木糖吸收顯著低於非泄瀉組,提示脾虛泄瀉者營養物質吸收障礙程度較重,其全身機能低下程度也較無泄瀉者為重。王氏發現脾虛泄瀉病人紅細胞C3b受體花環率較正常人顯著降低(P<0.01),各分型與正常人比均有顯著差異(P<0.05),各型間的關係是脾氣虛<脾虛挾濕<脾虛濕熱,脾氣虛與脾虛挾濕、脾虛濕熱兩型比較均有顯著性差異(P<0.05),脾虛挾濕與脾虛濕熱之間則無顯著性差異(P>0.05)[中國實驗臨床免疫學雜誌1991;3(4):40]。

黎氏等用放免法測定35例脾虛泄瀉病人,發現脾虛泄瀉組糞便SIGA較正常高,有極顯著差異(P<0.01),且其含量有如下順序:脾虛組<脾虛濕熱組<脾虛挾濕組,說明脾虛泄瀉存在胃腸道局部免疫狀態的改變[中國實驗臨床免疫學雜誌1991;3(1):37]信翟氏報導脾虛泄瀉患兒腸道局部免疫球蛋白(SIgn)明顯降低(P<0.01),並認為腸道SIgA分泌減少,造成腸道局部免疫功能低下是脾虛泄瀉久治不愈的重要原因(中國醫藥學報1994;9(5):46)。

陳氏發現脾虛泄瀉患者表現為鋅(Zn)、鐵(Pe)含量下降,銅(Cu)含量升高,認為鋅參與體內多種酶及核酸蛋白質合成,缺鋅可致能量代謝障礙並影響胃腸粘膜修復而產生食慾下降,故缺鋅是脾虛證的後果並是致納差乏力的原因之一。缺鋅使血漿蛋白下降,產生貧血,故鋅的代謝與脾胃為氣血生化之源相關[遼寧中醫雜誌1993;(7):3]。

任氏對脾虛腹瀉患者腸道菌群進行了研究,對脾虛腹瀉和非脾虛腹瀉患者糞便中的8種常見厭氧菌需氧菌進行了定量分析,發現正常成人糞便菌群以厭氧菌為主,脾虛腹瀉患者較非脾虛腹瀉患者存在著嚴重的菌群失調,認為中醫脾在維持正常腸道菌群生態平衡方面有著重要的作用[中醫雜誌1992;(6):33]。

參看

32 噎膈 | 便秘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泄瀉」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