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豆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巴豆
Bā Dòu
巴豆
別名 雙眼龍、大葉雙眼龍、江子、猛子樹、八百力、芒子、巴菽、剛子、老陽子、猛子仁、巴果、巴米、雙眼蝦、紅子仁、豆貢、毒魚子、鑾豆、貢仔、巴仁、巴貢、藥子仁、蘆麻子、臘盤子、大風子、瀉果
功效作用 寒積,通關竅,逐痰,行水,殺蟲。治冷積凝滯,胸腹脹滿急痛,血瘕痰癖瀉痢水腫,外用治喉風喉痹惡瘡疥癬。
英文名 croton,croton seed,croton tiglium,fructus crotonis,purging croton,Semen Crotonis
始載於 本草綱目
毒性 大毒
歸經 胃經大腸經
藥性
藥味

   【來源】為大戟巴豆屬植物巴豆樹的乾燥成熟果實,其根及葉亦供藥用。

異名】巴菽(《本經》),剛子(《雷公炮炙論》),江子(《瑞竹堂經驗方》),老陽子(《綱目》),雙眼龍(《嶺南採藥錄》),猛子仁(《中國藥植志》),巴果(《中藥形性經驗鑒別法》),巴米(《藥材資料彙編》),雙眼蝦、紅子仁、豆貢(《南寧市藥物志》),毒魚子、鑾豆、貢仔(《中藥志》),八百力(《廣西中藥志》),大葉雙眼龍、巴仁、芒子(廣州部隊《常用中草藥手冊》)。

【是否醫保用藥】醫保

【是否非處方藥】處方

【處方用名】巴豆,巴豆霜,巴霜,焦巴豆。

【商品規格】本品自古沿用至今,全國各地習用,為巴豆的正品。以粒大、飽滿、種仁黃白色者為佳。粒較空、種仁泛油變色者質次。

藥材

【藥材性狀】 巴豆為常綠喬木,高6~10米。幼枝綠色,被稀疏星狀柔毛或幾無毛;二年生枝灰綠色,有不明顯黃色細縱裂紋。葉互生;葉柄長2~6厘米;葉片卵形或長圓狀卵形,長5~13厘米,寬2.5~6厘米,先端漸尖,基部圓形或闊楔形,近葉柄處有2腺體,葉緣有疏淺鋸齒,兩面均有稀疏星狀毛,主脈3出;托葉早落。花單性,雌雄同株;總狀花序頂生,上部著生雄花,下部著生雌花,亦有全為雄花者;花梗細而短,有星狀毛;雄花綠色,較小,花萼5裂,疏生細微的星狀毛,萼片卵形,花瓣5,反卷,內面密生細的綿狀毛,雄蕊15~20,著生於花盤邊緣上,花盤盤狀;雌花花萼5裂,無花瓣,子房圓形,3室,密被短粗的星狀毛,花柱3枚,細長,每枚再2深裂。蒴果長圓形至倒卵形,有3鈍角。種子長卵形,3枚,淡黃褐色。花期3~5月。果期6~7月。

多為栽培植物;野生於山谷、溪邊、曠野,有時亦見於密林中。分布四川、湖南、湖北、雲南、貴州、廣西、廣東、福建、台灣、浙江、江蘇。

巴豆的花

本植物的根(巴豆樹根)、葉(巴豆葉)、種皮(巴豆殼)以及種仁之脂肪油(巴豆油)亦供藥用,各詳專條。

乾燥種子呈橢圓形或卵形,略扁,長約1~1.5廈米,直徑約6~9毫米,厚約4~7毫米,表面灰棕色至棕色,平滑而少光澤。種阜在種臍的-端,為一細小突起,易脫落。合點在另一端,合點與種阜間有種脊,為一略隆起的縱稜線。橫斷面略呈方形,種皮薄而堅脆,剝去後,可見種仁,外包膜狀銀白色的外胚乳。內胚乳肥厚,淡黃色,油質。中央有菲薄的子葉2枚。胚根細小,朝向種阜的一端。氣無,味微澀,而後有持久辛辣感。以個大、飽滿、種仁色白者佳。粒較空、種仁泛油變色者質次。

卵圓形,一般具三棱。表面灰黃色或稍深,粗糙,有縱線6條,頂端平截,基部有果梗痕。破開果殼,可見3室,每室含種子1粒。種子呈略扁的橢圓形,表面棕色或灰棕色,一端有小點狀的種臍及種阜的疤痕,另端有微凹的合點,其間有隆起的種脊;外種皮薄而脆,內種皮呈白色薄膜;種仁黃白色,油質。無臭,味辛辣。

巴豆

  

目錄

採集炮製

8~9月果實成熟時採收,晒乾後,除去果殼,收集種子,晒乾。

巴豆霜

巴豆仁:揀淨雜質,用粘稠的米湯或麵湯浸拌,置日光下曝晒或烘裂,搓去皮,簸取淨仁。巴豆霜:取淨巴豆仁,碾碎,用多層吸油紙包裹,加熱微炕,壓榨去油,每隔2天取出復研和換紙1次,如上法壓榨六、七次至油盡為度,取出,碾細,過篩。

《霍公炮炙論》:"凡修事巴豆,敲碎,以麻油並酒等煮巴豆了,研膏後用。每修事一兩,以酒、麻油各七合,盡為度。"  

性味歸經

【性味】辛,熱,有大毒。

①《本經》:"味辛,溫。"

②《吳普本草》:"神農、歧伯、桐君:辛,有毒。黃帝:甘,有毒。"

③《醫學啟源》:"性熱,味苦。"

④《醫林纂要》:"辛咸,熱,毒。"

【歸經】入胃、大腸經

①《雷公炮製藥性解》:"入脾、胃、大腸三經。"

②《本草再新》:"入肝、腎二經。"

辛,熱,有毒。入胃、大腸經。 該物種為中國植物圖譜資料庫收錄的有毒植物,其毒性為全株有毒,種子毒性大;食後引起口腔、咽喉、食道灼燒感,噁心嘔吐上腹部劇痛、劇烈腹瀉、嚴重者大便帶血、頭痛頭暈脫水呼吸困難痙攣昏迷腎損傷,最後因呼吸循環衰竭而死。孕婦食後可致流產。人服巴豆油20滴可致死。接觸巴豆引起急性皮炎及全身症状。以巴豆液喂小鼠、兔、山羊。,鴨、鵝等均無反應;牛、馬食之引起腹瀉、食欲不振等症状,重者死亡;對青蛙無害,對魚蝦、田螺蚯蚓等則有毒殺作用。種子油小鼠耳殼試驗ED50(半數有效刺激劑量)為0.5μg/car。  

化學成分

種仁含脂肪油Crothon oil 約40-60%,油中含巴豆樹脂,系巴豆醇、甲酸、丁酸及巴豆油酸結合而成的酯,有強烈的致瀉作用。此外,含蛋白質約18%,其中包括一種毒性球蛋白,稱巴豆毒素。另含有巴豆甙1-3.8%、精氨酸賴氨酸、解脂酶及一種類似蓖麻鹼生物鹼。巴豆油中含有輔致癌物。為無色樹脂狀物,經水解後產生輔致癌物A3及致癌物B2。

【抗癌藥理】

抗腫瘤作用:巴豆提取物對小鼠肉瘤S-180實體型和S-180腹水型,小鼠宮頸癌U-14實體型和U-14腹水,以及艾氏腹水癌皆有抑制作用。給大鼠移植皮膚癌內注射巴豆油乳劑,能引起瘤體退化。並延緩皮膚癌的發展。巴豆油注射液在試管內有殺癌細胞作用。巴豆醇二酯對小鼠淋巴細胞性白血病P-388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功用主治

瀉寒積,通關竅,逐痰,行水,殺蟲。治冷積凝滯,胸腹脹滿急痛,血瘕,痰癖,瀉痢,水腫,外用治喉風,喉痹,惡瘡疥癬。

巴豆樹

治冷積凝滯,胸腹脹滿急痛,血瘕,痰癖,瀉痢,水腫,喉風,喉痹,惡瘡疥癬。1.峻下冷結:適用於冷結便秘腹滿刺痛;或小兒乳食積滯,痰多驚悸。 2.攻痰逐水:可治水腫脹滿,二便不通之症;寒食結胸痰涎壅盛,胸膈滯悶,肢冷汗出者;以及痰迷清竅精神錯亂。3.用治癰腫膿成不潰,本品有蝕瘡排膿之功。

①《本經》:"主傷寒溫瘧寒熱,破症瘕結聚堅積,留飲痰癖,大腹水腫。盪練五臟六腑,開通閉塞,利水穀道。去惡肉。"

②《別錄》:"療女子月閉,爛胎,金瘡膿血不利,丈夫陰頹,殺斑螫毒。"

③《藥性論》:"主破心腹積聚結氣,治十種水腫,痿痹,大腹。"

④《本草拾遺》:"主症癖,痃氣,痞滿,腹內積聚,冷氣血塊,宿食不消,痰飲吐水。'

⑤《日華子本草》:"通宣一切病,泄壅滯,除風補勞,健脾開胃消痰破血,排膿消腫毒,殺腹藏蟲。治惡瘡息肉及疥癩疔腫。"

⑥《醫學啟源》:"導氣消積,去臟腑停寒,消化寒涼及生冷硬物所傷,去胃中寒濕。"

⑦《湯液本草》:"可以通腸,可以止泄。"

⑧《綱目》:"治瀉痢,驚癇,心腹痛,疝氣,風歪,耳聾,喉痹,牙痛,通利關竅。"  

用法用量

【用法用量】多入丸散。外用適量。大多制霜用,以減輕毒性。內服:入丸、散,0.5~1分(用巴豆霜)。外用:綿裹塞耳鼻,搗膏塗或以絹包擦患處。

【注意事項】畏牽牛花。

【禁忌】

畏牽牛花。無寒實積滯、體虛及孕婦忌用。

①《本草經集注》:"芫花為之使。惡蘘草。畏大黃、黃連藜蘆。"

②《藥對》:"畏蘆筍筍、醬鼓、冷水。得火良。與牽牛相反。"

③《藥性論》:"能落胎。"

④《本草衍義補遺》:"無寒積者忌之。"  

中醫選方

①治寒實結胸,無熱症者:桔梗三分,巴豆一分(去心皮,熬黑,研如脂),貝母三分。三味為散,以白飲和服,強人半錢匕,羸者減之。病在膈上必吐,在膈下必利。不利,進熱粥一杯,利過不止,進冷粥一杯。(《傷寒論白散)

⑤治心腹諸卒暴百病,若中惡客忤,心腹脹滿,卒痛如錐刺,氣急口噤,停屍卒死者:大黃一兩,乾薑一兩,巴豆一兩(去皮心,熬,外研如脂)。上藥各須精新,先搗大黃、乾薑為末,研巴豆納中,合治一千杵,用為散,蜜和丸亦佳。以暖水若酒服大豆許三、四丸,或不下,捧頭起,灌令下咽,須臾當瘥;如未瘥,更與三丸,當腹中鳴,即吐下便瘞;若口噤,亦須折齒灌之。(《金匱要略)三物備急丸)

⑥治寒癖宿食,久飲不消,大便秘:巴豆仁一升,清酒五升。煮三日夜,研,令大熱,合酒微火煎之,丸如胡豆大,每服一丸,水下,欲吐者服二丸。(《千金方》)

④治痞結症瘕:巴豆肉五粒(紙裹打去油),紅曲三兩(炒),小麥麩皮一兩(炒)。俱研為細末,總和為丸,如黍米大,每空心服十丸,白湯下。(《海上方》)

⑤治陰毒傷寒心結,按之極痛,大小便秘,但出氣稍暖者:巴豆十粒,研,入面一錢,捻作餅,安臍內,以小艾炷灸五壯。氣達即通。(《仁齋直指方》)

⑥治小兒痰喘:巴豆一粒,杵爛,綿裹塞鼻,痰即自下。(《古今醫鑒》)

⑦治寒痰氣喘:青橘皮一片,展開,入剛子一個,麻扎定,火上燒存性,研末,薑汁和酒一鍾,呷服。(《醫說》)

⑧治夏月水瀉不止:大巴豆一粒(去殼)。上以針刺定,燈上(瓦面烘烤)燒存性,研細,化蠟和作一丸,水下,翻前服之。(《世醫得效方》針頭丸)

⑨治氣痢:巴豆一兩,去皮心,熬,細研,取熱豬肝和丸,空心米飲下,量力加減服之。牛肝尤佳。或以蒸餅丸服。(《經驗方》)

⑩治小兒下痢赤白:巴豆(煨熟,去油)一錢,百草霜二錢(研末),飛羅面煮糊丸,黍米大,量人用之。赤用甘草湯,白用米湯,赤白用薑湯下。(《全幼心鑒》)

⑴治伏暑傷冷,冷熱不調,霍亂吐利,口乾煩渴:巴豆大者二十五枚(去皮膜,研取油盡,如粉),黃丹(炒,研,羅過)取一兩一分。上同研勻,用黃蠟熔作汁,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丸,以水浸少頃,別以新汲水吞下,不拘時候。(《局方》水浸丹)

⑿治腹大動搖水聲,皮膚黑,名曰水臌:巴豆九十枚(去皮心),杏仁六十枚(去皮尖)。並熬令黃,搗和之,服如小豆大一枚,以水下為度,勿飲酒。(《補缺肘後方》)

⒀治肝硬化腹水:巴豆霜一錢;輕粉五分。放於四、五層紗布上,貼在肚臍上,表面再蓋二層紗布。經一至二小時後感到刺癢時即可取下,待水瀉。若不瀉則再敷。(內蒙古《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

⒁治喉痹:白礬二兩(搗碎),巴豆半兩(略捶破)。同於銚器內炒,侯礬枯,去巴豆不用,碾礬為細末,遇病以水調灌,或干吹入咽喉中。(《百選方》)

⒂治白喉:巴豆仁、硃砂等分,各研成細末,混和,每用3~5分,置膏藥上,貼於眉間的上方(勿使藥末掉入眼中)。約經8~12小時,局部皮膚發生大小不等的水泡時,便可揭去膏藥,擦掉藥末,塗上1%龍膽紫液,以防感染。(《江蘇中醫》(11):23,1959巴豆硃砂膏)

⒃治耳卒聾:巴豆一粒,蠟裹,針刺令通透,用塞耳中。(《經驗方》)

⒄治風蟲牙痛:一巴豆一粒,研,綿裹咬之。二針刺巴豆,燈上燒令煙出,熏痛處。(《經驗方》)

⒅治一切惡瘡:巴豆三十粒,麻油煎黑,去豆,以油調雄黃、輕粉末,頻塗取效。(《普濟方》)

⒆治一切瘡毒及腐化瘀肉:巴豆去殼,炒焦,研膏,點腫處則解毒,塗瘀肉則自腐化。(《癰疽神秘驗方》烏金膏)

⒇治荷錢癬瘡:巴豆仁三個,連油杵泥,以生絹包擦,日一、二次。(《秘傳經驗方》)

1、治宮頸癌痛:水紅花子60g,麝香15g,阿魏15g,急性子15g,甘遂9g,大黃15g,巴豆10粒,白酒500g,各藥搗碎,合在一起,納入豬膀胱內,外敷痛處,痛止停藥。

2、治喉癌

(1)巴豆2粒研末,大棗肉3枚,蔥白2根,共搗如泥,梨1個,在1/4與3/4處交界處切開,下3/4中心挖空,裝入藥泥後蓋好,上1/4置碗內蒸熟,去藥嚼梨,喝湯。

(2)蜈蚣5條,全蠍白僵蠶、 蟲各30g,新瓦焙乾研細末,分成40包,每包倒入雞蛋內,搗勻,麵糊封口,置碗內蒸熟吃,早晚各1枚,24包為一療程。

3、治鼻咽癌:巴豆7.5g,雄黃18g,鬱金9g,製成黃豆楊大丸,每次丸,2小時1次濃湯送下,服至吐瀉停止。  

臨床應用

①防治白喉

巴豆藥材

對白喉密切接觸者,病人家屬、白喉恢復期患者、健康帶菌者,以及輕症白喉病例,均可採用巴豆泥局部貼敷的方法加以防治。方法:將除去內外殼的生巴豆仁0.5克在消毒乳缽中研成泥狀(或加硃砂0.5克共研),挑取綠豆大的膏點,置於約1.5厘米的膠布上。貼於兩眉間印堂穴,或頸部扶突穴,經6~8小時(最長12小時)揭去,可見局部出現一小水泡,即用消毒針尖刺破,以消毒棉球拭乾滲液,再塗龍膽紫液。對白喉密切接觸者及病人家屬,貼巴豆硃砂膏後,經對照觀察,能降低發病率;對白喉恢復期患者或健康帶菌者,用巴豆泥外敷後,可使90%以上病例於8~24小時內帶菌現象消失;對輕症白喉可配合青黴素及其他對症治療。

②治療喉梗阻

因白喉及麻疹喉炎引起的喉梗阻,可用生熟巴豆散約0.5~O.7分,用噴粉器吹入咽部,觀察2~3小時,如無嘔吐、腹瀉或嘔吐腹瀉次數不多,而梗阻症状尚未明顯好轉的,可再行第2、3次噴咽,1天內噴咽不超過3次,必要時可連續噴2~3天。如嘔吐腹瀉較著者,應立即停止。對體質虛弱、心力衰竭及並發心肌炎病變者慎用。多敷病例在噴咽後半小時至3~4小時,可見吸氣性陷沒、呼吸促迫及喘鳴等症状明顯好轉,數小時至1~2天內梗阻解除。治療過程中應同時使用白喉抗毒素及磺胺類、抗菌素。對氣管下位梗阻無效。嘔吐泄瀉為常見反應,但梗阻症状多在腹瀉咸嘔吐後得到明顯改善。生熟巴豆散系用3粒生、4粒熟的巴豆研末去油製成。製法:取七倍數的巴豆若干粒去殼去衣,將其中4/7炒至黃色,與其餘3/7的生巴豆共研成粉末。把它夾在數層能吸收油分的紙內,用力擠壓去油,再換紙用溫熱熨斗在紙上熨壓,去淨殘留油分,然後再研成細末備用。

③治療支氣管哮喘哮喘性支氣管炎

蘋果1隻洗淨,用小刀挖1個三角形小洞,另用巴豆仁1粒放入小洞,仍將蘋果蓋嚴,隔湯蒸30~60分鐘。放涼,取出巴豆仁,吃蘋果,喝蘋果湯。成人每日吃1個,重症早晚各吃1個,夜間喘息者臨睡前吃。8歲以下小兒酌減。可連續服用數周。服後具有止喘祛痰作用;個別病例可能出現輕微腹瀉。

④治療急、慢性腸炎及慢性痢疾

取巴豆適量去內外殼,取仁,不去油,放入銅(或鐵)勺中置炭火上炒焦,至巴豆內外黑透為度,待冷,秤准2錢,研成泥狀備用。另將蜂蠟2錢溶化,與巴豆泥攪拌均勻,候稍冷,搓條制丸,約製成80丸,每丸重0.15克,內含巴豆O.075克。成人每次0.6克(4丸),日服3次,空腹時服用;8~15歲,每服2丸;5~7歲,每服1丸;1~4歲,每服半丸;6個月以上,每服1/3丸;6個月以下,每服1/4丸;未滿1月嬰兒忌服。服後未見腹痛、腹瀉、嘔吐等副作用。凡兼有發熱及其他合併症者忌服。經治療急性腹胃13例,慢性腹瀉4例,慢性下痢4例,均治癒。本藥對體虛老人的慢性泄瀉亦有效。

⑤治療急性闌尾炎

將巴豆、硃砂各0.5~1.5克研細混勻,置6x6厘米大小的膏藥或膠布上,貼於闌尾穴,外用繃帶固定。24~36小時檢查所貼部位,皮膚應發紅或起小水泡,若無此現象,可重新更換新藥。共治療99例,其中急性單純性闌尾炎17例,伴有不同程度的併發症者82例。最少的貼1次,最多的貼3次。效果:治癒85例,無效14例(仍用手術治療)。

⑥治療神經性皮炎

取巴豆去殼1兩,雄黃1錢,磨碎後用3~4層紗布包裹,每天擦患處3~4次,每次~2分鐘,直至癢感消失,皮炎消退為止。

巴豆

醫典記載】

神農本草經》:味辛,溫。主治傷寒,溫瘧,寒熱,破徵瘕,結堅積聚,留飲痰澼,大腹水脹,盪練五臟六腑,開通閉塞,利水穀道,去惡肉,除鬼蠱毒注邪物,殺蟲魚。

《名醫別錄》:生溫熟寒,有大毒。主治女子月閉,爛胎,金創膿血,不利丈夫陰。

《本草拾遺》:主症癖、痃氣,痞滿,腹內積聚,冷氣血塊,宿食不消,痰飲吐水。取青大者。每日空腹服一枚,去殼,勿令白膜破,乃作兩片,並四邊不得有損缺,吞之以飲壓令下,少間腹內熱如火,痢出惡物,雖痢不虛。若久服亦不痢,白膜破者棄之。

《藥性論》:使。中其毒,用黃連汁,大豆汁解之,忌蘆筍醬豉冷水,得火良,殺斑貓蛇虺毒。能主破心腹積聚結氣,治十種水腫,痿痹,大腹,能落胎。

《日華子本草》:通宣一切病,泄壅滯,除風,補勞,健脾,開胃消痰,破血,排膿,消腫毒,殺腹藏蟲,治惡瘡息肉,及疥癩疔腫。

《開寶本草》:味辛,生溫熟寒,有大毒。療女子月閉,爛胎,金創,膿血,不利丈夫陰,殺斑貓毒。

《藥性賦》:味辛,性熱,有大毒。浮也,陽中陽也。其用有二:削堅積,盪臟腑之沉寒,通閉塞,利水谷之道路。斬關奪門之將,不可輕用。

《湯液本草》:氣溫,味辛,生溫熟寒,有大毒。

《本草》云:主傷寒,溫瘧寒熱,破症瘕聚,堅積,留飲痰癖。大腹水脹,蕩滌五臟六腑,開通閉塞。利水穀道,去惡肉,除鬼毒,蠱疰邪物,殺蟲魚,療女子月閉,爛胎。金瘡膿血不利。丈夫陰 。殺斑蝥毒,健脾開胃。

易老云:斬關奪門之將,大宜詳悉,不可輕用。

《珍》云:去胃中寒濕。

《本草衍義補遺》:去胃中寒積,無寒積者勿用。

《本草發揮》:成無已云:巴豆之辛,用以散實。

潔古云:性熱味苦,氣薄味厚,體重而沉降陰也。其用有三:導氣消積一,去藏府停寒二,消化寒涼及生冷硬所傷三也。又云:巴豆辛,陽。去胃中寒積。

《本草綱目》:巴豆氣熱味辛,生猛熟緩,能吐能下,能上能行,是可升可降藥也。《別錄》言其熟則性寒,張氏言其降,李氏言其浮,皆泥於一偏矣。蓋此物不去膜則傷胃,去心則作嘔,以沉香水浸則能升能降,與大黃同用瀉人反緩,為其性相畏也。王充《論衡》云:萬物含太陽火氣而生者,皆有毒。故巴豆辛熱有毒。

巴豆峻用則有戡亂劫病之功,微用亦有撫緩調中之妙。譬之蕭、曹、絳、灌,乃勇猛武夫,而用之為相,亦能輔為太平。王海藏言其可以通腸,可以止瀉,此發千古之秘也。一老婦年六十餘,病溏泄已五年,肉食、油物、生冷犯以即作痛。服調脾、升提,止澀諸藥,入腹則泄反甚。延余診之,脈沉而滑,此乃脾胃久傷,冷積凝滯所致。王太僕所謂大寒凝內,久利溏泄,愈而複發,綿歷歲年者。法當以熱下之,則寒去利止。遂用蠟匱巴豆丸藥五十丸與服,二日大便不通亦不利,其泄遂愈。自是每用治泄痢積滯諸病,皆不瀉而病癒者近百人。妙在配合得宜,藥病相對耳。苛用所不當用,則犯輕用損陰之戒矣。

漢時方士言巴豆煉餌,令人色好神仙。陶氏信為實語,誤矣。又言人吞一枚即死,亦近過情。今並正之。

治瀉痢驚癇,心腹痛,疝氣,風堝,耳聾,喉痹牙痛,通利關竅。

《本草經疏》:巴豆生於盛夏六陽之令,而成於秋金之月,故味辛氣溫,得火烈剛猛之氣,故其性有大毒。《別錄》言生溫、熟寒,恐熟亦不甚寒。氣薄味厚,降也,陽中陰也。入手足陽明經。其主破症瘕結聚堅積,留飲痰癖,大腹水腫,鬼毒蠱疰邪物,女人月閉者,皆腸胃所治之位,中有實邪留滯,致主諸病。故腸胃有病,則五臟六腑閉塞不通,此藥稟火性之急速,兼辛溫之走散,入腸胃而能蕩滌一切有形積滯之物,則閉塞開,水穀道利,月事通,而鬼毒蠱疰邪物悉為之驅逐矣。溫瘧者,亦暑濕之氣入於腸胃也。腸胃既清,則溫瘧自止。火能灼物,故主爛胎,及去惡肉。性熱有大毒,則必有損於陰,故不利丈夫陰。《本經》又主傷寒寒熱,及《別錄》煉餌之法,悉非所宜。豈有辛熱大毒之物,而能治傷寒寒熱,及益血脈,好顏色之理哉?

簡誤:元素曰:巴豆乃斬關奪門之將,不可輕用。世以之治酒病膈氣,以其辛熱能開通腸胃鬱結耳。第鬱結雖開,而血液隨亡,真陰虧損。從正曰:傷寒、風溫、小兒痘瘡、婦人產後用之,下膈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黃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熱而劑小耳。豈知蠟匱之,猶能下後使人津液枯竭,胸熱口燥,耗卻天真,留毒不去,他病轉生。觀二公之言,則巴豆之為害昭昭矣。然而更有未盡者,巴豆稟火烈之氣,沾人肌肉無有不灼爛者。試以少許輕擦完好之膚,須臾即發出一泡,況腸胃柔脆之質,下咽則徐徐而走,且無論下後耗損真陰,而腑臟被其熏灼,能免無潰爛之患耶。凡一概湯散丸劑,切勿輕投,即不得已急證,欲借其開通道路之力,亦須炒熟,壓令油極淨,入分許即止,不得多用。

《本草蒙筌》:味辛、氣溫、生溫熟寒,性烈。浮也,陽中之陽。氣薄味厚,體重而降。有大毒。反牽牛,惡草,忌蘆筍醬豉冷水,畏大黃藜蘆黃連。得火為良,芫花為使。有蕩滌攻擊之能,誠斬關奪門之將。凡資治病,緩急宜分。急攻為通利水谷之方,去淨皮心膜油生用;緩治為消摩堅積之劑,炒令煙盡黃黑熟加。一說:炒令黃黑似為太過,不如去心膜煮五度,換水各煮一沸為佳。雖可通腸,亦堪止瀉,世所不能知也。丹溪云:能去胃中寒積,無寒積者忌之。《本經》又云:人吞一枚,使欲致死。鼠食三載,重三十斤。物性相耐,有如此夫!

《本草乘雅》:巴,蛇名。許氏云:巴蛇吞象,捷取巧嗜,糜潰有形,性之至毒者也。謂巴豆之盪練藏府,開通閉塞,毒烈之性相類爾。故可對待陰凝至堅,結聚留癖。盪則齠齔不存,練則瑕疵盡淨,苟非陽氣消沮,形如死灰者,未免流毒不辜,慎之。

《藥性解》:巴豆,味辛,性生溫熟寒,有大毒,入脾、胃、大腸三經。主削堅積,盪臟腑之沉寒;通閉塞,利水谷之道路。排膿消腫,破血通經,殺鬼毒蠱疰及腹臟諸蟲。芫花為使,畏大黃、黃連、藜蘆、牽牛、冷水。殺斑蝥蛇虺毒。

按:巴豆專主宣通,則脾胃大腸宜其入已。炒令紫黑,可以通腸,亦可止瀉,蓋通因通用之意也。仲景、東垣及諸名家每每用之。今世俗畏其辛熱之毒、蕩滌之患,則雲劫劑,廢閣不用。不知巴豆為斬關奪門之將,其性猛烈,投之不當為害非輕,用之得宜奏功甚捷。譬如張飛一虎將也,顧人用之何如耳?可概棄哉!倘氣虛羸弱,脾氣久傷者,誠所大忌。

《藥鑒》:味辛,性熱,有大毒。可升可降。善開關竅,破症堅積聚,逐痰飲,殺諸惡毒蟲毒蠱毒,通秘結,消宿食,攻臟腑停寒,生冷壅滯,心腹疼痛,瀉痢驚癇,諸水氣症氣,下活胎死胎逐瘀血血積,及消癰瘍疔毒惡瘡,去息肉惡肉腐肉,排膿消腫,喉痹牙疼諸證。然其性剛氣烈,無處不到,故稱為斬關奪門之將,若誤用之,則有推牆倒壁之虞;若善用之,則有戡亂調中之妙,用者所當慎察。

《本草備要》:辛熱有大毒。生猛而熟少緩。可升可降,能止能行,開竅宣滯,去臟腑沉寒,最為斬關奪門之將。破痰癖血瘕,氣痞食積,生冷硬物所傷,大腹水腫,瀉痢驚癇,口歪耳聾,牙痛喉痹。纏喉急痹,緩治則死。用解毒丸:雄黃一兩,鬱金一錢,巴豆十四粒去皮油,為丸,每服五分,津咽下。雄黃破結氣,鬱金散惡血,巴豆下稠涎。然系厲劑,不可輕用。或用紙捻蘸巴豆油燃火刺喉;或搗巴豆綿裹,隨左右納鼻中,吐出惡涎紫血即寬。鼻雖少生瘡無礙。其毒性又能解毒殺蟲,療瘡瘍蛇蠍諸毒。峻用大可劫病,微用亦可和中,通經爛胎。巴豆稟火烈之氣,爛人肌肉。試以少許擦皮肝,即發一泡,況腸胃耶?不可輕用。王好古曰:去心皮膜油生用,為急治水穀道路之劑。炒去煙令紫黑用,為緩治消堅磨積之劑。可以通腸,可以止瀉,世所不知也。時珍曰:一婦年六十餘,溏瀉五載,犯生冷、油膩肉食即作痛,服升澀藥,瀉反甚,脈沉而滑,此乃脾胃久傷,積冷凝滯,法當發熱下之。用蠟匱巴豆丸五十粒,服二日,不利而愈。自是每用治瀉痢,愈者近百人。一名剛子。斅雷曰:緊小色黃者為巴,三棱色黑者為豆,小而兩頭尖者為剛子。剛子殺人。時珍曰:此說殊乖,蓋緊小者為雌,有棱及兩頭尖者是雄,雄者更峻耳。用之得宜,皆有功力。不去膜則傷胃,不去心則作嘔。藏器法連白膜服。或用殼、用仁、用油,生用、炒用,醋煮燒存性用。研去油,名巴豆霜。芫花為使,畏大黃、黃連、涼水。中其毒者,以此解之,或黑豆、綠豆汁亦佳。得火良。油,作紙捻燃火,吹息,或熏鼻,或刺喉,能得惡涎惡血。治中風中惡,痰厥氣厥,喉痹不通,一切急病。大黃、巴豆同為峻下之劑,但大黃性寒,腑病多熱者宜之;巴豆性熱,臟病多寒者宜之。故仲景治傷寒傳里多熱者,多用大黃;東垣治五積屬臟者,多用巴豆。與大黃同服,反不瀉人。

《本經逢原》:巴豆辛熱,能盪練五臟六腑,不特破症瘕結聚之堅積,並可治傷寒濕瘧之寒熱,如仲景治寒實結胸用三物白散,深得《本經》之旨。世本作溫瘧,當是濕瘧,亥之謬也。其性峻利,有破血排膿,攻痰逐水之力,宜隨證輕重而施。生用則峻攻,熟用則溫利。去油用霜,則推陳致新,隨證之緩急,而施反正之治。峻用則有戡亂劫病之功,少用亦有撫綏調中之妙,可以通腸,可以止瀉,此發千古之秘也。一老婦久病溏泄,遍服調脾、升提、止澀諸藥,則瀉反甚,脈沉而滑。此脾胃久傷,冷積凝帶所致,法當以熱下之,則寒去利止。自後每用以治泄痢、積聚諸病,多有不瀉而病痊者,妙在得宜耳。苟用不當,則犯損陰之戒矣。按:巴豆、大黃,同為攻下之劑,但大黃性寒,腑病多熱者宜之;巴豆性熟,臟病多寒者宜之。其殼燒灰存性,能止瀉痢,亦劫病之效也。孕婦禁用,以力能墮胎也。元素曰:巴豆乃斬關奪門之將,不可輕用。世以治酒病膈氣,以其辛熱,能開通腸胃鬱熱耳。第鬱結雖通,血液隨亡,其陰虧損,傷寒結胸,小兒疳積用之,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黃,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熱劑小耳。試以少許輕擦完膚,須臾發泡,況下腸胃,能無熏灼潰爛之患乎!即有急證,不得已而用之,壓去其油,取霜少許入藥可也。

《本草崇原》:巴豆生於巴蜀,氣味辛溫,花實黃赤,大熱有毒。其性慓悍,主治傷寒溫瘧寒者,辛以散之,從經脈而外出於肌表也。破症瘕結聚,堅積留飲,痰澼,大腹者,溫以行之,從中土而下泄於腸胃也。用之合宜,有斬關奪門之功,故盪練五臟六腑,開通閉塞,閉塞開通,則水谷二道自利矣。其性慓悍,故去惡肉。氣合陽明,故除鬼毒蠱疰邪物,殺蟲魚。《經》云:兩火合併是為陽明。巴豆味極辛,性大溫,具兩火之性,氣合陽明,故其主治如此。

愚按:凡服巴霜,即從胸脅大熱,達於四肢,出於皮毛,然後復從腸胃而出。《傷寒論》有白散方,治傷寒寒實結胸用此。古人稱為斬關奪門之將,用之苦當,真瞑眩瘳疾之藥,用之不當,非徒無益而反害矣。

《本草求真》:[批]祛臟腑沉寒,通大便寒結。

巴豆專入腸、胃。辛熱大毒。據書所載生猛熟緩,可升可降,能行能止,開竅宣滯,去臟腑沉寒,為斬關奪命之將。夫既能宣滯通竅,則藥能降能行,何書又言能升能止耶。此數字不無令人少疑。究之書之所言降者,因有沉寒痼冷,積聚於臟,深入不毛,故欲去不能,不去不得,非無辛熱迅利斬關直入,掃除陰霾,推陳致新,亦安能蕩滌而如斯哉!是即書之所謂能降能行者耳。至有久病溏泄,服升提澀藥而瀉反甚,脈滑而沉,是明脾胃久傷,冷積凝氣所致,法當用以熱下,則寒去利止,而脈始得上升,是即所謂能升能止者是也。時珍曰:一婦年六十餘,溏泄五載,犯生冷、油膩、肉食即作痛。服升澀藥瀉反甚。脈沉而滑,此乃脾胃久傷,積冷凝滯。法當以熱下之。用蠟匱巴豆丸五十粒,服一二日不利而愈。自是每用治泄痢,愈者近百人耳。夫醫理玄遠,變化靡盡,在人引伸觸類,毋為書執,則用藥不岐。即如大黃亦屬開閉通便之品,然惟腑病多熱者最宜,若以臟病多寒而用大黃通利,不亦自相悖謬乎。故仲景治傷寒傳里多熱者,多用大黃。東垣治五積屬臟者,多用巴豆與大黃同服,反不瀉人。故曰誤用有推牆倒壁之虞,善用有勘亂調中之妙。元素曰:世以治酒病膈氣,而以巴豆辛熱通開腸胃鬱熱。巴豆稟火烈之氣。第鬱結雖通,血液隨亡,其陰虧損傷,寒結胸膈,小兒疳積,用之不死亦危。奈何庸人畏大黃而不畏巴豆,以其性熱劑小耳。試以少許輕擦皮膚,須臾發泡,況下腸胃,能無潰灼熏爛之患乎。即有急症不得已而用之,汪昂曰:纏喉急痹,緩治則死,用解毒丸。雄黃一兩,鬱金一錢,巴豆十四粒去皮油,為丸。每服五分,津咽下。雄黃破結氣,鬱金破惡氣,巴豆下稠涎,然系厲劑,不可輕用;或用紙捻蘸巴豆油,燃火刺喉;或搗巴豆綿裹,隨左右納鼻中,吐出惡涎紫血即寬。壓去其油,取霜[批]巴豆霜。少許入藥可也。時珍曰:巴豆緊小者為雌,有棱及兩頭尖者是雄,雄者更峻耳。用之得宜,皆有功力。不去膜則傷胃,不去心則作嘔。

《得配本草》:芫花為之使。畏大黃、藜蘆、黃連、蘆筍、醬豉、豆汁、冷水。惡蓑草、牽牛。

得乳、沒、黃占,治積痢;得硼砂、杏仁、牙皂水丸服,治痰哮。燃燈吹滅,以煙熏鼻,治中風痰厥

用之不當,臟腑潰爛。中其毒,綠豆汁解之。

《本草分經》:辛,大熱,大毒。峻下,開竅宣滯,去臟腑沉寒積滯,治喉痹急症。生用急治,炒黑緩治,去油名巴豆霜。大黃、黃連、涼水、黑豆、綠豆汁能解其毒。

參看

關於「巴豆」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