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疾病預測/舌先兆——舌相學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疾病預測》 >> 人體相學 >> 舌先兆——舌相學
中醫疾病預測

中醫疾病預測目錄

舌相是最真實的外鏡,較少受心理情緒的影響。故舌可以說是人體外露的內臟。尤其舌質絕無真假之愚,故當其他外相被真假所亂的情況下,細察舌底,必能識其真偽……

舌診在我國歷史悠久,遠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即已有舌診記載,如:「貞疾舌,枽於妣庚」二千多年前的《內經》即已有文字記載,如《靈樞.五閱五使》:「心病者,舌卷短,顴赤」《素問.刺熱論》曰:「肺熱病者……舌上黃身熱。」但《內經》偏重於舌質及舌體的診察。此外,戰國時代的《難經》及漢代《中藏經》亦同樣著重於舌質及舌體的記載,如《難經》說:「足厥陰氣絕,即筋縮引卵與舌卷。」《中藏經》:「心脾俱中風,則舌強不能言也」。東漢末年張仲景的《傷寒論》對舌苔望診頗加發揮,元代出現了舌診專著:《敖氏傷寒金鏡錄》,記載了三十六種病態舌,為辨舌奠定了基礎,到清朝,由於溫病學的崛起,推動了舌診的發展,至今舌診已成為中醫診斷學中不可缺少的診斷方法,尤其舌是疾病先兆報標的主要點,因此在中醫預診學中更具有獨特的意義。

總之,舌是外露的內臟,舌是人體最重要的報病器官,內髒的病理變化能真實而快速地反映於舌,人體每一個局部都攜帶著整體的信息,舌亦不例外。舌先兆具有令人矚目的價值。

第一節 舌先兆的理論基礎

舌為心之苗,心氣通於舌,如《靈樞.脈度》篇說:「心氣通於舌,心和則舌能知五味矣。」《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心主舌」,「在竅為舌」《千金方》:「舌主心臟,熱即應舌生瘡裂破,引唇揭赤。」(卷六上.舌病第四)皆可說明舌與心的相關性。

此外,舌還與脾,腎等經脈有直接聯繫,如足少陰腎經「挾舌本」,足太陰脾經「連舌本,散舌下。」經別和經筋方面,手少陰之別「系舌本」,足太陽之筋「結於舌本」,手少陽經筋「入系舌本」。通過口唇和舌間接聯繫的有足厥陰肝經「環唇內」,《靈樞.經脈》:「肝者,筋之合也,筋者,聚於陰器而脈絡於舌本也。」足陽明胃經「挾口還唇」,手陽明大腸經「還出挾口」,手太陽小腸經「循咽」。其他,任、督、沖脈等其經脈亦經過口唇,有些經絡還通過表裡關係與口舌相通應。因此,舌有「無脈不通於舌」之說,足以表明舌與諸經百脈的密切關係。

舌與臟腑的關係亦十分密切,其中尤與心脾為甚。以心而言,舌為心竅劉完素承《內經》之後,提出舌有竅論,所謂竅,並非肉眼所見才為竅,不僅指舌端味蕾上的孔竅,亦指內藏與外象之間的一種通道,即一種內在聯繫。舌為心竅主要體現在心司舌體的運動,心神有病則舌運不靈,如《素問.脈要精微論》說:「心脈搏堅而長,當病舌卷不能言。」此外,心為火臟,又主血脈,故《靈樞.經脈》曰:「脈不榮則肌肉軟,肌肉軟則舌萎。」舌為脈絡匯聚之處,故舌質的變化與心的病理息息相關,因此心脈有病,首先披露於舌絡。

以脾胃而言,脾足太陰之脈「連舌本,散舌下」脾主肌肉,舌為肌體,故舌與脾密切相關,如《靈樞.經脈》說:「脾足太陰之脈……是動則病舌本強,」因此有「舌為脾之外候」之說。舌又為胃之外候,苔源於胃,由胃氣薰蒸而成,然五臟皆稟氣於胃,故藉助舌苔可診五髒的虛實寒熱,故《靈樞.邪氣臟腑病形》曰:「其濁氣出於胃,走唇舌而為味。」因此,舌的改變不僅是某一臟腑的改變,而是臟腑系列病變的顯露。

一般而言,舌診比脈診更為可靠,脈診可因情緒,寒熱真假而變化無定,舌診則不受情緒影響,也不易出現假象,因此舌診是比較可靠的診斷依據。故也可以說舌是一個外露的內臟。

舌是人體反應最靈敏的一個器官,舌粘膜是體內細胞氧化代謝最活躍的場所,因此,人體各系統疾病均能在舌上最靈敏地反映出來故有「舌之改變,常伴有系統之紊亂」之說。其中,尤以舌質的變化最能反映疾病,舌色是臟腑本色的反映。因舌質色澤的變化與氣血的運行及盈虧有關,現代醫學認為與血液流速,血液粘稠度及血管的舒縮,血液的量有關。舌苔乃胃氣薰蒸而成,故受脾胃的運化,清濁升降的影響較大。以現代醫學而言,舌苔的厚薄或剝脫取決於舌乳頭的狀況,舌乳頭萎縮則舌苔剝脫,舌乳頭角化的上皮細胞分化過多不脫落則舌苔變厚。

由於舌質與全身氣血的關係較大,因此,舌質比較反映身體全局的病變,與舌苔相對而言,舌質多提示正氣虛的徵兆。舌苔與脾胃休戚相關,舌苔反映的則並非都是整個全局病變,並且多反應邪氣之實。前賢所言「辨舌質可訣五藏之虛實,視舌苔可察六淫之淺深」甚是。下面附全舌分經應臟腑圖。

第二節 舌先兆的臨床意義

一、舌象對諸疾的預報意義

(一)舌苔對脾胃的早期診斷意義

脾開竅於口,「舌為脾胃之外候」,「苔乃胃氣之所熏蒸」,故舌苔對脾胃病理的反映是最早最及時的,尤以上消化道病變在舌苔的反應更為顯著,舌不愧為胃腸的外鏡。有人通過臨床觀察發現舌苔的厚度是隨著病情的加重(正常人→淺表性胃炎萎縮性胃炎→並發有腸化和不典型增生→癌)而增加,故可觀察舌苔的厚膩度結合病證來診斷胃部病情的輕重,尤其是並發有腸化(指胃型上皮變為腸型上皮,轉化為胃癌的可能性很大)和不典型增生時(胃粘膜細胞異常,又稱為間變,為癌前期),如舌苔增厚,則意味著有癌變的可能。

有人認為,舌苔是胃粘膜變化之指標,如龐氏認為胃、十二指腸潰瘍常出現黃苔或黃膩苔,提示粘膜有炎症。而慢性胃炎出現紅絳紫黯舌則多提示慢性萎縮性胃炎。又如殷鳳禮等通過對447例纖維胃鏡象與舌診觀察:初步看到二者有內在聯繫。發現黃苔與胃粘膜的充血水腫糜爛出血、苔之厚薄與胃粘膜之腫脹及分泌物多少、淡舌與胃粘膜蒼白、黯紅舌與胃粘膜充血,出血等有一定關係。陳澤霖氏還認為白苔常提示體內有慢性潛匿病灶的存在,或為疾病的相對穩定階段,一旦疾病活動則舌苔即發生轉化,此外,常提示疾病處於表證階段和初期,如急腹症早期。另外還多出現於脾腎虛寒證,包括消化系統疾病及一些慢性炎症痰飲,水腫。其形成機製為體內津液運化失常,水分運化滯緩致口腔唾液分泌增多而使舌角化細胞腫脹難脫落,堆積而成白膩苔。

舌診對急腹證的預報價值亦頗高,有人報導,舌質在急腹症早期表現為稍紅,蘊熱期舌質為鮮紅,舌苔在早期為白苔,中、晚期則見黃苔,濕熱為黃膩,熱甚者灰黑,觀察812例結果,黃苔佔61.6%,白苔佔36.9%,當體溫升高至39.5℃時,黃苔佔62%,說明黃苔與發熱有一定關係。

對脾胃系統疾病的反映,不但舌苔具有重要意義,舌質對脾胃系統的反映亦甚為靈敏,故有「舌光紅——光紅腸」之說,表明舌與腸的密切相關性。有報導,舌質在急腹症早期為正常,或稍紅,蘊熱期(中期)舌質表現為鮮紅。

總之,舌與脾胃的關係最為密切,是脾胃疾病最早和最真實的外露。

(二)舌象對溫熱性疾病的預報意義

舌與熱病的重要意義,早在《內經》就已引起了重視,如《靈樞.熱病》說:「舌本爛,熱不已者死。」在溫病學中,舌的變化最具有預報價值,無論舌苔的變化或舌質的改變,都能靈敏地反映熱病的進展。如舌苔由白→黃→灰→黑,舌質由紅→絳→紫,提示熱病的衛→氣→營→血轉歸變化和熱邪由上焦逐漸深入下焦

清代溫病學家葉天士尤其注重辨舌,在其著《溫熱經緯》中,對舌在溫熱病中的診斷作了精闢論述,如曰:「舌絳而乾燥者,火邪劫營」,「大紅點者,熱毒乘心也。」「色絳而中心干者,乃心胃火燔。」「舌絳而光亮,胃陰亡也」,「紫而干晦者,腎肝色泛也,難治。」

目前人們日愈注意到紅絳舌對溫熱性疾病的預後預報尤有獨特價值。紅絳色的產生機制是由於邪熱入營血耗傷腎陰胃液所致,因此紅絳舌的出現提示腎陰虛損、津液虧耗,標誌著溫熱之邪向里深入。

現代醫學觀點認為紅絳舌是由於代謝失調,內環境紊亂而致舌乳頭萎縮。有人觀察:肝硬化病人一旦出現紅絳舌,提示腎功能受損,病情危篤預後不良。此外,慢性腎功能不全酸中毒糖尿病酮症酸中毒出現紅絳舌皆為預後不良的凶兆。另外,據臨床報導認為絳舌是舌組織毛細血管高度充血的現象,可能和血管內凝血有關,可作為「DIC」(瀰漫性血管內凝血)的早期診斷參考。其他,光紅舌亦有重要的預報意義,如據陳梅芳氏及陳澤霖氏報導:從現代醫學的觀點來看,光紅舌多為基礎代謝率增高之疾。陳澤霖氏引載陳梅芳氏(《中醫雜誌》1962,5:10)分析100例陰虛光紅舌病人中,亦以感染、發熱、結核、癌腫、甲狀腺功能亢進等病種為多,可能亦由基礎代謝增高所致(陳澤霖,古今舌診研究,《上海中醫藥雜誌》2:27,1963)。

(三)青紫舌對瘀血的提示意義

對於青紫舌提示瘀血方面,張仲景早已有所注意,如其著《金匱要略》提出有瘀血患者《唇痿舌青」,指出舌青為久瘀之徵。清代溫病學家葉天士強調了紫舌與瘀熱的關係,認為溫熱疾病中出現紫舌是溫熱挾瘀之兆,為病重之凶象,說明青紫舌不僅為久瘀之證亦為初瘀之兆。葉天士曰:「熱傳營血,其人素有瘀傷,宿血在胸膈中,挾熱而搏,其舌色必紫而晦,捫之濕,當加入散血之品,如琥珀丹參……。青紫舌與瘀熱的關係可見一斑。此外,青紫舌還預報肝膽系統疾病,如有人觀察68例青紫舌之臨床觀察資料,發現青紫舌多見於肝膽系病及心臟病,臨床觀察中發現青紫舌與缺氧,發熱、瘀血、紅細胞增多、飲酒、色素沉著、血中低溫凝集素增高等有關。其他,青紫舌的出現還常提示臟腑有寒,如紫而滑潤,舌體胖大,又為腎陽虛命火衰微的舌兆。

值得注意的是,陳澤霖氏等報導對正常人舌象觀察發現青紫舌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增加,表明了氣血瘀滯的潛在可能。

(四)苔脫剝的預報意義

苔剝脫的產生機製為舌乳頭萎縮所致,剝脫苔包括部分剝脫及全無苔兩種。象徵氣陰虧損程度及胃氣的存亡。如《外感溫熱篇》:「舌絳而光亮,胃陰亡也。」一般為預後不良之兆,剝苔而舌質紅者在溫病預後中有極為重要的價值,性質多為大虛之凶訊,如葉天士《外感溫熱篇》說:「舌黃或渴,須要有地之黃,若光滑者,乃無形濕熱中有虛象,大忌前法。」

現代舌診專家陳澤霖氏發現乙腦苔黃或白膩出現中剝的,列入凶型。急性白血病出現舌光無苔,亦示病情嚴重。此外,肝硬化,心肌梗塞,「甲亢」,「中風」凡出現光剝苔或部分剝脫苔者,均示預後不良。徐氏報導光剝舌裂紋舌對胃萎縮的發展有一定的提示意義。胃萎縮是一種退行性病變,中醫辨證胃陰虛損,胃氣不能上承於舌,生長為苔,故光剝而有裂紋。剝脫苔亦稱地圖舌,常為過敏性體質的徵兆,從現代醫學的觀點來看,剝脫舌多由於神經營養功能障礙內分泌神經系統紊亂。楊波氏觀察報導臨床上,綠膿桿菌所致的敗血症猩紅熱麻疹癩皮病、急症肝炎肝昏迷,肝硬化,肺結核惡性腫瘤(晚期)、甲狀腺功能允進、嚴重的實質臟器(肺肝、腎)疾病、惡性貧血、小兒消化不良、寄生蟲病等均可出現光剝舌或花剝苔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鏡面舌對預測疾病的嚴重程度,提示病勢進退,估計預後,有一定意義鏡面舌多出現於晚期、慢性消耗性疾病。

(五)舌對心腦病的預報意義

舌乃心之苗竅。故舌最能反映心的狀況。如《筆花醫鏡》說:「舌者心之竅,凡病俱現於舌,能辨其色,證自顯然,舌尖主心。」(卷一.望舌色)葉天士也很重視在溫熱病中舌對心火的反映,如他說:「大紅點者,熱毒乘心也。」「色絳而中心干者,乃心胃火燔,劫爍津液。」《外台秘要》「舌者主心、小腸之候也,若臟熱則舌生瘡,唇揭赤色,若腑寒則舌本縮口噤唇青寒」皆可說明。

此外,舌除舌色對心有重要的反映之外,因心主神明神明為心腦之用,故舌的變化又與心腦的疾病密切相關,其中尤以舌態甚為密切。如舌強硬為熱入心包的徵兆,《溫病條辨.上焦篇》曰:「邪入心包舌蹇肢厥。」再如舌硬、舌顫舌歪、為肝風內動的先兆,而弄舌又為心脾有熱,疫毒攻心之徵,見於小兒還常提示動風先兆,舌縱又為痰火壅心之外露。

目前有學者認為舌蕈乳頭的變化對心病的預報也有一定意義,如劉氏報導舌蕈狀乳頭變化指舌星,舌點及舌刺、舌蕈狀乳頭增多。變粗,充血腫脹示病性屬熱屬實,反之,舌蕈狀乳頭減少變細,萎縮變淡者預示疾病屬虛屬寒。目前對舌蕈狀乳頭變化對疾病的預報也有不少報導,舌為心之苗,劉大榮氏的報導注意到舌蕈狀乳頭與病毒性心肌炎的關係,如舌蕈狀乳頭充血腫脹,增多,則提示心陰虛,反之,如舌蕈狀乳頭萎縮,減少,變淡則預告氣虛心陽不足。

此外,據國外報導(Farman氏)糖尿病人舌乳頭萎縮者佔61.7%,較其他疾病為高,且多為中心性舌乳頭萎縮。近代研究還認為舌象對腦血管意外的預後有一定的預報意義,舌象的變化對中風的輕重、進退、治療和預後有著重要參考價值。如舌質淡紅,舌苔薄白,表示病輕而預後良好,若舌質紫暗或有瘀點瘀斑舌苔黃膩、伴有舌顫,表示肝風內動之險候,舌質由紅變瘀,表示瘀血內結,苔由白轉黃,由薄轉厚,表示病情進展。

崔今才氏報導腦血管意外135例的舌診分析結論證實舌質的變化與中風病證的臨床表現有著密切關係。在觀察組中舌質紅和瘀點共121例,佔89.5%,舌苔黃、白膩和黃膩苔居多,共84例,佔62.2%,舌象的變化對中風的輕重、進退、治療和預後有著重要參考價值。如舌質紫暗或有瘀點,瘀斑、舌苔黃膩、伴有舌顫,表示肝風內動之險候,舌質由紅變瘀,表示瘀血內結,舌苔由白變黃,表示病情加重兼有熱象,舌苔變黃厚膩,表示痰熱阻肺,舌質由紅轉瘀,舌苔由白轉黃,由黃轉厚皆表示病情進展。

二、舌的凶兆意義

舌作為臟腑危證的預兆,具有重要價值,歷代醫家都極為重視,文獻記載亦頗為豐富。如《辨舌指南.舌斷生死》曰:「唇青舌黑如去膜豬腰者為亡津液不治之症也,舌如鏡面者,舌如硃紅柿者,舌糙刺如砂皮而乾枯燥裂者,舌斂束如荔子殼而絕無津液者,舌如烘糕者,舌本強直轉動不活而語言蹇澀者,以上皆危候。」及「舌見白苔如雪花片者,脾冷而閉也;如全舌竟無苔,久病胃氣絕也;如舌因誤服芩、連而現人字紋者,如舌卷而囊縮者。」《察舌辨證章》等,皆說明以舌象預兆疾病的吉凶生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以下從舌苔、舌質及舌體危象進行論述。

(一)舌苔凶兆

舌苔主要察邪氣之淺深和胃氣之存亡,舌苔驟退為正氣暴虛,胃氣將竭乃大凶之兆。全舌光剝乾枯無苔如鏡面,為津液全無亦為凶兆,「舌苔由白轉灰,由灰轉黑逐漸加深為黑陷苔,是大逆之兆。如熱病口乾色黑者,死證。舌起白胎如雪花片者,不治」。舌上白黴苔也非佳兆。張仲景《傷寒論》提出:「臟結,白胎滑者,死不治。」曹氏指出:「舌苔若驟退驟無,此陷象也……若傷寒初起二三日即見黑苔,心腎之氣敗絕,內臟真色外現。又如舌全黑而不見赤色者是水來滅火,皆必死之症,大抵尖黑猶輕,根黑最重也」。以及「如舌見白苔如雪花片者,脾冷而閉也,如全舌竟無苔久病胃氣絕也,如舌因誤服芩連而現人字紋者,如舌卷而囊縮者」。

臨床上,舌見黑苔常為凶兆,非熱極亦為寒極,全視底里舌質之絳、白及舌之燥、滑而定。舌質呈黑色則不為火極則為水虧,又當參其舌體之胖大或乾癟而定,如周學海說:「若舌黑而滑者,水來克火為陰證,當溫之,若見短縮,此腎氣絕也,為難治」。故《證治準繩》:「黑者亢極,為難治」所言甚是。

另外,現代研究認為,黑苔的形成,主要是絲狀乳頭增生,角化細胞變黑及黑色芽胞形成增殖所致,與高熱脫水毒素刺激、急慢性炎症、胃腸功能紊亂和長期使用廣譜抗菌素而導致毒菌感染等因素密切相關。臨床上,急性病出現黑苔,多系病情嚴重,常見於壞疽性闌尾炎闌尾炎穿孔合併瀰漫性腹膜炎急性胰腺炎(重型)、重症肝炎、膿毒血症及各種原因所致的氮質血症尿毒症慢性腎功能衰竭)等。此外,亦見於慢性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症和長期使用廣譜抗生素,引起的深部黴菌感染等。

黃苔主里主熱,非實熱即濕熱,幾無虛寒之象,多見於腸胃濕熱及肝膽郁熱,黃苔若底色絳紅甚而黑干,則為溫病極期,提示邪熱鴟張的凶兆。據楊氏報導,黃苔多出現於各種急性傳染病的極期,和某些重症疾病的中,晚期,如肺炎、肝炎、膽囊炎腎盂腎炎等,黃苔與發熱,炎症的關係最大,其形成機製為舌絲狀乳頭增厚,口腔環境改變,微生物繁殖而著色。

另外,舌上無苔如不毛之地,乃土色生機全無,大凶之兆。如曹炳章《辨舌指南》曰:「光而無苔,必不能進食也,縱服大劑參附後,不能生苔,或如浮皮此殘燈余焰必死不治,舌上無苔質光如鏡為胃陰胃陽兩傷。」甚是。

(二)舌質凶兆

舌質全黑為腎絕,如《望診尊經》曰:「唇青色黑如豬腰者,九死一生也。」皆提示預後不良,舌質深藍為毒邪攻心死不治,舌質殷紅,如柿者,為內臟敗壞之兆,中寒色青黑者死,舌藍者,肺氣絕,不善之候。如《舌鑒辨正》曰:「若腎絕舌黑過尖言歸於命,別無治法」。

另外,全舌質呈白色亦為大凶之兆,如曹炳章《辨舌指南》曰:「舌本全白如紙,毫無紅色,不論有苔無苔,元陽已絕。」若光藍無苔之色,為氣血具竭之危兆。如陳澤霖氏等觀察100例陰虛光紅舌,病情嚴重者81人,死亡率佔16%,說明慢性病出現光紅舌苔為預後不良之兆。

陳氏統計紅絳舌以急性感染出現最多,其次為惡性腫瘤,再次為肝硬化,肝昏迷、尿毒症、酮毒症等代謝紊亂情況,出現紅絳苔大多提示預後不良。陳澤霖氏報導650例病理舌象中,病情最重者為紅絳舌,其次為黑苔患者,病死率也以紅絳舌及黑苔最高,均為16%,紅絳舌又可作為瀰漫性血管內凝血的早期診斷參考指標和轉歸的指標」。

總之,紅絳舌初病多屬實熱,久病必為陰虛,其形成機制總因血熱陰傷,致舌毛細血管床充血擴張,血容量過盛而供氧反而不足,造成舌粘膜上皮退行性變化之故。此外,還有人認為紅絳舌系內環境失衡,腎功能不全,酸中毒,氮質血症導致。

青紫舌首載於《金匱要略》曰:「病人胸滿、唇痿舌青……為有瘀血。」並首先提出青紫舌與瘀血的關係,青紫舌還多見於瘀熱和寒證,而青色舌則非寒即瘀,絕無熱證。如《舌胎統志》說:「青色舌……及寒邪直中腎肝之候,竟無一舌屬熱之因。」總之,青紫舌主要見於心血管疾患,主要機製為鬱血,即靜脈鬱血、血流遲緩、血液粘稠度高。此外,還多見於呼吸系統疾病,如哮喘、老年性慢性支氣管炎及肝膽系疾病,如肝硬化腹水門靜脈高壓症等。

淡白舌主要提示虛證,其次為寒證,本質為虛,淡白舌如白而枯者,預後不良,提示陽氣敗竭。如《舌胎統治》曰:「枯者,陽氣之敗也,透明熟色,陰精已竭,故主死而不治」淡白色臨床多見於慢性虛寒性疾病,以慢性腎炎貧血內分泌失調尤其是激素水平較低,包括甲狀腺功能減退克汀病粘液性水腫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的阿狄森氏病腦垂體功能減退的席漢氏症候群。主要機製為氣血不足,精不能上榮之故,以脾腎陽虛為主要見證,現代醫學觀點為新陳代謝低下,蛋白質代謝失常,末稍血管收縮、血流緩慢,血液充盈度低下之故,與紅絳舌的形成機制相反。

(三)舌體凶兆

舌為心苗,然其伸縮運動乃筋之所為肝之用也,故舌用異常多反映肝、心之狀況。如舌卷囊縮者,肝絕凶兆;舌質語蹇者,心絕危證;舌萎短縮者,難治。如:《靈樞.五閱五使》曰:「心病者,舌卷短」《素問.診要經終論》曰:「厥陰終者,中熱嗌干,善溺心煩,甚則舌卷卵上縮而終矣。」

此外,舌乾枯而痿,是腎陰竭凶兆,如葉天士《外感溫熱篇》曰:「乾枯而痿者,腎陰涸也。」《金匱要略》以舌難言作為疾病深重的標誌,如曰:「邪入於臟,舌即難言,口吐言。」(中風歷節病脈證並治第五)舌歪斜及舌強硬常是中風先兆,吐弄舌,多提示先天愚頓,舌萎縮為臟竭之凶訊。

其他,舌因病而縮短不能伸長者,為邪陷三陰乃大凶之兆,如邪客於少陰則舌卷而短……客厥陰絡者則舌卷唇青卵上縮。又脾主舌本,弄舌無非有二,一者心熱心系舌本,二者脾熱,脾絡連舌,大病後弄舌者,大凶之兆。

三、舌象對惡性腫瘤的早期預兆意義

腫瘤屬於癥、積聚的範疇,都有一定的血瘀徵象反映於血絡,舌含有豐富的血絡,因此舌是腫瘤預報的重要報標點。癥、積皆為瘀,按照「初病入絡」的理論,舌也應為腫瘤預報的最前哨所,有人對惡性腫瘤患者進行觀察,發現舌下靜脈變紫(58.33%)迂曲瘀滯(35.00%),舌下粘膜下小血管網曲張(63.33%),舌下瘀斑瘀點(75.00%)以及淡白舌62.50%,青紫舌(6.67%)膩苔(41.67%)。。王濟民等對食管賁門癌患者的舌象及舌尖微循環進行觀察,發現癌組織血管袢內的血色暗紅,血流是虛線狀。無疑是對食管癌賁門癌暗紫舌的佐證。

惡性腫瘤早期沒有特異徵兆的,也可盡量「晚期求早」,即相對性早期診斷,常氏報導多數中,晚期癌腫患者的舌象具有共同特點,即全舌晦滯無華,舌中段一小塊呈淡灰色,干晦枯萎,底里不活之敗象對於臨床上「晚期求早」的診斷頗有價值。

剝脫苔在惡性腫瘤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有學者報導,「胃病」出現光剝舌或裂紋舌者有癌變的可能,胃癌患者,光剝舌佔49.3%,裂紋舌佔62.6%。蔡紀明氏分析98例原發性肺癌病人,發現6例花剝苔均見於Ⅲ、Ⅴ期,吳國強氏觀察163例食管癌,發現地圖形舌有22例,陳梅芳氏報導晚期患者出現光紅舌兼有糜苔或潰瘍時,多為瀕死的預兆。黃保民氏報導,臨床普遍觀察到晚期腫瘤患者,多見陰虛舌,表現為舌尖剝紅絳,或舌有紅刺增生,表面乾燥,舌體瘦小。湖南省中醫藥研究所提出腫瘤舌苔多出現花剝或光剝,而惡化情況可以光剝的程度作為觀察指標。

有些學者認為,舌象在惡性腫瘤的早期多無特異性,如據諸兆虎等氏對胃癌及「癌前病變」的觀察,發現早期胃癌舌質多無變化或見紫晦、苔多白潤而膩,部分出現舌裂紋。此外,舌象還可預知腫瘤的好轉趨勢,舌苔如逐漸變薄潤紅活者,為胃氣來複,津液漸生,說明腫瘤有縮小之勢。

綜合上述諸家報導,癌證舌象出現剝脫舌,及舌色紅絳、青紫舌均為預後不良之凶兆。其中,剝脫舌又以舌苔剝脫的程度提示癌證的危重程度,癌證晚期舌體還可縮癟。其中,紅絳舌的出現與許多惡性腫瘤密切相關,紅絳舌象徵著陰虧血瘀,尤與肝惡性腫瘤極為相關。

有人觀察103例原發性肝癌的舌象,發現舌質以紅絳為多,佔45例,肝癌患者的舌質紅絳多提示氣滯血瘀,可能有「癥積」存在,陰虛發熱故舌質紅。

值得注意的是,青紫舌對惡性腫瘤有著早期提示的意義,如童國線氏發現舌的左右兩側邊緣呈現紫或青色或條束狀、或不規則形狀的斑狀黑點——童氏稱之為「肝癭線」,時隔13年,江蘇省啟東縣觀察400例舌質,亦發現舌兩側青紫舌斑塊與肝癌的關係較為密切。金惠銘等對106例青紫舌患者作了手指甲皺微循環觀察,發現約有1/3患者出現明顯的甲皺微循環異常,證實了青紫舌與瘀血的關係。童國線氏報導原發性肝癌舌診特徵——肝癭線57.68%潘氏報導青紫舌(包括淡青紫、青紫、暗青紫)為陽性檢查結果。潘氏報導,青紫舌(包括淡青紫、暗青紫)為陽性,檢查結果,食管癌陽性率70%,胃癌陽性率64%,腸癌陽性率64%,肝癌陽性率60%。

有不少學者認為,紫舌對癌也有早期提示意義,如湖南省安陽縣發現紫舌比例較高,對早期食道癌的診斷有一定意義。黃膩苔亦為肺癌的常見舌象,蔡氏觀察98例肺癌,其中舌苔黃、黃膩佔64例。其他,據國外學者報導,巨舌症可以提示骨髓瘤。Bnchanan等,強調每一個巨舌症均應排除骨髓瘤。HoBBs等也報告Y—D骨髓瘤病人有巨舌症,因局部有澱粉狀蛋白或副澱粉狀蛋白沉積之故。

此外,有人報導:觀察結果得出不僅食管、賁門癌患者絕大多數有不同程度的舌質黯青、黯紫、黯青紫或青紫斑點條帶和厚膩苔,而且食管、賁門上皮重度增生(癌前病變)的患者中也有不少人出現這種舌象改變,在X縣28萬多人群中查出了大量的食管、賁門癌和重度增生,其中有88.1%的癌和89.17%的重度增生患者舌診陽性(包括厚膩苔和少數舌質黯紅紫)。

還有,庄建生等對84例食道癌和賁門癌舌象觀察結果分析食管、賁門癌患者出現黯、紫、瘀舌64例,佔76.19%;苔白膩59例,佔70.24%。白膩苔提示消化系統腫瘤的形成與脾胃濕濁壅滯或痰濕內盛的關係。有人報導,惡性腫瘤青紫舌患者舌尖微循環障礙的表現比非青紫舌明顯,甲皺微循環變化也較非青紫舌組顯著,青紫色組微血管袢袢頂瘀血、血色暗紅,流速緩慢……惡性腫瘤病人的粘度和血漿比粘度都明顯高於健康人組,血沉則較快,青紫色組的全血比粘度、全血粘度、血漿比粘度也都明顯高於健康人。總之,腫瘤為「癥積」,與氣滯血瘀密切聯繫,腫瘤病人的血循處於「高凝狀態」,惡性腫瘤的產生機制與氣滯血瘀有關,氣滯血瘀又加重了腫瘤的變化,二者互為因果關係,不斷加深體內的血瘀現象,因此,青紫舌或舌上瘀斑成為腫瘤病人的報標尺是不無道理的。

綜上所述,舌象是腫瘤的較早和較為靈敏的預測器官,無論是對惡性腫瘤的早期預測,或中、晚期危象凶訊,都有著重要意義。其中,舌苔、舌質和舌體都分別有一定的預診意義,雖然不是對所有的腫瘤都有特異價值,但並不失為腫瘤早期診斷、早期發現和早期治療的必要參考條件。

四、舌尖絡診預報意義

舌尖絡診也有一定的預診價值。舌尖微循環是觀察外周微循環的常用部位。主要是觀察微血管叢的數目、形態和功能,其優勢在於可以作為舌苔、舌質的輔助診查,進一步能提高早期診斷率。據金惠銘等氏觀察100例舌尖微循環發現100例健康人中,舌質淡紅者(佔82%)和舌質紅者(佔18%),以舌尖菌狀乳頭內微血管叢的形態變化最明顯,舌質淡紅時,微血管叢形態以樹枝及菊花形為主,舌質紅時以網孔形及發團形為主。因此,菌狀乳頭中微血管叢的構型是影響舌質顏色的重要因素之一,提示了舌尖微循環的變化對疾病的預報價值早於舌體舌質。

此外,金惠銘氏報導,舌青紫的患者與舌質淡紅者,可出現異形微血管袢比例增高,微血流流態異常和微血管周圍嚴重的滲出,出血等一系列變化,金氏還報導,國外研究證明,在不同的疾病中,舌乳頭的大小、多少、血管叢的形態數目以及微血管袢內的血流流速、流態等,都會有變化。

其他,舌體對提示人的氣質也有一定的意義。舌體之大小、厚薄、寬窄及色澤與人的體質很有關係,一般而言,舌體尖而細小者,多靈巧善變,舌體鈍而較粗大者,人多憨厚老實。舌寬大而潤者,氣宇多開朗大度,舌窄而細者,心胸多狹窄。如曹氏曰:「長舌之人快活而具勇敢之氣,長舌而闊雄辨之才,長舌而細居心狹窄。短舌之人憂鬱而有偽善之性,廣舌之人辨不勝任大事,舌廣而厚,氣度軒昂,舌大且闊,中心坦直,狹長之舌,臨事而乏誠意,短廣之舌虛偽而放大言,舌形短小心多虛偽,舌形短窄非倭即妄,舌尖之人發現銳利而聳人聽聞,薄舌之人言而利……。又火形人舌質多偏紅,水形人舌質多偏暗,木形人舌質多偏青等皆可作為研究體質的參考。

32 脈先兆——脈相學 | 分泌物信號學 32
關於「中醫疾病預測/舌先兆——舌相學」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