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內科學/積聚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內科學》 >> 氣血津液病證 >> 積聚
中醫內科學

中醫內科學目錄

積聚是由於體虛復感外邪,情志飲食所傷,以及它病日久不愈等原因引起的,以正氣虧虛,臟腑失和,氣滯血瘀痰濁蘊結腹內為基本病機,以腹內結塊;或脹或痛為主要臨床特徵的一類病證。

積聚是涉及腹腔臟器多種疾病,而在臨床又比較常見的一類病證。經過長期的臨床實踐,中醫學對積聚的治療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並在此基礎上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理論認識,尤其是扶正祛邪攻補兼施的治療思想及有關的一系列方藥,對減輕甚至治癒積聚病證,具有重要的意義。

積聚之名,首見於《靈樞.五變》:「人之善腸中積聚者,……皮膚薄而不澤,肉不堅而淖澤。如此,則腸胃弱,惡則邪氣留止,積聚乃傷。」《內經》里還有伏梁息賁肥氣奔豚等病名,亦皆屬積聚範疇。在治療方面,《素問.至真要大論》提出的「堅者削之」,「結者散之留者攻之」等原則,具有一般的指導作用。《難經》對積聚作了明確的區別,並對五臟之積的主要症状作了具體描述。《金匱要略.瘧病脈證並治》將瘧疾引起的症瘕稱為瘧母,並以鱉甲煎丸治之。《諸病源候論.積聚病諸候》對積聚的病因病機有較詳細的論述,並認為積聚一般有一個漸積成病的過程,「諸臟受邪,初未能為積聚,留滯不去,乃成積聚」。《證治準繩.積聚》在總結前人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了「治療是病必分初、中、末三法」的主張。

景岳全書.積聚》則對攻補法的應用作了很好的概括,「治積之要,在知攻補之宜,而攻補之宜,當於孰緩孰急中辨之」。《醫宗必讀.積聚》把攻補兩大治法與積聚病程中初中末三期有機地結合起來,並指出治積不能急於求成,可以「屢攻屢補,以平為期」,頗受後世醫家的重視。《醫林改錯》則強調瘀血在積聚病機中的重要作用,對活血化瘀方藥的應用有突出的貢獻。

中醫文獻中的症瘕、痃癖以及伏梁、肥氣、息賁等疾病,皆屬積聚的範疇。根據積聚的臨床表現,主要包括西醫的腹部腫瘤肝脾腫大,以及增生腸結核胃腸功能紊亂不完全性腸梗阻等疾病,當這些疾病出現類似積聚的證候時,可參閱本節辨證論治

【病因病機】

1.情志抑鬱氣滯血瘀正如《濟生方.積聚論治》所說:「憂、思、喜、怒之氣,人之所不能無者,過則傷乎五臟,……留結而為五積。」情志致病,首先病及氣分,使肝氣不舒脾氣鬱結,導致肝脾氣機阻滯。繼則由氣及血,使血行不暢,經隧不利,脈絡瘀阻。若偏重於影響氣機的運行,則為聚;氣血瘀滯,日積月累,凝結成塊則為積。

2.酒食內傷,滋生痰濁由於飲酒過度,或嗜食肥甘厚味、煎撙辛辣之品;或飲食不節,損傷脾胃,使脾失健運,以致濕濁內停,甚至凝結成痰。痰濁阻滯之後,又會進一步影響氣血的正常運行,形成氣機郁滯,血脈瘀阻,氣、血、痰互相搏結,而引起積聚。亦有因飲食不調,因食遇氣,食氣交阻,氣機不暢而成聚證者。

3.邪毒侵襲,留著不去寒、濕、熱等多種外邪及邪毒如果長時間地作用於人體,或侵襲人體之後留著不去,均可導致受病臟腑失和,氣血運行不暢,痰濁內生,氣滯血瘀痰凝,日久形成積聚。正如《諸病源候論.積聚病諸候》說:「諸臟受邪,初未能成積聚,留滯不去,乃成積聚。」

4.它病轉歸,日久咸積黃疸病後,或黃疸經久不退,濕邪留戀,阻滯氣血;或久瘧不愈;濕痰凝滯,脈絡痹阻;或感染血吸蟲,蟲阻脈道,肝脾氣血不暢,脈絡瘀阻。以上幾種病證,日久不愈,均可轉歸演變為積證。

情志抑鬱,飲食損傷,感受邪毒及它病轉歸是引起積聚的主要原因。其中,情志、飲食、邪毒等致病原因常交錯夾雜,混合致病。

正氣虧虛則是積聚發病的內在因素,積聚的形成及演變,均與正氣的強弱密切相關。正如《醫宗必讀.積聚》說:「積之成也,正氣不足,而後邪氣踞。」《景岳全書.積聚》亦說:「凡脾腎不足及虛弱失調之人,多有積聚之病。」即是說,積聚是正虛感邪、正邪鬥爭而正不勝邪的情況下,邪氣踞之,逐漸發展而成。積聚的發生主要關係到肝、脾兩臟;氣滯、血瘀、痰結是形成積聚的主要病理變化。其中聚證以氣機阻滯為主,積證則氣滯、血瘀、痰結三者均有,而以血瘀為主。

【臨床表現】

積聚以腹內結塊,或脹或痛為主要臨床表現,但積和聚又分別有不同的臨床特徵,積證大多有一個逐漸形成的過程,積塊出現之前,相應部位常有疼痛,或兼噁心嘔吐腹脹,以及倦怠乏力,胃納減退等症状。作為積證特徵的腹內結塊,表現為由小漸大,由軟漸硬,固定不移,初覺脹痛,繼則疼痛逐漸加劇。一般病程較長,病情較重。腹內病變的同時,常出現飲食減少,倦怠乏力,病情較重者甚至面色萎黃,形體日漸消瘦。而積證的後期,一般虛損症状較為突出。

聚證則表現為腹中氣聚,攻竄脹痛,時聚時散,或有如條狀物聚起在腹部。一般病程較短,病情較輕,全身症状亦不如積證明顯。正如《金匱要略.五臟風寒積聚病脈證並治》說:「積者,臟病也,終不移;聚者,腑病也,發作有時,輾轉痛移,為可治。」《景岳全書.積聚》亦將兩者的特徵概括為:「積者,積累之謂,由漸而成者也;聚者,聚散之謂,作止不常者也。」

【診斷】

1.積證以腹部可捫及或大或小、質地或軟或硬的包塊,部位固定不移,並有脹痛或刺痛為臨床特徵。隨著積塊的出現及增大,相應部位常有疼痛,或兼噁心、嘔吐、腹脹,以及倦怠乏力、胃納減退等症状。而積證的後期,除上述症状加劇外,虛損症状也較為突出。

2.聚證以腹中氣聚、攻竄脹痛、時作時止為臨床特徵。其發作時可見病變部位有氣聚脹滿的現象,但一般捫不到包塊;緩解時則氣聚脹滿的現象消失。聚證發作之時,以實證的表現為主,反覆發作,常出現倦怠乏力、納差便溏脾胃虛弱的證候。

結合病史,作B超、Cr、胃腸鋇餐X線檢查及纖維內窺鏡檢查等有助於診斷。

【鑒別診斷】

1.痞滿痞滿以患者自覺腹痞塞不通、滿悶不舒為主要症状,但在檢查時,腹部無氣聚脹急之形可見,更不能捫及包塊,臨床上以此和積聚相區別。

2.鼓脹鼓脹以肚腹脹大、鼓之如鼓為臨床特徵。其與積聚相同的是腹內均有積塊,但鼓脹的積塊多位於脅肋部,且鼓脹除腹內積塊外,更有水液停聚,肚腹脹大。而積證腹內無水液停聚,肚腹一般不脹大,腹內積塊的部位亦不局限於脅肋部。

【辨證論治】

辨證要點

1.辨積與聚積與聚雖合稱為一個病證,但兩者是有明顯區較別的。積證具有積塊明顯,固定不移,痛有定處,病程較長,多屬血分,病情較重,治療較難等特點;聚證則無積塊,腹中氣時聚時散,發有休止,痛無定處,病程較短,多屬氣分,一般病情較輕,相對地治療亦較易。至於古代文獻以積為臟病,聚為腑病,則不可拘泥,實際上不少積證的積塊就發生在胃、腸。

2.辨部位積塊的部位不同,標誌著所病的臟腑不同,臨床症状、治療方藥也不盡相同,故有必要加以鑒別。從大量的臨床觀察來看,在內科範圍的脘腹部積塊主要見於胃和肝的病變。右脅腹內積塊,伴見脅肋刺痛、黃疸、納差、腹脹等症状者,病在肝;胃脘部積塊伴見反胃、嘔吐、嘔血便血等症状者,病在胃;右腹積塊伴腹瀉便秘、消瘦乏力,以及左腹積塊伴大便次數增多、便下膿血者,病在腸。

3.辨虛實積證大體可分為初、中、末三期,一般初期正氣未至大虛,邪氣雖實而不甚,表現為積塊較小、質地較軟,雖有脹痛不適,而一般情況尚可。中期正氣漸衰而邪氣漸甚,表現為積塊增大、質地較硬、疼痛持續,並有飲食日少,倦怠乏力,形體消瘦等症。末期正氣大虛而邪氣實甚,表現為積塊較大、質地堅硬,疼痛劇烈,並有飲食大減,神疲乏力,面色萎黃或黧黑,明顯消瘦等症。

治療原則

聚證重調氣,積證重活血。聚證病在氣分,以疏肝理氣行氣消聚為基本治則,重在調氣;積證病在血分,以活血化瘀、軟堅散結為基本治則,重在活血。要注意區分不同階段,掌握攻補分寸。積證初期,積塊不大,軟而不堅,正氣尚可,治療以攻邪為主,予以行氣活血、軟堅消積;中期積塊漸大,質漸堅硬,而正氣漸傷,邪盛正虛,治宜攻補兼施;末期積塊堅硬,形瘦神疲,正氣傷殘,治宜扶正培本為主,酌加理氣化瘀、消積之晶,切忌攻伐太過。

在積證的治療中,應注意處理好攻法與補法的關係,正如《景岳全書.積聚》所說:「治積之要,在知攻補之宜,而攻補之宜。當於孰緩孰急中辨之。」在治療中應注意「治實當顧虛」,「補虛勿忘實」,可根據具體情況,或先攻後補,或先補後攻,或寓補於攻,或寓攻於補

分證論治

『聚證』

.肝氣鬱滯

症状:腹中氣聚,攻竄脹痛,時聚時散,脘脅之間時或不適,病情常隨情緒而起伏,苔薄,脈弦

治法:疏肝解郁,行氣消聚。;

方藥:木香順氣散。;

本方具有行氣溫中、散寒化濕、疏肝解郁的功效。適用於氣機郁滯、寒濕中阻及伴有肝鬱症象者。方中以木香砂仁蒼朮厚朴甘草(即香砂平胃散)行氣溫中,散寒化濕;配伍台烏藥生薑枳殼以增強溫中理氣的作用;香附青皮疏肝理氣解郁

若寒甚,腹痛較劇,得溫症減,肢冷者,可加高良姜肉桂溫中理氣止痛。若兼有熱象,口苦舌質紅者,去台烏藥、蒼朮,加吳茱萸黃連(即左金丸)泄肝清熱。老年體虛,或兼見神疲、乏力、便溏者,可加党參白朮益氣健脾

本證攻竄脹痛之症緩解後,可以疏肝理脾逍遙散調理善後。

.食濁阻滯

症状:腹脹或痛,便秘,納呆,時有如條狀物聚起在腹部,重按則脹痛更甚,舌苔膩,脈弦滑

治法:理氣化濁,導滯通腑。

方藥:六磨湯

方中以沉香、木香、台烏藥理氣寬中,大黃、檳榔枳實通腑導滯。

可加山楂萊菔子以增強健胃消食的作用。痰濁中阻,嘔惡苔膩者,可加半夏陳皮、生薑化痰降逆。:若因於蛔蟲結聚,阻於腸道而引起者,可加服驅蛔方藥及酌情配用烏梅丸

聚證發作之時以實證表現為主,但若反覆發作,常導致脾胃虛弱,運化無力,以致更易發生氣聚腹痛,對這類病人,平時可用香砂六君子湯運脾胃,調理氣機。

『積證』

.氣滯血阻

症状:積證初起,積塊軟而不堅,固著不移,脹痛並見,舌苔薄白,脈弦。

治法:理氣活血,通絡消積。

方藥:荊蓬煎丸。

本方以木香、青皮、茴香、枳殼、檳榔理氣散結,三棱莪術活血消積。

可合用失笑散蒲黃五靈脂)或金鈴子散金鈴子延胡索),以增強活血化瘀、散結止痛的作用。

.氣結血瘀

症状:腹部積塊漸大,按之較硬,痛處不移,飲食減少,體倦乏力,面黯消瘦,時有寒熱,女子或見經閉不行,舌質青紫,或有瘀點瘀斑,脈弦滑或細澀。

治法:祛瘀軟堅,補益脾胃。

方藥:膈下逐瘀湯六君子湯。.

方中以當歸、川芎桃仁、紅花、赤芍、五靈脂、延胡索活血化瘀、通絡止痛,香附、烏藥、枳殼行氣止痛,甘草益氣緩中。,

可酌加丹參、莪術、三棱、鱉甲煅瓦楞等,以增強活血消積的作用。或配合服用鱉甲煎丸、化症回生丹消症散積。

在使用膈下逐瘀湯治療的同時,間服具有補益脾胃、扶助正氣的六君子湯,以共同組成攻補兼施之法。

.正虛瘀結

症状:積塊堅硬,疼痛逐漸加劇,飲食大減,面色萎黃或黧黑,消瘦脫形,舌質色淡或紫,舌苔灰糙或舌光無苔,脈弦細或細數。

治法:補益氣血,化瘀消積。

方藥:八珍湯化積丸。

八珍湯為補益氣血的常用效方。氣虛甚者,可加黃芪淮山藥苡仁益氣健脾。舌質光紅無苔、脈象細數者,為陰液大傷,可加生地玄參麥冬玉竹養陰生津

化積丸中以三棱、莪術、香附、蘇木、五靈脂.、瓦楞子活血祛瘀、軟堅散結,阿魏消痞去積,海浮石化痰軟堅散結,檳榔理氣瀉下(便溏或腹瀉者宜去)。可酌加丹參、鱉甲活血軟堅散結。

上述二方可間服,並可根據病情採用補一攻一,或補二攻一等治法。

在對積證的治療中,以下二法可結合辨證方藥同時應用:1.積證不論初起或久積,均可配合外治法,如敷貼阿魏膏、水紅花膏等,有助於活血散結、軟堅消積;2.對病屬積證,而西醫診斷為腫瘤的患者,除按上述辨證論治選方用藥外,可酌情選加一些具有一定抗腫瘤作用的中草藥,其中相當部分屬於清熱解毒消腫散結的藥物,如半枝蓮半邊蓮白花蛇舌草蚤休夏枯草垂盆草菝葜虎杖等。

【轉歸預後】

聚證的預後一般較好,而積證的預後一般較差。正如《景岳全書.積聚》所說:「無形之聚其散易,有形之積其破難。」一般的聚證,若治療得當,解除了病因,可望治癒。但亦有部分反覆發作,或先因氣聚,日久則血瘀成積者。積證在腹部捫到積塊之前,大多已經歷了一段病程,所以當發展成為積證時,.治療比較困難。早在唐代《外台秘要.卷十二》就談到:「凡症堅之起,多以漸生,而有覺便牢大者,自難療也。」現在由於醫學的進展,積證的預後已有了很大的好轉,可以使患者的症状有所減輕,生存時間延長,部分患者甚至可望獲得治癒。積證後期,因肝膽疏泄失常,膽汁外溢而出現黃疸;水液內聚而成為鼓脹;火熱灼傷脈絡,或氣虛不能攝血,血液外溢?,而致吐血、便血、衄血等,均為病情重篤,預後不良之象,當積極救治。

【預防與調攝】

積聚之病,起於情志失和者不少,故正確對待各種事物,解除憂慮、緊張,避免情志內傷,對防與治均很重要。飲食上應少食肥甘厚味及辛辣刺激之晶,多吃新鮮蔬菜。注意勞逸適度,避免過勞。如有胃脘痛脅痛泄瀉、便血等病證,應及早檢查治療。

【結語】

積聚是以腹內結塊,或脹或痛為主要臨床特徵的一類病證。情志抑鬱,酒食內傷,邪毒內侵及它病轉歸是引起積聚的主要原因,病機主要為氣滯、血瘀、痰結及正氣虧虛。聚證以氣滯為主要病變,以腹中氣聚、攻竄脹痛為主要臨床表現。積證以血瘀為主要病變,以腹內結塊、固定不移為主要臨床表現。治療聚證,以疏肝理氣、行氣消聚為基本原則;治療積證,則以活血化瘀、軟堅散結為基本原則,並應注意攻補兼施,治實當顧虛,補虛勿忘實。

對病屬積證而西醫診斷為腫瘤的患者,可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上酌情選用抗腫瘤的中草藥。

【文獻摘要】

《靈樞.五變》:「人之善病腸中積聚者,何以候之?少俞答曰:皮膚薄而不澤,肉不堅而淖澤,如此則腸胃惡,惡則邪氣留止,積聚乃傷。」

《難經.五十五》:「故積者,五藏所生;聚者,六府所成也。積者,陰氣也,其始發有常處,其痛不離其部,上下有所終始,左右有所窮處。聚者,陽氣也,.其始發無根本,上下無所留止,其痛無常處,謂之聚。故以是別知積聚也」

《諸病源候淪.症瘕病諸候》:「盤牢不移動者是症也,言其形狀可徵驗也」;「,痛隨氣移動是也,言其虛假不牢,故謂之為瘕也」;「瘕者,假也,謂虛假可動也」。

聖濟總錄.積聚門》:「症瘕癖結者,積聚之異名也。」

《醫宗必讀.積聚》:「積之成也,正氣不足,而後邪氣居之。……初中末之三法不可不講也。初者,病邪初起,正氣尚強,邪氣尚淺,則任受攻;中者,受病漸久,邪氣較深,正氣較弱,任受且攻且補;末者,病魔經久,邪氣侵凌,正氣消殘,則任受補。蓋積之為義,日積月累,非伊朝夕,所以去之亦當有漸,太亟傷正氣,正氣傷則不能運化也,而邪反固矣。」

金匱翼.積聚統論》:「積聚之病,非獨痰、食、氣、血,即風寒外感,亦能成之。然痰、食、氣、血,非得風寒,未必成積,風寒之邪,不遇痰、食、氣、血,亦未必成積。」

雜病源流犀燭,積聚症瘕痃癖痞源流》:「壯盛之人,必無積聚。必其人正氣不足,邪氣留著,而後患此。」

《醫林改錯.膈下逐瘀湯所治之症目》:「無論何處,皆有氣血,……氣無形不能結塊,結塊者必有形之血也。血受寒則凝結成塊,血受熱則煎熬成塊。」

【現代研究】

.積聚治法的研究

祛邪和扶正是治療積證的兩大基本原則。祛邪主要包括疏肝理氣、活血化瘀、化痰散結、清熱解毒;扶正主要包括益氣、養陰、補血溫陽。近年來對活血化瘀、清熱解毒及扶正培本方藥進行了較多的研究。

1.活血化瘀據現代研究,活血化瘀對積聚的治療作用;在於改善結締組織代謝。活血化瘀藥能抑制纖維母細胞合成膠原,使肥大細胞增多,使病變的膠原纖維變細、疏鬆化,對增生性病變有不同程度的軟化和吸收作用。能改善血液流變學指標,有抗血栓形成作用。活血化瘀藥及其復方一般均能改善血瘀患者血液的濃、粘、凝、聚狀態,其中以養血活血和活血化瘀類作用更為明顯。其抗血栓形成的主要作用在於抑制血小板聚集和增加纖溶酶活性,改善微循環,改善病變局部微血流、微血管形態及降低毛細血管通透性,改善血流動力學。使病變區血流量增加,流出阻力減少;增強網狀內皮系統的吞噬功能,促進病變組織的吸收、消散。直接作用於腫瘤細胞。動物實驗初步證實具有抗腫瘤作用的活血化瘀藥有赤芍、川芎、紅花、鬱金、延胡索、當歸、丹參、水蛭虻蟲、廑蟲、三棱、莪術、水紅花子等,其中尤以對莪術、丹參的研究較多[中藥藥理學1988][中醫雜誌1988;(5):61]。

2.清熱解毒邪毒凝聚是導致積證的一個重要原因,而且氣滯、痰濁、瘀血等病邪,蘊積日久,也會化熱,所以清熱解毒也是治療積證的一個重要治則。清熱解毒藥有較廣的抗菌譜,能抑制病毒,提高機體的非特異性免疫力。近10餘年來,經過實驗篩選及臨床應用證實有一定抗腫瘤作用的藥物,其中相當部分屬於清熱解毒、消腫散結的藥物。如半枝蓮、半邊蓮、白花蛇舌草、七葉一枝花腫節風青黛蒲公英、夏枯草、垂盆草、龍葵蛇莓、菝葜、藤梨根、虎杖、苦參等,都是可以治療腹部腫瘤的清熱解毒藥。

3.扶正培本扶正培本能調節機體的免疫功能,包括影響非特異性免疫(升高外周白細胞,增強網狀內皮系統的吞噬功能),影響特異性免疫等。還具有改善物質代謝,增強內分泌,改善骨髓功能,增強機體抗害能力,抗腫瘤,促進機體康復等作用。

.中醫藥治療慢性肝炎及早期肝硬化之肝脾腫大的研究

近幾年來,經臨床觀察及動物實驗發現,活血化瘀藥物與方劑丹參、川芎、赤芍、桃仁、當歸、三棱、莪術、鱉甲散、大黃廑蟲丸等,能抑制肝纖維組織增生,降低纖維細胞活性,減輕門脈壓力等,從而可使肝脾回縮變軟[中醫雜誌1993;(1):53]。張氏以活血祛風法治療慢性活動性肝炎70例,其中肝腫大32例,脾腫大19例,總有效率達95.7%[中醫雜誌1993;(9):547)。高氏報導以黃芪莪術湯(黃芪、莪術、白朮、紅花、柴胡地鱉蟲、甘草等)治療早期肝硬化,並與常規西藥進行對照。結果治療組在肝脾回縮、肝功能改善方面均優於對照組[中醫雜誌1990;(7):31]。蔣氏以B肝工號和B肝Ⅱ號分別治療慢性活動性B肝26例,慢性遷延性肝炎39例,兩組共65例中,肝大者52例,脾大者32例。肝大、脾大回縮至正常分別佔69%、86%,中藥改善主要症状、體征,恢復肝功能,使I-msAg轉陰等方面均優於對照組,[中醫雜誌1987;(12):904)。李氏以疏肝理氣軟堅散瘀法(柴胡、白花蛇舌草、黃芪、山楂、鱉甲、丹參、建曲芍藥、水蛭、茯苓、莪術、甘草)加減治療早期肝硬化24例,經1-3個月治療,總有效率為91.6%[四川中醫1999;(9):20)。

.中醫藥治療脂肪肝

脂肪肝可由多種原因所致,其中部分病人尤其是病程較長、病情較重者,多表現為肝臟腫大,此時即可歸屈積證範疇。

一些研究表明,渾瀉、首烏黃精、柴胡、鬱金、山楂、草決明連翹白礬等中藥具有抗脂肪變性的作用。宋氏用逍遙散加三棱、莪術等治療45例脂肪肝,療效較好[黑龍江中醫藥1991;(4):37]。鄭氏以海藻昆布、白花蛇舌草、鬱金、貝母、丹參等煎服,配合生首烏決明子、生山楂開水沖泡代茶,治療脂肪肝98例,均獲較好的療效[浙江中醫雜誌1992;(4):153]。蔣氏以降脂益肝湯(澤瀉、生首烏、草決明、丹參、山楂、黃精、虎杖、荷葉)治療脂肪肝38例,並用常規西藥對照治療29』例,治療組在改善血脂異常,使肝臟回縮及肝功恢復等方面均優於對照組[中醫雜誌1989;(4):216]。

.中醫藥治療不完全性腸梗阻

腸梗阻是常見的急腹症之一,其中單純性、不完全性腸梗阻的腹中氣聚、攻竄脹痛等症與聚證有類似之處。採用以中藥為主的中西醫結合療法,常可獲得滿意的療效。

霍氏以口服務急丸,配合禁食、胃腸減壓補液、糾正酸鹼失衡及電解質紊亂,治療腸梗阻21例,18例痊癒,3例無效轉手術治療[中醫雜誌1993;(11):484]。薛氏根據患者體質和病情,以溫脾湯為主,隨證加減,治療9例小兒麻痹性腸梗阻,7例治癒[中醫雜誌1993;(1):24L李氏用丁香30-60g研成細末,加75%酒精調和,對酒精過敏者以溫水調和,敷於臍及臍周,治療20例麻痹性腸梗阻,均獲良效.[中醫雜誌1988;(11):55]。

.中醫藥治療胃石症

胃石症可由多種原因造成,臨床表現屬於中醫積聚範疇,近年來的研究表明,重用雞內金可起消積化滯、安胃排石作用。高氏等用自擬安胃排石湯(雞內金、姜半夏、茯苓、麥芽神曲、砂仁、萊菔子、青皮、陳皮、芒硝、大黃、白芍、甘草)治療胃石症46例,本組療程最短7天,最長34天。20天後複查,臨床症状消失,經胃鋇餐透視或纖維胃鏡、,B超複查,胃石已經排出44例,症状、體征基本消失,胃石未排出,好轉1例。療效良好[安徽中醫臨床雜誌1999;(1):19]。

參看

32 虛勞 | 厥證 32
關於「中醫內科學/積聚」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