臟象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臟腑的五行圖

臟象學說(the theory of Visceral Activities),研究人體臟腑生理功能、病理變化及其相互關係的學說。臟,古作藏,指居於體內的臟腑;象,指臟腑的功能活動和病理變化反映於體外的種種徵象。也就是說,形體組織和證候方面可以看到或診察到的一些徵象,可以反映內在臟腑機能(實際上也包括營、衛、氣、血、精、神、津液等內容)的變化,並以此作為判斷人體健康和診察、治療疾病的依據。

臟象學說是中醫學基礎理論的一個重要內容。是研究人體臟腑活動規律及其相互關係的學說。它認為人體是以心、肝、脾、肺、腎五臟為中心,以膽、胃、大腸小腸膀胱三焦六腑相配合,以氣、血、精、津液為物質基礎,通過經絡使臟與臟、臟與腑、腑與腑密切聯繫,外連五官九竅、四肢百骸,構成一個有機的整體。它的形成主要有三個面:一是古代解剖知識;二是長期以來對人體生理病理現象的觀察;三是反覆的醫療實踐,從病理現象和治療效應來分析和反證機體的某些生理功能。

目錄

研究對象及範圍

古代醫家通過長期的實踐,以粗淺的解剖知識為基礎,從體外的各種徵象測知臟腑的生理功能,推究其病理變化,並運用古代哲學陰陽五行的思維方式,進行類比推理、綜合分析,逐步形成了藏象學說。藏象學說所指的任何一個臟腑都不單是西醫學中某個臟器或某個生理解剖系統,它體現了中醫學整體觀的特點,認為人的生命活動五臟為中心,六腑相配於五臟,氣、血、精、津液則是臟腑功能產生的物質基礎,通過經絡系統把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皮肉筋脈七竅二陰聯繫成一個有機的整體。臟與臟、臟與腑、腑與腑之間,在生理上相互依存、相互制約,在病理上相互影響、相互傳變。它還認為人與自然界保持著統一性,五時(春、夏、長夏、秋、冬)與五臟相通,一日的陰陽盛衰與人體陰陽消長相應,因此人與自然界相互關聯,密不可分。藏象學說廣泛應用於中醫學的生理、病理、診斷、治則、方藥、預防等各個領域,是辨證論治的基礎。對雜病的治療,以臟腑辨證最為常用,而對熱性病的治療,儘管通常採用六經三焦衛氣營血辨證方法,但同樣離不開臟腑。由此可見,藏象學說是中醫學理論體系中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

人體的臟腑包括五臟:心、肝、脾、肺、腎;六腑:膽、胃、小腸大腸、三焦、膀胱奇恆之腑:腦、髓、骨、脈、膽、女子胞。藏象學說不僅要研究這些臟腑的部位、形態、生理病理,而且要探究臟與臟、臟與腑、腑與腑之間的關係,以及臟腑與人體情志的關係,臟腑與氣、血、精、津液的關係。人體的形體(皮、肉、筋、骨、脈)、官竅(耳、目、口、鼻、舌、咽喉前陰、後陰)生理功能的產生離不開臟腑,它們與臟腑的關係也是藏象學說所要研究的內容。可見這一學說所研究的範圍是很廣泛的。

形成與發展

藏象學說的形成,可以上溯到中國現存最早的醫學典籍《內經》。當時解剖所取得的直觀認識為藏象學說的形成打下了形態學的基礎。如《靈樞.經水》說:「若夫八尺之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視之。其臟之堅脆,臟之大小,谷之多少,脈之長短,血之清濁……皆有大數。」說明在《內經》時代,人們已自覺地把解剖知識引進了醫學領域,所記載的人體臟腑的位置、形態、大小等,即是中國古代醫家對人體解剖的真實記錄,許多數據都與現代解剖學非常相近。而且古代醫家憑藉長期的生活、醫療實踐,對臟腑功能活動、臟腑與形體官竅的關係的認識已超越了解剖的範圍。就生活實踐而言,如人飲食過飽則腹部脹滿,因而認識到脾胃居腹里,胃主納谷,脾主運化,有腐熟水谷的功能;人受涼感寒則病惡寒發熱咳嗽鼻塞流清涕,從而聯想到肺居胸中,外合皮毛,開竅於鼻,風寒外侵,由皮毛而影響及肺,就會發生這些症状。這就清楚地說明,人體臟腑與其他組織器官雖然各有分工,但存在著內在的聯繫。就醫療實踐而言,古代醫學家經過多次的重複,從病理現象推論出生理功能,如耳鳴聽覺不敏的疾患,從腎著手治療而獲效,於是得出「腎開竅於耳」的理論。此外,古代哲學思想——陰陽五行學說滲透到醫學領域,對藏象學說的形成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有關臟腑及其他組織器官的屬性及其功能活動,臟腑器官構造與功能間互根互用的關係等都可用陰陽加以概括。為了更清楚地說明五臟六腑的特性以及臟腑間的關係,則運用五行學說加以解釋,一方面把五行歸屬於五臟,另一方面用五行的生克規律說明臟腑間的生化制約,使之處於平衡的運動狀態。這就使藏象學說更為系統化、理論化。

在《內經》所奠定的基礎上,《難經》對臟腑的解剖形態和功能的認識又增進了一步,首次提出「左腎右命門」的觀點,促進了後世對命門的認識與爭鳴。《中藏經》以脈證為中心,分述五臟六腑的寒熱虛實,判斷證候的順逆,形成了系統的臟腑辨證理論。唐代孫思邈千金要方》記述了五臟六腑的輕重、大小、長短、闊狹、容量等,將五臟、五時(春、夏、長夏、秋、冬)、五方(東、南、中、西、北)、五體(筋、脈、肉、皮、骨髓)等納入五行的範疇,說明臟腑器官之間及與自然界的整體聯繫。對於雜病,則以五臟為中心,分列病證並闡述其證治方藥。宋代兒科學錢乙,治病以五臟為綱,配合五腑(六腑除三焦外)、五官五志等進行辨證,認為五髒的發病特點是心主驚、肝主風、脾主困、肺主喘、腎主虛,並對五臟為病的常見症状作了歸納,立法用藥頗具匠心,對後世影響很深。金代張元素,以臟腑寒熱虛實來分析病機,進行辨證治療,並從補虛、瀉實、溫寒、清熱幾個方面提出常用方藥,對臟腑辨證作出很大的貢獻。金元醫家李東垣提出內傷脾胃、百病由生的論點,突出脾胃在發病中的重要性,立方用藥側重補中昇陽。清代葉天士提出了養胃陰的理論和方藥,補充和發展了李東垣的內傷脾胃學說。另一位清代醫家王清任認為業醫治病,當先明臟腑,並躬身實踐,解剖屍體,對傳統理論提出某些質疑,如否定「心主思」之說,認為「靈機記性在腦不在心」。這一矢志實踐的精神十分可貴。經過歷代醫家長期的探索和實踐,藏象學說逐步成為中醫學基礎理論中的重要內容之一。

基本內容

藏象學說的基本觀點是認為人是以五臟為中心的統一體並與自然界保持著統一,體現了中醫學所具有的整體觀的特點。在人的生命活動中,心、肝、脾、肺、腎五臟是中心,每臟都配以相應的腑:心配小腸,肝配膽,脾配胃,肺配大腸,腎配膀胱,臟對相配之腑的功能起主導與決定作用。其他形體官竅、四肢百骸均與五臟相關:心與血脈、舌、面,肝與筋、目、爪,脾與肉、口、唇,肺與皮毛、鼻,腎與骨、髓、耳、發等均具有特殊的聯繫。氣、血、精、津液既是臟腑功能活動的物質基礎,又是臟腑功能的產物,它們與五臟關係密切:腎藏精肝藏血脾藏營肺主氣心主血。津液的生成,輸布與排泄,則主要是肺、脾、腎三臟協調完成的。人的精神情志活動稱為「七情」(喜、怒、憂、思、悲、恐、驚)或「五志」(喜、怒、思、悲、恐),「五志」歸屬五臟:心在志為喜,肝在志為怒,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或悲),腎在志為恐,但這不是機械的劃分。作為人體機能活動表現的情志,是以五臟精氣作為物質基礎的,臟氣失調會引起異常的情志,而異常的情志同樣會影響臟腑的功能。將五志分屬五臟,也是臟腑學說中以五臟為中心的內在統一性的體現。人與自然界季節變化有密切的關係,心氣通於夏,肝氣通於春,脾氣通於長夏,肺氣通於秋,腎氣通於冬。而晝夜陰陽的變化亦與四時特點相類似,如《靈樞.順氣一日分為四時》:「以一日分為四時,朝則為春,日中為夏,日入為秋,夜半為冬。」人體的陰陽消長亦與之相適應,保持著與外界環境的統一。

陰陽五行學說對臟腑的功能、特性、相互關係作了深刻的揭示。就陰陽而言,臟屬陰主里,腑屬陽主表,腎與膀胱、肺與大腸等都具有陰陽表裡的配合關係。五髒的主要功能是「藏精氣而不瀉」(《素問.五臟別論》),即貯藏精氣,勿使外泄;六腑的主要功能是「傳化物而不藏」(《素問.五臟別論》),即受盛和傳化水谷,排出糟粕。就五行而言,金、木、水、火、土歸屬五臟,如根據木性能曲能直,喜升發,而肝藏血,主疏泄,喜條達,惡郁滯,類比推理出肝屬木。同樣的道理,推演出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根據五行相生相剋的規律,五髒的相生為肝生心,心生脾,脾生肺,肺生腎,腎生肝;五髒的相剋為心克肺,肺克肝,肝克脾,脾克腎,腎克心。生克正常為生理現象,反常則為病理現象。藏象的陰陽五行模式,絕不是玄虛臆測的理論,而是為歷代醫家反覆實踐所證實了的,因此具有科學的內涵。

在醫療中的應用

藏象學說貫穿到中醫學各個領域,成功地指導了中醫的實踐。就診斷而言,所以能運用診法了解病位之所在,分辨病邪之屬性,把握臟氣之虛實,關鍵是通過疾病的外在表現,聯繫臟腑、經絡、組織器官的相關情況,加以分析歸納而得到的。如「目赤腫痛」,多系肝火為患,這是因為「肝開竅於目」,肝火上炎就會發生目赤腫痛。這對於從「象」來了解臟腑的虛實及功能活動,明確疾病的癥結所在,從整體上決定治療都是很有意義的。就治療而言,由於臟與腑的功能特點不同,發生病變時,治療大法各異。一般而言,五臟是主貯藏精氣的,其有病往往表現為精氣不足,如心氣虧虛、腎精虧損等,見證以「虛」為主,常用補法,六腑則主受盛與傳化水谷,見證以傳化失常為多,如食滯胃熱結大腸等,常用通法,所以有「六腑以通為用」的說法。根據臟腑相互資生、相互為用的關係,調治某髒的虧損,往往涉及到與之相關的他臟,如肝陰虧損,在益肝陰的同時,可以運用滋腎的藥物,肝屬木,腎屬水,稱之為「滋水涵木」。根據臟腑相互的配屬關係,邪熱痰濁等病邪壅阻某臟之實證,可以通過瀉其相關的腑的辦法尋求出路,如痰熱壅肺可以通下大腸,心經熱盛可以清利小腸等。雜病儘管病證紛繁複雜,但離不開臟腑功能的失常與臟腑相關的氣、血、津液的生成不足或代謝失常,所以雜病常用臟腑辨證,熱性病常用六經辨證三焦辨證衛氣營血辨證。六經辨證是以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六經的名稱來概括不同的病證,其實質離不開所屬的經絡與臟腑,如太陽病,主要反映足太陽膀胱經和腑的病變等。三焦辨證是根據熱病不同階段臟腑病變的重心及其傳變關係而確立的,上焦主要反映心、肺的病變,中焦主要反映脾、胃的病變,下焦主要反映肝、腎的病變。衛氣營血辨證是熱病的又一種辨證方法,衛、氣、營、血代表熱病發展過程中四個不同階段,反映其傳變的客觀規律,衛分證主要指肺與皮毛的病變,氣分證則以胃腑病變為多,營分證涉及到心與心包血分證又以心及血脈病變為多。所有這些辨證方法,其內在聯繫就是臟腑經絡,由此可見藏象學說對指導臨床的重要性之所在。

現代研究

藏象學說是中醫學理論體系的核心部分,含有極豐富的內容。但是,從其基本特點及其發展所處的歷史條件來看,總以直接觀察為手段,以經驗材料的積累為基礎,故其理論樸素,說理欠透,對人體各種生理現象和病理過程的內在聯繫和內部規律的認識都有待深入。由於藏象學說所指的臟腑,已不是一個單純的解剖實體,因此對藏象的現代研究具有相當的難度。近30餘年來,運用現代科學技術,通過臨床觀察和動物實驗等途徑,對藏象加以探討,對藏象理論進行多途徑的研究和探索,取得了一定進展。如腎的研究主要從內分泌免疫功能能量代謝植物神經功能等方面進行探討。其中關於腎陽虛的實質,許多研究者經過多次實驗,比較一致地觀察到:當腎陽虛時24小時尿17-羥排泄量減少,丘腦垂體腎上腺皮質功能低下,血T細胞比值、玫瑰花瓣試驗與淋巴母細胞轉化試驗的降低;紅細胞糖酵解作用減慢,能量獲得減少。一些研究者還對腎與耳、腎與骨的聯繫及其物質基礎、腎與微量元素的關係等作了探討。又如有些研究的結果表明,中醫學的「脾」是以消化系統為主的多系統的功能綜合單位,脾虛病人主要可表現為消化功能障礙,有些脾虛患者在刺激情況下,唾液澱粉酶活性下降。關於脾與植物神經系統的關係,一些研究表明,脾虛時植物神經功能紊亂,主要表現為交感神經功能偏低,副交感神經偏亢,以及交感與副交感神經的應激能力低下。一些研究還表明,脾與免疫功能、內分泌系統均有關係。這些研究對促進藏象學說的發展,進一步指導臨床實踐,都是很有意義的。

臟象相關條目

身形臟腑組織

臟腑功能及其關係

體表部位

參看

關於「臟象」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給臟象條目的留言

--114.246.166.10 2015年4月29日 (三) 12:40 (CST)

留言:

藏象學說是關於臟器的象的學說。

錯誤觀念:藏象學說是關於內臟與其外部表象的學說。

比如:肝有病了,要考慮腎。因為肝的象是木,腎的象是水,而水生木。這裡沒有肝的外部表象『眼』和腎的外部表象『耳』的事兒。

當然,象的學說,也包括外象,但是藏象學說不能單指內臟和外象。

關鍵是根本概念不能錯。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