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明代醫學家傳記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明代醫學 >> 明代醫學家傳記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一、戴思恭

戴思恭(1324~1405),字原禮,號肅齋,婺州浦江(今屬浙江諸暨縣)人,家世業儒,並數世業醫。父戴士堯(1307~1349)是文學家戴良之兄。早年棄儒學醫;弟思溫,字原值,號益齋,亦以醫名。元至正三年(1343),戴士堯攜子思恭、思溫至義鳥,投丹溪門下學習。戴氏還從羅知悌學過醫。

洪武間,以太醫院石逵薦,入為御醫。受朱元璋賞識,授迪功郎、正八品御醫,建文初,升任太醫院使。永樂元年(1402),乞歸,奏章四上,方准其請。

戴氏臨證,辨證細,用藥准,著有《秘傳證治要訣及類方》、《本草摘抄》、《類證用藥》;《推求師意》、校補有朱丹溪的《金匱鉤玄》等。《秘傳證治要訣及類方》刊於1443年,以論述內科雜病證治為主。

《推求師意》為闡發丹溪未盡之意而作,原無刻本,嘉靖中汪機得之,為汪氏弟子陳桷校刊,書名為汪氏所題。凡2卷。

《金匱鉤玄》,朱丹溪撰,戴氏作了訂正和校補,約成於1358年,凡3卷。

戴氏尊丹溪,對六郁辨證及治法,都很精審。指出傳化失常是致郁關鍵,在郁證中又以中焦致郁居多,深化了丹溪六郁之說。戴氏對劉完素張子和李東垣諸家說,俱深入鑽研,擇善而從,不拘一家,無門戶之見。

二、王履

王履(1332~1391),字安道,號畸叟,又號奇翁、抱獨山人。江蘇崑山人,著有《醫經溯洄集》1卷、《百病鉤元》20卷、《醫韻統》100卷,以及《小易賦》、《十二經絡賦》等。惟《醫經溯洄集》行世。洪武四年(1371)至長安,任秦王府良醫正10餘年。1383年,登華山巔,繪華山風景畫40幅,寫詩150首,畫現存放富博物院。

《醫經溯洄集》,撰於1368年,載醫論21篇。書名溯洄,寓推溯醫源義,探討《內經》、《難經》、《本草經》、《傷寒論》及歷代諸家之作,提出不少獨見。

王氏對傷寒溫病之辨頗精,謂溫病是「感天的惡毒異氣」而致,「溫暑及時行寒疫溫瘧風溫溫毒,決不可以傷寒六經諸病為通治」。

王氏對宋以來傷寒397法之說提出異議,認為應把《傷寒論)作方法論讀,「讀者當活法,勿拘執」。這是一個重要思想。

王氏評論以往醫家,每有創見。其論「外感法仲景,內傷宗東垣,雜病主丹溪」等,為學醫者之標的,至今醫界多所遵循。

子伯乘永樂中以醫鳴於兩京,無嗣,傳其秘於婿沈仲實。仲實孫承先,亦善醫,安道有徒許諶,字元孚,諶婿太倉陶治,傳其業。

三、熊宗立

熊宗立(約1415~1487),一名均,字道軒,自號勿聽子,建陽(今福建建陽縣)人。從劉剡學醫卜術,推崇五運六氣之說,著述甚豐,日本醫生真長蘭軒曾從其學。

著有《名方類證醫書大全》24卷(1447)、《黃帝內經素問靈樞運氣音釋補遺)1卷,《勿聽子俗解八十一難經》(又名《新編俗解八十一難經圖要》)7卷(1438),《傷寒運氣全書》(又名《傷寒活人指掌圖論》)10卷(1458),《醫學源流》1卷,《增補本草歌括)8卷,《山居便宜方》16卷,《備急海上方》2卷,《婦人良方補遺大全》1卷,《類證注釋錢氏小兒方訣》,注有宋代陳文中小兒病源方論》10卷。

四、韓懋

韓懋,(1441~1522?),又名白自虛。字天爵,號飛霞子,人稱白飛霞。正德間,武宗賜號抱一守正真人,四川瀘州人。出身官宦之家,因生來孱弱,父母多病,科舉失利,遂學醫。曾師辜其表鼻華恆岍、金華王山人、武夷仙翁黃鶴老人,又得峨眉高人陳斗南秘術。醫術精湛,遊走半天下。

韓氏通易,尊《素》、《難》如六經,認為丹溪「能集名醫之大成」。著有《韓氏醫通》2卷,《楊梅論治方》1卷;《海外奇方》等,現僅存《韓氏醫通》,是一部少而精之作。

韓氏重脾胃中和之氣,所制三子養親湯黃鶴丹等。藥僅二、三味,功效顯著,至今為臨床喜用。

五、王倫

王倫(1453~1510)。字汝言,號節齋。先世居陝西銅川,五代時遷居浙江慈溪。出生於官僚家庭。1484年舉進士,歷官禮部郎中、廣東參政、湖廣右布政使、副都御使、湖廣巡撫。因父病精醫,兄經,進士,亦知醫。王氏從政期間,堅持醫事活動。

著有《明醫雜著》6卷、《本草集要》8卷、《醫論問答》、《節齋胎產醫案》、《節齋小兒醫書》等。

王氏在醫理上主張,「宜專主《內經》,而博觀乎四子」。認為仲景、東垣、河間、丹溪四子之書「各發明一義」,博觀乎四子之學,「斯醫道之大全矣」。

六、汪機

汪機(1463~1539),字省之,號石山居士。安徽祁門人。幼習舉子業,屢試不第。因母病究心醫學,遂棄儒學醫。父汪渭,字公望,當地名醫,著述甚多,有《醫學原理》13卷(1519),《讀素問鈔》3卷、補遺1卷(1519),《運氣易覽)(1519)、《傷寒選錄》8卷、《補訂脈訣刊誤》2卷(1523)、《外科理例》8卷(1513)、《痘疹理辨》2卷(1531)、《針灸問對》3卷(1532)。編輯有戴原禮《推求師意》。生賓士驗由弟子陳桷(字惟宜)編成《石山醫案》4卷(1519)。汪氏還編有《本草會編》20卷,已佚。

汪氏宗《內經》、《難經》,強調治病以調補氣血為主,尤重理氣

外科治療中,強調「外科必本於內,知乎內以求乎外」,應以補元氣為主,以消為貴,以托為畏,對外科發展有較大影響。

針灸上本《素》、《難》,認為針能治有餘之病不能治不足之病;灸有補無瀉,針有瀉無補。

汪氏治病、效驗著著,聲名很高。

七、薛己

薛己(1487~1559),字新甫,號立齋。吳郡(今江蘇蘇州市)人。父薛鎧,字良武,府學諸生,弘治中以明醫征為太醫院醫士,以子已故贈院使。治疾多奇中,以兒科及外科見長。薛氏得家傳,原為瘍醫,後以內科擅名。1506年,薛已補為太醫院院士;1511年,經外差初考考滿,升任吏目;1514年,升御醫;1519年,任南京太醫院院判;1530年,以奉政大夫南京太醫院院使致仕。薛己離職後,不辭辛苦,常遠到嘉興、四明、下堡、橫金等處行醫。薛氏勤於著述。

薛氏著述大致有三類,一類是他自己的著述,有《內科摘要》2卷,《婦科撮要》2卷,《過庭新錄》(一名《保嬰金鏡錄》)1卷,《外科發揮》8卷,《外科新法》7卷,《外科樞要》4卷,《正體類要》2卷,《口齒類要》1卷,《癧瘍機要》3卷,《外科經驗方》1卷。《內科摘要》是我國第一次以內科命名學科及書名者。《癧瘍機要》是麻風專著;《正體類要》是正骨科專書;《口齒類要》是口腔和喉科專著,都是現存最早的專科文獻。

第二類是經他校注和增補的著作,有宋代陳自明婦人良方大全》24卷、《外科精要》3卷;宋代錢乙小兒藥證直訣》3卷;宋代陳文中《小兒痘疹方論》1卷,王綸《明醫雜著》6卷;倪維德原機啟微》3卷;薛鎧《保嬰撮要》20卷。薛氏校書,常附以己見和醫案。如對《婦人大全良方》,增加候胎瘡瘍兩門,附有個人治驗和方劑,對《原機啟微》,也有增補。

第三類純屬校刊性質。有滑壽十四經發揮》3卷,杜本敖氏傷寒金鏡錄》1卷,徐用誠《本草發揮》4卷,陶華癰疽神秘驗方》1卷。

薛氏重視脾胃與腎命,主張人以脾胃為本,臨證多用甘溫益中、補土培元等法。

八、萬全

萬全(1495~1580),又名全仁,字事,號密齋。湖北羅田人。祖籍豫竄(今江西南昌市)。祖父杏城,以幼科聞名鄉里。父菊軒,因兵荒定居羅田大河岸,以幼科名,「遠近聞而頌之」。萬氏因科舉失意,乃矢志醫學。

萬氏廣納前人經驗,繼承家學,著書立說,撰有《保命歌括》35卷,《傷寒摘錦》2卷,《養生四要》3卷,《內科要決》3卷,《幼科發揮》4卷,《育嬰秘訣》4卷,《痘疹心法》23卷、《片玉新書》5卷,《片玉疽疹》13卷,《廣嗣紀要》16卷。合為《萬密齋醫書十種》,凡108卷,70餘萬字。此外,有手秒墨本10餘種,現存有《萬氏外科心法)、《酒病點點經》、《萬氏秘傳眼科》,並收集到刊本《痘疹歌括》和《幼科指南》。

萬氏以兒科及婦科見稱。兒科宗錢乙,重小兒護養和疾病預防,辨證強調四診兼顧,治方重視脾胃。家傳方中的牛黃清心丸玉樞丹安蟲丸等,有良效,有些至今為臨床習用。

九、高武

高武,生卒年月不詳,約生活於十六世紀。號梅孤,鄞縣(今浙江寧波)人,喜讀書,天文、律呂、兵法、騎射無不嫻習。嘉靖間,中武舉,以策幹當路,因不合棄歸。晚年研究醫學,尤長針灸。著《針灸聚英》4卷(1529),《針灸節要》3卷(1537),《痘科正宗》4卷,還有《射學指南》、《律呂辨》、《發揮直指》等。

高氏為訂正穴位,親制針灸銅人模型三具,男、女、童子各一,在針灸史上針灸史上是少見的。

十、李時珍

李時珍(1518~1593),字東璧,晚號瀕湖山人,蘄州(今湖北蘄春縣)人,生於世醫之家。祖父為鈴醫。父李言聞,字子郁,號月池,當地名醫,曾封太醫院吏目,著有《四診發明》、《奇經八脈考》、《蘄艾傳》、《人蔘傳》、《痘疹證治》等。兄名果珍。李氏14歲中秀才,三次赴武昌鄉試未中,遂專志於醫。

李氏博學多藝,鄉試失利後,從理學家顧日岩處學過經學。上自經典,下及子史百家,靡不閱覽,對理學有很深造詣。李氏承家學,閱讀醫書,教授生徒,為貧民治病,多不取值。1548年,治癒富顧王朱厚之子,被聘為楚王府奉祠,掌管良醫所,被薦為太醫院判。

1552年,李氏開始搜集材料,為編著《本草綱目》作準備。李氏編著《本草綱目》,以宋代唐慎微證類本草》為藍本,集唐、宋諸家本草之精萃,益金、元、明各家藥藉之不足、繼承我國本草研究的傳統,獨闢蹊徑,把本草學推向一個的高峰。

李氏的學術思想和研究方法很有特色,達到一個新水平。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以自己的實踐經驗為基礎,改善了古代科學方法,積累了科學研究的新經驗。李氏成功地運用了觀察和實驗、比較和分類、分析和綜合、批判繼承和歷史考證方法。

觀察和試驗是本草藥研究的基本方法。李時珍對藥物採用親自採集、仔細觀察,以得其真的方法,獲得很大成功。分類是科學研究的重要任務,分類使藥物研究體系化,關鍵還是如何確立分類的標準。李時珍打破本草學沿用已久的上中下三品分類法,建立了三界十六部分類法,使分類體系更為科學化。

除三界十六部分類法,他還在陶弘景主治藥分類法基礎上,建立了更完善的百病主治藥分類法,創立了藥物歸經分類法。

李時珍為弄清每味藥物,提出釋名、集解、辨疑、正誤、修治、氣味、主治、發明、附方八項任務,這八項不是每味藥全有,有的五項、六項不等。實際上是對每味藥既作出系統分析,又進行了全面綜合,而在分析基礎上,又作了高度概括和綜合。

批判繼承和調查研究是李時珍研究的重要方法。他研究每味藥,總是先參考諸家本草,考核諸家異同,用自己觀察試驗結果,加以參證:《本草經》中只載枸杞之名,未言明藥用部位;《名醫別錄》指出根大寒,子微寒;《藥性論》謂枸杞甘平、子、葉皆同,《本草衍義》說枸杞是梗皮,李時珍說:「竊謂枸杞:苗、葉,味苦甘而氣涼;根,味淡氣寒;子,味甘氣平,氣味既殊,則功用當別。此後人發前人未到之處也」。李氏經過研究,在批判繼承的基礎上,推陳出新,「發前人未到之處」,這種精神,貫穿於他的全部研究活動中。

李氏躬親實踐,廣泛向勞動人民學習,注意調查研究,是他又一重要研究方法。薟一藥,眾說紛壇,有謂似酸漿,有說為蒼耳,有曰即地菘;李氏經過廣泛徵詢,聚諸草諦視,得出薟即豬膏母之確論,他從京師還,見車夫用旋復花跌打損傷,遂肯定其益氣續筋,補勞損之功。鄰家小兒食積,偶取羊食之,歸而大吐愈,李氏因此首載此品種入本草。他從獵戶口中知虎骨強志壯神之功能;從菜農處明確芸苔即油菜,從工人處學得防止採礦中毒之法,山人、漁翁、農夫、皮匠、獵戶,都是他的老師,使他從調查研究中獲益非淺。

歷史考證方法是李氏常用的科學方法。通過文獻考柬,《本草綱目》中記載了來自天竺、大食、南洋、胡人、蕃人及由梵文、佛經中得到的醫藥知識。經過歷史考證,指出「按《本經胡麻亦名巨勝,《抱朴子》雲,巨勝一名胡麻,以黃麻於及大藜子偽為胡麻,誤而又誤矣,不可不辨」。

李氏主張人定勝天,通過以上研究方法取得的成果,使他更加堅定了這一信念,認為藥性不是固定的,可用人工方法改造其自然性能。藥性下沉者,用酒引之使其升;升浮者以咸寒藥引之使降,李氏昭示迷信神仙說之誤,批判服食飛升舉之謬,服金銀,為賴水谷血肉之軀所不堪,「求仙而喪生,可謂愚也矣」。居住水中,步履水上,是邪說;服食成仙「誤食之罪,通乎天下」,藥物「治病可也,服食不可也」。

李氏治學嚴謹,對未知事物,常用「未審然否」?「亦無所詢征,妨附於子,以俟博識」,作為結語。

1578年,《本草綱目》撰成。1580年,李氏赴太倉訪王世貞求序。李氏歿後,方得刊行。書印行後,節譯成全譯成日、朝、拉丁、德、英、法、俄諸種文字,流行全世界。英.李約瑟說:「明代最偉大的科學成就是李時珍的《本草綱目》」。《瀕湖脈學》1卷,撰於1564年。李氏強調四診合參,反對單以脈診決病。至於論脈,將24脈分為七表、八里、九道,把浮、大、數、動、滑劃為陽,沉、短、澀、弱、微劃為陰。

《奇經八脈考》,約撰於1577年,1卷。本書考證歷代文獻,對奇經循行和主病,詳加說明,且附已見。

李氏臨證,推崇張元素,重辨病證,立法嚴謹,用藥得當。治療時,或化裁古方,或自組新方,或用民間單驗方,多有良效。

李氏提出命門在兩腎之間,為趙獻可所發揮;指出「腦為元神之府」,肯定腦為全身中樞的功能。尚著有《命門考》、《集簡方》、《白花蛇傳》、《脈訣考證》等,已佚。《綱目》一書,乃父乃子及弟子龐鹿門均參與編寫,次子建元為書繪圖,可謂以李時珍為主的集體著作。

十一、徐春甫

徐春甫(1520~1596),甫一作圃,字汝元,號東皋,又號思敏、思鶴。祁門(今安徽歙縣)人,出身於詩書之家,父、祖俱業儒。早年攻舉業,因苦學失養,體弱多疾,遂改攻醫,師事當地醫家汪宦。宦深研《內經》,針對王冰注,寫有《醫學質疑》一書。

徐氏著有《古今醫統大全》100卷,《醫門捷徑》(又名《醫學入門捷要六書》或《醫學入門捷徑六書》)6卷。《古今醫統大全》中的《內經要旨》、《婦科心鏡)、《螽斯廣育》、《幼幼彙集》、《痘疹泄密》等,都曾單獨印行。

徐氏居京師,任職太醫院,治病以救人為先,是一位關心醫德建設的醫家。

徐氏是我國民間醫藥學術團體——「一體堂宅仁醫會」的發起人和創辦者,對推動醫學發展,開展學術交流起著一定作用。

十二、龔廷賢

龔廷賢(1522~1619),字子才,號雲林山人,又號悟真子。江西金溪人。父龔信,字西園,一說字瑞芝,任職太醫院,撰有《古今醫鑒》8卷。廷賢幼攻舉業,後隨父學醫。他承家學,又訪賢求師,醫名日隆。曾任太醫院吏目。1593年,治癒魯王張妃臌脹,被贊為「天下醫之魁首」,並贈以「醫林狀元」扁額。

龔廷賢著有:《種杏仙方》4卷(1577)、《萬病回春》8卷(1587)、《復明眼方外科神驗全書》6卷(1591)、《雲林神彀》(1591)、《魯府禁方》4卷(1594)、《壽世保元》10卷(1615)、《小兒推拿方脈全書》3卷(1604)。尚有《醫學準繩》4卷、《經世全書》8卷,《痘疹辨疑全幼錄》3卷,《本草炮製藥性賦定衡》13卷等。亦託名為龔氏所撰。

上述著作中。《萬病回春》和《壽世保元》流傳最廣。

《小兒推拿方脈全書》,介紹各種推拿手法及所主病證,附有插圖。

龔信《古今醫鑒》是在龔廷賢協助下並加以補充而成的。弟廷器、侄懋官均業醫,都任過醫官。襲氏著作淺顯實用,傳入日本、朝鮮等國。

十三、方有執

方有執(1523~1593),字中行(一行仲行),號九龍山人。安徽歙縣人。兩番以中風、傷寒、喪妻,五次以中風殤子,遂發憤學醫。著《傷寒論條辨》8卷,後附《本草鈔》1卷、《或問》1卷、《痙書》1卷(1592)。

方有執一生篤志《傷寒論》研究,推崇張仲景,認為,因年代久遠,經王叔和編次,原文次序有改變,再經成無己注釋,又多更竄,錯簡益多,扦格難讀。須重新整理編排,恢復《傷寒論》原貌。因此稱方氏所開創的流派為錯簡重訂派。

十四、楊濟時

楊濟時(1522~1620),字繼洲。三衢(今浙江衢縣)人。世醫出身。祖父曾任職太醫院。繼洲幼業舉,因厄於有司,由儒入醫。嘉靖三十四年(1555)被選任侍醫,隆慶三年(1568)進太醫院聖濟殿,直至萬曆,三朝任醫官達46年。醫跡遍及閩、蘇、冀、魯、豫、晉等地。在家傳《衛生針灸玄機秘要》基礎上,博採眾書,參以已驗,編成《針灸大成》。

《針灸大成》為繼《內經》、《甲乙經》、《銅人》之後,對針灸理論及臨床又一次進行了總結。

楊氏具有豐富臨證經驗,學術主張很有特色。認為治病,針、灸與藥缺一不可,楊氏重視經絡學說,以之指導辨證取穴,提出「寧失其穴,勿失其經」,這樣才能使「穴無不正,疾無不除」。在操作上,強調「巧妙玄機在指頭」,重視補瀉手法,將前人針刺14法概括為12字手法,即「爪切、指持、口溫、進針指循爪攝、針對、指搓、指捻指留針搖和指拔」。後又簡化為下針8法:揣、爪、搓、彈、格、捫、循、捻。楊氏倡透穴針刺法,介紹了燒山火透天涼蒼龍擺尾、赤風搖頭、龍虎交戰龍虎升降、馬午補瀉等手法。

十五、繆希雍

繆希雍(1546~1627)。字仲淳,號慕台,原籍海虞(今江蘇常熱),後遷金壇。父尚志,兄昌期以東林黨禍斃於獄。繆氏牽連在東林黨內,輾轉逃避,移居金壇。繆氏性耿直,有豪氣。曾師事司馬大復,與不少名醫來往。

著有《神農本草經疏》3卷(1625),《先醒齋醫學廣筆記)3卷(1622),尚有《續神農本草經疏》、《方藥宜忌考》、《仲淳醫案》、《本草單方》等。

《先醒齋醫學廣筆記》由弟子丁長孺輯錄,語簡法備,切於實用,涉及內、外、婦、兒諸科,多有獨到見解。其中吐血三要法,尤為後世重視,至今用於臨床。

繆氏深究藥物炮製,謂湯、散、膏、液、丸之作用不同。同為酒漬,有的須酒浸以助其力;有的須細銼,煮酒密封,漸收其效。同為丸藥,麵糊取其遲化直下焦半夏南星薑汁稀糊取其易化,煉蜜丸取其遲化氣經絡,臘丸難化,意在遲取效。他還認為藥物隨土地變性,用藥當詳察。

繆氏斥五運六氣之謬,非醫學治病之書,無益於治療。《祝醫五則》則為醫德重要文獻。

十六、吳昆

吳昆〔1551~1620),字山甫,號鶴皋,自號參黃子。安徽歙縣人。出身儒門,祖父元昌、父之韜,「俱修德而隱者」。叔祖吳正倫,堂叔吳行簡,俱當地名醫,15歲考舉人未中,「投舉子筆,專岐黃業」。家藏醫書頗豐。吳氏「日夕取諸家言遍讀之」,隨邑人余午亭習醫,漸有成,余勉其出遊。遍歷三吳、江浙、荊襄、燕趙等地,師醫道賢於己者,由是醫學大進,兼之熱心治病救人,聲名很快傳播開來。

吳氏著有《醫方考》(1584)、《脈語》2卷(1584)、《黃帝內經素問吳注》24卷(1594)、《針方六集》6卷(1618)。另有《十三科證治》、《參黃論)、《藥纂》、《砭考》,已佚。

素問吳注》對《素問》進行疏解,先簡述大意,再分段注釋。取譬形象,說理透徹,密切聯繫臨床,深受歡迎。

《醫方考》系方書,按病證分門,每門下收方若干首,共收方劑700餘首。《脈語》闡述了取脈方法、三部九候生理病理脈象、婦女小兒脈象特點等。對太素脈持批判態度。明確規定了病案書寫格式。《針方六解》強調針藥並行。

十七、武之望

武之望(1552~1629),字叔卿,自號陽行山人。陝西臨潼人。祖籍陝西白水,萬曆十六年(1588)中解元,次年中進士。歷任安徽霍丘、江蘇江都知縣,吏部考功主事,太常寺少卿,山東按察司副使,吏部考選司主事、大理寺右少卿等。

武氏早年留心醫學,師事從叔武帶川,1600年「忤當路」免職,對醫學興趣更濃。1606年春,里中疫氣盛行,以管《保赤全書》治法,按方投劑,旬日間所活近百,深受鄉里讚揚。

武氏撰有:《濟陰綱目》5卷(1620)、《痘科類編》、《濟陽綱目》108卷(1626),尚有《慈有綱目》、《醫幟》、《海防疏》、《雞肋篇》等。武氏有「關中鴻儒」之稱,酷愛詩文,學問經濟為人稱道。現存《游溫泉》、《登驪山觀虎斑石》2首,是詠贊臨潼佳山麗水之作。

十八、王肯堂

王肯堂(約1552~1638),字宇泰,一字損仲,號損庵,自號念西居士,江蘇金壇人。祖父王皋,父王樵,均進士。王皋任過知府,遷山東按察副使,王樵官至刑部侍郎,右都御使。1579年,王肯堂鄉試中舉;1589年,中進士,同年選為翰林檢討,備員史館4年。1592年授檢討,因上書抗禦倭寇事,被誣以「浮躁」降職,引疾歸,1606年,又補為南京行人司副;1612年,轉任福建參政。

王氏因母病志於醫。1570年,妹瀕死,經王氏治癒。由是延診求方者,庭戶常滿。父王樵以為害舉業,戒止之。罷歸後,復肆力醫學。王氏交遊甚廣,1579年秋,遇繆仲淳于白下(今南京),友誼頗篤。王氏與來華傳教士利瑪竇有交往,探討過歷算。王氏興越廣泛,與郭澹論數緯,與董其昌論書畫,與曾柏大師論參撣,對他改善知識結構,開展醫學研究是有益的。

王氏著有《證治準繩》44卷,《醫論》4卷,《醫辨》4卷,《胤產全書》1卷,《醫鏡》,輯有《古代醫統正脈全書》,含書44種,由吳勉學校刊,王氏所著《郁岡齋至麈》(1602),為讀書見聞扎記,有十之三、四為醫學內容,並記述有他與利瑪竇的交往,此外,還撰有《〈尚書〉要旨》、《〈論語〉義府》、《律例箋釋》等。

十九、陳實功

陳實功(1555~1636),字毓仁,號若虛。崇川(今江蘇南通市)人,幼年多病,少年開始究心醫學,專事外科40餘年,著《外科正宗》12卷(1617),搜集有唐以來外科驗方,結合自身臨證經驗寫成。

陳氏醫德高尚,對醫德建設十分重視。所寫「醫家五戒十要」,對醫生提出嚴格要求,制定了全面的醫德規範體系,如不計較診金,對貧富患者一視同仁,勤學醫術,精選藥物等,至今仍有重要意義。

二十、吳有性

吳有性(1561~1661?),字又可。吳縣(今江蘇蘇州)洞庭東山人,明代多次溫疫流行,是推動吳氏研究溫疫的客觀動因。當時醫學界「守古法不合今病」、「以今病簡古書」,以致投劑無效的現象,強有力地推動他思考,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使他決心探索溫病。瘟疫流行,「時師誤以傷寒法治之,未嘗見其不殆也」,有因失治不及期而死者,有妄用峻補、攻補失序而死者。有醫家見不到,急病用緩藥、遷延而死者,「比比皆是」,使吳氏痛心疾首,於1642年寫成《瘟疫論》。

《瘟疫論》中所載傳染病、包括傷寒、感冒瘧疾、痘疹(水痘天花)、絞腸痧(霍亂)、疙瘩瘟(腺鼠疫)、蝦蟆瘟(腮腺炎)、大頭瘟、探頭瘟、大麻風、鼠痿(頸淋巴結核)、流火丹毒目赤腫痛(眼結膜炎砂眼)、病發黃(肝炎黃疸)、斑疹咽腫、瘡疥療腫等,內容廣泛,是他親歷瘟疫流行,臨床經驗的總結。

《瘟疫論》是中醫發展中一次重大突破,為以後溫病學派開闢了道路。他的創新精神受到廣泛讚揚。吳有性實際上已走到細菌病原說的面前,他所謂的戾氣,有質、有特異性、有偏中性、有特殊致病性,只須沿著它再前進,尋找出這種物質本體,便會作出歷史的突破。一則受當時物質技術條件的限制,二則受傳統思維方式的影響,他的後繼者們在這方面部明顯退步了。

吳氏尚有《傷寒實錄》,已佚。又有《溫疫合璧》系清代王嘉謨在吳氏原著基礎上,增刪補輯而成。

二十一、張介賓

張介賓(1563~1640),字會卿,號景岳,又號通一子。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原籍四川綿竹,其先於明初軍功世授紹興衛指揮,遷浙江會稽。父張壽峰為定西侯客,14歲隨父進京,學醫於京畿名醫金英(夢石),得其傳,青年時期未以醫為業,從軍。因無成就,返京師,專心子醫術。張氏醫名噪京師。「時人比之仲景、東垣」。

張氏早年崇丹溪陽有餘陰不足之說,中年後,以《內經》「陰平陽秘,精神乃治」為據,並受張元素影響,轉而抨擊丹溪,「醫法東坦、立齋」。受王冰影響,並發揮說命門之火為元氣,腎中之水為元精。無陰精之形,不足以載元氣,提出陽非有餘,真陰亦常不足之說,成為溫補派主要人物之一。

張氏著有:《類經》32卷,《類經圖翼》11卷,《附翼》4卷,《景岳全書》64卷,另有《質疑錄》1卷,有人疑為偽托。

在診斷治療思想上,張氏強調辨證論治、辨證求本。張氏提出二綱、六變之說,二綱指陰陽,六變指表裡虛實寒熱,抓住六變,才能掌握病本。張氏認為「諸病皆當治本」,治本是最重要的治療。張氏提出的一些論點,如「藥貴專精,尤宜勇敢」,「知邪正,權輕重」;「辨虛實」;議補瀉;論逆從;活法探病;「不治之治」等,都是講辨證施治的。

張氏臨證經驗豐富,提出不少有益見解。如關於命門學說的發揮,關於問診的分析,關於煤氣中毒及其預防方法的探討,關於卒中與外感中風的辨別,關於急病的處理,關於精神心理治療的作用,關於詐病的揭露等,都富有啟迪。張介賓作為溫補派主要人物,其功不可沒;但過於強調溫補,造成流弊,亦不可辭其咎。

二十二、趙獻可

趙獻可,生活十六世紀後半期至十七世紀上半期。字養葵,自號醫巫閭子,鄞縣(今浙江寧波)人。善易而精醫;好學淹貫,醫德高尚,往來民間,人稱逸士、遊仙。子貞,字如葵。能承父業,治病不問高低貴賤,不計禮酬。

趙氏著有:《醫貫》、《內經鈔》、《素問鈔》、《經絡考》、《正脈論》、《二體一例》等,《邯鄲遺稿》由子貞整理而成。以《醫貫》流傳廣而影響大,系醫論著作。

趙氏學尊東垣、薛己,對命門學說有所發揮。「命門乃人身之君」,「乃一身之太極,無形可見,兩腎之中是其安宅。強調命門之火是人身至寶,人體生理機能所系。火強則生機壯,火衰而生機弱,火滅則人亡。趙氏認為命門之火是先天無極之火,火與真水相濟,永不相離。陰陽根系於水火,命門的水火即人體的陰陽,五行生克制化實為命門水火功能的演化,是臟腑生機所系。養身必須溫養命門之火,故推崇八味丸六味丸。趙氏之說不乏大膽想像,對後世有一定啟發,也有不少荒誕之處,為後世垢病。

二十三、李中梓

李中梓(1588~1655),字士材,號念莪,又號藎凡居士。出身官宦之家。華亭(今上海市)人。曾祖李府,字一樂,為抗擊倭寇而捐軀。伯父尚雅字伯安,號鶴匯,負異才,供弟尚兗讀書。父尚兗,字補之,號震瀛,1589年中進士,曾任職兵部和吏部。兄中立,字士強,又字正宇,號念山,曾任浙江按察,四川主考,大理寺卿右評事。兄中植,號念曾,系著名學者,兼通醫藥。侄延,原名彥貞,字我生,後改辰山。又字期叔,亦曰寒村,號漫庵。師事中梓,著有《補撰藥品化議》(一作《辨藥指南》)14卷、《醫學口訣》、《脈訣匯辨》10卷、《痘疹全書》。

李氏青年時曾應科舉,因多病且子死於庸醫,轉而習醫。著有《內經知要》、《藥性解》6卷、《醫宗必讀》10卷、《傷寒括要》2卷、《本草通玄》2卷、《病機沙篆》2卷、《診家正眼》2卷、《刪補頤生微論》4卷、《李中梓醫案》等。《診家正眼》、《本草通玄》、《病機沙豪》三書,1667年彙刊在一起,署曰《士材三書》。

李氏弟子有沈朗仲尤乘、華藻等。沈朗仲傳馬元儀,馬元儀傳尤在涇

二十四、沈之問

沈之問,生卒年不詳,生活於十六世紀。自號花月無為道人。籍里履歷俱不詳。撰有《解圍元藪》,該書乃沈氏望祖父沈恰梅、父沈史軒和他本人三代相傳之資料及臨證經驗而成。書成於嘉靖二十九年(1550),是關於麻風病的專著。該書對麻風病因、診斷、治療和預防方法提出了許多精闢見解,內容相當豐富,沈氏在學術上尊古不泥,主張「後人不可泥於紙上之語」。對方藥「隨集隨證」,「旁搜考試驗而奇異者,始錄」。治學嚴謹,對麻風的診治及病因認識作出了一定貢獻。

32 明代醫學著作 | 清代前中期醫學(1644-1840)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明代醫學家傳記」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