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疾病預測/疳證先兆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疾病預測》 >> 婦、兒科疾病先兆 >> 疳證先兆
中醫疾病預測

中醫疾病預測目錄

小兒疳證,又稱勞,是小兒慢性營養紊亂疾病,對兒童危害較大,與五臟失調密切相關。包括脾疳肺疳肝疳心疳腎疳,故其先兆也分別披露於所屬之臟……

第一節 概述

小兒疳證為小兒以脾損為主的虛勞病錢乙小兒藥證直訣》將其分為肝疳、心疳、脾疳、腎疳、肺疳等幾種。明.魯伯嗣的《嬰童百問》則補充了蛔疳等。疳證是小兒慢性營養紊亂的疾患,對患兒危害非淺,其形成機制,前賢有「疳者,干也」及「疳者甘也」之說,即點明疳證是津液乾涸為病機,過食肥甘為病因,故《嬰童百問》說:「諸疳皆脾胃之病,內之津液之所作也」。《幼幼集成.諸疳證治》亦說:「夫疳之為病,亦小兒惡候……莫不由於脾胃……有因甘肥肆進,飲食過多,積滯日久,面黃肌削而成者。」

疳證病因病機

疳證的產生無論是因營養不良,或是營養過剩,皆導致脾胃受損,運化不足,久之由於津液不生致脾陰虧耗。脾陰虧耗又產生一系列病理演變,即由於脾陰虧生熱,熱耗津液,致陰愈虧則虛熱愈熾,虛熱愈重則津液愈虧,如此脾陰虧和內熱熾互為病理因果關係,促使津液內亡,最後導致脾的傷損加劇,脾胃運化功能日減,臟腑失養,飲食不為肌膚而羸瘦虛憊,形成嚴重的營養紊亂,終於導致疳證。

第二節 先兆及阻截治療

一、脾疳先兆

早期先兆 脾疳的病機中心是脾胃紊亂,致清濁升降失司,燥濕不調,剛柔不濟。因此患兒存在脾胃虛損的先兆潛證,即症見面黃飢瘦,腹脹厭食,喜食甘香之物,脾氣怪,喜哭,舌質淡苔白膩,脈沉緩等。報標症為乾瘦好哭,喜食異物。發展下去,出現面黃肌瘦,肚大筋青,腹脹厭食,毛髮枯焦,喜吃怪食,五心煩熱,口出臭氣,小便濁,大便時干時,舌質紅,苔白膩,脈細數無力等症,則為脾疳典型徵兆。脾主肌肉脾主四肢,故脾疳的特點為肌肉羸瘦。

阻截治則 先兆潛證出現時,應平調陰陽緩補脾胃,方予參苓白朮散蓮子肉薏苡仁砂仁桔梗扁豆茯苓党參白朮、山藥、甘草。以期早日糾正,恢復平衡。出現典型徵兆時,因臟腑功能紊亂,脾胃升降失司,清濁相干,燥濕失調,寒溫混雜,病情已十分複雜,已非單純補脾所能奏效。故治療當在平補脾胃的基礎上兼以調升降,清虛熱,降濁陰。方予平脾疳湯子肉、生麥芽神曲澤瀉荷葉煨葛根、甘草。

蟲疳先兆 蟲疳屬於脾疳的範圍,由喜食肥甘而致的脾疳,容易演變為蟲疳,先兆症為流涎,睡中齘齒肛門發癢,面有白色蟲斑。治宜清熱除濕健脾殺蟲。方予連梅安蛔湯:黃連川椒白雷丸烏梅肉、生川柏檳榔。如失治即出現喜吃異物(如蠟燭頭、煤碴……),乾哭不眠,腹大如鼓,肢細如棍,面色黃白,頭髮乾枯發焦,口中流涎,精神痿靡,腹痛陣作等典型徵兆。治宜健脾殺蟲,方予化蟲丸:胡粉、鶴蝨、檳榔、苦楝根皮、白礬,體質弱者可服肥兒丸:神曲、黃連、肉豆蔻使君子麥芽、檳榔、木香

二、肺疳先兆

早期先兆 肺疳由脾疳演變而來,蓋土生金,脾與肺除有五行相生關係外,其密切相關還在於津液和氣的生成與輸布兩個方面。氣的生成主要賴於脾的運化和肺的呼吸功能,脾吸收的水谷精微和肺吸入的清氣,組成宗氣,津液的運化靠脾,而輸布則賴肺,只有脾肺功能正常,津液才能生成和敷布,故脾肺二臟在生理上相互聯繫,病理上互為影響。

肺疳由於脾肺的功能受損,二者形成病理因果關係,主要病變在氣和津液的生成及運化障礙。

肺疳的早期先兆潛證為脾肺氣陰兩虛,即除有脾疳的腹脹、食少之外,還見面白,咳嗽,午後兩顴發紅。報標症為潮熱盜汗,食少倦怠。繼續發展下去,見骨蒸潮熱咳痰喀血皮膚干皺,盜汗氣促,倦怠虛憊,肋骨串珠,胸背凸駝等,則為典型徵兆。肺疳先兆的特點為乏力少氣,潮熱盜汗,皮膚憔悴,因肺主氣肺主皮毛之故。

阻截治則 出現早期先兆潛證時,宜養肺益脾氣,方予百合固金湯百合麥冬玄參生地熟地當歸白芍、桔梗、甘草、貝母,合參苓白朮散加減。典型徵兆出現時,宜養肺陰健脾殺蟲,方予平肺疳湯西洋參、百合、黃芪、麥冬、生麥芽、白朮、神曲,山楂獺肝三七,酌加使君子、苦楝皮榧子雷丸蕪荑等。也可酌用秦艽鱉甲散鱉甲知母、當歸、柴胡地骨皮青蒿、烏梅,月華丸沙參、麥冬、天冬、生地、熟地、百部、獺肝、川貝阿膠、三七、茯苓、山藥,並加党參、黃芪、山楂肉、砂仁以顧脾。

三、腎疳先兆

早期先兆 肺與腎的關係在於水液的代謝和呼吸功能方面。腎主水液為一身陰液之根本,肺為水之上源,肺主敷布津液,故水源足則腎陰得充,所謂金生水,如肺受損不能布氣化津,上源斷給,則腎陰失濟。肺疳因肺受損,日久下汲於腎,腎虛火炎又上灼肺陰,金水不得相生,反互為耗損,終致肺腎陰虛,故腎疳的特點為肺脾腎互病,腎主水,為五臟之陰,腎又主氣,故腎疳主要病理為水、氣、陰的異常。

先兆潛證除脾、肺先兆外,還具顴赤面黑,頭昏耳鳴,潮熱骨蒸,舌質紅少苔,脈細數無力等腎陰虛症。報標症為五心發熱,顴赤面黑。如繼續發展下去,見骨細如柴,頭大頸細,毛髮稀疏,肢軟行遲,小兒出現五軟五遲(頭項軟、身體軟、口軟肌肉軟手足軟,行遲、齒遲囟門閉遲、語遲、坐遲)則為典型腎疳,腎疳的特點為骨骼病理改變:骨軟、骨遲,因腎主骨,故又稱骨疳

阻截治則 先兆潛證出現時,宜益脾滋腎,方予六味地黃湯合參苓白朮散化裁,酌加百合、百部。見典型症状時宜滋養脾腎,兼以驅蟲,方予平腎疳湯萸肉、山藥、丹皮、茯苓、澤瀉、党參、白朮、麥芽、山楂。酌加驅蟲之品,如使君子、檳榔、苦楝皮、雷丸等。

四、肝疳先兆

早期先兆 肝疳可由脾疳發展而來,多為肝脾同病,肝的疏泄有賴於脾的運化,脾運化失職則肝失濡養而疏泄失職,肝的疏泄失職包括木不疏土或木郁克土,皆易導致脾運化失司而加重肝虛,二者互為病理因果關係。又肝主升發,肝失榮肝氣不升,肝氣不升則影響於脾,導致脾胃升降失常,如是由於氣血生化源竭,致疳證愈重,因此肝疳為肝脾同病,為疳證的進一步發展。

早期先兆潛證除具脾疳的症状,如腹脹厭食,喜食異物,大便時干時稀之外,還有面色不華,急躁易怒,目干如霧等症。報標症為面色發青,目霧雀目。如繼續發展則出現肝疳的典型徵兆:雀目夜盲,濛霧生翳,爪甲不榮,面青羸瘦,青筋外露,毛髮怒直枯焦,發怒乾哭,潮熱盜汗,脈細弦,舌質紅,苔黃膩。由於肝開竅於目肝主筋,故肝疳的特點為目蒙夜盲及面青筋露。

阻截治則 出現先兆潛證時,應在健脾的基礎上輔以養肝疏肝,方予參苓白朮散合一貫煎化裁:人蔘、白朮、茯苓、山藥、砂仁、白芍、川楝子枸杞、當歸酌加山楂肉、雞內金、麥芽以及驅蟲藥,如使君肉,檳榔片、雷丸等。典型徵兆出現則宜健脾養肝柔肝,方予平肝疳湯檳榔、柴胡、白芍、山楂肉、党參、白朮、茯苓、生地、生麥芽、蟬衣羊肝一具。此外,尚應輔以驅蟲療法,目翳重者予羊肝丸:羊肝、夜明砂蟬蛻木賊、當歸以退翳明目。

五、心疳先兆

早期先兆 脾疳、肝疳、腎疳皆可發展為心疳,尤其腎疳更易演變為心疳。蓋心主火,腎主水,正常水火既濟,心腎才能協調,由於腎陰枯涸,致心火失濟而虛火上炎,上炎虛火下汲腎陰,使腎陰更虧,則虛火更旺,因此心腎互為病理惡性循環,此即腎疳誘發心疳的病理基礎。另外,心主血脈心藏神,舌為心之苗,故心疳的表現主要在血脈及口舌。

早期先兆潛證除脾疳症状之外,還具心煩、睡眠不安,口舌生瘡弄舌等症。報標症為口舌生瘡、驚惕不安。典型徵兆為面黃肌瘦,五心煩熱,驚惕不安,夜哭不眠,口瘡潰爛,吐舌弄舌,羸瘦渴飲,小溲短赤,大便干,舌質紅,舌尖干赤,脈細數。由於心開竅於舌,心主血脈,故心疳特點為心煩鼻衄,口舌生瘡。

阻截治則 出現先兆潛證時,宜養陰清心、健脾開胃,方予導赤散:生地、木通甘草梢竹葉。見典型徵兆則宜養陰清心除煩安蛔,方予平心疳湯竹葉、甘草梢、黃連、党參、白朮、蓮子、山楂肉、麥芽,酌加軀蟲劑,如使君子、榧子、蕪荑、苦楝皮、雷丸、南瓜子貫眾

六、疳證凶兆

(1)由疳證發展為五軟:頸軟、手軟、足軟、肉軟、骨軟。五遲:齒遲、語遲、行遲、坐遲、囟門閉遲,多見於腎疳後期,為勞疳的不祥信號。

(2)疳證見口腔迅速潰爛、高熱者,為走馬疳凶兆,多見於心疳及脾疳後期,預後不良。

(3)疳證見目霧生翳,角膜潰瘍者,最終導致目盲危險,為肝疳凶兆。

(4)疳證出現喀血、盜汗、潮熱、虛羸為肺疳凶兆,系肺疳證轉為肺勞的標誌。

(5)疳證如出現痴呆、弄舌、喜笑是智力發育受到影響的徵兆,為腦疳信號,臨床上五臟疳皆可發展至腦疳。

32 驚風先兆 | 麻疹先兆 32
關於「中醫疾病預測/疳證先兆」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