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疾病預測/音聲預兆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疾病預測》 >> 先露症状預兆學 >> 音聲預兆
中醫疾病預測

中醫疾病預測目錄

音聲為諸種疾病的信號,發音異常尤為內分泌疾病的預兆。更應注意,音聲異常可為臟精欲絕的惡兆,琴將壞時,其聲亦敗,臟腑將絕時,其聲必碎……

第一節 音聲預兆的理論基礎

音聲的變化是重要信息之一,一台機器有否毛病,靠聲音便可識別,同樣,人體的疾病也同樣可以根據音聲的變化進行預測。

我國早在公元前殷商時期對音聲致病即有所認識,如殷虛甲骨文即有「疾音、疾耳、疾言」的記載。公元前二世紀《靈樞.憂恚無言》篇即曰:「喉嚨者,氣之所以上下者也。會厭者,音聲之戶也。口唇者,音聲之扇也。舌者,音聲之機也。懸雍垂者,音聲之關也。」闡述了人體發音的結構及機制。

聲間發自於喉、喉為肺竅,乃肺所司,氣是聲源的動力,肺主出氣,腎主納氣,肺腎之氣出於喉,運於齒、舌唇,始能發音,所謂肺為聲音之主,腎為聲音之根。此外,肺為宗氣之源,「宗氣積於胸中,出於喉嚨」(《靈樞.邪客》),故宗氣的充足是音聲發源的重要條件。此外,脾胃又為中氣之所出,中氣上榮,語音始能發聲。肝主疏泄,對聲門的啟閉有一定的作用。心主血脈,氣血運行通暢,聲室得營血的濡養才能發音,因此五臟與聲音都有密切關係,五臟精氣的充盛是聲音正常的根本。

內經》重視聲音和內臟的作用,提出五聲和五臟相應,如把歌哭呼笑呻(宮商角徵羽)與脾肺肝心腎相對應,五音的特點為木聲長而高,水聲沉而低,土聲濁而重,火聲高而尖,金聲響而強,每一種音都象徵了五髒的一定特性。

此外,經絡方面和喉有直接聯繫的有:手太陰肺經循於喉(「從肺系橫出腋下」)手少陰心經「上挾咽」,足少陰腎經「循喉嚨」,足厥陰肝經「循喉嚨之後」,即肺、腎、心、肝其經氣直接貫候。另外,手陽明大腸經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之循行近於喉。奇經八脈中,任脈貫喉(「至咽喉」),沖脈出於頏顙」,沖脈、任脈「會於咽喉」。故《靈樞.邪氣臟腑病形》篇說:「十二經脈三百六十五絡,其血氣皆上於面而走空竅,其精陽氣上走於目而為睛,其彆氣走於耳而為聽」。

以上說明喉嚨與人體臟腑經絡都有密切關係,臟腑經絡疾患可反映於喉嚨,因此喉嚨音聲是預報疾病的一個重要哨所。

第二節 音聲預兆的臨床預報意義

一、音聲異常的預報意義

音聲的高低、長短、快慢對臟腑的虛實狀況皆有重要的預報意義,大抵聲宏則臟實,聲怯則臟虛,如《素問.脈要精微論》說:「言而微,終日乃復言者,此奪氣也。」指出言微而終日重複言語的為氣奪,尤其為腎虛氣奪的標誌,因腎為聲音之根,腎虛氣不能上攝,故言微而重複。此外,聲音尤能反映宗氣的狀祝,宗氣為心肺之氣,積於胸中,上走息道,與言語、聲音、呼吸的強弱密切相關,宗氣虛則言語低微而難以接續。如臨床上,胸痹(如現代醫學冠心病心肌炎後遺症)即常以言語低微,難以接續為發病先兆,故前賢「心為聲音之主,肺為聲音之門」甚是。

聲音對實證的診斷《內經》也早已有記載,如《素問.脈要精微論》曰:「聲如從室中言,是中氣之濕也。」總之,臟腑久病聲音都會發生一定的變化,如脾病聲慢,腎病聲沉,肺病聲促,心病聲高,肺病聲郁,故音聲的改變可以反映臟腑的狀況。如《金匱要略.臟腑經絡先後病形脈證》說:「病人語聲寂然喜驚呼者,骨節間病,語聲喑喑然不徹者,心膈間病,語聲瞅瞅然細而長者,頭中病。」《內經》曰:「膽病者,善太息」(《靈樞.邪氣臟腑病形》)等皆可說明。

二、音聲的凶兆意義

音聲的異常對疾病的凶危預兆很有價值。

(一)聲音嘶啞凶兆

久病聲音斯啞是不祥之兆,琴將壞時,其聲必嘶敗,臟腑將敗時,其聲必破碎。如扁鵲曰:「病人五臟已奪,神明不守,聲嘶者死。」可見久病聲音逐漸斯啞者,預後多不良。現代醫學認為聲音嘶啞是喉癌的早期信號,40歲以上,中、老年人如出現兩周以上頑固性聲音嘶啞者尤應當心喉癌的隱伏。據報導,日本腫瘤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們,用一種專門的電子儀器,通過對患者的聲音進行分析來診斷喉癌,這種靈敏的電子診斷儀,藉助電子計算機,能夠畫出聲音的頻率曲線,通過分析聲波曲線的變化,來診斷疾病,為中醫聞診的現代化提供了科學依據。此外,喉息肉等癌前期也常以聲音嘶啞為先兆症,嚴重心臟病腎臟疾患,因氣血郁滯,喉水腫,也可出現聲啞。其他,慢性炎症如喉梅毒喉結核等也常出現聲音嘶啞。

總之,聲音嘶啞的出現往往提示疾病深重預後不良,臨床醫師應引起警惕,大凡雜病發喘,久病聲啞皆危病之候,所謂聲嘶血敗是也。

(二)噦凶兆意義

噦,即呃逆,久病發噦是病深的一個重要信號。《內經》早已有噦凶兆的記載,如《素問.寶命全形》曰:「病深者,其聲噦」。《素問.三部九候論》說:「若有七診之病,其脈候亦敗者死矣,必發噦噫」。臨床上,噦出現於久病者多提示病深入臟,預後往往不良,新病聞呃,非火即寒,久病聞呃,胃氣欲絕,如舌質紅絳者,則為胃陰欲絕的徵兆。一般而言,久病咳逆預報肺絕,重病發噦預報胃氣絕。如《靈樞.終始》篇曰:「太陰終者,腹脹閉不得息,氣噫善嘔」。噦也預報腎竭,如腎虛不納,虛氣上逆,又稱脫呃,為真元大虛之凶兆,正如林佩琴所說:「虛脫呃則非大補真元,必難鎮攝也」(《類證治裁.呃逆》)。

此外,熱病極期出現噦亦為不祥之兆,如《靈樞.熱病》曰:「熱病不可刺者有九:一曰,汗不出,大顴發赤,噦者死」。其他,噦在婦產科中也有重要預報意義。如《證治準繩.雜病.呃逆》說:「產後呃逆,此惡候也,急灸期門三壯」。張景岳亦曰:「以虛羸之極或以虛損誤攻而致呃逆者,此最危之證。查其中虛,速宜補脾,查其陰虛,速宜補腎……猶恐不及則惟大補元煎右歸飲之類,斯其庶幾者也」。

現代醫學認為呃逆和中樞神經系統中毒炎症很有關係,因此常為較嚴重的臨床表現。常常出現於腦炎腦膜炎腦瘤、腦溢血、腦血栓脊髓癆癲癇狂犬病破傷風以及全身感染毒血症,如傷寒痢疾等。此外,肝、腎、功能衰竭,如肝昏迷尿毒症病人,晚期出現呃逆皆提示預後不良。

(三)失音凶兆

失音有竅閉和內奪兩種,竅閉屬實證,內奪為虛證,腎為聲音之根,肺為聲音之標,虛多屬腎,實多責肺,故竅閉多責於肺,內奪則為腎虛。失音主要對肺、腎疾患有較大的預報意義,如《素問.脈解篇》曰:「內奪而厥,則為瘖痱,此腎虛也」。內奪失音又稱為瘖,常和痱(四肢不遂)伴發,故稱為瘖痱,為腎虛重證,屬現代醫學腦血管病腦腫瘤腦膿腫神經梅毒等病的主要症状。總之,失音屬內奪的多為臟竭的不祥信號,預後多不良。如《醫學入門》曰:「內傷虛損,因瘡失音者不治,病人陰陽具絕,失音不能言者,三日半死矣。」失音在臨床上不勝枚舉,如久咳肺損出現無聲,即前賢說的:「金破碎亦無聲」,說明失音是許多臟虛的先兆。

竅閉失音主要為肺竅閉,所謂「金實則無聲」一般為外感,如《素問.氣交變大論》說:「歲火不及,寒乃大行,民病……暴瘖」。此外,孕婦失音還為胞絡脈絕之徵兆,如《素問.奇病論》說:「人有重身九月而瘖,此為何也?……胞之絡脈絕也」。

失音還須注意鑒別喉瘖舌瘖的預報意義,喉瘖多為暴啞,為外邪客肺,主要病位在肺。舌瘖,為暴瘖及漸瘖,多責之於心肝腎。因舌為心之苗,故《古今醫統》說:「久病人不語,為心氣絕者死」。如中風失語,腎虛瘖痱皆為舌瘖。暴瘖多為肺實,久瘖多為心肝腎虛,說明舌瘖多提示心肝腎疾患。正如張景岳所說:「五臟之疾,皆能致瘖……聲音之病,雖由五臟而實為心之神、肺之氣、腎之精三者為之主。」

(四)鄭聲凶兆

所謂鄭聲,是指出現於生命瀕危,精神散亂時的一種語言重複,聲音低沉,斷續難接的語聲先兆,為臟大虛之報標凶訊。如《傷寒論陽明篇提出的:「實則譫語,虛則鄭聲」即明確指出了鄭聲的本質。

鄭聲無論出現於亡陰亡陽之際,皆為危候凶兆,如伴厥冷麵白,汗出如珠,息微脈絕則為亡陽之凶訊,而面潮膚癟,膚熱舌紅氣促脈芤又為亡陰之險候。

三、發聲異常對內分泌疾患的預報意義

發音障礙能預報內分泌疾患,亦是一種早期信號。預報隱藏著的內分泌障礙,特點是聲帶檢查多未發現異常,局部治療不見效。

成年男性出現「童聲」或「女聲」應警惕性腺功能低下情況,成年男子如出現童聲,聲音尖銳,常為隱睾症。兩性人,先天性睾丸發育不全睾丸炎等疾患的預報,如因病切除睾丸患者出現聲音尖脆,應注意補充雄激素

女性出現「雄雞聲」為男性化的信號,應考慮先天性卵巢發育不良。兩性人或其他卵巢疾患,如卵巢腫瘤卵巢結核卵巢炎症等,皆可導致雌激素水平低下而致聲音改變。如因病用雄激素治療者,則須注意停藥或減量,以免引起男性化。

另外,如女性男音化,男性聲音降為低音,聲音嘶啞者,如伴有肢端肥大,局部喉結明顯突出,喉粘膜增厚,聲帶延長,喉腔變寬者,應考慮腦垂體前葉過度增生垂體腫瘤)。其他,發音如笛聲,應注意喉痙攣,考慮甲狀旁腺功能不足。

聲音低頓而沙啞,如伴有遲頓、浮腫、蒼白,畏寒應考慮甲狀腺功能不全,如粘液性水腫,病人若有甲狀腺炎及甲狀腺摘除史者,更應注意補充甲狀腺素。發音無力,如伴口渴多尿者,應注意糖尿病聲帶麻痹

此外,服用激素的人,如出現聲調異常應注意異性化傾向。如女性因患婦科腫瘤應用睾丸素出現男音,或男性因患男科腫瘤或其他疾病服用雌激素出現女音調,都應調整藥量,防止異性化。

32 嗅預兆 | 疲乏預兆 32
關於「中醫疾病預測/音聲預兆」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