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疾病預測/味預兆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疾病預測》 >> 先露症状預兆學 >> 味預兆
中醫疾病預測

中醫疾病預測目錄

「味欲」是臟腑偏勝「引味自救」的信號。「味溢」則為多種疾病的先兆,而「真臟味」更是臟機將竭的惡候……

第一節 味預兆的理論基礎

味蘊含於食物之內,是水谷之氣所化生,任何一種飲食物皆具有酸苦甘辛咸五味,屬於人體味蕾所能感應到的一種信息。飲食入體經過脾胃氣化,藏之於胃,滋養臟精,其味能隨津液上承於口,變現於外,因此通過五味的表現,可以反映內臟精氣的偏盛偏衰狀況。正如《素問.六節臟象論》所言:「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五味總分為陰陽兩類,如《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曰:「味厚者為陰,薄為陰之陽,氣厚者為陽,薄為陽之陰。」其性能為辛散、酸收、甘緩、咸軟、苦堅

味為舌的感覺,蘊源於五臟,出之於口,與臟腑密切相關。首先臟腑的精氣化源於五味,《素問.生氣通天論篇》曰:「陰之所生,本在五味」《素問.六節臟象論》亦曰:「地食人以五味……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指出五味能生臟腑之陰,是臟腑陰精的物質基礎,故《素問.五運行大論》曰:「酸生肝,苦生心,甘生脾,辛生肺咸生腎」。五味與五髒的關係雖然都很緊密,其中又與心脾的關係最為重要,《內經》曰:「五味藏之於脾,以養五氣」故脾為五味之主,人體對味的喜惡,皆通過脾變現於口,如《靈樞.邪氣臟腑病形》曰:「其濁氣出於胃,走唇舌而為味」,《靈樞.脈度》也說:「心氣通於舌,心和則舌能知五味矣……脾氣通於口,脾和則口能知五穀矣。」故心脾有病最能反映於味。

五味與五臟有著特殊的親和性,如酸先入肝,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腎,苦先入心,又如《靈樞.五味》曰:「酸走筋、咸走血、苦走骨、甘走肉、辛走氣」此外,五味對臟腑功能有著調節能力,從而保證了五臟精氣的平衡。由此說明,五味對維持臟腑的生理功能有著重要的作用,對五臟有著滋養和協調意義,共同維持著五臟精氣的動態平衡。然而臟腑對五味的選擇性又取決於臟腑功能狀態的正常與否,一旦臟腑病變,對五味的取捨能力減弱,就會導致臟腑陰陽偏盛而致病。《素問.生氣通天論篇》曰:「陰之五宮,傷在五味」,《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曰:「味傷形……氣傷於味」。說明味是形的物質基礎,是氣化的源泉,味通過氣而生形,同樣氣、形也將傷於味,偏味可以導致臟腑陰陽失調引起臟氣偏亢而致病。如《素問.五臟生成篇》所言:「多食咸則脈凝泣而變色;多食苦則皮槁而毛拔;多食辛,則筋急爪枯;多食酸則肉胝而唇揭;多食甘,則骨痛而發落,此五味之所傷也」。另外,味的偏勝不僅本臟受到影響,而且也間接地影響到所克之臟。如《素問.生氣通天論篇》所說的:「味過於酸,肝氣以津,脾氣乃絕。味過於咸,大骨氣勞短肌心氣抑。味過於甘,心氣喘滿,色黑,腎氣不衡。味過於苦,脾氣不濡,胃氣乃厚。味過於辛,筋脈沮弛,精神乃央」。尤其強調的是長期過食某一氣味,日久將會引起臟氣偏勝而產生疾患。如《素問.至真要大論》所談到的:「久而增氣,氣增而久,夭之由也。」即言某一種飲食氣味長期偏嗜後,使臟氣亢盛,破壞了五臟之間的相對平衡而致病,同樣,臟氣本身病變,對五味的需要量必然發生改變,從而形成「五臟苦欲」。所謂「苦欲」即是臟腑對氣味的喜嗜與忌惡,這是五臟力圖藉助於五味以補偏救弊的「引味自救」現象。如「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素問.臟氣法時論》)體現了五味對臟腑的作用。《靈樞.九針論篇》還記載曰:「病在筋,無食酸;病在氣,無食辛;病在骨,無食咸,病在血,無食苦;病在肉,無食甘。」是要認識到五味的兩面性,既看到對五臟有利的一面,也應看到有害的一方,從而注意到任何一種氣味,既可以治病也可以致病。有的情況下,即使正常的食味,也可誘發疾病。如《素問.熱論篇》曰:「病熱少愈,食肉則復,多食則遺」。說明由於臟氣與性味之間的動態平衡被破壞,從而導致五臟病變。

由此可見,五味對人體的生理和病理都有著重要影響,故臟腑有病可以反映於味,通過味的變化,可以了解臟腑的病變,味先兆對臟腑有著重要的預報意義。

第二節 味預兆的臨床預報意義

味,對反映臟腑的疾病是很有實踐意義的,正如《雜病源流犀燭.口齒唇舌病源流》所說:「口者,脾之竅也,能知五穀之味,又諸經皆會於口,病則口中之味隨各經而異。」《赤水玄珠.卷三.口門》說:「故臟腑有偏勝之疾,則口有偏勝之症也」。以下從味溢和味欲兩個方面的預報意義分析如下:

一、味溢的預報意義

「味溢」為口中有特別的味道,對五臟疾病有一定的預報意義。正常人口中不應有五味存在,只有當臟腑異常時才會表現出來。如膽病口苦腎病口咸脾病口甜,此為臟腑精氣的外泄,可因臟氣的偏盛而上溢,也能因臟虛不攝而致精氣外漏,故通過氣味的異常出現,可以幫助確定疾病的定性與定位。如出現口甜惡甘可知是脾為濕困,口苦則是心火過盛可能會發生口瘡或移熱小腸等疾患。

另外,根據「味溢」還可幫助推斷疾病的定性問題,如口內出現酸、鹹味,病多在陰,苦甘辛味則病屬陽。而且,「味溢」對推斷疾病的輕重、進退也有一定的啟示,如心病出現鹹味是水來克火,主病進為逆,肺病出現鹹味是金生水,主病輕等。味溢主要包括口苦、口甜、口咸、口酸或口腥等。

1.口苦 又稱「膽癉」,如《素問.奇病論》曰:「有病口苦,……病名曰膽癉,……此人者,數謀慮不決,故膽虛氣上溢,而口為之苦」。口苦的出現標誌著肝膽經內有鬱熱,膽熱上蒸,膽氣上溢或肝移熱於膽的病理,如《靈樞.四時氣篇》曰:「膽液泄,則口苦」,《素向.痿論》說:「肝氣熱,則膽泄口苦筋膜干」。又如《雜病源流犀燭.口齒唇舌病源流》說:「肝移熱於膽,亦口苦。」等皆足以說明之。此外,口苦在《傷寒論》中還被作為少陽病的預兆,如《傷寒論》263條:「少陽之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即是。其他,口苦亦為心火重的徵兆,如《內經》說:「南方生熱,熱生火,火生苦,苦生心」(《素向.陰陽應象大論》)。

2.口甜 又稱脾癉,如《素問.奇病論》曰:「有病口甘者……此五氣之溢也,名曰脾癉。」病源於脾胃,為脾胃濕熱,熱蒸上溢的外兆。少數為脾虛虛火迫脾津上溢而為口乾者,則又多見於老年陰虛者。

3.口咸 口咸多為腎病的預報。口咸責之於腎,咸為腎之液,口咸為腎液上溢,其產生機制多為腎陽虛不攝,腎液上泛,或腎陰虛,虛火逼腎液上溢而致。

4.口酸 酸為肝味,口酸為肝液上溢之候,多為肝熱上蒸所致。此外,土虛木乘亦可作酸,故口酸常為肝熱的預兆。

5.口腥 口腥常為肺熱的徵兆。此外,口腥亦為腎虛陽氣不足之象,如腎上腺皮質功能減退,常出現特殊的口腥臭味。

其他,口淡為脾虛之徵,口臭胃熱之兆,皆具有一定的實踐意義,如《醫宗金鑒.卷四十三.口舌論治》說:「口淡脾和臭胃熱,五味內溢五熱淫」。

〔驗案〕:王××,男,51歲,寧波市物資局。1984年4月19日初診,口中甜酸咸苦辣味,從金津玉液二穴滲出,首如蒙,夜寐早醒,口膩,苔白,脈濡,此脾胃濕熱使然也。擬從脾癉治,兼清膽胃之火。處方:省頭草9克,川連3克,淡吳萸2克,升麻5克,生石膏15克,龍膽草3克,三十劑。此證口中五味同時滲出,陸師診為脾胃濕蘊生熱。膽火橫溢,以蘭草化濕濁,膽草清膽火,石斛石膏清胃熱,川連清心火,少佐吳萸之辛溫開郁散結,下氣降逆,蔻仁化胃濕,蒼朮茯苓醒脾濕,升麻升胃中清氣,全身有降有升,有溫有清有化,故經治而愈。

二、味欲的預報意義

正常,味欲是調和的,不應有過分的偏嗜和殊惡,如出現對某種味的特殊需求或忌惡,則意味著相應的臟腑精氣失調,故力圖藉助於五味來恢復協調。因此,根據五臟對五味的「苦」、「欲」情況,可預知臟腑精氣的所偏和不足。如突然酷嗜酸味,是肝之不足,突然需求苦味為心之不足,而突然惡甘為脾之功能失常(脾為濕困)。《內經》對五味苦欲的預報意義早已有了精闢的論述,如《素問.臟氣法時論》說:「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酸瀉之。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心欲耎,急食咸以耎之,用咸補之,甘瀉之。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瀉之,甘補之。肺苦氣上逆,急食苦以泄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補之,辛瀉之。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致津液,通氣也;腎欲堅,急食苦以堅之,用苦補之,咸瀉之」。

此外,味欲和味溢現象,不僅在推斷病性和定位上有特殊價值,而且在預報吉凶上也有獨特意義。如久榻病人長期口淡無味,如漸思甘,是脾氣來複之徵兆,但臨床上,筆者注意到危篤病人突然酷思某味是臟機將竭的「真臟味」溢現,是一種回光反照徵象,不可誤認為脾氣來複,應引起重視。

32 先露症状預兆學 | 食慾預兆 32
關於「中醫疾病預測/味預兆」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