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隋唐五代藥物學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隋唐五代醫學(公元581-960年) >> 隋唐五代藥物學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隋唐時期,海陸交通發達。使用藥經驗廣泛交流,外來藥物大量傳入,尤其是唐代,政府重視藥初學的發展,設置藥園、促進了藥物學的進步,無論在理論還是臨床應用方面都很大的發展。

目錄

一、藥物學的發展

唐代藥物學的重大成就,首先是《新修本草》的編撰和頒布。這一部被譽為世界上第一部國家藥典性質本草的問世,標誌著本時期的藥物學已提高到一個的水平。在此以後唐代還有《本草拾遺》、《食療本草》等重要本草著作出現,使本時期藥物學的成就更錦上添花,在藥物學的發展史上,許多醫藥學家作出了創造性的貢獻。他們之中不僅有蘇敬等《新修本草》的編撰者,孫思邈孟詵陳藏器等也是其中的傑出代表。

本時期藥物學的進步發展,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藥物品種、數量的增加和產地的擴大

這一時期本草文獻所載藥物救量上遠遠超過前代。《神農本草經》收載藥物365種。梁.閣弘景《本草經集注》共收載藥物730種,而《新修本草》所載藥物已達850種,其中新載入的藥物就有115種。其後陳藏器《本草拾遺》又拾取《新修本草》所遺藥物680餘味。藥物來源、收集的品種以及所涉及的分布區域擴大而更加廣泛了。除內地所產藥物之外,有不少品種是來自邊遠地區甚或外國進口的藥物,如《新修本草》增加的藥物,有不少為外來藥物。另據學者研究,成書於這一時期的《海藥本草》中所記藥物的產地40餘處,以我國南方(如嶺南、廣州等)以及海外國家或地區(如波斯、大秦、新羅等)為多。

(二)對藥物認識的修正和補充

隋唐醫家根據長期實踐經驗,對前代本草文獻中所記載的藥物功效等有了更深入的認識,進行了補充,並且糾正了前人對藥物認識的許多錯誤。如甄權所著《藥性論》,在敘述藥物功效時,就有一些新的補充。如指出「藕節搗汁,主吐血不止,鼻並出血」;羌活可「治賊風失音不語,多癢,血癩,手足不遂,……」等。《新修本草》更糾正了《本草經集注》中的許多錯誤,如陶云:「鐵落,是染皂鐵漿」,《新修本草》糾正說:「鐵落是鍛家燒鐵赤沸,砧上鍛之,皮落者也」。

(三)藥物分類方法的進步

這一時期在藥物分類方法上也較前代有了很大的進步。孫思邈在七品分類的基礎上,還按照藥物的功用分為治風、濕痹腰脊等65類,每類之下提出了若干主治藥物,共1415種次(因同一種藥物可以在不同類疾病中出現,)如「陰下濕癢第十八」下列舉了木蘭五加皮蛇床子等8種藥物。「目赤腫痛第二十六」下,列舉了空青車前子決明子等15種藥物,每類藥物對該項病症都具有一定的療效。陳藏器《本草拾遺》載有「十劑」的內容,(1)即宣可去壅:(生薑橘皮之屬;(2)通可去滯:木通防己之屬;(3)補可去弱人蔘羊肉之屬。(4)泄可去閉葶藶、大黃之屬。(5)輕可去實麻黃葛根之屬。(6)重可去怯:磁百、鐵粉之屬。(7)滑可去著冬葵子榆白皮之屬。(8)澀可去脫牡蠣龍骨之屬。(9)燥可去濕桑白皮赤小豆之屬。(10)濕可去枯白石英紫石英之屬。這項藥物分類方法和現代藥物學的分類方法頗為相似,(一說「十利」的分類方法是北齊徐之才所創)對臨床上起了直接指導作用,故為後世醫家所樂於採用。

(四)藥物炮製製劑理論的發展

甄權所著《藥性論》中,補充了許多有關藥物炮製製劑的內容。如連翹去心、瞻蜍取眉脂以硃砂麝香為丸等。《新修本草》在其各藥項下有不少炮製規定,孫思邈有《千金》兩方中對炮製又作了詳細的記述,並將其中同類的炮製品種作了歸納,在「合和篇」中作了專章討論,指出:「諸經方用藥,所用熬煉節度皆腳註之,今方則不然,於此篇具條之,更不煩方下別注。」較詳細地記述了170多種炮製品,如烏頭附子炮製,他強調「此物大毒,難循舊制……凡用烏頭,皆去皮熬令黑,乃堪用,不然至毒人。特宜慎之。」又如地黃的炮製,《千金要方》是以熟地黃為名並記述採用蒸製法工藝最早的文獻。地黃分為生熟,實自孫思邈始。

(五)有關藥物的採集,栽培,炮製和保管

隋唐醫家在有關藥物的採集、栽培、炮製和保管方面又有了新的發展和提高,中藥大多是生藥,且大多是植物性生藥,在生長發育的各個時期,由於採集季節之不同,不同部位有效成分的含量往往各異,藥性的強弱也多有差別。因此,生藥的採集,應該在其含有效成分最多的時候進行。有關這方面的本草學著作,在《隋書.經籍志》載有《入林採藥法》二卷等4種,8卷。這些本草著作的出現,表明本草學研究的一大進步。孫思邈進一步強調和發展了重視採藥時節的重要意義,指出:「不依時採取,與朽木無殊」。他還提倡醫家要自採藥物。為了便於學者掌握時節和進行辨別,他對233種藥物的採集時節以及陰乾、暴干、火乾等,進行了集中的論述,並於每味藥名之下,簡述了各家的意見,並加以說明,是一部很有價值的藥物採集的專論,對後世頗多影響。

有關藥物的栽培,唐代已出現了專門栽種藥材的藥園,但方法和經驗卻未能傳世。孫思邈總結和描述了二十多種常用藥物栽培方法,從擇地、選土、翻土、作畦、開壟、施肥、灌溉、下種、插枝、移栽、鬆土、鋤草、收采,到採集、炮製、造作、貯藏、保管等各個環節,均一一予以記錄,孫氏在藥用植物栽培等方面,取得了多方面的成就。

在藥物的貯存和保管方面,隋唐醫家也十分重視,如孫思邈講到貯藥的具體措施。這些理論和方法及其所用器具對藥物防潮濕、防鼠、防霉變質等,都有著科學的根據和可靠的效果,在《千金翼方》中,孫氏更闡述了貯藥庫房之建築規格和貯藥櫃的製備要求等。

(六)道地藥材的整理和研究

由於土壤、氣候、陽光、水分等自然條件各地不盡相同,藥物產地對於療效有著一定的關係,中藥材強調道地是頗具科學性的。隋唐時期,國家統一,內外交通貿易暢通,學術交流繁榮,這就為醫家進行道地藥材方面的整理和研究工作提供了可能。在這方面作出突出貢獻者,應首推孫思邈。他明確指出:「按本草所出郡縣,皆是古名、今之學者,卒尋而難曉。自聖唐開闢,四海無外,州縣名目,事事惟新,所以須甄明即因土地名號,後之學者,容易即知,其出藥土地。凡一百州,合五百種,其餘州土,皆不堪進御,故不繁錄耳。」於《千金翼方》中列節專論。孫氏此項工作對後世產生了很大影響。

二、方劑學的成就

隋唐時期,無論在臨床實踐還是方劑理論的總結方面都有了新的進步。尤其是《千金》兩方及《外台秘要》等書的問世,極大的豐富了古代方劑學的內容。

(一)大型方書的編撰

隋唐時期,在經方的收集和編撰方面成就顯著。《四海類聚方》計二千六百卷,於大業十年撰成。但因雕本未行,流傳困難,後又從中提取單方,名為《四海關聚單方》三百卷。唐之後均佚,唐代尚有聞名於世的孫思邈《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各三十卷,王燾《外台秘要》四十卷。還有《理傷續斷方》及其它多種方書。

(二)化裁古方,創新應用

隋唐時期方劑學的成就中對古醫方的化裁和創新應用是其重要的方面。如孫思邈在繼承前人經驗的基礎上,化裁和創新了許多經方,張仲景金匱要略》的當歸生薑羊肉湯是治療寒疝腹痛的一個扶陽補血的良方。孫思邈在此基礎上,靈活化裁,擴大了治療範圍,用羊肉湯治療產後風寒證兼腹痛:羊肉當歸湯治療產後風往來寒熱無力不能食羊肉杜仲湯治療產後腰痛咳嗽羊肉生地黃湯治產後三日腹痛等等。再如小建中湯主治「虛老里急」等病。孫思邈加入黃芪一味,成了「黃芪建中湯」,主治「虛老里急,諸不足」,加入當歸一味,成了「內補當歸建中湯」,主治「婦人產後虛羸不足」等病。孫思邈組方原則尊古而不泥,繼承而又善於發展。因此,清代醫家張璐曾說「不讀金匱方無以知千金之法源,不談千金方何以廣金匱之變法。」

(三)結合臨床,創製新方

隋唐醫家結合自己的臨證經驗創製了大量有效的新方,如孫思邈在其兩《千金》方中,就記載了許多新方。如溫脾湯千金犀角湯小續命湯獨活寄生湯溫膽湯葦莖湯等等,這些方劑一直被廣泛長期應用。併流傳到日本、朝鮮等國。

三、食療學的發展

隋唐時期我國食療學有了長足的進步,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食療學思想的發展

1、洞曉病源」食治為先:隋唐醫家在臨證實踐中,重視食治食養,《千金要方.食冶》繼承了《內經》的食療思想,提倡臨床診療應「洞曉病源」,食治為先。強調食治的優點在於「食能排邪而安臟腑,悅神爽志以資血氣。」而藥療的弊端則在於「藥勢偏有所助,令人臟氣不平,易受外患。」所以在食治和藥治的關係上,孫思邈明確指出:「食療不愈,然後命藥。」孫氏的食療思想對隋唐時期,乃至以後整個中國古代食療學的發展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2、老年食療保健:有關老年人飲食的適宜量,《千金翼方.養老食療》載有「人子養老之道,雖有水陸百品珍饈,每食必忌於雜,雜則五昧相撓,食之不己,為人作患。是以食啖鮮餚,務令減少,飲食當令節儉,若貪味傷多,老人腸胃皮薄,多則不消,彭亨短氣,必致霍亂。」孫氏這裡強調的老年人的飲食量一定要適當,一次進食的數量和種類不要太多,調節飲食使其多樣化。上述食療觀點,即使今天看來,也是相當合理的。此外,針對老年人的生理特點,隋唐時期醫家己注意到了食品種類的選擇問題。如孫思邈主張應「常學淡食」。以清淡素食為主。認為老年人食品應以「大小麥面、粳米等為佳。」而「非其食者,所謂豬、雞、魚、蒜、鮒鱠、生肉、生菜、白酒、大酢,大咸也。」具體食用方法則強調「食當熟嚼」,「乳酪酥蜜,常宜溫而食之,此大利益老年。」

3、婦產科應注意的食療問題:這一時期醫家對婦產科方面的食療問題也給予一定的重視,《食療本草》在收集眾多食療食品中,許多食品考慮到了婦產科的臨床特點,提出了不同的食療要求。如在「」條指出:「凡產後諸忌生冷物不食。唯藕不同生類也,為能散血之故,但美即而已,可以代糧。」昝殷食醫心鑒》對婦女孕產食療方面則有一些更為具體的論述,如對妊娠惡食一症,強調治療主要應靠「飲食將息」,認為只有「既得食力」,才能「體強色盛,力足養胎,母便健矣」,主張婦女孕後的調養應食補重於藥補。還從分析婦女產後的身體條件出發認為患產後病的根本原因在於「血氣虛損,因此成疾」。強調「藥餌不知更增諸疾,且以飲食調理庶為良工耳。」

(二)食療食物數量的增加和品種的豐富

隋唐時期,隨著生產發展特別是本草學的進步,使食療食物在數量和品種上均有了很大擴展。據統計,《千金要方.食治》共列出了可供食療的藥食物154條,計236種。《新修本草》中記載的可供食療的食物亦有85種之多,而《食療本草》中所記載的食療食物已達261種,這些均較隋唐以前有了較大的增加。

食療食物的品種亦更為豐富。如始載於《食療本草》魚類中的就有鱖魚(桂魚)、鱸魚石首魚(黃花魚)、菜類有雍菜(空心菜)、菠蓤(菠菜)等,米穀類有綠豆等,以上均為營養價值很高的食療食品。乳類製品,在隋唐時期的食療中已大量出現。孫思邈強調牛乳能「補血脈,益心長肌肉,令人身體康強潤澤,面目光悅,志氣不衰。」唐代茶的種植已遍及全國五十多個州郡,還出現了由政府經營的花園,飲茶已成了一種風氣,這對古代醫學產生了一定影響,醫家注意到茶葉的藥用價值,茶葉逐漸成了一種卻病延年強身保健的重要食療食品。《新修本草》首先記載了茶葉的藥用功能,認為茶,味甘苦,微寒,無毒,主瘺瘡,利小便,去淡熱渴,令人少睡。」《食療本草》認為除直接泡茶飲用外,還可以取汁煮粥,《本草拾遺》主張茶「食之宜熱飲」,並強調「久食令人瘦,去人脂,便不睡。」

另外,這一時期食療方法亦很豐富。《食療本草》所載除一般傳統的「煮食」(如芥之葉等)外,有製成「粉」而食者,如雞頭子(芡實),有製成「油」而食者(如荏子);有製成「餺飥」(一種煮食的麵食)而食音(如薯蕷);有「生揉,醋淹」而食者(如白篙);有作「醬「而食者(如芥)等。

四、對偏食副作用動物實驗等方法之觀察

營養性疾病的認識已達到了很高的水平,有趣的是為了進一步搞清腳氣病的發病原因,唐代醫家還作了一些有益的動物實驗。如《食療本草》載有:黍米「不得與小兒食之,今兒不能行,若與小描、犬食之,其腳變踒曲。行不正,緩人藥骨,絕血脈。」陳藏器《本草拾遺》亦載有類似內容,如「懦米」條下載有:「糯米,性微寒……久食之,令人身軟。黍米及糯,飼小貓犬,令腳曲不能行,緩人筋故也」。

32 隋唐五代軍事醫學 | 隋唐五代中外醫藥交流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隋唐五代藥物學」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