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疾病預測/心理先兆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疾病預測》 >> 總論 >> 心理先兆
中醫疾病預測

中醫疾病預測目錄

隨著心理病因地位的提高,心理預報的重要性也日顯重要。心理因素不僅是疾病的病因病機,也是疾病預兆的重要內容,形形色色的心理先兆對疾病的預兆,常常有著意想不到的作用……

第一節 七情先兆

一、七情先兆的理論基礎

中醫的病機理論是形神統一的理論,形病神必病,心神為形體的主導,即中醫強調精神活動是主宰一切的。如《靈樞.本藏》篇說:「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適寒溫、和喜怒者也。」

中醫對心理病機的論述是以情志學說為概括的。中醫情志學說的核心是「五神藏」理論。所謂「五神藏」即指五神分主五臟,七情分屬五臟。如《素問.宣明五氣論》說:「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腎藏志」。《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肝,「在志為怒」;心,「在志為喜」;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但五神又統主宰於心,如《靈樞.邪客》篇說:「心者,五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素問.靈蘭秘典論篇》說:「主(心)明,則下安,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五神還對心神有著重要的反應,如喻昌言:「故憂動於心則肺應,思動於心則脾應,怒動於心則肝應,恐動於心則腎應,此所以五志惟心所使也」(《醫門法律.卷一.先哲格言》)。

中醫極為強調七情心理因素對疾病的影響,並認為七情過激或失疏,皆可導致生理功能的紊亂而發病。除社會—心理因素導致七情改變外,臟腑虛實同樣也可導致七情的異常。如《靈樞.本神》曰:「心氣虛則悲,實則笑不休。」

七情與臟腑病理密切相關,因此在疾病的表現方面,七情先兆也往往最先出現,尤其和心神有關的疾患,七情先兆更是首當其衝。如《素問.刺熱病論》說:「心熱病者,先不樂。」故研究七情先兆在疾病預測方面,有著不可忽視的意義。

二、七情先兆的預報意義

(一)七情先兆預報病性

七情先兆對疾病的陰陽屬性有一定的預報意義,既能反映傷陰也能預報損陽。如《靈樞.百病始生》曰:「喜怒不節則傷臟,臟傷則病起於陰也。」《素問.陰陽應象大論》說:「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再如喜怒異常多預兆實證潛在,而悲憂則常象徵虛證的隱伏。如《難經.五十九難》說:「狂疾之始發……妄笑好歌樂……癲疾始發,意不樂。」《素問.舉痛論》也說:「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等皆說明七情不節能影響臟腑的陰陽虛實。因此,七情的異常能預報疾病的陰陽虛實屬性。

(二)七情先兆預報病位

七情(喜、怒、憂、思、悲、驚、恐),可歸納為喜、怒、憂、思、恐五志。七情的預報定位應以「五志—五神—五臟」並結合五聲進行。

1.心病七情預兆 「心藏神」,「心在志為喜」,「心在聲為笑」。因此,七情先兆對心的預報,是「神—喜—笑」異常症候群。故神志的變化喜笑的失常往往是心病的徵兆或先兆。如《素問.調經論》曰:「神有餘則笑不休,神不足則悲」。《靈樞.本神》說:「心氣虛則悲,實則笑不休。」

2.肝病七情預兆 「肝藏魂」,「肝在志為怒」,「肝在聲為呼」。故肝的七情先兆為「魂—怒—呼」異常症候群。臨床上神魂的變化,如神魂不定或性情變得急躁易怒和言語善呼,多提示肝病的開始。《難經.十六難》所說:「假令肝脈,其外證……善怒……有是者肝也」。可見一斑。

3.脾病七情先兆 「脾藏意」,「脾在志為思」,「脾在聲為歌」:故脾的七情先兆為「意—思—歌」異常症候群。臨床上思維紊亂,記憶障礙,言語重複或無故而歌,應注意脾病的潛在。如《靈樞.本神》曰:「脾,愁憂不解則傷意,意傷則悗亂,四肢不舉」即是。

4.肺病七情先兆 「肺藏魄」,「肺在志為憂」,「肺在聲為哭」。因此「魄—憂—哭」異常症候群,為肺病的七情徵兆。臨床上失魂落魄,無故悲憂善哭應警惕肺病的隱伏。如《難經.十六難》曰:「假令得肺脈,其外證……悲愁不樂,欲哭……有是者肺也」。

5.腎病七情先兆 「腎藏志」,「腎在志為恐」,「腎在聲為呻」即言腎病的七情先兆為「志—恐—呻」異常症候群。臨床上腦力減退,意志削弱,無故恐懼善呻為腎病的徵兆。如《靈樞.本神》曰:「腎……志傷喜忘其前言。」《靈樞.經脈》曰:「腎,足少陰之脈……氣不足則善恐,心惕惕如人將捕之」可以見得。

以上說明,七情先兆在心理先兆中佔有一定地位,對疾病的預報有重要價值。

第二節 夢先兆

一、夢先兆的理論基礎

現代醫學認為夢是在大腦普遍抑制的背景上所出現的興奮活動。夢是生理與心理的綜合反映,是大腦部分高級神經活動在睡眠狀態下的持續,夢的產生顯示大腦的某些細胞還在工作。

中醫對夢機制的認識是比較深刻的,認為夢境的形成與臟腑的陰陽偏勝及臟氣盛衰有關,如《素問.方盛衰》指出產生夢的機理皆因於「五臟氣虛,陽氣有餘,陰氣不足。」《靈樞.淫邪發夢》曰:「陰氣盛則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盛則夢大火而燔焫,陰陽俱盛則夢相殺上盛則夢飛,下盛則夢墮。」並認為夢與魂魄的安舍有一定關係。正常,魂是依附於神的,如《靈樞.本神》說:「兩精相搏謂之神,隨神往來謂之魂,並精而出入者謂之魄。」論述了魂魄與神的關係,如神不守舍,則魂魄飛揚。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因此,夢與心、肝、肺三髒的關係最為密切。此外,與膽也很關連,因膽主決斷膽虛不能決斷致魂魄不定而成夢。

夢與喜、怒、悲、思、恐五志亦有一定關係。因心誌喜、肺志悲、肝志怒腎志恐脾志思,所以《靈樞.淫邪發夢》說:「肝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恐懼,哭泣、飛揚;心氣盛,則夢笑,恐畏脾氣盛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腎氣盛,則夢腰脊兩解不屬」。表明了夢與五髒的關係。總之,夢與五神臟,尤其與心肝膽的關係比較大,這是因為夢的主要原因是神不守舍,魂魄離位之故。此外,夢與心腎不交密切相關,夢為心腎不交的四大症状之一。正常,心腎水火既濟、坎離交泰,如心腎陰陽失調,可導致心腎失交、水火不濟,則易出現多夢。另外,脾主思,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與脾也不無關連。

對異常夢的產生機制,《內經》除強調臟腑的虛實盛衰等內源性因素外,還重視外邪所導致的因素。如《靈樞.淫邪發夢》篇曰:「正邪從外襲內,而未有定舍,反淫於藏,不得定處,與營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人臥不得安而喜夢。」《靈樞.淫邪發夢》篇也說:「厥氣客於心,則夢見丘山煙火。客於肺,則夢飛揚,見金鐵之奇物。客於肝則夢山林樹木。客於脾,則夢見丘陵大澤,壞屋風雨。客於腎,則夢臨淵,沒居水中。客於膀胱,則夢遊行。客於胃,則夢飲食。客於大腸,則夢田野。客於小腸,則夢聚邑沖衢。客於膽,則夢斗訟自刳。客於陰器,則夢接內。客於項則夢斬首。客於脛,則夢行走而不能前,及居深地窌苑中。客於股肱,則夢禮節拜起。客於胞,則夢溲便」。提出了夢的發生不僅與內臟的虛實密切相關,而且與外邪的客入也很有關係。這是因為人體臟氣內虛,則外邪易入,使魂魄不舍而發夢之故。中醫最早的病機專論《諸病源候論》也指出病理性夢的產生是在臟腑氣血內虛的基礎上,外邪客入所致。如原文曰:「夫虛勞之人,血氣虛損,臟腑虛弱,易傷於邪,邪從外集內,未有定舍,反淫於臟不得定處,與榮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人臥不得安,喜夢」。(卷三.虛勞病諸候上)。

對夢的產生機制,現代醫學認為:睡眠是中樞神經系統所產生的一種主動過程,睡眠究竟是皮質抑制過程的擴散?還是特定的神經結構引起?巴甫洛夫氏提出睡眠是內抑制在全大腦皮質的擴散,並波及到皮質下中樞的結果。現在有人認為,內抑制是通過皮質—網狀結構系統抑制了網狀結構的功能。近年來實驗證明,異相睡眠是由於藍斑核的活動而出現的,說明異相睡眠與腦橋背部,特別是藍斑部分的神經化學因素有關,異相睡眠的缺乏,可導致某些化學因素的堆積。目前認為中樞內存在著產生睡眠的中樞,在腦幹尾端存在能引起睡眠和腦電波同步化的中樞。

正常人的睡眠分為正相睡眠和異相睡眠二期,正相睡眠時期大約歷時80~120分鐘,異相睡眠時期20~30分鐘,每晚交替4~5次,夢產生於催眠相時期,和異相睡眠有關。睡眠的時相分為慢波睡眠及異相睡眠,慢波睡眠對促進生長,促進體力恢復是有利的,異相睡眠期間,腦內蛋白質合成加快,對促進精力的恢復有利。

英國生物學家克里克,在英國《自然雜誌》文章說:大腦貯存的信息愈多,信息傳遞就會發生紊亂,而做夢可以消除大腦中無用的多餘信息,從而使信息傳遞正常、迅速、準確、並使腦力得以恢復。通過夢對信息進行篩選、整理,把多餘的、不需要的信息從大腦記憶庫中清洗出去,而使重要的信息得以保存,必要的信息被送往大腦皮質頂葉長期存貯下來,當那些不需要的信息被投影到枕葉時,在腦中出現了各種生動的景象——夢。

英國心理學家伊凡斯指出,睡眠的全部功能,就在於使人能夠作夢,睡眠可能有助於維持一個人的心理平衡,喪失做夢時間,可能會導致個性紊亂。

總之,適當的夢,對人體是必要的,有益的,睡眠除能使人體,尤其是大腦得到休息之外,還能增強免疫功能,夢能調整人的心理平衡,滿足白天不能實現的願望。體現了人體神奇的自調功能。預兆夢並能對體內的潛在病灶起到預報作用。

二、預兆夢的臨床意義

夢是大腦部分高級神經活動在睡眠狀態下的持續。分為生理性及病理性兩大類。生理性夢包括幻想夢、再現夢及靈感夢,為晝日在大腦皮層上留下的痕迹重現,也包括心理的感傳或受了外界的刺激所致,一般為良性夢。可起到心理平衡,心理疏泄及心理預測等作用。病理性夢的產生則多為內源性,往往來源於體內潛伏性病灶產生的信息,多為惡夢。因此,夢具有反映疾病的物質基礎。

現代醫學認為異常夢的發生機制是機體潛隱性病灶的病理信息在睡眠狀態下對大腦反映的持續,睡眠狀態下病灶發出的病理信息,比在覺醒狀態下容易引起大腦的敏覺。為什麼夢能對疾病進行預報?有人認為因為入眠以後,機體基本處於休息狀態,傳到大腦的興奮信息大大減少,大腦的興奮波也基本平息。因此,對疾病早期的微弱刺激始能得到敏感,大腦皮層處理完白晝的繁多信息後,方能對這靜中的細小反應產生應激,這就是夢能預報潛病的道理。本世紀鄧恩所著的《時間試驗》一書中提出了一種理論,認為時間有相互垂直的多維分支,任何人的知覺不僅可以接觸到現在,也可以同樣方便地接觸過去和未來,因此產生預言性的夢是可以信賴的。足見,異常夢境是有預兆疾病的可能性的。

《內經》對預兆夢早已有所記載,並認為預兆夢能反映臟氣的虛實盛衰。如《素問.方盛衰論》說:「腎氣虛則使人夢見舟船溺人……肝氣虛則夢見菌香生草,得其時則夢伏樹下不敢起,心氣虛則夢救火陽物……」再如《靈樞.淫邪發夢》曰:「陰氣盛則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盛則夢大火燔焫,陰陽俱盛則夢相殺。」皆表明《內經》已經注意到了夢與疾病定性定位的關係。

根據七情與五髒的關係,夢怒可預兆肝氣盛,夢恐懼則預測腎氣虛,夢哭為肺氣虛,夢笑為心氣盛,夢歌為脾氣盛。

臨床上,內源性夢逐漸增多,尤其惡夢頻作,往往預示人體某部可能有潛在性病灶活躍,因為惡夢增多是機體潛在性疾病向大腦發出的信號。如據報導,心絞痛發作前,惡夢不斷,伴呼吸加快,心率增速,血壓升高及情緒激動。又如心血管性潛在性疾病,諸如冠心病、心肌梗塞等則多夢見驚恐噩夢;消化系統疾病常夢飽食;精神疾患則以夢哭、夢遊為先兆;呼吸系統疾病易夢受壓現象等。至於某些預感夢多為心理感應,對預測疾病僅供參考。

32 病態平衡與潛病 | 氣象先兆 32
關於「中醫疾病預測/心理先兆」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