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遼夏金元醫學爭鳴與學術流派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遼夏金元時期醫學 >> 遼夏金元醫學爭鳴與學術流派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目錄

一、劉完素的「火熱」學說

劉完素生活時代,北宋微宗趙佶提倡的運氣學說仍在流行,他結合北方地理和北方民族體質強勁的特點,深入闡發了火熱病機等有關理論,在治療上一改北宋用藥偏治溫燥之習,重視以寒涼藥物治療外感熱病,開拓金元醫學發展的新局面。劉完素著作主要思想是:

(一)以「火熱」病機立論:

劉完素主要著作首推《素問玄機原病式》,這部書是他多年研究《內經》的總結,他詳究了《內經》原文,並參合了隋.全元起、唐.王冰、宋.林億各家注擇,仲景傷寒學說而著成的。劉完索著書目的,並非是要解釋《內經》的經文,而是要將《內經》主旨,結合運氣學說和臨床所見,演繹已說。所謂「謹率經之所言二百餘字,兼以語辭二百言」,實際即指《內經素問.至真要大論》所言病機十九條之一百字,推演而成,其所以要將推演字數寫得如此清楚,可能是喚起人們的重視。

劉完素對《內經.素問》病機十九條及「六氣」為病的原文逐句分別解釋。如他認為:「諸風掉眩,皆屬肝木」,「掉」搖也。「眩」昏亂旋運也,是由於「風主動」的原故,風木旺,金衰不能制木,木復生火,兩動相博,為之旋轉。「諸痛癢瘡瘍皆屬心火」者,認為「人近火氣者,微熱則癢,熱甚則痛……灼而為瘡,皆火之用也」。「諸濕腫滿,皆屬脾土」,「脾土,地之體也」。「土熱仍盛,則痞塞腫滿,物濕亦然」。「諸濕膹郁,病痿,皆屬肺金」。「膹,謂膹滿也,郁,謂奔迫也」,「痿,謂手足痿無力以運動也」。大抵肺主氣為陽,陽主經清而升,肺居上部,病剛氣膹滿,奔迫,不能上升,至於手足痿弱,肺金木燥,血液衰少,不能營養百骸,」諸氣收引,皆屬腎水,凡收斂、引急均於寒,寒可收縮。

至於六氣,分為風、熱、濕、火、燥、寒六類。

風類:凡諸暴強宜、支痛、里急筋縮之病,皆屬於風,屬厥陰風木肝膽之氣。

熱類:凡諸病喘嘔吐酸暴注下迫,小便濁渾,腹脹癰疽瘡疹,吐下霍亂鼻塞鼽衄血溢淋悶,驚惑悲笑譫妄,皆屬於熱,屬手少陰君火之熱。

濕類:諸痙強直積飲隔中滿,體重胕腫,皆屬於濕,屬足太陽脾胃之氣所致。

火類:諸熱瞀瘛,暴暗冒昧,躁擾狂越。罵詈警駭,氣逆衝上,瘡瘍喉痹耳鳴及聾,目昧不明,暴注瞤瘛,皆屬於火,為少陽相火之熱,心包絡三焦氣。

燥類:諸澀枯涸,乾勁皸揭,皆屬於燥,枯不榮旺,涸無水液,皸揭者,指皮膚啟裂,為陽明燥金肺與大腸之氣也。

寒類:諸病上下,所出水液,澄澈清冷,堅痞腹滿吐利腥穢,皆屬於寒,為足太陽寒水腎與膀胱之氣所致。

劉完素在書中無論論述五運主病,或六氣為病,均著重於陽氣、火氣和熱實相聯繫。如論「吐下」時,他指出:「泄白為寒,青黃紅赤黑皆為熱也」。

(二)「亢則害,承乃制」:

劉完素於本書中多處引《內經》「亢則害,承乃制」之語,闡述陰陽變化之理,其書稱:「所謂木極似金,金極似火,火極以水,水極似土,土極似木者也,故經曰:亢則害,承乃制。謂已亢過極則反似勝己之化也,俗未知之,認似作是,以陽為陰,失其意也」,如其論「鬱結」時稱:「凡鬱結甚者,轉惡寒而喜暖,所謂亢則害,承乃制,而陽極反似陰者也,俗未明之,因而妄謂寒病……」。這表明劉完素所依據的「亢則喜,承乃制」的思想,乃是他認識疾病,診斷疾病,考慮疾病標本逆從、陰陽分辨的思維過程,有一定古代樸素的辨證法因素,所以受到後世醫家的重視。

(三)運氣學說的運用:

按運氣學說原在《內經素問》中有所闡發,但因文辭古奧,後世解惑者不多。至北宋劉溫舒著《素問入式運氣論奧》三卷,以《素問》百運氣最為治病之要,其書三十論,二十七圖,發明運氣之理,但仍難於使學者掌握,至北宋徽宗時,崇信道家學說,以六氣司歲,五行統歲,劉完素生活在這一時代,因此他著書時也不能不受運氣學說盛行的影響,並在他著作中有較突出的反映。劉完素在論述《內經》病機十九條時,即以「五運主病」、「六氣為病」歸類,並曾稱:「不知運氣而求醫無失者鮮矣,」但是他所提倡的運氣學說已與劉溫舒和宋徽宗所倡者有很大不同,其體現也就是在《素問玄機原病式》一書中對「五運多病」、「六氣為病「的分類和分析。

二、張元素臟腑辨證學說與易水學派

張元素受當時運氣學說影響,認為古今運氣不同,在不同運氣影響下所發病種也有不同,故古方不能治今病。同時,他把運氣與臟腑疾病認識作了聯繫,並深入研究藥物的陰陽、升降、浮沉補瀉的各種性能,發明藥理,注重創新方劑,在治療思想上強調「扶護元氣(胃氣)」的意義,從而對後世醫家,尤其對其傳人李杲王好古羅天益及其子張壁的醫學創新思想和「易水學派」的形成、發展產生重要影響,他所倡導的主要學術主張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倡臟腑辨證學說。

張元素受《內經》、《中藏經》、《小兒藥證直訣》等前人著作中有關臟腑辨證思想的啟發,系統總結上述諸書中這方面的理論,他在《醫學啟源》一書中詳述各臟腑天人相應關係、表裡關係,並按「不及」、「太過」、「實」、「虛」、「寒」、「熱」幾大證候類型,描述各臟腑疾病的主要症状、脈象,提出五臟用藥原則或寒熱補瀉方藥例。張元素重視臟腑辨證治療思想,為貫徹這一思想,臨證雜病治療中,他積極地運用臟腑辨證手段指導用藥,尤其足以五臟為中心,治療一些常見病。如虛損證按程度不同,分出臟腑虛損六類證侯進行治療,他的這一思想,對後人尤其是其傳人重視臟腑疾病辨證論治產生了重要影響。

(二)重視闡發藥物理論和應用原則。

張元素通過深入研究《內經》中七篇大論氣機升降浮沉、氣的陰陽厚薄、四氣五味等理論,把它廣泛應用於藥物功效原理及作用特異性等方面內容的闡發中,創立了一整套系統的藥物學理論,使之與臨床應用緊密地聯繫起來,為後世中醫學的發展奠定了重要的理論基礎。他認為藥有寒、熱、溫、涼之性,有、苦、辛、甘、淡之味,藥物性味的不同組合,構成不同功效。此外它還與其性味的陰陽、厚薄屬性有關。為進一步闡述各類藥物在治療臟腑、經絡、某些部位的疾病的特異性,他結合性味理論和臨證經驗,總結歸納出臨床常用藥的歸經引經報使等理論,並在具體通方用藥方面總結了大量臨證用藥經驗,使其藥物學思想,既有理論上的系統性,又具辨證上的實用性,受到後世醫家的廣泛重視。

(三)重視胃氣。

張元素認為「四時以胃氣為本」,故「安谷則昌,絕谷則亡,水去則榮散,谷消則衛亡,榮散衛亡,神無所居」,由此可見他重視扶養胃氣的思想,故臨證他曾告誡後世傳人「養正積自除」。這些立論與劉河間學說比較,就會看出有很大不同,劉完素用藥寒涼,而張元素則力辟之,並且在用藥方面儘力講求藥物歸經,形成獨有特點。

張元素的這些醫學思想,由於他有獨到之處,故為其入室弟子所服膺,在他的醫學思想影響下,張壁、李杲、王好古、羅天益等都進一步發揮了他的學說,形成明顯的學術流派——易水學派,與當時興起的河間學派並立爭鳴於金元時期北方醫學界,李杲之後所以發明「內傷」學說,更加強調脾胃的重要,是和張元素的醫學思想分不開的。王好古在他的《湯液本草》中所發揮的理論,也都是以張元素醫學理論為基礎的。

由於張元素的醫學著作流傳到元代以後,存留不多,且殘缺頗甚,一定程度影響了後世醫學家對元素學術地位和歷史貢獻的評價。如「金元四大家」未列入張元素,但客觀地看張元素的學術思想及其創新理論,對後人及「易水學派」其他醫家具有重要影響,其歷史貢獻是不容忽視的。

三、張從正的「攻邪」學說

張從正的主要醫學思想,首先主張「邪氣」說,理由是:「夫病之一物,非人身素有之也,或自外而入,或由內而生,皆邪氣也。邪氣加諸身,速攻之可也,攬而留之何也?關於病邪,張從正認為邪可自外而入,也可由內而生。病邪輕者可以自行消失,病邪時間經久則很難抑制,甚至可招致暴死。如果有了病邪不想消除,反而先去設想鞏固人體元氣,如此很容易使人體真氣未得到恢復時,病邪卻有了發展。治療疾病當以制止病邪發展和驅除病邪為首務,所謂「邪去而元氣自復」。這是張從正認識疾病和治療疾病的主要主張。

其次,倡汗、吐、下三法。張從正認為邪有上、中、下之別,所以治療上也應採取針對性措施:認為凡上之邪,可以用汗法治療;在中之邪,凡風痰宿食可用涌吐方法治療;而在下之邪,可用瀉下方法治療,張從正所謂汗法,包括灸、蒸、熏、滌(洗滌局部)、洗、熨、烙、針刺、砭射(砭石)、導引、按摩諸法,用以達到解表發汗解除病痛之目的。吐法,包括引涎(以翎毛探喉,引涎自出)、流涎(以指探喉,使涎滲出不斷)、嚏氣、追淚,用以解除中膈痰食之積。所謂下法,不僅是通下,催生下乳、磨積(消除積滯)、逐水、破經(通經)、泄氣等均屬之。

由上可見,張從正治療重在三法,以攻邪為主。但他又申明在三法用藥之時,每每伴隨揃(包括熨、摩);導(導引)、按(手按)、蹻(醫者或病患者抬舉足腿)之法以輔助治療。在用藥方面,也要根據年齡老、少、病之輕重,有增、有減,有續、有止,按證施用。

再次,張從正主張食補。他認為補法有六種,即平補峻補溫補、寒補、筋力之補、房室之補,凡應用補法必須謹慎。他主張「醫之道、損有餘、乃所以補其不足也。」這在一定意義上說,攻邪除病,也就同時扶正,具有「補」的意義了,張氏還認為真正用補法,要在邪去之後,「莫若以五穀養之,五果助之,五畜益之,五菜充之。也就是說,人體疾病之後,最有益的補藥,就是平日的食品,肉、菜、谷、果,按五臟相宜用之就可以了,而不必去用藥物。

由於張從正倡汗、吐、下三法,治療比較峻猛,與太醫院一貫用藥和緩不符,故在當時即受到許多人的非議。

作為金代著名醫家,張從正醫學思想宗法劉完素,但是在治療用藥方面有自己的見解和發揮,他的治療以「攻邪」為主。應用汗、吐、下三法,以及對補法的認識,應該說與他當時處於北地,人民體質強悍,疾病多屬熱實有關,所以才有促進張氏醫學思想的發揮。後世人說他是「攻邪」(或「攻下」)派,「金元四家」之一。

四、李杲的脾胃內傷論

李杲師從張元素,深受元素醫學思想的影響,結合自己多年的親身經歷和體會,創立了以「脾胃論」、「內傷論」為主的理論學說,成為這一時期最著名的醫家之一,對金元醫學的繁榮和後世中醫學的發展都產生重要影響。在學術上,他獨稱一時,歸納而言,可以概括為三點:

(一)尊師重道,發揚張元素藥物學說

張元素對藥物學有所創見,發明藥物氣味、陰陽、厚薄、升降、浮沉之理,創藥物歸經之說。李杲繼承考師學說,並加以發揚,他著《用藥法象》一書,原書雖佚,但大部份內容都收錄在王好古之《湯液本草》一書中。《湯液本草》共六卷,前二卷以「東垣先生藥類法象」和「東垣先生用藥心法」為題,收錄李杲主要藥學論述。在「藥性要旨」一節中指出:苦藥平升,微寒平亦升,甘辛藥平降,甘寒瀉火,苦寒瀉濕熱苦甘寒瀉血熱。他還認為治病應知標本,必先治其本,後治其標,這樣疾病便可除去。為此,李杲按病症詳述了用藥心得。這些用藥心得除宗法張元素說外,李杲更為完善的學識,對後世醫生用藥很有啟發。

(二)戰爭中建立內傷學說

李杲生活年代正值金元戰爭期間,金哀宗正大九年,改元開興元年,又改天興元年(1232)之際,金朝都城汴梁(今河南開封)被元兵圍困半個月,解圍之後,人民無病者極少,既病而死者接踵不絕。

李杲目堵了實際情況,當時這些疾病患者,醫生大都是按外感風寒治療的,結果疾病不能痊癒,反而大量死亡,這不能不引起李杲的重視和思考。李杲回憶在金宣宗貞祐至興定年間(1214~1221)也有類似情形,李杲考慮戰爭期間都城被圍,人們驚恐之餘,起居不時,勞役頻仍,寒溫失所,朝飢暮飽,以致胃氣虧乏。解圍之後,一旦飽食太過,因胃氣虧乏太久,兼以營衛失養,反而不能承受,如果調治失宜,便可促成死亡。

李杲指出:「傷外為有餘,有餘者瀉之;傷內為不足,不足者補之。」「內傷不足之病,苟誤認作外感有餘之病而反瀉之,則虛其虛也」,因此內傷外感不容混同。

李杲內傷學說的建立是前人沒有提出的,也是在戰爭時期他臨床中獨創的心得,為此他擬制了補中益氣湯以及昇陽益胃湯,均取甘溫除熱溫養脾胃、扶養元氣為主,為治內傷病的主方,深得後世醫家讚賞。

(三)發揚扶護元氣和溫養脾胃學說

李杲《脾胃論》,指出「人以水谷為本」,人的「元氣充足」,皆由脾胃之氣無所傷,而後能滋養元氣」。人不能斷絕水谷,斷絕水谷則胃氣不生,五臟無由通利。李杲強調「夫飲食不節,則胃病,胃病則氣短精少,而生大熱。」「胃既病,則脾無所稟受……故亦從而病焉。」反過來說,如「形體勞役則脾病,病脾則怠惰嗜臥,四肢不收,大便泄瀉,脾既病,則其胃不能獨行津液,故亦從而病焉。」因此脾胃之作用非常重要,脾胃虛弱,總會影響人體陽氣不得生髮,陽氣不足,陰氣則有餘,人之百病,皆由脾胃虛弱所生,故治療必須重在脾胃。

綜上可見,李杲醫學學說的形成,首先是在其師張元素學說基礎上,進一步根據自己的臨床體會而發揮的,並把「易水之學」的發展推向一個的高峰。所以他的理論學說誕生以後,在金末元初醫學界受到人們的重視。金末時,李杲已具國醫之名,他的學說通過其著作的陸續出版及其弟子羅天益的繼承發揚,在元初產生了更大的社會影響,人們不僅突出地強調李杲發展「潔古之學」扶養胃氣的意義,而且逐漸把李杲「補土」理論的特色,作為與「河間學說」形成鮮明對比的「易水學說」主要特點。

這最終奠定了李杲在金元各醫家中的突出地位,而成為金元四大家之一。其術自元朝以來,繼承者甚眾,受到醫學界的普遍重視。人們對於李杲因時創立「脾胃內傷」理論給予較高評價。

五、朱震亨「陽有餘陰不足」論

金代的醫學創新理論,元代流傳到南方,經過朱震亨的發揮,又有了新的發展。

朱震亨早年從許謙學習理學,後轉而習醫,曾師從杭州名醫羅知悌學習劉完素、張從正、李杲三家說,深感三家各有短長,在前人創新理論啟發下,他結合自己的體會及理學造詣,倡「陽有餘、陰不足」理論,開拓了元代中期醫學發展的新局面,成為後來形成的「滋陰派」的宗師。

(一)反對拘泥《同方》:

按北宋時官方成立的「大平惠民局」和「和劑局」,本是便民措施,但當時無論是民間還是醫生,如遇疾病,常常以該書據證檢方,這種對《局方》應用方法,早在朱震亨拜羅知悌為師時就已有不同認識,為此,他特著《局方發揮》,指出:人之一身,血氣有淺深,體段有上下,臟腑有內外,肌膚有厚薄,形志有苦樂,年紀有老小,病的時間有長短,接受藥物能力各有不同。而在治療上,醫生還要考慮四時、地域、某經用某藥、正治反治君臣佐使,藥量輕重等,醫生必須綜合觀察後始可用藥。而《局方》則是各方之後條述證候、藥物分兩、修制方法外,就沒有其它議論了,這樣使一方通治多種疾病,應用時表面看立法簡便,如果過於拘泥,其實就是「按圖索驥」,不符合辨證施治原則。如治大腸便秘,秘有風熱、風虛的區別,其他證候無不盡然,均需辨證施治,沒有「一方可以通治」的道理。朱氏指出:「夫良醫之治病也,必先求其得病之因。《局方發揮》一書,雖然篇章不大,但論述謹嚴,辨理精透,給後世醫家很大啟示,使中醫辨證施治思想重新得到發揚,並對當時民間病家及醫學界以《局方》對號求藥偏向起了糾正作用。

(二)倡「陽有餘、陰不足」論:

朱震亨在「格物致知」思想影響下,手著《格致餘論》闡發醫理,以「格致」命名,表明他秉承宋熹哲學思想餘緒立論。「陽有餘,陰不足」這一觀點最早源於北宋程灝、程頤,他們曾說:「天地陰陽之運,升降盈虛,未嘗暫息,陽常盈,陰常虧。一盈一虛,參差不齊,而萬變生焉。」受這一思想啟發,結合人體生理病理特點,朱震亨創立了「陽有餘,陰不足」論。他認為古人規定男女必須在近三十歲或二十歲時始議嫁娶,原因就是到這一年令時,人的「陰氣」始成,才可與「陽氣」相配。但這種陰陽相配時間,一個人只有三十年光景,女子四十九歲(陰)經斷,男子六十四歲(陰)精絕。(故人體陰氣難成易虧)加之人常因飲食不節,色慾過度,生活調理失常,引動相火、耗傷陰精,這樣很難保持陰平陽秘

上述觀點認生理、病理、攝生調養等方面把人體「陽有餘,陰不足」的特點,提高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形成突出的理論特色。

(三)相火論

朱震亨的「相火」論,是在他「陽有餘、陰不足」的理論上產生的。他認為,人身有君火、相火之分。「形氣相生,配於五行,故謂之君,」生於虛無、守位稟命。因其動而可見,故謂之相」。人之生亦恆於動,這全是由於相火的關係。相火寄於肝腎二臟,肝主木,腎主水。膽者肝之腑,膀胱為腎之腑,肝腎之陰,悉具相火,可見相火在生理上有重要作用。而人之情志、飲食不節,常易引動相火,煎熬真陰陰虛則病,故這時相火便「為元氣之賊」,在病理上為害較大。

(四)治療雜病具有特色:

朱震亨不僅在醫學理論上有自己的見解,同時,在雜病治療方面也有特色。首先,他十分重視對火證(內火)的治療,對實與虛的關係,他又有自己的獨特認識,他認為陰虛與火旺密切相關,故臨證宜以滋陰為本,即所謂「補陰即火自降」,以瀉火為標,即「瀉火為補陰之功「,從而創立了陰虛發熱的治療。對其他雜病治療,他強調「氣、血、痰、郁」之因,用藥有自己的規律、即屬於氣之病,用四君子湯;血之病用四物湯;痰之病用二陳湯;久病屬郁,治方有越鞠丸

朱震亨成名後,陸續有王履趙以德戴元禮劉淑淵等先後師從之,使其學說得以繼續發展,在元末明初形成明顯的學派流風,其中尤以戴元禮最得師傳。曾著《證治要訣》十二卷,論述內外各科雜病,理趣深遠。他還校補朱震亨《金匱鉤玄》一卷,闡發各種雜病治療,大體均以清熱滋陰為宗,對朱震亨醫學思想頗多發揮。

六、金元醫學爭鳴創新的評價

金元時期諸醫家,無論在理論上,還是在臨床上,其突出的創新成就,對明、清乃至今日中醫學的發展,都有重要影響。

(一)金元醫學爭鳴興盛的原因:

「金元醫學」在短短一百多年間,從誕生、成長到發展,始終貫穿著「開拓」、「創新」、「爭鳴」這樣一種新的醫學風尚,使以劉完素、張元素、張子和、李杲、朱震亨等為代表的金元醫家,都能形成理論上各有建樹,實踐中互有補充的發展特色,究其原因有下面幾個方面。

1、特定的社會環境所決定。這裡有三個面的條件:一是變遷、動蕩的社會環境或統治者多未以正統思想干涉,故利於創新,如劉完素所處的時代,外界不安定因素時刻威脅著金朝生存。金世宗為圖富強,採取了一系列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優化政策,以推賢薦能,鼓勵創新,形成較活躍的學術氣氛。受此影響,劉完素敢於突破前人認識規範,開拓「思路」,獨樹一幟地創立和倡導「火熱論」。二是某些多發疾病,對醫家有所啟發。李杲生活的年代,正值金元交戰,他屢經戰亂,目睹1232年京師被困,脾胃內傷病多發,死人無數的慘狀,深感妄辨內傷為外感之害,進而創立了「脾胃內傷」理論,三是能夠因時、因地、因人而宜,提出相應理論。

意識形態及學術領域某種理論研究風氣的影響。宋代盛行的運氣學說流傳到金朝,引起了特殊的反應。金朝醫家敢於提出運氣古今有異,故疾病發生種類、性質也有不同等觀點,擺脫了舊有常規來思考問題,他們充分運用五運六氣理論有關方法對中醫基本理論中六氣、病機、治療等問題進行深入探討,從而為研究領域引入一種新的思維方法和富有新意的認識。正是由於意識形態領域學術思想中活躍的創造精神,賦予金元醫家一種全新的認識角度和思維方法,使之能夠突破常規,在醫學理論發展無法解決實際應用的矛盾時,創立了適應社會需要的新的辨證施治理論,帶來金元醫學的繁榮。

金元醫家善於繼承、敢於創新的結果,自劉完素進行開拓性研究以後,後來很多醫家與前代名醫多有師承或私淑關係,但縱觀各家醫論,繼承之中又極少局限於前人的認識,如張子和承襲河間注重寒涼攻邪的理論,但於汗、吐、下三法的應用及邪正關係有新的發揮;李杲、王好古遵循易水老人扶護元氣、講究藥性的思想,又各自在脾胃病陰證辨治等方面有突出創見,宋丹溪更是博採眾家,另闢新徑,在「火」與「陰陽」理論上對前人認識作了新的補充。這種既有繼承,又有發展、創見的學風,成為整個金元時期醫學領域十分突出的風尚,這實際就是金元醫學出現不斷創新、爭鳴激烈的繁榮景象的重要原因。

2、醫學發展的客觀需要。晉唐以來,方劑積累明顯增加,但藥物和方劑理論卻發展不足,雜病及外感病診治比較僵化,辨證與用藥之間還缺乏有機的聯繫,加之《局方》盛行以來,喜溫好補,臨證處方十分機械,使得前朝醫學發展只有量的增加,很少有質的突破。到金元,由於各類疾病多發,而舊有理論指導下的臨證方法,難以適應社會實際需要。在這種矛盾十分突出的情況,金元諸醫家本著「改證世俗謬說」之旨,突破前人認識範圍,創立了一個又一個具有獨特風格的醫學理論學說,使之在生理、病理、辨證、用藥、及具體外感、內傷病方面,都取得了明顯進展。

(二)金元醫學創新成就的影響和評價:

金元醫學的創新,猶如一股清鮮空氣,隨著時代發展,吹進了明清兩代,對明、清醫學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如明代醫學家薛己趙獻可張景岳等,繼承易水學派溫補之餘緒,又受丹溪「陽有餘、陰不足」等理論的啟發,創立了雙補陰陽的溫補學說,清代醫學家葉天士吳塘王孟英等。受河間外感火熱病治療思想的影響,同時吸收易水學派護養脾胃的基本觀點,發展成為辛涼解表、甘毒護陰的溫病學說。此外,易水學派創立的藥物學理論,在明代《本草發揮》、《本草綱目》等著作中得到較完整的繼承,並成為現代中醫藥物學理論的重要內容。金元醫家創製的大量新方,被後世重要方書收錄,如《普濟方》、《醫方集解》、《成方切用》等,流傳至今,仍然是臨床醫生常用的治療方劑。至於其眾多的治療方法,如甘溫除熱法、滋陰降火法、行氣祛痰解郁法等,更是受到人們的重視。

金元醫學的成就不僅影響了中國醫學的發展,而且在明代東傳日本、朝鮮。16世紀日僧月湖久住杭州學醫,弟子田代三喜留華12年,專攻李杲、丹溪之學,回國後成立了「丹溪學社」,奉丹溪翁為醫中之聖,後傳其學至弟子曲直瀨道三,發揚光大,流傳至今。朝鮮醫家金禮蒙醫方類聚》、許浚東醫寶鑒》,也大量收錄了東垣等醫家的醫論和方劑。

如何正確看待金元醫家各自的特長,歷代有種種見解。明代王綸在《明醫雜著》中作了較客觀地歸納:「外感法仲景,內傷法東垣,熱病用河間,雜病用丹溪。」但是歷代醫家反覆告誡,不應拘泥,如李中梓在《醫宗必讀》中指出「師守真而過,則偏於苦寒,師東垣而過,則偏於升補,師丹溪而過,則偏於清降」,只有綜合諸家之長,全面、客觀地看待金元醫家的創新成就的歷史價值及現實意義,才能從中獲取有助於中醫現代化的實質性內容。

32 遼夏金元醫學基礎理論的研究 | 遼夏金元藥物學和方劑學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遼夏金元醫學爭鳴與學術流派」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