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遼夏金元醫學家傳記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遼夏金元時期醫學 >> 遼夏金元醫學家傳記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一、成無己

成無己(1066?~1156?)。據張孝忠《註解傷寒論.跋》稱,成氏1156年已90餘歲尚健在,可知其生於1066~1156年間。聊攝(今山東與聊城縣、茌平縣一帶)人,靖康後聊攝入金,遂為金人。出身於世醫家庭,生平事迹欠詳。撰有《註解傷寒論》、《傷寒明理論》行世。

成氏《註解傷寒論》的刊行,使仲景《傷寒論》原文變得通俗易懂,對《傷寒論》的廣泛流傳和後世傷寒學派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二、劉完素

劉完素(約1110~1200年),字守真,別號守真子,自號通玄處士,金比河間(今河北河間)人。又傳原籍為河北甘肅寧楊邊村(今師素村),他自幼聰慧,耽嗜醫書,因母病,三次延醫不至,不幸病逝,遂使之立志學醫。他初曾拜陳先生(陳師夷?)為師,學成後獨立行醫,聲譽漸隆。其為醫,獨好《素問》,朝夕研讀,手不釋卷,終得要旨,並根據其原理,結合北方環境氣修特點,及民眾飲食醇厚、體質強悍的特性,圍繞《內經病機十九條,倡傷寒火熱病機理論,主寒涼攻邪,善用防風通聖散雙解散等方治療,名盛於大定、明昌年間(1161~1195年)。金彥宗曾三次徵聘,堅辭不就,章親愛其淳素,特賜號為「高尚先生」。隨著他的創新理論廣泛流傳,師從者甚多,先後有穆子昭馬宗素鎦洪、常德、董系、劉榮甫、荊山浮圖等從之,私涉者也不少,如張從正程輝劉吉甫潘田坡等,最終形成明顯的寒涼攻邪醫風。開創了金元醫學發展的新局面,形成金元時期一個重要學術流派「河間學派」。

劉氏一生著述較多,主要有《黃帝素問宣明論方》(1172年)15卷,《素問玄機原病式》(1186年),《內經運氣要旨論》(即《素問要旨論》),《傷寒直格》(1186年)3卷,《傷寒標本心法類萃》(二卷),《三消論》《附《儒門事親》),《素問藥注》(已佚),《醫方精要》(已佚),其他託名劉完素的著作還有《習醫要用直格並藥方》、《河間劉先生十八劑》、《保童秘要》、《治病心印》、《劉河間醫案》等。後人多把完素的主要著作統編成「河間六書」、「河間十書」等,其中或加入金元其他醫家的著作。

三、張元素

張元素(1131?~1234?年),字潔古,金比易水(今河北易縣)人,他自幼聰敏,8歲應「童子舉」,27歲試「經義」進士,因犯「廟諱」而落榜,遂棄仕從醫。初醫術不精,經深入研究《內經》等醫學經典,醫術大進,一次當時名醫劉完素患傷寒多日,頭痛脈緊,嘔逆不食,自治不效,張元素前往診候,劉氏對他十分冷淡,元素言之於醫理,用藥一劑而愈,使劉完素大服其能,元素由此顯名。

潔古重視臟腑辨證及扶養胃氣的思想,對李杲創立以「補土」為特色的系統的脾胃理論有重要影響,並最終成為「易水學派」最突出的理論特色。張元素的學術思想形成以後,經過諸弟子及後代醫家的繼承、發展、在元代成為與「河間學派」具有不同學術風格的一大流派,兩派相互爭鳴,又相互促進,最終帶來整個金元醫學的繁榮。

現存張元素的學術著作不多,主要有《醫學啟源》、《珍珠囊》(節本)、《潔古家珍》等。

四、張從正

張從正(約1156~1228),字子和,號戴人。金代睢州考城(今河南蘭考縣)人。幼好讀書,酷愛作詩,性格豪放,不拘細節,家世業醫,居陳州宛丘(今河南淮陽縣)。後住渾源(今山西渾源縣),從劉從益門下習醫,深受當時盛行劉完素學說的影響,大定、明昌間(1161~1195年),逐漸形成自己獨特的醫學理論,以高操的醫術聞名於世。興定(1217~1223年)中,被徵召入太醫院任職,後因與時醫醫風不合,不久即辭職,回到家鄉宛丘行醫。曾有張伯全等人從其學醫。當時已具盛名的文人麻知幾(九疇)與他有深交。他常與麻氏和常仲明(用晦)等討論醫學疑難問題,後又由他們協助,於1228年撰成《儒門事親》一書。其中前三卷為張氏親撰,後十二卷則由麻氏、常氏潤色整理而成,該書集中反映了他學術思想的特色。

張從正學術思想形成之時,正值劉完素「寒涼」理論興起。張氏私淑劉完素的基本思想,力矯世醫好用溫補之時弊,宗《內經》、《難經》之旨,及仲景汗、吐、下三法,創立了以「攻邪論」為中心的理論學說。

張從正創新理論誕生以後,時後來「金元醫學」的繁榮和發展,作出了一定的貢獻。其學後又下傳麻知幾、常仲明、張伯全等人,繼續得列流傳和發展,形成金元醫學一大學術流派「攻下派」。傳張從正還曾撰有《張氏經驗方》、《傷寒心鏡》等書,惜均未存世。

五、李杲

李杲(1180~1251年),字明之,晚號東垣老人,金朝真定(今河北正定縣)人。他出身子一個富豪家族,父輩好讀書,招待賓客,常有名士拜訪他家,他雖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但自幼即異於群童,及長忠信篤敬,慎交遊,與人交往無戲言。曾從王內翰(從之)學《論語》、《孟子》,從馬內翰(叔獻)學《春秋》。家裡富庶時,他便建書院待士人,對貧困者也儘力周濟,如泰和中(1201~1204年)家鄉鬧飢荒,民多流亡,他極力賑救,活人甚眾。他自幼好讀醫書,20多歲時因其母王氏患病死於庸醫之手,遂立志學醫。當時易水潔古老人張元素,醫名很大,他聽說後即師從之,僅數年盡得其術而歸,開始行醫。不久即以高超醫術聞名於世,尤善治傷寒、癰疽,眼病等疾。後因避戰亂,到汴梁,目睹城內疫病流行慘狀,感觸極深。從中原北返後,寄居魯北東平、聊城一帶,以醫為業達六年,1244年回歸故里,臨床之餘,將多年經驗體會吾述立說,創立了以「內傷脾胃」學說為主體的理論體系。他的理論學說庭生後,得到其弟子王好古羅天益等人的繼承發展。後世師從、私淑者甚多。形成延續至今的學術流派「補土派」,李杲也因此被尊為該學派的始組。

李杲以潔古扶養胃氣思想為主旨,結合自己多年臨床體會,圍繞「內傷脾胃」諸證的病因、病機、診斷、治療等理論,作了系統闡發,他聯繫《內經》「人以谷氣為本」,提出了「內傷脾胃,百病由生」的觀點。他認為脾胃為元氣之本元氣為健康之本,膊胃傷則元氣衰,疾病生,治療上他主張:外感熱病用劉完素寒涼之法,內傷熱證則取曾溫除熱,扶正祛邪,即升舉清陽,溫補脾胃,潛降陰火,並創製補中益氣湯昇陽散火湯等一系列名方,治療脾胃內傷諸疾。後世師從、私淑者甚多,形成延續至今的學術流派「補土派」,李杲也因此被尊為該學派的始祖。

他的理論學說誕生後,得到其弟子王好古、羅天益等人的繼承發展。

李杲的著述較多,主要有《內外傷辨惑論》(1247)三卷,《脾胃論》(1249)三卷;及經羅天益整理後的《東垣試效方》(1266)九卷;《蘭室秘藏》(1276年)三卷,《用藥法象》一卷,附《東垣試效方》、《醫學發明》。其他著作還有《傷寒會要》(佚),《活法機要》(存),以及題為李杲的《東垣心要》(佚),《脈理玄微》(存),《珍珠囊藥性賦》(存)等十餘種,多為後人託名之作。

六、竇默

竇默(1196~1280),字自聲,早年名傑,字漢卿。廣平肥鄉(今日河北)人。竇氏自幼好學。元兵伐金,他一度被浮,家破母亡,於是南渡黃河,依靠母族吳氏。後來有一姓王的老醫生將女兒嫁與他為妻,並勸他從書醫業。不久竇氏各居蔡州(今河南汝南一帶),遇名醫李浩,得其銅人針法,針術遂精,中統元年(1260)授翰林侍講學士,至元十七年(1280)加昭文館大學士。同年卒,歸葬肥鄉,追贈太師,封魏國公,諡文正。後人習稱竇太師。

竇默是我國針灸史上的名家之一,他的「流注八穴」、「補瀉在於手指」、「莫如用針」、「氣至沉緊」等針灸學說,對後世針灸醫家頗有影響,對針灸學的發展具有一定貢獻。

七、羅天益

羅天益(1220~1290年),字謙甫,元代真定路嵩城人(今河北嵩城縣)。他幼承父訓,有志經史。精。李杲晚年(1244年以後),學醫數年,盡得其術。李杲身後,他整理刊出了多部李杲的醫學著作,對傳播「東垣之學」起到了重要作用。1251年後,他自師門回鄉行醫,以善治療瘡而顯名,為元太醫,元兵南下。羅天益一再隨軍征戰,他在軍中,還四處訪師問賢,以提高醫術,晚年診務之餘,他以《內經》理論及潔古、東垣之說為宗,旁搜博採眾家,結合自己的體會,於1281年撰寫了《衛生寶鑒》二十四卷。

羅天益生活於金末元初,他的學術思想遙承於潔古,授受於東垣,又突出臟腑辨證、脾胃理論、藥性藥理的運用的「易水學派」特色,成為易水學派理論形成和發展過程中承前啟後的一位重要醫家。

他的主要學術思想反映在《衛生寶鑒》一書中,他還撰有《內經類編》、《藥象圖》、《經驗方》、《醫經辨惑》(見劉因《靜修文集》)等書,均佚。經過整理的張元素的著作有《潔古注難經》。

八、愛薛

愛薛(Isa,1227~1308),拂林(在今阿拉伯權利亞共和國西部)人。出身於景教徒世家,祖父名不阿里,父名不魯麻失,博學多才。愛薛繼承家學,通西域諸部語,擅長星曆、醫藥之術。1246年前後,他代父應蒙古定宗貴由之召,來到蒙古國,以教士兼侍醫身分入侍貴由與其叔母唆便禾帖尼。後娶唆魯禾帖尼同族侍女撒刺為妻,夫妻倆曾經擔任過蒙古憲宗蒙哥的公主的傅父和傅母,深為蒙哥一家所親信。

世祖中統年間(1160~1264),愛薛建議設西域星曆、醫藥的專署,中統四年(1263),忽必列命他負責西域星曆、醫藥二司事。西域醫藥司約於1268改置為廣惠司。仍被命主持其事,廣惠司為元代主要的回回醫藥專門機構,終元一代,在元代醫政機構中佔有較高地位。至元二十四年(1287),任秘書監卿,掌歷代圖籍和陰陽禁書。至元二十六年(1289),領崇福司,掌也里可溫教宗教事務,至元三十一年(1294),升翰林學士承旨,兼修國史。成宗大德十一年(1307),封秦國公,次年去世,追封拂林王,諡忠獻。

愛薛還創立了阿拉伯式醫院——京師醫藥院,曾由他的妻子撒刺主持。長子野里牙,曾任太醫院史。愛薛及其家人,是首次在中國醫政機構中擔任主要負責人的外域人士,他們為回回醫藥在中國的傳播起有重要作用。

九、王好古

王好古(1200?~?),字進之(一作信之),號海藏,趙州(今河北趙縣)人。王氏自小聰明好學,成年後博通經史,究心醫道。他少時曾經與李杲一同受業於張元素(年輩較李氏為晚),後來又從師兄李杲學醫。

王好古以儒者而習醫,特別喜好經方。其造詣很深,後來又盡得張、李二家傳,成為易水學派又一名家,他的學術思想,尤以陰證學說為獨到之處,並受到後世醫家的重視,有較大的影響。

王好古一生著述較多,可考者達20餘種,其中《醫壘元戒》12卷、《陰證略例》1卷、《湯液本草》3卷、《此事難知》2卷,乃王氏代表作,備受後世醫學家之推重。現存尚有《伊尹湯液仲景廣為da法》4卷、《斑疹論》1卷均佚。

十、許國禎

許國禎(生卒年不祥),字進之。元絳州曲沃(今屬山西)人。祖父許濟為金代絳州節度使,父許日嚴為榮州節度判官,皆通醫,母韓氏,曾以食醫身分侍奉元世祖忽必烈之母庄聖太后唆魯禾帖尼。

許國幀博通經史,尤精醫術。世祖即位前即召他至翰海(今阿爾泰山),留守掌醫藥。許氏忠正敢諫,深得世祖信任,並曾治癒了世祖的足疾。世祖即位,授榮祿大夫、提點太醫院事,賜金符。後又改授金虎符,遷禮部尚書,拜集賢大學士,進光祿大夫。至元二十五年(1288)九月主持編修《至元增修本草》,是元代唯一官修本草,惜書佚不傳,後又撰成《御藥院方》11卷,此書所輯多為南宋、金元醫方,若干成方不見於其它方書,對臨證應用有一定參考價值。此書併流傳至朝鮮、日本等國。

十一、曾世榮

曾世榮(1253~?),字德顯,號育溪,衡陽(今屬湖南)人。幼年習儒,後從世醫劉思道習醫多年,頗有領悟,漸精於兒科並知名於時。審證處方,每有獨到之處,為人仁篤,重義輕利,深為時人所敬重。

曾世榮曾將劉思道的方論、詩訣等遺著詳加編次,刪增補缺,又旁求當時明醫論述,並彙集自己平時論證與方劑,於至元三十一年(1294)撰成《活幼心書》3卷,刊行於世。另著有《活幼口議》20卷,論述兒科醫理。以上兩書均存於世。

十二、杜本

杜本(1276~1350),字伯原,又字原父,號清碧,元江西靖江人。杜氏性格沉靜少言,以苦心研讀經史為志趣,並且博學善文,諸如天文、地理、律歷、度數、書面無不通習。順帝至正三年(1343),朝廷修三史,擬從蒙古、色目、漢人、南人中各選一處士參與其事,經左丞脫脫舉薦,杜氏以南人處士征授翰林待制、奉訓大夫,兼國羅院編修官,行至錢壙,他以疾病為由辭歸。卒葬福建崇安縣南存心橋西。

杜氏兼通醫學,於順帝至正元年(1341)撰成《敖氏傷寒金鏡錄》1卷,是我國現存最早的舌診專著,杜氏尚有《四書表義》等非醫學著述。

十三、王與

王與(1260~1346),字與之,浙江溫州人。著名法醫學家。王與少年好學,尤重法律,軍方弱冠,任郡功曹,從事勤敏。歲逢荒年,守承罔然無措,經王與努力,散放官米,使民得活。後升任杭州路鹽官,州提控案牘,經常參加驗屍,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州路總管知事,後轉任湖州錄事,請老,終於承直郎溫州路樂清縣尹。

王與一生精明法律,著有《無冤錄》、《欽恤集》、《禮防書》、《刑名通義》等書,為從政者多所取法。《無冤錄》一書,蜚聲中外。

王與退休後,居於水嘉縣,頗受鄉里愛戴,有力所不及求於公者,無不給以幫助,終於至正六年(1346),年八十有六,葬於家鄉馬嶴。

十四、宋震亨

朱震亨(1281~1358),字彥修。婺州義烏(今浙江義烏縣)人,因世居丹溪,人尊稱「丹溪翁」。

朱氏自幼聰明好學,稍長即學習經書,意欲通過科舉以登仕途,後往八華山隨理學家許謙學習道德性命之說,對理學深有造詣。放棄舉子業,專心致力於醫學。

泰定乙丑(公元1325年)夏拜羅知悌為師,羅氏以劉完素、李東垣、張於和之學,遂以經義解諸家之說傳授丹溪。朱氏學成後返歸鄉里,數年之間,醫名大振。

丹溪精於文字及古代哲學,善以《周易》、《禮記》等書中的哲學思想與《內經》相聯繫,於醫學理論頗有建樹,尤其是他提出的「陽有餘陰不足淪」及「相火論」,對後世深有影響。

丹溪著有《格致餘論》、《局方發揮》、《本草衍義補遺》、《傷寒辨疑》、《外科精要新論》。另外,《脈因證治》、《丹溪心法》、《金匱鉤玄》等書,亦署丹溪之名,但或為門人編輯,或為偽托之作。

丹溪在《同方》盛行、溫燥成習的時代,提出「陽有餘陰不足論」和「相火論」,在養生方面主張護惜陰精,治病方面力倡滋陰降火,對醫學理論的豐富和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後世稱之為「滋陰派」,列於「金元四大家」之一,標誌著人們對他的推崇和讚揚。但對陽氣重視不夠,未免有片面之失。

十五、忽思慧

忽思慧,一譯和斯輝,生卒年月不詳,蒙古族(一說為元代回回人),約為13、14世紀間人。

忽思慧是一位很有成就的營養學家,在我國食療史以至醫藥發展史上佔有較為重要的地位。元仁宗延祐二年(1315),趙國公常普蘭奚任徽政院使,掌管侍奉皇太后諸事,忽思慧約於是年被選任飲膳太醫,入侍元仁宗之母興聖太后答己。其間,他與常普蘭奚在食療研究方面密切合作,後來他供職中宮,以膳醫身分侍奉文宗皇后卜答失里,所以忽思慧在元廷中主要是以飲膳太醫之職侍奉皇太后與皇后。

忽思慧長期擔任宮庭飲膳太醫,負責宮庭中的飲食調理、養生療病諸事,加之他重視食療與食補的研定與實踐,因此得以有條件將元文宗以前歷朝宮廷的食療經驗加以及時總結整理,他還繼承了前代著名本草著作與名醫經驗中的食療學成就,並注意汲取當時民間日常生活中的食療經驗。正是在這神情況下,他編撰成了營養學名著《飲膳正要》一書。

十六、危亦林

危亦林,生卒年不詳,字達齋。祖籍撫州(今江西撫州市西),後遷南豐(今江西南豐縣),出身子世醫家庭,高祖危雲山隨董奉二十五世孫董京習大方脈內科),爾後醫道五世不衰。其伯祖危子美專婦人及正骨金鏃等科。其父危碧崖,隨周伯熙習小兒科,進而學眼科,兼療疾。危亦林自幼好學,20歲開始業醫,除繼承祖傳醫術外,還研究瘡腫、咽喉、口齒等科,醫術全面,而以骨傷科最有成就。於1337年撰成《世醫得效方》19卷。經太醫院審問後,於1345年刊行。

《世醫得效方》的骨傷科成就,代表了金元時期中國骨傷科的發展水平,居於當時世界醫學的前列。

十七、沙圖穆蘇

沙圖穆蘇,一譯薩里彌實薩德彌實(生卒年不詳),字謙齋,蒙古族。元泰定年間(1324~1328),以御史出為建昌(今江西南城)太守,兼通醫學。他在為官餘暇,還留意於醫藥方書之事,常常思究疾病發生的緣由,考核適用的方藥,用心搜集前代方書所未載的方劑。並在臨證中審慎驗證,往往獲得效驗,日久便積累了豐富的資料。約於1326年,有醫生參與幫助整理,訂正成書。因他以「瑞竹」為其堂號,所以將書名取為《瑞竹堂經驗方》。

十八、滑壽

滑壽(約1304~1386),字伯仁,晚號櫻寧生,祖籍襄城(今河南襄城縣),後遷儀真(今江蘇儀征縣),又遷餘姚《今浙江餘姚縣》。滑壽自幼聰明好學,善詩文,通經史諸家。先從京口(今江蘇鎮江市)名醫王居中學醫。研讀《素問》、《難經》,頗有心得,遂著成《讀素問抄》和《難經本義》二書。繼之精心研究張仲景、劉守真、李東垣諸家之說,融會貫通,深有造詣。後來又隨東平(今山東東平縣)高洞陽學習針法,遂對經絡悉心研究,取《內經》等書中有關經絡的理論,撰成《十四經發揮》3卷。

滑氏醫學著述除以上3種外,還有《讀傷寒論抄》、《診家樞要》、《痔瘺篇》、《醫韻》等。後二書散失。

32 遼夏金元中外醫藥交流 | 遼夏金元醫學著作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遼夏金元醫學家傳記」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