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秦漢時期醫學家傳記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秦漢時期醫學 >> 秦漢時期醫學家傳記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目錄

一、淳于意

淳于意(公元前205?~前150年),西漢臨淄(今山東淄博)人,因曾任齊國的太倉長(一說太倉令),人稱倉公。年輕時喜鑽研醫術,拜公孫光為師,學習古典醫籍和治病經驗。公孫光又將倉公推薦給臨淄的公乘陽慶。當時公乘陽慶已年過六十,收下淳于意為徒,將自己珍藏的黃帝扁鵲脈書、根據五色診斷疾病、判斷病人預後的方法、以及藥物方劑等書傳給他。三年後倉公出師四處行醫,足跡遍及山東,曾為齊國的侍御史、齊王的孫子、齊國的中御府長、郎中令、中尉、中大夫、齊王的侍醫遂等診治過疾病。當齊王劉將閭為陽虛侯是(公元前176~前164年),淳于意曾為其治癒了關節炎一類疾病,還隨從將閭來過長安(今陝西西安),並為安陵(今咸陽東北)阪里的項處診治牡疝病。

齊文王(公元前178~前167年在位)患肥胖病氣喘頭痛、目不明、懶於行動。淳于意聽說後,認為文王形氣俱實,應當調節飲食,運動筋骨肌肉,開闊情懷,疏通血脈,以瀉有餘。可是有一庸醫施以灸法,使文王病情加重致死。於是王公貴族誣滔倉公「不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加之同時趙王、膠西王、濟南王請倉公為其治病而未至。官府聽信誣告,把淳于意傳到長安受刑。淳于意生有五女,當皇帝詔書進京問罪時,他感傷無男隨行。於是小女兒堅持隨父進京、並上書朝廷,申述父親無罪,並願意為奴以換取父親的自由。經漢文帝詔問,遂使淳于意被赦免而回故里。淳于意在應詔回答漢文帝詢問時敘述了自己學醫、行醫的經過,業務專長、師承、診療效果、病例等,史稱:「診籍」(即診病的簿記)共計25個病案。他所答詔的病案格式一般均涉及病人的姓名、年齡、性別、職業、籍里、病狀、病名,診斷、病因、治療、療效、預後等,從中反映了淳于意的醫療學術思想與醫案記錄上的創造性貢獻。

淳于意象秦越人一樣,並沒有把醫學經驗的傳授限定在神秘而狹小的範圍內,而是廣泛傳授醫術,他因才施教,培養宋邑、高期、王禹馮信杜信唐安以及齊丞相府的宦者平等人,是秦漢時期文獻記載中帶徒最多的一位醫家

二、涪翁程高郭玉

郭玉(公元1~2世紀),東漢廣漢郡(今四川新都縣,一說廣漢縣)人,是漢和帝時最負盛名的醫學家。

郭玉的師祖是一位隱士醫學家,即四川涪水附近以釣魚為生的一老翁,世人不知其姓名,所以稱為「涪翁」。史志記載:「涪翁避王莽亂隱居於涪,以漁釣老,工醫,亡姓氏。」(《直隸綿州志隱逸》卷41),涪翁「所居處為漁父村」,「在涪城東四里」(《三台縣誌.方使》卷9),涪翁「乞食人間,見有疾者,時下針石,輒應而效,乃著《針經》、《診脈法》傳於世。弟子程高尋求積年,翁乃授之。」(《後漢書.方伎列傳》),綿州人民為了紀念他。將涪翁列入南山十賢堂,又有「涪翁山石刻」、「漢.涪翁像碑」等勝跡。

郭玉的醫術、醫德和對針灸診法的貢獻,為朝野所嘆服。他死在官任上。

程高也是位隱士醫家。廣漢(今遂寧縣東北,或今射洪縣)人。郭玉年少時拜程高為師,「學方診六征之技,陰陽不測之術。」在漢和帝時(公元89~105年)為太醫丞,治病多有效應,皇帝感到奇異,為試驗郭玉診脈技術,使一手腕肌膚似女人的男子,與女子雜處帷帳中,令郭玉各診一手,問郭玉此人所患何病,郭玉診脈與望形色相兼,診出其中有故,說:「左陰右陽,脈有男女,狀若異人,臣疑其故。」皇帝為之讚嘆不已,郭玉醫術高明,醫德高尚。為人診病「仁愛不矜,雖貧賤廝養,必盡其心力」,但在為貴人治病時,往往療效不很滿意。皇帝派一個貴人患者,換上貧寒人的衣服,並變換居處,請郭玉診療、郭玉一針而愈。皇帝詔問郭玉,郭玉回答說:「醫之為言意也,腠理至微,隨氣用巧,針石之間,毫芒即乖,神存乎心手之際,可得解而不可礙言也」。反映了他在診治疾病時全神貫注,為病人負責的精神。郭玉對答中分析了為貴人診病的難處,他說:「夫貴者處尊高以臨臣,臣懷怖懾以承之,其為療也,有四難焉:自用意而不任臣,一難也;將身不謹,二難也;骨節不強,三難也;好逸惡勞,四難也。針有分寸,時有破漏,重以恐懼之心,加以裁慎之志,臣意且猶不盡,何有於病哉」?郭玉以上論述正確估計了存在於東漢王公貴族的生活和思想行為對疾病診治的不良影響;同時也科學地揭示了醫生診治不同社會地位的患者所存在的心理障礙。他是繼扁鵲之後又一個對醫療社會與心理有研究的醫家。

三、韓康

韓康(公元2世紀),字伯休,一名恬休,關中霸陵(今西安市東)人。他出身望族,卻不慕名利,致力於醫藥,採藥於名山,賣藥於長安(今西安市)市面,「口不二價,三十餘年。」以此表明信譽為重,所售藥是貨真價實的。有女子從韓康那裡買藥時討價還價,韓康守價不移,那女子生氣地說,你不讓價,難道你是韓伯休嗎,韓康感嘆地說,我本想避名埋姓。今小女子都知道我的姓名,我還賣藥做什麼?便隱入霸陵山中了。

後來朝廷知道韓康的學問和才氣,授以博士。漢恆帝(147~167)派人持厚禮和車輛接他,使者奉詔書到韓康家中,他迫不得已,才答應遵命。但他不乘朝廷的車輛,而乘自已的牛車。在天未亮時駕車先行了,走到一個地方,亭長因韓康徵士要從這裡路過,就動用人力和畜力來修路築橋;見韓康這般模樣,以為他是種田翁,叫人奪下他的牛,朝廷使者趕到,看見被奪牛者是韓康,欲處死這個亭長,韓康說,這怪我自己,不能怪亭長,並在途中向東逃入霸陵山中,隱居而終。

四、壺翁費長房

壺翁,(約公元2世紀),不知其姓名,一稱壺公。一說「壺公謝元,歷陽人,賣藥於市。不二價,治病皆愈。語人曰:服此藥必吐某物,某日當愈,事無不效。日收錢數萬,施市內貧乏飢凍者。」可見壺翁是一位身懷醫技、樂善好施的隱士醫家。由於他診病賣藥處常懸一壺作為醫幟,所以人稱壺翁,民間傳術有關於他的許多神話故事。壺翁曾將醫術傳授於費長房。《後漢書》說:「費長房者,汝南(今河南上蔡西南)人,曾為市掾。市中有老翁賣藥,懸一壺於肆頭,及市罷,輒跳入壺中,市人莫之見,惟長房子樓上睹之,異焉。因往再拜,奉酒脯。翁知長房之意其神也,謂之曰:子明日可更來,長房旦日復詣翁,翁乃與俱入壺中。惟見玉堂嚴麗,旨酒甘餚盈衍其中,其飲畢而出。翁約不聽與人言之,復乃就耬上侯長房曰:我神仙之人,以過見責,今事畢當去,子寧能相隨乎?樓下有少酒,與卿為別……長房遂欲求道,隨從入深山,翁撫之曰:子可教也,遂可醫療眾疾」。類似記載,還見於葛洪神仙傳》等。這些記載雖然語涉傳奇色彩,但若揭其神誕外衣,不難知壺公費長房乃東漢時名醫。壺公的事迹傳之甚廣,歷代醫學家行醫開業,幾乎無不以,「懸壺之喜」等為賀,或於診室懸葫蘆為醫之標誌,至今仍有不少藥店、製藥廠等沿以為用。

相傳壺翁的師傅戴公柏有《太微黃書》10餘卷傳世。壺翁著有《召軍符召鬼神治病玉府符》20餘卷,已佚。

五、張仲景

張仲景(約150~219年),名機,東漢末年南陽郡涅陽(今河南省南陽市,一說涅陽故城在今南陽市與鄧縣之間的稂東鎮,地屬鄧縣)人。(按《水經注》:「涅陽,漢初置縣,屬南陽郡,因在涅水(今趙訶)之陽,故名。」張仲景的里籍自來眾說紛雲,陳邦賢氏定為南陽郡涅陽,范行准氏定為南陽蔡陽,嗣後廖國王、張炎二氏考涅陽故城在今鄧縣稂東鎮。尚啟東考為南陽郡棘陽(故城在今河南新野東北)),《後漢書》無傳,其事迹始見於唐代甘伯宗名醫錄》:「張仲景,南陽人,名機,仲景乃其字也。始受術於同郡張伯祖,時人言,識用精微過其師,所著論,其言精而奧,其法簡而詳,非淺聞寡見者所能及」。

張仲景生活於東漢末。當時,除連年戰亂外,疫癘流行,曹植曾有記述,「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曹集詮評》第九卷),張仲景稱其宗族原有人丁二百餘口,自建安以後的不到十年間,死亡者有三分,而死於傷寒的竟佔十分。張仲景有感於宗族的衰落和人口的死亡,加之世浴之弊,醫家之弊,醫道日衰,傷往昔之莫救,促使他悉心研究醫學,「勤求古訓,博採眾方」,撰用前代醫籍如《素問》、《九卷》、《八十一難》、《陰陽大論》、《胎臚藥錄》,又結合個人臨證之經驗,編成了《傷寒雜病論》。原書十六卷,經漢末戰亂兵火而散佚,復得後世醫家整理,成為今本《傷寒論》和《金匱要略》二書,前者專門討論傷寒病。後者主要論述內傷雜病

傷寒是外感急性熱病的總稱,《素問.熱論》說:「今夫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張仲景基於此說而發展,他以六經為綱,剖析了傷寒病各個階段的病機病位病性,創立了傷寒病的六經辨證體系。對於各科雜病,張仲景以臟腑經絡樞機,縷析條辨,開後世臟腑辯證之先河。《傷寒論》與《金匱要略》二書共載方劑269首,用藥214種,對藥物的加工與使用,方劑的配伍與變化都有很細緻的要求。張仲景對外感熱病與雜病的認識和臨證治療的指導思想與方法,被後世概括為辨證論治體系,其在藥劑學方面的成就,對後世醫學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宋代之後的醫學家多尊稱其為「亞聖」、「醫聖」。

張仲景本為士人,而能絕意宦途。精研醫道,並鄙視那些「競逐榮勢,企踵權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的「居世之士」。他不僅以醫術享譽於當時,且對醫生的醫德與醫療作風有相當嚴格的要求,批評那些醫德不修、醫風不正的醫生,「不念思求經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始終順舊,省病問疾,務在口給,相對斯須,便處湯藥,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陽,三部不參,動數發息,不滿五十,短期未知訣診,九侯曾無彷佛,明堂闕庭,盡不見察。所謂窺管而已。」這些論述上承秦漢,下啟晉唐,成為祖國醫德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張仲景的著作除《傷寒雜病論》外.見於文獻著錄的尚有《張仲景五臟論》、《張仲景脈經》、《張仲景療婦人方》、《五臟營衛論》、《療黃經》、《口齒論》等。張仲景弟子有杜度衛汛,俱為當時名醫。

後人為了紀念張仲景,曾修祠、墓以祀之。明清以來留下的有關文物勝跡較多。河南南陽的「醫聖祠」始建於明代,有清代石刻「醫聖祠」(1727)、「醫聖張仲景故里」(1900),據明代《漢長沙太守張仲景靈應碑》記載:「南陽城東仁濟橋西聖廟,十大名醫中有仲景像。」清代《南陽縣誌》記載:「宛郡(南陽)東高阜處,為張家巷,相傳有仲景故宅,延曦門東迤北二里,仁濟橋西,有仲景墓。」河南南陽的醫聖祠經明清以後屢次修葺(其間也有毀壞),保存比較完整。分布各地的十大名醫祠中都供有張仲景的塑像,反映了中國民間對張仲景的崇敬與緬懷。醫聖祠於本世紀50年代以後經不斷擴建增修,已煥然一新,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六、華佗

華佗(約公元2世紀~3世紀初),字元化,沛國譙(即今安徽省毫縣)人。他在年輕時,曾到徐州一帶訪師求學,「兼通數經,曉養性之術」。沛相陳圭推薦他為孝廉、太尉黃琬請他去做官,都被他一一謝絕,遂專志於醫藥學和養生保健術。他行醫四方,足跡與聲譽遍及安徽、江蘇、山東、河南等省。曹操聞聽華佗醫術精湛,徵召他到許昌作自已的侍醫。曹操常犯頭風眩暈病,經華佗針刺治療而痊癒。但華佗為人耿直,不願侍奉在曹操身邊,甚至認為作侍醫是可恥的職業,於是就託詞妻子有病,以及回家取方藥為由,一去不再返回。曹操多次寫信催促華佗,又令當地郡縣把華佗遣還,最後派人偷偷察看,才知華佗不願為侍醫,遂將華佗逮入獄中。有人向曾操請求寬恕華佗,曹操不聽勸說,竟殘酷地殺害了華佗。

華佗生前著有醫書,臨死時拿出一卷交給獄吏,獄吏不敢接受,華佗將書焚毀。此乃千古之憾事,歷代托華佗之名而出的醫書有數種,舊題華佗所著的《中藏經》中,相傳記載有華佗的一些學術經驗與方術及藥劑。

曹操殺害了華佗後,常感到內疚後悔,特別是他的愛子倉舒(曹沖)病重時,更是非常後悔殺了華佗,令兒子的病得不到治療。早在三國時,華佗就被魏國列為著名醫家,後世譽稱他是「外科學鼻祖」。

華佗在醫藥學術上兼通各科,尤以外科為最負盛名。《後漢書.華佗傳》記載,華佗「精於方藥,處劑不過數種,心識分銖,不假稱量,針灸不過數處,若疾髮結於內,針灸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無所覺,因刳破腹背,抽割聚積,若在腸胃,則斷截湔洗,除去疾穢,既而縫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創愈,一月間皆平復。」記載華佗的醫案有數十則,皆具體地反映了華佗高明的診療醫術,涉及到內、外、婦、產、兒、五官、針灸等科。他因病制宜,採用各種不同的療法。他以手術治癒了腸癰、脾半腐的病,使病人轉危為安。當華佗成功地應用麻沸散麻醉病人而進行腹部手術時,世界其它國家的外科麻醉術尚處於摸索階段。就是在其它各科疾病的防治方面,華佗善辯證施治,他用刺血療法治癒了頭暈目眩、視物不清(類似高血壓腦動脈硬化)患者的病症

華佗對養生和預防保健尤為注重,並身體力行,在理論和實踐方面有其獨到之處。華佗「曉養性之術,年且百歲,而猶有壯容,時人以為仙。」他對弟子說:「人體欲得勞動,但不當極耳。動搖則谷氣得消,血脈流通,病不得生,譬如戶樞終不朽也。」(《後漢書.華佗傳》)他總結並創造「五禽之戲」,仿鹿、熊、虎、猿、鳥的動作,時常操練,可強身除病。身體若有不適,做一禽之戲,汗出,即感輕鬆。華佗還重視節慾保健,他創製了一種具有抗衰老作用,久服可利五臟、輕身、烏髮的藥物。

華佗的弟子李當之,著有《李當之藥錄》。吳普常練五禽之戲,年高九十多仍耳聰目明,牙齒完堅,著作有《吳普本草》6卷。樊阿,彭城人,擅長針灸,善深刺要穴,他遵循華佗教授的養生法,享壽百餘歲。普常練五禽之戲,年高九十多仍耳聰目明,牙齒完堅,著作有《吳普本草》6卷。樊阿,彭城人,擅長針灸,善深刺要穴,他遵循華佗教授的養生法,享壽百餘歲。

32 秦漢時期醫學著述 |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醫學(公元220-581年)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秦漢時期醫學家傳記」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