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兒科/中醫兒科學發展簡史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兒科學》 >> 中醫兒科學基礎 >> 發展簡史
中醫兒科學

中醫兒科學目錄

中醫兒科學,是以中醫學理論體系為指導,中國傳統的中藥針灸推拿等治療方法為手段,研究自胎兒至青少年這一時期小兒的生長發育生理病理、餵養保健,以及各類疾病預防和治療的一門醫學科學。

中醫兒科學薈萃了中華民族數千年來小兒養育和疾病防治的豐富經驗,隨著中醫學的發展而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理論和實踐體系。中醫兒科學的發展歷史,可以劃分為四個主要階段。

目錄

—、中醫兒科學的萌芽期(遠古-南北朝)

自從有了人類,就有了原始的醫學活動。據考古學家考證,我國69萬年前的「北京人」平均壽命大約只有14歲,因而可以說,人類早期的醫學活動中,包括了相當部分的兒童醫療保健內容。《山海經》中所載巫方是傳說中我國最早的兒科醫生。史書中明確記載的兒科醫生則始見於《史記.扁鵲倉公列傳》:「扁鵲……人咸陽,聞秦人愛小兒,即為小兒醫」。古代醫籍中關於兒科疾病的早期記載見於西漢墓帛書《五十二病方》,書中有關於「嬰兒病癇」、「嬰兒瘛」的記述。《漢書.藝文志》載有「婦人嬰兒方」19卷,是早期的婦兒科方書。《內經》不僅建立了指導各科臨床的中醫理論體系,而且提出了有關兒科的不少論述,如小兒生長發育、體質特點、先天因素致病、某些疾病的診斷及預後判斷等。《傷寒雜病論》建立的辨證論治體系,特別是臟腑雜病,對後來兒科辨證體系的形成產生了重要影響。這一時期已有兒科醫案記載,如西漢名醫淳于意(倉公)曾以下氣湯治小兒氣鬲病,東漢名醫華佗曾以四物女宛丸治小兒下利病。《隋書.經籍志》記載南北朝醫藥書中專門列齣兒科、產科等醫事分科,同時也出現了小兒醫學專著,如王末鈔的《小兒用藥本草》2卷,徐叔響的《療少小百病雜方》37卷等。

二、中醫兒科學的形成期(隋朝-宋朝)

隋唐時期,政府重視醫學教育,在太醫署內由醫博士教授醫學,其中專設少小科,學制5年,促進了兒科專業的發展。

隋代巢元方主持編撰《諸病源候論》,其中論小兒雜病諸候6卷。該書提出—了「不可暖衣,……宜時見風日,…常當節適乳哺」等積極的小兒護養觀。將外感病分為傷寒、時氣兩大類,內傷病以臟腑辨證為主,詳論兒科病因證候255候。唐代孫思邈的《備急千金要方》首列「少小嬰孺方」2卷,收錄兒科用方3m余首,將兒科病分為9門,論其理法方藥。

相傳至今的最早兒科專著《顱囟經》,流行於唐末宋初,提出嬰幼兒體屆純陽的觀點,論述小兒脈法及驚。癇、癲、疳、痢,火丹等疾病的證治,北宋錢乙,字仲陽,對中醫兒科學體系形成作出了突出貢獻,因而被譽為「兒科之聖」。錢乙的主要學術建樹,由其弟子閻季忠編集於《小兒藥證直訣》一書中。該書歸納小兒的生理病理特點為「臟腑柔弱,易虛易實,易寒易熱」,對兒科臨床有直接指導意義。錢乙從兒科特點出發,在四診應用中尤重望診,對「面上證」、「內證」,痘疹類出疹性疾病的鑒別診斷等,都有較詳明的論述。《小兒藥證直訣》建立了兒科五臟辨證體系,捉出心主驚、肝主風、脾主困、肺主喘、腎主虛等,成為中醫兒科辨證學中最重要的力法。他制訂兒科治則治法,從五臟補虛瀉實出發,又注意柔潤清養,補運兼施,攻不傷正。他善於化裁古方,根據兒科特點創製新方,製劑以成約為主,切合臨床應用。

北宋時期,天花麻疹等時病流行,名醫董汲擅用寒涼法治療,總結撰成《小兒斑疹備急方論》,是為天花、麻疹類專著之始。南宋劉昉等編著《幼幼新書》40卷,是當時世界上最完備的兒科學著作。南宋時還有《小兒衛生總微論方》20卷,對兒科各類疾病廠-泛收錄論述,包括多種先天性疾病。書中明確新生兒臍風撮口是由於斷臍不慎所致,與成人因破傷而患的破傷風是同一種疾病,提出切戒用冷刀斷臍,主張用烙臍餅子按臍燒炙臍帶,再以封臍散裹敷,是當時預防臍風的較好方法。

南宋陳文中,著《小兒痘疹方淪》《小兒病源方論》,他力們固養小兒元陽,以擅用溫補扶正見長。對痘疹類時行疾病因陽氣虛寒而產生的逆證,他擅用溫補托毒救急。陳文中主溫補,與錢乙、董汲重寒涼,兩者相得益彰,促進了中醫兒科學的發展,為兒科疾病辨證論治提供了全面的依據和豐富的治療方法。

三、中醫兒科學的發展期(元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

金元四大家各有特長,在兒科方面也各有貢獻。劉完素主張用辛涼苦寒,瀉熱養陰法治療小兒熱病主張從正治熱性病善用攻下。李呆重視凋理脾胃。朱震亨認為小兒「陽常有餘,陰常不足」,以用養陰法見長。

元代曾世榮編著《活幼口議》《活幼心書》。曾氏詳論初生諸疾,是中醫新生兒學較早的集中論述。他議證論候翔實,對多種兒科常見病證候分類治法均作了精鍊而具有指導意義的論述,如歸納驚風四證八候,提出鎮驚、截風、退熱化痰治法,立琥珀抱龍丸、鎮驚丸等療驚方,均沿用至今。

明代薛鎧、薛己父子精於兒科,善采眾長,著《保嬰撮要》。薛氏發揚五臟辨證學說,每篇首引錢乙辨證論治綱目,繼陳張元素五臟相關之闡述,旁證博引,演繹成篇。他們重視脾、腎二臟,治脾宗陳文中而偏溫,治腎既宗錢乙養元陰滋生化源,又效陳文中溫元陽陰中求陽。《保嬰撮要》論小兒各科病證221種,列醫案1540則。其中論及小兒外科眼科耳鼻咽喉科、口齒科、肛腸科皮膚科骨傷科病證達70種以上,臟腑、經絡辨證用藥,內治、外治、手術兼施,對中醫小兒外科學專科形成作出了重大貢獻。

明代名醫萬全,著兒科專著《幼科發揮》《育嬰秘訣》《片玉心書》等。他就不同階段的兒童,提出了預養以培其元\,胎養以保其真、蓐養以防其變、鞠養以慎其疾的「育嬰四法」。

在朱震亨的基礎上,系統提出了陽常有餘、陰常不足,肝常有餘、脾常不足,心常有餘、肺常不足、腎常不足。「三有餘、四不足」的小兒生理病理學說。他特別重視調理脾胃,並認為「調理之法,不專在醫,唯凋乳母、節飲食、慎醫藥,使脾胃無傷,則根本常固矣」,有重要的臨床指導意義。

此外,明代還有李時珍《本草綱目》,收集了很多治療兒科病的藥、方。魯伯.嗣《嬰童百問》,詳究兒科病源與證治,論述平達,切合實用,,王肯堂證治準繩.幼科》,集眾書之長,又參以己見,內容廣博。張景岳《景岳全書.小兒則》,提出了兒科辨證重在表裡寒熱虛實,小兒「陽非有餘」、「陰常不足」,治療上「臟氣清靈,隨撥隨應」等觀點。

清代兒科醫家夏禹鑄著《幼科鐵鏡》,認為「有諸內而形諸外」,可從望面色、審苗竅來辨別臟腑的寒熱虛實,重視推拿療法在兒科的應用。《醫宗金鑒.幼科心法要訣》是清朝廷組織編寫的兒科專書,條理分明,立論精當,適用於臨床和教學。謝玉瓊《麻科活人全書》足一部麻疹專著,詳細闡述了麻疹各階段及合併症的辨證與治療。王清任《醫林改錯》汜載廠作者觀察小兒屍體的解剖學資料,明確提出「靈機記性不在心在腦」的觀點,闡發活血化瘀治法,介紹了該法在紫癜風、疳證、小兒痞塊等病證中的應用。

陳復正是清代兒科名家,著《幼幼集成》。他倡導指紋診法,概括了指紋診的方法和辨證綱領。《幼幼集成》除採用臟腑辨證外,更重視八綱辨證在兒科的應用,陳氏創製廠集成八方,沿用古方,還大量收錄各類簡便方,使該書更具實用價值。

吳瑭不僅是溫病大家,在兒科方面也卓有成就。他鮮明地提出「小兒稚陽未充、稚陰未長者也」的生理特點,易於感觸、易於傳變酌病理特點,稍呆則滯、稍重則傷的臨床用藥注意點。論小兒溫病,六氣病因,三焦分證,治病求本,與葉桂的衛氣營血辨證學說相輔相成。

明清寸期,天花、麻疹等時病流行,兒科在產;生大量痘、麻專著的同時,應用人痘接種預防天花已廣泛傳播《博集稀痘方論》(1577年)載有稀痘方,《三岡識略》(1653年)載有痘衣法。俞茂鯤《痘疹金鏡賦集解》(1727年)說,在明隆慶年間(1567—1572年),寧國府太平縣的人痘接種法已盛行各地。我國的人痘接種法後來流傳到俄羅斯、朝鮮、㈠本、土耳其及歐非國家,成為世界免疫學發展的先驅。

清朝後期,隨著西醫傳人我國,兒科界也開始有人提出宜中西醫合參。何炳元《新纂兒科診斷學》中就在傳統四診之外,引人檢診一項,用於檢查口腔、溫度、陰器、便路等的變化。民同時期兒科疾病流行,許多醫家尋求古訓,融會新知,救治了大批患兒。例如,在治療重症熱病時,徐小圃擅用溫陽藥物回陽救逆,奚詠裳善取寒涼藥物清熱保津,就是這一時期外感病寒、溫兩大學派的傑出代表。

四、中醫兒科學的新時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在國家發展我國傳統醫學的政策支持下,在現代科學技術飛躍進步的學術氛圍中,中醫兒科學和其他中醫學科一樣,進入了快速發展的新時期。

20世紀50年代開始了現代中醫中等和高等教育,70年代開始中醫兒科學碩上生教育,八十年代開始中醫兒科學博士生教育,90年代又開始進行在職醫師的繼續教育,這種現代的完整教育體系,不僅為中醫兒科界輸送了大批人才,而且使中醫兒科隊伍素質不斷提高,成為學科發展的保證。

建悶以來,整理出版了歷代兒科名著,發掘了一大批對臨床具有理論指導和實踐應用價值的可貴資料。就中醫兒科學若干基礎理論問題進行了學術爭鳴,認識漸趨一致。兒科診法應用,豐富了傳統四診內容,在四診客觀化如色診定量、舌診微觀化、聞診聲音分析、脈圖分析等方面都進行了研究,而月。嘗試把利用血液化學超聲影像等現代技術方法取得的微觀辨證資料,與應用傳統四診手段取得的宏觀辨證資料相結合,發展了兒科辨證學。

在預防醫學方面,我國古代養胎護胎的經驗得到總結推廣,對促進優生髮揮了積極作用。通過孕婦服藥,預防新生兒胎黃、胎怯等的發病,取得了有創新意義的成果。對體弱兒童辨證給藥,調整體質,增強臟腑生理功能,減低,廠反覆呼吸道感染兒和脾胃虛弱兒的發病率,延長了哮喘腎病症候群等複發性疾病的緩解期。中藥保健藥品、保健食品保健用品的開發應用,對增強體質,保護易感兒,降低發病率,發揮了積極作用。

在臨證醫學方面,隨著臨床診斷技術的進步和科研方法的應用,研究成果不斷湧現,診療水平大為提高。應用小兒暑溫理論指導流行性乙型腦炎的辨證論治,降低了病死率和後遺症發生率;應用胎怯理論指導低出生體重兒的治療,提高了生長發育速度,增強了體質,降低了死亡率。對哮喘、肺炎喘嗽、泄瀉癲癇、胎黃等兒科常見病的研究不斷深入;對厭食兒童多動症候群病毒性心肌炎皮膚粘膜淋巴結症候群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等疾病的辨證論治總結出了規律;對腎病症候群、維生素D缺乏性佝僂病急性白血病流行性出血熱新生兒硬腫症等疾病的中西醫結合治療研究取得成果。一批兒科新劑型藥物,如口服液、注射液等投入臨床使用。在臨床科研中引進了實驗手段,通過臨床檢驗、動物實驗,不僅證實了中醫藥的臨床療效,說明了藥效學原理,而且為進一步提高療效、篩選方藥、改革劑型等,提供了科學的方法。

中醫兒科學的形成和發展已有數千年的歷史,目前正在向著學科現代化的方向前進。中醫兒科學的現代化,就是要建立起一整套源於傳統中醫兒科,適應未來社會需要,與各現代科學學科自然銜接、協調發展的全新理論和實踐體系。實現這一戰略目標,科學研究是其必由之路,人才培養是其基礎工程。相信經過長時期的努力,中醫兒科學的現代化,將會隨著整個中醫學的現代化而逐步實現。

32 中醫兒科學基礎 | 小兒年齡分期 32
關於「中醫兒科/中醫兒科學發展簡史」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