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春秋戰國時期醫學著述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春秋戰國時期的醫學(公元前770年至公元前221年) >> 春秋戰國時期醫學著述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目錄

一、簡書《萬物》

《萬物》是1977年在安徽阜陽雙古堆第二代汝陰侯夏侯灶墓出土的漢簡之一(文化部古文獻研究室,安徽阜陽地區博物館,阜陽漢簡整理小組:阜陽漢簡《萬物》,文物,(4):36,1988)。夏侯灶卒於漢文帝前元十五(公元前165)年,故《萬物》的竹簡抄本年代,在西漢初年,據竹簡「出現的『越』、『符離』等春秋時期才有的地名」,考證《萬物》的撰寫時代,可能是戰國初期或春秋時代(胡平生、韓自強:《萬物》說略,文物,(4):48,1988)。竹簡殘損嚴重,初以「雜方」名之。後胡平生、等據W001號竹簡:「……,不可聞也;萬物之本,不可不察也;陰陽之化,不可不知也」的簡文而定名為《萬物》。《萬物》殘簡共計133支,共約1100字,最長者約21.6厘米,載30餘字,其餘長短不一,字數多寡不等。敘事記物,一句一讀,兩句之間,以墨色圓點隔開,一支簡有寫二、三句者。

《萬物》的本草學成就:《萬物》的藥物種類,初步統計為71種,其中:玉石部5種,草部23種,木部5種,獸部11種,禽部4種,魚部11種,果部4種,米穀部4種,菜部4種。此外,還有「莫盜」、「鼠享」、「大發」、」石卦」等待考。分析《萬物》所記載藥物,絕大多數為日常生活中所能接觸到的東西,這是藥物早期發展階段的一個特徵。從「蜀椒」來說,可以推測,這在戰國初期或春秋時代,各地之間的藥物交流就早已存在。

《萬物》記載藥物治療的疾病,初步統計有病名31種,其中有的「澮」等個別病名尚待考證。這些疾病,包括內、外、五官神經等各科疾病。《萬物》所記載的病證,如寒熱煩心心痛、氣臾、鼓脹、瘺、痤、折、痿、癰、耳、惑、睡、夢噩、失眠健忘等,皆流傳於後世,其中有的至今仍被沿用。

《萬物》記載的藥物功用,有很多不僅與後世本草學相符合,而且至今仍在臨證醫療中被應用。《萬物》關於藥物的採集,幾乎沒有記載。但加工炮製,則已記載有「煮」、「焙」、等幾種原始方法。對藥物服法與禁忌的記載亦極為簡略,只有一條與服法或禁忌有關,如:「服烏喙百日令人善趨也」。烏喙,即烏頭,有毒。由於應用適當炮製方法,可以降低烏頭的毒性。因此雖不確切但可初步推測為服食烏頭。

分析各方面的資料,《萬物》的撰述年代應早於五十二病方,《萬物》的出土,填補了中國本草史和醫學史上戰國初期至春秋時代之間的空白,提供了十分珍貴的文獻資料。

二、馬王堆出土醫書

1972年初至1974年初,考古工作者相繼對長沙市東郊的一、二、三號漢墓進行了發掘。經考證,其中一號漢墓的墓主是西漢長沙國國相侯利蒼的妻子,名叫辛追;二號墓的墓主即利蒼本人;三號墓的墓主則是利蒼的兒子。在這群墓葬中,出土了大批稀世的文獻資料,包括許多已經失傳了的醫藥文獻。

在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帛書中,有古醫書《足臂十一脈灸經》、《陰陽十一脈灸經》甲本、《脈法》、《陰陽脈死侯》、《五十二病方》、《卻穀食氣》、《陰陽十一脈灸經》乙本、《導引圖》、《養生方》、《雜療方》和《胎產書》等。以上十一種,由於《陰陽十一脈灸經》有甲、乙兩種本子,文字基本相同,可以算一種,所以實際上是十種。馬王堆三號漢墓還出土竹木簡200支。全部是醫書,分為《十問》、《合陰陽》、《雜禁方》、《天下至道談》等四種,以上帛書和訂木簡醫書共計為十四種。這些都是後世已經失傳的古醫書。

1、兩部古脈灸經

馬王堆漢墓帛書《足臂十一脈灸經》(以下簡稱《足臂》)和《陰陽十一脈灸經》甲、乙本(以下簡稱《陰陽》),全面論述了人體十一條經脈的循行走向及所主治的疾病。這是我國目前發現最早論述經脈學說的文獻。從成書的年代來看,在兩部脈經中,《足臂》最為古樸,《陰陽》則稍晚,而《靈樞.經脈》比兩部脈灸經都晚,我們可以說,兩部脈灸經是《靈樞.經脈》的祖本。其主要依據是:

第一,兩部脈灸經只記載了人體的十一條經脈,和《靈樞.經脈》相比,少了一條手厥陰經。《內經》的十二經脈,是在帛書十一條經脈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第二,在經脈的循行走向上,《內經》所述十二經脈互相銜接,循行走向很有規律;而帛書所載十一條經脈互不銜接,循行走向只偏重於某些部位。

第三,在兩部脈灸經中,看不出各條經脈與臟腑有什麼必然聯繫,即使偶有聯繫,也無規律可循。

第四,兩部脈灸經對經脈的命名尚不統一,有些命名比較原始。

2、帛書《五十二病方》

帛書《五十二病方》,現存一萬餘字,全書分題,每題都是治療一類疾病的方法,少則一方、二方,多則二十餘方。現存醫方總數283個,用藥達247種,書中提到的病名有103個,所治包括內、外、婦、兒、五官各科疾病。內科病的治療在全書中所佔比重不大,但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治療內科病的水平。如該書對「」即淋病的治療,處方合理,且大多為現今臨床所沿用。尤其是血淋石淋膏淋、女子淋的分證治療,可以說是對淋病進行辨證論治的雛型。全書以外科病所佔比重為最大,也最為突出。該書在論述疽病的治療時,已初步運用了辨證論治的原則,其處方講究加減化裁,注意對證用藥。例如:「睢(疽)病,冶白薟(蘞)、黃蓍(耆)、芍樂(藥)、桂、姜、椒、朱(茱)臾(萸),凡七物。骨睢(疽)倍白簽(蘞),(肉〕睢(疽)(倍)黃蓍(耆),腎睢(疽)倍芍藥,其餘各一。並以三指大最(撮)一入懷酒中,日五六飲之,……。」

這就是說,一般疽病用白蘞黃耆、芍藥、桂、姜、椒、茱萸等七味藥物通治,但必須注意辨證,症状不同,則用藥的分量亦各有區別。

《五十二病方》在論述痔瘡的治療時,除了運用各種藥物療法外,還記載了精彩的手術療法

其它所載治法多種多樣,除了以內服湯藥為主之外、還有大量的外治法,如敷貼法、煙熏或蒸氣熏法熨法砭法灸法按摩療法、角法(火罐療法)等。治療手段的多樣化,也是當時醫療水平提高的標誌之一。

3、《卻穀食氣》與《導引圖》

帛書《卻穀食氣》是我國迄今發現最早的氣功導引專著。帛書《卻穀食氣》篇幅較長,原文有將近500字,惜因殘損太甚,現今可辨認者僅270餘字。從現存《卻穀食氣》的殘文來看,它主要記載的是導引行氣的方法和四時食氣的宜忌。該篇認為,要根據月朔望晦和時辰早晚及不同的年齡特徵來行氣,講究呼吸吐納,盡量吐故納新,做好深呼吸

帛畫《導引圖》,是我國現存最早的醫療體操圖。經復原後,此圖長約100厘米,高約50厘米。在這幅色彩絢麗的導引圖上,描繪了44個不同性別年齡的人在做各種導引動作。他們分別列成四排,每排11人,人象高9~12厘米。這些人物形態逼真,姿勢各殊,服裝各異,一個個栩栩如生,都在凝神操練。這44人的動作姿態大致可分為三類:一為呼吸運動,一為活動四肢及軀幹的運動,一為持械運動。如「引聾」,即以導引防治耳聾,「引脾病」,即以導引防治痹證腹痛。這些都是不可多得的珍貴資料。

在帛畫《導引圖》中,還有許多模仿動物動作的導引術式。在以仿生動作作為導引術式這一點上,對後世的影響是很大的。

4、帛書《養主方》、《雜療方》和《胎產書》

帛書《養生方》殘損相當嚴重,估計原書有6000字左右,現僅存3000餘字。該書正文在前,目錄在後,原有標題卅二個,經整理後尚可辨認者有27個,如「老不起」、「為醴」、「益甘」、「病最種(腫)」、「莖(輕)身益力」、「除中益氣」等。

從全書內容來看,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類是健身補益方,主要用於強身健體,增強筋力,黑髮益氣美色等。一類是補益性機能的。

該書在敘述胎兒逐月發育的狀態時,曾經明確地寫道:「三月始脂,果隋宵效,當是之時,未有定義(儀),見物而化。是故君公大人,毋使朱(侏)儒,不觀木(沐)侯(猴)等等。這是最早對胎教的論述,認為孕婦的飲食起居,所見所聞,思想情志等,都將對胎兒發育的優劣,乃至胎兒性別的形成等,產生直接的影響。

三、江陵張家山醫簡

1983年底至1984年初,湖北省荊州地區博物館在挖掘江陵縣張家山M247、M249、M285三座西漢初州古墓時,相繼發現了大批竹簡。其中以M247出土的竹簡最多、達1000多枚,大部分貯藏在竹簡(箱)內,保存較完整,字跡清晰。除了法律、軍事、數學和遣冊等類文獻外,還有兩種醫書,題名為《脈書》和《引書》。據張家山漢簡整理小組對墓葬形制、出土器物以及M247隨葬竹簡的歷譜推算,其墓葬年代為西漢呂后至文帝初年(約公元前2世紀中期),與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墓葬年代漢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同期或稍早。

1、《脈書》述要

《脈書》共2028字,約在西漢初期被抄寫在65枚竹簡上,其內容可分五個部分。第一部分主要論述病候,自頭至足依次敘述了67種疾病的名稱及簡要症状,涉及內、外、五官、婦、兒科病症,其中內科病約佔2/5,不同於馬王堆醫書《五十二病方》側重於外科病;第二部分內容與馬王堆醫書《陰陽十一脈灸經》甲、乙兩本完全相符,且所保存的文字較甲本多332字、較乙本多122字,使《陰陽十一脈灸經》在更大程度上得以復原成為可能。第三部分內容與馬王堆醫書《陰陽脈死候》基本相同,且多出69字,其中說:「夫留(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以其動。動則實四支(肢)而虛五臧(臟),五臟虛則玉體利矣。」是目前書已知古籍中最早甲「流水」與「戶樞」的比喻論述人體運動有利健康的原理。第四部分,用四言韻體論述人體骨、筋、血、脈、肉、氣等6種組織或生理機能及其發病為「痛」的症候特徵;第五部分內容與馬王堆帛書《脈法》基本相同,且多出124字,因而在很大程度上能夠彌補帛書缺文。

2、《引書》述要

《引書》共3235字,約西漢呂后二年(公元前186年)前抄寫在113枚竹簡上,其內容由三部分組成。第一部分論述四季養生之道,篇首指出:「春產(生)、夏長、秋收、冬藏(藏),此彭祖之道也」,接著依四季之序介紹各季的養生方法,這一部分的基本精神與《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所載養生.養長.養收.養藏之道相同,即養生必須順應自然界的運行規律。

第二部分論述導引術式及其作用。

總之,《引書》共載導引術110種,除去重複者還有101種。其中述術式者85種,用於治病有50種,僅述功用者有16種。可見,漢初以前運用導引治療疾病已經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引書》是漢初之前醫療導引術的一次總結。

《引書》所載導引術與馬王堆帛畫《導引圖》相比較,兩者風格相近,命名原則相同。而《引書》所載導引種數更多。內容更豐富,除了折陰、熊經、引膝痛、引聾和引頹等5種導引名稱相同(其中3種名同術異)外,帛畫所載導引數隻有《引書》的2/5左右,而且單個動作的靜態畫面,很難反映導引的動態過程,更難描述呼吸、意念方面的要領,《引書》則可以彌補這些不足。總之,《引書》的發現,為研究漢以前導引術提供了極為珍貴的資料。

《引書》第三部分討論了致病因素、防治方法以及養生理論等問題。

總之,江陵張家山醫簡的發現,對於中國醫學史研究具有重大的意義。譬如,它改寫了一些中國醫學史上的最早記錄,如《引書》記載下頜關節脫位整復術和叩齒術,較晉代葛洪的記錄要早四五百年等等。隨著研究的深入,將越來越顯示它的重要價值。

四、《黃帝內經

《黃帝內經》簡稱《內經》,是託名黃帝及其臣子岐伯雷公鬼臾區、伯高等論醫之書。《黃帝內經》包括《靈樞》和《素問》兩部分,各卷81篇,共80餘萬言。

《黃帝內經》的著作時代,至今尚無定論。從其內容看,非一人一時作,但一般認為其主要內容是反映戰國時期醫學理論水平的,基本定稿時期應不晚於戰國時期。當然,其中有些內容可能出於秦漢及六朝人之手。

《黃帝內經》所引古代醫籍。有《上經》、《下經》、《揆度》、《陰陽》、《奇恆》、《經脈》等。經絡針灸,在《黃帝內經》中,居於主體地位,繼承和發展了馬王堆帛書《足臂十一脈灸經》、《陰陽十一脈灸經》、《脈法》、《陰陽脈死侯》和張家山漢簡《脈書》,乃至扁鵲等的經絡學說和針刺治療經驗,在針刺治療上,不僅突破了上述帛簡醫書和《五十二病方》等只採取灸法的水平,同時也遠比《史記.扁鵲傳》記載的治療經驗更加具體和系統。在《黃帝內經》中,《靈樞》:經脈篇、經別經筋,更加完整和系統地論述了經絡學;《靈樞》:九針十二原、九針論等篇,論述了針刺器材的製備;《素問》:氣穴氣府骨空、水熱穴等各篇,論述了腧穴分布;《靈樞》:九針十二原、邪客等各篇,論述了持針法則;《素問》:八正神明、離合真邪等各篇,論述了針刺的補瀉方法;《靈樞》:診要經終、禁例等各篇,論述了針刺禁忌等,以及各種疾病的針刺療法。

陰陽五行學說被引入醫學,最早是秦國醫和,馬王堆帛書《陰陽十一脈灸經》中的「病至則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驚」,也反映了五行學說的內容,這段文字後來載入《靈樞.經脈篇》,《素問.脈解篇》說:「所謂甚則厥,惡人與火,聞木音則惕然而驚者,陽氣陰氣相薄,水火相惡,故惕然而驚也。」說明陰陽五行學說,已被引入醫學理論中。

《黃帝內經》撰成之初,在戰國時代可能為《黃帝脈書》、《扁鵲脈書》等20餘種單行本。西漢後期,劉向、劉歆父子校書,始由李柱國等校定為《黃帝內經》十八卷。到東漢初班固撰《漢書》時,這些醫籍的傳本仍被完整保存,而載於《漢書.藝文志》。東漢末張仲景撰《傷寒雜病論》、魏末皇甫謐撰《針灸甲乙經》時,《漢書.藝文志》的十八卷本《黃帝內經》傳本即已不復存在,不僅被分割為《素問》、《九卷》或《針經》兩書,而且「亦有所亡失」。

1、《靈樞》,亦稱《九卷》、《針經》、《九靈》、《九墟》等。漢魏以後,由於長期抄傳出現多種不同名稱的傳本,唐.王冰所引用古本《針經》傳本佚文與古本《靈樞》傳本佚文基本相同,說明為一共同的祖本,但與南宋史崧發現的《靈樞》傳本(即現存《靈樞》傳本)則不盡相同。史載北宋有高麗獻《針經》鏤版刊行,今無書可證。至南宋初期,《靈樞》和《針經》各種傳本均失傳。紹興二十五年(1155),史崧將其家藏《靈樞》九卷八十一篇重新校正,擴展為二十四卷,附加音釋,鏤版刊行。至此,《靈樞》傳本基本定型,取代各種傳本,而一再印行,流傳至今。

2、《素問》,在漢魂、六朝、隋唐各代皆有不同傳本。為張仲景、王叔和孫思邈王燾等在其著作中所引用。主要有:(1)齊梁間(公元6世紀)全元起注本,是最早的注本,但當時其中的第六卷已亡佚,實際只有八卷。這個傳本先後被唐.王冰、宋.林億等所引用,至南宋以後失傳。(2)唐、王冰注本,唐.寶應元年(762),王冰以全元起注本為底本注《素問》,將已亡佚的第七卷,以七篇「大論」補入,到北宋.嘉祐.治平(1057~1067)年間,設校正醫書局,林億等人在王冰注本的基礎上進行校勘,定名為《重廣補註黃帝內經素問》,雕版刊行,而定型。

《黃帝內經》的著成,標誌著中國醫學由經驗醫學上升為理論醫學的新階段。《黃帝內經》總結了戰國以前的醫學成就,並為戰國以後的中國醫學發展提供了理論指導。在整體觀、矛盾觀、經絡學、臟象學、病因病機學、養生和預防醫學以及診斷治療原則等各方面,都為中醫學奠定了理論基礎,具有深遠影響。歷代著名醫家在理論和實踐方面的創新和建樹,大多與《黃帝內經》有著密切的淵源關係。

《黃帝內經》的著成,不僅在中國受到歷代醫家的廣泛推崇,即使在國外的影響也不容低估。日本、朝鮮等國都曾把《黃帝內經》列為醫生必讀課本,而部分內容還先後被譯成英、法、德等國文字,在世界上流傳。近年來一些歐美國家的針灸組織也把《黃帝內經》列為針灸師的必讀參考書。

32 春秋戰國時期軍事醫學 | 春秋戰國時期醫家傳記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春秋戰國時期醫學著述」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