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傷科按摩學/中醫傷科學發展簡史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傷科按摩學》 >> 中醫傷科學發展簡史
中醫傷科按摩學

中醫傷科按摩學目錄

中醫傷科學是祖國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研究防治皮肉、筋骨、氣血、經絡臟腑損傷疾患的一門科學。歷史上稱為瘍醫、金鏃、正體、正骨科等。在祖國醫學中,中醫傷科學歷史悠久,積累了豐富的、比較完整的理論和經驗,並逐漸形成了一門獨立的科學。

科學的發生和發展從開始起便是由生產所決定的。中醫傷科學的起源與形成,也與勞動人民長期的勞動生活、生產實踐緊密相關。距今100多萬年前,我們的祖先為了生存。便依靠著集體的智慧和力量,用原始的勞動工具,有限的勞動經驗,簡單的勞動互助。來對付自然界的各種災難,抗擊猛獸的頻繁侵襲,以獲取必要的食物,同時也相應地逐步積累了原始的醫藥知識。原始社會的早期,人們大都住在洞穴或窩棚里,以避風雨寒暑,防備猛獸蟲蛇,這是人類最早的預防外傷措施。但人類在與毒蛇、猛獸搏鬥和部落之間發生戰爭時,也常常發生外傷。原始人就在損傷疼痛、腫脹處撫摸、按壓,以減輕痛苦。經過長期的反覆實踐,摸索出一些能醫治損傷性疾病的方法和一些簡單的治傷手法,如對傷口用泥土、樹葉、草莖等進行塗裹。這便是外治法的起源。

公元前11世紀的周代,在醫療分工上已有專人掌管骨科疾病的治療。《周禮》中記載。的「瘍醫」,就是負責「腫瘍潰瘍金瘍折瘍」的治療。這裡所說的「金瘍」,即「金創」。指由金屬器刃損傷肢體所致創傷;「折瘍」概括了擊、墮、跌、撲所致的骨斷筋傷等疾病。其治療辦法也比較豐富,除內服中藥外,還有敷藥(祝藥)和手術(刮殺)等治療措施。那時雖無傷科專著,但在同時期現存最古老的幾本醫學文獻中都有記載這方面的內容。如《內經》中,就有對跌打損傷症状、診斷和治療的論述。《神農本草經》收集的「主金創續絕筋骨傷」藥物達數十種之多。《金貴要略》載有治「金瘡」的王不留行散及治馬墮及一些筋骨損傷方。可見當時傷科學已取得了一定的發展。《內經》是我國醫學文獻中現存最:早的一部典籍,它比較系統、全面地闡述了人體解剖生理病理、診斷、治療等基本理論。《靈樞.經水篇》指出:「若夫八尺士,皮肉在此,外可度量,切循而得之,其死可解剖而視之」。《靈樞.骨度篇》通過體表測量人體骨骼的長短、大小、廣狹,按頭顱、軀幹、四肢各部折量出一定的標準分寸。《靈樞.經筋篇》論述了附屬於一二經脈的筋肉系統。由於解剖學生理學的發展,也就促使了傷科學的發展。《素問.繆刺論篇》論述:「人有墮墜,惡血留內,……此上傷厥陰之脈,下傷少陰之絡」。《素問》闡發的「氣傷痛,形傷腫」以及「肝主筋腎主骨脾主肌肉」等理論,一直指導著傷科基礎理論研,究和臨床醫療實踐。《靈樞.刺節真邪篇》記載「骨蝕」的病名病因及其病機,均類似現代醫學的無菌骨壞死。《素問.痿論》還分別論述了痿、脈痿、筋瘓、肉痿骨痿等肢體畸形的病因、病理、辨證和治療。《素問.生氣通天論》指出:「因於濕,首如裹濕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弛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說明痿症引起肢體一部分筋肉癱瘓鬆弛,另一部分筋肉痙攣、縮短,繼而可引起關節畸形。在治療上,已廣泛採用針灸、熨貼、按摩和藥物等方法。此外,《呂氏春秋.盡數》曰:「流水不腐,戶樞不螻,動也,形氣亦然。形不動則精不流,精不流則氣鬱,郁處頭則為腫為風……處足則為痿為,」主張採用運動鍛煉的方法治療足部「痿」(肢體筋脈弛緩,痿軟無力,行走不便的疾病),為後世傷科動靜結合的功能療法奠定了理論基礎。

漢代(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20年),是祖國醫學的隆盛時代。歷史上著名的外傷科醫學家華佗,既能用方藥、針灸治病,更擅長外科手術,並創立了「五禽戲」,與現代醫學中的醫療體育相似。東漢末年,張仲景所著的《傷寒雜病論》是我國第一部臨床醫學巨著。他總結了漢代以前的醫學成就,並根據自己的臨床經驗,創立了理、法、方、藥一整套辨證施治方法。同時還記載了牽臂法人工呼吸、胸外心臟按摩等復甦術。

隋代(公元581至618年),巢元方的《諸病源候論》探求諸病之源,九候之要,列述了1700餘症,為我國第一部病理專著。該書《金創傷筋斷骨候》中指出:筋傷後可引起循環障礙營衛不通),創雖癒合,但仍可遺留神經麻痹運動障礙的症状,並提出傷口必須在受傷後立即縫合的正確觀點。

唐代(公元618至907年),孫思邈著《千金方》中記載了顳頜關節脫位複位手法。「一人以手指牽其頤以漸推之,則復入矣,推當疾出指,恐誤齧傷人指也」(治失欠頰車磋開張不合方);並指出整復後可採用蠟療和熱敷,以助關節功能的恢復。這是世界上最早的治療顳頜關節脫位的複位方法,直至現在仍被普遍沿用。王燾著《外台秘要》,主張用氈做濕熱敷,以減輕損傷肢體的疼痛。藺道人著《仙授理傷續斷秘方》,是我國第一部傷科專著,它闡述了骨折的治療原則為正確複位,夾板固定,功能鍛煉,藥物治療直至骨折癒合。指出複位前要先用手摸傷處,識別骨折移位情況,採用拔伸捺正等手法。骨折整復後,將軟墊加在肢體上,然後用適合肢體外形的杉樹皮夾板固定。對動靜結合的理論,藺道人較前人有更進一步的闡述。該書指出:「凡曲轉,如手腕腳凹手指之類,要轉動……時時為之方可。」對開放性骨折,他則採用經過點沸消毒的水沖洗污染的傷口和骨片,皮破必須用清潔的「絹片包之」,「不可見風著水」等。這種原則現在仍為處理開放性骨折的準繩。

元代(公元1279至1368年),蒙族善騎射,對於傷科頗有專長,在醫制十三科中,就有正骨科。危亦林著《世醫得效方》在傷科學上有偉大的成就。他認為「顛撲損傷,骨肉疼痛,整頓不得,先用麻藥服,待其不識痛處,方可下手。」麻醉藥量按病人年齡、體質及出血情況而定,再按照病人麻醉程度逐漸增加或減少,「已倒便住藥,切不可過多」。危亦林是世界上第一次採用懸吊複位法治療脊柱骨折的人。該書指出:「凡挫脊骨,不可用手整頓,須用軟繩以腳吊起,墜下身直,其骨使自歸窠,……然後用大桑皮一片,放在背皮上」杉樹皮兩三片,安在桑皮上,用軟物纏夾定,莫令屈,用藥治之。」該書還把髖關節脫位分為前後兩型,指出:「此處身上骨是臼,腿根是杵,或出前,或出後,須用一人手把住患人身,一人拽腳,用手儘力搦歸窠,或是銼開。又可用軟棉繩從腳縛倒吊起,用手整骨節,從上墜下,自然歸窠。」危氏又把踝關節骨折脫位分為內翻、外翻兩型,並按不同類型施用不同複位手法,指出:「須用一人拽去,自用手摸其骨節,或骨突出在內,用手正從此骨頭拽歸外,或骨突向外,須用力拽歸內,則歸窠;若只拽,不用手整入窠內,誤人成疾。

明代(公元1368至1644年),大醫院十三科,其中就有接骨科。薛己著《正體類要》指出:「肢體損於外,則氣血傷於內,營衛有所不貫,臟腑由之不和。」闡明了傷科疾病局部與整體的辨證關係。

清代(公元1644至1911年),傷科又有了新的發展。吳謙集歷代傷科之大成,著《醫宗金鑒.正骨心法要旨》。該書系統地總結了清代以前的骨傷科經驗,對人體各部位的骨度,手法,夾縛器具及內外治法方藥,記述最詳,既有理論,尤重實踐,圖文並茂,是一部較完整的正骨書籍。近代學者多崇此書。值得注意的是吳謙不僅把正骨手法歸納為摸、接、端、提、推、拿、按、摩八法,並運用手法治療膘腿痛傷筋疾患,使用攀索疊磚法贅復胸腰椎骨折脫位。而且強調了正確運用手法的重要性,就是必須先「知其體相,識其部位」,才能「一旦臨症,機觸於外,巧生於內,手隨心轉,法從手出」。如此則手法運用更加具有科學性。這一觀點目前仍為大家所推崇。在固定方面,「愛因身體上下正側之象,制器以正之,用輔手法之所不逮,以冀分者複合,欹者復正,高者就其平,陷者升其位。」並創造和改革了多種固定器具,例如,對脊柱中段採用通木固定,下腰部損傷採用腰柱固定,四肢長骨干骨折採用竹簾杉籬固定,髕骨骨折採用抱膝器固定等。此外,沈金鰲著《沈氏尊生書雜病源流犀燭》對內傷的病因病機、辨證治療有所闡發;顧世澄著《瘍醫大全》,對跌打損傷及一些骨關節疾病有進一步的論述;錢秀昌著《傷科補要》、趙竹泉著《傷科大成》、胡延光著《傷科彙纂》等專著亦系統詳述了各種損傷的證候和治療,並附有很多治驗的病案,均為學習與研究中醫骨傷科學的重要文獻。

傷科學在我國有著數千年的悠久歷史,我國勞動人民長期與傷病作鬥爭的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理論和寶貴的經驗,其中有不少是世界上最早的發明創造,代表了當時的世界先進水平。但是,到了1840年鴉片戰爭以後,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國家。隨著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西方醫學傳入中國,使中醫骨傷科學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在此期間傷科學著作甚少,極其豐富的傷科經驗散存在老一輩的中醫師和民間中,缺乏整理和提高,甚至幾乎瀕於失傳的邊緣。

新中國成立後,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正確地貫徹了黨的中醫政策,祖國醫學猶如枯水逢春,欣欣向榮。30多年來、我國骨傷科醫務工作者,尤其按摩推拿醫務人員以辯證唯物主義力指導,實行中西醫結合,積極開展手法治療骨關節及其周圍筋肉組織損傷的研究工作。國內很多省、市、自治區先後辦起了按摩(推拿)訓練班及學校,培養按摩專業人員。全國和一些省市相繼成立了骨傷科研究機構,對傷科醫學的發掘、繼承、提高起到了積極作用。按摩醫學在傷科領域中的廣泛運用已取得了新的成就和發展。近年來我國傷科學的新進展越來越受到世界醫學界的重視,對世界醫學科學做出了一定貢獻。今後,我們一定要用現代科學知識和方法去整理、研究、總結極其豐富的傷科醫學,發揚祖國醫學遺產,使我國醫學科學技術適應新的形勢需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更好地為實現社會主義的四個現代化服務,為人類健康事業做出貢獻。

32 中醫傷科按摩學 | 損傷的病因病機 32
關於「中醫傷科按摩學/中醫傷科學發展簡史」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