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調食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攝生之二(卷末缺) >> 調食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皆辛」,見《靈樞》卷八第五十六《五味篇》,又見《甲乙經》卷六第九,惟編次前後稍異。自「肝色青」至「五味所宜」,見《素問》卷七第二十二《臟氣法時論》。自「黃帝問少俞曰」至「走肉矣」,見《靈樞》卷九第六十三〈五味論〉。自「五味」至末,見《靈樞》卷十二第七十八《九針論》,又見《素問》卷七第二十三《宣明五氣篇》。

黃帝曰:願聞谷氣有五味,其入五臟,分別奈何?

谷氣津液,味有五種,各入其五臟,別之奈何?

伯高曰:胃者,五臟六腑之海也,水谷皆入於胃,五臟六腑皆稟於胃。

胃受水谷,變化以滋五臟六腑,五臟六腑皆受其氣,故曰皆稟①也。

平按:《甲乙經》「伯高曰」作「岐伯對曰」;無「水谷」二字。「稟」下,《靈樞》有「氣」字。

①「稟」,蕭本作「秉」,今據仁和寺本改。

五味各走其所喜,谷味酸,先走肝;谷味苦,先走心;谷味甘,先走脾;谷味辛,先走肺;谷味咸,先走腎。

五味所喜,謂津液變為五味,則五性有殊,性有五行,故各喜走同性之臟。

平按:《甲乙經》自「谷味酸」以下至「走腎」,文法與此不同,而義意相類。

谷氣津液已行,營衛大通,乃化糟粕,以次傳下。

水谷化為津液,清氣猶如霧露,名營衛,行脈內外,無所滯礙,故曰大通。其沉濁者,名為糟粕。泌別汁入於膀胱,故曰以次傳下也。粕,頗洛反。

平按:《甲乙經》「谷氣」下有「營衛俱行」四字;「糟粕」上無「化」字。

黃帝曰:營衛之行奈何?

因前營衛大通之言,故問營衛所行。

平按:《甲乙經》「之行」作「俱行」。

伯高曰:谷始入於胃,其精微者,先出於胃之兩焦,以既五臟,別出兩行於營衛之道。

精微,津液也。津液資五臟已,衛氣出胃上口,營氣出於中焦之後,故曰兩行道也。

平按:「既」《靈樞》、《甲乙經》均作「溉」。「行」上,《甲乙經》有「焦」字。

其大氣之搏而不行者,積於胸中,命曰氣海,出於肺,循喉嚨,故呼則出,吸則入。

搏,謗各反,聚也。谷化為氣,計有四道:精微營衛,以為二道;化為糟粕及濁氣並尿,其與精下傳,復為一道;搏而不行,積於胸中,名氣海,以為呼吸,復為一道,合為四道也。

平按:《甲乙經》「命曰」作「名曰」。《靈樞》「嚨」作「咽」。

天之精氣,其大數常出三入一,故谷不入,半日則氣衰,一日則氣少矣。

天之精氣,則氣海中氣也。氣海之中,谷之精氣,隨呼吸出入也。人之呼也,谷之精氣三分出已,及其吸也,一分還入,即須資食,充其腸胃之虛,以接不還之氣。若半日不食,則腸胃漸虛,谷氣衰也。一日不食,腸胃大虛,谷氣少也。七日不食,腸胃虛竭,谷氣皆盡,遂命終也。

平按:「天之精氣」《靈樞》、《甲乙經》作「天地之精氣」。

黃帝曰:谷之五味,可得聞乎?伯高曰:請盡言之。

充虛接氣,內谷為寶,故因其問,請盡言之。

五穀

五穀、五畜、五果、五菜,用之充飢則謂之食,以其療病則謂之藥。是以脾病宜食粳米,即其藥也;用充飢虛,即為食也。故但是入口資身之物,例皆若是。此谷、畜、果、菜等二十物,乃是五行五性之味,臟腑血氣之本也,充虛接氣,莫大於茲,奉性養生,不可斯須離也。黃帝並依五行相配、相剋相生,各入臟腑,以為和性之道也。案神農及名醫《本草》,左右不同,各依其本具錄注之,冀其學者量而取用也。

粳米飯甘,

味苦平,無毒。稻米味甘溫生。

平按:《靈樞》「粳」作「秔」,音庚。《靈樞》、《甲乙經》均無「飯」字。注「生」,原鈔作「生」,原校作「平」。

麻酸,

胡麻味甘平,麻子味甘平。

大豆咸,

大豆黃卷味甘平,無毒。生大豆味甘平。

麥苦,

大麥味咸溫微寒,無毒,似穬麥無皮。穬麥味甘微寒,無毒。小麥味甘微寒,無毒。

黃黍辛。

黍米味苦微溫,無毒。黍米味甘溫,無毒。

五果:棗甘,

大棗味甘平,殺烏頭毒。生棗味辛。

李酸,

人,味辛甘平,無毒。實,味苦。

平按:注「人」,別本作「李」。

栗咸,

栗味咸溫,無毒。

杏苦,

核,味甘苦溫。花,味苦,無毒。實,味□酸。

桃辛。

核,味苦甘平,無毒。實,味咸。

五畜:牛甘,

肉味甘平,無毒。

犬酸,

牝犬肉味咸酸,無毒。

豬咸,

肉味苦。

平按:《甲乙經》「豬」作「豕」,下同。

羊苦,

味甘大熱,無毒。

雞辛。

丹雄雞味甘微溫微寒,無毒。白雄雞肉微溫。烏雄雞肉溫也。

平按:《甲乙經》「牛、犬、豕、羊、雞」下,均有「肉」字。

五菜:葵甘,

冬葵子味甘寒,無毒,黃芩為之使。葵根味甘寒,無毒。葉為百菜主。心傷人。

韭酸,

味辛酸溫,無毒。

藿咸,

案《別錄》:小豆葉為藿。

薤苦,

味辛苦溫,無毒。

蔥辛。

蔥實味辛溫,無毒。根主傷寒頭痛。汁平。

五色:黃色宜甘,青色宜酸,黑色宜咸,赤色宜苦,白色宜辛。

養生療病,各候五味之外色,以其味益之也。

平按:《甲乙經》「黃、青、黑、赤、白」下,均無「色」字。

凡此五者,各有所宜。所言五宜者:脾病者,宜食粳米飯、牛肉、棗、葵;

脾病食甘,《素問》甘味補,苦味為瀉。

平按:「所言五宜者」,《靈樞》作「五宜所言五色者」。

心病者,宜食麥、羊肉、杏、薤;

心病食苦,《素問》鹹味補,甘味為瀉。

腎病者,宜食大豆黃卷、豬肉、栗、藿;

腎病食咸,《素問》鹹味瀉,苦味為補也。黃卷,以大豆為之。

肝病者,宜食麻、犬肉、李、韭;

肝病食酸,《素問》酸味瀉,辛味為補。

肺病者,宜食黃黍、雞肉、桃、蔥。

肺病食辛,《素問》辛味瀉,酸味為補。

平按:《甲乙經》「黍」上無「黃」字。

五禁:肝病禁辛,心病禁咸,脾病禁酸,腎病禁甘,肺病禁苦。

五味所克之臟有病,宜禁其能克之味。

肝色青,宜食甘,粳米飯、牛肉、棗,皆甘;

肝者,木也。甘者,土也。宜食甘者,木克於土,以所克資肝也。

平按:《素問》無「飯」字。「棗」下《靈樞》《素問》均有「葵」字。

心色赤,宜食酸,犬肉、李,皆酸;

心者,火也。酸者,木也。木生心也,以母資子也。

平按:「食酸」下,《素問》有「小豆」二字。新校正云:「《太素》小豆作麻。」應依新校正補入。「犬肉」下,《靈樞》有「麻」字。「李」下《素問》、《靈樞》均有「韭」字。

脾色黃,宜食咸,大豆、豕肉、栗,皆咸;

脾者,土也。咸者,水也。土克於水,水味咸也,故食咸以資於脾也。

平按:「栗」下,《素問》、《靈樞》均有「藿」字。《素問》此段在「肺色白」段之下。

肺色白,宜食苦,麥、羊肉、杏,皆苦;

肺者,金也。苦者,火也。火克於金也,以能克為資也。

平按:「杏」下《素問》、《靈樞》均有「薤」字。

腎色黑,宜食辛,黃黍、雞肉、桃,皆辛。

腎者,水也。辛者,金也。金生於水,以母資子。

平按:「桃」下《素問》、《靈樞》均有「蔥」字。

辛散,

肝酸性收,欲得散者,食辛以散之。

酸收,

肺辛性散,欲得收者,食酸以收之。

甘緩,

脾甘性緩,欲得緩者,食甘以緩之。

苦堅,

心苦性堅,欲得堅者,食苦以堅之。

咸濡。

腎咸性濡,欲得濡者,食咸以濡也。

平按:「濡」《素問》作「耎」,下同。

毒藥攻邪,

前總言五味有攝養之功,今說毒藥攻邪之要。邪,謂風寒暑濕外邪者也。毒藥俱有五味,故次言之。

五穀為養,

五穀五味,為養生之主也。

五果為助,

五果五味,助谷之資。

五畜為益,

五畜五味,益谷之資。

五菜為埤,

五菜五味,埤谷之資。

平按:「埤」《素問》作「充」。袁刻作「稗」,恐誤。

氣味合而服之,以養精益氣

谷之氣味入身,養人五精,益人五氣也。

此五味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緩或堅或濡,

五味各有所利,利五臟也。散、收、緩、堅、濡等,調五臟也。

平按:《素問》「五」下無「味」字。

四時臟病,五味所宜。

於四時中,五臟有所宜,五味有所宜。

平按:《素問》「病」下有「隨」字。

黃帝問少俞曰:五味之入於口也,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之,令人□;

力中反,淋也,篆字癃也。

平按:□《漢書.高祖本記》「年老□病勿遣」,作「□」,乃古文「癃」字也。

咸走血,多食之令人渴;辛走氣,多食之令人洞心;

大貢反,心氣流泄疾。

苦走骨,多食之令人變歐;甘走肉,多食之令人心悗。余知其然也,不知其何由,願聞其故。

五味各走五臟所生,益其筋、血、氣、骨、肉等,不足皆有所少,有餘並招於病,其理是要,故請聞之。

平按:《靈樞》「歐」作「嘔」,下同。

少俞對曰:酸入胃,其氣澀以收,上之兩焦,弗能出入也,

澀,所敕反,不滑也。酸味性為澀收,故上行兩焦,不能與營俱出而行,復不能自反還入於胃也。

不出則留於胃中,胃中和溫,即下注膀胱,膀胱之胞薄以濡,得酸即縮卷約而不通,水道不通,故

既不能出胃,因胃氣熱,下滲膀胱之中,膀胱皮薄而又耎,故得酸則縮約不通,所以成病為□,□,淋也。胞,苞盛尿也。

平按:《靈樞》「濡」作「懦」。

陰者,積筋之所終也,故酸入走筋。

陰器,一身諸筋終聚之處,故酸入走於此陰器。

黃帝曰:咸走血,多食之令人渴,何也?少俞曰:咸入於胃,其氣上走中焦,注於脈,則血氣走之,血與咸相得則血涘,血涘則胃汁注之,注之則胃中竭,竭則咽路焦,故舌干善渴。

腎主於骨,鹹味走骨,言走血者,以血為水也。鹹味之氣,走於中焦血脈之中,以咸與血相得,即澀而不中,胃汁注之,因即胃中枯竭,咽焦舌干,所以渴也。咽為下食,又通於涎,故為路也。涘,音俟,水厓,義當凝也。

平按:《靈樞》「血涘,血涘」四字,作「凝,凝」二字;「汁」上有「中」字;「舌」下有「本」字。

血脈者,中焦之道也,故咸入而走血矣。

血脈從中焦而起,以通血氣,故味之鹹味,走於血也。

黃帝曰:辛走氣,多食之,令人洞心,何也?少俞曰:辛入於胃,其氣走於上焦,上焦者,受氣而營諸陽者也,

洞,通泄也。辛氣剽悍,走於上焦,上焦衛氣行於脈外,營腠理諸陽。

姜韭之氣薰之,營衛之氣不時受之,久留心下,故洞心。

以姜、韭之氣辛薰,營衛之氣非時受之,則辛氣久留心下,故令心氣洞泄也。

辛者,與氣俱行,故辛入而與汗俱出矣。

辛走衛氣,即與衛氣俱行,故辛入胃,即與衛氣汗俱出也。

黃帝曰:苦走骨,多食之令人變歐,何也?少俞曰:苦入於胃,五穀之氣皆不能勝苦,苦入下管,三焦道皆閉而不通,故變歐。

苦是火味,計其走血以取資骨令堅,故苦走骨也。苦味堅強,五穀之氣不能勝之,故入三焦,則營衛不通,下焦復約,所以食之還出,名曰變歐也。

平按:《靈樞》「管」作「脘」。

齒者,骨之所終也,故苦入而走骨,

齒為骨余,以楊枝苦物資齒,則齒鮮好,故知苦走骨。

故入而復出,知其走骨。

人食苦物,入咽還出,故知走骨而出歐也。

黃帝曰:甘走肉,多食之令人心悗,何也?少俞曰:甘入於胃,其氣弱少,不能上於上焦,而與谷留於胃中,甘者令人柔潤者也,胃柔則緩,緩則蟲動,蟲動則令人心悗。

甘味氣弱,不能上於上焦,又令柔潤,胃氣緩而蟲動。蟲動者,谷蟲動也。谷蟲動以撓心,故令心悗。悗,音悶。

平按:《靈樞》「弱少」作「弱小」;「於上焦」作「至於上焦」;「中」下無「甘」字;「心悗」作「悗心」。

其氣外通於肉,故曰甘入走肉矣。

脾以主肉,甘通於肉,故甘走肉也。

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甘入脾,咸入腎,淡入胃,是謂五味。

五味各入其臟。甘味二種,甘與淡也。谷入於胃,變為甘味,未成曰淡,屬其在於胃;已成為甘,走入於脾也。

平按:《靈樞》無「所入」二字。《素問》無「淡入胃」三字,新校正云:「《太素》又云:淡入胃。」與此正合。

五走:酸走筋,辛走氣,苦走血,咸走骨,甘走肉,是謂五走。

《九卷》此文及《素問》皆苦走骨,咸走血。此文言苦走血,咸走骨,皆左右異,具釋於前也。

五裁:病在筋,無食酸;病在氣,無食辛;病在骨,無食咸;病在血,無食苦;病在肉,無食甘。口嗜而欲食之,不可多也,必自裁也,命曰五裁。

裁,禁也。筋、氣、骨、肉、血等,乃是五味所資,以理食之,有益於身;從心多食,致招諸病,故須裁之。

平按:《素問.宣明五氣篇》註:新校正云:「按《太素》五禁云:肝病禁辛,心病禁咸,脾病禁酸,肺病禁苦,腎病禁甘,名此為五裁。楊上善云:口嗜而欲食之,不可多也,必自裁之,命曰五裁。」按:新校正所引《太素》經文,與此小異,所引楊注,乃本書經文,與此亦異。

32 九氣 | 壽限 32
關於「太素/調食」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