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九氣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攝生之二(卷末缺) >> 九氣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見《素問》卷十一第三十九《舉痛論篇》,又見《甲乙經》卷一第一。

黃帝曰:余聞百病生於氣也,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寒則氣收聚,炅則腠理開氣泄,憂則氣亂,勞則氣耗,思則氣結,九氣不同,何病之生?

炅,音桂,熱也。人之生病,莫不內因怒、喜、思、憂、恐等五志,外因陰陽寒暑,以發於氣而生百病。所以善攝生者,內除喜怒,外避寒暑,故無道夭,遂得長生久視者也。

若縱志放情,怒以氣上傷魂,魂傷肝傷也。若喜氣緩傷神,神傷心傷也。若憂悲氣消,亦傷於魂,魂傷肝傷也。恐以氣下則傷志,志傷腎傷也。若多寒則氣收聚,內傷於肺也。若多熱腠理開泄,內傷於心也。憂則氣亂傷魄,魄傷則肺傷也。若多勞氣耗,則傷於腎。思以氣結傷意,意傷則脾傷也。五臟既傷,各至不勝時則致死也,皆由九邪生於九氣,所生之病也。

平按:《素問》「余聞」作「余知」;「氣收」下無「聚」字「氣泄」上無「腠理開」三字;「憂」作「驚」。新校正云:「按《太素》驚作憂。」與此正合。又注「傷魄」、「魄傷」二「魄」字,原鈔作「魂」,原校作「魄」。按經文云:「肺藏氣,氣舍魄」。又云:「肺在志為憂。」作「傷魄」亦合。

岐伯曰:怒則氣逆,甚則歐血及食而氣逆上也。

因引氣而上,故氣逆。怒甚氣逆,則致歐血及食氣逆上也。

平按:「食而氣逆」《素問》作「飧泄」。按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太素》作食而氣逆。」與此正合。

喜則氣和志達,營衛行通利,故氣緩焉。

喜則氣和志達,營衛行利,故氣緩為病也。

平按:「通」上《素問》、《甲乙經》均無「行」字。

悲則心系急,肺布葉舉,兩焦不通,營衛不散,熱氣在中,故氣消。

肝脈上入頏顙,連目系;肢者,從肝別貫膈,上注肺。肺以主悲,中上兩焦在於心肺,悲氣聚於肺,葉舉心系急,營衛之氣在心肺,聚而不散,神歸不移,所以熱而氣消虛也。

平按:《素問》「兩焦不通」作「而上焦不通」。新校正云:「按《甲乙經》、《太素》作兩焦不通。」與此正合。又王注釋「布葉」,謂「布蓋之大葉」,新校正疑非是,復引全元起云:「悲則損於心,心系急則動於肺,肺氣系諸經,逆故肺布而葉舉。安得謂肺布為肺布蓋之大葉?」據此,則全注與本注意合。

恐則精卻,卻則上焦閉,閉則氣還,還則下焦脹,故氣不行。

命門藏精,通名為腎,脈起腎,上貫肝膈,入肺中;肢者,從肺絡心,注胸中。故人驚恐,其精卻縮。上焦起胃口上,上焦既閉不通,則氣不得上,還於下焦,下焦脹滿,氣不得行。

平按:「精卻」《甲乙經》作「神卻」。又《素問》新校正云:「氣不行,當作氣下行。」玩本注,仍當作「氣不行」。

熱則腠理開,營衛通,故汗大泄。

氣不得行,或因熱而腠理開,營衛外通,汗大泄也。

平按:《素問》、《甲乙經》「熱」作「炅」。《素問》「故汗大泄」作「汗大泄,故氣泄。」

寒則腠理閉,氣不行,故氣收聚。

因營衛不通,遇寒則腠理閉塞,則氣聚為病也。

平按:「寒則腠理閉」,《甲乙經》無此三句,《素問》在「炅則腠理開」三句之前。「聚」《素問》作「矣」。

憂則心無所寄,神無所歸,慮無所定,故氣亂。

心,神之用。人之憂也,忘於眾事,雖有心情,無所任物,故曰無所寄。氣營之處,神必歸之,今既憂繁,氣聚不行,故神無歸也。慮,亦神用也,所以憂也,不能逆慮於事,以氣無主守,故氣亂也。

平按:《素問》、《甲乙經》「憂」均作「驚」。新校正云:「《太素》驚作憂。」「寄」《素問》、《甲乙經》均作「倚」。注「心情」,別本作「心精」。

勞則喘喝汗出,內外皆越,故氣耗。

人之用力勞乏,則氣並喘喝,皮腠及內臟腑皆汗,以汗即是氣,故汗出內外氣衰耗也。

平按:「喘喝」,顧本《素問》作「喘息」,趙府本作「喘且」,《甲乙經》同。「內外」,《素問》作「外內」。

思則身心有所存,神有所止,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專思一事,則心氣駐一物。所以神務一物之中,心神引氣而聚,故結而為病也。

平按:「身」《素問》、《甲乙經》均無。《甲乙經》「存」作「傷」。《素問》「止」作「歸正」,新校正云:「按《甲乙經》歸正二字作止字。」「氣留」《甲乙經》作「氣流」。

參看

32 六氣 | 調食 32
關於「太素/九氣」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