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順養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攝生之二(卷末缺) >> 順養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不至邪僻」,見《靈樞》卷六第二十九《師傳篇》;自「夫治民」至「不致邪僻」,見《甲乙經》卷六第二。自「久視傷血」至「久所病也」,見《靈樞》卷十二第七十八《九針論》,又見《素問》卷七第二十三《宣明五氣篇》。自「春三月」至末,見《素問》卷一第二《四氣②調神大論》,又見《甲乙經》卷一第二。

②「四氣」,蕭本誤作「四時」,今據《素問》改。

黃帝曰:余聞先師有所心藏,弗著於方。余願聞而藏之,則而行之,

先師心藏,比斲輪之巧,不可□□,遂不著於方也。又上古未有文著□□□暮代也,非文不傳,故請方傳之,藏而則之。

平按:「有所心藏」,「所」字原缺;「之,則而行」四字原缺。謹依《靈樞》補入。注「斲輪之巧」,袁刻「巧」誤作「功」;「不可」下,原缺二字;「暮代」上,原缺三字。袁刻不缺。謹依原鈔,以存真相。

上以治民,下以治身,

先人後己,大聖之情也。

使百姓無病,上下和親,德澤下流,

理國之意。

子孫無憂,

理家之意。

傳於後世,無有終時,可得聞乎?

言其益遠。

平按:「終時」,別本作「終始」。

岐伯曰:遠乎哉問!夫治民與治自,治彼與治此,治小與治大,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者也,夫唯順而已矣。

人之與己、彼此、大小①、國家②八者,守之取全,循之取美,須順道德陰陽物理,故順之者吉,逆之者凶,斯乃天之道。

平按:「岐」,《素問》、《靈樞》均作「歧」,下同,不再舉。「治自」,別本作「治身」,《靈樞》、《甲乙經》均作「自治」。

①「大小」,仁和寺本作「少大」,「少」字旁註一「小」字。

②「國家」,仁和寺本作「家國」。

順者,非獨陰陽脈論氣之逆順也,百姓人民,皆欲順其志也。

非獨陰陽之道、十二經脈、營衛之氣有逆有順,百姓之情皆不可逆,是以順之有吉也,故曰聖人無常心,以百姓為心也。志,願也。

黃帝曰:順之奈何?岐伯曰:入國問俗,入家問諱,上堂問禮,臨病人問所便。

夫為國為家為身之道,各有其理,不循其理而欲正之身者,未之有也。所以並須問者,欲各知其理而順之也。俗、諱、禮、便,人之理也;陰陽四時,天地之理也;存生之道,闕一不可,故常問之也。便,宜也。謂問病人寒熱等病,量其所宜,隨順調之,故問所便者也。

平按:自上節「順者」至本節「岐伯曰」,《甲乙經》無此文。注「其理」,二「理」字袁刻均作「禮」;「所便」下,原鈔本有「者」字,袁刻無。

黃帝曰:便病人奈何?

言何方而知其所便也。

平按:《甲乙經》「病」下無「人」字。

岐伯曰:夫人中熱消癉則便寒,寒中之屬則便熱。

中,腸胃中也。腸胃中熱,多消飲食,即消癉病也。癉,熱也,音丹。熱中宜以寒調,寒中宜以熱調,解其便也。

平按:「夫人」,「人」字《靈樞》、《甲乙經》均無。注「癉病」下原有「也」字,「寒調」上原有「以」字,袁刻均無,謹依原鈔本補入。

胃中熱則消谷,令人懸心善飢,臍以上皮熱;

自此以下,廣言熱中、寒中之狀。胃中熱以消谷,虛以喜飢,胃在臍上,胃中食氣上薰,故皮熱也。

腸中熱則出黃如糜,臍以下皮寒。

陽上陰下,胃熱腸冷,自是常理。今胃中雖熱,不可過熱,過熱乖常。腸中雖冷,不可不和,不和則多熱出黃。腸冷多熱不通,故臍下皮寒也。

平按:「糜」下,《甲乙經》有「色」字。「臍」,《靈樞》、《甲乙經》均作「臍」,上同。

胃中寒則脹,腸中寒則腸鳴飧泄。叱鄰反,張起也。飧,音孫,謂食不消,下泄如水和飯也。冷氣不下,故多脹。腸中冷而氣轉,故腸鳴也。

平按:「□」,《靈樞》作「腹」;《甲乙經》作「填」。

胃中寒,腸中熱,則脹且泄;

以上腸胃俱熱俱寒,此乃胃寒腸熱俱下時也。脹是胃寒,泄是腸熱,腸中不可熱,令熱則腸中不和,故脹且泄也。

平按:「脹」下,《靈樞》有「而」字。注「令熱」,袁刻作「今熱」。

胃中熱,腸中寒,則疾飢,少腹痛。

此胃熱腸寒俱時,胃熱故疾飢,腸寒故腹痛也。

平按:「痛」下,《靈樞》、《甲乙經》均有「脹」字。

黃帝曰:胃欲寒飲,腸欲熱飲,兩者相逆,便之奈何?且夫王公大人血食之君,驕恣從欲輕人,而無能禁之,禁之則逆其志,順之則加其病,便之奈何?治之何先?

胃中常熱,故欲滄滄而飲,腸中恆冷,故欲灼灼而食,寒熱乖和則損於性命。若從欲則加病,逆志則生怒,二者不兼,故以先為問也。

平按:「寒飲」,《靈樞》作「飢」。

岐伯曰:人之情,莫不惡死而樂生,告之以其馭,語之以其道,示以其所便,開之以其所苦,雖有無道之人,惡有不聽令者乎?

正可逆志以取其所樂,不可順欲而致其所苦,故以道語之,無理不聽也。

平按:《靈樞》「馭」作「敗」;「其道」作「其善」;「示以其所便」作「道之以其所便」;「聽令者乎」作「聽者乎」。注「理」字疑衍,袁刻無。

黃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春夏先治其標,後治其本;秋冬先治其本,後治其標。

本,謂根與本也。標,末也,方昭反,謂枝與葉也。春夏之時,萬物之氣上升,在標;秋冬之時,萬物之氣下流,在本。候病所在,以行療法,故春夏取標,秋冬取本也。

黃帝曰:便其相逆者奈何?

謂適於口則害於身,違其心而利於體者,奈何?

平按:《甲乙經》「相逆」作「先逆」。

岐伯曰:便此者,食飲衣服,亦欲適寒溫,寒無凄凄,暑無出汗,食飲者熱毋灼灼,寒毋滄滄。

滄滄,寒也,音倉。寒無凄等,謂調衣服也;熱毋灼等,謂調食飲也。皆逆其所便也。

平按:「凄凄」《靈樞》、《甲乙經》均作「凄滄」。

寒溫中適,故氣將持,乃不致邪僻。

五臟之中和適,則其真氣內守,外邪不入,病無由生。

平按:「將持」《甲乙經》作「搏持」。

久視傷血,

夫為勞者,必內有所損,然後血等有傷。役心注目於色,久則傷心,心主於血,故久視傷血。

平按:注「役心」,「役」字別本作「侵」。

久臥傷氣,

人臥則肺氣出難,故久臥傷肺,肺傷則氣傷也。

久坐傷肉,

人久靜坐,脾則不動,不動不使,故久坐傷脾,脾傷則肉傷也。

久立傷骨,

人之久立,則腰腎勞損,腎以主骨,故骨髓傷也。

久行傷筋,此久所病也。①

人之久行,則肝膽勞損,肝傷則筋傷也。

平按:「此久所病也」《靈樞》作「此五久勞所病也」。

①「此久所病也」,蕭本另起一段,今據仁和寺本改。

春三月,此謂發陳,

陳,舊也。言春三月,草木舊根、舊子皆發生也。

天地俱生,萬物以榮,

天之父也,降之以德;地之母也,資之以氣。德之與氣俱能生也,物因德氣,英華開發也。

夜臥蚤起,

春之三月主膽,肝之腑足少陽用事,陰消陽息。故養陽者,至夜則臥,順陰消也。「蚤」字,古「早」字。旦而起,順陽息也。

平按:「蚤」,《素問》、《巢氏病源》均作「早」。注「主膽,肝之腑」袁刻作「主肝,膽之腑」。謹按:「主膽」二字為句,「肝之腑」三字為句,膽為足少陽經,與足厥陰經肝經表裡,於義既足,玩下文「小腸,心之腑」注自明。

廣步於庭,被發緩形,以使志生,

廣步於庭,勞以使志也。被發緩形,逸以使志也。勞逸處中,和而生也。故其和者,是以內攝生者也。

生而勿殺,予而勿奪,賞而勿罰,此春氣之應也,養生之道也。

生、予、賞者,順少陽也;殺、奪、罰者②逆少陽也。故順、成、和,則外攝生也。內外和順,春之應也。斯之順者,為身為國養生道也。

平按:《素問》「應」下無「也」

②「者」字後,仁和寺本衍一「也」字。

逆則傷於肝,夏為寒為變,奉生長者少。

肝氣在春,故晚臥形晚起,逸體急形,殺奪罰者,皆逆少陽也。故其為身者,逆即傷肝,夏為傷寒熱病變也。其為國也,霜雹風寒災害變也。春時內外傷者,奉夏生長之道不足也。

平按:《素問》「逆則傷於肝」作「逆之則傷肝」;「夏為寒為變」作「夏為寒變」;

「奉」下無「生」字。《巢氏病源》「夏」字下有「變」字,「寒」下無「為變」二字。注「晚臥」下「形」字,恐衍文,袁刻無。

夏三月,此謂蕃秀,

蕃,伐元反,茂也。夏三月時,萬物蕃滋茂秀,增長者也。

天地氣交,萬物英實,

陰陽氣和,故物英華而盛實也。

平按:《素問》「英」作「華」。

晚臥蚤起,

夏之三月主小腸,心之腑手太陽用事,陰虛陽盈。故養陽者,多起少臥也。晚臥以順陰虛,蚤起以順陽盈實也。

平按:《素問》「晚」作「夜」。

無厭於日,使志無怒,

日者為陽,故不可厭之。怒者為陰,故使志無怒之。

使英成秀,使氣得洩,

使物華皆得秀長,使身開腠氣得通泄也。

平按:《素問》「英」上有「華」字,「洩」作「泄」,下同,不再舉。

若所愛在外,此夏氣之應也,養生之道也。

內者為陰,外者為陽,諸有所愛,皆欲在陽,此之行者,應太陽之氣,養生之道也。

平按:《素問》「應」下無「也」字;「生」作「長」。《巢氏病源》同。

逆之則傷心,秋為痎瘧,則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蚤臥晚起,厭日生怒,傷英不秀,壅氣在內,皆逆太陽氣也。故夏為逆者,則傷乎心,秋為痎瘧,奉秋收之道不足,得冬之氣,成熱中病重也。

平按:《素問》「奉」上無「則」字。《巢氏病源》無「則奉收者少,冬至重病」二句。

秋三月,此謂容平,

夏氣盛長,至秋也,不盛不長,以結其實,故曰容平也。

天氣以急,地氣以明,

天氣急者,風清氣涼也;地氣明者,山川景淨也。

蚤臥蚤起,與雞俱興,

秋之三月,主肺臟,手太陰用事,陽消陰息。故養陰者與雞俱臥,順陰息也;與雞俱起,順陽消也。

使志安寧,以緩秋形,

春之緩者,緩於緊急;秋之緩者,緩於滋盛。故寧志以緩形。

平按:《素問》「形」作「刑」。

收斂神氣,使秋氣平,

夏日之時,神氣洪散,故收斂順秋之氣,使之和平也。

平按:注「洪」,袁刻作「渙」。

無外其志,使肺氣精,此秋氣之應也,養收之道也。

攝志存陰,使肺氣之無雜,此應秋氣,養陰之道也。

平按:《素問》「精」作「清」;「應」下無「也」字。《巢氏病源》同。

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則奉養者少。

晚臥晚起,志不寧者,秋時以逆太陰氣,秋即傷肺,至冬飧泄,奉冬養之道少也。

平按:《素問》「奉養」作「奉藏」。《巢氏病源》無「則奉養者少」句。

冬三月,此謂氣閉藏,

陰氣外閉,陽氣內藏。

平按:《素問》無「氣」字。《巢氏病源》同。

水冰地坼,

敕白反,分也。

毋擾於陽,

言居陰分,故毋擾陽。

平按:「於」《素問》作「乎」。

蚤臥晚起,

冬之三月,主腎臟,足少陰用事,陽虛陰盈。故養陰者,多臥少起。蚤臥順陽虛,晚起順陰盈也。

必待日光,使志若伏匿,

伏匿,靜也。臥盡陰分,使志靜也。

平按:《素問》「匿」上有「若」字。

若有私意,若已有德,去寒就溫,

言十一月,陰去陽來,故養陰者,凡有私意,諸有所得,與陰俱去,順陽而來,無相擾也。

平按:「有德」《素問》、《巢氏病源》均作「有得」,玩本注亦作「得」,恐系傳寫之訛。

毋泄皮膚,使氣不極,此冬氣之應也,養藏之道也。

閉諸腠理,使氣不泄極也,斯之行者,應冬腎氣,養陰之道也。

平按:《素問》「不極」作「亟奪」。

逆之則傷腎,春為痿厥,則奉生少也。

早起晚臥,不待日光,志氣外泄,冬為逆者,傷腎痿厥,奉春養生之道少也。痿厥,不能行也,一曰偏枯也,於危反。

平按:《素問》「則奉生少也」作「奉生者少」。

天氣清靜,光明者也,

天道之氣,清虛不可見,安靜不可為,故得三光七耀光明者也。玄元皇帝曰:虛靜者,天之明也。

平按:「靜」,顧本《素問》作「淨」,趙府本仍作「靜」。

藏德不上故不下。

天設日月,列星辰,張四時,調陰陽,日以曝之,夜以息之,風以干之,雨露濡之。其生物也,莫見其所養而物長;其所殺也,莫見其所喪而物亡。此謂天道藏德不上故不下者也。聖人象之,其起福也,不見其所以而福起;其除禍也,不見其所由而禍除。則聖人藏德不上故不下也。玄元皇帝曰: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即其事也。

平按:《素問》「上」作「止」。新校正云:「別本亦作上。」

上下則日月不明,

君上情在,於己有私,修德遂不為德。玄元皇①帝曰: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君之無德,則令日月薄蝕,三光不明也。

平按:《素問》「上下」作「天明」。

邪害空竅

空竅,謂三百穴也。君不修德和陽氣者,則疵癘賊風,入人空竅,傷害人也。

陽氣閉塞,地氣冒明,

陽氣失和,故令陰氣冒復三光。

平按:兩「氣」字下,《素問》均有「者」字。

雲露不精,則上應甘露不下,

陰氣失和,致令雲露無潤澤之精,無德應天,遂使甘露不降,陰陽不和也。言白露者,恐後代字誤也。

平按:《素問》「雲露」作「雲霧」;「甘露」作「白露」。

交通不表萬物命,故不施。

陰陽不得交通,則一中分命,無由布表生於萬物,德澤不露,故曰不施也。

不施,則名木多死,惡氣發,風雨不節,甘露不下則菀槁不榮,賊風數至,暴雨數起,天地四時不相保,乃道相失則未央絕滅。

盜誇之君,德不施布,禍及昆蟲,災延草木,其有八種:一者名木多死,謂名好草木不黃而落;二者惡氣發,謂毒氣疵癘流行於國;三者風雨不節,謂風不時而起,雲不族而雨;四者甘露不下,謂和液無施。「菀槁」當為「宛槁」。宛,痿死。槁,枯也,於阮反。陳根舊枝死不榮茂。五者,賊風數至,謂風從衝上來,破屋折木,先有虛者被克而死。六者,暴雨數起,謂驟疾之雨,傷諸苗稼。七者天地四時不相保,謂陰陽乖繆,寒暑無節。八者,失道未央絕滅。未央者,久也。言盜誇之君,絕滅方久也。

平按:《素問》「惡氣發」作「惡氣不發」;「甘露」作「白露」;「乃道」作「與道」。

唯聖人順之,故身無奇疾,萬物不失,生氣不竭。

唯聖人順天,藏德不止,故有三德:一者,身無奇疾,奇異邪氣不及於身也;二者,萬物不失,澤及昆蟲,恩沾草木,各得生長也;三者,生氣不竭。生氣,和氣也。和氣不竭,致令雲露精潤,甘露時降也。

平按:《素問》「順」作「從」;「疾」作「病」。

逆春氣,則少陽不生,而肝氣內變。

少陽,足少陽膽腑脈,為外也。肝臟為陰,在內也。故腑氣不生,臟氣變也。

逆夏氣,則太陽不長,心氣內洞。

太陽,手太陽小腸腑脈,在外也。心臟為陰,居內也。故腑氣不生,臟氣內洞。洞,疾流泄也。

逆秋氣,則太陰不收,肺氣焦漏。

太陰,手太陰肺之脈也。腠理毫毛受邪,入於經絡,則脈不收聚,深入至臟,故肺氣焦漏。焦,熱也。漏,泄也。

平按:「焦漏」《素問》作「焦滿」。新校正云:「焦滿,全元起本作進滿,《甲乙經》、《太素》作焦滿。」玩本註:焦,熱也。漏,泄也。若作「滿」,於「泄」字義不合,仍從原鈔本作「焦漏」為是。

逆冬氣,則少陰不藏,腎氣濁沉。

少陰,足少陰腎之脈也。少陰受邪,不藏能靜,深入至藏,故腎氣濁沉,不能營也。

平按:「濁沉」《素問》作「獨沉」。新校正云:「詳獨沉《太素》作沉濁。」與此亦異。《甲乙經》作「濁沉」,同此。

失四時陰陽者,失萬物之根也。

陰陽四時,萬物之本也。人君違其本,故萬物失其根。

平按:《素問》作:「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

是以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順其根,故與萬物沉浮於生長之門。

聖人與萬物俱浮,即春夏養陽也;與萬物俱沉,即秋冬養陰也。與萬物沉浮以為養者,志在生長之門也。

平按:「順」《素問》作「從」,下同。

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

逆四時根者,則伐陰陽之本也,壞至真之道也。

故陰陽四時者,萬物之終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則災害生,順之則奇疾不起,是謂得道。

陰為萬物終始之本也,陽為萬物始生之源也。逆之則災害生,入於死地也;順之則奇疾除,得長生之道也。

平按:《甲乙經》無「四時」二字。《素問》「奇疾」作「苛疾」。

道者,聖人行之,愚者佩之。

聖人得道之言,行之於身,寶之於心腑也;愚者得道之章,佩之於衣裳,寶之於名利也。

順陰陽則生,逆之則死,順之則治,逆之則亂。

生死在身,理亂在國。

反順為逆,是謂內格

不順四時養身,內有關格之病也。

是故,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此之謂也。夫病已成形而後藥之,亂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兵,亦不晚乎!

身病國亂,未有毫微而行道者,古之聖人也。病亂已微而散之者,賢人之道也。病亂已成而後理之者,眾人之失也,理之無益,故以穿井鑄兵無救之失以譬之也。

平按:《素問》「病已成」下無「形」字;「亂」下有「已」字;「鑄兵」作「鑄錐」,「亦不晚乎」作「不亦晚乎」。

32 卷第二攝生之二(卷末缺) | 六氣 32
關於「太素/順養」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