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壽限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二攝生之二(卷末缺) >> 壽限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故中年而壽盡矣」,見《靈樞》卷八第五十四《天年篇》。自「黃帝曰:其氣盛衰」至末,見《甲乙經》卷六第十二。自「黃帝問於岐伯曰:人年老而無子者」至末,見《素問》卷一第一《上古天真論》。

黃帝曰:人之夭壽各不同,或夭,或壽,或卒死,或病久,願聞其道。

問有四意:夭、壽、卒死、病久。

平按:《靈樞》「人之夭壽」作「人之壽夭」;「或夭、或壽」作「夭壽」。

岐伯曰:

答中答其得壽,餘三略之。得壽有九:

五臟堅固,

謂五臟形,堅而不虛,固而不變,得壽一也。

血脈和調,

謂血常和,脈常調,得壽二也。

肌肉解利,

謂外肌肉肉,各有分利,得壽三。

平按:註上「肉」字,恐是「內」字之誤。

皮膚緻密,

緻,大利反。謂皮腠閉密,肌膚緻實,得壽四。

營衛之行,不失其常,

謂營衛氣,一日夜,各循其道,行五十周,營衛其身,而無錯失,得壽五。

呼吸微徐,

謂吐納氣,微微不粗,徐徐不疾,得壽六。

氣以度行,

呼吸定息,氣行六寸,以循度數,日夜百刻,得壽七。

六腑化谷,

胃受五穀小腸盛受,大腸傳導,膽為中精決,三焦司決瀆,膀胱津液,共化五穀,以奉生身,得壽八。

津液布揚,

所謂泣、汗、涎、涕、唾等,布揚諸竅,得壽九也。

平按:注「涎」,袁刻作「液」。

各如其常,故能久長。

上之九種營身之事,各各無失,守常不已,故得壽命長生久視也。

平按:「久長」《靈樞》作「長久」。

黃帝曰:人之壽百歲而死者,何以致之?

問其得壽所由。

岐伯曰:使道隧以長,

謂有四事得壽命長:使道,謂是鼻空使氣之道;隧以長,出氣不壅。為壽一也。

其牆高以方,

鼻之明堂,牆基高大方正,為壽二也。

通調營衛,三部三里,

三部,謂三焦部也。三里,謂是膝下三里,胃脈者也。三焦三里,皆得通調,為壽三。

起骨高肉滿,百歲乃得終也。

起骨,謂是明堂之骨。明堂之骨,高大肉滿,則骨肉堅實,為壽四也。由是四事,遂得百歲終也。

黃帝曰:其不能終壽而死者,何如?

問其夭死。

平按:《靈樞》自「黃帝曰:其不能終壽而死者」至「故中年而壽盡矣」一段,敘次在「形骸獨居而終矣」之後。

岐伯曰:其五臟皆不堅,

夭者亦四:五臟皆虛,易受邪傷,為夭一也。

使道不長,空外以張,喘息暴疾,

使道短促,鼻空又大,泄氣復多,為夭二也。

平按:「不長」,袁刻作「不通」,依原鈔更正,《靈樞》亦作「不長」。

又卑基牆,

鼻之明堂,基牆卑下,為夭三也。

薄脈少血,其肉不實,數中風,血氣不通,真邪相攻,亂而相引,

脈小血少,皮肉皆虛,多中外邪,血氣壅塞,真邪相攻,引亂真氣,為夭四。

平按:《靈樞》「不實」作「不石」;「中風」作「中風寒」。

故中年而壽盡矣。黃帝曰:善。

黃帝聞夭壽之所由,故贊述之也。

平按:「故中年而壽盡矣」,《靈樞》作「故中壽而盡也」。

黃帝曰:其氣之盛衰,以至其死,可得聞乎?

消息盈虛,物化之常,故人氣衰,時時改變,以至於死地,各不同形,故請陳之也。

岐伯曰:人生十歲,五臟始定,血氣已通,其氣在下,故好走。二十歲,血氣始盛,肌肉方長,故好趨。三十歲,五臟大定,肌肉堅固,血脈盛滿,故好步。四十歲,五臟六腑十二經脈,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榮華頹落,髮鬢頒白,平盛不搖,故好坐。

血,營血也。氣,衛氣也。大盛,內盛也。始疏,外衰。

平按:《甲乙經》「人生」作「人年」;「始疏」作「始開」;「頹落」作「剝落」;「髮鬢」作「鬢髮」。《靈樞》「鬢」作「頗」;「頒」作「斑」。又按:原鈔「平盛不搖」,「平」字傍有「丕,彼悲反,大也」六字,疑「平盛」應作「丕盛」,別本作「丕」。

五十歲,肝氣始衰,肝葉始薄,膽汁始減,目始不明。六十歲,心氣始衰,喜憂悲,血氣懈惰,故好臥。七十歲,脾氣虛,皮膚枯。八十歲,肺氣衰,魄離,魄離故言喜誤。九十歲,腎氣焦,臟枯,經脈空虛。百歲,五臟皆虛,神氣皆去,形骸獨居而終矣。

肝為木,心為火,脾為土,肺為金,腎為水,此為五行相生次第,故先肝衰,次第至腎也。至於百歲,五臟虛壞,五神皆去,枯骸獨居,稱為死也。

平按:「始減」,《靈樞》作「始滅」。「喜憂悲」,《靈樞》作「苦憂悲」,《甲乙經》作「乃善憂悲」。又《甲乙經》「惰」作「墮」;「皮膚枯」作「皮膚始枯,故四肢不舉」。「魄離」二字,《靈樞》不重,《甲乙經》作「魂離魄散」。「喜誤」,《靈樞》、《甲乙經》均作「善誤」。「臟枯」,《甲乙經》作「臟萎枯」。《靈樞》「臟」上有「四」字,下無「枯」字。又《甲乙經》「百歲」上有「至」字;「終」下有「盡」字。

黃帝問於岐伯曰:人年老而無子者,材力盡邪?將天數然?

材力,攝養之力也。天數,天命之數也。

平按:《甲乙經》無此一段及下「岐伯曰」三字。

岐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更齒髮長。

腎主骨發,故腎氣盛,更齒髮長。

平按:「更齒」《素問》、《甲乙經》均作「齒更」。

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伏沖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

天癸,精氣也。任沖脈起於胞中下極者也,今天癸至,故任脈通也,伏沖之脈起於氣街,又天癸至,故沖脈盛也。二脈並營子胞,故月事來以有子也。

平按:「天癸」《甲乙經》作「天水」,下同。「伏沖」《素問》作「太沖」,新校正云:「《太素》作伏沖,下同。」與此正合。

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

真牙,後牙也。長極,身長也。

四七,筋骨堅,髮長極,身體盛壯。

身之筋、骨、體、發,無不盛極。

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發始惰。

陽明脈起於面,行於頭,故陽明衰,面與發始焦落。

平按:「始焦」《甲乙經》作「皆焦」;「惰」作「白」,《素問》作墮。

六七,三陽脈衰於上,面皆焦,發白。

三陽,太陽、少陽、陽明也。三陽脈俱在頭,故三陽衰,面焦發白。

平按:「發白」《素問》作「發始白」,《甲乙經》無此一段。

七七,任脈虛,伏沖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

任、沖二脈氣血俱少,精氣盡,子門閉,子宮壞,故無子。

平按:「伏沖衰少」《素問》、《甲乙經》作「太沖脈衰少」。

丈夫年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寫,陰陽和,故能有子。三八,腎氣平均,筋骨勁強,故真牙生而長極。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滿。五八,腎氣衰,發惰齒藁。六八,陽氣衰於上,面焦,鬢髮頒白。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臟衰,形體皆極。八八,則齒髮去。

齒藁者,骨先衰,肉不附,故令齒枯也。

平按:「寫」《甲乙經》作「瀉」,下同。「肌肉滿」,《素問》、《甲乙經》均作「肌肉滿壯」。「陽氣衰於上」《素問》作「陽氣衰竭於上」。「腎臟衰」《甲乙經》作「腎氣衰」。

腎則生水,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臟盛乃寫。今五臟皆衰,[平按:《素問》、《甲乙經》「生水」均作「主水」;「乃寫」均作「乃能瀉」。以下據《素問.上古天真論》及《甲乙經.形氣盛衰大論》補入。]筋骨解墮,天癸盡矣,故髮鬢白,身體重,行步不正,而無子耳。

32 調食 | 卷第三陰陽 32
關於「太素/壽限」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