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近代西醫書刊的出版及醫藥學術團體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中國醫學通史近代卷西醫篇 >> 近代西醫書刊的出版及醫藥學術團體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近代西醫書籍的出版

我國近代西醫學書刊的出版和醫藥學術團體的建立,是中西醫學文化交流的產物,反映了近代西醫學在我國發展的軌跡。我國出版的近代西醫學書籍,最初以來華外國傳教醫師的譯述為主。日本明治維新以後,我國赴日留學生進行了大規模的近代西醫藥學書籍的翻譯和編著。20世紀初期,近代醫藥學在我國有了較大的發展和進步,醫藥學術團體和期刊相繼產生,促進了我國近代醫學的發展。

漢文譯述的近代西方醫學書籍,一般認為始自19世紀初葉。英國醫生皮爾遜(PearsonA.)將所著《種痘奇法》一書由斯坦頓(StanntonGT.)譯成中文,於1815年出版。皮氏的學生邱(浩川)將該書加以詮釋改名為《引痘略》,於1817年印行,這是流行我國最早的西醫痘症專著譯述。這時譯述的書籍很少,也沒有系統,19世紀50年代,合信嘉約翰來華後相繼開創了較有系統的譯述近代西醫學書籍的先河。

合信在與中國助手協作下,他所譯的書籍計有:《全體新論》1851年在廣州出版。該書給中國人對人體及生理一個全新的認識,出版後中國知識界震動很大,幾年間再版多次。《西醫略論》1857年在上海出版,該書是第一部介紹到中國的西醫外科臨床經驗著作。《內科新說》1858年在上海出版。《婦嬰新說》1858年在上海出版,該書扼要闡述正確處理各種婦兒疾病法則,並對產婦的順產和難產附有圖解說明。《博物新編》1855年在上海出版,該書簡要介紹生物學的一般常識,以及西方發現的56種元素及一些化合物。後人將以上五種書合編統稱《合信氏醫書五種》。這是一套較系統的近代西醫學啟蒙教材,是西醫學理論傳入中國的發端,曾一版再版,對我國近代西醫初期的發展和進步產生過一定的影響。

嘉約翰自1859年他開始翻譯西醫書籍作為授課教材,自第一部譯著《論發熱和疝》出版,至1886年共譯醫書20餘種。其中主要的有:《化學初階》、《西藥略釋》、《皮膚新篇》、《內科闡微》、《花柳指迷》、《眼科撮要》、《割症全書》等。

此外,博濟醫院助理醫師中國人尹端模、相繼翻譯出版西醫基礎理論,臨床治療之類的書籍,到1894年譯成的書有:《體質窮源》、《醫理略述》、《病理撮要》、《兒科撮要》、《胎產舉要》等5種。以上各書均由博濟醫院出版。

英國人德貞,1864年來華,曾受聘為京師同文館首任生理學和醫學教習。他翻譯、編著了大量西醫的醫學理論、基礎醫學和臨床治療等方面的書籍,主要的有:《西醫舉隅》,是彙集自1873年以來德貞陸續發表在《中西聞見錄》中介紹西醫學基礎知識的通俗性讀物。《續西醫舉隅》,是1881年至1882年刊載在《萬國公報》介紹西醫學解剖生理知識的彙編。

全體通考》18卷,分為正文9冊,附圖譜3冊計356幅圖。1886年同文館出版。該書是根據當時英國著名醫學家和解剖學家的最新著作編譯而成,是一部完整、嚴謹的當代解剖學巨著,並附有圖解說明。此外,他編譯的還有《身體骨骼部位及臟腑血脈全圖》、《全體功用》、《西醫匯抄》、《英國官藥方》及《醫學語彙》等。

英國人傅蘭雅,1861年來華任香港聖保羅書院院長。1865年他應聘參加上海江南製造局翻譯館工作,翻譯介紹西方自然科學技術的書籍。經他與中國助手,主要是趙元益合作翻譯的醫藥書籍主要有:《儒門醫學》1876年出版,是一部衛生普及性讀物。《西藥大成》該書全面介紹西藥及其規模,有附圖200餘幅,反映了19世紀下半葉西方藥物學的發展狀況。《西藥大成補編》增補了藥物學的基礎知識,很具臨床應用價值。1904年出版。《西藥大成藥品中西名目表》專為查閱《西藥大成》而編譯,是一本我國早期的醫藥專業雙語工具書。《法律醫學》又名《英國洗冤錄》,是我國第一部介紹西方法醫學的書籍。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英國偉倫忽塔著、英國醫師梅滕更口譯、中國人劉廷楨筆述而成的《醫方彙編》。該書未按藥方分類,而以病症彙編藥方。編譯者採用中醫術語並注重表意準確,在保持中醫理論基礎上吸收西醫知識,體現了試圖匯通中西醫的苦心。據徐維則和顧燮光二人的統計,我國早期西醫學譯著自1899年前至1904年,全體學、醫學譯著共計111種。

由學術團體系統編譯西醫書籍始自博醫會,1890年該會成立了名詞委員會著手醫學名詞和術語的統一和規範工作。1905年又成立了編譯委員會。1926年這兩個委員會合併為出版委員會。據1918年出版的《中國基督教中文圖書分類目錄》統計,用中文著譯的西醫書籍和小冊子共103種。1932年博醫會併入中華醫學會,合併後的中華醫學會1932年至1949年出版的西醫書籍,多被當時醫學院校採用為教本,總計有近70種。

同仁會是日本對中國宣傳其醫藥兼有經濟、政治、文化三種力量侵略的機構,所屬醫藥漢譯書籍刊行委員會,於1927年成立,出版有由中國留日學生翻譯的日本各科西醫學名著。

丁福保致力於通過日文轉譯西醫書籍。1906年他在家鄉無錫組織了譯書公會,1910年自設「上海醫書局」印刷出版他所編的書籍。至1914年由日文譯編成的醫書共68種,以及他自纂的醫書10多種,總計80餘種,合編成《丁氏醫學叢書》。這套叢書囊括了西醫基礎醫學和臨床各科,富有較高的實用價值。

丁福保自1900年刊行通俗西醫常識讀物《衛生問答》開始,截至1933年,譯述和編著的醫書達160餘種。他選譯的西醫書籍大都是當時著名醫家的最新著作,代表各科學術發展的新成就。他更結合中國當時流行猖獗的傳染病,編譯了《肺病最經濟之療養法》、《傳染病之警告》、《瘧疾新論》、《霍亂新論》、《喉痧新論》等。丁福保所編譯的醫書較之早期傳教醫師的譯述不僅內容新、學術水平高,也更有系統而且全面,在普及近代西醫知識,溝通中西醫學、促進中醫了解西醫學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

由出版商出版的西醫書籍的商務印書館為最多。1902年張元濟在該館創建編譯所,開始編纂學校用書和翻譯出版外國著作。其出版謝洪齎編譯的《生理學》,銷行很廣。《醫學小叢書》,全部依據西醫書籍翻譯編輯,是我國翻譯和編著出版西醫書籍以來比較最完整的計劃之一。中華書局自開業以來至1949年出版的西醫書籍約有104種。大多數屬一般性醫藥衛生知識讀物,編入各類叢書和文庫者即達52種之多,但具有專業性學術較高的書籍不多。

此外,由政府行政部門主持編輯出版的有:1930年5月頒布的《中華藥典》。1935年衛生部成立編審委員會,從事編審醫學圖書工作,出版有:《理學實習指導》、《組織學實習大綱》、《內科診療須知》、《公共衛生學》等書。1930年教育部編審處譯名委員會編訂成《藥學名辭》,並於1932年公布,書內載生藥名詞、化學藥品及製劑名詞共約1400個。

主要西醫藥期刊的創辦和發行

醫藥期刊是傳播醫藥科學知識、傳遞醫藥科技信息的主要載體,對醫藥學科研、醫療、預防、醫藥教育和衛生行政管理都具有重要作用。

海關醫報》(Customs Medical Reports)是我國西醫藥期刊的篙矢。1871年,在上海由海關醫務官賈米森(Jamieson RA.)主編,半年刊,刊載海關醫務官及其他醫師在中國所作的疾病調查報告和醫學論文,1904年休刊,1911年改為小冊子出版了1期而終刊。該刊是研究近代我國醫學發展概況和流行病學的寶貴資料。

現在公認最早在我國由醫學機構編輯出版的現代函義的西醫藥期刊是1880年創刊,由美國傳教醫師嘉約翰主編,廣洲博濟醫院出版的《西醫新報》,該刊歷時兩年僅出刊了8期即停止。1886年博濟醫院助理醫師尹端模主編《醫學報》在廣州出版。這是國人自辦最早的西醫期刊,可惜僅出刊2期,國內未見藏本。英國不列顛圖書館藏有該刊第一期。1887年「中國醫學傳教會」又稱博醫會,在上海編輯出版Medical Missionary Journal(《博醫會報》),季刊、英文出版,1905年改為雙月刊,1923年改為月刊。1907年5月改名為China Medical Missionary Journal(《中國博醫會報》)。1923年1月與《中華醫學雜誌》英文部分合併,《中華醫學雜誌》中英文單獨出版,《中國博醫會報》改名(Chinese Medical Journal)《中華醫學會英文雜誌》(今名《中華醫學雜誌》英文版)。抗日戰爭期間在成都和華盛頓兩地出版。該刊為醫學學術期刊,至今仍在出版,已達百年以上。是我國最悠久的醫刊,在國內外頗具影響,對國際學術交流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早期創辦的醫藥期刊還有1907年我國留日學生在日本創刊有中國醫藥學社編輯出版的《醫藥學》、中國國民衛生會編輯出版的《衛生世界》。1908年在上海創刊的《衛生白話報》、汪惕予編輯的《醫學世界》;廣州梁慎余編輯的《醫學衛生報》。1910年創刊的有上海顧實秋主編的《上海醫報》,中西醫學研究會主編的《中西醫學報》;廣州粱培基、陳垣、潘達微創辦的《光華醫事衛生雜誌》等。辛亥革命以前我國西醫藥期刊處於萌芽時期,除《博醫會報》和《中西醫學報》歷時較久外,其他各刊僅出版數期即不能繼續。

1912~1937年,民國建元至抗日戰爭爆發是我國西醫藥期刊發展成長時期。辛亥革命後,西醫醫院和西醫學校日趨增多,西醫藥期刊也如雨後春筍勃然興起。據不完全統計,1912~1937年25年間出版西醫藥期刊237種,僅1928~1937年這10年間出版即達169種之多,幾乎是此前15年的2.5倍。出版地區由8處發展到25處,並由沿海向內陸擴展。同時刊物由綜合性向專科和校刊方面發展。

出版歷時20年以上者有《廣濟醫報》(1914年)、《中華醫學雜誌》(1915年)、《中華護士季報》(1920年)、《民國醫學雜誌》(1923年)、《衛生月刊》(1920年)、《醫藥學》(1924年)、《麻風季刊》(1927年)、《醫藥評論》(1929年)等多種。其中《中華醫學雜誌》為中華醫學會的機關刊物、於1915年11月在上海創刊,由中華醫學會主辦,至1949年《中華醫學雜誌》共出刊35卷,對我國醫學科學的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該刊至今仍在出版,是我國歷史最久、影響深遠,名聞中外的醫刊。

此外,在50餘種衛生類刊物中,政府部門創辦的有15種,以廣州衛生局於1923年主辦的《衛生年刊》為最早,可惜僅出版1期。上海市創辦的《衛生月刊》出版歷時10年,因抗日戰爭爆發而被迫停刊。這時還相繼創刊了牙科、護理、精神、麻風眼科、藥科、法醫、產科、生理、婦科、性科學等10餘類專科刊物。其歷時較久、影響較大的有由中華護士會於1920年在漢口創辦的《中華護士季報》,是我國最早的護理綜合性刊物,此後幾度更改刊名,至今仍在出版,對我國的護理工作貢獻頗深遠。值得提出的還有由中華麻風救濟協會於1927年在上海創辦的《麻風季刊》,這是我國研究麻風的最早刊物,其創刊早於現在繼續刊行的國外主要的麻風專業雜誌。該刊出版歷時17年,為我國麻風病防治作出一定的貢獻。

這一時期創刊的醫學期刊237種,幾乎都是國人自辦,也是我國醫藥學進步的表徵,但不少刊物因資金,或稿源,或質量不高等問題,步履維艱,出版不久即停刊。

1938~1949年戰爭期間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這期間處於戰爭非常時期,醫藥書刊編輯出版困難重重,1938~1945年8年抗戰期間國統區新創辦的西醫藥期刊不足40種。這屈指可數的刊物中出版歷時5年以上者僅有《戰時醫政》、《雲南衛生》、《現代醫學》、《西南醫學雜誌》、《軍醫通訊》等數種。淪陷區新創辦的西醫藥刊寥寥可數,僅上海有15種、北平有2種。抗日戰爭勝利後,1946~1949年新創辦的西醫藥期刊50餘種,戰後復刊的四、五種,這期間出版發行的醫學期刊總計有百十來種,至1948年底仍在出版的現期期刊只剩30種左右。

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根據地,一向重視衛生建設工作,早在土地革命時期,中央蘇區前敵委員會軍醫處就出版了《健康報》(1931年)。向蘇區軍民宣傳衛生常識,進行衛生防病教育;抗日戰爭時期有八路軍軍醫處出版的《國防衛生》(1940年)、山東醫務社出版的《醫務生活》(1941年)、二野衛生部出版的《醫務文摘》(1944年)、晉綏軍區衛生部出版的《衛生通訊》。解放戰爭時期有八路軍總衛生部出版的《藥學摘要》、新四軍華中區衛生部出版的《華中醫務雜誌》(1946年)、華東解放軍總部衛生部出版的《活葉醫刊》(1947年)、華東軍區衛生部材料處出版的《藥學生活》(1947年)、膠東醫療文輯社出版的《醫療文輯》、華北軍區衛生部出版的《衛生月刊》(1948年)、哈爾濱衛生月刊編委會出版的《衛生月刊》(1948年)、陝甘寧邊區衛生署出版的《醫藥介紹》(1948)、長春大學醫學會出版的《長春大學醫學院雜誌》(1948年)等等。這些刊物對革命根據地和解放區醫藥衛生工作的發展,保障軍民健康起到積極作用。

醫藥學術團體及其活動

鴉片戰爭後,歐美各國傳教會隨之大量湧入中國,醫學傳教事業也不斷的擴展,為鞏固既得的成績,傳教醫師郭雷樞(Colledge TP.)傳教醫師伯駕(Packer P.)和傳教士稗治文(Bridge C.)發起,於1838年2月21日在廣州成立了一個「在華醫學傳教會」(Medical Missionary sociaty in China)的協會性組織。它以鼓勵醫界人士來華,免費為中國人治療,提供醫院的醫藥、人員及通常必要的幫助。這是中國成立醫學學術團體的嚆矢。

國人創立西醫學團體較早者當推「上海醫學會」,19世紀末在國內維新思潮的背景下,身居觀察的孫直齋和太史的王仁俊以及沈敬學等,1897年秋,在上海創立的。其宗旨:以探討西醫原理,變革傳統醫學,主要活動為,延請名醫舉辦義診,附設醫學堂以培養人才、創辦《醫學報》,並廣購書籍及西醫各種器具,備入會者隨時取閱試演。1898年5月蘇州仿設「醫學會」之後,該會改稱「上海醫學總會」。該會雖非純居西醫的團體,但在當時社會條件下,此團體對我國的西醫發展不無貢獻。此後,國內陸續組成一些醫藥學術團體,對中國醫學的進步發展、醫藥隊伍的團結與建設,以及人民群眾的健康、公共衛生的普及,都做出了貢獻。現將其中影響較大的團體分述於後。

一、中國博醫會

在上海的美國聖公會傳教醫師文恆理(Boone HW.)鑒於傳道醫學活動範圍日廣,各教會來華的傳教醫師與日俱增,分散各地,素乏溝通交流,需要組織起來協調活動,廣州雖有「在華醫學傳教會」的設立,但只局限廣東一隅之地,已不能適應新形勢的需要。文恆理在《教務雜誌》(ChineseRecord)上倡議組織成立「中國教會醫學會」(China Medical Missionary Association),中文簡稱「博醫會」,並推薦嘉約翰(Kerr J.)醫師為主席組成籌備委員會。倡議獲得響應,「中國教會醫學會」遂於1887年宣告成立,並在華北、上海、武昌、漢口、廣州、福建、台灣等地設立分會。初期有會員30名,至1913年會員達500多人。此後數十年間,不屬教會團體的西醫師入會者日益增多,1925年改組為「中國博醫會」(China Medical Association),凡符合入會資格的醫師,不分國籍都可參加。

中國博醫會設有出版及翻譯、公共衛生、醫學教育、研究、與護士會、醫院行政等專業委員會。主要活動包括編譯重要醫書、倡導並推行中譯醫學名詞的統一、提倡公共衛生、推廣醫學教育、舉行醫學學術會議、出版《博醫會報》雜誌等。這些活動對於中國醫學事業的發展多有貢獻。

二、中國護士學會

在福州工作的美國護士信寶珠(Simpson C.E.)倡議下,1909年8月在廬山牯嶺集會籌建「中國中部護士聯合會」後改名為「中國護士會」,於8月31日正式成立。這時有會員13人,名譽會友5人,都是在華工作的外籍護士。該會主要工作是制定統一護士學校的課程和編譯教材、辦理護士學校註冊、組織畢業生會考和頒發畢業證書等。翌年又增設專題研究委員會,負責護士教育的策劃和管理實施,為以後中國護士教育工作奠定了基礎。中國護士鍾茂芳在1914年召開的第1屆全國會員代表大會上當選為副會長,從而改變了由外籍護士統管中國護士會的局面。她將Nurse貼切地譯為「護士」,並經大會通過認定,尚用至今。1920年創刊出版《中國護士季報》。1922年,國際護士會接納中國護士會為會員國。1923年改名為「中華護士會」,1936年又改名為「中華護士學會」。1937年,侵華日軍攻佔上海後,總幹事信寶珠由南京赴漢口設臨時辦事處,但1938年又撤回南京,1940年中華護士學會在重慶再次組建辦事處,政府的以留守在淪陷區為由撤消該會的原立案未准建立。此後,以「中國護士學會」之名重新登記立案,開展活動。由於當時缺乏人力和經費,學會未能正常開展工作。「中華護士學會延安分會」於1941年宣告成立,為解放區軍民的健康做出了貢獻。

三、中國藥學會

1907年冬在日本學習藥學的留學生王絕文伍晟、曾貞等發起成立「中華藥學會」,1909年,學會在東京召開第一次年會,當時會員有27人。辛亥革命後,多數會員學成歸國,1912年藥學會遷至北京,並向北京政府內務、教育、實業三部以「中華民國藥學會」之名立案。這時會員增至百餘人,及至1914年由於諸多原因,會務中斷。此後1917年,留學日本的藥學會會員在東京組織了「留日中華藥學會」,繼續「中華藥學會」的工作,並編輯出版《中華藥學雜誌》。「留日中華藥學會」的會務,由於留日會員逐漸回國而停頓。在北京的會員經多方努力,於1920年恢復了會務活動,浙江的部分會員組建了《藥報》社,每月發刊一大張《藥報》。1926年會址移設上海。1929年分別向國民政府民政、教育、衛生三部登記立案。1935年在上海的會員積極努力下,會務工作得以恢復。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學會工作再次停頓。總會留滬未撤退的部分負責人與上海分會聯合繼續進行會務活動,在重慶直到1942年才准以「中國藥學會」的名稱重新登記立案。1947年成立了出版與教育兩個委員會,分別主持出版與教育事宜。

中國藥學會自1907年創立42年間共舉行年會12次,編輯出版學術期刊《中華藥學雜誌》,後改名為《中國藥學雜誌》,還曾進行一些社會工作,如藥典的編修、藥學名詞的譯定、與有關藥廠合作設立藥學獎學金。此外,學會曾就藥學教育、藥品生產、國藥研究整理、藥品檢驗、藥政管理、藥師職稱、藥學名詞、藥典改版等方面向政府提供建議。

四、中華醫學會

伍連德醫師1910年在上海籌組全國性西醫學術團體,後因故暫時被擱置,1914年,顏福慶、俞鳳賓、伍連德等21位醫師趁出席博醫學會年會之際,於1915年2月5日在上海集會,宣布「中華醫學會」成立,英文名主National Medical Association of China。選舉顏福慶為會長,伍連德為書記,會所暫設在俞鳳賓醫師診所。同年7月獲當時北京政府教育部批准立案。學會以「鞏固醫家交誼。尊重醫德醫權、普及醫學衛生、聯絡華洋醫界」為宗旨。會員分特別會員、普通會員、名譽會員三種。1916年第1次大會選舉伍連德為會長,並成立編輯部、會員部、醫學名詞部,公眾衛生部,分別開展工作。此後除每二年召開大會一次,並刊行《中華醫學雜誌》、《中國醫界指南》,參加醫學名詞審查委員會,舉辦醫藥福利事業及為醫學事業的發展和管理事項向政府提供建議,均有相當成績。

中華醫學會組織不斷擴大,至1931年在廣東、上海、北京、香港、湖南、漢口、濟南等地,先後成立了支會,全國會員發展到775人。中華醫學會在國內外已逐步替代博醫會,成為當時中國醫學界的代表。博醫會提出與中華醫學會合併的意向,經兩會協商,於1933年合併,沿用中華醫學會之名,英文名改稱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選舉牛惠生為會長。兩會出版的雜誌也同時合併,《博醫會報》和《齊魯醫刊》分別併入《中華醫學雜誌》的英文版和中文版出刊。兩會合併後實力大增,中外會員達2767人,並允許牙科醫師加入學會為會員,至1937年4月已成立專科學會和專業委員會12個。

抗日戰爭爆發後,學會隨政府內遷,設總辦事處於重慶,在昆明、上海、華盛頓設分辦事處。在戰時困難條件下,繼續維持《中華醫學雜誌》編輯發行,分別在成都、華盛頓出版英文版,重慶出版中文版。抗戰勝利後,總會遷回上海。1947年學會加入了世界醫學會這一國際醫學組織。這一時期學會擁有外科、公共衛生、兒科、眼科、婦產科、醫史和病理微生物等7個專科學會及出版、防癆、醫院標準、醫學教育、業務保障、防癌、麻風等7個專業委員會。自學會成立歷年來編輯出版期刊5種、年鑒2種、重要書籍約130種。

自1915~1949年,學會在全國各地共設立分會33個,其中包括香港、澳門和紐約,會員總數達4000餘人,為我國近代醫學事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

五、中國紅十字會

1864年成立了國際性救護組織「國際紅十字會」,以紅十字為標誌,以尊重和救護交戰雙方的傷亡士兵,給予同樣的人道主義待遇為基本方針。我國孫實甫、鯫生等人自1888年起積極宣傳紅十字會的歷史、性質、宗旨和任務,以喚起國人仿效。

1904年2月8日,日俄戰爭在我東北大地上爆發,有人興辦「東北三省紅十字普善會」,未被國際紅十字會認可。同年5月,沈敦和等,約集上海官紳及各國駐滬機構代表協商,由中、英、美、德、法五個中立國建成「上海萬國紅十字會」前往東北戰地救濟難民和傷兵。1907年,清廷將「上海萬國紅十字會」改名為「大清紅十字會」,派呂海寰為會長,並撥款補助,是民辦的慈善機構。

辛亥革命勝利後,「大清紅十字會」改名為「中國紅十字會」。1912年被接納為國際紅十字會會員國。至1922年我國已成立地方分會217處。北伐成功後,1928年中國紅十字會改名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1933年,總會設於上海。至1937年抗戰前,地方分會已達464處,醫療機構262處,會員13.8萬多人。

抗日戰爭期間,中國紅十字會開展了大量的戰地救護工作,1937年8月成立了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下設37個醫療隊。隨著戰火的蔓延,醫療隊陸續擴展到150個。1938年還曾派出醫療隊赴江西和延安,協助新四軍、八路軍為傷兵及民眾進行醫療。中國紅十字會出版有1913年創刊的《中國紅十字會雜誌》、1921年創刊的《中國紅十字會月報》,以後又有《會務通訊》和《救護通訊》1946年將上述兩刊合併為《紅十字月刊》發行。從1904年至1949年期間,中國紅十字會在救災和衛生救護工作作出巨大貢獻。

六、中華民國醫藥學會

中華民國醫藥學會為歸國的留日學習醫藥和國內醫藥專家組成,創始人為湯爾和侯希民等,成立於1915年8月。學會設理事部、醫學部、藥學部及評議員若干人,每年召開常會一次。總事務所設在北京。1930年總事務所遷至上海,改稱總會。北平、南京、蘇州、南昌、漢口、杭州、上海等地設有分會。會員達800餘人,其中不少著名醫家同時也是中華醫學會會員。中華民國醫藥學會主要活動有:出版年刊《中華民國醫藥學會會報》,1917年10月創刊於北京;舉行學術研討會;參加醫學名詞審查委員會推行醫藥名詞統一;調查寄生蟲病;研究中醫中藥;向政府提供醫藥衛生事業的建議等,北洋政府時代,該會對政府的衛生方針影響大於中華醫學會。

七、中國生理學會

中國生理學會為我國生理學家與相關學種專家組成,創始人為林可勝吳憲伊博恩(RaedBE.)等,1926年2月在北京成立,選出林可勝為會長。會員分為名譽會員、永久會員、普通會員三種。凡其興趣或研究工作與生理學有關聯者,不分國籍,都可為會員。每年召開一次大會,有時與中華醫學會年會聯合舉行,以加強與臨床學科的交流。平時常舉辦小型的學術研討會,進行學術交流和實驗示範等活動。此外,學會對生理學研究項目和人才培植,提供獎金給予經濟支持。1927年1月創刊《中國生理學雜誌》(TheChinese Journal of Physiology)用英文出版。抗日戰爭爆發後,學會活動陷於停頓。1941年北平協和醫院及醫學院被日軍接管關閉,《中國生理學雜誌》也被迫停刊。抗日戰爭期間,1938年,蔡翹和KilbonLG.成立並領導了中國生理學會成都分會,開展學術活動。1941年創刊英文版《中國生理學會成都分會簡報》四月刊。刊載較簡短的研究論文,由蔡翹主編,1945年抗戰勝利後停刊。

八、中華衛生教育會

1916年3月,博醫會,中華醫學會,中華基督教育青年會全國協會共同組織中華公共衛生教育聯合會(Joint Counilon Pubilid Health Education)。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全國協會派畢德輝博士(Peter WW.)為該會總幹事。1917年胡宣明被聘為副總幹事。此後,中華基督教女青年會全國協會、中華基督教教育會、中華護士會也參加了該會,成為會員。該會下設總務組、編輯組、嬰兒衛生組、學校衛生組、社會衛生組、牙齒衛生組。1922年將會名改為中華衛生教育會。1930年,國民政府設立衛生部,該會董事會認為提倡公共衛生的目的已達到,決議結束該會。中華衛生教育會是我國最早提倡公共衛生的機構,主要活動是進行公共衛生教育、舉辦衛生展覽、報紙宣傳、衛生講演等公共衛生宣傳。該會對我國公共衛生知識的普及,對人民的健康,產生了積極的作用。

九、中國解剖學會

中國解剖學會成立之前,1920年2月曾成立「中國解剖學會及人類學會」,當時有會員50人。由於學術活動不多,實際處於停頓狀態。抗戰勝利後,北平的一些解剖學家和相關學科的學者曾組織了解剖學和人類學學會,當時活動限於北平一地,範圍很小。1947年6月,中國科學社在上海組成中國解剖學會籌備會,並於同年8月,中國科學社、中國天文學會、中國氣象學會、中華自然科學社、中國地理學會、中國動物學會在上海聯合召開年會之際,正式成立了中國解剖學會。會章規定「本會以聯合國內解剖學者(包括凡與解剖學有關聯學科,例如比較解剖學、組織學胚胎學、實驗形態學以及體質人類學等)共謀解剖學之發展為宗旨。」第一屆理事會由7人組成,盧於道任理事長,有會員73人。

十、中國防癆協會

中國防癆協會,全稱中國預防癆病協會。中國防癆協會是1933年由上海市衛生局發起,吳鐵城出面組織官方、醫界人士和社會名流,以及紅十字會、扶輪社、青年社、基督教男女青年會、慈幼會等機關團體所成立,中國防癆協會以健康民眾體魄預防癆病發生為宗旨。會員不分國籍,分為個人會員和團體會員兩種,團體會員以合法團體為限。中國防癆協會下設醫務委員會,至1936年先後在上海設立了3個診療所。此外,開展形式多樣的防癆宣傳活動,又於1934年11月創刊《防癆月刊》,登載結核病病理和預防方法等,以普及防癆知識。

中國防癆協會雖是全國性組織,然而當時的各項活動僅局限在上海一隅,就全國而言,影響不大。1945年抗戰勝利後,一些大城市陸續成立了地方性防癆協會,至1947年已有11處之多,1948年1月改組了中國防癆協會。1948年創刊《防癆通訊》,主要報導各地防癆協會的動態和工作情況,對推動防癆協會工作的開展起到積極作用。

十一、全國醫師聯合會

1928年末,衛生部頒布「開業醫師登記法」遭到開業醫師普遍不滿。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他們在1929年11月成立了全國醫師聯合會。它的宗旨是:(1)促進醫藥研究;(2)會員之間在權益受侵害時互相支持,保護開業醫師;(3)提倡成立促進衛生設備的組織;(4)協助政府制定關於管理醫師業務的法規。1934年在執委會下組織了專業委員會,其中「助產士教育研究委員會」,為我國最早的婦產科學術團體。出版的刊物為《醫事彙刊》。

上述團體之外,還有1921年胡宣明創立的中華衛生學會,以開展衛生運動喚起民眾。1921年成立的上海醫學聯合會、1926年成立的中國麻風協會、1935年成立的中國預防花柳病協會、1935年在南京成立的中國衛生教育社、1937年成立的中華麻風救濟協會、1938年成立的中華天主教醫師協會、1946年成立的中華營養促進會等。在革命根據地成立的學術團體有:1933年成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衛生研究會」,1940年成立的「醫務研究會」,抗日戰爭時期在太岳軍區成立的「中西醫藥協會」,1945年在陝甘寧邊區成立的「邊區中西藥研究總會」及其分會、支會等,這些團體對開展根據地的醫藥衛生工作都起了積極的作用。

32 醫近代學教育 | 中國醫學通史近代卷中醫篇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近代西醫書刊的出版及醫藥學術團體」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