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

(重定向自三部九候论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素問》 >> 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
素問

素問目錄

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原文

黃帝問曰:余聞九針於夫子,眾多博大,不可勝數。余願聞要道,以屬子孫,傳之後世,著之骨髓,藏之肝肺,歃血而受,不敢妄泄。令合天道,必有終始。上應天光星辰曆紀,下副四時五行,貴賤更互,冬陽夏陰,以人應之奈何,願聞其方?

岐伯對曰:妙乎哉問也!此天地之至數。

帝曰:願聞天地之至數,合於人形血氣,通決死生,為之奈何?

岐伯曰:天地之至數始於一,終於九焉。

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之,三三者九,以應九野。

故人有三部,部有三候,以決死生,以處百病,以調虛實,而除邪疾

帝曰:何謂三部?

岐伯曰:有下部、有中部、有上部,部各有三候。三候者,有天、有地、有人也。必指而導之,乃以為真。

上部天,兩額之動脈;上部地,兩頰之動脈;上部人,耳前之動脈。

中部天,手太陰也;中部地,手陽明也;中部人,手少陰也。

下部天,足厥陰也;下部地,足少陰也;下部人,足太陰也。

故下部之天以候肝,地以候腎,人以候脾胃之氣。

帝曰:中部之候奈何?

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肺,地以候胸中之氣,人以候心。

帝曰:上部以何候之?

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頭角之氣,地以候口齒之氣,人以候耳目之氣。

三部者,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臟。故神臟五,形臟四,合為九臟。五臟已敗,其色必夭,夭必死矣。

帝曰:以候奈何?

岐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必先去其血脈而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

帝曰:決死生奈何?

岐伯曰:形盛脈細,少氣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脈大,胸中多氣者死。形氣相得者生。參伍不調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上下左右之脈相應如參舂者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數者死。中部之候雖獨調,與眾臟相失者死。中部之候相減者死,目內陷者死。

帝曰:何以知病之所在?

岐伯曰:察九候獨小者病,獨大者病,獨疾者病,獨遲者病,獨熱者病,獨寒者病,獨陷下者病。

以左手足上,上去踝五寸按之,庶右手足當踝而彈之,其應過五寸以上蠕蠕然者不病,其應疾中手渾渾然者病,中手徐徐然者病。其應上不能至五寸,彈之不應者死。

是以脫肉身不去者死。中部乍疏乍數者死。其脈代而鉤者,病在絡脈

九候之相應也,上下若一,不得相失。一候後則病,二候後則病甚,三候後則病危。所謂後者,應不俱也。察其腑臟,以知死生之期,必先知經脈,然後知病脈。真藏脈見者勝死。足太陽氣絕者,其足不可屈伸,死必戴眼

帝曰:冬陰夏陽奈何?

岐伯曰:九候之脈皆沉細旋絕者為陰,主冬,故以夜半死。盛躁喘數者為陽,主夏,故以日中死。

是故寒熱病者以平旦死。熱中及熱病者以日中死。病風者以日夕死。病水者以夜半死。其脈乍疏乍數,乍遲乍疾者,日乘四季死。

形肉已脫,九候雖調猶死。七診雖見,九候皆從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風氣之病,及經月之病,似七診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若有七診之病,其脈候亦敗者死矣。必發噦噫。

必審問其所始病,與今之所方病,而後各切循其脈,視其經絡浮沉,以上下逆從循之。其脈疾者不病,其脈遲者病;脈不往來者死,皮膚著者死。

帝曰:其可治奈何?

岐伯曰:經病者治其經,孫絡病者治其孫絡血。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經絡。其病者在奇邪,奇邪之脈則繆刺之,留瘦不移節而刺之。上實下虛切而從之,索其結絡脈,刺出其血以見通之。瞳子高者太陽不足,戴眼者太陽已絕,此決死生之要,不可不察也。手指及手外踝上,五指留針

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參考白話譯文

黃帝問曰:余聞九針於夫子,眾多博大,不可勝數。余願聞要道,以屬子孫,傳之後世,著之骨髓,藏之肝肺,歃血而受,不敢妄泄。令合天道,必有終始。上應天光星辰曆紀,下副四時五行,貴賤更互,冬陽夏陰,以人應之奈何,願聞其方?

黃帝問道:我聽先生講了九針道理後,覺得豐富廣博,不可盡述。我想了解其中的主要道理,以囑咐子孫,傳於後世,銘心刻骨,永誌不忘,並嚴守誓言,不敢妄泄。如何使這些道理符合於天體運行的規律,有始有終,上應於日月星辰周曆天度之標誌,下符合四時五行陰陽盛衰的變化,人是怎樣適應這些自然規律的呢?希望你講解這方面的道理。

岐伯對曰:妙乎哉問也!此天地之至數。

岐伯回答說:問得多好啊!這是天地間至為深奧的道理。

帝曰:願聞天地之至數,合於人形血氣,通決死生,為之奈何?

黃帝道:我願聞天地的至數,與人的形體氣血相通,以決斷死生,是怎樣一回事?

岐伯曰:天地之至數始於一,終於九焉。

岐伯說:天地的至數,開始於一,終止於九。

一者天,二者地,三者人,因而三之,三三者九,以應九野。

一奇數為陽,代表天,二偶數為陰代表地,人生天地之間,故以三代表人;天地人合而為三,三三為九,以應九野之數。

故人有三部,部有三候,以決死生,以處百病,以調虛實,而除邪疾

所以人有三部,每部各有三侯,可以用它來決斷死生,處理百病,從而調治虛實,祛除病邪

帝曰:何謂三部?

黃帝道:什麼叫做三部呢?

岐伯曰:有下部、有中部、有上部,部各有三候。三候者,有天、有地、有人也。必指而導之,乃以為真。

岐伯說:有下部,有中部,有上部。每部各有三侯,所謂三侯,是以天、地、人來代表的。必須有老師的當面指導,方能懂得部侯準確之處。

上部天,兩額之動脈;上部地,兩頰之動脈;上部人,耳前之動脈。

上部天,即兩額太陽脈處動脈;上部地,即兩頰大迎穴處動脈;上部人,即耳前耳門穴處動脈;

中部天,手太陰也;中部地,手陽明也;中部人,手少陰也。

中部天,即兩手太陰氣口經渠穴處動脈;中部地,即兩手陰明經合谷處動脈;中部人,即兩手少陰經神門處動脈;

下部天,足厥陰也;下部地,足少陰也;下部人,足太陰也。

下部天,即足厥陰經五里穴太沖穴處動脈;下部地,即足少陰經太溪穴處動脈;下部人,即足太陰經箕門穴處動脈。

故下部之天以候肝,地以候腎,人以候脾胃之氣。

故而下部之可以天候肝臟之病變,下部之地可以侯腎臟之病變,下部之人可以侯脾胃之病變。

帝曰:中部之候奈何?

黃帝道:中部之侯怎樣?

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肺,地以候胸中之氣,人以候心。

岐伯說:中部亦有天、地、人三侯。中部之天可以侯肺臟之病變,腫不之地可以侯胸中之病變。中部之人可以侯心臟之病變。

帝曰:上部以何候之?

黃帝道:上部之侯又怎樣?

岐伯曰:亦有天,亦有地,亦有人。天以候頭角之氣,地以候口齒之氣,人以候耳目之氣。

岐伯說:上布也有天、地、人三侯。上部之天可以侯頭角之病變,上部之地可以侯口齒之病變,上部之人可以侯耳目之病變。

三部者,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臟。故神臟五,形臟四,合為九臟。五臟已敗,其色必夭,夭必死矣。

三部之中,各有天、各有地、各有人。三侯為天,三侯為地,三侯為人,三三相乘,合為九侯。脈之九侯,以應地之九野,以應人之九臟。所以人有肝、肺、心、脾、腎五神臟和膀胱、胃、大腸小腸四形臟,合為九臟。若五臟以敗,必見神色枯槁,枯槁者是病情危重,乃至死亡徵象。

帝曰:以候奈何?

黃帝道:診察的方法怎樣?

岐伯曰: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調其氣之虛實,實則瀉之虛則補之。必先去其血脈而後調之,無問其病,以平為期。

岐伯說:必先度量病人的身形肥瘦,了解它的正氣虛實,實證瀉法,虛症用補法。但必先去除血脈中的凝滯,而後調補氣血的不足,不論治療什麼病都是以達到氣血平調為準則。

帝曰:決死生奈何?

黃帝道:怎樣決斷死生?

岐伯曰:形盛脈細,少氣不足以息者危。形瘦脈大,胸中多氣者死。形氣相得者生。參伍不調者病。三部九候皆相失者死。上下左右之脈相應如參舂者病甚,上下左右相失不可數者死。中部之候雖獨調,與眾臟相失者死。中部之候相減者死,目內陷者死。

岐伯說:形體盛,脈反細,氣短呼吸困難,危險;如形體瘦弱,脈反大,胸中喘滿而多氣的是死亡之症。一般而論;形體與脈一致的主生;若脈來三五不調者主病三部九侯之脈與疾病完全不相適應的,主死;上下左右之脈,相應鼓指如春杵搗谷,參差不齊,病必嚴重;若見上下之脈相差甚大,而又息數錯亂不可計數的,是死亡徵候;中部之脈雖然獨自調勻,而與其他眾臟不相協調的,也是死侯;目內陷的為正氣衰竭現象,也是死侯。

帝曰:何以知病之所在?

黃帝道:怎樣知道病的部位呢?

岐伯曰:察九候獨小者病,獨大者病,獨疾者病,獨遲者病,獨熱者病,獨寒者病,獨陷下者病。

岐伯說:從診察九侯脈的異常變化,就能知病變部位。九侯之中,有一部獨小,或獨大,或獨疾,或獨遲,或獨熱,或獨寒,或獨陷下(沉伏),均是有病的現象。

以左手足上,上去踝五寸按之,庶右手足當踝而彈之,其應過五寸以上蠕蠕然者不病,其應疾中手渾渾然者病,中手徐徐然者病。其應上不能至五寸,彈之不應者死。

以左手加於病人的左足上,距離內踝五寸處按著,以右手指在病人足內踝上彈之,醫者之左手即有振動的感覺,如其振動的範圍超過五寸以上,蠕蠕而動,為正常現象;如其振動急劇而大,應手快速而渾亂不清的,為病態;若振動微弱,應手遲緩,應為病態;如若振動不能上及五寸,用較大的力量彈之,仍沒有反應,是為死侯。

是以脫肉身不去者死。中部乍疏乍數者死。其脈代而鉤者,病在絡脈

身體極度消瘦,體弱不能行動,是死亡之徵。中部之脈或快或慢,無規律,為氣脈敗亂之兆,亦為死征。如脈代而鉤,為病在絡脈。

九候之相應也,上下若一,不得相失。一候後則病,二候後則病甚,三候後則病危。所謂後者,應不俱也。察其腑臟,以知死生之期,必先知經脈,然後知病脈。真藏脈見者勝死。足太陽氣絕者,其足不可屈伸,死必戴眼

九侯之脈,應相互適應,上下如一,不應該有參差。如九侯之中有一侯不一致,則病必危險。所謂不一致,就是九侯之間,脈動的不相適應。診察病邪所在之臟腑,以知死生的時間。臨症診察,必先知道正常之脈,然後才能知道有病之脈;若見到真脈脈象,勝己的時間,變要死亡。足太陽經脈氣絕,則兩足不能屈伸,死亡之時,必目睛上視。

帝曰:冬陰夏陽奈何?

黃帝道:冬為陰,夏為陽,脈象與之相應如何?

岐伯曰:九候之脈皆沉細旋絕者為陰,主冬,故以夜半死。盛躁喘數者為陽,主夏,故以日中死。

岐伯說:九侯的脈象,都是沉細懸絕的,為陰,冬令死於陰氣極盛之夜半;如脈盛大躁動喘而疾數的,為陽,主夏令,所以死於陽氣旺盛之日中;

是故寒熱病者以平旦死。熱中及熱病者以日中死。病風者以日夕死。病水者以夜半死。其脈乍疏乍數,乍遲乍疾者,日乘四季死。

寒熱交作的病,死於陰陽交會的平旦之時;熱中及熱病,死於日中陽極之時;病風死於傍晚陽衰之時;病水死於夜半陰極之時。其脈象忽疏忽數,忽遲忽急,乃脾氣內絕,死於辰戌丑未之時,也就是平旦、日中、日夕、夜半、日乘四季的時候;

形肉已脫,九候雖調猶死。七診雖見,九候皆從者不死。所言不死者,風氣之病,及經月之病,似七診之病而非也,故言不死。若有七診之病,其脈候亦敗者死矣。必發噦噫。

若形壞肉脫,雖九侯協調,猶是死亡的徵象;假使七診之脈雖然出現,而九侯都順於四時的,就不一定是死侯。所說不死的病,指心感風病,或月經之病,雖見類似七診之病脈,而實不相同,所以說不是死侯。若七診出現、其脈侯有敗壞現象的,這是死征,死的時候,必發呃逆等證侯。

必審問其所始病,與今之所方病,而後各切循其脈,視其經絡浮沉,以上下逆從循之。其脈疾者不病,其脈遲者病;脈不往來者死,皮膚著者死。

所以治病之時,必須詳細詢問他的起病情形和現在症状,然後按各部分,切其脈搏,以觀察其經絡的浮沉,以及上下逆順。如其脈來流利的,不病;脈來遲緩的,是病;脈不往來的,是死侯;久病肉脫,皮膚乾枯著於筋骨的,亦是死侯。

帝曰:其可治奈何?

黃帝道:那些可治的病,應怎樣治療呢?

岐伯曰:經病者治其經,孫絡病者治其孫絡血。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經絡。其病者在奇邪,奇邪之脈則繆刺之,留瘦不移節而刺之。上實下虛切而從之,索其結絡脈,刺出其血以見通之。瞳子高者太陽不足,戴眼者太陽已絕,此決死生之要,不可不察也。手指及手外踝上,五指留針

岐伯說:病在經的,刺其經;病在孫絡的,刺其孫絡使它出血;血病而有身痛症状的,則治其經與絡。若病邪留在大絡,則用右病刺左、左病刺右的繆刺法治之。若邪氣久留不移,當於四肢八溪之間、骨節交會之處刺之。上實下虛,當切按氣脈,而探索氣脈絡鬱結的所在,刺出其血,以通其氣。如目上視的,是太陽經氣不足。目上視而又定直不動的,是太陽經氣已絕。這是判斷死生的要訣,不可不認真研究。

32 玉機真藏論篇第十九 | 經脈別論篇第二十一 32
關於「素問/三部九候論篇第二十」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更多醫學百科條目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