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脈論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十六診候之三 >> 脈論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編者按:自篇首至「期在盛水也」,見《素問.陰陽類論篇第七十九》。自「黃帝坐明堂,召雷公問曰」至「合之五行」,見《素問.著至教論篇第七十五》。自「黃帝燕坐,召雷公而問之曰」至「是謂至道」,見《素問.示從容論篇第七十六》。自「問曰:人之居處動靜勇怯」至「末」,見《素問.經脈別論篇第二十一》。

孟春始至,黃帝燕坐,臨觀八極,始正風八之氣,而問雷公曰:陰陽之類,經脈之道,五中所主,何臟最貴?

八極,即八方也。八方之風,即八風也。夫天為陽也,地為陰也,人為和。陰而無其陽,衰殺無已;陽無其陰,生長不止。生長不止則傷於陰,陰傷則陰災起矣。衰殺不已,則傷於陽,陽傷則禍生矣。故須聖人在人在天地間和陰陽氣,令萬物生也。和,氣之也。道謂先修身為德,則陰陽氣和,陰陽氣和則八節風調,八節風調正則八虛風正,於是疵癘不起,嘉祥競集。此不和,所以然而然亦也。故黃帝問身之經脈貴賤,依之調攝,修德於身,以正八風之氣,斯是廣成所問之道也。

編者按:「始正風八之氣」《素問》作「正八風之氣」。

雷公曰:春甲乙青,中主肝,治七十二日,是脈之主時,臣以其道最貴。

雷公以肝主春,甲乙萬物之始,故五臟脈中,謂肝臟脈為貴。

編者按:「雷公」後,《素問》有「對」字;「其道」作「其臟」。

黃帝曰:卻念上下經,陰陽從容,子所言貴,最其下也。雷公致齋七日,復侍坐。

三陰三陽,五臟終始之總,此最為貴。肝脈主時,為下。故雷公自以為未通,致齋得詔之也。

編者按:「黃帝曰」《素問》作「帝曰」,下同,不再舉。「復」字前,《素問》有「旦」字。

黃帝曰:三陽為經,

三陽,足太陽也,膀胱脈也。足太陽從二目內眥上頂,分為四道,下①項並正、別脈,上下六道,以行於背與身,為經也。以是諸陽之主,故得總名也。

①「下」,盛文堂本作「不」,仁和寺本亦作「不」,旁註一「下」字,當為校者所改,今從之。

二陽為維,

二陽,足陽明脈也。以是二陽之總,故得名也。足陽明脈,胃者脈也,為經絡海,從鼻而起下咽,分為四道,並正別脈六道上下行腹,綱維於身,故曰為維也。

編者按:「維」字,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作「經」,據《素問》及楊注「故曰為維也」,當作「維」。

一陽游部,

一陽,足少陽膽脈者也。足少陽脈以是少陽,故曰一陽。游部有三部:頭法於天,以為上部;腰下法地,以為下部;腰中法人,以為中部。此一少陽起目外眥,絡頭分為四道,下缺盆,並正別脈上下,主經營一節流氣三部,故曰游部也。

編者按:「陽」字後,《素問》有「為」字。注「此一少陽」,「少」字疑衍。

此知五臟終始。

此三陽脈起於五臟,終於五臟,故知此脈者,知五臟終始之也。

三陽為表,二陰為里,一陰至絕,作明晦卻具合以政其理。

三陽,太陽也,太陽在外故也,為表也。二陰,少陰也,少陰居中,故為里也。一陰,厥陰也,厥陰脈至十二經脈絕環之終,寸口、人迎亦然,故曰至絕。如此三陽三陰之脈見於寸口、人迎表裡,作日夜之變,卻審委具共相合會,以政身之理之也。

編者按:「明晦」《素問》作「朔晦」。「政」《素問》作「正」,仁和寺本作「政」,盛文堂本誤作「攻」。

雷公曰:受業未能明也。

雷公自申不通之意。

編者按:也字《素問》無。

黃帝曰:所謂三陽者,太陽為經,三陽脈至手太陰而弦,浮而不沉,決以度,察以心,合之陰陽之論。

太陽總於三陽之氣,衛氣將來,至手太陰寸口,中見供太以長,是太陽平也。今至寸口弦浮不沉,此為病也。如此商量,可決之以度數,察之以心神也。

編者按:「而弦,浮」《素問》作「弦浮」。

所謂二陽者,陽明,至手太陰,弦而沉急不鼓,炅至以病皆死。

炅,音桂,兒②也。此經熱也,陽明之氣總於二陽也。陽明脈至於寸口,見時浮太而短,是其陽明平也。今至寸口弦而沉急不鼓,是陰擊陽,又為熱病,熱至故為陽明、太陽之病,皆死也。

編者按:陽明後,《素問》有也字。

②「兒」,疑為「見」字之誤。考《說文》「炅,見也,從火、日。」乃形近而誤也。

一陽者,少陽也,至手太陰,上連人迎,弦急懸不絕,此少陽之病也,專陰則死。

陽氣始生,故曰少陽。少陽脈至寸口,乍疏乍數,乍長乍短,平也。今見手太陰寸口並及喉側胃脈人迎二處之脈,並弦急懸微不斷絕,是為少陽之病也。若弦急實,專陰無陽,懸而絕者死也。

三陰者,此六經之所主也,

三陰,太陰也。六經謂太陰、少陰、厥陰之脈。手足兩箱合,有六經脈也。此六經脈總以太陰為主,太陰有二,足太陰受於胃氣,與五臟六腑以為資糧。手太陰主五臟六腑之氣,故曰六經所主也。

編者按:也字,《素問》無。

交於太陰,伏鼓不浮,上空志心。

交,會也。三陰六經之脈,脈皆會於手太陰寸口也。肺氣手太陰脈寸口見時浮澀,此為平也。今見寸口伏鼓不浮,是失其常也。腎脈足少陰,貫脊屬骨③,絡膀胱,從腎貫肝上鬲入肺中,從肺出肺①心,肺氣下入腎,志上入心,神之空也。

編者按:注「失」字,原作「夫」,蓋傳寫之誤,今據文義改。

③「骨」,疑「腎」字之誤。

①「肺」,疑「絡」字之誤。

二陰至脈,其氣歸膀胱,外連脾胃脾。

二陰,少陰也。少陰上入於肺,下合膀胱之腑也。外連脾胃者,脾胃為臟腑之海,主出津液,以資少陰。少陰在內,外與脾胃臟腑相之者也。

編者按:「脈」字,《素問》作「肺」。「胃脾」《素問》作「脾胃」。注「相之」,據經文疑為「相連」之誤。

一陰獨至,絕氣浮不鼓,勾而滑。

一陰,厥陰也。厥陰之脈,不兼余脈,故為獨也。在寸口亦至絕,雖浮動,不鼓盛也。勾實,邪來乘也。滑者,氣盛而微熱之也。

編者按:「絕」字前《素問》有「經」字。「勾」《素問》作「鉤」。

此六脈者,乍陽乍陰,六屬相併,繆通其五臟,而合於陰陽,

五臟六腑,三陰三陽,氣之盛衰,故見寸口則乍陰乍陽也。繆,牙[邪]也。臟脈別走入腑,腑脈別走入臟,皆交相屬,可通臟腑,合陰陽之也。

編者按:「乍陽乍陰」《素問》作「乍陰乍陽」;「六屬」作「交屬」。「其」、「合」二字,《素問》無。

先至為主,後至為客。

陰陽之脈見寸口時,先至為主,後至為客也。假令先得肝脈,肝脈為主,後有餘脈來乘,即為客也。

雷公曰:臣悉書,嘗受傳經脈,誦得從容之道,以合從容之道,②不知次第陰陽,不知雌雄。

三陰三陽,經脈容從之道,悉書以讀之,未知陽造物次第,及雄雌之別也。從容,審理也。雷公自謂得審理之經,行之合理身之理也。

編者按:「書」《素問》作「盡意」;「誦」作「頌」;無後「之道」二字;無「次第」二字。注「陽造物」,疑為「陰陽造物」之誤。

②「之道」二字後,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衍「以合從容」四字,今據《素問》刪。

黃帝曰:三陽為父,

三陽,太陽也。太陽陽脈在背,管五臟六腑氣輸,以生身,尊比之於天,故為父也。

二陽為衛,

二陽,陽明也。陽明脈在腹,經絡於身,故為衛。

一陽為紀。

一陽,少陽也。少陽之脈在身兩側,經營百節,綱紀於身,故為紀者之。

三陰為母,

三陰,太陰也。太陰脈氣,內資臟腑以生身,尊比之內地,故為母也。

編者按:「三陰」,仁和寺本誤作「三陽」,盛文堂本及《素問》、《甲乙經》均作「三陽」。注「母」字前,仁和寺本衍一「之」字,盛文堂本誤「之」為重複號,故作「母母」,今皆不取。

二陰為雌,

二陰,少陰也。少陰既非其長,又非其下,在內居中,故為雌也。

一陰獨使。

一陰,厥陰也。厥陰之脈,唯一獨行,故曰獨使也。

編者按:「陰」字後,《素問》有「為」字。

是二陽一陰,陽明主病,不脈一陰,耎而動,九竅皆沉。

耎當動義,蠕動,輕動。二陽,陽明也。一陰,厥陰也。是陽明、厥陰二脈至者,即陽明為病,以陽明不勝厥陰,以厥陰蠕動勝陽,故九竅沉塞不利也。

編者按:是字《素問》無。「二陽一陰」,仁和寺本誤作「二陰一陰」,今從盛文堂本。「不脈一陰」,「脈」字《素問》作「勝」。

三陽一陰,太陽勝,一陰不能止,內亂五臟,外為驚駭。

三陽,太陽也。一陰,厥陰也。診得太陽、厥陰之脈,是為外陽勝陰,陰氣內虛,厥陰不能止陽,則陽乘於內,五臟氣亂,外陽複發盛,為驚駭之病之。

二陰一陽,病在肺,少陰沉,勝肺傷脾,故外傷四肢。

二陰,少陰也。一陽,少陽也。少陰氣盛,少陽氣微,少陰脈氣上乘於肺,傍及於脾,故使四肢不用也。

編者按:「一陽」《素問》作「二陽」;「少陰沉」作「少陰脈沉」;無「故」字。

二陰二陽,皆交至,病在腎,罵詈妄行,癲疾為狂陰。

二陰,少陰也。二陽,陽明也。少陰、陽明俱至交會,則陰虛陽勝,遂發為狂,罵詈馳走。若上實,則為癲疾倒仆也。

編者按:「癲疾為狂陰」《素問》作「巔疾為狂」。注「少陰、陽明」,「少」字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脫,謹據文義補。

二陰一陽,病出於腎,陽氣客游於心管,下空竅,堤閉塞不通,四肢別離。

二陰,少陰也。一陽,少陽也。診得少陰、少陽二脈,是為陰實為病,故曰出腎也。足少陽正別之脈,上肝貫心,故少陽客於心管之下,陽實為病,故心管下空竅,皆悉堤障閉塞,不通利也。心管,心系也。心腑手太陽之脈絡心,循咽抵胃,胃主四肢,故不通為四肢之病也。手足各不用,不相得,故曰別離之也。

編者按:「陽氣」《素問》作「陰氣」;「管」作「脘」。

一陰一陽代絕,此陰氣至心,上下無常,出入不知,喉嗌乾燥,病在土脾。

一陰,厥陰也。一陽,少陽也。厥陰肝脈也。少陽,膽脈也。少陽之脈上肝貫心,診得二脈,更代上絕,陰脈盛時,乘陽至心,從心更代,上下無常不可定,其陽出陰入,故曰出入不知也。厥陰上抵少腹,俠胃上貫膈,布脅肋,循喉嚨,故其病喉嗌乾燥,病在於脾。脾胃同氣也。厥陰之氣連土脾胃之也。

編者按:「俠胃」,盛文堂本作「使胃」,今從仁和寺本。

二陽三陰,至陰皆在,陰不過陽,陽氣不能止陰,陰陽並絕,浮為血瘕,沉為膿胕。

二陽,陽明也。三陰,太陰也。至陰,脾也。足陽明絡脾,故與太陰皆在陰也。其陰不能過,入出土陽,陽復不能過土陰,是為陰陽隔絕,陽脈獨浮,故結為血瘕,陰脈獨沉結,以為膿胕,□扶反,義當腐壞。

編者按:注「扶」字上,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無空,據文義當缺一字。「壞」字後,仁和寺本衍一「之」字,今刪。盛文堂本作「壞壞」二字,蓋誤以「之」字為重複號。

陰陽皆壯,以下至陰,

太陰、陽明皆盛,以下入脾為病。

編者按:「以下至陰」《素問》作「下至陰陽」。

陰陽之解,上合昭昭,下合冥冥,診決死生之期,遂次合歲年。

如前經脈陰陽論解,解道言其生也。上合昭昭,陽之明也,語其死也。下合冥冥,陰之闇也。如此許診決死生,不失其候,遂得次第各合日月歲年之期也。

編者按:「陰陽之解」四字,《素問》無。「遂次合歲年」《素問》作「遂合歲首」;「合」字盛文堂本誤作「含」,今從仁和寺本作「合」。

雷公曰:請問短期。黃帝不應。雷公復問。黃帝曰:在經論中。

指在此經論短期中者也。

雷公曰:請問短期。

請問短期之論。

編者按:「問」《素問》作「聞」。

黃帝曰:冬三月病,病合土陽者,至春正月脈有死征,皆歸出春。

冬,陰也。時有病,有陽氣來乘,至正月少陽王時□,陰氣將盡,故脈有死征,其①死冬三月,病皆歸出②春,春時出王萬物,故曰出春也。

編者按:「土」字,《素問》作「於」。

①「征,死」二字,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作「死征」。今據文義改。

②「出」字,仁和寺本殘,上餘一「大」字,下剩一橫筆,不知為何字。盛文堂本作「出」,似有誤。

冬三月病,病在理已盡,草與柳葉皆殺,陰陽皆絕,期在孟春。

理,中也。冬時陽氣在肉,冬之陰氣為陽所傷,已盡在草柳葉,火時反而死。若陰陽隔絕,正月時死之者也。

編者按:「病」字,《素問》不重。「陰陽」二字前,《素問》有「春」字。

春三月病,陽病日殺,陰陽皆絕,期在乾草。

春為陽也,春陽氣王,今陽病者,是陽衰,故死也。若陰陽隔絕,不相得者,至土季秋金氣王時,被克而死之也。

編者按:「陽病日殺」《素問》作「曰陽殺」;「乾草」作「草干」。

夏三月病,病至陰,不過十日,陰陽交,期在溓水。

夏,陽也。至陰,脾也。夏陽脾病為陽所擾,故不過脾之成數十日而死。若陰陽交擊,期在溓水,廉檢反,水靜也。七月,水生時之也。

編者按:「病」字,《素問》不重。注「擾」字,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作「優」,據文義當為「擾」字。

秋三月病,三陽俱起,不治自已。陰陽交合者立,立不能坐,坐不得起。三陽獨至,期在石水

三陽,太陽、陽明、少陽也。秋三月病,診得三陽之脈同時而起,是陽向衰,少陰雖病,不療自已。若陰陽交爭,一上下,故立不能坐,坐不能起也。若三陽之脈各別獨至者,陽不勝陰,故至十月水凍時死也。寒甚水凍如石,故曰石水也。

編者按:「立」字,《素問》不重。注「爭」字,盛文堂本誤作「事」,今從仁和寺本。「坐不能起也」,仁和寺本「坐」字脫,今據盛文堂本補。

二陰獨至,期在盛水也。

二陰,少陰也。少陰獨至,則陰不勝陽,故至春月水解,水盛時死之也。

編者按:也字《素問》無。

黃帝坐明堂,召雷公問曰:子知醫之道乎?誦而頗能別,別而未能明,明而未能章,足以治群僚,不足至侯主。

明堂,天子所居室也。習道有五:一誦、二解、三別、四明、五章。子能誦之,未能解別,且可行之士、群僚,不可之進尊貴。

編者按:「問」字前,《素問》有「而」字。「誦」字前,有「雷公對曰」四字。二「別」字,均作「解」;「章」作「彰」;「主」作「王」。

星與日月光,以章經術,後世益明,上通神農,若著至教,擬於二皇。

樹,立也。雷公所願,立天之道,以章經術,益明後代,上通神農至教,擬於古之伏羲、神農二皇大道也。疑,當為擬者也。

編者按:「星」字之前,《素問》有「願得受樹天之度,四時陰陽合之,別」十五字。考楊注「樹,立也。雷公所願,立天之道」等語,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有脫文,斷非《太素》原文即如此也;「星」後有「辰」字;「章」作「彰」;無「若」字;「擬」作「疑」,據楊注,《太素》原文「擬」字當亦作「疑」。

黃帝曰:善。無失此陰陽、表裡、上下、雌雄輸應也,

試令至誠。

編者按:「黃帝」《素問》作「帝」,下同,不再舉。「輸」字前《素問》有「相」字。

而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長久,

言其所教合道,行之長生久視也。

以教眾庶,亦不疑殆,醫道論篇,可傳後世,可以為寶。

誠令至傳寶也。

雷公曰:請受道,諷誦用解。黃帝曰:子不聞《陰陽傳》乎?曰:不知。曰:夫三陽,太陽為葉,上下無常,合而病至,偏周陰陽。

三陽,太陽也。諸陽之行,從頭至足,若上下行,不能依度數,合而為病,則內傷五臟,外害六腑,無所不周也。

編者按:「太陽為葉」《素問》作「天為葉」;「偏周」作「偏害」。

雷公問曰:三陽莫當,請聞其解。

莫當,言其力太。

編者按:「問」字《素問》無。注「太」字,疑「大」之誤。

黃帝曰:三陽獨至者,是三陽並至,並至如風雨,上為癲疾,下為漏病。亦無期,內毋正,不正中經紀,診毋上下,以書別。

三陽獨至,謂太陽獨至也。太陽獨至,即太陽、陽明、少陽並於太陽,以太陽為首而至,故曰並至也。陽氣好升,上走於頭,如風雨暴疾,上盛下虛。上盛,故為癲疾;下虛,發為漏病,謂膀胱漏泄,大小便數,不禁守也。

編者按:「癲」《素問》作「巔」;「亦」作「外」;二「毋」字均作「無」;「不正中」作「不中」。

雷公曰:臣治疏□,脫意而已。黃帝曰:三陽者,至陽也。積並則為驚,病起而如風,至如礔礪,九竅皆塞,陽氣傍洫,干嗌喉塞。

太陰之極,以為至陰;太陽之極,以為至陽也。太陽與陽明、少陽為總。若別用,則無病;若並聚總用,則陽氣盛,故為驚也。驚狂起速,故如風也;病作甚重,如礔礪也。陽氣熱盛,傍洫上下,則九竅不通,嗌干喉塞也。洫,溢也。

編者按:「□」《素問》作「愈」;「脫」作「說」;「而如風」作「疾風」;「傍洫」作「滂溢」。

並於陰,則上下無常,薄為腸辟

陰,謂脾腎陽盛並於脾腎,則腸胃中氣上下無常。若盛氣停薄腸胃之中,發為腸辟,腸辟下利膿血,是傷寒熱者也。

編者按:「辟」《素問》作「澼」。

此謂二陽直心,坐不得起,臥者身全,二陽之病也。

二陽,陽明也。陽明正別之脈屬胃散脾,上通於心,故曰直心。陽明脈,胃也。脾胃生病,四肢不用,坐臥身重,即陽明之病也。

編者按:兩「二陽」《素問》均作「三陽」;「身」前有「便」字;「病」後無「也」字。

且以知天下,可以別陰陽,應四時,合之五行。

上雷公請願受樹天度,四時陰陽,今已為子具言之耳。

編者按:「可以」《素問》作「何以」。注「度」字前,疑脫「之」字。

黃帝燕坐,召雷公而問之曰:汝受術誦書,善能覽觀雜學,及於比類,通合道理,為余言子所長。

帝令雷公言己所長。

編者按:「善」《素問》作「若」。

五臟六腑,膽胃大腸脾胞腦髓涕唾,哭泣悲哀,水所從行。此皆人之所生,治之過失也,子務明之,不以十全,即不能知,為世所怨。

脾胃糟粕,入於小腸,小腸盛受即是脾之胞也。並腦髓,此眾人有為六腑。並涕唾泣,諸津液等,眾人莫不以此為生也。其理生□失者,子乃欲明理生之術,使病者十全而不能明,必為天下人所怨也。

編者按:「大腸」《素問》作「大小腸」;「胞」字後,有「膀胱」二字;「過失也」,無「也」字;「不以十全」作「可以十全」。注「失者」前,仁和寺本缺一字,盛文堂本不缺。「涕唾泣」,仁和寺本、盛文堂本均作「泣唾泣」,顯系傳寫之誤,今據經文之義改。

雷公曰:臣請誦《脈經.上下篇》甚眾多,別異比類,由未能以十全也,安足以別明之?

臣之所誦《脈經》,比類甚眾多,療疾病猶未能病十全十,又安能調人未病之病,以為開明乎也。

編者按:「眾多」後,《素問》有「矣」字;「由」作「猶」;「全」後無「也」字;「安」前有「又」字。

黃帝曰:子試別通五臟之過,六腑之所不和,針石之敗,毒藥所宜,湯液滋味,具言其狀,悉言以對,請問不知。

試至,審也。過,不知五臟之失也。五臟、六腑、針石、毒藥、湯液、滋味,子所不通者,可具言其狀,當悉為言對,子所不知也。

編者按:黃帝《素問》作帝,下同,不再舉。試別《素問》作別試。注「試」,盛文堂本誤作「誠」,今從仁和寺本。「至」,疑為「者」字之誤。

雷公問曰:肝虛、腎虛、脾虛,皆令人體重煩悗,當投毒藥刺灸砭石湯液,或已或不已,願聞其解。

此三陰臟,其脈從足上行,太陰、少陰上至於口,厥陰上至頭頂。所以此三陰脈虛,多參居為病,故令體重煩悗。療之有差,請聞其解也。悗,音悶也。

編者按:「問」字,《素問》無;「悗」作「冤」。

黃帝曰:公何年之長而問之少也?余真問以自謬也。吾問子窈冥,子言《上、下篇》以對,何也?

子之年長,所問須高,今問卑少,是所怪也。余真問子脈之浮沉窈冥之道,子以《上、下篇》中三臟虛理以答余者,未為當之也。

編者按:問之少也,《素問》無也字。

夫脾虛浮似肺,腎小浮似脾,肝急沉散似腎,此皆工之所時亂也,然恐從容得也。

言四臟之脈浮沉相似,難以別知,名曰窈冥。肺脈浮虛如毛,脾之病脈浮虛相似,腎脈雖沉,血氣少時虛浮似脾;肝脈弦急沉散,似腎脈沉,此皆工人時而不知,唯有從容安審得之,名曰窈冥也。

編者按:「然」後《素問》有「恐」字;「也」作「之」。

若夫三臟,土木水參居,此童子之所知也,問之何也?

土脾、木肝、水腎,三氣參居受邪,令人體重者,此乃初學,未足深也。

編者按:「也」字《素問》無。

雷公曰:於此有人,頭痛、筋攣、骨重,怯然少氣,噫噦、腹滿、時驚、不嗜臥,此何臟之發也?

舉此八病,問所生處。

編者按:「噫噦」《素問》作「噦噫」。

脈浮而弦,切之石堅,不知其解,問以三臟者,以知比類。

問三臟之脈浮、弦、石等,比類同異也。

編者按:「問以三臟者」《素問》作「復問所以三臟者」;「比」前有「其」字;「類」後有「也」字。

黃帝曰:夫之從容之謂。

三臟之脈,安審知之?故曰從容也。

編者按:「之」字《素問》無。

夫年長則求之其腑,

五十已上曰長,如前三臟脈病,有年五十已上者,療在六腑。以其年長血氣在於六腑之中,故求之腑也。

編者按:「其」《素問》作「於」。

年少則求之於經,

男子十六已上,女子四十已上,血氣在五臟之中,故求之臟也。

編者按:此句之後,《素問》有「年壯則求之於臟」,考楊注「血氣在五臟之中,故求之臟也」之語,仁和寺本及盛文堂本此處當有脫文。注「四十」,當為「十四」之誤。

今子所言皆夫,八風菀熟,五臟消鑠,傳邪相受。

八風八邪,虛邪風也。八邪虛風菀熟,次傳入於臟,令五臟消也。鑠,式藥反,銷也。菀熟,言蓄積,故為病也。

編者按:「夫」字誤,《素問》作「失」,當據《素問》改。

夫浮而弦者,腎不足也。

腎脈沉石,今反弦浮,故腎不足也。

編者按:「腎」字後,《素問》有「是」字。

沉而石者,是腎氣內著也。

腎脈微石,是其平也。今沉而復石,是腎真脈,無有胃氣,內著骨髓也。

怯然少氣,是水道不得行,形氣索。

怯,心不足也。腎氣虛,故腎間動氣微弱,致使膀胱水道不得通利也。腎間動氣乃是身形性命之氣,真氣不足,動形取氣,故曰形氣乘也。

編者按:「氣」字後,《素問》有「者」字;「不得行」作「不行」;「索」後有「也」字。「行」,仁和寺本空一格,盛文堂本不缺,今據《素問》補。「索」字後,《素問》有「也」字。注「形氣乘也」,據經文,「乘」似為「索」字之誤。

咳嗽煩悗,是腎氣之逆。

水道不利,氣循腎脈上入心肺,故咳嗽煩悗,是腎氣之逆也。

編者按:「煩悗」《素問》作「煩冤者」;「逆」字後,有「也」字。

一人氣,病在一臟也。若言三臟俱行,不在法也。

此為一人氣,病在腎臟,非一人病在腎、脾、脈肝三臟者也。

編者按:注「脈肝」,「脈」字疑衍(或為「肝脈」二字)。

雷公曰:於此有人,四肢懈惰,喘咳血泄。愚人診之,以為傷肺,切脈浮大而緊,愚不敢治。粗工下砭石,病癒多出血,止身輕,此何物也?子所能治,知亦眾多,與此病失矣。

懈惰、喘咳、泄血而脈當沉細,今反洪大而緊,愚人雖謂以為肺傷,疑不敢療也。有粗工不量所以,直下砭石出血,病差眾多。然於大病不當,而出血即能除差,其義何也?

編者按:「懈惰」《素問》作「解墮」;「愚」字前,有「而」字;「愚」字後,無「人」字;「出血」後,重一「血」字;「子所」前有「帝曰」二字。

黃帝曰:譬以鴻飛,亦神於天。夫聖人治病,修法守度,援物比類,化之冥冥,循上及下,何必守經。

鳥行無章,故鴻飛而得衝天。聖人不守於經,適變而有所當,故粗工於經雖有所失,於病遇所當,斯亦不足以為怪也。

編者按:黃帝曰三字《素問》無;神字《素問》作沖,考楊注「故鴻飛而得衝天」,神乃沖字之誤。聖人後《素問》有之字;修法作循法。援盛文堂本誤作授,今從仁和寺本。

今夫脈浮大虛者,是脾氣之外絕,去胃外歸陽明也。夫二火不勝三水,是脈亂而無常也。

以其脾病,其氣不行於胃,故脈浮大也。脾氣去胃,外乘陽明也。二火者二陽,即陽明也。三水者,三陰,即太陰也。今太陰病氣外乘陽明,即二火不勝三水也。陽明不勝太陰,故脈亂無常之也。

編者按:「是」《素問》作「是以」。

四肢懈惰,此脾精之出行。

脾之精氣出散,故出行也。出散不營也,故四肢懈惰也。

編者按:「懈惰」《素問》作「解墮」;「出行」作「不行也」。

喘咳者,是水氣並陽明也。

太陽三水並陽明也,手陽明絡肺,故喘也。

血泄者,脈忽血無所行也。

陽明血脈盛急不行,故嘔血也。

編者按:「脈忽」《素問》作「脈急」,據楊注,亦當作「脈急」。

若夫以為傷肺者,由以狂也。不引比類,是知不明也。夫傷肺者,脾氣不守,胃氣不輕,精氣不為使,真臟壞決,脈傍絕,五臟漏泄,不衄則嘔,此二者不相類。譬如天之無形,地之無理,白與黑相遠矣。是吾失過,以子知之,故不告子。明引比類從容,是以名曰診經,是謂至道。

輕,清也。不清,胃氣濁也。是傷肺泄血,與脾虛泄血其理不同,以為同者是失也。謂子知之,不告子者,吾之過也。如能明引比類,安審得之,是謂診經道也。

編者按:「由以」《素問》作「由失以」;「胃氣不輕」作「胃氣不清」;「精氣」作「經氣」。「漏泄」,盛文堂本誤作「滿泄」,今從仁和寺本。「不相類」後,《素問》有「也」字;「相遠矣」作「相去遠矣」;「是吾失過」作「是失吾過矣」;「診經」作「診輕」;「至道」後有「也」字。

問曰:人之居處動靜勇怯,脈亦為之變乎?曰:凡人之驚恐志勞動靜,皆以為變。

言勇怯之人非直動靜,有驚恐志勞,其脈亦有喘數也。

編者按:「問曰」《素問》作「黃帝問曰」;後「曰」字作「岐伯對曰」;「志」作「恚」;「皆以為變」作「皆為變也」。

是以夜行則喘,喘出於腎,

夜,陰也,腎亦陰也。夜行志勞,陰並破脈,喘出腎也。

編者按:喘字《素問》不重。

淫氣病肺。有所墮恐,喘出於肝,

淫邪之氣,先病於肺,又因墜墮恐怖,有喘者,是肺賊邪乘肝,肝病為喘也。

編者按:注「先」、「也」二字前,原本均衍「之」字,今皆刪之。

淫氣客於脾。有所驚恐駭,喘出於肺,

淫邪之氣先客於脾,又因有所驚駭,脈有喘者,是脾虛邪乘肺,肺病為喘也。

編者按:「客於脾」《素問》作「害脾」;「恐」後無「駭」字;

淫氣傷於心。度水趺仆,喘出於腎與骨,當是之時,勇者氣行已,怯者則著而為病。

腎主水及與骨也。淫邪先傷於心,又因度水跌仆心怖,腎氣盛,為賊邪乘心,故心病為喘也。當爾心病,因驚失水仆時,勇者壯氣助心,正氣得行,病得除已;怯者因驚失神,故曰病而喘也。

編者按:「傷於心」,《素問》無「於」字;「趺」作「跌」;「行已」作「行則已」;「病」後有「也」字。

故曰:診病之道,觀人勇怯,骨肉皮膚,能知其情者,以為診法

診病之道,先觀人之五事,得其病情者,以為診法也。

編者按:《素問》無「者」字;「法」字後有「也」字。

故飽甚則汗出於胃。

汗,陰液也。人動有所過,陽盛反衰,所以陰液出也。傷飽氣盛反衰,故汗出胃也。

編者按:「故飽甚則」《素問》作「故飲食飽甚」。

驚而奪精,汗出於心。

驚怖傷神反衰,故汗出心也。

持重遠行,汗出於腎。

持重氣盛傷志反衰,故汗出腎者也。

疾走恐懼,汗出於肝。

疾走恐懼,氣盛傷魂反衰,故汗出肝也。

搖體勞苦,汗出於脾。

脾主體內,故搖動形體,勞苦氣盛反衰,汗出於脾也。

故春秋冬夏四時陰陽,生病起過用,此為常。

人於四時飲食勞佚,不能自節,以生諸病,斯乃愚人起過之常也。

編者按:「起」字後,《素問》有「於」字;「常」後有「也」字。

食氣入於胃,散精於肝,淫氣筋。

食氣入胃,胃之血氣之精散入五臟,而獨言肝,以肝為木,東方春氣為物之先故也。淫溢氣,為筋者也。

編者按:「入於胃」《素問》作「入胃」;「筋」前有「於」字。

食入於胃,濁氣歸心,

胃氣分:清者為氣,濁者為血。心主於血,故濁歸於心也。

淫精於脈,脈氣流經,

心之精甚,停留十二大經中也。

經氣歸於肺,

肺以主氣,故二經脈之氣皆歸於肺也,故肺主氣也。

肺朝百脈

十二經脈、奇經八脈、十五大絡絡脈,皆集肺脈兩手太陰寸口而朝之。

輸精於皮毛。

肺氣行於孫絡,通輸精氣至皮毛中也。

毛脈合精,行氣於腑。

毛脈即孫脈也,謂孫絡者,即精氣和合,行於六腑,皆肺氣也。

腑精神,留於四臟,

六腑貯於水谷,水谷之氣化為精神,留在四臟之中,亦肺氣之所行者也。

編者按:「神」字後,《素問》有「明」字。

氣歸於權衡以平,氣口成寸,以決死生。

權衡,謂陰陽也。以其陰陽之平,平於氣口之脈,成九分為寸,候五臟六腑之脈,以決死生也。

編者按:權衡二字,《素問》重。

飲食入於胃,游洫精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脾肺,

溝洫,通水處也。深八尺曰洫,四尺曰溝。飲食入胃,津液游於肺中,比之游洫。精氣上輸與脾,脾受氣已,上輸與肺。有字為:洫與溢同。從胃流氣入脾,非散溢也。

編者按:「食」字《素問》無;「游洫」作「游溢」;「脾肺」作「肺」。注「字」字,疑「本」字之誤。

肺調水道,下輸膀胱。

肺以主氣,通津液,濁者下行,輸與膀胱為溲也。

編者按:「肺」《素問》作「通」。

水精四布,

水精,血氣也。肺行血氣,佈於四臟也。

五經並行,合於四時臟陰陽,動靜揆度,此以為常。

四臟經脈並肺,臟經以為五經也。五臟經並行於氣,以外合四時氣,內應五臟陰陽動靜,以應法度也。揆應度,應法度也。

編者按:「此以為常」《素問》作「以為常也」。注「揆應度」,「應」字疑衍。

太陽臟獨至,厥喘虛氣逆,是陰不足,陽有餘也,表裡當俱瀉,取下輸。

太陽,足太陽,即三陽也。臟,足少陰,二陰者。一腑臟腎與膀胱脈獨至時,厥而復喘,虛而氣逆。虛者,是陰氣不足;厥而喘者,陽氣有餘也。少陰不足,微不足也。太陽有餘,有餘大也。故微瀉少陰,使其不盛;甚瀉太陽,使其平也,所以表裡俱取。下輸,下,謂是足少陰及足太陽下五輸也。

編者按:「下」字前,《素問》有「之」字。注「二陰者」後,疑脫一「也」字。「有餘大」,原作「有餘太」,據文義改。

陽明臟獨至,是陽氣重並也,當瀉陽補陰,取下輸。

陽明,足陽明也,即二陽也。臟,足太陰,三陰者也。此一腑臟脾與胃脈獨至寸口。陽明為首,兼太陰而至寸口者,即陽氣重並於陰,故瀉足陽明,補足太陰也,皆取下之五輸也。

編者按:「下」字前,《素問》有「之」字。

少陽獨至,是厥氣也,喬前卒大,取下輸。少陽獨至者,一陽之過。

足少陽,即一陽也。少陽獨至,即是厥逆氣至也。少陽與厥逆氣至,是少陽盛而為過,其絡卒大,在足外踝之上三寸,喬脈付陽穴前,以筋骨之間為下輸也。

編者按:前「少陽」二字之後,《素問》有「臟」字;「喬」作「蹻」;「下」字前,有「之」字;後「少」字之後,仁和寺本及盛文堂本均衍一「陽」字,謹據《素問》刪。「過」字後,《素問》有

「也」字。注「卒大」,原作「卒太」,據經文改。

太陰臟傳者,用省真,五脈氣少,胃氣不平,三陰也,宜治下輸,補陽瀉陰。

太陰,足太陰也,即三陰也。臟,謂脾臟也。搏輸聚不營五,即用省少也真。五臟脈少於胃氣,故曰不本,故太陰脈即是三陰者也。如此即陰盛陽虛,所以須補陽瀉陰,取下五輸也。

編者按:「傳」《素問》作「搏」,據楊注,亦當作「搏」字;「用」後有「心」字;「治」後有「其」字。據經文,注「五」字後疑脫「脈」字。「也真」,疑為「真也」傳寫之誤。

一陽獨嘯,獨嘯少陽之厥也。陽並於上,血脈爭張,陰氣歸於腎,宜治經絡,瀉陽補陰。

足少陽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所以陽盛耳鳴,故曰一陰獨嘯也。腎主於耳,腎脈,少陰也,陽盛耳鳴,即知少陰厥逆,陽盛於上,陰氣歸下,宜瀉陽補陰經之脈也。

編者按:「獨嘯」二字,《素問》不重;「少陽」後無「之」字;「血脈」作「四脈」;「陰氣」作「氣」;「治」後有「其」字。

二陰至,厥陰之治也。真虛悁心,厥氣留薄,發為白汗,調食和藥,治在下輸。

二陰,少陰也。真,實也。少陰之脈虛,厥陰脈實,虛者悁心,故厥氣停薄於心,發為白汗,心液也。如此可調於食,可和於藥,可行針石,於下五輸別療之也。悁,居玄反,色忿也。

編者按:二陰《素問》作一陰;悁心作□心;

太陽臟何象?三陽而浮。

太陽,三陽也,故脈象三陽之脈,浮者是也。

編者按:此句《素問》作「帝曰:太陽臟何象?岐伯曰:象三陽而浮也。」

少陽臟何象?一陽滑而不實。

滑者,陽氣盛微熱;不實,虛也。

編者按:此句《素問》作「帝曰:少陽臟何象?岐伯曰:象一陽也。一陽臟者,滑而不實也。」

陽明臟何象?象心之大浮也。

象心,脈太而浮也;太者,多,少氣之也。

編者按:此句《素問》作「帝曰:陽明臟何象?岐伯曰:象大浮也。」

太陰臟搏,言其伏鼓也。

太陰之脈聚,伏鼓動也。

編者按:「其」字《素問》無。

二陰搏至,腎沉不浮。

少陰之脈聚至,沉於骨邊,不浮也。

編者按:《素問》「浮」後有「也」字。

32 雜診 | 卷第十七證候之一 32
關於「太素/脈論」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