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養生/養生簡史漢唐時期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養生學》 >> 中醫養生學發展簡史 >> 養生簡史漢唐時期
中醫養生學

中醫養生學目錄

公元前221年,秦統一中國,標誌著封建制終於代替了奴隸制。漢、唐兩代都曾出現過封建經濟高度繁榮的景象,開闢了絲綢之路,促進了中外文化交流,對醫學及養生的發展也產生了積極的影響。這一時期內,出現了不少著名醫家和養生家,以及養生專論、專著。對養生學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秦漢之際,特別是秦代「焚書坑儒」的高壓政策被解除以後,道家、儒家思想有了新的發展。佛教的傳入,也逐漸影響了我國意識形態及醫學的發展。自隋代王通提出儒、佛、道「三教歸一」的綱領後,三家說便成為官方的正統思想推行於世,並且互相滲透、融合。其中,有關養生方面的內容,便被當時的醫家、方士所繼承,從而進一步充實和發展了中醫養生學的內容。

一、養生理論和實踐的發展

漢唐時期的養生學思想發展,大致有如下幾個特點:①對養生理論的闡述往往是融醫、儒、道、佛諸家養生思想於一體,各取其長。②漢唐時期的養生家,往往也是著名的醫學家。其具有豐富的醫學理論及臨床實踐經驗。因而,對養生方法的論述,多具體、實際而有效。③這一時期的養生專論、專著,在理論上有了較為系統的論述,既承襲了先秦的學術思想,又有所創新和發展。並作為中醫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予以專門闡述。對後世產生了重大影響。

茲將江唐時期有關養生理論和實踐發展的主要內容概括介紹如下。

(一)張仲景的養生思想

東漢醫家張仲景,繼承了先秦時期的醫學理論,博採眾長,著成《傷寒雜病論》,奠定了中醫辨證論治的理論基礎。其中,也從病因學角度提出了自己的養生觀點。

1、養慎 養慎即調護機體以順應四時變,仲景認為:「若人能養慎,不令邪風干忤經絡,……病則無由入其腠理」(《金匱要略.臟腑經絡先後病脈證並治》)。明確指出,注意四時變化,外避虛邪賊風,是防病保健的一個重要方面。

2、調和五味 仲景特彆強調飲食與養生的關係,「凡飲食滋味以養於身,食之有妨,反能為害,……若得宜則益體,害則成疾,以此致危」,因而「服食節其冷熱、苦酸辛甘(《金匱要略臟腑經絡先後病脈證並治》)。明確指出,飲食之冷熱、五味之調和,以適宜為度,方可起到養生作用。反之,於身體有害。

3、提倡導引 仲景對導引吐納也十分重視,他主張用動形方法防病治病,如《金匱要略》中云:「四肢才覺重滯,即導引吐納……勿令九竅閉塞」。

仲景的上述養生思想,具體體現了中醫防治結合、預防為主的原則。

(二)華佗的養生思想

華佗是與張仲景同時的醫家,他繼承了先秦《呂氏春秋》中的動則不衰之說,從理論上進一步闡述了動形養生的道理,如《三國志華化傳》中載其論云:「人體欲得勞動,但不當使極爾,動搖則谷氣得消,血脈流通,病不得生,譬猶戶樞不朽是也」。

華佗對導引健身術十分重視,在繼承前人的基礎上,總結歸納為模仿虎、鷹、熊、狼、鳥五種動物動作的導引法,稱之為」五禽戲」。方法簡便,行之有效,大大促進了導引健身的發展。

(三)王充的先天稟賦說

東漢時期的王充,在養生方面,提出了稟氣的厚薄決定壽命長短的觀點,在他所著的《論衡》中強調指出:「若夫強弱夭壽,以百為數,不至百者,氣自不足也。夫稟氣渥則其體強,體強則其壽命長;氣薄則其體弱,體弱則命短,命短則多病壽短」。

王充還認為,生育過多,往往影響下一代健康,他指出:「婦人疏字者子活,數乳者死。……字乳亟數,氣薄不能成也」。所謂「疏字」是指生育較少,少生少育則稟受父母之精氣強,故子女健壯而壽命亦長;反之,「數乳」者,則稟受父母之精氣薄弱,故子女體衰而壽命短,因而提倡少生少育。王充的這一思想,將優生與長壽聯繫起來探討,是很有見地的,大大豐富了養生學的內容。

(四)《神農本草經》重藥補

成書於東漢時代的《神農本草經》,共載中藥365種,分為上、中、下三品。其中,上品藥物為補養之品,計120種,多具有補益強身、抗老防衰之功效,提倡以藥物增強身體健康,如人蔘黃芪茯苓地黃杜仲枸杞等,均為強身益壽之品。後世醫家據此而創製了不少抗老防衰的方藥。

(五)方士之術的利弊

秦漢時期的統治者,如秦始皇、漢武帝等都追求長生不老,想方設法尋求長生不老方藥。因而,社會上方士盛行,煉丹術、服石法、神仙術以至房中術等,曾風行於世。鼓吹和信奉煉丹、服石可使人不老不死者,此不但無益,反而有害,誤服者多中毒暴死。故自漢以後,許多醫家都指出亂取丹石之害。但也應看到,當時統治者的謀求長生,客觀上促進了方士對煉丹、服石、導引等養生方法的探索。

東漢時期的魏伯陽,即總結了前人經驗,著成《周易參同契》三卷,闡述了煉丹的理論和氣功的理論和方法。同時,亦如實地指出了金石對人的危害。書中有關氣功的論述,至今仍有研究和參考價值。而其所述煉丹之術,在化學史上亦有重要貢獻。

二、道家學說與道教養生術

西漢初期,統治階級很重視清靜無為的黃老哲學,即指託名黃帝,淵源於老子的新道家學派,這時的道家思想,已經將陰陽、儒、墨、法等各家思想批判地吸收進來。如司馬遷在《史記.太史公自序》中「論六一要旨」云:「凡人所生者,神也,所託者形也。神大用則竭,形大勞則敝,形神離則死。……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形神騷動,欲與天地長久,非所聞也」。可以看出,這是承襲了先秦道家貴生、養神的思想。同時,也是對漢武帝追求長生不死、得道成仙思想的有力批判。

漢武帝既崇尚儒術,又祟信神仙,然當時黃老之學聲望甚高。於是,方士們逐漸將黃老之學與神仙術結合,形成為具有宗教色彩的黃老道。宣稱他們的那套「養神保真」之法,可以長生不死,得道成仙。然而人不能永遠活下去,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因此,養生學應摒棄其荒謬的成仙思想,而取其養生之術。事實上歷代道家養生名家幾乎都是以其養生術而傳世的。

道教所行養生之術很多,如外丹內丹、服氣、胎息、吐納、服餌辟穀存思、導引、行蹻、動功等等,這是將古代所流行的養生之術,皆吸取進來,加以發揮。

由於道教注重養生,崇信神仙,故而將諸子之說,兵、農諸家之書及占星、陰陽、五行醫經醫方等數術方技諸家之書廣為收集而為道教經籍。因而,道教經書之中,內容廣泛而豐富,有關養生的書籍多收其內。

東晉醫家葛洪,精研道教理論,在養生方面做出很大貢獻。他從預防為主的思想出發,首先提出「養生以不傷為本」,認為良好的生活習慣有利於長壽。

葛洪對於導引、吐納等養生術也十分重視。在他所著的《抱朴子釋滯》中指出:「行氣可以治百病,……或可以延年命,其大要者,胎息而已」。首次提出了「胎息」功法,並詳述其要領。

葛洪對煉丹之術也進行了研究,他在《仙藥》中論及的植物的如靈芝、茯苓、地黃、麥冬巨勝子、楮實子黃精槐實菊花等,經現代研究分析證實,確有抗衰防老、益壽延年的作用。當然,他的金丹長生之論在養生方面並不足取,但在化學上卻是一大貢獻。

南朝的著名養生家陶弘景,精於醫學,通曉佛、道,「十歲得葛洪神仙傳,晝夜精研,便有養生之志」(《梁書.處士傳》)。他輯錄了「上自農黃以來,下及魏晉之際」的許多養生文獻,而成《養性延命原》一書,為現存最早的一部養生學專著。全書共二卷分為:教誡、食誡、雜誡、服氣療病、導引按摩、御女損益等六篇。

書中論述的養生法則和方術甚多,概括起來,大致有:顧四時、調情志、節飲食、宜小勞、慎房事、行氣吐納等幾個方面。

養性延命錄》收集了先秦及兩漢時期的養生文獻,也反映了陶弘景的養生學思想,這本養生專集對於推動養生學發展,有著重要的研究價值。

三、佛家養生思想的傳入

佛教傳入中國的具體時間很難考定,但一般都以漢明帝永平七年(公元64年),印度僧人迦葉摩騰和竺法蘭入中國,明帶始建白馬寺為據。

隨著佛教的傳入,大量經論被翻譯過來,當時傳譯的僧侶學者大都利用老、庄之學的概念來譯解佛經,由文字「格義」到思想會通,經過長時間的消化和吸收,佛學理論在我國得到了很大發展。公元六世紀末至九世紀中葉的隋唐時期,是中國佛教的極盛時期。

佛學的傳入,對我國醫藥學的發展也有一定促進作用,僅據隋唐史書記載,傳來的醫書和方藥書就有十餘種。佛學本身所追求的最終目標是「徹悟成佛」,然而沒有健康的身體就不能進行修鍊,所以佛學中也含有與佛教教義結合在一起的有關養生健身的思想、觀點和方法,漢唐時期的養生家們既取其養生作用之長,納入中醫養生思想之中。例如:

參禪 禪是禪那(dhyana)的簡稱,漢譯為靜慮,是靜中思慮的意思,一般叫做禪定。此法是將心專注在一法境上,一心參究,故稱參禪。在修習禪定的過程中,有調身、調氣、息心靜坐的方法,靜坐氣功,只是修禪的形式或基礎,並非修禪目的,但初學靜坐的人必須懂得這些調身調氣的方法,使身心保持健康狀態,以保證修禪的順利進行。這種方法是有強健身體,卻病延年作用的。養生家則將此融入吐納導引健身功之內,成為以靜坐為特點的健身功法。

又如達摩《易筋經》原為佛門養生健身功法。達摩又稱菩提達摩,是中國佛教禪宗的創始者,相傳《易筋經》是他譯寫的,故稱《達摩易筋經》後傳於世。成為中醫養生學中的健身術之一。唐代《千金要方》中記載的天竺國按摩法,也是由當時印度傳入的佛教徒常作的一種體操式的按摩法。

佛學認為人體也是由自然界構成物質的四大元素——地、水、火、風和合而成。地為骨肉,水為血液,火為人之體溫、熱量,風為呼吸。一般說來,「四大調和」,人方可使田,一大不和,生一百病,四大不調,生四百病。所以,佛家也強調身體的和諧統一,這一思想與中醫理論近似。孫思邈將其收入《千金要方》之中。

佛學講求調理人與自然、社會的「互存關係」,因而十分重視環境調養,植樹造林,行醫施藥等公益事業。特別是植樹造林,猶為突出。而寺院地址的選擇,也是十分講究的,多為環山傍水,山清水秀之處,環境清幽,景色宜人,既是佛教修行之處,又是養性怡人之環境,以寧靜、空氣清新、環境幽美為特點,為養生調攝增添了不少內容。

佛家有很多戒律,如五戒、十戒、普薩戒等。這些戒律多是對佛教信徒修行時的紀律約束,具體地說是對酒、色、食、財等諸方面慾念的節制和約束,以使人專心修禪,提高道德品質的修養。這種思想被吸收而融入養生學中,充實了養生學中「養神」、「固精、「節慾」等方面內容。

佛家的經典著作十分浩瀚,一部大藏經即有1076部5048卷之多,後世又續有增加。其中,有關養生的論述十分豐富。此外,隋代智(豈頁)法師著的《六妙門》(即《小止觀》)、《摩訶止觀》(即《大止觀》),以及闡述心理修養的《百法明門論》、《妙雲集》等等,均是論述養生的佛教典籍。不僅對佛學發展產生很大影響,而且對於養生學的發展也產生了很大影響。值得進一步發掘、整理,以使其為社會、為人類做出更大貢獻。

四、道、儒、佛、醫思想的匯通

漢唐時期,道、儒、佛思想盛行,三家說影響著當時整個社會。並且互相滲透、融合。當時的道家思想——黃老哲學,已經融進了儒、墨、法、陰陽等諸家之說。而佛教的傳入,也並非全部照搬,而多利用老、庄學說來譯解佛經。實際上,被翻譯過來的佛學理論,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融合了中國的哲理。這種融合、滲透,自然也影響到中國醫學。這一時期的著名醫家之所以在學術上有所創新、發展,也往往是受其影響。不少醫家於道、儒、佛之說有精深的研究,他們據自己的理解和認識,從不同角度,不同方面吸收、融合、匯通了道、儒、佛的理論觀點,使之成為醫學理論的組成部分之一,充實、豐富和發展了養生學內容。在這一方面,只有代表性的醫家,即是唐代的孫思邈。

孫思邈精通道,佛之學,廣集醫、道、儒、佛諸家養牛之說,給合自己多年豐富的實踐經驗,著成養生專論。不僅在《千金要方》中有大量養生論述,還著有《攝養枕中方》,內容豐富,功法眾多,在我國養生髮展史上,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其在養生學方面的貢獻,大要有五:

第一,繼承和發展了《黃帝內經》「治未病」的思想,以此為養生原則,提出了「養性」之說,在《千金要方養性序》中反覆強調「善養性者,則治未病之病,是其義也」,「是以聖人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醫之於無事之前,不追於既逝之後」。

第二,奠定了我國食養學的基礎。他說;「安身之本,必資於食」,「不知食宜者,不足以存生也」。孫氏認為飲食是養生防病的重要手段,他在《千金要方》中,列食養、食療食物154種,分穀米、蔬菜、果實、鳥獸四類,多為日常食品,並論述其性味、功效,以供人們酌情選用。此外,他還提出了老人飲食的具體要求。孫思邈的食養、食療學術思想,對後世產生了重大影響。

第三,強調房中補益。在《千金要方.房中補益》中指出:「凡覺陽事輒盛,必謹而抑之,不可縱心竭意,以自賊也」,強調不可縱慾。為防止性生活不當而誘發某些疾病,在《千金要方養性禁忌》中指出:「男女熱病未差,女子月血,新產者,皆不可合陰陽」。這些觀點,都是很科學的性保健內容。

第四,重視婦幼保健。在《千金要方》一書中,他破歷代醫書之慣例,首例婦科三卷,次列兒科二卷,除疾病治療外,對婦幼保健的論述甚詳。算得上是世界上從社會角度強調婦幼保陸的第一人。

第五,融道、佛、儒、醫於一體,收集、整理、推廣養生功法。由於孫思邈用於道、佛之學,對其養生之理論及養生之術皆有精研,故在他的《千金要方》中,既有「道林養性」、「房中補益」、「食養」等道家養生之說,也有「天竺國按摩法」等佛家養生功法。不僅豐富了養生內容,也使得諸家傳統養生法得以流傳於世,是我國養生髮展史上有價值的醫學文獻。

32 養生簡史先秦時期 | 養生簡史宋元時期 32
關於「中醫養生/養生簡史漢唐時期」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