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養生/養生簡史明清時期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養生學》 >> 中醫養生學發展簡史 >> 養生簡史明清時期
中醫養生學

中醫養生學目錄

明清時期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後期。統治階級提倡孔孟正統的程朱理學,同時利用佛、道兩教的思想,在一部分士大夫和知識分於中有的棄士為醫,有的轉儒從醫,又有很多醫家非常重視實踐,勇於創新,先後出現了很多著名養生學家,進一步豐富和完善了中醫養生學的內容,並使養生學得到更大範圍的發展。在這一時期,中醫養生保健專著的撰輯和出版是養生學史的鼎盛時期。從明代到新中國建立前夕的580多年中所出版和刊行的養生類著作比明清以前2200多年間所發行的總量還要多,其發展之迅速和傳播之廣泛,在歷史上是空前的。另外,從十四世紀末至十九世紀上半葉期間,由於中外交通的發展,中外醫學交流活動亦日益頻繁,有養生專著被譯成外文出版發行,西方醫藥學傳到中國的也空前增多,這對世界醫學和我國的醫學和養生學的發展,都有一定促進作用。

一、養生重「命門」和治形寶精說

至明代,隨著命門學說的發展,產生了以趙獻可、張景岳為代表的溫補派,他們反對濫用寒涼藥物主張用溫補藥物峻補命門。如趙獻可認為命門真火乃人身之寶,並說:「吾有一譬焉,譬之元霄鰲山之走馬燈,拜者、舞者、飛者、走者,無一不具,其中間惟是一火耳。火旺則動速,火微則動緩,火熄則寂然不動,而拜者、舞者、飛者、走者,軀殼未嘗不存也」(《醫貫.內經十二官論》)。此主張養生及治病,均以保養真火為要。

張景岳提出「陽強則壽,陽衰則夭」(《景岳全書.傳忠錄》)的論點,指出:「欲知所以生死者,須察乎陽,親陽者,察其衰與不衰;欲知所以存亡者,須察乎陰,察陰者,察其壞與不壞,此保生之本法也」。其重視命門,在理論上較趙獻可全面。張氏認為陽氣陰精之根本皆在命門,「命門主乎兩腎,而兩腎皆屬於命門。故命門者為水火之府,為陰陽之宅,為精氣之海,為死生之竇,若命門虧損,則五臟六府皆失所恃,而陰陽病變無所不至」,「即如陰勝於下者,原非陰盛,以命門之火衰也;陽勝於標者,原非陽盛,以命門水虧也。水虧其源,則陰虛之病疊出;火衰其本,則陽虛之證迭生」(《類經附翼.求證錄》),故他特別注重用甘溫固本法預防疾病。這對當時那種濫用寒涼,敗胃傷陽,致成時弊的情況下,是有重要意義的。與此同時,張景岳還辨證地闡述了形與神,形與生命的關係,明確提出養生之要在於治形寶精的主張。張氏所論之形,實指精血而言。他認為形賴精血為養,養精血即所以養形。明確提出:「善養生者,必寶其精」(《類經.攝生類》),指出了節慾保精的重要性。另外,張氏又鮮明地提出了「中年修理」以求振興的卓越見解。中年時期是人體由盛而衰的轉折時期,這種強調中年調養,求復振興的思想,對於防止早衰,預防老年病,具有積極的意義。

二、綜合調養發展了養生方法

明清時期的養生家對於養生理論的認識,都有了進一步的深化。儘管在精氣神的保養上各有側重,但都強調全面綜合調理,尤其重視調理方法的研究和闡述。

(一)調養五臟法

李中梓在總結前人經驗的基礎上編著《壽世青編》一書,在調神、飲食、保精等方面提出了養心說、養肝說、養脾說、養肺說、養腎說、為五臟調養的完善做出了一定貢獻。高濂的《遵生八箋》從氣功角度提出了養心坐功法、養肝坐功法、養脾坐功祛、養肺坐功法、養腎坐功法,又對心神調養、四時調攝、起居安樂、飲饌服食及藥物保健等方面做了詳細論述,極大豐富了調養五臟學說。明末醫家汪綺石著《理虛元鑒》,對虛勞病機的闡發、論治的大法,預防的措施都自成體系,主張肺脾腎三臟俱重。他說:「治虛有三本,肺、脾、腎是也。肺為五臟之天,脾為百骸之母,腎為性命之根,治肺治脾治腎,治虛之道畢矣」。尤其是對虛勞的項防,提出了六節、七防、四護、三候、二守、三禁的原則,對抗老保健有很大意義。

(二)藥餌、飲食保健法

明代開始,藥餌學說的發展進入了鼎盛時期,萬密齋、龔廷賢李時珍、李梃等醫家,繼承了前人的成就,在理論上和方藥的運用原則和方法上,都有闡發和提高,對醫餌養生形成比較完整的體系做出了貢獻。萬密齋的《養生四要》指出:「無陽則陰無以長,無陰則陽無以化,陰陽互用,如五色成文而不亂,五味相濟而得和也。凡養生卻邪之劑,必熱無偏熱,寒無偏寒;溫無聚溫,溫多成熱,涼無聚涼,涼多成寒。陰則奇之,陽則偶之,得其中和,此制方之大旨也」。這個中和平衡既濟的制方原則,對老年的藥餌養生有直接指導意義。萬氏認為這種保健方法,要從中年開始,未老先防,保健重點在於調補脾腎。同時,還提出了老年用藥禁忌。

龔廷賢在《壽世保元》中主張老年保健用藥應「溫而不熱,清而下寒,久服則坎離既濟,陰陽協合,火不炎而神自清,水不滋而精自固,平補之聖藥也」。又對老年的藥餌攝生強調了兩個原則:一是調補脾胃;二是提倡與血肉有情之品,補益氣血,填精朴髓,以健身抗老,延年益壽。他首推鹿茸鹿角,配合人蔘地黃枸杞二冬黃柏等制方。

《本草綱目》對於藥餌和食養的論述也極為豐富。提供了有關飲食藥物養生的豐富資料,書中還收集了很多食療方法。李時珍推崇東垣脾胃之說,主張老年人應培補元氣調理脾胃,升發清陽,多用溫補之劑,以延年益壽。

李梃認為藥餌保健,用藥宜平和、中和、溫和,補虛在於扶培、緩補、調補,反對溫熱峻補和濫施汗、吐、下等法。李氏又在《醫學入門》中指出了藥餌養生中食補、峻補、唯補的偏弊,強調了「量體選藥」的重要原則。

曹庭棟針對老人脾胃虛弱的特點,重視以粥養胃益壽,在《老老恆言》中編製藥粥配方百餘首,以「備老年之頤養」,可謂集食養保健粥之大成。

(三)綜合調理法

明清時期的養生保健專書很多,多是強調綜合調理,且要簡要易行。冷謙撰著的《修齡要旨》是一部內容豐富的氣功與養生保健專書,詳細論述了四時起居調攝、四季卻病、延年長生八段錦導引法、導引卻病法等,書中多以歌訣形式介紹養生要點及具體方法,易於領會實行。萬密齋的《養生四要》,提出了「寡慾、慎動、法時、卻病」諸養生原則,對於違反這些原則而產生的疾病,皆列有藥物救治方法。清代吳師機撰《理瀹駢文》,這是一部物理治療專書。吳氏提倡膏、藥外貼等理療法,如引嚏、坐藥、藥浴等。他認為外治之理同內治之理,可以收到與內服湯丸相同的效果。還認為養生保健不能單純依賴藥餌,如果注意調節生活起居,陶冶性情,對健康則更有益處。吳氏在外治保健方面為養生開闢了一條新的門徑。

三、防病保健強調動靜結合

雖然在先秦時期就已初步提出了動靜結合的養生方法,但動靜結合的養生理論和方法,則在明清時期才進一步明確提出來。李梃在《醫學入門》中指出:「精神極欲靜,氣血極欲動」。提出靜養精神,動養形體的辨證關係。方開《摩腹運氣圖考》(又名《延年九轉法》)指出:「天地本乎陰陽,陰陽主乎動靜,人身一陰陽也,陰陽一動靜也。動靜合宜,氣血和暢,百病不生,乃得盡其天年」。人身之陰需要靜,人身之陽需要動,從而提出了靜以養陰,動以養陽的主張。人體要保持「陰平陽秘」的健康狀態,就必須動靜適宜,切忌過動過靜,否則就會造成陰陽偏頗,導致疾病。

清代養生家曹庭棟雖認為「養靜為攝生首務」,但他卻很重視動以養生的重要作用。如在《老老恆言.導引》指出:「導引一法甚多,如八段錦、華佗五禽戲、婆羅門十二法、天竺按摩訣之類,不過宣暢氣血,展舒筋骸,有益無損」,並創「臥功、坐功、立功三項」,以供老年鍛練之用。又如《老老恆言》載有散步專論,對散步的作用和要求等作了較為全面的論述。例如,閒暇「散步所以養神」、睡前「繞室行千步,始就枕」,「是以動求靜」,有助於睡眠,強調了動靜結合的重要性。

四、動形養生提倡導引武術健身

歷代養生家都十分重視運動養生,導引、氣功、按摩共同成為動形養生的三大支柱。對於導引之木,歷史悠久,源遠流長。馬王堆的漢墓出土的《導引圖》,就繪有40餘種導引姿態的圖象,內容十分豐富。以後歷代都有不同的發展,到了宋代,在動作和方法上有了很大改進,如太極拳、八段錦等。明代以後,由於武術的發展和《道藏》的成書,又推動了導引術的進步和發展,在《遵生八箋》載有八種導引,除在國內廣為流傳外,並於1895年譯成英文發行於國外。如明代正德年間羅洪先所撰《仙傳四十九方》,載錄華佗「五禽圖」最為詳盡,並指出:「凡人身體不安,作此禽獸之戲,汗出,疾即愈矣」,說明了導引保健的重要作用。清.乾隆時代,沈金鰲於《雜病源流犀燭》一書中,卷首列有「運動規法」,包括導引、氣功和按摩等,這些方法多摘自明代曹士珩所撰《保生秘要》一書。可見,導引保件具有很高的實用價值。

在明清時期,經過很多養生家、醫家及眾人的辛勤工作,提煉更新,使導引養生更加系統、科學,導引的形式更加豐富。例如,靜功動功與武術的結合,又促進了太極拳的發展,使其以獨特的風格流傳於國內外,深受人們喜愛,在養生保健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清.鴉片戰爭之後,衛國保家和練功健身的思想興起,專論氣功、導引、武術之著作也隨之增多,其中比較突出的如敬慎山房主彩繪二十四幅《導引圖》,將氣功、導引、按摩熔為一爐,用於養心練精、補虛、防治疾病和強身益壽,有較高的實用價值。由於導引、氣功、拳術熔為一體,使其有理、有法、有方,自成體系,便於練習,的確起到了「內煉精氣神,外練筋骨皮」的保健延年之效。在此時期,由於武術流派的空前發展,不論道、佛寺院,還是山寨水鄉,都有練功習武的時尚,使武術健身得到了很大範圍的普及,發揮了良好的健身禦敵的作用。這種獨特的健身防身術至今仍受廣大群眾的喜愛。

五、重視頤養老年人

自從唐代孫思邈提出「養老大例」之後,研究養生保健的對象郁非常重視老年人,尤其是在明清時期更為普及。

頤養對象重視老人還表現在:明清的養生專著大都聯繫到老年人的養生和長壽問題。而且還有不少養老專著,如《安老懷幼書》、《老老恆言》等,曹庭棟根據自己的長壽經驗,參閱了三百多家的養生著作,針對老人的特點,進行了全面的論述,具體而實用,繼承和發揚了中醫養生學,為中醫老年醫學做出了重要貢獻。龔廷賢《壽世保元》和龔居中的《萬壽丹書》,亦有發揮之處。」

此外,明清時期的養生專著還有袁黃的《攝生三要》、胡文煥的《壽養從書》、河濱丈人《攝生要義》、息齋居士《攝生要語》、陳繼儒《食色紳言》及《男女紳言》、馮曦《頤養詮要》、汪*《壽人經》、汪潘磨《內功圖說》、尤乘《壽世青編》、黃克楣《壽身小補》等,均對養生保健做出了一定貢獻。

明、清初期,中醫養生專著大量發行出版,促進了養生學的深入和普及,在養生理論上豐富了明以前的養生學內容,提出了溫補腎陽、治形寶精、調養五勝、動靜結合等養生法則。同時,全面的發展了養生方法,使其具體實用。提倡導引保健、武術健身,使老年養生保健又得到深入發展。總之,在這一時期,使中醫養生學發展成為既有理論,又有實踐的較為正統的、科學的、完整的專門學說。

32 養生簡史宋元時期 | 養生簡史近代與現代 32
關於「中醫養生/養生簡史明清時期」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