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診斷學/中醫診斷學發展簡史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診斷學》 >> 緒論 >> 發展簡史
中醫診斷學

中醫診斷學目錄

中醫診斷學,是歷代醫家臨床診病經驗的積累,它的理論和方法起源很早。公元前五世紀著名醫家扁鵲就以「切脈望色聽聲、寫(猶審)形」等為人診病。

在《黃帝內經》和《難經》中,不僅奠定瞭望、聞、問、切四診的理論基礎和方法,而且提出診斷疾病必須結合致病的內外因素全面考慮。《素問.疏五過論》指出:「凡欲診病者,必問飲食居處,暴樂暴苦,……」。

公元二世紀,西漢名醫淳于意首創「診籍」即病案,記錄病人的姓名、居址、病狀、方藥、日期等,作為複診的參考。公元三世紀初,東漢偉大的醫學家張仲景所著的《傷寒雜病論》,把病、脈、證、治結合起來,作出了診病、辨證論治的規範。與此同時,著名醫家華佗的《中藏經》也記載了豐富的診病經驗,以論脈、論病、論臟腑寒熱虛實生化順逆之法著名。

西晉王叔和的《脈經》,是我國最早的脈學專著,既闡明脈理,又分述寸口三部九候、二十四等脈法,對後世影響很大。

隋代巢元方的《諸病源候論》是一部論述病源與證候診斷的專著,載列各種疾病的證候1739論。唐代孫思邈認為,診病要不為外部現象所迷惑,要透過現象看本質。他在《備急千金要方.大醫精誠》中指出:「五臟六腑之盈虛,血脈營衛之通塞,固非耳目之所察,必先診候以審之。」

宋、金、元時期,診斷學又有新的發展,宋代朱肱《南陽活人書》強調治傷寒切脈是辨別表裡虛實的關鍵,陳言的《三因極一病證方論》論述了內因、外因不內外因三因辨證。

金元之世,專攻診斷者,頗不乏人。滑伯仁的《診家樞要》專論診法。戴起宗的《脈訣刊誤集解》對脈學極為有益。金元四大家對診斷學的論述各有特色,如劉河間辨證重視病機張子和重視症状鑒別。李東垣重視外感內傷的徵候的異同,朱丹溪重視氣血痰郁的辨證。

明清時期,對四診和辨證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成就。四診的研究,以脈診和舌診的發展尤為突出。明代偉大的醫藥學家李時珍著《瀕湖脈學》,摘取諸家脈學精華,詳分種脈,編成歌訣,便於誦習。清代李延星《脈訣匯辨》、賀昇平《脈要圖注詳解》等把脈學與生理、病理及證候結合起來進行研究。在舌診方面,繼元代杜清碧增補敖氏《傷寒金鏡錄》後,明代申斗垣的《傷寒觀舌心法》,清代張登的《傷寒舌鑒》,傅松元的《舌胎統志》等對察舌辨證多有研究。清代《醫宗金鑒.四診心法要訣》以四言歌訣簡要地介紹四診理論和方法,便於實用。

明清時期對辨證的研究更為深入,尤以傷寒、溫病的診斷與辨證最為突出。明代張景岳《景岳全書傳忠錄》,特別是清代程鍾齡《知覺心悟》,都把陰陽表裡、寒熱虛實作為辨證的大法。明清重《傷寒論》,致力於六經辨證研究的約百餘家,各有精避見解。如明初王初道的《醫經溯洄集》、清代柯韻伯《傷寒來蘇集》等等。明清創溫病的辨證,葉天士《外感溫熱篇》中衛氣營血辨證,吳鞠通溫病條辨》中三焦辨證,分別開創了對溫熱病病變表坎特徵與轉變規律的研究。

近代,診斷學的發展較慢。1917年,曹炳章著《彩圖辨舌指南》,把辨舌診斷與治法並提,內容翔實,多為經驗之談。建國以來,中醫診斷學受到教學、醫療和科研工作者的重視,運用現代科學技術手段進行研究,獲得了新的苗頭與成就。例如:運用電子儀器描記脈圖研究脈學,以微型電子計算機輸入常見病辨證論治系統研究辯證學等等。為中醫診病、辨證開避了新途徑。

32 緒論 | 中醫診斷學的原理及其原則 32
關於「中醫診斷學/中醫診斷學發展簡史」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