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原始人類的體質和健康狀況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原始人類及其衛生活動 >> 原始人類的體質和健康狀況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一、原始人類體質的演變

人類體質是由古猿進化逐漸形成的,其進化為:

古猿→早期直立人→晚期直立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現代人古猿;古猿→巨猿→現代類人猿;

上述人類進化鏈條上的每一主要環節,我國均已發現具有代表性的化石,在體質上也明顯具有中國人種(即蒙古利亞人種)的特徵。

(一)早期直立人

早期直立人或稱南方古猿。生存年代距今300萬—150萬年,由於中國過去未發現南猿化石,考古學家一般認為,亞洲的人類是由非洲遷移而來。1970年在湖北建始縣高坪龍骨洞和巨猿牙齒化石共存的早更新世晚期層中,發現三顆與南方古猿纖細種接近的下臼齒(高建:《與鄂西巨猿共生的南方古猿牙齒化石》,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1975年第2期)。1989年在湖北省鄖縣彌陀寺村出土了中國第一具南猿頭骨化石,填補了亞洲人類起源鏈條上缺少的環節(《嘹望》1990年18期;英國「自然」雜誌357期)。

(二)晚期直立人

晚期直立人或稱直立人,包括早更新世後期和中更新世的直立人類型。晚期直立人在歐、亞、非三洲均有發現,距今200萬年(或150萬年)—40萬年(或30萬年)。直立人腦容量顯著增大,能製造較進步的舊石器,並開始用火,但體質上仍有較多的原始性。我國發現的元謀人藍田人、北京人均屬晚期直立人。

(三)早期智人

早期智人亦稱古人,包括中更新世後期和晚更新世前期的人類,體質上與現代人更接近。但仍有一定的原始性質,距今約30萬年(或20萬年)至5萬年,我國發現的丁村人、馬壩人、長陽人、桐梓人等均屬早期智人。

以丁村人為例,其化石為一個、三歲少年的右側牙齒。兩顆門齒舌面呈鏟形,和北京人相似,但齒根、齒冠較細小,舌面隆突和指狀突也較簡單,與現代蒙古人種已無差別。下第二臼齒的齒冠和齒根也較北京人的細小,齒冠相對高度則較高,咬合面無北京人的複雜。丁村人是北京人和現代人之間的中間環節。

(四)晚期智人

晚期智人亦稱新人,包括晚更新世後期到現代的人類,生活在距今5萬年到現在,體質特徵與現代人基本相似。我國發現的河套人、資陽人、柳江人、麒麟山人、山頂洞人等均屬晚期智人。這裡主要介紹河套人和山頂洞人。

河套人。自1922年在內蒙古自治區烏審旗薩拉烏蘇河沿岸發現以來,積累有頂骨股骨等人類化石22件,經過研究,河套人尚有一些原始性質,如頭骨骨壁較厚、骨縫較簡單、下頜體較粗壯、頦孔偏低、髓腔較小等,總的體質特徵已很接近現代人,屬晚期智人,生活距今5~3.5萬年,河套人門齒內面呈鏟形,枕鱗上方有頂間骨,與現代蒙古人種很接近。

山頂洞人。化石資料代表8個不同性別的個體,其中有成年人5個(包括1個超過60歲的人),一個少年,一個兒童,一個嬰兒。山頂洞人頭骨在頂結節附近最寬,牙齒較小,齒冠較高,下頜前內曲明顯,下頦突出,腦容量達1300——1500毫升。男性平均身高為1.74米;女性1.59米。表明他們與現代人已無差別。

二、原始人類的疾病

(一)口腔疾病

通過分析考古發現的牙齒資料,原始人類的口腔疾病主要有牙周病氟牙症齲齒齒槽膿腫以及磨耗等。牙周病藍田人下頜骨右側第一臼齒的頰側齒槽上,有顯著萎縮和邊緣變厚的牙周病理變化的痕迹,該臼齒因病於生前脫落,致使右側全部牙齒和左側兩顆門齒向缺隙部位傾斜。山頂洞人老年個體的牙槽骨上,也有牙周病的痕迹。新石器時代遺址中,也發現有牙周病。在江蘇邳縣大墩子遺址的113具人類下頜骨中,有46具患牙周病,佔下頜個體數的40.7%,如以保存於下頜上的患齒計,牙周病齒數有172個(男118個,女54個),占牙齒總數的16.6%,且男性高於女性(韓康信等:江蘇邳縣大墩子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考古學報,1974年第二期)。河南成皋廣武鎮遺址的15具人類下頜骨上,有10個生前患有輕重不等的牙周病,有兩個個體牙槽骨破壞較嚴重,有的牙根部幾乎全部暴露,牙周病患病率為66.7%(周大成:河南廣武鎮新石器時代人骨的口腔情況,中華口腔科雜誌,1959,7(5))。

氟牙症,1971~1972年在貴州桐梓縣發現的桐梓人六枚牙齒化石中,三枚有氟牙症的痕迹,一枚6歲兒童的左上第一臼齒和一枚屬10歲左右個體的左上犬齒釉質缺損尤為嚴重(吳茂霖等:《貴州桐梓發現的古人類化石及其文化遺物》古脊椎動物與人類1975年第1期)。

發現於山西陽高縣許家窯村和河北陽原縣候家窯村的許家窯人類化石,據鈾系法斷代,距今約10萬年(賈蘭坡等:《陽高許家窯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址》,考古學報,1976年2期),在一枚兒童上頜左中門齒的齒冠唇面左上方,具有明顯的黃色小凹坑,是缺損型氟牙症的痕迹。

距今約12000--16000年間,在貴州義縣貓貓洞舊石器時代遺址中發現的兩個完整下頜骨,一個右側下頜骨體以及僅有前頦部位的四個下頜體中,共存留25顆牙齒,幾乎全部有氟牙症的痕迹,其中缺損型為主的患齒17枚,白堊型的患齒6枚,著色型患齒1枚,僅有1枚正常。在一青年女性的下頜齒咬合面部位,左第一臼齒與右第一臼齒缺損形狀相當一致,是一種罕見的對稱性缺損氟牙症(曹波:《化石人類的口腔疾病》,化石,1990年第1期)。

齲齒,廣西柳江土博甘前洞出土的晚期智人化石,左上第一臼齒和右上第二臼齒有齲病痕迹,患部位於近中面齒頸處,牙冠的近中面有齲洞。江蘇邳縣大墩子保存於下頜骨上的牙齒計1035個,男性682個,女性353個,齲齒66個,佔6.4%,其中男性齲齒36個,女性30個,男女性的患病率分別為5.2%和8.5%,女性高於男性(周大成:《中國口腔醫學史考》人民衛生出版社,1991)。河南成皋廣武鎮出土的化石中,有牙齒210個,有齲齒41個,患病率為19.5%,均較現代低(周大成:《中國口腔醫學史考》人民衛生出版社,1991)。

齒槽膿腫,在晚期智人資陽人及新石器時代人類化石中均有發現。在資陽人的化石中,齒槽骨破壞嚴重,左側三枚臼齒在死前已脫落,在殘留的內側齒槽壁上,有顯著的結構極不規則的骨瘢痕。新石器時代江蘇邳縣大墩子化石中,與牙周病無關的9例根尖病灶中,佔全部下頜骨數的8%,其中6例牙槽骨根尖病灶患有圓形瘺管,其餘3例具有明顯的根尖部牙槽骨吸收標誌。9例中7個生前患有嚴重齲齒,牙髓暴露,其中6個由於牙齒過度磨耗,牙髓暴露所致,一例由於生前咬硬物,牙冠部分釉質崩裂,使髓腔暴露所致。齒槽膿腫在山東鄒縣、山東西夏侯等遺址中也有發現(顏詞:《西夏候新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報告》,考古學報,1973年第2期)。

磨耗,在北京人、許家窯人、資陽人及眾多新石器時代遺址化石中,均有發現。河南成皋廣武鎮出土的15個個體的牙齒中,將老年3人、成年10人、兒童2人現存的208個牙齒分類,一度磨耗最少,二度次之,四度占第三位,三度占絕大多數。有因磨耗過甚髓腔暴露,由穿髓感染形成根尖病灶,由此並引致牙髓壞死,頰、齶、根周牙槽骨消失牙根暴露牙髓壞疽等。此外,根據牙齒化石,原始人之根尖周炎、錯位牙、牙伸長等疾病也較普遍(韓康信等:《江蘇邳縣大墩子新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考古學報,1974年,第2期,韓康信等:《大墩子和王因新石器時代人類頜骨的異常變形》考古,1980年第2期)。

從上述資料可以看出,口齒疾病在原始人群中相當普遍的存在,可能是影響他們健康的重要原因之一。當時食物基本上是半生的禽獸肉、硬殼果、缺乏加工的穀物等,主要靠牙齒使之粉碎,從而增加了口齒的負擔,使牙齒磨損過度,甚至發生折齒。粗糙食物還易刺傷口腔粘膜齒齦,由此並易引發牙周炎、齲齒等,齒病的多發必然會影響原始人的消化及營養吸收,這也是導致原始人類壽命較短的原因之一。

(二)創傷性疾病

北京人的頭蓋骨大部分留有傷痕,並且是帶有皮肉時受利刃器物、圓石或棍棒打擊所致。山頂洞人的一個女性頭骨,有破裂後綜疊粘含痕迹;左側額頂骨之間、顳顬線經過處有一前後15.5毫米、上下寬10毫米穿孔,據認為,二者皆不是死後的骨質破損,而是生前受傷所致(宋大仁:《原始社會的衛生文化》,中華醫史雜誌3:186.1955)。

山東西夏侯新石器時代遺址二號墓男性見有右肱骨骨折後癒合。癒合處有大片骨痂骨折部位自肱骨背面外科頸附近斜向下至三角肌粗隆止點附近,全長近85毫米,骨折近段向前內移位,側方移位達13毫米(顏詞:《西夏侯新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報告》,考古學報,1973年3期)。廣東曲江馬壩人中見有眉骨額骨動物齧傷痕迹;江蘇邳縣大墩子316號墓主左股骨有骨鏃造成的箭傷;雲南元謀、大墩子十五座墓中有八具骨骼之胸腹部留有生前被射的石鏃,少者4枚,多者十餘枚。看來原始人死傷於創傷性疾病者為數不少。

(三)骨關節疾病

骨關節疾病除上述的損傷一類外,在原始人骨骼化石中還常見有骨質增生骨性關節炎骨結核脊椎變異、股骨彎曲增大及骨髓炎之類疾病痕迹。仰韶文化姜寨遺址四十具屍骨中,都有骨質增生症,而平均年齡尚不足四十歲;渭南史家及寶雞比首嶺氏族墓地骨骼有多種病態,如M2八具人骨架中6號骨架為一中年女性骶骨腰椎變異,8號骨架為一中年男性股骨彎曲增大。M16六具人骨架中,10號骨架為一老年男性生前腰椎骨核形成骨橋。M18十八具人骨架中13號骨架為一中年女性骨結核(半坡博物館等《陝西渭南史家新石器遺址》考古1978,1(5)參見賈蘭坡:《中國大陸上的遠古居民》P95)。許家窯人枕骨部見有許多纖孔及細微皺紋,頂骨也有此類成叢小孔,古人類學家林一朴認為是缺少某種維生素而死的「骨小孔症」或「篩狀外頭骨症」(韓康信等:《江蘇邳縣大墩子新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考古學報,1971年2期)。五人中有二人如此,可見發病率不低。

(四)孕產和少兒疾病

山頂洞人一具遺骨為尚未出生而死於母腹的胎兒;甘肅永清大何庄遺址見一嬰兒位於成人大腿之間,很象是難產而致母嬰俱喪。邳縣大墩子199具人骨,死於14~23歲者21具,其中女性13具,推測部分即死於孕產期(參見韓康信等:《江蘇邳縣大墩子新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考古學報》1974.2)。

小兒死亡率尤高。半坡瓮棺葬共73具。年齡均在1歲左右。甘肅永清大何庄82座墓葬,1~8歲小兒55座,佔60%。由於小孩骨骼易腐,我們無法斷定其死因,但小兒難養易夭,是不難想見的。

三、原始人類的壽命

原始人面臨惡劣的自然環境,防治疾病的條件極差,他們的平均壽俞極低。人類學家對北京人的38個個體的年齡進行過認真研究,發現死於14歲以下的15人,30歲以下的3人,40~50歲的3人,50~60歲的只有1人,其餘16人死亡年齡無法確定(宋兆麟等:《中國原始社會史》,第32頁,文物出版社,1983)。新石器時代人骨的研究表明,當時平均壽命也很低,活到中年的較前有所增加,進入老年的很少,按性別統計。在青年期,女性死亡率高於男性;在中年期,男性高於女性;進入老年期,又以女性為高,青年期女性死亡率高,當與難產或嚴後感染有關;中年期男性死亡率高,則與繁重的體力勞動、氏族間的械鬥有一定聯繫。原始人的生命和健康,受到嚴酷的自然環境的威脅,疾病叢生,壽俞很短,他們迫切要求醫藥衛生的保護,是促使醫學發生的基本條件。

32 遍布中國大地的石器時代文化遺址 | 原始人類生活方式的演進與醫藥衛生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原始人類的體質和健康狀況」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