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關於醫學的起源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原始人類及其衛生活動 >> 關於醫學的起源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醫學起源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受到眾多因素的影響,過去的醫史學家們對此提出了各自不同的見解,諸如醫源於神、醫源於聖、醫源於巫、醫源於動物本能、醫源於人類之愛、醫源於勞動等等,都各有所據,又各有所偏。醫學的起源,不可能是單一因素作用所能解釋圓滿的,我們認為只能是諸種因素綜合參與不斷發展的結果。

一、本能與醫學

醫學源於動物本能,西方一些著名醫學史家大都持這一看法。中國學者在千年前已有這一論述。唐一書《朝野僉載》中說:「醫書言虎中藥箭,食清泥;野豬中藥箭,逐薺苨而食;雉被鷹傷,以地黃葉帖之……;鳥獸蟲物,猶知解毒,何況人乎」?(唐,《朝野僉載》第7頁,叢書集成本)

動物在其生活中,具有克服痛苦、保護生命的本能,從而產生某些自療行為,無論這些行為是與生俱來的,還是後天習得的,都是無庸懷疑的事實。人和動物一樣,有求生和保護生命的本能。他們遇到疾病和意外創傷,自覺或不自覺地去探求解除痛苦、恢復健康的方法,也是必然的。

但要看到,原始人類和動物仍然有著本質的差別。原始人類儘管與動物同樣具有保護生命的本能,卻是在原始思維指導下進行的,他們可以觀察、思索,把原始的經驗積累起來,從偶然的事物中發現事物的某些聯繫。由於無意識的動物本能過渡到有意識的人類原如醫療經驗的積累,才能有真正的醫學起源。可以說醫學源於本能,又高出本能,不把本能的醫療保護行為轉化為自覺的經驗積累,便不會有醫學產生。

二、實踐與醫學

本世紀五十年代以來,中國醫史學界,提出了「勞動創造醫學」的論點,成為當時普遍認同的觀點。

勞動在人類起源和發展過程中具有巨大作用,正是由於勞動,人們才逐步獲得了可用於治療的砭石骨針等,認識到藥用植物、動物和礦物的性能,才獲得更多的醫療經驗。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勞動創造了醫學。

但強調醫源於勞動,不應把它絕對化,也不應把勞動局限為生產勞動,更不應勿視其它因素在醫學起源和發展過程中的作用。

三、醫源於聖人的創造

醫源於聖的說法,在中國歷史上有著廣闊的市場。燧人鑽木取火,伏羲八卦闡明百病之理,神農嘗百草,黃帝作《內經》闡發醫理,是人所共和的。醫源於聖當然是一種誇大,把原始人類經過長期經驗積累形成的醫學知識,歸結為少數幾個無所不知全能聖人的創造,甚至誇大為醫源於神,這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

如果剝去這些傳說的神話外衣,探求其合理核心,這些傳說仍有著豐富的歷史內涵,為我們了解醫學起源提供某些有益的根據。中國歷史學家范文瀾先生指出:「古書凡記載大發明,都稱為聖人。所謂某氏某人,實際上是說某些發明,正表示人類進化的某些階段。」(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第一編)。這是很恰當的。我國古代傳說中關於燧人氏、伏羲氏、神農氏及黃帝等聖人創造醫學的故事,實際上反映上古不同氏族集團群體和疾病鬥爭的實踐中對醫藥經驗的積累和貢獻,神農、黃帝等不過是這些氏族群體的代名詞,表示著醫學發展有不同階段。

醫源於聖包含的另一個內容,是肯定醫藥領域中一些傑出人物在醫學發展中起著較大的作用,在醫藥經驗積累過程中,不僅各個氏族集團是不平衡的,一個族集團內部不同的人所起的作用也各有不同。一些比較留心醫藥而又具有創造才能的人,他們善於總結經驗,能探尋出更有效的藥物和更好的治療措施,因而在推動醫藥發展中起著更突出的作用,卻是完全符合歷史實際的。

四、思維、巫術與醫學

只有零散的醫療活動和片斷的醫藥衛生知識,還不能構成系統的醫學體系,要形成完整的醫學,必須發揮思維,進行哪怕是初步或陋謬的理論探索,思維活動的逐漸成熟是醫學發展成為系統知識的必要條件。

在原始思維那裡,由於對自然力量的不了解和恐懼,對一切事物都充滿了神秘感覺,認為存在著一種支配世界的超自然力量,成為巫術發展的基礎,神秘感導致人群對天地、對山石草木動物等一切自然物的崇拜,對生殖的崇拜,進而發展為圖騰崇拜、祖先崇拜和鬼神崇拜,並由此形成了巫術和發展而來的原始宗教。

巫術逐步鞏固下來,有了一定的組織形式和儀式,出現了專職人員。在當時,巫師成為代表著具有知識和思維能力的階層。巫的產生是在原始社會晚期,後於醫藥衛生經驗積累。巫師出現後,又往往承擔著治病的職能,他們在治療疾病時,有時施行巫術,有時也用醫藥技術,其中有的巫師更偏重於醫。《山海經.大荒西經》說:「有靈山:十巫從此升降,百藥爰在」。《海內西經》說:「巫彭、……皆操不死之藥以距之」。但如果由於巫醫之間存在著聯繫,就斷定醫學起源於巫,這是不真實的。

巫主要是充當人與鬼神交通媒介的,是原始的宗教,是神學,在本質上是與作為科學的醫學尖銳衝突的。醫學越發展,醫與巫之間的鬥爭就越尖銳,巫術就更成為醫學發展的桎梏。公元前五世紀,中國醫學家提出的「信巫不信醫」作為六不治的一種,《黃帝內經.素問》中所說,「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都是醫學擺脫巫術,確立自身價值的標誌。

總之,醫學起源是一個漫長而又曲折複雜的過程,疾病的危害與人類最初存在的保護自己、消除病痛的本能給予醫學發生以最初的動力,但人一開始就在思維支配下活動的,他們能夠把同疾病作鬥爭的經驗積累起來,傳遞給後代,與動物單純求生的本能有著質的差別。動物的本能永遠不能使其衛生反射成長為醫學。生產勞動及廣泛的生活實踐,深化著人們的認識,也深化著人們與疾病作鬥爭的經驗,使人們不但更深入地認識疾病,而且提供了醫用器具及豐富的藥物知識,使人們得以更好地積累醫學經驗。人類同疾病作鬥爭的需求及有意識的積累和傳播醫學知識,是醫學起源的真正源頭,在這一過程中,一些留心醫學,善於總結醫學經驗,具有創造才能的優秀人物,發揮著更大的作用。巫可能是脫離生產勞動,從事祭祀與文化事務的專職人員,他們在當時固然從事著神秘的宗教事務。其中一部分卻利用他們的條件,在帶有神秘色彩的思維指引下,對醫學知識作了比較系統的總結,並逐漸使醫學成為一種專門職業。醫學從巫術出現時就開始了同它的鬥爭,並逐漸衝破它的羈絆,確立了自己的獨立地位,走上發展的康庄大道。

32 原始人類醫療技術的創造與發明 | 傳說中的醫學人物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關於醫學的起源」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