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營衛氣行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十二營衛氣 >> 營衛氣行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三飲而已」,見《靈樞》卷十第七十一《邪客篇》,又見《甲乙經》卷十二第三。自「黃帝曰:余聞十二經脈」至「以數調之」,見《靈樞》卷六第四十《陰陽清濁篇》。自「黃帝曰:願聞人之清濁」至「以數調之」,又見《甲乙經》卷一第十二。自「黃帝曰:經脈十二者」至末,見《靈樞》卷六第三十四《五亂篇》,又見《甲乙經》卷六第四《陰陽清濁順治逆亂大論》。

黃帝問伯高曰:夫邪氣之客於人也,或令人目不瞑不臥出者,何氣使然?

厥邪客人為病,目開不得合,臥起□□起也。

平按:「目不瞑」至「使然」十一字,《甲乙》作「目不得眠者何也」七字。

伯高答曰:五穀入於胃也,其糟粕、津②液、宗氣,分為三隧。

宗,總也。隧,道也。糟粕、津液、總氣,分為三隧。

②「津」,蕭本誤作「精」,今據仁和寺本改。

故宗氣積於胸中,出於喉嚨,以貫心肺而行呼吸焉。

糟粕津液,濁穢下流,以為溲便。其清者宗氣,積於膻中,名曰氣海,其氣貫於心肺,出入喉嚨之中而行呼吸,一也。

平按:「心肺」《靈樞》作「心脈」。

營氣者,泌其津液,注之於脈,化而為血,以營四末,內注五臟六腑,以應刻數焉。

營氣起於中焦,泌五穀津液,注於肺脈手太陰中,化而為血,循脈營於手足,回五臟六腑之中,旋還以應刻數,二也。

衛氣者,出其悍氣之慓疾,而先行四末、分肉皮膚之間而不休者也,晝日行於陽,夜行於陰,其入於陰也,常從足少陰之分間,行於五臟六腑。

衛氣起於上焦,上行至目,行手足三陽已,夜從足少陰分,上行五臟,至晝還行三陽,如是行五臟。行六臟者,夜行五臟之時,臟脈絡腑,故兼行也,以腑在內故,三也。

平按:「四末」上,《靈樞》、《甲乙》有「於」字。「不休者也」《甲乙》作「不休息也」。「晝」下,《甲乙》無「日」字。《靈樞》無「其入於陰也」句。

今厥氣客於臟腑,則衛氣獨衛其外,衛其外則陽氣瞋,瞋則陰氣益少,陽喬滿,是以陽盛,故目不得瞑。

厥氣,邪氣也。邪氣客於內臟腑中,則衛氣不得入於腑腑,衛氣唯得衛外,則為盛陽。瞋,張盛也。臟腑內氣不行,則內氣益少。陽喬之脈在外營目,今陽喬盛溢,故目不得合也。瞑,音眠。

平按:「臟腑」《靈樞》作「五臟六腑」,《甲乙》作「五臟」。「獨衛其外」《甲乙》作「獨營其外」。「衛其外則陽氣瞋」至「目不得瞑」二十五字,《靈樞》作「行於陽則陽氣盛,陽氣盛則陽蹻陷,不得入於陰,陰虛故目不瞑」二十五字,《甲乙》同,惟《甲乙》「陽喬陷」作「陽喬滿」;「陰虛」作「陰氣虛」;「故目不瞑」作「故目不得眠」,與《靈樞》小異。

黃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補其不足,瀉其有餘,調其虛實,以通其道而去其邪,

不足,陰氣也。有餘,外陽氣。

飲以半夏湯一齊,陰陽以通,其臥立至。

以下言半夏湯方,以療厥氣,厥氣既消,內外氣通,則目合得臥。

平按:「齊」《靈樞》、《甲乙》作「劑」。

黃帝曰:善。此所謂決瀆壅塞,經絡大通,陰陽和得者也。願聞其方。

溝瀆水壅,決之則通。陰陽氣塞,針液導之,故曰決瀆,所以請聞其方也。

伯高曰:其湯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揚之萬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葦薪,大沸,量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為一升半,去其滓,飲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為度。故其病新發者,覆杯則臥,汗出則已矣;久者,三飲而已。

飲湯覆杯即臥,汗出病已者,言病癒速也。三飲者,一升半為一劑,久病三服即差,不至一劑,新病一服即愈也。

平按:「大沸」,「大」字《靈樞》、《甲乙》均作「火」。

黃帝曰:余聞十二經脈,以應十二經水。十二經水者,其五色各異,清濁不同,人之血氣若一,應之奈何?

十二水,謂涇、渭、海、湖、汝、沔、淮、漯、江、河、濟、漳。此十二水,十二經所法,以應五行,故色各異也。江清河濁,即清濁不同也。若,如也。人血脈如一,若為彼十二經水也?

平按:「十二經水」四字,《靈樞》不重。

岐伯曰:人之血氣,苟能若一,則天下為一矣,惡有亂者乎?

人之血氣苟能一種無差者,不可得應於十二經水,正以血脈十二經不同,故得應於十二經水,所以有相亂也。

黃帝曰:余問一人,非問天下之眾。岐伯曰:夫一人者,亦有亂氣,天下之眾,亦有亂氣,其□為一耳。

非直天下眾人血脈有亂,一人自有十二經脈,故有亂也。

平按:「其」下原缺一字,《靈樞》作「合」,袁刻作「理」。

黃帝曰:願聞人氣之清濁。岐伯曰:受谷者濁,受氣者清,

受谷之濁,胃氣也;受氣之清,肺氣也。

清者注陰,

陰,肺也。

濁者注陽,

陽,胃也。

濁而清者上出於咽,

谷氣濁而清者,上出咽口,以為噫氣也。

清而濁者則下行,

谷氣清而濁者,下行經脈之中,以為營氣。

平按:「則下行」《甲乙》作「下行於胃」。

清濁相干,命曰亂氣。

清者為陰,濁者為陽,清濁相干,則陰陽氣亂也。

平按:「命」《甲乙》作「名」。

黃帝曰:夫陰清而陽濁,濁者有清,清者有濁,別之奈何?

問清濁之狀也。

平按:「別」上,《靈樞》有「清濁」二字。

岐伯曰:氣之大別,

氣之細別多種,今言其大略耳。

清者上注於肺,

谷之清氣,上注於肺。

濁者下流於胃。

谷之濁者,下流於胃。

胃之清氣,上出於口;

胃中谷氣濁而清者,上咽出口,以為噫氣。

肺之濁氣,下注於經,內積于海。

注肺清,而濁氣下注十二經,並積膻中,以為氣海而成呼吸也。

黃帝曰:諸陽皆濁,何陽獨甚乎?

諸陰皆清,諸陽皆濁。諸陽之脈皆濁,未知何經獨受中之濁也。

岐伯曰:手太陽獨受陽之濁。

胃者,腐熟水谷,傳與小腸,小腸受盛,然後傳與大腸,大腸傳過,是為小腸受穢濁最多,故小腸經受陽之濁也。

手太陰獨受陰之清,其清者上走空竅

肺脈手太陰受於清氣,其有二別。有清清之氣,行於三百絡,皆上於面,精陽之氣上行目而為精,其彆氣走耳而為聽,其宗氣上出於鼻而為臭,其濁氣出於唇口為味,皆是手太陰清氣行之故也。

平按:「空竅」《甲乙》作「孔竅」。注「精陽」二字,袁刻作「清」。

其濁者下行諸經。

手太陰清而濁者,下入於脈,行十二經中也。

諸陰皆清,足太陰獨受其濁。

六陰之脈皆清,足太陰以是脾肺,脾主水谷濁氣,故足太陰受陰之濁也。

平按:注「脾主」,「主」字上半蟲傷不全,下半剩「土」字,當是「主」字剩文,袁刻作「上」。

黃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清者其氣滑,濁者其氣澀,此氣之常也。故刺陽者,深而留之;刺陰者,淺而疾之;清濁相干者,以數調之。

諸經多以清者為陽,濁者為陰;此經皆以谷之悍氣為濁為陽,谷之精氣為清為陰,有此不同也。故人氣清而滑利者,刺淺而疾之;其氣濁而澀者,刺深而留之;陰陽清濁氣並亂,以理調之,理數然也。

平按:《靈樞》「刺陽」作「刺陰」;「刺陰」作「刺陽」,《甲乙》同。「疾之」《甲乙》作「疾取之」。

黃帝曰:經脈十二者,別為五行,分為四時,何失而亂?何得而治?岐伯曰:五行有序,四時有分,相順則治,相逆則亂。

相順者,十二經脈皆有五行四時之分。諸攝生者,攝之當分,則為和為順;乖常失理,則為逆為亂也。

黃帝曰:何謂相順?[平按:《甲乙》有「而治」二字。]岐伯曰:經脈十二者,以應十二月。十二月者,分為四時。四時者,春夏秋冬,其氣各異,營衛相隨,陰陽已和,清濁不相干,如是則順而治。

營在脈中,衛在脈外,內外相順,故曰相隨,非相隨行,相隨和也。

黃帝曰:何謂逆而亂?岐伯曰:清氣在陰,濁氣在陽,

清氣在於脈內,為營為陰也;濁氣在於脈外,為衛為陽也。

營氣順行脈,衛氣逆行,

營衛氣順逆十二經而行也。衛之悍氣,上至於目,循足太陽至足指為順行;其悍氣散者,復從目,循手太陽向手指,是為逆行也。此其常也。

平按:《靈樞》、《甲乙》「脈」上無「行」字。

清濁相干,亂於胸中,是謂大悗。

悗,音悶。陽氣入陰,陰氣入陽,即清濁亂也。營氣逆行,衛氣順行,即逆順亂也。

故氣亂於心,則煩心密嘿,俛首靜伏;

密嘿煩心,不欲言也。俛首,低頭靜伏也。

平按:「嘿」《甲乙》作「默」。

亂於肺,則俛仰喘喝,接手以呼;

肺手太陰脈行臂,故肺氣亂,肺及臂手悶,所以接手以呼也。

平按:「接」《甲乙》作「按」。

亂於腸胃,則為霍亂

腸胃之中,營衛之氣相雜為亂,故為霍亂。霍亂,卒吐利也。

亂於臂脛,則為四厥;

四厥,謂四肢冷,或四肢熱也。

亂於頭,則為厥逆,頭重眩仆。

厥逆頭重,謂頭寒或熱,重而眩仆也。

平按:「頭重」《甲乙》作「頭痛」,注;「一作頭重。」

黃帝曰:五亂者,刺之有道乎?岐伯曰:有道以來,有道以去,審知其道,是謂身寶。

有道者,理其亂,使從其道。

黃帝曰:善。願聞其□。岐伯曰:氣在於心者,取之手少陰經、心主輸;

氣在於心取手少陰經者,《上經》云:「心不受邪。」今氣在心,若為不受邪也?若言邪在心之包絡,即應唯療手心主之經,何為心病二經俱療?故知心者亦受邪也。輸,謂手少陰、手心主二經各第三輸也。

平按:「其」下原缺一字,《靈樞》作「道」,袁刻作「旨」。「少陰經心主輸」《靈樞》、《甲乙》作「少陰心主之輸」。

氣在於肺,取之手太陰滎、足少陰輸;

手太陰滎,肺之本輸。足少陰輸,乃是腎脈。以其腎脈上入於肺,上下氣通,故上取太陰滎,下取足少陰輸。

氣在於腸胃,取之足太陰、陽明下者取三里;

足太陰,脾脈也。脾胃腑臟陰陽氣通,故腸胃氣亂,取足太陰也。陽明之脈,是胃本經,胃之上輸在背,下輸在三里也。

平按:「下者」《靈樞》、《甲乙》作「不下者」。

氣在於頭,取之天柱大杼

足太陽脈行頭,天柱、大杼,並是足太陽脈氣所發,故取之也。

不知,取足太陽滎輸;

取前二穴不覺愈者,可取足太陽第二滎穴及第三輸也。

氣在於臂足,先去於血脈,後取陽明、少陽之滎輸。

手足四厥,可先刺去手足盛絡之血,然後取於手足陽明滎之與輸,及手足少陽滎及輸也。

平按:《靈樞》「足」下有「取之」二字;「血」上無「於」字。

黃帝曰:補瀉若何?岐伯曰:徐入徐出,謂之導氣

補者徐入疾出,瀉者疾入徐出,是謂通導營衛之氣,使之和也。

補瀉無形,所以謂之同精是非有餘不足也,亂氣之相逆也。

補瀉雖復無形無狀,所以同欲精於氣之是非有餘不足及亂氣之逆也。故精者,補瀉之妙,意使之和也。

黃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命曰治亂。

黃帝贊岐伯之言有二:一則所言光揚大道,二則所論開道巧便。故請傳之不朽也。

平按:自「黃帝曰:光乎哉」至末,《甲乙》無。

32 營衛氣別 | 營五十周 32
關於「太素/營衛氣行」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