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夏商西周時期疾病的診斷和治療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夏商西周時期醫學 >> 夏商西周時期疾病的診斷和治療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一、疾病的診斷

殷商時代,人們己開始注意對疾病的診斷,從對甲骨卜辭的研究,可以看出,這一時期人們主要是應用迷信手段,祈求神靈來判斷所患之疾病,但卜辭終究為人所造。如:「丁己卜,貞:亡(無)降病」。降病,即患肛腫病也;「貞:今夕其雨病」。雨病,即六淫陰陽風雨晦明中之雨淫症也。到西周時人們積累了更豐富的經驗,逐漸擺脫巫的束縛。如《周禮》記載:「以五氣五聲五色胝(視)其死生;兩之以九竅之變,參之以九藏之功。」這說明西周前後,在診斷疾病方面,已開始涉及到望診聞診問診切診的內容。

「五氣」,鄭玄注為「五臟所出氣也,肺氣熱,心氣次之,肝氣涼,脾氣溫,腎氣寒」。「五聲」,司馬遷的解釋生動而具體:「故音禾者,所以動蕩血脈,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故宮動脾而和正聖,商動肺而和正義,角動肝而和正仁,徵動心而和正禮,羽動腎而和正智。」「五色」,鄭玄註:「面貌青、赤、黃、白、黑也。」「九竅」多家注為「耳、目、鼻、口及前陰、後陰。」「九藏,」多家注為「心、肝、脾、肺、腎及胃、膀胱大腸小腸。」對「九竅」、「九藏」的認識,殷商甲骨卜辭及《尚書.盤庚》篇,已有諸多臟器之名。西周時的「九竅」、「九藏」之說,是在殷商時期對人體解剖認識基礎上的總結,並反映了西周的臟腑不分,統稱「藏」(即臟)的特點。

《周禮》所載有關「四診」內容非常實際,是完全以病人的內外症状進行綜合分析的,沒有絲毫的神秘味道,為以後中醫診斷學的發展創造了條件。

在重視診斷疾病的基礎上,已開始強調病歷的書寫。《周禮》「凡邦之有疾病者,歲終則稽其醫事,以制其食」。「凡民之有疾病者,分而治之,死終則各書其所以而入於醫師。」這些病歷資料雖未保存下來,但說明病歷記載在我國的歷史是極其悠久的。

二、疾病的治療

(一)藥物療法食療

應用動、植物、礦物治療疾病,雖在原始人類就開始了,但進入殷商後治療疾病的主要手段,是巫與醫相混的時代。《周禮》「聚毒藥以共醫事」《尚書》「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說明商朝的醫生已學會應用毒性較大或重劑藥物治療疾病了。殷商時期,還有兩個重要的創造,一為酒應用於醫藥,二為湯液,即湯劑的發明。這在治療學上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殷周時期,食療已具有了一定的雛形,伊尹精於烹調。傳說伊尹和商湯談話時,就講了許多烹調問題。其中就有「陽朴之姜,招搖之佳」的話。薑桂既是肴饌中的調味品,也是發汗解表的常用藥物。所以有人認為「桂枝湯」是從烹調里分出來的最古處方之一。《周禮》記載:「疾醫,掌養萬民之疾病,四時皆有癘疾。春時有首疾,夏時有癢疥疾,秋時有瘧寒疾,冬時有咳上氣疾,以五味五穀、五藥養其病。」(《周禮.天官冢宰下》)。五藥即為草、木、蟲、石、谷。食治、食養思想在西同時期的發展反映了對古代人民實踐經驗的總結和提高。

(二)外治法

據卜辭統計涉及針灸治病的有2條,按摩治病的有6條,拔牙止痛的有4條,接骨複位的有一條。足見外用法,在殷商時代已普遍應用。

按摩遠在原始社會就有了,人們自我保護的使用摩擦或撫摩手法,以緩解或解除疼痛的經驗積累。通過對殷商甲骨文字的研究,使我們更肯定了這一療法歷史的悠久。

針砭治病在殷商甲骨卜辭中就像一個人手持尖銳器具,治療病人腹病疾病。殷商至西周針刺治療,或者用的是砭石,隋代醫家全元起認為:「砭石者,是古外治之法,……,古來未能鑄鐵,故用石為針,故命之針石。」近年出土的殷周隨葬品中,有一種柄部雕作動物形態的玉制彎錐器,器形精美,據有關專家認為當是奴隸主專用的砭石針。如殷墟出土的原名「玉虎」,全長6厘米,虎作匍伏狀,嘴下有穿孔,尾為錐體,錐角約40°。殷墟西區出土的一件原名「玉魚」,近魚口處穿孔,魚身有鰭紋,魚尾之外附加一鳥嘴形彎錐,錐角約45°等等。這些隨葬品形小巧,針身細長而鋒利,不可能是兵器、飾物或生產工具,當是為奴隸主製作的精美醫療工具——針石。

考古工作者1985年10月在廣西武鳴縣馬義鄉一處西周墓葬群中發掘出土青銅針兩枚。據鑒定,確認為西周時期的針灸針。「灸焫」療法,在殷商時已普遍應用,甲骨文的「」字,手所持的草束火炷雖不能肯定其為艾草,但無疑是用以治病的草炷。實際上,古人發明「灸焫」治病,起初只取其溫熱以驅寒,並不限於什麼特定的草。《說文》:「焫,燒也」;《一切經義》:「焫,古文熱」;《通俗文》:「燃火曰焫,焫亦燒也」。至西周,灸焫可能已選用艾草,因為《詩經》已記有「采彼艾兮」,(《詩經.土風.采葛》)。毛註:「艾所以療疾」。

瘍醫,即外科醫生,他們治療的疾病範圍廣泛,既有瘡瘍癰腫,還有故傷與跌打損傷。「金瘍」即指刀刃的創傷,它除包括戰爭、其它鬥毆所致之創傷外,也包括刑罰所受之傷。

從《周禮》記載還可以看出西周前後對瘡瘍痛腫、跌仆、刀傷在治療方面已積累了較豐富的經驗,既有「內治」也有「外治」,既有藥治,也有食養。唐.賈公彥疏:「凡有瘍者,受其藥焉」。又說:「凡國中有瘍,不須身來者,並於瘍醫取藥焉」。「祝」,是「以藥敷其傷處也」。「刮」是颳去膿血,相當現代的清瘡;「殺」是以藥物消除傷口壞死組織,所謂「以五毒攻之」,我國外科砷之化學製劑即源於此。

 
32 夏商西周時期對人體和疾病的認識 | 夏商西周時期藥物知識的不斷豐富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夏商西周時期疾病的診斷和治療」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