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學通史/夏商西周時期藥物知識的不斷豐富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國醫學通史》 >> 夏商西周時期醫學 >> 夏商西周時期藥物知識的不斷豐富
中國醫學通史

中國醫學通史目錄

一、天然藥物知識的積累

人類對藥物的認識、選擇和應用,是從天然藥開始的。夏、商、西周三代已在植物類藥、動物類藥和礦物類藥的認識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

在河北省藁城縣台西村商遺址中曾出土有30多種植物種仁,其中可作藥用的有桃仁杏仁郁李仁等。在河南安陽商代婦好墓出土的玉杵臼、杵身和臼內存留有濃厚的硃砂痕迹,當為粉碎、研磨宋砂等礦物的器具。

殷墟出土的大量甲骨卜辭,不但記載許多藥用植物、動物和礦物,有不少直接是記述藥用的卜辭。如禾、粟、麥、秜、稌、菽、麻、葑、黍、馬、牛、羊、豕、犬、雞、玉、石等。

殷墟卜辭反映的藥物知識,僅僅局限於巫醫用藥情況,還不能反映當時藥用知識的全貌。

周人比起殷人來更重視農業,而以植物藥為主體的中國傳統藥物學其形成與發展,和農業的發展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詩經.七月》中記載可入藥用的(遠志)、郁(郁李)、桑、蠶、蘩(白蒿)、萑葦(蘆葦)、蜩(知了)、(野葡萄)、葵、菽、谷、棗、稻、瓜、壺(葫蘆)、苴(麻子)、荼(苦萊)、樗、黍、麻、麥、稷、茅、韭等。《詩經》載有三百種可入藥的動、植物和礦物,由於農業的發展和糧食的增多,周人到周原定居前後,已掌握制飴技術,留下了詩句。

藥物知識與經驗的積累,用藥實踐的發展,帶來了藥物理論的升華。《周禮》中提出以五味五穀、五藥養其病的理論。五味是醯(味),酒(味苦),飴、蜜(味甘),姜(味辛),鹽(味咸);五穀是麻、黍、稷、麥、豆;五藥並非指五種具體藥物,而是草木蟲石谷五類藥物,關於藥物分類的思想已顯出端倪。五行學說與藥學的結合,藥學與預防、藥療、良治實踐的結合,是《周禮》所載藥學知識、經驗與理論的兩個顯著的特點。

二、酒的發明和藥用

(一)酒的發明

晉人江統在《酒誥》里載有:「酒之所興,肇自上皇……,有飯不盡,委余空桑,鬱積成味,久蓄氣芳。本出於此,不由奇方。」說明煮熟了的穀物,丟在野外,在一定自然條件下,可自行發酵成酒。人們受這種自然發酵成酒的啟示,逐漸發明了人工釀酒。

我國最晚在夏代已能人工造酒。如《戰國策》:「帝女令儀狄造酒,進之於禹。」據考古發掘,發現龍山文化遺址中,已有許多陶制酒器,在甲骨文中也有記載。藁城縣台西村商代墓葬出土之酵母,在地下三千年後,出土時還有發酵作用,漢代班固在《白虎通.考點》中亦有芳香的藥酒意思的解釋。羅山蟒張鄉天湖商代墓地,發現了我國現存最早的古酒,它裝在一件青銅所制的容器內,密封良好。至今還能測出成份,證明每一百毫升酒內含有8239毫克甲酸乙醋,並有果香氣味,說明這是一種濃郁型香酒,與甲骨文所記載的相吻合。

周代,釀酒已發展成獨立的且具相當規模的手工業作坊,並設置有專門管理釀酒的「酒正」、「酒人」、「郁人」、「漿人」、「大酋」等管職。

(二)酒的藥用

酒是最早的興奮劑(少量用之)和麻醉劑(大量用之)。酒的發明和應用,促使用藥範圍不斷擴大。酒有通血脈,養脾氣、厚腸胃、潤皮膚、去寒氣、製藥劑、消毒殺菌的功效。《黃帝內經》指出古人作「湯液醪醴」,其醫療作用是「邪氣時至服之萬全」。古代醫生治病時常藉助於酒力,使藥物取效。「酒為百藥之長」即反映了這一歷史事實。

再從古「醫」字也可以看出古代醫和酒的關係,醫,漢代許慎《說文解字》說:「醫治病工也……從酉」。「醫,病聲,酒所以治病也。」又說:「酉,八月黍成,可以酎酒。」在商代至周初文字凡是「饗酒」之酒都「酉」,甲骨文酉表示以罐儲糧,發酵成酒,形似酒罈,形象地反映了當時真實的歷史文化。從「醫」字的結構可以看出「醫」字用病聲和酒二者會意組成,說明古代醫療與酒關係甚密,體現了酒在醫藥發展史上的重要地位。

三、湯液的創製及意義

湯液即湯劑,是伊尹創製發明的。伊尹原是湯王的廚師,後被起用為宰相。《史記.殷本紀》:「伊尹以滋味說湯」《黃帝針灸甲乙經.序》:「伊尹以亞聖之才,撰用《神農本草》以為湯液。」伊尹既精烹調,又通醫學。根據烹調飲食的經驗以提高配製湯液的方法是很可能的。

湯液的創製發明,絕非是伊尹一個人,或非一個時期。湯液的發明,是無數先民通過千百年的生活實踐,從採藥用藥與烹調中長期經驗積累的結果。

湯液的發明,是醫藥發展史上的一次躍進,標誌著方劑的誕生,是醫學史上一項重要的發明。

32 夏商西周時期疾病的診斷和治療 | 夏商西周時期巫與醫藥的關係 32
關於「中國醫學通史/夏商西周時期藥物知識的不斷豐富」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