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陷胸湯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方名】 大陷胸湯

【出處】 《傷寒論

【分類】 瀉下劑-寒下

【組成】 大黃(去皮,10克) 芒硝(10克) 甘遂(1克)

【方訣】大陷胸湯治結胸,心堅硬滿便難通

瀉熱逐水為峻劑,芒硝甘遂大黃供。

趣記:大陷胸湯誰大忙

對照:大陷胸湯遂大芒

【功用】 瀉熱逐水。

【主治】 水熱互結之結胸證。心下疼痛,拒按,按之硬,或從心下至少腹硬滿疼痛,手不可近。伴見短氣煩躁,大便秘結,舌上燥而渴,日哺小有潮熱舌紅,苔黃膩或兼水滑,脈沉緊或沉遲有力。(本方常用於急性胰腺炎急性腸梗阻、肝膿瘍、滲出性胸膜炎膽囊炎膽石症等屬於水熱互結者。)

【用法】 上三味,以水六升,先煮大黃,取二升,去滓,內芒硝,煮一二沸,內甘遂末,溫服一升。得快利,止後服(現代用法:水煎,溶芒硝,沖甘遂末服)。

【方論】方中甘遂苦寒峻下,攻逐水飲,大黃瀉熱通便芒消軟堅泄熱。三藥合用,力專效宏,誠為泄熱逐水,開結通便的峻劑。

【禁忌】 凡平素虛弱,或病後不任攻伐者,禁用本方。因本方為瀉熱逐水峻劑,既要防止利下過度,傷及正氣,又要及時攻下,以防留邪為患。能否繼續攻下,應視藥後快利與否而定。

【方解】 本方證因表證未解而誤下,或因誤下而邪氣內陷,熱邪與水飲搏結於胸膈所致,為大結胸證。水熱內結,氣不得通,輕則但見心下硬滿而痛,甚則從心下至少腹硬滿而痛不可近;腑氣不通,故大便秘結;邪熱與水飲互結,津液不得上承,故舌燥口渴;此時燥熱已累及陽明,但因水熱互結,故只表現為「日晡小有潮熱」;因邪盛而正不虛,故脈沉緊,按之有力。本證水熱內結,故當瀉熱逐水。方中甘遂善攻逐水飲,瀉熱破結,為君藥。大黃、芒硝蕩滌腸胃,瀉結泄熱,潤燥軟堅,為臣佐之用。綜觀全方,瀉熱與逐水並施,使水熱之邪從大便而去,且藥簡量大,力專效宏,為瀉熱逐水之峻劑。

本方煎法為大黃先煮,乃取其「治上者治宜緩」之意。

本方與大承氣湯雖同為寒下峻劑,都用大黃、芒硝以瀉熱攻下,但二方主治證之病因、病位不同,故其配伍及用法均有差異。尤恰在《傷寒貫珠集》中曾說:「大陷胸與大承氣,其用有心下、胃中之分。以愚觀之,仲景所云心下者,正胃之謂,所云胃中者,正大小腸之謂也。胃為都會,水谷並居,清濁未分,邪氣入之,夾痰雜食,相結不解,則成結胸。大小腸者,精華已去,糟粕獨居,邪氣入之,但與穢物結成燥糞而已。大承氣專主腸中燥糞,大陷胸並主心下水食;燥糞在腸,必借推逐之力,故須枳朴;水飲在胃,必兼破飲之長,故用甘遂。且大承氣先煮枳、朴,而後納大黃,大陷胸先煮大黃而後內諸藥。夫治上者制宜緩,治下者制宜急,而大黃生則行速,熟則行遲,蓋即一物,而其用又不同如此。」

【附註】 本方為治療大結胸證的常用方。臨床應用以心下硬滿,疼痛拒按,便秘,舌燥,苔黃,脈沉有力為辨證要點。

【文獻】 方論選錄 張秉成《成方便讀》卷1:「治太陽表邪不解而反下之,熱陷於里,其人素有水飲停胸,以致水熱互結心下,滿而硬痛,手不可近,不大便,舌上燥而渴,成結胸胃實之證。以甘遂之行水直達所結之處,而破其辟囊;大黃蕩滌邪熱;芒硝咸潤軟堅。三者皆峻下之品,非表邪盡除、內有水熱互結者,不可用之。」

《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並治》:「太陽病,脈浮而動數,浮則為風,數則為熱,動則為痛,數則為虛,頭痛發熱,微盜汗出,而反惡寒者,表未解也。醫反下之,動數變遲,膈內拒痛,胃中空虛,客氣動膈,短氣煩躁,心中懊惱,陽氣內陷,心下因硬,則為結胸,大陷胸湯主之。」「傷寒六七日,結胸熱實,脈沉而緊,心下痛,按之石硬者,大陷胸湯主之。」

關於「大陷胸湯」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