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基礎/神志活動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中醫基礎理論》 >> 臟象 >> 人體的生命活動與五臟調節 >> 神志活動
中醫基礎理論

中醫基礎理論目錄

(一)神志的內容

神志,又稱神明、精神。志為情志,亦屬於神的範疇。中醫學根據天人相應,形神統一的觀點,認為神的含義有三:其一,泛指自然界的普遍規律,包括人體生命活動規律;其二,指人體生命活動的總稱;其三,指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情志、感覺、動作等生理活動,為人類生命活動的最高級形式,即中醫學中狹義的神。人的神志活動主要包括五神(即神、魂、魄、意、志)和五志(即喜、怒、思、憂、恐)兩個方面。

(二)神志活動與五臟調節

1.五神與五臟:五臟與五神的關係是: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腎藏志,所以稱五臟為「五神臟」。神魂魄意志是人的精神思維意識活動,屬於腦的生理活動的一部分。中醫學將其分屬於五臟,成為五臟各自生理功能的一部分,但總統於心。

(1)心藏神:心藏神是指心統領和主宰精神、意識、思維、情志等活動。魂、魄、意、志四神以及喜、怒、思、憂、恐五志,均屬心神所主。故曰:.「意志思慮之類皆神也」,「神氣為德,如光明爽朗,聰慧靈通之類皆是也。」「是以心正則萬神俱正,心邪則萬神俱邪」(《類經.臟象類》)。

(2)肺藏魄:魄是不受內在意識支配而產生的一種能動作用表現,屬於人體本能的感覺和動作,即無意識活動。如耳的聽覺、目的視覺皮膚的冷熱痛癢感覺,以及軀幹肢體的動作、新生兒的吸乳和啼哭等,都屬於魄的範疇。故曰:「魄之為用,能動能作,痛癢由之而覺也」(《類經.臟象類》)。魄與生俱來,「並精而出入者謂之魄」(《靈樞.本神》),為先天所獲得,而藏於肺。「肺者,氣之本,魄之處也」(《素問.六節臟象論》)。「肺藏氣,氣舍魄」(《靈樞.本神》)。故氣旺盛則體健魄全,魄全則感覺靈敏,耳聰目明,動作正確協調。反之,肺病則魄弱,甚至導致神志病變,故曰:「肺,喜樂無極則傷魄,魄傷則狂」(《靈樞.本神》)。

(3)肝藏魂:魂,一是指能伴隨心神活動而作出較快反應的思維意識活動,「隨神往來者謂之魄」(《靈樞.本神》);一是指夢幻活動。「魂之為言,如夢寐恍惚,變幻遊行之境,皆是也」(《類經.臟象類》)。肝主疏泄及藏血,肝氣調暢,藏血充足,魂隨神往,魂的功能便可正常發揮,所謂「肝藏血,血舍魂」(《靈樞.本神》)。如果肝失疏泄或肝血不足,魂不能隨神活動,就會出現狂亂、多夢、夜寐不安等症。

魂和魄均屬於人體精神意識的範疇。但魂是後天形成的有意識的精神活動,魄是先天獲得的本能的感覺和動作。「魄對魂而言,則魂為陽而魄為陰」(《類經.臟象類》)。

(4)脾藏意:意,憶的意思,又稱為意念。意就是將從外界獲得的知識經過思維取捨,保留下來形成回憶的印象。「心有所憶謂之意」(《靈樞.本神》)。「謂一念之生,心有所向而未定者,曰意」(《類經.臟象類》)。脾藏意,指脾與意念有關。「脾藏營,營含意」(《靈樞.本神》)。脾氣健運,化源充足,氣血充盈,髓海得養,即表現出思路清晰,意念豐富,記憶力強;反之,脾的功能失常,「脾陽不足則思慮短少,脾陰不足則記憶多忘」(《中西匯通醫經精義.上卷》)。

(5)腎藏志:志為志向、意志。「意之所存謂之志」(《靈樞.本神》):即意已定而確然不變,並決定將來之行動欲付諸實踐者,謂之志。故曰:「意已決而卓有所立者,曰志」(《類經.臟象類》):意與志。均為意會所向,故意與志合稱為意志。但志比意更有明確的目標,所謂「志者,專意而不移也」(《中西匯通醫經精義.上卷》)。即志有專志不移的意思。「腎藏精,精舍志」(《靈樞.本神》),腎精生髓,上充於腦,髓海滿盈,則精神充沛,志的思維意識活動亦正常。若髓海不足,志無所藏,則精神疲憊頭暈健忘,志向難以堅持。

2.五志與五臟:情志泛指人的情感、情緒,也是人的心理活動,亦屬於神的範疇。故曰:「分言之,則陽神曰魂,陰神曰魄,以及意志思慮之類皆神也。合言之,則神藏於心,而凡情志之屬,惟心所統,是為吾身之全神也」(《類經.臟象類》)。對於情志的分類,中醫學有五志說和七情說之分,五志說認為,人的情志有五,即怒、喜、思、憂、悲:肝「在志為怒」,心「在志為喜」,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故稱五志。七情說認為,人的情志有七:即喜、怒、憂、思、悲、恐、驚,故稱之為七情。「七情者,喜、怒、憂、思、悲、恐、驚是也」(《三因極一病證方論》)。七情之中,悲與憂,情感相似,可以相合;驚亦有恐懼之意,故驚可歸於恐。如是「七情說」與「五志說」便統一了,即怒、喜、思、憂(悲)、恐(驚)。五臟與五志的關係是:心在志為喜,肝在志為怒,脾在志為思,肺在志為憂,腎在志為恐。喜怒思憂恐是人們對外界信息所引起的情志變化,是整個精神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情志活動要通過五髒的生理功能而表現出來,故也將其分別歸屬於五臟之中。

(1)心在志為喜:心的生理功能和情志活動的「喜」有關。喜,對外界信息的反應,一般屬於良性反應。適當的喜樂,能使血氣調和,營衛通利,心情舒暢,有益於心的生理活動。「喜則氣和志達,營衛通利」(《素問.舉痛論》)。但過度的喜樂,則可損傷心神。故曰:「喜傷心」(《素問.陰陽應象大論》)。如,心藏神功能過亢,可出現喜笑不休,心藏神功能不及,又易使人悲傷。由於心能統領五志,故五志過極皆能傷心。

(2)肝在志為怒:怒是人們在情緒激動時的一種情志變化。一般說來,當怒則怒,怒而有節,未必為害。若怒而無節,則它對於機體的生理活動是屬於一種不良的刺激,可使氣血逆亂,陽氣升發。肝為剛臟,主疏泄,其氣主動主升,體陰而用陽。故肝的生理病理與怒有密切關係,尤以病理為最,所謂「忿怒傷肝」(《靈樞.百病始生》)。如,大怒可傷肝,使肝的陽氣升發太過而致病。反之,肝的陰血不足,陽氣偏亢,則稍有刺激,便易發怒。

(3)脾在志為思:思,即思考、思慮,是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活動的一種狀態。正常的思考問題,對機體的生理活動並無不良的影響,但在思慮過度、所思不遂等情況下,就能影響機體的正常生理活動。脾氣健運,化源充足,氣血旺盛,則思慮、思考等心理活動正常。若脾虛則易不耐思慮,思慮太過又易傷脾,「思傷脾」(《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所以脾的生理功能與情志活動的「思」有關。

(4)肺在志為憂:憂愁是屬於非良性刺激的情志活動,尤其是在過度憂傷的情況下,往往會損傷機體正常的生理活動,憂愁對人體的影響,主要是損耗人體之氣。因肺主氣,所以憂愁過度易於傷肺,所謂「悲則氣消」。而肺氣虛弱時,機體對外來非良性刺激的耐受能力下降,人也較易產生憂愁的情志變化。

(5)腎在志為恐:恐,即恐懼、膽怯,是人們對事物懼怕時的一種精神狀態,它對機體的生理活動能產生不良的刺激。「恐傷腎」(《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恐則氣下」(《素問.舉痛論》)。過度的恐懼,有時可使腎氣不固,氣泄於下,導致二便失禁。

總之,中醫學認為,人的意識思維雖由心所主宰,但其功能活動受五髒的調節。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腎藏志。心藏神,在志為喜,喜則氣和志達,可見「喜」是對外界信息的良性反應,有利於「心主血」,但喜樂過甚則傷神,喜樂者神憚而不藏。肺藏魄,在志為憂,人初生之時,耳目心識,手足運動,為魄之靈,是由外界刺激引起的一種精神活動。年老時肺氣虛衰,語言善誤,這從病理上闡明了肺與魄的關係。肝藏魂,在志為怒,魂乃神之變,魂之為言,如夢寐恍惚,變幻遊行之境。魂的精神活動包括謀慮,故又有肝主謀慮之說。怒是情緒激動時的一種精神變化,是不良刺激;怒傷肝,常致血液上逆,氣機升泄。脾藏意,在志為思。意,是意識;思,是思考。正常的思考有賴脾的健運,思考過度或所思不遂則能導致情緒抑鬱,飲食不思等,即所謂「思慮傷脾」。腎藏志,在志為恐。

恐與驚相似,驚為不知受驚,恐為自知而怯。驚則氣亂,恐則氣下,驚恐傷腎,氣機紊亂。由此可見,人體的神魂意魄志及喜怒思憂驚等精神意識活動都依靠五髒的功能調節,但主導於心。

32 人體的生命活動與五臟調節 | 血液循行與五臟調節 32
關於「中醫基礎/神志活動」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