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素/經筋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醫學電子書 >> 《黃帝內經太素》 >> 卷第十三身度 >> 經筋
黃帝內經太素

黃帝內經太素目錄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末,見《靈樞》卷四第十三《經筋篇》,又見《甲乙經》卷二第六《經筋篇》。

足太陽之筋,起於小指之上,結於踝,邪上結於膝,其下者,循足外側結於踵,上循根結於膕;其別者,結於腨外,上膕中內廉,與膕中並上結於臀,上俠脊上項;其支者,別入結於舌本;其直者,結於枕骨,上頭下顏,結於鼻;其支者,為目上綱,下結於鼽;其下支者,從掖後外廉結於肩髃;其支者,入掖下,上出缺盆,上結於完骨;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於鼽。

十二經筋與十二經脈,俱稟三陰三陽行於手足,故分為十二。但十二經脈主於血氣,內營五臟六腑,外營頭身四肢。十二經筋內行胸腹郭中,不入五臟六腑。脈有經脈、絡脈;筋有大筋、小筋、膜筋。十二經筋起處與十二經脈流注並起於四末,然所起處有同有別。其有起維筋、緩筋等,皆是大筋別名。凡十二經起處、結處及循結之處,皆撰為圖畫示人,上具如別傳。小指上,謂足指表上也。結,曲也,筋行回曲之處謂之結□①。結,經脈有郄②,筋有結也。顏,眉上也。下結於鼽,鼽中出氣之孔謂之鼻也,鼻形謂之鼽也。

平按:「小指」上,《靈樞》、《甲乙》有「足」字。「邪」《甲乙》作「斜」。「俠」《靈樞》作「挾」。「顏」《甲乙》作「額」。「鼽」《甲乙》作「□」。「出於鼽」《甲乙》作「入於鼽」。注「俱稟」袁刻誤作「同稟」;「膜筋」袁刻誤作「□筋」。

①「□」,查仁和寺本,此字亦殘,觀其剩餘,似「也」字下半部。

②「郄」,蕭本、仁和寺本均作「卻」,疑誤。據文義當作「郄」字。

其病小指支,跟腫痛,膕攣,脊反折,項筋急,肩不舉,掖支,缺盆紉痛,不可左右搖。

紉,女巾反,謂轉展痛也。

平按:「攣」下,《甲乙》有「急」字。「紉」《靈樞》、《甲乙》均作「紐」。

治在燔針劫刺,

病脈針灸之,言筋病但言燔針者,但針灸、湯藥之道,多通療百病,然所便非無偏用之要也。

以知為數,

所以惟知病差為針度數,如病筋痛,一度劫刺不差,可三四度,量其病差為數也。

以痛為輸,

輸,謂孔穴也。言筋但以筋之所痛之處,即為孔穴,不必要須依諸輸也。以筋為陰陽氣之所資,中無有空,不得通於陰陽之氣上下往來,然邪入腠襲筋為病,不能移輸,遂以病居痛處為輸,故曰:筋者無陰無陽,無左無右,以候痛也。《明堂》依穴療筋病者,此乃依脈引筋氣也。

名曰仲春痹。

聖人南面而立,上覆於天,下載於地,總法於道,造化萬物,故人法四大而生,所以人身俱應四大。故正月即是少陽,以陽始起,故曰少陽;六月少陽,以陽衰少,故曰少陽。二月大陽,以其陽大,故曰大陽;五月大陽,以陽正大,故曰大陽。三月、四月陽明,二陽相合,故曰陽明。十二經筋,感寒、濕、風三種之氣所生諸病,皆曰筋痹。筋痹燔針為當,故偏用之。余脈、肉、皮、筋等痹,所宜各異也。

足少陽之筋,起於小指、次指之上,上結外踝,上循胻外廉,結於膝外廉;其支者,別起外輔骨,上走髀,前者結於伏菟之上,後者結於尻;

其支者,起外輔骨,凡有二支也。故前支上結伏菟,後支上走髀,結於尻前也。

平按:「次指」下,《靈樞》無「之上」二字;「胻」作「脛」。「伏菟」下,《甲乙》無「之上」二字。

其直者,上□乘季脅,上走掖前廉,繫於膺乳,結於缺盆;

□,季脅下也,以沼反。

平按:「□乘」《靈樞》、《甲乙》作「乘□」。

其直者,上出掖,貫缺盆,出太陽之前,循耳後,上額角,交顛上,下走頷,上結於鼽;其支者,結目外眥為外維。其病足小指、次指支轉筋,引膝外轉筋,膝不可屈伸,膕中筋急,前引髀,後引尻,上乘眇季脅痛,上引缺盆膺乳頸,

外維,大陽為目上綱,陽明為目下綱,少陽為目外維。

平按:《靈樞》「鼽」作「□」,;「結目外眥」作「結於外眥」;「小指」上,無「足」字,《甲乙》同。「膕中」《靈樞》、《甲乙》無「中」字。

維筋急,從左之右,右目不可開,

此筋本起於足,至項上而交,至左右目,故左箱有病,引右箱目不得開,右箱有病,引右箱目不得開也。

上過右角,並喬脈而行,左絡於右,故傷左角,右足不用,命曰維筋相交。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孟春痹。

喬脈至於目眥,故此筋交顛,左右下於目眥,與之並行也。筋既交於左右,故傷左額角,右足不用;傷右額角,左足不用,以此維筋相交故也。

足陽明之筋,起於中三指,結於跗上,邪外上加於輔骨,上結於膝外廉,直上結於髀樞,上循脅屬脊;

刺瘧者,刺足陽明十指間,是知足陽明脈入於中指內間外間,脈氣三指俱有,故筋起於中指並中指左右二指,故曰中三指也。有本無「三」字。髖骨如臼,髀骨如樞,髀轉於中,故曰髀樞也。

其直者,上循□結於膝;其支者,結於外輔骨,合於少陽;直者,上循伏菟,上結於髀,聚於陰器上腹而布,至缺盆結,

布,謂分布也。

平按:「□」《靈樞》、《甲乙》作「骭」。「至缺盆結」《靈樞》、《甲乙》作「至缺盆而結」。

上頸,上俠口,合於鼽,下結於鼻,上合於太陽為目上綱,陽明則為目下綱;其支者,從頰結於耳前。

大陽為目止綱,故得上眥動也;陽明為目下綱,故得下眥動也。

其病足中指支,□轉筋,腳跳堅,伏菟轉筋,髀前腫,頹疝,腹筋急,引缺盆頰口卒噼,急者目不合,熱則筋施縱,目不開。

寒則目綱上下拘急,故開不得合也。熱則上下緩縱,故合不得開。噼音僻。

平按:「□」《靈樞》作「脛」,《甲乙》同。「頹」《靈樞》作「□」。「腹筋急」《甲乙》作「腹筋乃急」。「頰口」《靈樞》、《甲乙》作「及頰」;「卒噼」作「卒口僻」。《靈樞》「縱」上無「施」字。「噼」袁刻作「僻」,下同,據原本更正。

頰筋有寒則急,引頰移口;有熱則筋施縱緩,不勝故噼。

足陽明筋俠口過頰,故曰頰筋。移,謂引口離常處也。不勝,謂熱不勝其寒,所以緩口移去,故喎噼也。

平按:「緩不勝」《靈樞》、《甲乙》作「不勝收」。

治之以馬膏,膏其急者,以白酒和桂,以塗其緩者,

馬為金畜,克木筋也,故馬膏療筋急病也。桂酒泄熱,故可療緩筋也。

以桑鉤鉤之,即以生桑炭置之坎中,高下與坐等,以膏熨急頰,且飲美酒,噉美炙,不飲酒者,自強也,為之三拊而已。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季春痹。

以新桑木粗細如指,以繩系之,拘其緩箱,挽急箱。仍於壁上為坎,令與坐等,坎中生桑炭火。以馬膏塗其急箱,猶須飲酒噉炙,和其寒溫。如此摩拊飲噉,為之至三,自得中平。噉,徒敢反。拊,摩也,音撫。

平按:「炭」《靈樞》、《甲乙》作「灰」。「噉」《甲乙》作「啖」。「美炙」《靈樞》作「美炙肉」,《甲乙》作「炙肉」。注「粗」,袁刻作「剉」。

足太陰之筋,起於大指之端內側,上結於內踝;其直者,上結於膝內輔骨,

膝內下小骨輔大骨者,長三寸半,名為內輔骨也。

平按:「上結於膝」《靈樞》、《甲乙》作「上絡於膝」。

上循陰股結於髀,聚於陰器,

陰器,宗筋所聚也。

上腹結於臍,循腹里結於脅,散於胸中;其內者,著於脊。

循腹里,即別著脊也。

平按:「脅」《靈樞》作「肋」。

其病足大指支,內踝痛,轉筋痛,膝內輔痛,陰股引髀而痛,陰器紉痛,上引臍與兩脅痛,引膺中脊內痛。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命曰仲秋痹。

七月足之少陰,始起,故曰少陰;十二月手之少陰,以其陰衰,故曰少陰。八月足之大陰,以其陰大,故曰大陰;十一月手之大陰,以其陰正大,故曰大陰。九月足之厥陰,十月手之厥陰,交盡,故曰厥陰。八月筋感三氣之病,名曰筋痹。有本以足大陰為孟春,足少陰為仲秋,誤耳。

平按:「內輔」下,《靈樞》、《甲乙》有「骨」字;「紉」均作「紐」;「上引臍與兩脅痛」《甲乙》作「上臍兩筋痛」。「仲秋」《靈樞》作「孟秋」,《甲乙》同。本注「孟春」,恐系「孟秋」傳寫之誤。

足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下,並大陰之筋,邪走內踝之下,結於踝,與足大陰之筋合,而上結於內輔之下,[平按:「並」上,《甲乙》有「入足心」三字;「並」下,《靈樞》有「足」字。「結於踝」《靈樞》、《甲乙》「踝」作「踵」;「足大陰」均作「大陽」。]並大陰之筋而上循陰股,結於陰器,循脊內俠膂,上至項,結於枕骨,與足太陽之筋合。其病足下轉筋,及所過而結者皆痛及轉筋,病在此者主癇痸及痓,在外者不能俛,在內者不能仰。故陽病者腰反折不能俛,陰病者不能仰。

痸,充曳反。痓,擎井反,身強急也。在此,謂在足少陰也。在小兒稱癇,在大人多稱癲。背為外為陽也,腹為內為陰也。故病在背筋,筋急故不得低頭也;病在腹筋,筋急不得仰身也。

平按:「循脊內俠膂」《甲乙》作「循膂內俠脊」。「痸」,醫統本《靈樞》作「瘛」,道藏本《靈樞》作「瘈」,《甲乙》同。「痓」《靈樞》作「痙」。

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在內者熨引飲藥,

痛在皮膚筋骨外者,可療以燔針;病在腹胸內者,宜用熨法及道引並飲湯液藥等也。

此筋折紉發數甚者,死不治,名曰孟秋痹。

其筋轉痛,輕而可為燔針;若折曲紉發之甚,死而不療也。

平按:《靈樞》、《甲乙》「紉」均作「紐,紐」二字;「孟秋」均作「仲秋」。「發」,袁刻誤作「緩」。

足厥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上結於內踝之前,上循脛,上結於內輔之下,上循陰股,結於陰器,結絡諸筋。

三陰及足陽明筋皆聚陰器,足厥陰屈絡諸陰,故陰器名曰宗筋也。

平按:「上循脛」《甲乙》作「上沖胻」。「結絡諸筋」,《靈樞》無「絡」字;「筋」《甲乙》作「經」。

其病足大指支,內踝之前痛,內輔痛,陰股痛轉筋,陰器不用,傷於內則不起,傷於寒則陰縮入,傷於熱則縱挺不收。治在行水清陰氣,其病筋者,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命曰季秋痹。

婦人挺長為病,丈夫挺不收為病。陰氣,即丈夫陰氣,謂陽氣虛也。陽氣虛,故縮或不收,得陰即愈。

平按:「陰氣」《甲乙》作「陰器」。「其病筋者」,《靈樞》、《甲乙》「病」下有「轉」字;「燔」上均有「治則」二字。

手太①陽之筋,起於小指之上,上結於腕,上循臂內廉,結於肘內兌骨之後,彈之應於小指之上,上入結於掖下;

手小指表,名上。肘兌②,謂肘內箱尖骨,名曰兌骨。應,引也。

①「太」,蕭本作「大」。今據仁和寺本改。

②「肘兌」,人衛本注曰:疑當作「肘內兌骨」四字。

其支者,後走掖後廉,上繞肩甲,循頸出足太③陽之筋前,結於耳後完骨;其支者,入耳中;其直者,出耳上,下結於□,

含感反。

平按:「後走掖後廉」《甲乙》作「從掖走後廉」;「上繞肩甲」作「上繞臑外廉上肩胛」。「□」《靈樞》、《甲乙》均作「頷」。

③「太」,蕭本作「大」。今據仁和寺本改。

上屬目外眥。其病小指支痛,肘內兌骨後廉痛,循臂陰入掖下,掖下痛,掖後廉痛,繞肩、肩甲引頸而痛,應耳中鳴痛,引頷目瞑,良久乃能視,

臂臑肉④為臂陰也。瞑,目閉也,音眠。

平按:「支痛」二字,《甲乙》作「及」。

④「肉」,人衛本注曰:疑「內」之誤。

頸筋急則為筋痿頸腫,寒熱在頸者,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其為腫者,傷而兌之。其支者,上曲耳,循耳前屬目外眥,上額結於角,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仲夏痹。

筋痿,此之謂也。筋痿頸腫者,皆是寒熱之氣也。故療寒熱筋痿頸腫者,可以針傷於兌骨後彈應小指之處,兌之令盡。兌,尖銳盡端也。或為傷⑤復也。六月手之少陽,正月足之少陽,五月手之太陽,二月足之太陽,四月手之陽明,三月足之陽明,筋於此時感氣為病,故曰仲夏等痹也。

平按:「頸筋急」、「頸腫」,「頸」字袁刻作「頭」,《靈樞》、《甲乙》均作「復」。「上曲耳」,「耳」字,《靈樞》作「牙」,《甲乙》注同。又注「筋痿」,袁刻「痿」誤作「瘺」。

⑤「傷」,人衛本注曰:疑當在「或為」之前,《靈樞》、《甲乙》「傷」正作「復」。

手少陽之筋,起於小指、次指之端,結於腕,上循臂結於肘,上繞臑外廉,上肩走頸,合手太陽;其支者,當曲頰入系舌本;其支者,上曲耳,循耳前屬目外眥,上乘頜,結於角。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舌卷。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季夏痹。

曲頰,在頰曲骨端。足少陽筋循頸向曲頰後,當曲頰入系舌本,謂當風府下,舌根後,故風府一名舌本也。

平按:「腕上」,趙府本《靈樞》作「腕中」。「曲耳」《靈樞》、《甲乙》

作「曲牙」;「頜」均作「頷」。「其病」袁刻誤作「是病」。

手陽明之筋,起於大指、次指之端,結於捥,上循臂,上結於肘外,上臑,結於髃;其支者,繞肩甲,俠脊;直者,從肩髃上頸;其支者,上頰,結於鼽;

肩髃,肩角也,音隅,又音偶也。

平按:「肘外」《甲乙》無「外」字;「上臑」作「上繞臑」。「肩甲」《靈樞》、《甲乙》均作「肩胛」。「鼽」《靈樞》作「□」。

其直者,上出手太①陽之前,上左角,絡頭,下右□。其病當所過者肢痛及轉筋,肩不舉頸,不可左右視。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孟夏痹。

其筋左右交絡,故不得左右顧視。今經不言上右角、絡頭、下左□,或可但言一邊也。

平按:「□」《靈樞》、《甲乙》均作「頷」。「肢」下,《甲乙》無「痛及」二字。

①「太」,蕭本原作「大」。今據仁和寺本改。

手太②陰之筋,起於大指之上,循指上行,結於魚後,

大指表名為上,循手向胸為上行也。

平按:「魚」下,《甲乙》有「際」字。

②「太」,蕭本原作「大」。今據仁和寺本改。

行寸口外側,上循臂結於肘中,上臑內廉,入掖下,出缺盆,結肩前髃,上結缺盆,

大陰脈行,故在臑也。肩端之骨名肩髃,是則後骨之前,即肩前髃也。

結胸里,散貫賁,合賁下,下抵季肋。

賁,謂膈也。筋雖不入臟腑,仍散於膈也。

平按:「合賁下」《甲乙》作「合脅下」。「下抵季肋」《靈樞》作「抵季脅」。

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痛,其成息賁者,脅急吐血。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

息,謂喘息。肺之積,名息賁,在右脅下,大如杯,久不愈,令人灑浙振寒熱、喘咳、發肺癰也。

平按:「其成息賁者」《靈樞》、《甲乙》作「甚成息賁」。

名曰仲冬痹。

十二月手之少陰,七月足之少陰,十一月手之大陰,八月足之大陰,十月手心主厥陰,九月足厥陰,筋於此時感氣為病,名為仲冬痹也。十二經脈,足之三陰三陽,配十二月,手之三陰三陽,配甲乙等數,與此十二經筋不同,良以陰陽之氣,成物無方故耳。

手心主之筋,起於中指,與太③陰之筋並行,結於肘內廉,上臂陰,結掖下,下散前後俠脅;其支者,入掖,下散胸中,結於賁,

結於膈也。

平按:「與太陰之筋並行」《甲乙》作「與大陽之經並行」。「賁」《靈樞》、《甲乙》均作「臂」。

③「太」,蕭本原作「大」。今據仁和寺本改。

其病當所過者支轉筋,及胸痛息賁。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名曰孟冬痹。

當此筋所過之處為痹,即是所行之筋為病也。

平按:「轉筋」下,《靈樞》有「前」字,《甲乙》有「痛手心主前」五字。

手少陰之筋,起於小指之內側,結於兌骨,上結肘內廉,上入掖,交太陰,伏乳里,結於胸中,循賁,

兌骨,謂掌後當小指下尖骨也。交手太陰已,伏於乳房之里,然後結於胸也。

平按:《靈樞》、《甲乙》「伏乳」作「挾乳」;「循賁」作「循臂」。

下繫於臍。其病內急,心承伏梁,下為肘綱。其病當所過者則支轉筋,筋痛。治在燔針劫刺,以知為數,以痛為輸。其成伏梁唾膿血者,死不治。

心之積,名曰伏梁,起臍上,如臂,上至心下。其筋循膈下臍,在此痛下,故曰承也。人肘屈伸,以此筋為綱維,故曰肘綱也。

平按:「唾」《甲乙》作「吐」。

經筋之病,寒則筋急,熱則施縱不收,陰痿不用也。

凡十二經筋,寒則急,熱則縱,不用之也。

平按:「寒則」下,《靈樞》有「反折」二字,《甲乙》同。

陽急則反折,陰急則俛不伸。

人背為陽,腹為陰。故在陽之筋急者,反折也;在陰之筋急,則俛而不伸也。

焠刺者,刺寒急,熱則筋縱,毋用燔針。

焠,千①內反,謂燒針刺之也。問曰:熱病皆有行灸,筋熱為病,何以不用火針?答曰:皮肉受於熱病,脈通而易,故須行灸;筋自受病,通之為難,寒熱自在於筋,病以痛為輸,不依余輸也。

平按:「縱」下,《靈樞》、《甲乙》有「不收」二字。「針」下,《甲乙》有「急刺」二字。

①「千」,蕭本原作「十」。今據仁和寺本改。

名曰季冬痹。

經筋之病下,總論十二經筋;此之一句,屬手少陰筋也。

足之陽明,手之太②陽,筋急則口目為辟,目眥急不能卒視,治皆如右方。

檢手太陽有耳中鳴、引頷、目瞑之言,無口目辟,亦可引頷即口目辟也。皆用前方寒急焠刺也。

平按:「辟」《靈樞》作「噼」,《甲乙》作「僻」。「眥」上,《靈樞》無「目」字。

②「太」,蕭本原作「大」。今據仁和寺本改。

參看

32 卷第十三身度 | 骨度 32
關於「太素/經筋」的留言: Feed-icon.png 訂閱討論RSS

目前暫無留言

添加留言
個人工具
名字空間
動作
導航
功能菜單
工具箱